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卷 调教天使-第六章 白色女骑士的纯洁无双

那里——本是辻十四郎的试验场地。

只有四面墙壁和天花板的、像一个大箱子一样的空间。

看上去不过是空无一物的无机质的空间,但是外壁上却装有无数仪表和设备。是一间为了观察实验体之间互相战斗数据的房间。

现在在这个空间的一角——站着一位少女。

久远院雪羽。

手里拿着刀身通透的美丽细剑——也就是发动形态的《月华冰尘》,周围漂浮着无数冰片。

“……哈、哈”

拼命调整着混乱的呼吸,雪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眼前有超过十头的绿龙。

如同高塔一般耸立着、包围着雪羽的十二头龙——还有一具已经死去的龙尸。

它们都和学园里出现的那些龙一样,眼睛里插着黑色的木桩。

(看来……我应该是中了陷阱吧)

紧握着细剑,雪羽有些气恼地感叹。

数小时前——

被鹈堂沙耶叫住,为了追赶社穿过后门之后——就被困在了地上设置好的魔法阵里。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被强制性转移到了这个没有出口的箱子当中。

还搞不懂向自己求助的鹈堂沙耶的目的。也许是被谁利用了,也可能她本来就是敌对组织的一员,亦或是——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太大意了)

被转移到的这个空间里有十三条巨龙——为了自保,雪羽只能战斗。

拥有人类不可能与之对抗的力量的高位魔族——龙。

雪羽拼命躲开巨龙爪子与尾巴的攻击,持续进行着宛如走钢丝一般极度危险的战斗,总算杀掉了一头龙。

耗费了自身大半的力量,才终于杀掉了一头。

“欸,很厉害嘛”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赞赏的声音。

“虽然只有一头,不过可是凭一己之力打败的呢。别说是学生级别,恐怕也已经超过了骑士团正规成员的实力了吧。虽然还远不及七天骑士,不过已经有超过A级的水准了”

用分不清年龄性别的机械声——“他”朗朗地说。

“真是异常的成长速度呢,雪羽同学?”

“你是谁!?”

雪羽用烈火般的气势喊道——但是“他”没有理会,而是一个人愉快地继续低语。

“不过,既然是黑瓜绯蜜的秘密武器,这点程度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不如说还远远不够呢。只是这种程度的危机,赶紧解决掉吧”

“……你说、什么?”

“好了好了。快点让我见识一下吧,你的『强大』”

在说出这句挑衅的话的同时——巨龙行动了。

爪子、牙齿、尾巴、吐息,雪崩一般的攻击开始向雪羽袭来。

“——唔!”

雪羽挥动细剑,冰片像龙卷风一样旋转起来,形成了防御壁。

当然,单靠这些冰片是无法防住龙的攻击的。抓住攻击瞬间放缓的空隙,雪羽一跃而起,逃离了险境。

接着她瞄准了一头龙,使用了冰雪系第四阶魔法『冰枪散舞』。

龙背上瞬间插满了无数冰箭——但是也只对鳞片造成了些许伤害。

(果然、要突破龙鳞的防御很困难啊。只能像刚才那样,找准时机,通过口腔送入冰片,然后从内部破坏——)

一边奔驰在战场上,一边拼命寻求打开局面的突破口,

“怎么了,快跑快跑!”

传来了嘲弄的声音。雪羽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一边保持着对龙的时刻警戒,一边开口询问监视着这个房间的人。

“……像这样戏弄我,就是你的目的所在吗?”

“啊哈哈。说的是啊。的确是很有趣的表演呢。就像是把蚂蚁扔进蚁狮的巢穴、把蝴蝶丢进蜘蛛网里那么有趣。但是——不光是这样。我只是想、把你逼到极限而已”

“逼到、极限?”

“似乎黑瓜绯蜜对你的事非常慎重呢……我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把你逼到穷途末路的危机之中,会不会……爆发出超绝的力量呢”

“你、你在胡说……”

“但是如果失败的话——嗯,那也没办法。反正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随便一点就好了”

用草率的语气说着不明所以的话。雪羽心中无法形容的不安开始扩散,不由得思考起他话中的含义——

但是,巨龙的吐息、空气炮,强制性地打断了她的思考。

“!”

勉强躲过这一击,但是外套的一部分损毁了。

(不行……不能再想了。不能被敌人的话迷惑。这不是胡思乱想就能打败的对手)

雪羽停止思考,将注意力转回到面前的巨龙大军上。在不允许丝毫失误的战斗中,全心全意操纵细剑和冰片,进行防御和回避。

仿佛在嘲笑她拼命的逃走一般——

“喂喂。你还没觉醒吗?赶紧power up一下啊。我已经有点看腻了。啊啊,难道说——我还没有把你逼到绝境吗?”


把想到的话随口说了出来。

“他”——用更加高兴的语气继续说。

“如果是『灾祸的黑魔女』的麻上悠理的话,这种龙一击就能解决啦”

“——!?”

麻上悠理。

不经意说出口的这个名字——给雪羽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这个反应……你果然已经知道了呢。悠理君的真实身份。没错——他就是传说中的『灾祸的黑魔女』。莫非你是从他本人口中得知的吗?”

“…………”

“为魔女和吸血鬼之间的战争画上休止符的最强最恶的魔女。经由久远院春羽的报告,传达给了骑士团。嗯,久远院春羽、吗……。总觉得在哪听过呢。啊,啊咧!?难不成这个人,是雪羽的母亲吗!?真、真是个惊人的事实呢!”

“他”故作夸张的惊愕地喊叫着,开心地继续说。

“是吗是吗。原来悠理就是杀了雪羽母亲的人啊。该怎么说呢……请节哀。节哀顺变”

“!”

雪羽牙关紧闭,拼命忍耐着。

(……不要理会那个家伙。不能听他的话)

她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光是肉体已经不够——还要折磨她的精神。

“我记得,悠理和你的关系不错吧?学校里都有传言了。莫非——你喜欢上他了?哇哦,真是青春啊。啊哈哈。喂喂,到底是不是真的啊?被喜欢的男人杀掉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啊?”

像是要赶走这些声音一样,雪羽冲了出去。

“悠理还真是个了不得的人渣呢。隐瞒了自己的过去,和自己杀掉的女人的女儿混在一起。到底长着怎样的神经,才能在自己杀掉的女人的女儿面前笑得出来呢”

像是要赶走这些声音一样,雪羽冲了出去。

“啊啊——莫非,是想要赎罪吗。也许是为了能让自己获得宽恕,所以才对被杀的女人的女儿这么温柔。雪羽的少女心被这种自我满足的人玩弄了呢。真可怜~”

像是要赶走这些声音一样,雪羽冲了出去。

但是——怎么都赶不走。

“他”的话穿透了体表,深入体内。就像是陷入了无底沼泽一样,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雪羽心里最脆弱最敏感——也是最『弱小』的那部分,被毫无顾忌地攻击,满心狼藉。

“你很恨他吧,雪羽?他马上就要到这里了哦。所以——接下来就由你亲手杀了他吧?”

身心都急剧动摇了。

但是——巨龙的攻击并没有放缓。这是不能有丝毫松懈的对手。她没有时间动摇,持续着和龙的攻防。

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都被逼到了极限。

“他才是你真正应该打倒的敌人。难道不是吗?他是你母亲的仇人啊。还隐瞒了这个事实和你亲近,是玩弄你的混蛋啊?杀了他不是理所应当吗”

就在——这个瞬间。

滋滋、滋滋滋滋。

仿佛上面的低语,呼应了心中的动摇一样。

雪羽右手的手背上——浮现出了漆黑的魔纹。

从内部出现的歪斜的纹样,渐渐在手背上扩散开来。仿佛在体表缓缓爬行,逐渐侵蚀着雪羽的肉体。

“——!唔……啊啊啊啊啊……!”

不仅仅是肉体。

意识、精神、还有心灵。

慢慢、慢慢地、消融在黑暗之中。

接受了『魔』——恶魔的低语。

“fufu~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没关系的。你没有错,一点错都没有。来怨恨悠理吧,来憎恶悠理吧,就算杀了他也没有关系。所以——温柔地接受因为这份『弱小』产生的憎恶和杀意吧”

“——!”

雪羽发出了不成调的悲鸣,跪倒在地。

体表的魔纹蠢蠢欲动,冰片开始逐渐染成黑色——接着,不同寻常的魔力开始溢出。但是龙的克隆体并没有因为这个异常的魔力而感到丝毫的恐惧,还是用机械性的动作向她发起攻击。

“好了——再变得更弱一点吧,久远院雪羽”

吞噬了全身的魔纹,终于抵达了脸部。少女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黑色,包括瞳孔在内全都染上了黑暗的色彩。

在逼近的巨龙的中央,雪羽瞪大了漆黑的眼瞳。

刹那——

世界停止了。

冲向雪羽的巨龙,全都冻在原地停止了动作。

十二头龙同时被冻住了——这是远远超过人类力量的一击,是只有高位魔族才能做到的惊人举动。

但是。

覆盖住龙的冰——全都是无色透明的。

不仅是冰。连空中漂浮的冰片,还有手中握着的细剑、全身的皮肤和眼瞳——也全都变回了本来的颜色。

反手握着的细剑插在地面上。从剑尖产生的冰的奔流,将整个地板变成了冰雪的大地。

冰雪系第四阶魔法『银霜冰牢』。

在大地上释放冰柱,冻结一切触碰到的对象的魔法。


当然,以巨龙为对手,用普通的办法释放的话,大概也只能冻住它们的脚部一瞬间吧。

所以雪羽做了些手脚。

在地面游走的冰柱延缓了龙的动作的一瞬间——快速操控冰片,在空中使它们『停止』,以达到固定全部行动关节的目的。

光是『停止』还不够,这样是无法阻止全身覆盖有强韧鳞片的龙的。

但是。如果在行动停止的情况下,针对行动的起点——进行重点攻击的话,就完全不同了。不管龙具备多么大的臂力——也不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破冰牢。

在封印了龙的行动之后——再发动『银霜冰牢』冻结龙的全身。

这是完全看穿了巨龙的行动和身体能力的、经过缜密思考与计算后放出的攻击。

将实力与知识,观察和精神力——动员了目前自身所拥有的一切,毫无疑问是久远院雪羽自己的力量。

是雪羽自身的——『强大』。

“这是——”

“……开……笑……”

仿佛要盖过那个困惑的声音一般——雪羽大喊。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来自灵魂的咆哮。残余在手背的微弱魔纹,也迫于压力消失了。

眼里怒火中烧,雪羽狠瞪着虚空。

瞪着那个——躲起来观察自己的家伙。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不允许你随便决定我的心!你说我憎恨悠理?我想要杀了悠理?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的什么啊!?你又——知道悠理的什么啊!?”

雪羽、大吼着。

用雪羽的方式、雪羽的嘴巴、雪羽的声音、雪羽的灵魂大吼着。

“悠理他啊,在拼命面对自己的过去!身处我所想象不到的痛苦和绝望之中,却依然能够笑着活下去!”

悠理也许的确犯过错。

但是他——并没有逃避。

明白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却不肯放弃或者不认账,而是承认一切、接受一切、忍耐一切,拼命前进。

然而——

“……我,却没有相信悠理。错的人……是我。因为我精神上的不成熟,气量狭小,因为的内心的『软弱』,所以才没能接受他……”

对于悠理来说,自己不过是赎罪的对象——只是过去犯下的罪孽的证明吗。

被这种怀疑和恐惧所禁锢,而选择了拒绝。挥开了拼命伸向自己的手,否定了他的道歉和赎罪,让他受了很深的伤害。

“但是,我已经不会迷惘了!我相信悠理!我相信至今为止我所看到的悠理,相信我所认定的男人!还有——相信悠理的自己!”

相信——自己。

悠理说『强大』的自己。

洒脱的口吻、调笑的话语、毫不掩饰的笑容、光是听着就让人脸红耳赤的赞美之词,如果不是认真面对,就绝对无法说出口的赞美和鼓励——

至今为止自己得到的一切,全部真心接受。

“真无聊啊。悠理这么亲切地对待你,不过是为了赎罪而已啊?为了自命不凡的自我满足,说些好听的话,来博你欢心而已哦?”

“不是的!”

她不相信故意动摇她的诱惑的话。

“悠理选择待在我身边——是因为我是一个很好的女人!”

“…………”

无法言喻的沉默充满了整个空间。

不是物质上的意义,而是精神上的意思,整个空间的空气都冻结了。

“……啊。不是,嗯……总、总之!”

雪羽满脸通红,急忙补充。

“悠理他……并不是为了同情或者赎罪才和我在一起的。悠理有很好地把我当做一个女孩子看待。我——是这么相信的”

“自信过剩的女人”

“并不是过剩,是过于不足。我是个好女人。必须是个好女人。否则怎么能和麻上悠理并肩而立呢!”

雪羽说。

“悠理是很强的男人。强到不可理喻、无法形容、无法无天——以及、能够笑着接受这份『强大』的强大。麻上悠理……我喜欢的人,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然后,她对着不在现场的观测者说。

“你这个甚至连现身的觉悟都没有的胆小鬼!我不允许像你这样的家伙,来侮辱我所爱的男人!”

态度凛然的喊叫声带着高傲,同时有着毫不动摇的力量。

望向虚空的双眼,完全没有了任何不安和疑惑。

有的只有对自己的信赖,和对爱慕的人的思念——

“……无聊”

有些惊讶,或者是腻烦的声音。

“算了,要逞强的话随你的便,不过,你明白现在的状况吗?就凭那点薄薄的冰,是不可能一直压制住龙群的”

啪,啪啪。

封住十二头龙的冰牢,开始出现了裂痕。

雪羽想出来的对巨龙用的牢狱,在龙所拥有的绝对膂力面前,也只能拖延几分钟的时间。


但是——雪羽的脸上毫无动摇的神色。嘴角露出了无畏的笑容。

“不懂的人是你才对吧。难道你以为我在胡乱逃跑吗?”

“你说什么?”

“说到底——这场战斗根本就毫无意义。即使我打败了所有的巨龙,也会有源源不断的敌人被召唤进来吧。只要你想,就可知制造出无数的敌人。我没说错吧?”

“……”

“只要我留在这个房间里,就始终是笼中之鸟。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只要把笼子破坏掉就行了”

因此雪羽才一直在四个角落来回跑动。装作躲避龙的攻击——其实是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埋入冰片。

由雪羽的攻击引发而炸裂的冰弹——

“……你疯了吗?如果这个房间被破坏掉的话,你也无法全身而退的。搞不好就会和龙一起死在里面了”

“即便如此,比起和无穷无尽的敌人战斗下去,胜算也是要高一点的”

回答说。

雪羽提炼出魔力,庄严地开始咏唱,将剩余的全部魔力,灌注到最后的全力一击中。

冰雪系六阶魔法『霜天冰牙大颚』。

将超越界限的力量注入到自己目前能释放出的最大魔法中。毕竟半吊子的攻击,是绝对无法破坏掉这个房间的。

“哈啊啊!”

随着尖锐的呐喊声,细剑插入地面。

就像是召唤出了只有下颚与牙齿的神兽一样,无数巨大的冰柱填满了整个空间。冰枪刺穿了外壁和地面,接着引爆了事先埋好的冰片——

“真『强大』啊。雪羽”

声音。

传来了,声音。

“身陷绝境也决不放弃,继续寻找起死回生的方法的精神力。经过周密思考后得到打开局面的办法,能在实战中随机应变的头脑。能够将灵光一现的想法实现的实力与决断力——嗯,只能称赞一句漂亮了”

毫不吝惜的赞赏声,清晰地传来。

“没有听从我的煽动和教唆,用自己的力量战胜了苦恼和矛盾。你对悠理的思念之情战胜了我。很强。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强大又美丽”

所以,『他』说。

“我对这样的你——讨厌的要死”

“……这、是。什么”

被眼前难以置信的场景震惊到双目圆睁。雪羽此刻满脸都是惊愕与绝望。

她的周围——房间依旧存在。

『他』的声音还从四周传来,就是铁证。

使出浑身解数的一击,也没能破坏这个坚固的实验室——却也不是如此。

“怎么可能……我的魔法——居然、消失了?”

并不是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歼灭魔法消耗掉了雪羽残存的所有魔力,并且将这里变成了绝对零度的冰雪世界。

然而——一瞬间便消失了。

像是云雾和幻觉那样,完全消失不见了。

(不光是『霜天冰牙大颚』。覆盖着龙的冰也消失了。而且……连冰片也无法操控了……!?)

埋在房间各处的冰片也无法操控。

漂浮在空中的冰片失去了光芒,就像是重新感受到了重力一样,簌簌地掉落到地面。

(……消失的,不是魔法)

而是魔力。

释放到体外的全部魔力——消失的一干二净。

(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陷入混乱的雪羽面前——有什么东西飘落下来。

像是什么的碎片。

缓缓飘落。

宛如在空中翩翩起舞的凤蝶。

闪耀着神秘光辉的青白色碎片,从天而降。

“这是、什么?玻璃碎片……?”

“不是哦——这是『羽毛』哦”

好像觉得非常滑稽似的,声音说道。

“这是『反天使』翅膀的一部分而已。只用其中的一片羽毛,就将你的魔力无效化了”

“——!?怎、怎么可能!这种事、是不可能——”

“当然可能了。『反天使』的翅膀,可以让接触到的一切魔力无效化。任何属性的魔法、结界、还有魔法阵等等固定术式,哪怕是包含魔力的剑击或者赤手空拳——都将变得毫无意义。与种类或者大小强度无关。只要是与魔力有关的一切,在『反天使』面前都是无力的”

魔力无效化能力。

能使魔力无效化的力量。

因为这份恐惧——这份绝对性,让雪羽毛骨悚然。

魔法使和魔族的战斗与魔力密切相关。要发动魔法和魔导武装,魔力也是不可或缺的。而身体能力的强化和感官的敏感化,也同样需要魔力。

所有战斗能力的基础力量——那就是魔力。

对于强者来说,魔力既是爪牙,也是心脏和血液。

如果有能够将魔力消失的力量的话——

“哪怕是被称为魔界霸者的魔女和吸血鬼,在『反天使』面前也是无力的。只要魔力本身无效,那么他们的『强大』也就烟消云散了。强大到不真实的少年——麻上悠理,也无法打败『反天使』”


“……!?”

“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管他再怎么强大,也不过是是从魔力当中衍生出来的。所以他不会是『反天使』的对手。在这份力量面前,任何强大与弱小都是没有意义的。无论多强大的人也不是它的对手。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敌的力量”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为了以防万一,我事先在这个房间里放了一片羽毛。虽然只有翅膀本身的几百分之一的力量——不过看来用来对付你是绰绰有余了”

就在这时。

漂浮在雪羽面前的羽毛,出现了一道裂纹。青白色的光芒消失不见,就像是玻璃和薄冰被打破了一样,碎成了粉末。

“啊~啊。果然离开本体的翅膀太久,就会像这样劣化呢。真是太好了啊雪羽。以后它不能再让你的攻击无效化了。不过——也没有无效化的必要了吧”

“……可恶”

伴随着雪羽的呻吟,细剑与冰片变回了一柄短剑。

连发动形态也无法维持,变回了基本型。

剩余的魔力接近为零。为了破坏这个房间,她已经用光了全部的魔力。

光是保持站立就已经十分勉强了。

在这样的她的面前——十二头被从冰里解放的巨龙发出了咆哮。

“check mate,对吧”

『他』用半笑的声音说。

“嗯。真是一场好戏啊。没白费我特地设下陷阱把你骗来。……咦?咦?我一开始,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给你关进这里的来着?嗯……算了,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不过总之,还请节哀。希望你能在天国见到你的母亲”

那么,永别了。

像是要把这一切都糟蹋掉一样的告别,之后咔的一声,机械音戛然而止。

“等、等一下!等——咕”

迈出去的脚步不听使唤,踉跄了一下。

在这样的雪羽面前,十二头龙露出了绝望的獠牙。无法逃离的死亡,正向她袭来。

“……可恶!”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雪羽诅咒着自己的无力。

在两个月以前——也曾这样与死亡面对面过。

与露西亚制造的黑龙战斗,败北。

悔恨自己的无力,做好了死的觉悟的雪羽,脑中浮现出了最爱的母亲的脸庞。

然而如今——

“悠理……”

对一个男人的后悔和爱慕的复杂心境,让她用微弱的声音念出了出来。

像是在向他求助,又像是忏悔。

亦或者是——仅仅因为对喜欢的人的思念。

雪羽,念出了他的名字。

“火焰啊,点亮吧”

似曾相识的男声。

那个声音,咏唱出了咒文。

为了发动低阶魔法的短暂简洁的咏唱。

火炎系第一阶魔法『火玉』。

这是在学园里最初习得的、初级中的初级魔法。

紧接着——豪爽的破碎音从背后传来。

回头一看,雪羽身后的外壁破了一个大洞。

那是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从那里喷发出了巨大的火焰。

像是打开了地狱之窑,四处都蔓延着热浪,尖叫着狂暴着。试验场瞬间成了灼热的海洋。

被火焰灼烧的巨龙痛苦地呻吟着,接二连三倒地。龙鳞与爪子瞬间融化,巨大的身体也燃烧起来。

惊人的火焰烧熔了空间里的一切,全部蒸发殆尽——然而只有雪羽的周围,就像是开了一个大洞一样,一点火焰和热风都没有。

(这是……这个、火焰是……)

连极其强韧的龙鳞都能轻易融化的大规模的火焰,如同被视为禁咒的第七阶火炎系魔法——『创焰霸狱劫火葬』一般,火力直达天井。

虽然是最下级的魔法,却有不输于最高级的禁咒的效果。

能做出这种荒谬的事的人——雪羽只知道一个。

“……悠理!”

从火焰喷射出的地方出现的——

正是现在、雪羽最想见到的人。

“似乎是赶上了呢”

悠理说着举起了手中握着的学生证。接着,充盈了整个空间的大火瞬间消失不见,仅留下了碳化的龙尸和烧焦的地板与墙壁。

数秒钟之后,学生证出现了裂纹。果然只是为了初学者准备的魔导器,根本无法承受悠理的魔力。

丢掉碎裂的学生证,悠理继续前进。

“你没事吧,雪羽?”

“……托你的福”

雪羽虚弱地笑着回答他。但是紧接着,像是被切断了丝线的木偶,整个人瘫倒下去。

“喂、喂”

“没事、的。只是忽然松了一口气而已”

“……抱歉,我来晚了。我被传送到了别的房间。听到雪羽和那个机械音对话,就赶紧到处找你”


“不用道歉,光是能捡回这条命……欸?”

话说到一半,雪羽忽然睁大了眼睛。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悠理……你、你刚才、说什么……你、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啊,啊啊……。这个实验场的声音,好像通过扬声器在各个房间播放呢。我就是听到那个——”

“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哪句开始听到的!?”

满脸通红、情绪激动的雪羽大声喊。

虽然站不起身,但是依旧气势逼人。

“什么时候啊……就是叫什么『反天使』的,有无效化能力那里”

“……哈啊啊啊啊—……。什么嘛,从那里开始的啊”

雪羽长舒了一口气,从心底放下心来的表情。

“喂喂,什么嘛这个安心的表情?那可是能让所有魔力无效化的、超棘手的能力啊”

“那种事无所谓啦”

雪羽不假思索地说。

能让她用一句轻描淡写的『无所谓』来带过让一切魔力消失的惊人能力。

雪羽究竟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啊。

“你到底说什么了?”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就是说了点你和我母亲的事”

听到了雪羽小声嘟囔的话——悠理的心瞬间冻结起来。像是要扼杀掉内心的动摇和罪恶感一样,咬紧了嘴唇。

“……雪羽。我——”

“悠理”

像是要掩盖住他悲痛的声音一样,雪羽开口说。

“对不起”

“……欸?”

“今天早上,我没有接受你的道歉,还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请你务必要原谅我”

“你、你在说什么呢。你没有做错什么吧。错的人是……”

“你没有错……倒也不能这么说。只是错的不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所以不必把一切都怪在自己身上。不需要把自己一个人说成坏蛋”

“……你、肯原谅我吗?”

“说什么原不原谅。之前怀疑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不过是因为我自身的『弱小』而已”

“但是我把你的母亲给——”

“别随便就杀掉啊。我母亲还活着呢”

雪羽说。

毫无迷惘的眼神,直直地看向悠理。

“所以,悠理——和我一起去魔界吧。我们两个,一定会找到我的母亲的”

“…………”

“我先说好了,你可不许拒绝哦。说什么也要陪我一起。我已经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了。所以,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目的了。是我和悠理,两个人的事”

她说、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

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说完这些话,雪羽微微低下头。

“如果……万分之一、或者亿分之一的可能,我母亲真的不在人世的话——如果真的是你杀了我的母亲……那个时候我会重新恨你的。憎恨你、痛骂你、鄙视你——让你偿还你的罪孽。那样就好。那样就够了”

“…………”

“所以,不要再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了。像平时一样,毫无心事地笑吧”

说着,雪羽露出了笑容。

尽管她现在是如此狼狈、如此憔悴。

却依旧坚强地笑了。

那是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强有力的、美丽的笑容。

悠理说不出话,傻傻地站在那里。盯着那张笑脸的眼睛里,不知何时盈满了泪水。

“喂!你、你哭什么啊,笨蛋!”

“欸?咦,咦?我、我哭了吗?”

“真是的……刚说完要你笑,马上就哭出来的家伙”

“不、不是的……”

为什么会哭出来,连悠理自己都不知道。

只是——感觉自己被原谅了。

有种终于有了回报的感觉,让绷得紧紧的线松弛下来。

“……谢谢你,雪羽”

注意到的时候,悠理已经紧紧抱住了她。

“!?你、你这家伙……趁着我现在不能动……”

最开始有些抵抗的雪羽,声音逐渐弱了下去,最后用手环住了悠理的背。用双手抱住他,回应了悠理的拥抱。

“雪羽很强。比我要强大的多”

“你在讽刺我吗?”

“我是认真的哦”

“哼。『强大』什么的,是不能用一句话就简单说明的吧。在这世上,有数不清的『强大』。所以——去吧”

雪羽用手将悠理推开。

“有需要你的『强大』打败的敌人。还有你必须要保护的人”

“……我明白”

悠理站起身来。

“外套给了别人。所以,就这样坚持一下吧”

他脱下T恤,递给了衣服明显被破坏掉的雪羽。


“稍微等我一下。马上就会结束的”

用极其认真的表情说完——悠理的嘴角浮现出邪恶的笑容。

“可不许趁我走了之后,去闻我的衣服哦?”

“哈、哈?开、开什么玩笑!我才不是那种变态呢!”

“欸~谁知道呢。你看,上次一起特训的时候,你不就闻了我脱下来的衬衫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是趁你去厕所的时候,确认过周围谁都不在了呀!?”

“…………啊。你还真这么干了啊”

“~~~~~~~~!?”

做这种无聊的调侃。

和平时一样的调侃。

悠理和雪羽相视而笑。

“我去去就来”

背对雪羽,悠理跑了出去。

在通过外壁的洞口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看向前方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任何迷惘。

在他眼中——只剩下对无法饶恕的敌人的愤怒。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