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十一章 耻辱啊!

    干瘦青年的木剑,掀起不俗的气势,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白小纯,可没等靠近他的身体,在白小纯的四尺之外,在那厚厚的防护之光上,这木剑就砰的一声,被弹了回来。

    白小纯在防护之光内眼前一亮,顿时放心下来,干咳一声,索性盘膝坐下。

    四周众人面面相觑,都看着白小纯身体外的防护,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见过擅长防御的,可却没见过……如此防护之人。

    而那青年则是面色一阵红白变化,狠狠一咬牙,大吼一声,操控飞剑,使得那把木剑威力一下子暴增,直奔防护光幕而去。

    砰砰之声不断回荡,那把飞剑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被弹飞,到了最后,干瘦青年面色苍白,体内的灵气都耗费了大半,眼中露出绝望。

    他与人斗法多年,这还是首次遇到这样如乌龟壳般的敌人,可心底不甘心啊,他这一次是为了争夺前三的,此刻扬天大吼,目中都出了血丝,向着白小纯怒吼。

    “你给我出来!”

    “你有本事进来!”白小纯岂能害怕对方,闻言一样在防护光幕内向着对方以更大的声音吼道。

    四周众人一个个神色古怪,看向白小纯时,都露出哭笑不得,可那干瘦青年,却是气的青筋鼓起,咬牙喷出一口鲜血,那口血飞速融入木剑内,使得这木剑瞬间成为了血色。

    “血灵术!”

    “竟用出了这种术法,看来此人是真的被气疯了!”

    四周人立刻传出惊呼,与此同时,那把血色的木剑,速度一下子暴增,威力更是扩大了一倍,血光弥漫时,直奔白小纯而来。

    轰的一声,这木剑竟穿透了三寸光幕,不断地嗡鸣,可却再无法穿入丝毫,因用力太大,甚至木剑上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眨眼间,咔咔之声回荡,这把木剑……居然在白小纯的防护面前,直接崩溃,成为了无数碎片洒落一地。

    干瘦青年双眼发直,喷出一口鲜血,体内灵气枯竭,法宝被毁,气的晕了过去。

    李青候看着这一切,面色更为难看,孙长老也苦笑,上前看了眼干瘦青年,查出无碍后让人将其背走,这才咳嗽一声,宣布白小纯胜利。

    “承让承让!”白小纯身体外的光芒瞬息消失,他神色肃然,昂首挺胸,一副天骄的样子,话语一出,被背走的干瘦青年,刚刚苏醒过来,闻言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又昏了过去。

    白小纯干咳一声,向着孙长老一抱拳,转身小袖一甩,走下演武台。

    他的身后,那些没参加比试的外门弟子还好说,神色只是古怪而已,可那些参与比试的弟子,则是一个个看向白小纯时,面色都很难看。

    尤其是那些之前胜利之人,眼看干瘦青年都这样了,对于白小纯这里,不得不警惕。

    比试继续,很快的,后面的那些弟子也都斗法结束,二十人参与,此刻两两对决,终于选出了前十。

    这前十里,杜凌菲、陈子昂都在,白小纯抬起下巴,看着四周同样是前十的众位同门,心底暗道。

    “再赢一场,就成了!”他觉得希望就在眼前了,立刻振奋。

    “现在抉择前五,你等十人,重新来取排序小球。”孙长老目光扫过十人,在白小纯这里顿了一下,缓缓开口。

    这一次白小纯是第一个冲过去的,从孙长老面前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数字是二的小球,看了数字后,白小纯立刻瞄向其他人。

    很快所有人都抽完,当孙长老宣布一二战开始时,演武台上除了白小纯外,一个大汉也留了下来,这大汉身材魁梧,看到对手是白小纯后,大笑起来。

    “别人忌惮你的防护,但李某不在乎,李某擅长的就是防护,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可以坚持到最后!”大汉笑声传出时,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立刻取出一面小盾,灵气一吐,这小盾猛地胀大,散发黄光,笼罩他的四周。

    没有结束,大汉低吼一声,全身肌肉立刻膨胀,整个人竟一下子生长了数寸,看起来更为惊人。

    “居然是锻体术!”

    “那小盾有些眼熟,莫非是需要九千贡献才可以换到的晨光盾!”四周众人纷纷吃惊时,白小纯这里皱起眉头。

    就连孙长老也在目睹这一幕后,微微点头,目中露出赞赏,对着身边的李青候低声开口。

    “此子李山,修为凝气五层,更为难得的是天生神力,修行锻体术小成,不但力气增大,防护更是不俗。”

    李青候微微点头,目光扫向白小纯。

    白小纯眼看这大汉如同变身一样的气势,又看了看那小盾,认出了是他当初在宝器阁看到,却没有足够贡献换取的一件宝器,皱起眉头。

    四周众人一个个目中露出感兴趣之意,尤其是那些参赛的弟子,大都幸灾乐祸。

    “这白净的师弟要倒霉了。”

    “侥幸胜出罢了,遇到了如此强敌,自然要被打回原形。”

    就在这众人低声议论时,大汉狞笑,身体一晃,直奔白小纯大步走来。

    “没办法了吧,我与你之前遇到的那位师弟不一样,我不需要攻击的利器,我的拳头,就是最好的术法!”

    他速度很快,掀起一阵风,眼看临近,白小纯目中精芒一闪,右手抬起向前一指,顿时储物袋内他的小木剑刹那飞出。

    漂在了白小纯的前方,没有丝毫停顿,向着来临的大汉,蓦然一斩。

    这一斩,四周剑气扩散,覆盖方圆数丈,轰的一声,直接落下。

    大汉面色瞬间大变,他的头皮似乎要炸开,双目收缩,一股强烈的危险充斥全身,身体毫不迟疑猛地后退,大吼一声,双手一挥,顿时身边的小盾直接阻挡。

    轰的一声,这小盾阻挡在了木剑前方,可在彼此碰触的一瞬,却没有裆下丝毫,通体震动,直接被弹开,冲向大汉。

    大汉骇然,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飞剑,眨眼间,这木剑就到了近前,寒风扑面,如同置身冰窟。

    “认输!”大汉毫不迟疑的立刻吼出,声音都变了调。

    嗡的一声,木剑在大汉眉心停下,眨眼掉头,回到了白小纯的储物袋内。

    白小纯眨了眨眼,心里也被自己的木剑所惊,他之前只是自己练习,此刻才知道自己的一剑之力,居然到了如此威力,而这,还是他没有使出举重若轻之法的程度。

    他眼珠一转,立刻抬起下巴,双手背在身后,淡淡的看着大汉。

    大汉面色苍白,可眼中却露出不甘心,爬起来后盯着白小纯。

    “仗着法宝威力,你就算是赢了,我也不服!”大汉留下这一句话,转身走下演武台。

    孙长老看了白小纯一眼,也被白小纯的木剑威力惊讶了一下,没有多说,宣布白小纯胜出。

    “哈哈,下一场,直接认输就是了,我辈修士,不都是为了长生么,打打杀杀太野蛮了,不是我白小纯要去做的。”白小纯心里美滋滋的,走下演武台,他已经完成了李青候的要求,如今怎么的也都进入前五了。

    李青候目光落在白小纯身上,别人只看到那把飞剑不俗,可他看的不是飞剑,而是方才白小纯操控飞剑时的游刃有余。

    眼看白小纯又胜了一场,四周众人对于他这里,都是连连感慨。

    “此人有钱啊,那木剑极为不俗,哼,我若有这种法器,也能胜出!”

    “法器终究是外物,此人先是那些符咒,又是法器,真实的本领却荒废,日后定会吃到苦头。”

    这种酸酸的议论还没有持续多久,之后的斗法里,在进行到最后一场时,杜凌菲的对手修为不俗,战力强悍,这一战杜凌菲不再使用帆旗,而是拿出了飞剑,二人争斗一番,看的四周人都眼花缭乱时,突然的,杜凌菲的飞剑居然速度一下子暴增,其速之快,竟直接出现在了其对手的面前。

    这种速度,已经超出了寻常弟子驭物之速,看的四周人全部愣住,而后一个个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哗然。

    “居然是举重若轻!!”

    “杜凌菲她竟感悟到了如此境界……”

    “举重若轻!”孙长老双眼一闪,在那双目的深处,露出了惊喜,看向杜凌菲。

    李青候微微点头。

    陈子昂也大吃一惊,其他前十的众人,纷纷如此,与杜凌菲对战的弟子,此刻苦笑一声,抱拳认输。

    杜凌菲站在演武台上,傲然的看着四周,向着李青候与孙长老抱拳,这才走了下去。

    人群内,哗然之声依旧没散。

    唯有白小纯这里,眨了眨眼。

    “这种速度,就可以是举重若轻了?”他有些诧异。

    杜凌菲神色傲然,下了演武台,额头微微见汗,连续战了两场,她虽凝气五层大圆满,可还是损耗了一些灵气,尤其是方才那一战,与她对敌之人战力不俗,她最后不得不施展举重若轻之法,加大了灵气的消耗,才可以瞬间取胜。

    她的目标是第一,而后面的几场,对敌之人定会越来越强,且这种宗门的小比,在规则上没有那么严格,也不会给人太多时间去休息,于是她立刻取出一枚丹药吞下,闭目运转,争取一切时间去恢复。

    如今前五都已决出,除了白小纯与杜凌菲外,陈子昂也在其中,还有两位青年,二人修为不俗,也是凝气五层。

    此刻其他四人都在运转修为,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一些灵气。

    唯有白小纯根本就没有半点消耗,若无其事的站在演武台的另一侧,打了个哈气,一副让所有被淘汰的参赛者看到后,都恨不能揍他一顿的模样。

    他已进入前五,完成了李青候的要求,对于接下来的比试一点也不在意。

    此刻闲着无聊,白小纯目光扫过其他四人,尤其是杜凌菲,白小纯觉得如果对方的速度,就已经是举重若轻了,那么自己这里,显然是要比此女速度更快不少。

    “不过这小妞身上煞气太重,好好一个女孩,偏偏喜欢打打杀杀,莫非这修仙的女子,一个个都不正常?周心琪太高傲,侯小妹性格变化太大。”白小纯摇了摇头,正要收回目光时,杜凌菲似有所查,睁开双眸,冷冷的瞪了白小纯一眼。

    对白小纯,杜凌菲原本就瞧不上,再加上两场比试在她看来,对方都是取巧胜出,心底更是轻蔑。

    “嗬呦,敢瞪我!”白小纯立刻不干了,他眼睛一样瞪起,看向杜凌菲,这种彼此拼眼神的事情,只要不是打杀斗血,白小纯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怕过谁。

    杜凌菲皱起眉头,她身后那些倾慕者,此刻也都不满,一个个全部狠狠的看向白小纯。

    “他们人多,好男不和女斗。”白小纯一看对方这么多双眼睛,尤其是里面不少都有了凌厉,干咳一声,觉得自己一双眼睛有些势孤力薄,哼了一声赶紧收回。

    就在这时,孙长老的声音在这演武场回荡。

    “很好,这一次外门小比,你们的表现非常不错,如今已决出了前五,那么就继续吧,你们五人上前抉择对战,取出排序为五的小球者,算作轮空,自动进入前三。”孙长老微微一笑,右手抬起一挥,口袋出现。

    这一次是陈子昂第一个上前,取出小球时皱了下眉头,他的小球上数字是四。

    杜凌菲也上前,取出了二球,余下的那两位外门弟子,也都分别取出,一个是一,一个是三。

    都不用白小纯上前了,剩下的一个数字是五,算他轮空。

    白小纯眼中露出惊喜,呵呵一笑,抱着膀子站在演武台外,没有丝毫压力的看着杜凌菲四人,他原本都没打算继续比下去,可眼看自己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就进入前三。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白小纯内心得意。

    这种运气,让四周之人看向白小纯时神色更为古怪,不少外门弟子对他这里,很是不服气,尤其是那些被淘汰的参赛者,心底羡慕嫉妒,极为复杂。

    “这家伙太无耻了,凭着法宝进入前五也就罢了,居然还能轮空直接进入前三!”

    “耻辱啊,此人的出现,是这一次小比里最大的耻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