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八章 引领气氛!

    那是灵兽第四篇的石碑,如果去算,可以看成是第九石碑,此刻上面的第一位,赫然成为了一个宝瓶。

    无数呼唤之声,在刹那间回荡四方。

    “哈哈,周师姐成功了,我就说么,周师姐必定会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石碑第一!”

    “不愧是有着草木灵脉资质的周心琪,她未来不可限量!”

    “周师姐,我们等你下一次,开创先河,十碑第一,敲响灵溪大钟,震撼全宗!”万药阁四周的所有外门弟子,欢呼之声此起彼伏,虽然里面也有一些面色难看,言辞尖锐之辈,可却被这欢呼声淹没在内,以周心琪在弟子中的地位,已经是如日中天一样,甚至被香云山的所有人,都看成了是香云山的门面。

    周心琪微微一笑,她虽然平日冰冷,可眼看这么多弟子欢呼,也不由得心中有些得意,如今这么一笑,立刻让无数弟子欢呼之声更为热烈。

    白小纯也在人群内,羡慕的看着周心琪,心底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草木第一篇的石碑,只看了一眼,他就双眼猛地睁大,半晌后立刻拿出草木第一篇的玉简,仔细一看,里面除了第一篇的一万草药外,又多了一万,他惊喜中挺胸抬头,露出傲然之意。

    他赫然是看到在那草木第一篇的石碑上,此刻一只好看的乌龟,生生的压在了宝瓶的上面,怎么看都特别的舒服。

    他原本是打算走的,此刻站在人群里,忍着兴奋,准备听四周人对自己的欢呼,可等了等,四周的众人注意力都在周心琪那里,没有人留意草木石碑,甚至周心琪那里也都转身欲走。

    白小纯立刻急了,眨了眨眼后,他忽然诧异的大喊一声。

    “你们看草木第一篇的石碑上,第一名怎么不是周师姐了,换了人啊,好奇怪,这如此好看的乌龟,是谁画的啊!”

    他声音尖细,在这四周的欢呼声里,也有着一定的穿透力,且话语所说的内容太过震撼,立刻他身边的不少人纷纷下意识的看去,随后全部神色大变,传出阵阵惊呼。

    如此一来,更多的人也听到了惊呼,看去时,纷纷全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很快的,此地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草木第一篇的碑文。

    “这……这……第一座石碑,居然有人超越了周师姐!”

    “怎么可能,天啊,竟真的有人超越周师姐,此人是谁,这乌龟画的无比难看,这家伙是谁!”

    “居然还有人能在草木造诣上,将周师姐挑战下去,出大事了!!周师姐这一次不是九碑第一,还是八碑第一!”

    四周人顿时哗然,掀起阵阵嗡鸣,议论声之大,甚至了之前对周心琪的欢呼,毕竟这种事情,让人没有丝毫准备,意外到了极致。

    白小纯在人群内,心底得意的都快笑开了花,可却担心此刻承认有些不够稳妥,于是生生忍着,但却时而高呼,诧异的声音在他四周的弟子里,也很突出。

    他也着实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第一。

    就在这时,原本要离去的周心琪,身影猛地一顿,她听到了四周人的惊呼,转身时凤目看向草木第一篇的石碑,看到了排在那里第一位的乌龟。

    她先是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就松开,心中不起丝毫波澜,在她想来,这草木第一篇石碑的第一,本就是当年刚刚成为外门弟子时获得,那个时候的她,也没有用出全力,更不用说此刻的自己,与当年已是完全不同。

    “不错,宗门内应该是出了一个好苗子。”她淡淡开口,声音轻微,身体一晃直奔草木第一篇的石碑而去。

    她想的很简单,被人超越了片刻而已,再拿回来就是。

    她这一动,顿时让四周的弟子一个个振奋,全部目不转睛的看去,当看到周心琪走入草木第一篇石碑下的木屋时,立刻就心中充满了期待。

    “周师姐这是要拿回属于她的第一啊,画出这乌龟的师弟,也算是不错了,可惜了,这个第一也就只能保留一炷香了。”

    “也好了,此人也绝对是个草木上的天骄了,不过遇到了周师姐,只能算此人运气不好。”

    听着四周的声音,白小纯紧张起来,他心里没底,一方面想着剩下那些残片没来得及组合完整,一方面周心琪名气太大。

    甚至他自己都认为,这一次应该就是第二了。

    “没事,第二就第二吧,好男不和女斗!”白小纯安慰自己,有心离去,可却不甘心,于是站在那里,患得患失的等了起来。

    很快的,一炷香过去,石碑的排名依旧没有变化,白小纯还是第一时,周心琪从木屋内走出,她神色淡然,心底有十足的把握,这一次她用了至少八成的造诣,将一万株药草,生生完整了四千株。

    在她看来,超越那位有些天赋的未知弟子,已是绝对了。

    但在她走出的瞬间,却没有听到外面传来任何声音,甚至看去时,每个人的目光都变的古怪,甚至不少人都露出更强烈的不可思议。

    周心琪一愣,猛地抬头看向石碑,看到的依旧是代表自己的宝瓶,被骑在那越看越难看的乌龟下面。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了,就连白小纯自己也都愣了,随后诧异的看着周心琪,觉得这女子除了长得好看,似乎……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周心琪双眼微微一缩,很快恢复如常。

    “的确有些草木资质,我对此人倒是有些好奇了。”她转身一晃,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居然再次走入身后的木屋内。

    这一次,白小纯更不能走了,站在人群内翘首以待,而其他外门弟子,也都不在高声议论,而是彼此低声言论,此事在所有人看去,前所未有,觉得很是诡异。

    甚至渐渐看向那只乌龟时,觉得出现了一丝神秘感,这种神秘感,在一炷香后,当周心琪再次出来时,立刻无比的强烈起来。

    乌龟……还在上面!

    “天啊,此人是谁!!”白小纯睁大眼睛,尖细的首先喊了出来,立刻带动了其他弟子的气氛。

    “周师姐两次居然都没有将其超越,怎么会这样,此人到底完整了多少株药草!”

    “谁看到了,刚才是哪个师兄进去考核的?”

    寂静了许久的众人,在这一刻压抑不住的哗然而起,周心琪站在石碑下,秀眉紧皱,她方才已用出了全部造诣,完成了近乎六千株,可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是被压在下面。

    她双眼眯起,冷哼一声,转身再次走入木屋,目中露出一股认真之意。

    一炷香后,她再次出来时,神色极为凝重,再次转身,又过去一炷香,她出来时面色已经苍白,可神色内却有一股坚韧不服之意,再次回去。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四周的所有修士,他们的呼吸也随着周心琪的一次次尝试,越发的爆了起来,可到了最后,却不约而同的再次寂静。

    因为这一幕幕,代表的事情太可怕了,他们无法想象,那画下乌龟的人,到底完整了多少株药草,以至于让周心琪这里,竟始终无法超越。

    那只乌龟,在这一刻,给此地众人的印象,强烈到了极致。

    尤其是周心琪再一次出来后,她美丽的双眸内,居然出现了血丝时,四周人都不由得倒吸口气。

    白小纯在人群内,只能不断地干咳,偏偏这个时候不能说出自己就是第一的那个人,如同心里有只猫在挠痒痒,让他只能暗自舒爽。

    “不行,以后要找个机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地方,告诉所有人,草木石碑第一的,就是我白小纯!”白小纯看着眼看天色渐晚,打了个哈气,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我白小纯弹指间,周心琪灰飞烟灭……”他小袖一甩,转身傲然的走出人群,渐渐远去。

    随着他的远去,草木第一篇石碑下的周心琪,银牙一咬,再次走入木屋内,她很执着……

    直至明月高挂,周心琪一脸疲惫,死死的盯着那只乌龟,她从来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沉默中远去。

    四周众人这才散去,有关乌龟的传闻,在这一夜传遍整个香云山。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结束,可第二天天一亮,万药阁四周的弟子纷纷吃惊的看到周心琪居然又来了,直冲第一座石碑的木屋,失败后再次进入。

    一天,两天,三天……整整三天的时间,周心琪的不甘心,使得香云山内,关于神秘乌龟弟子的讨论,已经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程度。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都传入到了内门弟子的耳中。

    直至七天后,周心琪默默的站在石碑下,望着乌龟,她的目中首次出现了黯淡,这七天,她连续不断地尝试,已用了全力,甚至超常发挥,最好的成绩已经达到了七千株的样子,可还是无法超越那神秘的弟子。

    “你到底是谁!”周心琪喃喃低语,深吸口气后,咬牙转身,不在继续挑战,可那个乌龟,却深深地烙印在了她的心底,无法挥散。

    ---------------

    中午去机场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9岁的小美女,扑到我的怀中,第二眼就看到一个大美女,扑到我的怀中……咳咳,我五天没人洗的衣服,今天终于有人给洗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