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十六章 灵位鸡好吃么?

    对于白小纯的居所,李青候虽没有来过,可始终放在心上,此刻走在山路,渐渐四周偏僻,很快在他的前方,就出现了一处院子。

    可还没等他走近,远远地就看到小路上,一个白白净净的身影,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肉块,一边走一边吃,似乎吃到了兴奋点上,还哼出了小曲。

    李青候面色难看,他一眼对方的手中拿着的肉块,分明是被掩饰后的鸡腿,不由得气上头来。

    “白小纯!”

    他声音不高,可却如雷霆一样直接轰鸣炸开,白小纯正嗦着鸡骨头,听到这句话后,他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

    “李掌座!”白小纯睁大了眼,倒吸口气,下意识的就将手里的鸡腿全部塞入口中,嘴巴鼓的如一个球,使劲咬了几下,生生的咽了下去,憋的满脸紫红紫红的。

    这宗门内他最怕的人,就是李青候了,尤其是吃了对方那么多鸡,白小纯更是心虚,额头都出了汗,用袖子一抹后,赶紧跑了过去,脸上露出乖巧的模样,老老实实的拜见。

    “弟子拜见掌座。”

    李青候的面无表情,望着白小纯,心中升起阵阵无奈,白小纯的祖上曾经对他有恩,李青候做人对于恩看的极重,哪怕此刻想去,当年只不过一件小事,可却始终没有忘记报答。

    青峰山与紫鼎山的掌座来找他,说的正是灵尾鸡的事情,虽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灵物,但他不愿别人指责自己的弟子,所以自行做出了一些赔偿。

    此刻看着白小纯,李青候心中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你成为外门弟子才大半年多,修为从凝气三层到了四层,应该是很自得了吧。”李青候冷哼一声。

    白小纯眨了眨眼,干咳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继续保持乖巧的模样,心想自己只要态度好,应该没事,可想到方才自己手里拿着的,还是对方的灵尾鸡的大腿,就额头再次出汗了。

    “既然有时间去做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你就来参加三个月后香云山的外门弟子凝气四五层的小比吧。”看到白小纯的样子,李青候有些头痛,思索片刻后淡淡开口。

    他话语一出,白小纯心里咯噔一声,他听说过这样的小比,知道那种小比虽有奖励,可传闻打斗很是激烈,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伤到,顿时哭丧着脸。

    “掌座,我才凝气四层,你让我和他们去比,万一他们把我打死了怎么办……”

    “此番比试,你必须进入前五,否则的话,我将你……”李青候没理会白小纯,目中露出严厉,话语还没等说完,白小纯长叹口气。

    “我知道,逐出宗门嘛……”

    李青候眼睛一瞪,知道这白小纯性格顽劣,仅仅是拿逐出宗门来让其有危机感,怕是有些不够了,又想起此子的怕死,李青候右手蓦然抬起,大袖一甩,卷着白小纯直接飞出院子,直奔山顶。

    白小纯心脏狂跳,看着李青候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隐隐有种不妙之感,在半空中感受到四周狂风扑面,还没等他仔细看清,李青候就带着他到了香云山的后山。

    这里草木众多,算是香云山的禁区,平日里弟子无法到来。

    刚一落下,李青候就拎着白小纯,飞快疾驰,走向一处后山的山谷,刚一进入这里,顿时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四周的草木颜色明显鲜艳起来,甚至随着李青候的到来,那些草木竟在彼此摇晃。

    白小纯心脏跳动加速,看着那些草木,一股危机感出现,他正要开口时,突然看到草木内竟有一条赤色的毒蛇,缓缓抬起了头,吐出芯子,冰冷的眼睛似在盯着自己。

    “蛇!”白小纯头皮一麻,紧接着,随着李青候的前行,山谷完全显露在白小纯的目中,他立刻就看到这整个山谷的地面上,草木中,树枝上,赫然密密麻麻存在了无数的蛇。

    花花绿绿,颜色都很刺目,一看就都是毒蛇,每一个都吐出了芯子,目光冷漠。

    白小纯哆嗦起来,他从小就怕蛇,尤其是那些毒蛇在看到自己后,居然有不少都露出了攻击性,张开嘴露出了毒牙,甚至还有一些都开始喷出毒液。

    可白小纯转念一想,自己拥有不死皮啊,这些毒蛇应该咬不破才对,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些蛇即便再多,也都是弱鸡一只,自己根本就无所畏惧。

    但他眼珠一转,担心若自己表现出不害怕,李青候说不定带自己去更危险的地方,于是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一副害怕的样子。

    李青候冷哼一声,修为散开,那些蛇立刻扭曲着身体,慢慢避开,露出了一条小路,在那小路的尽头,有一个山洞,里面漆黑一片,却有让人作呕的腥味,不断散出。

    “李叔,你……救命啊,我没触犯门规啊。”白小纯立刻颤声,李青候面无表情,抓着白小纯直奔山洞,到了里面后,他袖子一甩,顿时这四周一下子明亮了不少。

    白小纯顿时就看到了比外面更多的毒蛇,甚至一个个个头都庞大了不少,发出嘶嘶的声音,这声音似乎带着某种奇异之力,居然可以让人心神都恍惚一下,听的白小纯猛地睁大了眼。

    一股强烈的危机让他呼吸急促,尤其是让他心惊的,是他发现这些毒蛇居然都如修士般的修为之力,甚至远远的,他还看到一条全身有四种颜色的毒蛇,竟堪比凝气五层。

    被此蛇目光凝望,白小纯觉得自己背后凉飕飕的,琢磨以自己的不死皮,在这里怕是都坚持不了太久,这一次,不用去装,他是真的恐惧了。

    “此地是万蛇谷,是我香云山的一处取毒之地,这些蛇,每一个都有剧毒,一滴毒液就可以毒杀一百头牛。

    筑基以下修士,被此毒沾到身上,若救援不及时,也会毒发身亡,尤其是深处,甚至还有堪比凝气大圆满的蛇王,被毒一下,我也难救。

    外门小比,你若达不到前五,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将你逐出宗门的,我会让你来这里,帮我采毒。”李青候淡淡开口,看向白小纯。

    “这……这……李叔你放心,不就是宗门小比么,不就是前五么,我白小纯一定完成!”白小纯口干舌燥,面色煞白,一听深处还有更可怖的毒蛇,他心底顿时发誓,他这一辈子也都不来此地。

    听到白小纯的保证,李青候心底有了笑意,可面上却依旧没有表情,哼了一声,带着白小纯离开了这里,重新回到了香云山后,将白小纯仍在一旁小路,转身离去。

    临走前,他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声音却飘了过来。

    “对了,那些灵尾鸡好吃么。”

    说完,也不等白小纯的回答,李青候身影飘然远去。

    白小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回到了院子,一路上有风吹过,草木哗哗,让他好几次都不由得想起那些毒蛇。

    “李青候……分明就是李青蛇!太过分了!”白小纯哭丧着脸坐在院子里,随后狠狠一咬牙。

    “那万蛇谷我是一定不会去的,万一被沾上一些毒,我的小命就没了,既然这样,不就是前五么,拼了!”白小纯立刻决断。

    “要去进行小比,那么以我现在的修为不够,我需要灵药!”白小纯深吸口气,狠狠地握住拳头,目中都露出了一丝凶芒,四下看了看后,立刻看到了那些灵冬竹。

    “这灵冬竹的任务完成后,会奖励贡献点,以贡献点就可以去换取灵药,不过我这竹子才长了不到五丈,不知道能不能合格……”白小纯想到这里,有些拿不准,可又没有别的办法,于是算了算时间,知道数日后便是宗门固定的种植类灵草任务交接的日子。

    愁眉苦脸的等了几天,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白小纯早早起来,到了竹子旁,双手用力,一根根抱住,全部拔起。

    他发现这些竹子看起来不重,可这一拔,居然每一根都如同金铁一样,非常沉重。

    院子的地面都一震后,十根近五丈长,一人多粗的灵冬竹,就被他扛在了肩膀上,一步步走出院子,准备去交接任务。

    他储物袋里的空间不大,这些竹子无法放进去,只能这么扛着,好在白小纯不死铁皮小成后力气大了很多,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扛着上山。

    一边走着,白小纯一边郁闷,一会想着宗门小比,一会想着那些毒蛇,脑子里都是幻想出的在打斗中自己被骨断筋折的画面。

    “我白小纯怎么命这么苦啊……”

    ------------

    兢兢业业写书,每一本都挑战极限!

    踏踏实实做人,做一个让人觉得靠谱的人!

    认认真真求票,七年来,从不强求,若你认可我,请给我推荐票。

    这本书,我写的很开心,希望我的兄弟姐妹,一样开心。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