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第五章 冰冷的獠牙

讽刺。

非常的讽刺。

麻上悠理毁灭黑魔女派后从本部脱身的时机——与于圣春学园中央圆桌会议室进行的对策会议结束的时机相同。

「——那么,谨此,会议结束。如所说的,作战实行时间定为明天排位战结束后」

因为一名少年,历时数小时的会议的意义都化为乌有了,这件事他们还无从获悉。

会议结束,七天骑士的各位陆续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

「啊~,对了对了。有一件事忘了说」

绯蜜忽然想起来般地说。

「如刚才所说的,虽然大家作为明天的正式比赛的特别嘉宾(Guest)观战——但是那个时候,即使发生什么都请不要介入」

因为全部都是我的【演出】。

绯蜜如是说。

「呼嗯。虽然不太明白······嘛~,既然绯蜜酱这么说,那我就不作声静观吧」

「不作声静观,意思重复了哦,莎尔莉亚小姐」

「不要在意细节啦。话说回来,那么说来绯蜜酱。今天的排位战没问题吗?」

「是指什么呢?」

「现在,武道馆那边在进行着二次预赛吧?排位战从初次预赛开始全部过目,这不是绯蜜酱的方针吗?」

「这次没有办法。确实,我作为理事长是举着这种方针,但今天优先了作为团长的职责」

【而且】绯蜜说。

「因为二次预赛的结果——无需观看地清晰明了」

二次预赛的规则是【互相抢夺佩戴在胸口的徽章(Badge)】这个如往年一样的规则。

参加者将徽章安在胸口登上舞台,一边守护自己的徽章一边尽可能地收集更多的徽章。

到迎来限制时间为止,收集到最多徽章的为胜者。

徽章是用容易损坏的材料做成的,如果在抢夺的时候损坏了的话就不计分。因此,需要无伤地得到徽章的技巧(Technic)与纤细。另外,因为要是在初期收集过多徽章的话,会容易被其他人盯上,所以于何时、什么时机夺取徽章呢?之类的战略也很重要。原本是要分成数个阵营来进行的,但这次在将二次预赛于一天之内完成的情况下,定为分成两大阵营。

A阵营、B阵营。

各自的胜者为二次预赛的通过者。

首先进行的A阵营的战斗呢,说好听点就是难分难解,说难听点就是互相揭短。限制时间结束为止混战不断,最终收集了十二枚徽章的学生获胜。

然后接下来的B阵营。

B阵营的比赛与A阵营实在是太过鲜明的对比。

开始还不到一分钟——就决出胜负了。

「························」

武道馆如结了冰一般鸦雀无声。

不管是称赞胜者的声音,还是怜悯败者的声音都没有。全部人都失声了,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竞技场。

真正意义上的无言以对。

竞技场中央,圆形舞台之上是凄惨的光景。

接近三十个的人类,一步都动不了地呆在原地。

有五、六个胸口的徽章被粉碎了的人。似乎是徽章的位置挨了强大的一击,而完全失去了意识。

剩下的二十多名尽管无伤——尽管尚未失去徽章,却膝盖支在舞台上地蹲着。臼齿嘎吱嘎吱地发响,因恐惧而发抖。

于规则上,虽然他们尚未输——但没人想要站起来。

面对压倒性的存在内心被挫败,就连抬头都做不到。只顾拼命地将视线从对手身上移开,【请饶了我吧!】地祈祷着。

那个并非战士的举止。

如同惧怕处刑的恐惧的罪人一般。

「············」

死尸累累。在与这种词汇相称的舞台之上,有一名满不在乎地伫立着的少女。

她将握在手上的纯白的剑收回腰间的皮套(Holster)后,用似乎非常无聊的声音告知僵在舞台旁边的裁判。

「看样子,大家似乎弃权哦?」

没有反对少女的话语的人。岂止如此,就连几乎要说出【幸好】地把徽章打碎后逃出舞台的人都有。

在本应是收集到徽章的人为胜者的比赛上,连一枚徽章都没有收集到的少女于一瞬间取得了胜利。

将卖弄小聪明的规则完全打破的压倒性的力量。

那位少女的名字是——

「赛丽亚······」

在没有一个人作声的观众席之中,身在特等席的排名第一的才女,总算能够开口了。

触碰到她本性的一端,看到了隐藏着的【獠牙】的只有久远院雪羽。

「怎么会······!你在干什么啊!赛丽亚、!」

雪羽探出身子大声疾呼——但是赛丽亚没有回答。

脑袋终于跟上了现实的裁判一宣告胜利,赛丽亚就立马走下舞台,消失到某处去了。

世界最强的少年,麻上悠理——的妹妹,麻上赛丽亚。

夏季排位战——二次预赛突破。

(久远院、雪羽······?)

对没有传达到赛丽亚耳中的雪羽的呼喊表现出反应的人有一名。

鹈堂沙耶。所属于B阵营的她,以万全的态势亲临了比赛。

然后在比赛开始数秒后——匍匐在地板上。

并非战斗过了。而是目睹了太过强大的【敌人】后,一瞬间丧失了战意。

面对压倒性的强者——绝对的捕食者,沙耶的目标十分容易地从【胜利】转变为了【生存】。一边【希望不要盯上我!】地祈祷着,一边小小地将身体卷成团,闭着眼睛咬着嘴唇。

然后达成了【生存】这个目标的瞬间,雪羽的呼喊传入了耳中——沙耶突然回想起了与麻上悠理的对话。

(说了愚蠢的话呢~,我······)

久远院雪羽是真正的怪物。

(真正的怪物——是说这样的吗?)

沙耶尚未能够站起来。因于本能涌现出来的恐惧侵蚀着内心,而没能使手脚好好地动起来。

如青虫般地匍匐在地——她的嘴唇做出了歪曲的笑容。

那是对世界与自己绝望了的人类展现出来的,如撕裂自己的身体般的非常可怜的自虐的笑容。

数小时后——A阵营的二次预赛通过者提出正式比赛弃权。

另外,B阵营参加者之中,三名自主退学,七名提出了从实践班转到研究班的移籍。

麻上赛丽亚的存在,于学园的日常留下了明确的爪痕。

从黑魔女派的本部返回了学园的悠理,与社取得联络后在女生宿舍碰头了。女生宿舍基本上是男生禁止入内的,但到入口附近的共同空间为止,男生也能够进入。

「啊。是悠理先生」

先注意到悠理的是莱恩。在夕阳从窗户洒落在地的共同空间里,两人并排着坐在椅子上。社一注意到悠理就迅速站起来,驯顺的从者适宜地低下头。

「欢迎回来,悠理。工作辛苦了。没有受伤吧?」

「啊~,没事哟」

接着,悠理们用莱恩听不到的小声开始谈话。

「(十四郎氏的光盘呢?)」

「(很顺利。托从你那里听来的暗技术的福,进行得很顺利哦)」

「(······不过衣服上的污渍似乎很显眼呢?)」

「(哈、哈、哈。比起这种事,社)」

「(不擅长掩饰呢,悠理你)」

「(这个光盘,里面的内容要怎样才能看到?接在普通的电脑上可以吗?)」

「(市面上出售的电子计算机大概不可能。因为在添加了无数复杂、高度的保护(Protect)的情况下,里面的内容也被暗号化了······。虽然我觉得要花不少时间,但我会想办法的)」

「(这样啊······抱歉了呀,把麻烦的事交给你)」

「(请别在意。像悠理那样说的话——是我喜欢才做的)」

面对断言的社,悠理只因为败下一阵而耸了耸肩。

因为总不能一直只是两个人在谈话,所以悠理将光盘亲手交给社后,向莱恩搭话。

「那么,你们这边怎样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地度过了吗?」

「是的。因为社姐姐陪我玩。投接球啦、足球啦······非常的愉快!」

「欸~。那太好了。不过······社。没去看二次预赛吗?」

「是的。因为我自己并不是特别有兴趣。悠理不在的话,就判断为没有去的必要,而将陪在莱恩身边这件事优先了。因为排位战也有对小孩子来说过激的一面」

如果莱恩打算将来作为魔法师活下去的话,从小开始让他观看战斗也为一种教育。

可是莱恩今后——还有未来,尚未作出任何决定。所以,社的选择没有任何错误。

「因为棒球和足球的球在体育馆,所以取得许可后借出来了。话虽如此,因为我自身几乎没有那种球赛的经验,所以大致上变成了向莱恩学习的形式······」

说到这个份上时,社以似乎带有一点儿抱歉的表情看向莱恩。

「对不起,莱恩。对手笨拙,你也很无聊吧?」

「没、没有那种事哦!非常的愉快呢!」

「真的吗?」

「是的!」

「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社洒落出小小的笑容。

可以看得出今天一天,莱恩对社相当大地打开了心扉。看得出战战兢兢地警戒着四周的态度,被相当大地缓和了。社的竭尽全力和无垢对于对人的感情敏感的孩子来说,是心绪安稳的东西也说不定。

(······抱歉了呀,社。还以为是小孩子照顾小孩子般的事······)

悠理在心中深深地道歉。

「莱恩的适应性检查似乎是在后天之后,排位战结束后进行」

社说。

在被魔族袭击的人——与高浓度的魔力直接接触过的人之中,也存在以此为契机自身的魔力活性化了的人。考虑到莱恩的年龄段可能性会很低吧,可是无法断言为零。

视合理检查的结果,来决定莱恩的将来与生存的世界。

是在普通的世界生活呢?还是在魔法师的世界生活呢?

「各位老师和石榴石氏明天也似乎很忙,所以变成了我继续照顾莱恩。我想要努力做好这件事」

使劲握紧双拳的社。附带说一下,莱恩的被窝似乎是分配到的男生宿舍的空置房间。

不足十岁的少年在陌生的地方一个人外宿会意外的寂寞也说不定,但似乎是因为莱恩自己同意了,才采取这样的措施的。

「那么,虽然有点早,去男生宿舍吧。莱恩。我带你过去吧」

「我也跟过去」

是使命感呢?还是母性本能呢?社说出了这种话。

三人并排着正要迈步的时候,

「那个······这个······」

莱恩用有气无力那样的声音小声说。

「社、社姐姐······手、可以牵着吗?」

面对竭尽了全部勇气般的提议,社浮现出了不可思议那样的表情。

「手、吗?可以的说」

于是乎,莱恩的表情一下子闪闪发光,握住了社的手。看着简直就像关系很好的姐弟般的那个身影,悠理心绪平静下来了。

但是同时——被复杂的感情所拘束了。

(······啧、)

对社与其他男人牵手这件事······好像非常不称心。虽然甚是了解对小孩子燃烧嫉妒心很滑稽。

连那样的悠理的纠葛都不知道地,莱恩怯生生地大声说。

「那、那个,悠理先生也,手,可以牵吗?」

「我也是吗?可以哦」

悠理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手。

莱恩的手——才不是呢,是社的手。

变成了两名少年将一名少女夹在中间的形式。要是莱恩在中间的话,看上去像父母牵着孩子的光景也说不定,但从右到左悠理、社、莱恩地并列的现在的状况,身高的协调太差了。

「······那个,悠理先生?」

「怎么了?」

「【可以牵手吗?】指的是和我的意思的说······」

「不,因为啊,我并不想和你牵手啦」

「······真坦率啊」

「反正要牵手的话想要女生牵手啦」

「······真干脆爽快啊」

因小小的嫉妒心而对小孩子认真起来的悠理。

「这是名为【左拥右抱】的状况吗?」

并无打算地被男生夹在中间的社淡然地编织话语。

「两位,和我牵手会高兴吗?」

对这句话,悠理和莱恩都坦率地点头。社「是吗」地点头,然后嘴角微微地绽放开来。

「那样的话我也高兴」

就这样,三人踏上了通往男生宿舍的道路。

依然是两位男生相互牵着少女的双手的这个奇妙的光景。

将莱恩带到他的房间后,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的悠理立马躺在了床上。不管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感到相当强的疲劳。

虽然与黑魔女派的战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负伤,但与数量过百的身强力壮的战士们战斗了数小时。不疲劳才奇怪。再加上,因为往返于资料室,最近睡眠不足的日子不断。

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后,攒下的疲劳冒出来了吧,被凶猛的睡魔袭击了。悠理毫无抵抗地委身于到来的睡魔。

虽然有点儿在意二次预赛的事——

(到明天就知道了吧)

悠理闭上眼睛,深深地入睡了。

数小时后——

于万籁俱寂的深更半夜,悠理房间的门咔嚓哩地静静被打开了。他今天又再一次忘了锁门。

悠理没有醒来的苗头。盖在身体上的毛巾毯很凌乱,以邋遢、满是空隙的姿势熟睡着。

尽管有人潜入了房间,依然安稳香甜地发出鼻息声。

确认了他深深入睡了后——侵入者转移到了为了完成自己的目的行动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