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第六章 温暖的家人

这到底是几年前的事呢?

至少是三年以上之前——【灾难之黑魔女】这个传说诞生以前的事。

麻上悠理和赛丽亚这对兄妹身在某综合百货商店的屋顶上。

因为身为师父的朱莉亚斯明明是平日的白天,却去只有大人能进去的店里喝酒了,所以两人被命令了在他回来为止消磨时间。

虽然朱莉亚斯自由地往返于人间界与魔界,但来人间界的时候,差不多都是跑到女人那里住。似乎各地都有不得不陪的女人。

那样做的场合,悠理和赛丽亚两人就会离席,但是那个时候朱莉亚斯所给的钱真是仅有一点儿,而让两人困扰不已。

「哥哥大人」

在百货商店的屋顶上,有开着章鱼烧小店和可丽饼小店的美食广场(Food Court)、活动用的舞台、投钱进去的话会动的熊和熊猫的乘坐物等等。

坐在设置好的配套桌椅上的赛丽亚向坐在对面的悠理搭话。

「口渴了喏」

「我也是」

「想喝果汁喏」

「······我也想呀,可恶」

悠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在桌子上低着头。

「真是的······师父太过小气了啊。说着【用这个过一天吧】,给的钱竟然只有五百日元,要怎么过啊?」

「完全正确喏。五百日元什么的吃个章鱼烧就没了喏」

一边抱怨,赛丽亚一边取出师父所给的钱包。说着【用这个过一天吧】交付给他们的,装有两人份的生活费的蛤蟆口钱包。

虽然里面只有一枚五百日元硬币的时候感觉到了轻微的杀意,但是在里面变得空荡荡的现在,就那五百日元都很可爱。就算试试倒过来抖动也只有灰尘掉出来。

「话说回来,为什么保管钱包的会是赛丽亚啊?」

「那个嘛~······是一般常识喏」

「一般常识!?我靠不住是一般常识吗!?」

「但是······将五百日元慷慨地用在章鱼烧上,果然还是觉得浪费。我想,有五百日元的话,会有能吃到更多的方法喏」

「喂!别小瞧了我后忽略过去改变话题啊!」

「啊啦,哥哥大人。那样的话,就请展现值得依靠的一面给我看吧喏。例如在这种时候,姑且不说从哪里取出私房钱,买果汁给我的话,赛丽亚那样就会在不得了的等级上尊敬哥哥大人喏。像鬼一般尊敬(Respect)喏」

因为空腹和口渴,而说出了有点刁难的话的赛丽亚。悠理咕呶呶地语塞了,但一会儿过后很有气势地站起来,向美食广场的方向走过去了。

在与买了章鱼烧的小店的店员说着什么。

回来时,手中握着两个纸杯。

「久等了呀,赛丽亚。怎么样,尊敬哥哥大人我也可以哦?」

探视以神气的态度胡乱地摆在桌子上的杯子里面后,发现杯子里的是水。似乎是向店员要来了水。

「这不是水吗······」

「错。不是水,是地道的果汁」

赛丽亚一嘟哝,悠理就以顽固的神情摇头。

「这个是——可尔必思和水0:10比例混合的可尔必思」

「············」

赛丽亚的思考停止了。

「知道【零的概念】吗?【零】这个东西明明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的状态才对,却存在【零】这个数字哟。有【什么都没有】哟。所以就算说在这个液体中,含有零克(Gram)可尔必思也没问题。含有可尔必思的话······这个,不就是可尔必思吗?」

「············」

莫名其妙。

「咔~~、!真好喝啊,这个可尔必思!喝起来就像水一样呀!」

「············」

以前,身为酒豪的朱莉亚斯曾经强调过【真正美味的酒喝起来跟水一样】。那个时候,悠理「哈啊?那么喝水不就行了吗」地不加掩饰地说了后,被揍得面目全非——但是,如今在眼前的悠理【喝起来象水一样】地说着,咕嘟咕嘟地喝水。

太过悲哀了。

「真、真的喏,哥哥大人!这个可尔必思,非常好喝喏!」

赛丽亚将情绪强行切换到【是的】,开始豪爽地喝水。

「对吧!?挺懂的嘛赛丽亚。0:10。这才是可尔必思的黄金比例!」

「是的喏!减少糖分后口感清爽!零卡路里,零蛋白质,零脂肪,是减肥很放心的伙伴喏!」

「而且啊,赛丽亚。听了后别惊讶哦。这个可尔必思······竟然不买可尔必思也能喝到哦!?」

「啊啦啊啦,竟然这样!那真是吓了一跳喏!性价比没得比喏!」

「真好喝呀」

「真好喝喏~」

「······嗯,这个的话多少都能喝得下」

「······是的。诶~······多少都能」

「············嗯」

「············是的」

拼命地维持着的高涨的情绪(High Tension)也终于迎来了极限。

笑容从紧握着装水的纸杯的二人的表情上一口气地消失,阴沉沉地背负上了黯淡的阴影。

「······抱歉了啊。这个,果然还是水呀。完全不甜······」

「······不,赛丽亚才是,说了任性的话,对不起喏······。水,很好喝喏······。自来水,倒过来读还是自来水喏······」(注:日语中自来水写作“水道水”)

依然沮丧的样子,二人一点一点地地喝完了剩下的水。

一边好好地补给贵重的水分,赛丽亚不经意地环视着四周。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娱乐项目和摊子吧,百货商店的屋顶上有很多父母领着孩子。

「············」

面对使人欣慰的光景,赛丽亚好像炫目般地眯起了眼睛。一看到宛如活在与自己不同的世界中的小孩子们,类似嫉妒的感情就怎么也会涌现出来。

「怎么了赛丽亚?难道说······那个,想坐吗?」

这么说了后,悠理指着的是,四足步行地走路的熊猫乘坐物。有方向盘(Handle)的,放入一百日元就能够驾驶的小孩子用的游戏用具。

虽然赛丽亚所看的是用那个来玩耍的亲子,但是看样子悠理似乎是误会了。

「······诶~。是的,嘛~」

赛丽亚点头。虽然并不是想要坐那种小孩子用的玩具,但是因为也不想让悠理认为是羡慕亲子,所以适当地迎合了对方。

「那样啊······糟了呀。那个,要一百日元的呢······」

悠理认真地开始了烦恼。

「那个······哥哥大人?也不是特别地想坐——」

「好了、!」

打断赛丽亚的话,悠理发出下定了某种决心般的声音,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刚一站起来,立马就当场蹲下去了。

双手撑在地面上,做出四肢着地的姿势。

紧着抬起头来,以满脸的笑容向着依然坐在椅子上的赛丽亚。

「来吧赛丽亚!坐我背上吧!」

「············」

莫名其妙,Part2。

「哈、哈、哈!我的话就算不投入一百日元也能时间无限制地动哦!会做比那个熊猫有趣一百倍的动作哦!」

四肢着地地大声地喊叫的悠理,吸引了周围奇怪的视线。似乎本人也对这个有所自觉,脸略微泛红。

「来吧!赛丽亚!Let's ride on!」

是为了挣脱羞耻心吧,模仿的四足步行玩具过分大声地不断喊叫着。那个姿态太过滑稽、太过可耻、太过愚蠢——

「······呼呼、」

还有——太过帅气。

「那么,恭敬不如从命,失礼了喏」

以如同跨骑爱马的贵族般的充满温文尔雅的举止,赛丽亚谨慎地跨骑在四肢着地的悠理身上。丝毫不在意四周的冷视。

「······赛丽亚,你啊,变重了——好痛、!你这家伙,别打屁股啊······」

「是因为对女士(Lady)说了失礼的话喏」

「明明是作为兄长对妹妹的成长感慨良深······」

「············」

「、!哈哈、!住、住手,赛丽亚。别用指甲温柔地蹭屁股啦、!好痒!好痒的啦!哈哈哈哈、!」

「呃呼呼呼、!比起拍打,似乎这样更有效果呢」

「哈哈哈哈、!住手,抱歉,抱歉了啦!投降投降!」

在从旁人眼中看来没有比这更愚蠢的行为之中,赛丽亚感到了胸中充满了温暖的东西。

察觉到了自己完全没有为缺钱而叹气的理由,也没有羡慕亲子的必要。

因为比任何人都喜欢的家人确切地存在于此——

(······为什么,会回想起这种事呢?)

深夜——

心不在焉地受困于难以忘怀的回忆中的赛丽亚将意识拉回了现实。

穿着前些日子和悠理、雪羽三人一起去购物时购入的可爱的睡袍(Neglige),微微地靠在床沿上。

但是——这里不是她的房间。

麻上悠理的房间。

床上的悠理熟睡着。睡相相当的凌乱,盖在身上的毛毯也几乎都偏离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赛丽亚入侵房间那样地,安稳香甜地发出着鼻息声。

(差不多可以了吧)

赛丽亚将手伸向枕边,合上了香水瓶的盖子。接着打开窗户更换室内的空气。换气充分地结束时,重新开始停止了数分钟的呼吸,充分地吸入新鲜的空气。

「嘶~~,哈~~」

因为没了注意声响的必要,赛丽亚光明正大地做了深呼吸。即使发出多大的声音,悠理都不会醒来吧。

赛丽亚所使用的是——极其强力的催眠药。

提供人是黑瓜绯蜜。

拜托她从而购入的。

调合了魔界的植物的无味无臭的一等品,对有着比常人更为强韧的肉体的魔法师也能产生巨大的效果。即使只是吸入气化了的催眠药,不管怎样都会不省人事三天。

虽然作为气体使用的时候,仅仅数秒就会溶入大气,而导致睡眠导入效果显著降低的这一点是弱点,但像现在这样在对方嘴边使用的话,效果能十二分地发挥。

(这样就好······)

一边俯视陷入很深很深的睡眠中的悠理,赛丽亚一边跟自己说。

明天的排位战期间,悠理不会醒来吧。

这样不用展现悲剧就能结束。

这样不用丢人现眼就能结束。

下次醒来的时候——

「············」

原本是让悠理嗅了催眠药就马上离开的预定。

但是——赛丽亚无论如何也无法忍耐了。寂寞、怀念和可怜涌上心头,无法压抑自己。

「失礼了喏」

地遮断后,一边整理悠理的偏离了的毛毯,一边自己也钻进去了。

将身体紧密地贴在一起,用力地抱住了悠理。因为零距离地紧贴着,能深深地感觉到体温与喘息。就连心脏的声音也能听得到。

「······真是令人怀念啊,哥哥大人。来这所学园之前,经常这样一起睡喏」

理所当然地,悠理没有反应。

即使如此,赛丽亚还是将脸依偎在悠理的胸前,继续喃喃细语般的话语。

「虽然哥哥大人将赛丽亚当小孩子看待,当妹妹看待······其实呢,一起睡我很害羞哦?总是小鹿乱撞,很不容易睡着喏」

害羞般地嘟哝的赛丽亚的眼睛涌出了大颗的眼泪。照到从窗口射进来的月光后,从眼睛中溢出的水滴映着神秘的光芒。

「哥哥大人~······」

一想到这是最后的一次——赛丽亚就止不住泪水。

「就算赛丽亚不在······哥哥大人也,已经不会寂寞了吧······。因为交到很多、朋友了。哥哥大人也认识了可爱的女孩子喏」

尽管知晓悠理的【力量】,仍然接受的人。既不畏惧也没想要利用,将他作为一个人类来面对的人。

虽然绝非有很多人——但来到这所学院后,他的理解者增加了。

能够理解悠理的女人不再只有赛丽亚了。

「······但是,她们······肯定还不知道哥哥大人真正的【强大】喏」

与现在的悠理相对的话,任谁都能看到那股异常的强大吧。

但是,赛丽亚是知晓的。只有赛丽亚是知晓的。

知晓成为世界上最强前的麻上悠理——知晓当时的他与现在一样毫无改变。

「哥哥大人没有改变。即使得到了毁灭世界的拳头,即使得到了支配世界的力量······也什么都没改变」

这正是——麻上悠理真正的【强大】。

赛丽亚不知道给他那样的【强大】拯救了多少回了。

「所以——这次轮到赛丽亚帮助哥哥大人了喏」

蕴含了决心的这句话却化为了渗着泪水的孱弱的话语。

这时,悠理做出了动作。微微地翻身,伸出手臂。将双臂围绕在赛丽亚的身体上,变成了搂抱般的姿势。

只是偶然呢?还是说只是反射性地抱旁边的东西呢?还是说,是作为哥哥的本能感觉到了妹妹的泪水了呢?

「······哥哥大人。对不起······」

被温柔的、强有力的胳膊抱着,赛丽亚继续轻轻地流露出呜咽之声。

那个身影宛如无垢的女孩子般的脆弱,而且同时,宛如寻求救赎而不断彷徨的罪人般的可怜。

于晨曦东升前,赛丽亚离开了房间。

「再见,哥哥大人」

一离开房间一步,【妹妹】的表情就从她脸上消失了。

在那里的是,人一般的感情之类的丝毫不留的,【鬼】的脸。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