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十九章 举重若轻

    白小纯尝试了一下防护的程度,立刻大笑起来,随后目光火辣的看向自己的木剑,这木剑是他入门时拥有,伴随到了现在,经历两次炼灵。

    “以这枚玉佩的防护程度来看,我把这小木剑第三次炼灵后,威力一定非比寻常!”白小纯微微一笑,开始对这小木剑进行炼灵。

    随着银光闪耀,当龟纹锅内的光芒消散时,出现在白小纯面前的小木剑,其上第三道银纹刺目,好半晌才慢慢黯淡,与此同时这把木剑的样子,也随之改变了一些,比之前长了一指,且木纹的脉理近乎完全的紫色。

    甚至还有阵阵奇异的香气散出,只不过这香气很怪,味道口鼻内,开始是香甜,可很快就会让人神智恍惚。

    白小纯身体一震,双眼恢复清醒,吃惊的看着这把小木剑,将其缓缓拿起,立刻发现这小木剑的重量,居然比之前多了数倍,拿在手中如同一块沉重的岩石。

    他双眼一闪,将这小木剑放在面前仔细去看,目中渐渐露出深思。

    “这把木剑的材质,应该是不算少见的沉云木,这种沉云木只需炼化七七四十九天就可成为炼器的材料,且可大批量炼制。”白小纯喃喃低语,目光在这小木剑的纹理上扫过。

    “紫色的纹,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此剑炼灵多次后,已出现了要变异的迹象。”白小纯闭上眼,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所学的草木知识里,关于沉云木的所有信息。

    许久,当他睁开双眼时,目中露出期待,右手掐诀一指小木剑,顿时此剑乌光一闪,在其内隐隐可见紫芒闪烁,一瞬飞出,眨眼间就穿透木屋,甚至飞跃出了院子,到了十多丈外,直接刺入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无声无息,这把小木剑就穿透进去,居然在那大石内绕了一圈,又穿透出来,眨眼回到了白小纯的面前。

    剑身没有丝毫破损,反倒是有阵阵锐利的气息,若隐若现。

    白小纯精神振奋,又仔细的把玩了一下小木剑,将第三道银纹再次涂抹掩饰后,这才推开木屋的门,他深吸口气,正准备意气风发一番,可一想到两个月多后的香云山小比,觉得还是不稳妥。

    “不行,这点本事估计还不够,那些人一个个必定非常凶猛,我还要多准备准备才好。”白小纯一咬牙,想起了紫气驭鼎功内介绍过的两种境界。

    举重若轻,举轻若重。

    这两种境界是修行紫气驭鼎功时会出现的通明之法,若能修行到极致,便可以演化出一种叫做紫气化鼎的神通。

    如今的灵溪宗南岸,紫气驭鼎是基础的功法,几乎人人都修炼,只是能修出举重若轻的不是很多,第二个境界举轻若重的则更为少见,至于修到极致,演化出紫气化鼎神通,就更少了。

    即便真的有明悟紫气化鼎的,也大都是紫鼎峰的弟子。

    “举重若轻……唯有达到了这种驭物的境界,才可以让我的把握得到大幅度的提高。”白小纯想着功法内的介绍,低头看着手中的小木剑。

    他当年与许宝财那一战时,被监事房以及火灶房的众人错认为明悟了举重若轻,此刻回想起来,白小纯脑海有种模糊的灵光一闪而逝。

    “我之所以被认为明悟了举重若轻,是因操控着小木剑的游刃程度,可这里面大半的原因,是小木剑自身炼灵后的威力不俗造成。

    实际上,我在操控木剑的方法上,并非娴熟,更说不上举重若轻……”白小纯皱起眉头,索性盘膝坐在院子里,低头望着木剑,双眼慢慢无神,可却渐渐出现了血丝。

    片刻后他右手猛地抬起,小木剑随之飞出,向着前方狠狠一斩,风声呼啸,吹起地面不少尘土,白小纯眉头皱的更紧,右手掐诀再次一指,这一次他所指的不是木剑,而是院子外方才被木剑穿透的大石。

    一指之下,这大石猛地震动,缓缓地升起了一尺后,白小纯体内灵气不稳,轰的一声,大石又落了下来。

    可白小纯不但没有沮丧,反而双眼越发明亮起来,他带着执着,运转体内灵气,再次一指。

    一次,两次,三次……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白小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尝试驭那块大石,此石足有三人多高,重量不下七八百斤,即便白小纯到了凝气五层大圆满,想要将其彻底操控,也绝非易事。

    这还是因为他体内修为精炼,才可以去尝试,若是换了其他凝气五层,最多也就是让这大石抬起数寸而已。

    而眼下,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白小纯早就发现了自己驭这大石最大的困难,不是灵气不够,而是在操控上不稳,经常会体内灵气明明还有,可却自行中断。

    “灵气化丝线,以平稳的速度流动,使得这条丝线永远不断,才是驭物的关键所在。”白小纯目中光芒一闪,双眼血丝弥漫,沙哑的喃喃低语。

    这就如同凡俗人家制作的面条,拉扯的速度太快,会使面条断开,若是太慢,又无法拉出太长,必须要把握好一个寸劲,才可以游刃有余,随心所欲。

    而修士驭物,若想要达到超乎寻常的程度,需要的就是稳定的保持在这寸劲上才可,如此一来,难度自然增加。

    “我明白了,举重若轻,说的不是字面的意思,操控沉重之物有轻灵之感,这只是表象罢了,真正的含义,不是对物,而是对于灵气的操控!”

    “我凝气五层的灵气总量,就是重这个字,而将其化作一条细细的却不断的丝线,就是轻这个字,如果做到,就是举重若轻,而外在的表现上,则是游刃有余后的速度!”白小纯神色露出振奋,他想通了这个问题后,右手抬起一挥,立刻远处那块大石震动,猛地就被抬起。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这大石抓住,升空后呼的一声,直奔白小纯来临,可在半空时却顿了一下,砸在了院子里,掀起尘土。

    白小纯没有气馁,继续尝试,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似乎也做不到让自己的灵气始终稳定的保持一条不断地丝线。

    有的时候,即便是真的做到了,可因大石太沉重,使得灵气丝线还是在流动时不稳而断开。

    可如果是去操控小木剑,则没有这个问题,因其重量不如大石,在操控上白小纯明显觉得轻松很多,而且随着一个月的练习,在速度上更快了几分。

    实际上,这已经是举重若轻了,但白小纯却不满意,他眼珠通红,狠狠一咬牙,那种狠劲滋生出来。

    “我就不信了!”白小纯右手掐诀一指,这大石竟飞到了他的头顶。

    白小纯额头泌出冷汗,胆颤心惊的望着头顶的大石,全力以赴的去维持那条看不见的灵气丝线,这若是断了,大石落下后,虽然砸不死他,可也会剧痛。

    这一次坚持的时间明显多了不少,可在半个时辰后,轰的一声,白小纯发出惨叫,那块大石砸下,好半晌大石晃动,被推开,白小纯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有不死皮防护,伤没有,可那种痛却让他呲牙咧嘴。

    但他的拼劲,却是更强烈了,在这不断地尝试下,又过去了一个月,那块大石从每天都会砸下好多次,渐渐变成了一天一次,到了最后,甚至白小纯偶尔可以做到一天一次都没有失败。

    而那块大石,也被他缓缓抬高,最多的时候都到了十多丈的高度,这若是砸下,那种剧痛即便是白小纯也都会面色苍白。

    可也唯有这样,才可以让他的精神高度集中。

    渐渐地,他已然做到了让体内灵气举重若轻,从始至终保持稳定,丝毫没有中断,可他还是不满足,于是不再盘膝打坐,而是一边移动,一边维持灵气丝线不断。

    难度加大,院子里的轰鸣声,又一次不时响起。

    时间一天天流逝,当距离李青候所说的香云山小比,只剩下三天的时候,白小纯所在的院子里,半空中漂浮着一块七八百斤的大石,院子内他的身影快速移动,竟真的做到了在这不断地活动时,大石依旧纹丝不动的程度。

    移动良久,白小纯身体一顿,站在木屋前,扬天大笑,右手抬起一挥,那半空中的大石呼的一声飞出院子,平平稳稳的落在了原地。

    白小纯掐诀一指,小木剑飞出,依旧是简简单单的向前一斩,可速度之快,已然模糊,比之前强悍了何止数倍。

    白小纯满脸喜色,飞快的掐诀。

    极致的速度,配合木剑的威力,立刻就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一时之间院子里仿佛出现了无数小木剑,剑气飞扬。

    最后他小袖一甩,所有木剑虚影都消失,只有一把存在,直奔白小纯,消失在了他的储物袋内。

    “这一次,应该可以进入前五了吧。”白小纯深吸口气,虽然还是觉得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时间要临近了,他只能定气凝神的盘膝打坐,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