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第八章 魔鬼间的谈话

那名少女作为邦帝国第三皇女而诞生。

魔界最大的吸血鬼统治国——Vam帝国。据说是魔界诞生时开始就存在的历史悠久的大国,将许多国家与村落置于麾下,持有莫大的战力。

生于皇帝的直系血统者,按照惯例被赐予作为谥号的意为【不死】的言词。

男性【阿塔纳西乌斯】

女性【阿塔纳西亚】

在魔界这个名字曾是畏怖的象征。因为拥有【不死】之名的人意味着即使在天生的吸血鬼——【真祖】之中,也是血脉特别浓厚的邦帝国的王族。

第三皇女的名字是——杜赛丽亚·Vam·阿塔纳西亚·哈伊泽鲁邦克。

她有一个哥哥。

杜克烈·Vam·阿塔纳西乌斯·哈伊泽鲁邦克。

后来成为吸血鬼的王,被称为【鲜血皇帝】的男人。

杜克烈是个比任何人都爱吸血鬼这个种族,将血统至上主义这个吸血鬼的生存方式具体表现到极限般的男人。

深信吸血鬼才是至上的种族,不认可除此之外的任何种族。自从他作为皇帝君临后,旷日长久的与魔女的战争就日趋激化。

有着异常的生态与出身的魔女,对杜克烈来说是绝对无法认可的杂种,应当使其灭绝的对象。

沉迷于力量与血的他对吸血鬼的【始祖】这个存在有了兴趣。

作为魔界的霸主蔓延开来的吸血鬼,追寻本源的话,据说是由那一尊【始祖】所派生出来的。

换言之,就算是如今被称为【真祖】的吸血鬼也不过是【始祖】的【眷属】。

吸血鬼的始源——【始祖】。

杜克烈企图使那股力量复活。

为了将可憎的魔女一只不留地斩草除根。

花费庞大的岁月与莫大的费用,还有产生甚大的灾害——他终于成功使【始祖】的力量复活了。

将数百名魔女与数百名吸血鬼,还有超过数万的其他魔族的灵魂作为祭品,使【始祖】的力量于现世再现出来了。

「——也就是说被选为那个被实验体的就是我」

坐在中庭角落里的配套桌椅上的赛丽亚,向坐在对面的露西亚吐出般地说。明明正在就自己的成长史与家人述说着,那个语调却变得非常可怕。

「哈~~。原来如此呀~。我也有听说过关于吸血鬼【始祖】的传闻呢。虽然以为只是童话故事」

虽然露西亚以佯装不知的表情附和,内心却剧烈地动摇。

在到现在为止的对话的过程中,都不知道想过多少次「真的假的、!?」。

从前些日子的一件事——仅凭气味就察知性体验的有无这件事中,赛丽亚的真面目是吸血鬼的幸存者这个可能性也有想过,和悠理没有血缘关系的这件事也······嘛~因为一看就知道不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

(没想到······竟然是那个【鲜血皇帝】的实妹呀~)

这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虽然我也知道【鲜血皇帝】的恶名,但没想到会渣到这个地步啊。把自己的妹妹当成什么了呀······」  

「我已经算好了哟。因为我的两个姐姐——被那个男人杀了」

「············」

「似乎是被强制性地寄宿了【始祖】的力量的结果······适宜地失败后死去了。如果我也失败了的话······会让父亲和母亲生新的孩子,又或者自己生孩子来做实验吧。因为想尽可能用与自己相近的血统来做实验」

可是赛丽亚成功了。

虽说如此——那似乎是不完全的结果。

似乎是寄宿在赛丽亚体内的【始祖】的力量只不过是适应了作为容器的她。明明存于体内却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使用,岂止如此,是就连取出都无法做到。

杜克烈花费自己的半生使其复活了的【始祖】的力量被封入了妹妹的体内,变得连碰触都做不到。

「虽然要是杀了我的话能取出也说不定······但杜克烈想到了更有效率的方法······」

赛丽亚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

「······是和我,生孩子」

瞬间,露西亚感觉到了生理上的厌恶感。

「魔女的你的话,知道的吧?王族相传的恶习?」

「···········」

吸血鬼的世界是血统至上主义。

被视为体内流淌的血液才是象征那个人的力量与地位。

因此,对于吸血鬼的王族来说——为了使自己的血更有浓厚而进行近亲相奸之事绝非罕有。

为了不使流淌的血衰薄,而把同样的血混合起来熬得更为浓郁。

只在吸血鬼的世界中相传的,诅咒般的习俗。

「[成功适应了【始祖】的我和自己的孩子的话]地想的吧······当然,那种恶心的效法我可不干。知道了杜克烈的目的的瞬间,我就从关住我的宫殿中险些丧命地逃出去了」

「啊啦,真顽强」

「然后遇到的就是——悠理哥哥大人,和师父大人」

紧绷着的赛丽亚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

「我与他们两人一起漫无目的地四处旅行。虽然对他们两人隐瞒身份,骗他们说我是人类的孩子······嘛~,师父大人似乎察觉到了。因为好像为了不让我被追兵发现,而背地里使尽了手段呢。到现在回想一下,不论人间界魔界地在世界中流浪,也是为了甩掉追兵也说不定」

「虽然哥哥大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赛丽亚说。

「······我很幸福。作为师父大人的弟子,还有作为哥哥大人的妹妹生存,我好像知道了生于这个世上的意义。世界充满了作为名为【第三皇女】的实验材料生存的时候所无法感知的喜悦。」

可是,幸福的日子没能永远持续下去。

「三年前——我终于被追兵发现,而下定决心回去【鲜血皇帝】的身边。虽然没有后悔······只是觉得是命运而死心了······可是」

赛丽亚的嘴唇有了微小的笑容。即使拼命地想要抑制也无法完全按捺住的笑容溢出来了一般。

「没想到哥哥大人和师父大人会来带我回去。仅以两人向魔界最大的吸血鬼统治国——向吸血鬼的王挑衅」

【怎么可能】露西亚想。

作为统率巨大派阀的人,露西亚曾经多次与吸血鬼对抗,深入骨髓地知晓那个身为王的【鲜血皇帝】与他所率领的军队的可怕之处。

区区人类是绝对敌不过的。

可是,正如现在,赛丽亚在这里就代表了——

「难道说······仅以两人,就从吸血鬼的军队中夺回了你吗?」

「是在这以上喏」

赛丽亚淡然地述说事实。

「哥哥大人和师父大人仅以两人消灭了【鲜血皇帝】和他的亲卫部队」

「······哈?」

「虽然师父大人仅以一人消灭了近半数的近卫兵团,但被察知了其危险性的杜克烈使用了卑鄙的手段,将我托付给了哥哥大人后倒下了。然后哥哥大人为了守护我,将原本寄宿在我身上的【始祖】的力量据为己有了」

「······哈啊?」

「以某种方法成功吸收了力量的哥哥大人,将【鲜血皇帝】连同敌人的军队、地形一同杀死了」

无视停止了思考的露西亚,赛丽亚将最为重要的事最为淡泊地说出。

「已经明白了吧?这就是三年前的顶上决战的真相。哥哥大人——麻上悠理正是被誉为最强最恶的魔女【灾难之黑魔女】喏」

露西亚为了接受这个不可想象的事实,而充分地沉默了一分钟左右。

「嗯嘛,老实说稍微察觉到了的说。就知道会是那样啦」

「······请不要虚饰门面。刚才,一脸难以想象的表情喏。张着大嘴地大吃一惊了喏。形象崩坏的势头喏」

变成那样也合乎情理吧。

于吸血鬼与魔女的战争——打上休止符的传说中的魔女【灾难之黑魔女】。

其真面目没想到竟然会是麻上悠理。

(不过······)

对于他与传说中的魔女是同一人物这个事实,比起惊愕更多的是理解。是因为露西亚自己多次目睹过悠理那荒诞的力量吧。

「嘛、嘛~······虽然你和悠理君的骇人听闻的过去是明了了啦······」

虽然有许多思量与想说的话,但露西亚伴随着动摇将那些东西一同吞下后推动话题。

「这个和你现在在排位战什么的夸张地大展拳脚有什么关系吗?」

「很简单喏。那个事实败露给了在所学园的理事长,被【胁迫】着喏」

「······被理事长?」

「被命令了不要让雪羽姐姐获胜喏。虽然不知道理由,不过似乎有不想让她夺冠的原由」

战胜雪羽似乎是维持秘密的交换条件。

(嘛~······这孩子的话很简单吧,刚才的话是真的话)

根据所说的,虽然似乎已经没有【始祖】的力量——即使如此,赛丽亚作为吸血鬼的力量应该没有失去。

如果是【鲜血皇帝】的实妹——可以认为有着与鼎盛期时的露西亚同等以上的力量。

那样的话,并非人类的雪羽一对一能应付得来的对手。

「所以——下一场比赛就是最后了喏」

「最后?【最后】是什么意思?」

「和雪羽姐姐的比赛结束了的话,我就放弃剩下的比赛,然后销声匿迹」

赛丽亚淡然地说。

「这是来这所学园前······就想过的事。这样下去早晚会有我的存在成为对哥哥大人来说的包袱的一天。哥哥大人要在人群中作为人生活下去的话······我的存在是个累赘喏」

「呼~~。啊啊,原来如此啊。原来在想这种事」

于是乎——至今为止认真地听完的露西亚马上浮现出了嘲笑般的笑容。

「所以夸张地大展拳脚呀。为了使自己无法后退而切断退路吗」

「············」

「嗯呼呼。什么啊,明明摆着衰冷了的眼神,内心却满是不舍不是吗」

面对沉默的赛丽亚,露西亚抛出了坏心眼的话。

是因为看不惯。

看着全部事情都自己擅自决定、擅自行动的赛丽亚。

宛如在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般——

露西亚·冯·艾露迪·凡在过去失去了妹妹。虽然死因是无法避免的病故,但是因为妹妹的梅丽莎不显露脆弱地、刚毅地在自己前面行动,而使露西亚没能察觉到她的衰弱。

虽然脑袋理解这是源于梅丽莎的温柔的谎言——但并非能够坦率地认可。竟然对撒了谎的妹妹和没有察觉到那个谎言的自己感到了近似愤怒的感情。

直到最后的最后都只向自己展现笑容的梅丽莎的【逞强】。

从眼前的赛丽亚身上也感觉到与这个同类的东西。

「以前就怎么也不喜欢你呢~。说到底,什么啊那个自称?赛丽亚,赛丽亚地,用名字称呼自己呀?」

「············」

「啊。难道说,拼命地展现小孩子模样吗?为了看起来像悠理君的妹妹?呃哇,真搞笑~。话说啊,老实说你几岁啊?不管怎么想都比悠理君年长吧?尽管如此还自称妹妹什么的,有点勉强不是吗?」

面对鞭打般的挑衅的话语,赛丽亚紧咬嘴唇。虽然愤怒与羞耻心使肩膀哆嗦,但片刻后就将不亚于露西亚的嘲笑贴在了嘴上。

「······哈、。不想被明明是处女却极其拼命地装作婊子的女人指三道四喏」

「什、」

「因为统率巨大派阀的魔女是处女的话可不成体统呀~。是在部下的跟前下不了台吗~?明明是处女别名却是【大淫妇】······噗呼~、!可怜也有个限度喏!」

「······吵、吵死人了!这个,幼儿体形、!因为那样子扮演小孩子才不会成长的吧!?」

「嗯嘎、!强、强、强词夺理也未免太甚喏!我的体形是天生的喏!是个性喏!是独一无二的状态(Status)喏!」

叽叽喳喳地、吵闹地互相谩骂的露西亚与赛丽亚。

同为女性的丑陋的争吵,直到双方气喘为止持续了五分钟左右。

「······哈啊,哈啊。差不多······该走了喏」

赛丽亚以累得精疲力竭的神情站起来。

「刚才说的,请千万不可泄露喏」

「哼。那样的话自己不说不就好了吗。虽然由这边问起有点那个,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露西亚姐姐的话,不用担心会泄露给他人」

「是吗。我可不是知道了秘密的理发师所用的洞的说」

面对比喻成寓言【国王的驴耳朵】地讽刺的露西亚,

「因为婊子是使用洞的人喏」

地,赛丽亚更为讽刺地回敬了。

吐一下舌头地、愚弄般地吐出舌头,从露西亚眼前消失了。

舍弃了全部力量的魔女与灭绝了的吸血鬼的幸存者。

在不为人知地交错了的短暂的会谈,魔鬼间的谈话中——赛丽亚隐瞒了一件事。

只有真正的目的没有告诉露西亚。

不可能会说出来。因为那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