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第七章 本战开幕

综合武道馆的观众席挤满了几乎要溢出的人。

初次、二次预赛所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观众动员数。因为也有很多来自学院之外的人,所以就连站席也满员的状态。观众的入场情况好到无法看出有过一周的延期的程度。

那个理由无需细说,是因为某些重要嘉宾吧。

「喂~!来了哦!」

观众中的一人一发出声音,声音就「真的吗!」「在哪里?在哪里?」「喂~,看不到呀!」地如同波纹般四散开来,不久后转变为宏大的欢呼声使大气为之震动。

观众席的一角。

今天在昨天为正式比赛出场者而准备的特等席里放置了六张椅子。在拥挤不堪的会场中,只有那里确保着绰绰有余的空间。

于会场全体沸腾时,有些人在以从容的步伐于场内阔步前行。

「快看啊,是阿道尔夫总队长呀!」

「骑士团最强的男人。话说,好帅啊」

「现在的骑士团的战斗指南(Manual),全都是那个人做的呀。听说自从那个人开始指挥实战部队,胜率就一下子上升了哦」

「不是只有这些哦,就连我们的课程计划(Curriculum),几十年都没变过的课程,被那个人从零开始重做了哦!」

「哈、。那种东西全都是附赠品吧。那个人只是单纯的强而已。所以才会被选为第一席」

第一席【胜利者】阿道尔夫·巴尔扎依然一副严厉的表情,毫不动摇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快看快看、!石榴石大人哦!」

「一个女人家竟然成为七天骑士第二席!真让人憧憬呀~」

「不过······外观果然不和谐啊~······。明明有着凯蒂这个可爱的名字。那样的话,愿意娶的人也——好痛、!吥哇、!好冻!怎、怎么回事!?」

第二席【乱窜者】凯蒂·石榴石在盛大的欢呼声中,耳听八方地听到了自己的坏话,将刚开始喝的罐装饮料以一百多米的远投射出,精准地(Pinpoint)阻击了对方的头部。

「崴伟昂·崴谢斯······真可怕呀~。眼神、很不妙哦······」

「笨~蛋。就是这一点棒吧。最佳地发挥了那个耀眼地散发着杀气的感觉哟!」

「隐秘小队和拷问小队······兼任这两个小队的代表,这似乎史无前例呀」

「啊,理所当然的吧······?因为就算只是其中一方都会头脑失常的家伙多如牛毛······」

第五席【破坏者】崴伟昂·崴谢斯一边用大大地睁开的双眼恫吓般地扫视四周一边坐在椅子上。

「莎尔莉亚大人······依然那么美丽啊······。非人的美貌呀」

「但是,到底怎么了啊?我,果然还是无法接受呢?为什么魔族什么的会立于我们之上呀?」

「笨蛋、!你这家伙,不知道那个人为骑士团做了多少贡献吗!」

「也难怪啊。实际上,入团和上任七天骑士的时候也似乎争论了相当久呢。虽然是黑瓜团长在各方面想尽办法好不容易使上头同意了的传闻······」

第六席【不请自来者】莎尔莉亚·斐·米尔胧·库拉尔胧没有丝毫在意混杂着畏怖与偏见的视线的迹象,依然愉快地微笑着地坐在座位上。

「啊啦啊啦。大家,真是了不起的声望呢」

黑瓜绯蜜与加木原一王以随其他四人身后稍微迟点的形式现身于会场。

「嘛~,和平时就在学园的我们价值有所不同吧。所以说一王君,因为没欢呼声就闹别扭可不——」

以老成的笑容宣告的忠告被格外宏大的尖叫的欢呼声所淹没了。

「喀啊啊啊啊啊啊啊~、!一王大人唷~~、!」

「啊~~,一王大人~、!用您的三白眼瞪杀我吧~、!」

「一王大人~~,一王大人~~~~!今天来见您了哟~、!」

「喀啊啊啊啊、!刚才,看了一眼我这边哦!糟了、!心脏快要停止了!」

估计是从学园外来访的一王的粉丝,占据了观众席的一部分。只在本人登场的时候沸腾起来。

虽然一王就算在学园内也有足以夸耀的相当高的女性人气,但是在没有将他的凶暴与恶性置于眼前的学园之外,只强调了【史上最年少】【加木原家嫡子】【美少年】这些骄傲价值,而得到了更为足以夸耀的人气。

「······真受欢迎啊,一王君」

「无聊」

「······那个······我的粉丝之类的,会不会在某处呢······?啊。似乎没有呢······诶~完全不在意的说」

一边用好像有点闹别扭的语气说着,绯蜜一边急忙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明明是团长却欢呼声最少的她似乎感到丢脸。

因六名七天骑士的集结,观众席的热情达到了最高峰。

「切、。所有人都嘎叽嘎叽地吵死了呀~」

石榴石似乎很不愉快地吐出。

「喂~,绯蜜。为什么让我坐这么引人注目的座位啊?有VIP室吧?一般来想,本小姐是VIP的说」

「VIP室设计成从外部无法看到里面的构造。因为也有为了看一眼我们而来的客人,所以不能不露脸吧?因为我们是有人气的人嘛。因为我们是,有人气的人嘛」

绯蜜特别强调【我们】这个单词,而说了两次同样的话。

「不过绯蜜酱,这样子实际上怎样呢~?」莎尔莉亚似乎有点使坏地说。「虽然气氛这么高涨起来的话,也值得唤来我们啦」

【使排位战气氛高涨起来的角色】这个是欺骗四周眼线的伪装,另有召集七天骑士的真实意图。

可是实际上,伪装那方面也起到了确切的效果。

「但是啊,夺走了主角位置的话,不就本末倒置了吗?安排在我们之后选手入场的参赛者,真可怜~」

「无须担心」

面对令人讨厌的语气,绯蜜还以温和的笑容。

「只要开始了马上就会明白的哟。因为这次的排位战与往常的别具一格」

这样对话的时候,由馆内广播作了开幕式的寒暄。

夏季排位战——正式比赛开始。

在客满道谢的综合武道馆内部,正式比赛的日程在顺利稳步地进行中——

武道馆的某区域挤满了没能进入观众席的人们。【一点儿可也好,想要感受正式比赛的气氛】不少人怎么想,而集中在会场附近。

意识集中在从会场内传出的欢呼声与实况广播,还有设置好的大型液晶屏幕上时——一部分的男人们的视线固定在别的东西上了。

乃是、美女。

将一切看到的人俘虏般的绝世美女,走在朝着武道馆的路上。

使男性发狂的迷人的眼神。迎风飘扬的艳丽的秀发。虽然包裹着充满魅力(Glamorous)的肢体的是圣春学园的女生用制服,但不知为何尺寸似乎相当吃紧。

特别是胸部附近似乎快要撑破了,那个险境亦集中了男性的视线。

可是,当前的美女本人却不怎么在意地哼唱着前向迈进。

「稍微迟了点呀~。现在,排位战进行到哪里了呢?」

以为只是那样子地自言自语,结果紧接着她不管自己身在道路的正中央,将手插入那个丰满的胸部峡谷中。

从众神的峡谷取出的是手提电话。

虽然四周的男性们吹响口哨和发出欢呼声,但她依然没有察觉地按下按钮。

「······不接呀~」

很不满地鼓起脸蛋,再次将手机放进峡谷。

「在干什么啊,悠理君?真希望本露西亚酱一打电话在两秒内就接啊」

露西亚·冯·艾露迪·凡。

现魔界最强种族魔女中的一人,三大派阀【大淫妇派】的原笔头。

尽管有着成为下一任魔界霸者也不奇怪的力量,却舍弃一切力量来到人间界的稀世魔女。

今天的她如同往常一样,穿上久远院雪羽的西装夹克混进了圣春学园。是来享受说是排位战的与祭典相似的活动的。

(怎么办呢~。悠理君不在呀~)

目标的男人不在的话,对于对学生间的战斗完全没有兴趣的露西亚来说,可以说是失去了来访目的的九成。

是进入武道馆找呢?还是赌在房间里睡着而潜入房间性骚扰一下呢?犹豫着时——

哇~、!的一声巨大的欢呼声传入了她耳中。

「不妙!真的假的啊!?」

「喂~!怎样了啊!被你的头挡住看不到啊!讲解一下!」

「佐贝前辈输了哟!」

「你说什么!?骗人的吧,那个人在初战······」

「是瞬杀哟,瞬杀!开始两秒就解决了!」

在附近的男生们因以声音和影像传来的情报而惊呆了。

(佐贝······?嗯~。好像有听过呢······)

露西亚拼命地搜寻记忆。

(悠理君说在二回战的程度就会输的家伙来着?)

但在初战输了。

那么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吧。

对排位战没兴趣的露西亚想到这里就停止思考,以迅速华丽的舞步转身。决定了先前往悠理的房间。

但是——

「对手是······对手是谁啊?竟然打败了排名第二的佐贝前辈······。因为久远院雪羽是种子选手,应该还遇不上的吧?」

「是麻上赛丽亚哦!初中部的!」

「你没看昨天的二次预赛吗!?」

「那家伙强到跟鬼一样啊······。二次预赛和这次也是没发动魔导武装就赢了······!」

兴奋尚未减退的男学生们的声音传入耳中的瞬间——露西亚再次迅速转身以华丽的舞步掉转了身子。

一点一点地在腰部卷起裙子,强烈展示大腿。

噗锵噗锵地解开西装夹克的纽扣,提供胸部的峡谷大服务。

再加上将嘴角微微扬起,用湿润的眼睛向上看的话——就完成神魂颠倒模式。

「不好意~思」

露西亚发出着比平时增加五成的妖艳的声音向男生们搭话。

「那个~,我~,因为刚刚才到,排位战的情况完全不清楚的说~······」

挤起、强调胸部,摆出男生喜爱的笑容,露西亚提问。

「刚才的话——可以详细地跟我说一下吗~?」

上午的日程结束,进入为时一个小时的午休。

正式比赛的淘汰赛一回战——消化了七场比赛,剩下的学生还有八名。

因为二次预赛通过者中的一人弃权,而使淘汰赛赛表产生了一处空白,但是因为空白处旁边摆列了久远院雪羽,所以定为种子选手了。

虽然其他的组合是由公正的抽签所决定的——但结果是现排名第一与排名第二会在二回战碰上,而使会场为之骚动。

但是一回战第七场比赛。

排名第二于初战败给了二次预赛通过者,而使会场陷入了更进一步的惊愕之中。

如今会场的兴趣——都集中在了黑马接下来比赛中了。

尽是在讲【这场比赛才是顶上决战的高潮(Climax)】,无论谁都在说着下场比赛的预测,赌博所集中的金额也膨胀到了难以相信的程度。

从底层爬上去的挑战者早已向立于顶端之人竖起了獠牙。

二回战第四回合——久远院雪羽对麻上赛丽亚。

「等一下!赛丽亚!」

一进入午休,成为了话题中心的赛丽亚就想要从周围的视线中逃脱消失到某处去。

雪羽拼命地追赶那样的她。终于在武道馆背后的人工树林中成功挡在了她的面前,阻挡了其去路。

「听我说」

赛丽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向下一位对战对手搭话不是违反规则吗?」

「你想干什么?」

雪羽作出严肃的眼神提问。

「我并不打算对你隐藏了实力的事指手划脚。因为隐隐约约有过那种感觉呢。但是——为什么事到如今来炫耀?」

「············」

「炫耀······没错,是炫耀。为什么要用那样的,展现自己的力量般的战斗方式······?昨天的二次预赛也是,刚才和佐贝前辈的战斗也是。那个样子给以其他人严重打击······只会被用恐惧的眼神来看待吧」

雪羽更进一步地说个不停。

「悠理,知道这件事吗?」

「、」

一瞬间,赛丽亚的表情僵住了。然而,她马上返回了无感情的不愉快的面孔。

「乱七八糟的,外人还真是烦人喏」

作着冰冷的眼神宣告道。嫌恶不中意的人般的语气。面对与时常散布小孩子般的笑容的平时的赛丽亚的差距,雪羽困惑了。

「只是改变了主意喏。想要稍微认真点,做得更加更加引人注目。而且——这样做正合雪羽姐姐意不是?」

「什么意思?」

「以前,斥责、侮辱做出放水般的战斗的哥哥大人的,是谁呢?」

雪羽语塞了。

是悠理败给社而负伤了的时候的事。

那个时候,雪羽因嫉妒心而猛烈地侮辱了悠理。

然后紧接着——窥视到了赛丽亚的真面目。

「老实点说怎么样?【在排位战获胜的路上,我是个障碍】地说」

「不是、!我是······」

「平时整是说漂亮话,一旦要出现对自己不利的事就撤销前言,再说别的漂亮话······真是让人酸水翻腾喏」

面对接二连三的侮辱之语,雪羽虽然很不甘地紧握拳头,

「······我明白了」

地轻轻地点头,松开拳头放松了身体。

然后笔直地注视着赛丽亚。

「如你说的。在下次对战决定了的这个状况下,不管说什么,就算被认为是欺骗对方的骗术也没办法」

停一拍后,雪羽宣告。

「战斗吧,赛丽亚」

瞳孔中的是毫不动摇的觉悟的颜色。

「我绝对会完成二连霸。不会让任何人妨碍我」

这个是雪羽无法谦让的目标——而且,也是与麻上悠理约定好的事。

「在战场上胜者的说辞才是正义。在赢了你后,那个时候再重新问这次的理由吧」

以坚决的语气断言后,雪羽背向赛丽亚迈出了步伐。

两人间已经多说无用。

唯有交错彼此的刀刃才被允许述说真意。

「雪羽姐姐——」

从背后传来声音。

「——喜欢哥哥大人吗?」

吱喋、!地一声。

雪羽当场滑了一脚摔倒了。糟蹋在良好的状况下紧张起来的全部紧张感般的,漂亮的摔跤。

「在、在说什么、!?现在,这个状况,这个流向,为什么要问那种事!?」

「······也是啊。没有问的必要的事——不,是用不着问的事」

与红着脸叫喊的雪羽相反,赛丽亚的表情若无其事。

「哥哥大人的事,请多多光照」

暗自喃喃细语地。

以勉勉强强能听得到般的声音嘟哝后,赛丽亚离开了那里。

与雪羽分别后的赛丽亚,为了在自己的比赛前的时间里不和任何人碰面地度过,而朝没有人气的初中部校舍的中庭走去。

「——找~到了」

意想不到地,被熟不拘礼的声音搭话了。虽然因从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的方向听到而吓了一跳,但看到对方后领会了。

「······露西亚姐姐」

「Hallo。很久不见了呀,赛丽亚酱」

「原来如此······似乎是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的状态,变得更加擅长消除气息呢」

「算是吧。话说回来,我的事就算了」

露西亚依然俯视着赛丽亚,以总感觉有刺的语气说。

「好~像,做得相当夸张不是吗」

「······哈啊」

赛丽亚真心厌烦般地叹了一口气。

快要铁面具崩坏而不耐烦地歪着嘴角。

「接二连三地······。我有那么高人气吗?」

「不想引人注目的话就蜗居起来啊。自己揭掉画皮现出头角的话,会吸引目光和兴趣是理所当然的吧?出头的椽子先烂——是因为突出地面碍事哟」

「这是对曾经的自己说的吗?三大魔女中的一人【大淫妇】——露西亚·冯·艾露迪·凡小姐?」

「············」

「【为什么知道这个?】的表情呢。虽然没有跟哥哥大人说······我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你的真面目喏」

赛丽亚以若无其事的,却总感觉敷衍了事的语气说。

「因为仇敌的魔女的著名地区,在我出生三天后就全部牢记在了脑子里」

「······仇敌?那么说,你,果然是——」

「杜赛丽亚·Vam·阿塔纳西亚·哈伊泽鲁邦克」

赛丽亚说。

「是我真正的名字。你的话,只有这些也能够理解大概情况不是?」

「······、!」

面对睁大双眼无言以对的露西亚,赛丽亚更进一步地继续说。

「稍微聊聊吧。也不是闺蜜间的谈话——啊~,不。【女孩子们】这种感觉也没有呢」

嘴角浮现出的是,既讽刺又自虐的笑容。

「我们的情况——可以说是魔鬼间的谈话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