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十八章 压力才是动力

    白小纯也是目瞪口呆,看着四周众人的惊呼,看着远处被卷飞的赵一多与陈子昂,似乎顾不得全身疼痛,飞快的又跑了过来,整个人都趴在了上面,在那里仔仔细细的研究。

    尤其是周长老,一根根的看去,样子激动,带着不可思议,更有狂喜。

    这么一副癫狂的画面,使得白小纯心惊的同时,觉得所有人都疯了,心想不就是几根柱子么,按照他的想法,是打算种到十丈的。

    “长老……”白小纯退后几步,试探的喊了一句。

    “好好好!”周长老大笑,抚摸着那些灵冬竹,每一寸地方都没放过,似乎没听到白小纯的话。

    “这种灵冬竹,罕见至极,只有长到了五丈长,才可以通体墨绿,这样的灵冬竹,已经不仅仅是药草,还是炼制灵竹剑的主物,更可激发一些特殊的术法!”

    “你们闻闻,是不是能闻到一股肉骨之香,这就是此竹五丈后,特有的香气啊。”周长老激动的开口,甚至还深深地闻了一口。

    陈子昂与赵一多神色极为认真,也都闻去,四周的其他弟子,距离近的,也不有闻了一下。

    白小纯干咳一声,这股味他扛着竹木到来的路上就闻到了,那分明是……鸡骨头的味道,毕竟种植这些灵冬竹的灵田里,埋下了数百上千只灵尾鸡的骨头……而且每一根,都是他啃过的。

    “长老……”白小纯觉得这些人疯了,再次喊了一声。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周长老全身猛地一震,盯着一根竹子上的一片区域,眼睛里猛地露出愤怒,神色都扭曲了。

    “该死的,这里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个被咬下一口的痕迹,这灵冬竹苦涩无比,不可生吃,哪个王八蛋居然咬了一口,毁了这一根的品质啊!”周长老痛惜,仿佛是一块完美无瑕美玉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蛀洞般的感觉,猛地抬头,看向白小纯。

    “不是我!”白小纯吓的赶紧后退,忽然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饥饿的时候,似乎饥不择食的啃了一口这竹子,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交接任务的地方,居然这么可怕,自己养的竹子,咬一口怎么了,这些人都是疯子啊。

    听到周长老的话语,四周很多人都看了过去,果然在最后一根灵冬竹上,看到了一个被啃了一口的痕迹。

    周长老盯着竹子上的残痕,好半晌才长叹一声,他毕竟是筑基修士,虽然痴迷药道,可定力还是有的,只不过白小纯拿来的这竹子,实在太惊人了,尤其是那种变异,更是周长老前所未闻,这才有了方才失常的一幕。

    他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大袖一甩。

    “此竹,上上优品……不对,极品,当列为极品,奖励一万贡献点!”他这番话说出,四周人再次倒吸口气,要知道寻常的种植任务,也就是十点左右,最多也只到一百贡献点而已,如今一下子就是一万!

    一旁的童子也都呆了,多少年来,灵溪宗被列为极品的灵植,极为少见。

    最起码数百年来,这还是第一次。

    白小纯激动,他赶紧来到童子身边,把自己的身份令牌拿出,连连催促,童子迟疑了一下,眼看周长老又开始研究那些竹子,于是一咬牙,给了白小纯一万贡献点。

    拿着贡献点,白小纯赶紧离开这里,他决定下次再也不来了,这里的人,都太疯了。

    还没等走远,他身后传来周长老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白小纯,我叫白小纯,我叔叔是李青候!”白小纯赶紧开口,他来之前不知道那些竹子居然如此惊人,此刻心里多少有些担心,于是扯出李青候当做虎皮。

    “哼,心机不少,灵溪宗万年大宗,弟子众多,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自己的造化,老夫还不会去舍下脸皮刨根问底,你以后若再有这样的竹子,老夫全收了,贡献点定让你满意!”周长老有些不悦,一挥手,不在理会白小纯,继续研究那些竹子,至于这一天其他弟子的交接,都因此提前结束了。

    白小纯拿着身份令牌,眼中露出兴奋,离开了任务阁后,直奔香云山的灵药堂,这所谓的灵药堂,就是香云山的弟子换取灵药之处。

    若是自己有灵药,也可在这里卖给宗门,换取贡献点。

    白小纯飞奔而来,在这灵药堂内四下选择,好半晌离去时,他已买下了一瓶适合凝气五层的丹药,这丹药价格不菲,白小纯本以为自己的一万贡献点已经很多,可却没想到,这里的灵药更贵。

    “青神蕴灵丹。”白小纯看着手中的丹瓶,里面一共三粒丹药,就这三粒,就花掉了他四千多贡献点。

    不过此丹也不是寻常凝气弟子的丹药,效果非凡,不但比寻常灵药更具药效,甚至还有精纯灵气的效果。

    白小纯琢磨着凝气五层不保险,所以打算是这一次,突破到凝气五层大圆满的样子。

    至于凝气六层,他想过以这个方法来避战,可若真的这么做了,白小纯可以想象得到,李青候必定会换一个方法,继续惩罚自己。

    至于余下的贡献点,白小纯也没浪费,全部换取了防护用的一次性符咒,这些东西放在身上,他才觉得稳妥了一些。

    若非是贡献点不够了,他还想去宝阁里换一些凝气用的法器回来,眼下只能放弃,回到了院子后,白小纯目光凝重,盘膝坐在木屋内,取出丹药,低头凝望。

    “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要闭关!”他一咬牙,观察了四周后,右手掐诀一指,立刻龟纹锅出现,他又取出了灵尾鸡的尾巴,一晃之下,三色火出现。

    一根尾巴无法满足龟纹锅的需求,直至用了十根尾巴后,前三条纹路才明亮起来,白小纯一口气,将三枚丹药都全部炼化三次。

    随后拿起一粒有着三道银纹的青神灵蕴丹,一口吞下。

    丹药入口立刻融化,阵阵磅礴的灵气轰然爆发,白小纯立刻按照紫气驭鼎的动作与呼吸,全神贯注,不断地引导体内灵气运转。

    数日后,白小纯的木屋轰然一震,有无数尘土飞扬,似有冲击从内向外扩散开来,片刻后,木屋内传出白小纯的笑声。

    “凝气五层!”白小纯深吸口气,目中露出精芒,他之前吃下那么多灵尾鸡,本就已是凝气四层大圆满,又吞下一颗丹药,极为顺利的突破,成为了凝气五层。

    他的身体上再次出现了污垢,可却明显比之前少了一些,清洗之后,白小纯没有立刻再吞丹药,而是稳固修为,又过去了五天,他才将第二枚炼灵三次的青神蕴灵丹吞下,这一次,灵气在体内充斥,他的灵脉长河更为宽大,在体内奔腾流转,使得修为之力再次攀升了一大截。

    又稳固了数日,他才将第三枚青神蕴灵丹吞下,一口气直接将修为冲击到了凝气五层大圆满的程度。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举手投足间,整个人看起来都与之前有了不同,皮肤更白不说,甚至还多出了一些独特的气质。

    这让白小纯很是喜悦,他也清楚,若是其他凝气四层大圆满的弟子,吞下这三枚丹药,最多也就是突破到凝气五层罢了,不可能如他这样达到凝气五层的大圆满,距离凝气六层,似乎也只是一步之遥。

    这里面的重点,就是龟纹锅的炼灵。

    此物的功效,随着白小纯修行,越发的显露出来,让白小纯不止一次的好奇,这龟纹锅到底是什么来头。

    看起来似龟壳,可他发现似乎又不是。

    而有关炼灵,他也已打探的很清楚,在紫鼎山上就有专门的炼灵之处,付出一些贡献后,可以在那里让宗门的长老帮助炼灵,而紫鼎山的掌座,听说就是一位炼灵方面的大师。

    抚摸着龟纹锅背面的纹路,白小纯目光闪动,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既然想不懂,索性就先不去理会,而是右手抬起一挥,面前出现了一枚青色玉佩,一把木剑。

    白小纯望着自己如今唯独的两样法器,一咬牙,再次取出灵尾,准备将这两件物品,都达到炼灵三次的程度。

    “不知炼灵三次后,这木剑与玉佩,会有什么变化。”

    白小纯右手一挥,在龟纹锅的三条纹路都亮起后,玉佩直奔锅中,银光瞬间闪耀后,阵阵雷霆般的轰鸣传出,好在传的不远,倒也没有多少人注意。

    直至银光消散,在白小纯面前的青色玉佩上,赫然多出了三道银纹,这银纹闪耀,慢慢黯淡,可白小纯却明显的感受到,这玉佩上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如同天地之差。

    甚至隐隐的,青色中,出现了一丝紫光,在这玉佩内如镶嵌一样,甚至玉佩的形状都改变了一些,不再是椭圆,都是更扁了一些,似要成为圆圈。

    白小纯拿起玉佩,灵气融入后,嗡的一声,他的四周立刻出现了一层青色的光圈,足有三尺多厚,看起来很是惊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