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卷 调教天使-第一章 美丽魔女的橱窗购物

第一章 美丽魔女的橱窗购物

为什么女人一购物就会停不下来呢。

装潢漂亮的店里挂满了时下流行的衣服,两手提满了纸袋的麻上悠理对此深有感触。

“……哈”

为了不被陪伴的对象发现,他悄悄叹了口气。

地点是繁华街里的时尚大厦。

也是以前雪羽和赛利亚来买衣服的地方。

大厦里挤满了前来购买潮流商品的年轻女性。今天似乎有面向她们的打折活动,所有人都是一副拼命的样子。

该说她们充满活力还是充满杀气呢。

这些女性顾客中,也有许多人带着男友。

虽然也有不少看起来十分和睦的情侣……不过当中也明显有许多跟不上女友的情绪、看上去疲劳不堪的男友们。

怅然地站在五层的某个店铺外的悠理,在旁人看来,也许就是疲于陪伴女友购物的男朋友吧。

“喂喂,悠理”

他陪伴的人——露西亚喊住他。

和悠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边倒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这两件,你觉得哪个好看?”

左右手分别提着一件衣服的露西亚问。

两件都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花纹,一样的设计——

“……欸?这两件、有什么不同吗?”

“哈?我说,你能看仔细一点吗。完全不同好吧!”

“看不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件是连衣裙,然后这件是收腰外套啊?完全不一样啊”

“收腰外套?欸?不都是连衣裙吗?”

“长度不一样啊。收腰外套如果像连衣裙那样单穿的话,会露出来内裤的。所以一般会和打底裤或者裙裤之类的下装一起穿,是比较中性化的风格,最近很流行呢。比起针织面料做的服装,穿法也更多种多样——”

“……别用术语来解释术语好吗。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像咒文一样堆砌的流行用语,让悠理觉得更加疲惫。

露西亚有些不服气地撅起了嘴巴。,

“算了,总之。这件和这件,你觉得哪个好看?”

又再次询问道。

悠理拼命咽下“随便哪件都好啦”这句话,

“我觉得都很适合你啊。就选一件你喜欢的吧”

回了一句无功无过的答案。对女孩子说“随便哪件都好啦”这种可是禁句。

“欸……是吗?是吗?哼哼,想来也是呢。果然我啊,穿什么都很合适呢~”

看到似乎很开心地扭着身子的露西亚,悠理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所以呢,到底哪件比较好看?”

……战斗还没有结束。

悠理再次观察了一下露西亚挑选的衣服。但是不管怎么看,他都想不出来除了『随便哪件都好啦』之外的答案,不过他依旧在拼命地思考着。

这个二选一绝对不能选错。

这就是、绝对不能输的战斗。

“那个……这件吧”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指向了其中一件。

紧接着,露西亚露出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表情,悠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败。内心不禁抱头绝望起来。

“欸~不是吧。原来悠理喜欢这样的呀……。我自己比较喜欢这件来着,怎么办呀……”

果然这就是那个虽然询问你『哪件比较好看?』,但是其实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偏偏要来问你的那种骇人听闻的麻烦模式。

“那、那么,你就选自己喜欢的那件怎么样?”

“但是悠理喜欢另一件吧?”

“……不、不是的,我的喜好根本无关紧要啦……”

“男人的意见也很重要哦。我想要做一个会被男女老少都称赞『好可爱』的露西亚酱”

“……那就两件都买不就行了?”

“你给我钱”

“没戏”

“那我就再烦恼一阵吧”

于是露西亚重新开始盯着镜子和衣服看了起来。因为悠理的一句话,本来即将得到答案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搞砸了啊)

于是在这家店的购物时间又会延长三十分钟吧。

最终露西亚说着“对了。再去看看刚才那件背带裤吧”,就向着店里面走去。悠理再次偷偷叹了口气。

(陪女人逛街真是一点都不轻松啊……)

不过——倒也不是第一次了。

雪羽和赛利亚都曾经在这层采购过。不过,那两个人对于时尚并没有什么要求,所以购物也没花多少时间。

但是露西亚就不同了,她对于时尚的劲头和那两个人完全不同。

不应该抱着不充分的觉悟就答应来帮她提东西的。

正在他对于轻率地一口答应约会邀请而感到后悔不已时——


“喂喂,悠~理~”

露西亚,再次开口了。

两手抱着衣服,然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件和这件,你觉得哪个好看?”

“……”

面对本世纪最困难的二选一,悠理的心情十分复杂。

不过——

(算了,倒也乐在其中啦)

虽然陪女人购物真的很累——不过看着她闪闪发光的眼眸,又让人觉得再陪她一会也可以吧。

对于许多人来说充满『冲击性』的圣春学园夏季排名赛,从中止以来已经过了两周。

造成中止的原因——自不必说,就是第二战的第四回合比赛。

久远院雪羽VS麻上赛利亚。

一方展示出了只有灭绝的吸血鬼才能施展的规格外的战斗方法。

另一方则发挥了与那样的怪物平分秋色的分类不名的力量。

学生之间的战斗——远远超越了这个界限的这一战,极大地震撼了到场观看的观众,夺人心魄。

这场如同神话般的战斗——却迎来了预料之外的结局。

麻上悠理。

乱入了战斗舞台的少年,插入到了将两人释放的凝聚了大魔法的——可以将整个空间都扭曲的一击当中,拉下了战斗终焉的帷幕。

仅靠一个动作,就强制性地结束了一切。

不过理所应当的是——看客当中眼睛能追上他动作的人很少。所以基本所有的观众最直接的想法就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注意到舞台上发生了什么,以及少女们的异样,还有少年不合常理的强大。

不管怎么说。

因为有人乱入而在胜负未分的情况下结束的第二战第四回合比赛——最终,成了排名赛的最后一场比赛。

中止的理由有许多……不过最关键的、应该是为了对战而准备的结界装置破损了吧。

使作为传统而举办的大赛被迫中止的最后一战,在各个方面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学园方不得不尽全力来解决和隐瞒实情。

幸而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两周之后的今天,带给各方的『冲击』已经逐渐平息,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已经开始回到平日的生活当中。

但是。

不管『冲击』变得多小,这个事实并没有消失。

此次骚动造成的因缘、祸根、伤痕,已经深埋在那些看到了最后一战的人们心中。

当然,还有战斗的少女们的心中。

以及,阻止了战斗的少年的心中。

变成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嗯、超·级·满·足!”

结束了购物的露西亚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一脸舒畅的笑容。简直要把『充实』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负责拿东西的悠理,从女性店员手里接过纸袋,跟在她的后面。

“满足了、吗”

“嗯,超级满足。好久没有逛得这么开心啦~”

“……”

“欸?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不……只是觉得,满足如果写成片假名的话,总觉得有点色情呢,而已”

“欸……——!?”

露西亚有些不解,不过似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对着悠理的头顶就是一记手刀。

“唔……。露西亚、你这家伙……趁我双手都被占用的时候……”

“还不是怪你忽然说些下流的话!”

“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而已啊”

“是会忽然想到这种事的你的脑回路有问题”

“……哼。顺便说一句露西亚。你真的知道我说的『满足』是什么色情的——好痛”

本来想再调戏一下她的,结果又吃了一记手刀。

“真、真是的……。不要一脸平静地对着女孩子说黄段子啦。所以你才这么不受欢迎哦?”

虽然是一副责备的口吻,却总让人觉得有些笨拙的露西亚。

假装正经的脸,依旧透出了些许红色。本想华丽地揭过悠理的性骚扰,但内心的动摇还是多少表现在了脸上。

对于猥琐笑话的反应,既不是像雪羽那样满脸通红的转过身去,也不是像社那样一本正经地针锋相对。

没有性经验——也就是处女的她,却偏偏要装作经验丰富的样子,本想要面无表情地无视,却偶尔会搞砸。

明明拼命地想装作一个荡妇,却总是装的不像。

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总觉得,有些可爱。

“干、干嘛?”

被一直盯着看的露西亚瞪了回来。悠理说着“没什么啊”然后别过视线,她就微微撅起了嘴巴。

“哼。算了。好了,我们向着下一个店铺,出发吧?”

“下一个!?下一个店铺什么的……喂喂,露西亚。你都买了这么多了还要继续买吗?”


悠理举起双手,感叹地说。

“你,还有钱吗?”

“没有呀。还不是因为某个人,害得我今天的预算本来就不多”

被挖苦的一言戳中了痛处,悠理陷入了沉默。

那是在排名赛背后学生们之间举行的赌博。

露西亚加入进去,把所有身家押上,赌悠理会突破第一次预选。结局自然是惨不忍睹。好不容易从魔界来到人界,出生以来第一次靠自己的双手赚到的薪水,就这样因为一场垃圾赌博泡汤了。

悠理对此感到了些许罪恶感,所以今天才会乖乖帮她提东西。

“前天好不容易拿到了这个月的薪水……不过可以用来买东西的钱,已经在刚刚那家店里花光了”

“那你还去下一家店干嘛啊?我先说好了,我可没钱哦”

“放心吧。我也没期待你会有钱”

露西亚一边讽刺他一边开始前进,悠理也只能跟了上去。

乘电梯来到了上层。六层和五层一样,也有许多女性名牌专卖店。

但是,总觉得……店铺的档次不一样。

如果说五层大多是针对学生和年轻人的品牌的话,那这里就全都是连悠理都听过的高级品牌了。

和下面吵吵嚷嚷的气氛不同,这层整体都洋溢着庄严感。就连四处观看商品的顾客,周身也都缠绕着富裕阶级的光环。

“喂、喂喂……”

与自己无缘的名流氛围,让他觉得有些压抑。

对来到学园之前一直过着流浪生活的悠理来说,身处这种高级氛围让他觉得坐立不安。

“喂、喂,露西亚……没、没关系吗?这一层……明显从气氛来说就在排斥我们啊?到处都散发着穷人免进的气息啊”

“别这么动摇嘛。和平时一样就好啦。我们可是顾客呢”

“我、我还穿着凉鞋呢……不要紧吗?会不会挨骂?我今天全身的打扮,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千日元啊,我如果进店的话,报警器会不会响啊?”

“恐慌过头了吧!”

露西亚忍不住吐槽。

“……再说了。来这种资产阶级御用的店干嘛?你不是没钱吗?”

“没关系啊。反正也不过是橱窗购物罢了”

对于从没听过的单词,悠理歪了歪头。

“是要买橱窗吗?”

“不是啦。不是要买橱窗,橱窗购物是只看不买的意思”

“不买还在店里转来转去吗……?那不就是不买还品头论足的人吗”

“才、不、是”

一口否定的露西亚。

“是观察流行趋势还有体验店内的氛围之类的,有许多意义在里面呢。不过,最主要还是没钱”

“哈啊”

“看到喜欢却暂时买不起的牌子,会想“啊啊,我要努力赚到可以在这里购物的钱……!”这样给自己加油鼓劲。你看,这对我和对店家来说,都不是没有意义的事对吧?”

“嗯”

悠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露西亚继续走了一会,发现了目标的高级名牌店,走了进去。悠理跟上去,店员从他手中接过了购物袋。

不愧是高档次的名牌店。

“……啊~真好啊~。大牌的衣服就是不一样。啊,这件也好可爱!哈嗯、这件也让人爱不释手啊~~~”

望着展示着的服装,露西亚的情绪瞬间高涨起来。

悠理随手拿起身边的衣服的吊牌看了一眼、

“呜哇”

表情抽搐了一下。和下层展示的衣服,价格差了一个零。难怪说要橱窗购物呢。

过了一会,一脸陶醉地看着商品的露西亚带着几件衣服对悠理说,

“那个,悠理。我想试穿一下,你帮我看看吧”

“不想买为什么还要试啊?”

“我超级想买啊。不过,不是今天而已”

和店员打了招呼之后,就被引领到了试衣间附近。

露西亚进了其中一间,悠理在附近等候。过了几分钟,她从帘子的缝隙中探出了脑袋。

“咦?店员呢?”

“有其他客人喊她,刚刚到那边去了”

“欸——不是吧”

“怎么了?”

“……嗯。算了,悠理也可以吧”

她露出了一个想要恶作剧的孩子一般的笑容,

“那个……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露西亚用异常妖媚的声音招呼着。

虽然觉得有些可疑,但悠理还是接受了邀请,把上半身探进了帘子当中——然后不禁屏住了呼吸。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充满妖艳感的女性背部曲线。

在试衣间里的露西亚还在换衣服。试穿的是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背部的拉链拉到一半,从衣服的缝隙中可以看到裸露的肌肤。


尚未穿好的连衣裙与肉体孕育出了异样的姿色。

因为双手分开了长发,更凸显了脖颈的修长。从平时不显露的脖颈开始,到后背的这条曲线,看上去异常的煽情。

“好像、后背的拉链哪里卡住了。我一个人弄不好,你能帮我一下吗?”

“你、你……这种事、还是让店员来……”

“所以现在店员不是不在嘛”

“那也不能……”

“咦?难不成,你害羞了?fufu~你的脸很红哦,悠理?”

从试衣间正面的穿衣镜里,映照出露西亚一脸坏笑的样子。

(……可恶。打算报刚才的一箭之仇吗)

就像露西亚明明是处女却要装作性经验丰富的女人一样,悠理也是一个装作成熟男人的处男而已。

平时很积极地去调戏女孩子,但是当真的惊喜来临之际,就变成了手足无措畏缩不前的废柴——说的就是悠理这种人。

“我、我知道啦……。要说脱女人衣服的话,自认无人能出我之右的悠理大人,就让你见识一下他华丽的脱衣技巧”

经过数秒的思想斗争,悠理这样说道。为了不让对方发觉到自己加速的心跳,他装作从容的样子,将手伸向了拉链。

“喔,还卡的挺紧的呢”

试着轻轻上下晃动,但是拉链纹丝不动。于是、

“嗯——呼”

忽然,露西亚吐出了一声娇喘,身体微微扭动了一下。

“别、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啊!”

“我、我有什么办法啊!因为很痒啊!”

露西亚满脸通红地抗议着。

“总之,悠理。说真的,真的拜托你了。如果弄坏了要赔偿的话,可就真的完蛋了啊”

“我知道……”

用正经的语气警告了之后,悠理也重重点了点头。

无视涌上心头的各种欲望,悠理开始认真观察起拉链来,努力不去在意因为靠的太近而感受到的皮肤、体温,还有淡淡的体香。

他试着将拉链向下拉,或者将周围的布料拉直。

引得露西亚每次都发出“呼、嗯……啊……嗯嗯……哈啊”这样的喘息声,他只能掐灭心中的火苗继续挑战。

“我说,露西亚。你能不能把手放下来,做出立正的姿势?现在这个姿势感觉拉链的受力方向很奇怪”

露西亚点了点头,把刚刚用手举着的长发放到胸前,然后垂下双臂。被拉扯的拉链恢复到了自然的状态,变得顺滑起来。

“……噢。感觉不错。好像、能行”

“真的吗?”

“啊啊。那么,我要一口气拉下去了哦”

“嗯。拜托啦”

在抓住拉链的手指注入力量。考虑到如果太过犹豫,反而会弄坏衣服,于是悠理顺势一口气将拉链拉到底。

于是,被卡住的部分顺利解放了。吱的一声,拉链便拉开了,连衣裙从后背到臀部附近一分为二。

很好,就在他放下心来的这一瞬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态。

一口气拉开的拉链,并没有停在它该停的地方。

不,是拉链自己,擅自停在了它的终点。

连衣裙本身没有任何损伤。

但是……因为一口气拉了下来,使得本应在腰部附近就停下的悠理的手,顺势滑到了露西亚的膝盖以下。

总结一下就是——连衣裙被脱下来了。

唰的一下。

布料轻柔的落地声,传遍了整个试衣间。

就像羽化的蝴蝶一般,肌肤从奢华的服饰中脱出。

“啊”“欸?”

悠理和露西亚面面相觑,张大了嘴巴。

这是、事故。

连衣裙的设计,拉链的位置、还有没能控制好的力度……等等,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导致了这场不幸的事故——但是对露西亚来说,最不幸的一点大概是,这里是试衣间吧。

就算是背对着他,也能从正面的穿衣镜里看得一清二楚。

“……”

悠理不禁看呆了。

被过于美丽、让露西亚一直引以为傲的拥有压倒性破坏力的裸体惊呆了。

被黑色内裤包裹着的形状姣好的臀部。上半身一丝不挂。为了配合今天的露背装而穿的胸贴,也因为刚才的冲击,随着连衣裙一起脱落了。

过于丰满的胸部,似乎在为得到解放而欢欣雀跃着,抖动着。能让所有的男人都失魂落魄的魔性之舞,让悠理也看入了神。

“咿——”

“——等等!拜托了不要在这里尖叫!抱歉、抱歉、真的很抱歉!我会向你下跪道歉的,总之请先不要在这里大叫!”

悠理匆忙冲进试衣间,捂住了露西亚的嘴巴。

“嗯~~……嗯~~~~~!”

“别、别乱动。你先冷静一下……”


悠理抬起头,发现镜子里映出了一个男人从背后捂住一个几乎全裸的女孩子的身影。

(……完蛋了)

简直是犯罪现场。

如果是电视剧的话,应该就是那种手里拿着氯仿的桥段了吧。

被捂住嘴巴的露西亚不停点头,悠理战战兢兢地松开了手。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

向悠理展示了用很小的声音尖叫的技巧。

“(真是的、为什么为什么、这算什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你、你冷静点……)”

“(我怎么能冷静的下来!我差不多被脱光光了啊!就剩一条内裤了啊!?给我钱啊、钱!给我付这个国家所有预算那么多的钱!)”

“(太贵了吧……)”

不过,这种极品身材,差不多也值这个价格吧。

“(呜呜~~~……本来没想让你看这么多的……)”

用双手挡着胸部,红着脸小声嘟囔的露西亚。

“(总、总之你先出去)”

“(啊啊,我知——!?)”

就在悠理想要出去的时候,从帘子的缝隙里看到店员与顾客正向这边走来,于是他又立刻拉上了帘子。

“(……不行。店员回来了。好像在等其它客人试穿)”

“(哈?那又怎么样啊?反正你穿着衣服,有什么关系啊)”

“(你仔细想想。那个店员,不是知道你进到这里来了吗?然后我如果从这里出去的话……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看到露西亚一脸迷惑的样子,悠理直接告诉了她答案。

“(肯定会以为……我们刚办完那种事啊)”

“(办完那种事……?那种事是……哈啊啊啊!?你、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想的店员呢!)”

“(但是……我看过的书里,试衣间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地方啊……)”

“(那是你看的书有问题!)”

“(总、总之,再等我一下吧。你想啊,如果我太早出去的话……怎么说呢,就会……搞得我好像射的很快一样,人家会以为我是持久力很差的男人呢……)”

“(别在奇怪的地方这么死要面子啊!)”

情绪激动的露西亚不停将悠理往外推。但是紧接着,她就被刚刚脱掉的连衣裙绊倒了。

悠理本想撑住她,却也跟着一起失去了平衡,两个人在狭小的试衣间中跌倒在了一起。

“……好疼”

“你没事吧,露西——”

悠理想要站起身来,却觉得右手有些违和感。

有什么软软的、很有弹性的东西贴在手心,触感好到了极致。那是可以让人揉到天荒地老的、来自天国的温暖。

悠理的右手,不知何时抓住了露西亚的胸部。

柔嫩的肌肤简直要把指尖吸进去一般,而掌心的中央,确切地感受到了某种凸起,这个些微有些坚硬的触感是——

(啊,对了,露西亚现在,没有穿内衣呢……)

“~~~~~~~~~~!?”

理解了当前事态而陷入混乱的悠理,以及转眼间满脸通红的露西亚。

面对这样的两人,更大的悲剧袭来了。

后背的帘子,唰地,被缓缓拉开。

“——不好意思,这位顾客。我似乎听到了很大的声响,请问不要、紧、吧……”

因为有些担心而过来查看的女性店员,保持着拉开帘子的姿势石化了。

这也难怪。

在旁人来看,就是一个男人压倒了一个全裸的女人的情景——就如同悠理妄想的那样,如果在小黄书或者AV里,正好是办完事的情景。

“……”

在一段让人窒息的沉默之后,店员拉上了帘子。从外面传来了她呼叫店铺负责人的叫喊声。

少女的上勾拳击中了悠理的下巴,已经是在那之后的事了。

数十分钟后。

地点变换,现在位于时尚大厦一楼的某家餐厅。

“啊~真是的,糟透了!”

露西亚一边一脸明显不开心地发着牢骚,一边吃了一口薯条。

桌子上除了薯条之外,还有汉堡包和章鱼烧,以及可丽饼等等许多餐点。

“所以我都说抱歉了嘛。也差不多、该原谅我了吧”

坐在对面的悠理苦着脸说道,同时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钱包上。

那个此刻里面空空如也,仅剩下一点零钱的钱包。

“……我已经用身上所有的钱请你吃饭了,就饶了我吧。好不好?”


“完全不够呢”

用食肉动物的魄力一口回绝,同时用大大的眼睛瞪着他。

“哈~啊……真是的,我以后都不能去那家店了啦。我还蛮喜欢那个牌子呢……”

“没关系的吧。反正最后店员和店长都知道那是一起事故啦”

“反正就是很尴尬,以后都不能去啦……。啊,真是的,吃吧吃吧。这种时候也只能用暴饮暴食来缓解了”

话音刚落,就狼吞虎咽地吃起了剩下的章鱼烧和汉堡包。似乎意外地喜欢这种庶民的垃圾食品。

看着她豪迈的吃相,悠理不禁也想吃了起来。于是两人一起,很快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

“啊,好饱。悠理,多谢款待。”

在喝完了饭后的冰咖啡后,露西亚说。似乎暴饮暴食有了效果,心情已经平复了的样子。

“不客气。拜你所赐,我从明天开始要向妹妹讨饭吃了……”

“直说不就好了吗?就说,为了揉超级绝世美女露西亚酱的胸部而花光了所有的钱”

“怎么说得出口啊!还有顺序反了吧!”

听到了悠理的抗议,露西亚开心地笑了起来。

接着,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让悠理打起精神来就再好不过啦”

这样说道。一边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剩下的冰块,一边看着悠理。

“稍微有点在意呢”

“什么意思啊”

“还用问吗?”

这样说着的露西亚,咚地用指尖敲击了一下桌面。

瞬间,周围的空气产生了些许改变。

周围人的气息,开始远离。或者反过来说,周围人的视线和意识,似乎开始逐渐消散——

(驱散、吗)

只对魔力抗性较差的人类才有效的、初级中的初级基础魔法。

使用了让一般人的注意力不会集中在这里的术式——也就是说,接下来要说不能让一般人听到的话题了。

“当然是排名赛的事了”

露西亚说。

“赛利亚酱露出本性、雪羽酱发挥真本领的、丑陋又艳丽的那一战……。那种程度的战斗,就算在魔界也很少能见到。那两人最后的一击……即便是全盛时期的我,也未必能耗发无伤地接下来吧”

赛利亚和雪羽——『鬼』和『魔』,她们之间相互蚕食争斗的那一战,露西亚也在观众席上目睹了。

那一天,把赛利亚的烦恼,还有利用她的敌人的真实身份告诉悠理的,正是露西亚。

“不过,最荒唐的应该是那个从中间插入那场超绝的战斗,并且用一击就制止了两个人的某人吧。”

“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面对仿佛在奚落他一般的露西亚,悠理耸了耸肩。

“做了这么过火的事,总不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吧?说真的,到底怎么样了啊,她们呢?”

“你在担心我吗?”

“才、才没有担心你呢,只是有点感兴趣才问的……”

似乎在担心呢。

悠理叹了口气,带着一点虚幻、又虚弱的表情缓缓地开口。

“……没发生什么大事啦。排名赛结束之后,虽然多少有些混乱啦……虽然现在可能背后还有些混乱的地方,不过表面上的骚动已经平息了”

也许是背后的势力所做的努力的成果,这场骚动异常迅速地就结束了。

盛况空前却风波四起的活动结束后,又回归到了平静的日常。

话虽如此,有些事自不必说。

一切不可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赛利亚她……虽然真实身份没有曝光,不过因为这么大闹了一场,之前一直塑造的性格和定位全部化成了泡影。虽然她本人并不在意,不过之后的学园生活,应该会变得有些辛苦了吧……”

“嗯。那雪羽酱呢?”

“雪羽啊……”

在经过了数秒似乎有些迷惑,亦或是踌躇的沉默之后,悠理说。

“雪羽她,在那之后就回了老家。听说是因为虚弱和疲劳十分严重,就回老家疗养了。所以……从那以来,我还没见过她,也没和她聊过”

“欸。骗人,雪羽酱的身体已经差到谢绝见客的地步了吗?”

“不是,听说身体恢复的很好……不过,我没有去探病……所以也不太知道详情……”

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露西亚眯起了眼睛。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面对发自肺腑的关切的话语和眼神,悠理的心有了些许动摇。

(……这么说来,露西亚已经从赛利亚那里听说了我就是『灾祸的黑魔女』这件事了啊)

那么,就算告诉她也没有关系吧。


或者说——一直想说出来吧。让他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又束手无策的,只能藏在心里的这个疙瘩。

在深深地叹了口气之后,悠理缓缓开口了。

把自己将真实身份告诉了雪羽这件事。

还有——自己也许杀死了她母亲这件事。

“哎呀,是吗。全部、傻傻地就直说了吗”

露西亚的第一反应是,缄口不言不就行了吗,

(但是,正因为做不到这一点才是悠理啊)

这样内心苦笑着。

雪羽母亲的事,露西亚以前曾听雪羽本人说起过。

所属降魔骑士团的她,对本应是剿灭对象的露西亚网开一面的理由——

以及偷偷寻找与魔界连通的通道的理由。

都是为了——寻找她下落不明的母亲。

(说来,雪羽酱的母亲在三年前目睹了那场巅峰对决,并且把情报传给了骑士团,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灾祸的黑魔女』VS『鲜血皇帝』。

麻上悠理VS杜克烈·Vam·阿塔纳西乌斯·哈伊泽鲁邦克。

为永无止境的魔女与吸血鬼之间的战争画上了休止符的激战。

作为传说被传颂的、最精彩的巅峰决战。

“所以呢……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露西亚用僵硬的声音问道。

“你杀了——雪羽酱的母亲吗?”

面对她直击重点的询问,悠理带着沉重的表情垂下了目光。经过了数秒令人心痛的沉默后,他缓缓开口说。

“……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啊啊,悠理这么说着点了点头,接着继续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三年前的那一天——我,忽然变强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好像是从赛利亚那里得到的吸血鬼『始祖』的力量,在那时候很巧合地发挥了作用吧。总之,只能说是幸运吧”

“幸运、啊……”

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意思,露西亚又把这个词重复了一遍。

虽然把觉醒了连异端都无法形容的力量——别说人类了,简直可谓脱离了世界这个框架的力量这件事,用一句轻描淡写的『幸运』来总结有些不太对劲,却也没有追问下去。

“为了保护赛利亚,我追求力量。然后靠着那个力量,歼灭了——『鲜血皇帝』和他的亲卫部队”

但是,悠理继续说道。

“那个瞬间的记忆……我完全丢失了”

“……”

“意识到的时候——在我回过神之后,已经全都结束了。脚下四散着连原型都看不出的吸血鬼的尸体。全部全部……都是我杀的”

说这话的悠理,带着非常怅然的表情。回想起毫无实感的虚无的胜利,让他陷入了无尽的后悔与自虐当中。

“听赛利亚说,我觉醒后失去了自我,将除了她之外的一切都毁掉了。横扫了追来的吸血鬼大军,吹飞了森林和里面所有的魔兽——在那里,有一个,人类的女性”

“那就是、作为侦查使来到魔界的、雪羽酱的母亲……”

“大概是吧。为什么雪羽的母亲会出现在那里,又为什么单枪匹马的行动——理由虽然不清楚,不过当时确实有一个骑士团的女性在场。赛利亚这么说的话,就一定没错”

在巅峰决战时,有一个女人在场。

她这个目击者——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讲解者,才诞生了『灾祸的黑魔女』的传说。

要说的话,就是这个最恶的魔女的称号的发明者吧。

但是——

“在我击溃了所有军队之后,似乎给了杜克烈全力一击。那一击的余波使整个森林变成了荒野……。然后我就回过神了——周围除了赛利亚之外,没有一个人活着”

“……”

能让拥有不死之身的肉体的吸血鬼都一点渣滓都不剩的、刚刚觉醒之后——陷入暴走状态的麻上悠理释放出来的全力一击。

到底是怎样的一击呢。

露西亚无法想象,但是如果人类承受了这一击的话——或者说承受了这一击的余波的话,那肯定是连骨头渣都蒸发掉了吧。

(……不管怎么想都死透了啊)

虽然无法断言——不过怎么想都不可能活着吧。

“难道说……悠理你不打女人的原则,是和这件事有关吗?”

也许是因为杀掉了——雪羽的母亲吧。

试着将想到的问出口,没想到悠理摇了摇头。

“我决定不打女人,是在更早之前啦。该说是师傅的教诲吗,或者说,是向他学习的先决条件吧”


不过呢,悠理继续说。

“把这个信条完全作为我自己的东西,倒是确实在三年前。在此之前更像是从师傅那里借来的吧——不过现在不同了。我可以由衷地宣布,这是我自己的信条”

悠理毫无迷惘地说。

死也不会打女人。

这是麻上悠理的原则,也是他的信条——对自己立下的誓言和制约。

虽然记不清了,不过也许自己打破了这个禁忌——尽管并不知道有没有打破它,但是打破信条的心情却很沉重。

(说是信条……更像是心理创伤呢)

露西亚内心百感交集,却没有说出口,

“不过,虽然我让你不要在意有些强人所难,不过也没必要自责吧?”

她用尽量毫不在意的口吻说道。

“雪羽酱的母亲也不是偶然间迷路到魔界的普通人吧?她可是作为骑士团这个组织派来的侦查使——做好了觉悟前来完成任务的。应该有被敌人杀掉,或者被卷入争斗丢掉性命的觉悟吧”

没关系的。一定还活着——露西亚并不是活在一个可以毫无责任地用这种话来安慰人的和平世界。

“只有跨越它。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话”

作为三大魔女之一,率领了巨大派系『大淫妇派』的露西亚,曾经每天都生活在斗争当中。

虽然她并不喜欢无端的杀戮——但是,不杀这种信条在魑魅魍魉和恶鬼罗刹横行的魔界根本行不通。

所有的争斗就像字面意思那样,死斗。

杀人,或者被杀。

在那个世界,不存在将敌人不杀掉并收在麾下这种事。

必须将所有的外敌全都歼灭。如果内部有叛徒,也要杀掉用来『杀一儆百』——这就是头领的职责。

没有办法。

正因为对方和自己都做好了这种觉悟,所以没有办法。

只能这样不停麻醉自己,然后跨越它。

“再说了……就算三年前,久远院春羽真的因为那件事死亡……那也不是悠理的错吧,只能说是悠理的『力量』的错吧?”

让麻上悠理觉醒的、恐怖的暴力。

似乎要将所有的力量都甩开,和『世界最强』这一称号相符的、压倒性的力量。

假定久远院春羽真的死了——死因也应该是那份『世界最强』的力量吧。

当然并不能说悠理完全没有责任——不过有至少有酌情考虑的余地。

辩解的权利的话,是有的。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赛利亚。

为了守护麻上悠理唯一的妹妹,才被魔附身了——被魔利用了。

“这是我的『力量』”

但是——悠理这样说。

用毫不妥协的语气,说出了决不让步的话。

“这是我自己追求的、得到的力量。所以我可以随意使用。所以……造成这个结果的责任,全部在于我”

不容分说的压迫力,让露西亚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她意识到了。

(原来是这样啊。悠理的『力量』,是从赛利亚酱那里得到的……)

麻上悠理的觉醒,很大程度在于妹妹的存在。

要说的话,压在她身上的力量、责任、命运、宿业——所有的这一切,悠理都要替她背负。

“所以……悠理一直坚持这是『我的力量』。他必须这样做。否则赛利亚酱会因此受到伤害……”

赛亚丽对此非常感激——但也忧心忡忡。从排名战时她的表现就可以断定。

如果悠理表现除了哪怕一丁点辛苦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力量很恐怖或者觉得厌恶的话。

赛利亚应该会被罪恶感击垮吧。

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悠理不允许自己装成受害者的样子。

别说悔恨了,甚至连哭泣也不能。

只能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嬉皮笑脸地活下去。

只能把得到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这件事,笑着用『幸运』来解释。

(但是……)

正因为替自己的妹妹着想——悠理不能做任何辩解或者逃避。如果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自己得到的『力量』上,就等于否定了赛利亚。

久远院春羽的事也是,只能承认是『我的错』。

不辩解、不逃避,直面自己所有的罪过——

(你到底背负了多少东西在活着啊……!)

在毫无紧张感的笑容背后,有着超乎想象的觉悟。

在每天说不正经的话的洒脱生活态度背后,有一颗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被责任感囚禁的心。

看着这样活着的麻上悠理。

等回过神的时候——露西亚已经探出了身子。

“——欸?”

一副心烦意乱的表情的悠理,惊讶地叫出了声。

在露西亚的胸部之间。

“欸、怎么、等……”

悠理动摇的声音与动作,让胸部柔软的皮肤阵阵发痒,引得抱住他头部的双手不由得用了点力。


露西亚伸长了身子,隔着桌子将坐在对面的悠理抱在了怀里。用双手揽住了他的头,埋在了自己丰满的胸部里。

虽然知道自己的行动有些过于大胆——却怎么也抵挡不住涌上心头的感情。

“那个、我说……露、露西亚、小姐?”

“抱歉,胸部滑了一下(注:一般说是嘴巴滑了一下,就是说漏嘴)”

“胸部也会滑吗!?”

“嗯、呼……。很、很痒啊,你老实一点”

“啊啊、抱歉……阿不,不对不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

虽然嘴上好像在抱怨,不过悠理并没有很抗拒。是在困惑吗,还是作为男人的本能呢。

而露西亚这边也要因为害羞而昏厥了。感受到胸部之间的呼吸,让她变得有些奇怪。

“露西亚……我先说好了,我可没有钱哦?”

“笨蛋。不需要啦,钱什么的”

“那为什么……”

为什么?

连露西亚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总觉得不能就这样不管。想为他做点什么。想为悠理的苦恼和责任感做点什么——只是这么想的而已。

“总、总之啊,悠理”

一个劲儿地压着。

粗暴地将他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口,露西亚用焦急到破音的声音说。

“虽、虽然发生了许多很辛苦的事……不过你都摸了我的胸部了,一切都没问题了吧!?”

……天呐我在说什么啊,露西亚觉得懊悔万分。

在她胸口的悠理也石化了。

变成了超级尴尬的气氛。

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

干脆一口气说完吧!

“有、有什么不满吗!?你可是享受到了露西亚酱的埋胸哦!?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所以、嗯、给我打气精神来!”

“……”

“如果还是打不起精神来的话……那个、啊,就是那个!阳痿啊,是阳痿!”

因为过于混乱和羞耻,露西亚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你、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她小声说、

“……噗。哈哈哈”

从胸部之间,传来了轻笑声。

“哈哈哈。啊,放心吧露西亚。我才不是阳痿呢。只要被女孩子摸几下,马上就精神起来了”

把脸稍微从胸部那里离开,悠理说道。虽然说的话还是那么下流,但是表情却已经像驱散了全部阴霾一样明朗了起来。

“谢啦,露西亚。效果拔群哦”

“嗯、嗯哼。那还用说嘛”

看到得意洋洋的露西亚,悠理再次调戏她说。

“如果以后再有什么事,就拜托你啦。下次就夹除了脸之外的东西吧”

“少得意忘形了。只有第一次是免费的。从下次开始就要收钱~了”

“多少钱?”

“这个得再商量,不过,最少也得是日本的国家预算那么多吧”

太贵了吧,悠理笑着说。

这次是平时的那种、毫无心事的笑容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