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第一章 七人之英杰

七天骑士。

以无与伦比的战斗能力为豪的七名人间兵器。

只有在降魔骑士团旗下得出巨大的战果的人,才被允许以这个大名自称。

在世界上屈指可数的S级魔法师之中,更进一步地选拔出来的精锐中的精锐——他们被降魔骑士团高层赐予与黑式魔导武装、能力和人格相应的称号。

虽然魔族的讨伐基本上集团战斗是义务,但只有被选为七天骑士的人,被允许独断和单独地与魔族战斗。

并且,他们被赋予了编成个别部队的权限。有不少提名部下后拥有只属于自己的选拔部队的人,另外,也有被托付既存的特务部队和各种职务的人。

除此之外,还得到各种制约的免除和禁止入内区域的进出许可,高层干部的任命权和罢免权,与三贤者的直接交涉权······等等,多得数不清的特权。

作为得到可以说是最高的地位的代价,以七天骑士自称的人已经不允许过普通的人生。只要有战场,不管多少次都得被派遣出去,将一生的全部都献给战场。

七位救世主分散在世界各地,今天也将自己投入激战之中——

美国大陆西海岸,沙漠地带。

在广阔的白色大地上,存在着十四只怪物。

姿态非常像豹和狮子等四足兽,但体毛是紫色和黑色等令人生俱的颜色。体长超过十米。

一眼就知道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而是魔界的生物。

拥有锋利的獠牙和不详的魔力的异界魔兽们——却全部蹲坐在了地面上。是以狗来说的【坐下】的姿势。

沙砾的大地上描绘着魔法阵,魔兽们被用光之锁链捆绑手脚地捉住了。虽然也有发出呜吼声想要从锁链中逃出去的魔兽,但因为每一只配有三名魔法师展开着束缚术式,所以魔兽们无法动弹。

十四只魔兽完全被镇压住了。

「所需战斗时间——五十六分钟。稍微花多了点时间呀」

一个男人一边注视着被无力化的魔兽们,又一边注视着怀表小声说道。

是个精悍相貌的男性。年龄估计在三十五岁左右吧。正确地穿着毫无污渍的漆黑的外套,用锐利的目光张望着战场。

「阿道尔夫总队长!」

在一脸军人样的男人下方,穿着降魔骑士团的团员制服的男人跑着过去了。他端正姿势,用既谨慎又恭敬的语气报告。

「确认了完全捕捉住了十四只、全部的魔兽。被带走了的少年也成功地平安保护起来了。虽然多少有点轻伤,但并没有危及性命的伤」

被唤作阿道尔夫的男人「辛苦了」地短短地回答后,将拿在手中的怀表收回外套的内侧口袋。

「那么现在开始转移到焚烧作业。A班继续集中在束缚阵上,B班和C班进入焚烧的准备。用第四阶层的火炎系魔法就足够了。剩下的人防备魔兽做出抵抗而待机吧」

明明已经将敌人完全地压制住了,阿道尔夫的态度依然没有丝毫【松懈】。依然是让人联想到铁面具的表情,只是淡然地下达下一个命令。

「向石榴石队也传达同样的指示」

因最后补充的命令,身为部下的男人微微地皱了下眉头。

「······那个,阿道尔夫总队长。在这次的任务中向她的队请求协助,请问是为什么呢?」

男人以恭恭敬敬的神情提出疑问。

「那个程度的对手的话,即使只是我们巴尔扎队也应该足够可以处理。尽管如此······还特意一再请求她······」

男人是对自己所属的部队,还有对统率部队的队长有着绝对的信赖与自负吧。正因如此,才会对借其他部队之手感到不愉快。

「是为了完全的胜利」

阿道尔夫毫不动摇地告诉他。

「战斗要是赢不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以巨大的战力差,在不遭受任何损失的情况下压倒敌人。那才是至上的胜利模式」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阿道尔夫的嘴角才略微地绽放出笑颜。

「虽然牺牲是战斗的附属品······但牺牲是越少越好吧」

「······是、是!越分了的发言、非常抱歉」

虽然男人深深地将头低下了,但阿道尔夫并没有责备他。

身为部下的男人离开后,他再次将意识转向了战场。

即便是没有理智的野兽也领悟到自已的死期吧,全部魔兽都失去抵抗的意思乖乖地蹲坐着。

但是,眺望着这幅光景的阿道尔夫的眼中毫无麻痹大意与傲慢。

升起十四个火柱,从火柱中响彻起魔兽临终前的痛苦喊叫。直到最后一只的尖叫消失的瞬间前,阿道尔夫的意识都没有松懈。

七天骑士第一位【胜利者】

阿道尔夫·巴尔扎。

第一特级选拔部队,通称【巴尔扎队】队长。

以及全实战部队,统括总队长

降魔骑士团副团长,同时也是现场最高指挥官。

降魔骑士团——现今最高战力。

那个救援帐篷(Tent)在离捕捉住魔兽们的地点稍微远离点的地方。

虽然本来是为了受伤的魔法师们而准备的简易设施,但因为阿道尔夫的指挥,这次的任务受伤者为零。在救援帐篷中的是被保护起来的少年一个人。


少年裹着毛毯,身体微微地抖动着在哭泣。

是遭受到魔兽们的危害的孤儿院的孩子。年龄还不满十岁吧。虽然逃晚了的他被魔兽带走了,但在千钧一发之时被降魔骑士团救出来了。

虽然看不到有醒目的伤,但异形的怪物给少年的心带来的伤害太大了吧,被保护起来的现在少年也没有停止哭泣。

「打搅了哦」

地。

伴随着强壮的(Husky)声音,一名女性进入了帐篷之中。染成鲜红的头发和遮住眼睛的花俏的墨镜。嘴角叼着巧克力香烟。只要一眼就知道是个拥有夸张的美貌的美女,但同时缠绕着粗野、雄壮的气场。

女性毫无顾忌地大步地走动,然后在少年眼前蹲下。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是因为威慑般的强硬的语气吧,少年吃了一惊地将身体缩成一团。

「莱、莱恩······」

「莱恩呀。呵~~。这不是有着帅气的名字吗。我叫石榴石,是个格外帅气的大姐姐。多多关照」

带着墨镜的女性——石榴石,以与豪爽磊落这个词相称的态度通报了姓名。

「那么,莱恩。你为什么缩着身子在哭呢?」

「因、因为······好、好害怕······」

莱恩用渗着恐惧的声音小声说。

「要、要是······那种东西再袭击过来的话······我、我~······呃~呃」

面对嘎咔嘎咔地臼齿发颤的少年,石榴石哎呀呀地耸了耸肩。咬断叼着的巧克力香烟,用单手抓住莱恩的头。

「听好了,莱恩。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幸存,弱者死亡」

石榴石用富有力量的声音说给他听。

「袭击你的魔兽们已经死了。一只不留地死绝了。然后你在我们的保护下幸存下来了。也就是说——比起那些家伙们你更【强】」

「我······强······?」

「啊~,是呀。我们的救援赶得上这也包含了【运气】,是你自己的【强大】呀。所以自信点吧」

然后石榴石站起来,用手指肚儿矫正墨镜的位置。

「这世间,活着的人才是胜利啊?」

七天骑士团第二位【乱窜者】

凯蒂·石榴石。

第二特级选拔部队,通称【石榴石队】队长。

总计战斗次数以及总计逃跑次数——均为历代第一。

澳大利亚南部,深林地带。

「真倒霉啊~」

一名男人与生有腿的蛇一般的怪物相向着。

是个背着贝斯用的硬盒的,过于瘦的男人。

用来恫吓他人般的尖锐的发型(Hairstyle),和中国锁外形的项链。裸着上半身,直接披着黑色的外套。

男人用因凝视而睁开的双眼盯着怪物,用挑衅的语气吐出。

「你最终还是倒霉呀。对手竟然是本大爷,不走运也有个度。可想而知上一辈子的行为相当的恶劣呀。哈哈哈哈、!」

男人一边抬起嘴角大笑,一边将一只手伸向扛在背上的盒子。

然后将另一只手举起来,向着对方竖起了中指。

「MO××××·FU××ER、!」

那个是在全世界几乎全部的媒体(Media)中都禁止播放的,对他人最高级的侮辱的话语。

以下流的话语为开端,他的演奏开始了。

七天骑士第五位【破坏者】

崴伟昂·崴谢斯。

第三特级选拔部队,通称【崴谢斯队】队长。

特殊隐秘小队【影(Shade)】,以及特殊拷问小队【铁(Torture)】笔头。

【元】史上最年少七天骑士。

俄罗斯西北部,山丘地带。

「真幸运啊~」

在因汹涌的暴风雪而涂成了雪白的世界之中,一名女人在与让人联想到猴子的大型两足步行怪物相向着。

她的肌肤雪白细腻,在狂风呼啸的暴风雪之中也不失白色的光辉。相貌看起来看温柔,走路方式和举止都很有风度。虽然是总感觉有着超凡脱俗的氛围的女性,但尖尖的耳朵过于显眼。

「嗯~。对手竟然是我真是太幸运了呀~。因为我呢,好像是以温柔闻名的啦」

女人一边用温文尔雅的语气说着,一边毫不拘泥地缩短与猴妖的距离。

「被同为魔族所杀的话,你也会满足吧?」

虽然是毫无压迫感的声音,但她的眼中寄宿着冷静而透彻的光芒。

七天骑士第六位【不请自来者】

莎尔莉亚·费·米尔伦·库拉尔伦。

第四特级选拔部队,通称【库拉尔伦队】队长。

非人骑兵团【杀人马戏团(Murder Circus)】责任人。

灭绝种族【精灵(Elf)】,唯一的现存个体。


降魔骑士团史上第一个魔族团员。

意大利半岛,梵蒂冈的地下。

降魔骑士团本部——研究室地区。

「············」

他存在于无数的研究室中的一间。那里主要是进行数据的收集与分析的房间,在昏暗的室内满满地并排着高性能计算机。

男人的双眸读取着在超过二十个显示屏中如同瀑布般流动着的全部的情报,双手以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敲打键盘。

「············」

男人什么都没说。如同被附身般埋头工作。

于是乎,在右下的画面中浮现出了【收到邮件】的文字。男人立刻打开邮件,将内容灌入脑内。

「······没什么兴趣」

确认了邮件的内容后,男人仅仅这样嘟囔了一句话。然后再次埋头做原本的工作。

七天骑士第四位【引启者】

洛伊兹·玛莉艾尔。

降魔骑士团技术局,局长。

魔法开发部门,魔导武装部门,魔族生态调查部门——还有其它许多研究部门的实质上的最高负责人。

日本地方都市,滨屋市城郊。

作为降魔骑士团日本支部,同时也是魔法师培育机关——圣春学园。

「一王君~!一王君呀~!在哪里啊~!」

在学园的后院,技术局的年轻精英,水森莲子在大声呼喊。扎成一束的头发摇晃着,东张西望地扫视周围。

「请快点出来啊,一王君~!黑瓜团长叫你啊~、!」

不管怎么呼喊也没有回应,莲子突然无力地沮丧起来。

「啊~,真是的。在哪里啊,那个小鬼······。话说啊,为什么我不得不去找他啊?我可不是那孩子的监护人呀」

抱怨一番后,莲子再次进行搜索。

在拼命地呼喊的她的——头顶上。

耸立在后院角落的大树。

在粗壮的树枝中的一根上,有一名背靠在树干上静坐着的少年。明明是不稳定的地方,少年却以非常放松的状态倚靠在树上。

「······嘶~」

不如说睡着了。

七天骑士第三位【贪食者】

加木原一王。

没有拥有部队。

史上最年少团员,同时也是史上最年少七天骑士。

圣春学园,理事长室。

「嗯呼呼,有点可笑的光景呢」

站在窗边的女性,眺望着眼下的光景哧哧而笑地微笑了。

拼命地寻找一名少年的少女,和在少女头顶上睡着了的少年。

从站在能够掌握全部的位置上的她角度来看的话,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事了。

虽然这么说,但因为向莲子下达传唤一王的,并非他人正是她,所以眺望着在玩警察捉贼的两人而笑出来,这有点用心不良的感觉。

「太有趣了,再看一会儿吧」

可是,她以一副愉快的笑颜小声地说出越发用心不良的话。

七天骑士第七位【不顺从者】

黑瓜绯蜜。

降魔骑士团团长以及圣春学园理事长。

团长直属亲卫部队,通称【机密(Secret)】队长。

历代最弱的团长。

美国大陆西海岸。

在救援帐篷之中,莱恩和石榴石继续着对话。

「话说啊~,莱恩」

用比起说是对话更不如说是找茬那样的语气,石榴石向还不到年龄的少年投出话语。

「我们啊~,是在赌上性命在战斗的哦。尽管这样,救回来的家伙却一直在磨磨蹭蹭地哭的话,这边也会沮丧的」

「······是、是的」

「所以呢——笑吧。开心的话笑也没关系哦?笑吧」

隔着墨镜使瞪眼生效地说的石榴石。那个魄力使莱恩【咿】地发出了小小悲鸣。

「喂喂,为什么要移开视线啊?笑啊,来,笑一下」

「住手吧。他在害怕呢」

地。

裹在白色的手套中的手放在了以如同狮子般的魄力逼近少年的石榴石的肩上。

「石榴石。你最好认识到自己长着威慑性的容貌」

「阿道尔夫······什么啊,你这家伙?对本小姐极好的(Wonderful)潮流品味(Fashion Sense)泼冷水吗?」

「是在说对小孩子的印象不好」

「哈~。那种事怎样都好啦。因为我超讨厌小鬼」

吐出这句话后,石榴石离开了救援帐篷。阿道尔夫看了一眼莱恩后随她离开了。

「讨厌小孩子,吗。遮羞到这个地步真滑稽啊」

「啊~?」

「你向各处的孤儿院捐献巨款的事是个有名的传闻」


「······那个是······是那个啦,你······是那个。只是在孤儿院前掉在的钱包都被臭小鬼昧为己有了而已」

「原来如此。你的口袋似乎是做成一经过孤儿院前就会容易掉落钱包的奇怪的样式啊」

对着泰然自若地说的阿道尔夫,石榴石难为情地咬牙切齿。

「再次向你道谢,石榴石。要是没有你和你的部队的话,这次的战斗会更加棘手吧」

「虽然并非需要我特意帮忙的对手。哼~,你的小心谨慎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呢。就算是一百次赢九十九次的对手,也要去彻底地粉碎【一次】」

「当然了。战斗要是不赢的话就没有意义」

「······哈~~啊。这么坦荡地说,都没心笑你【胆小】了啊」

「你才是,对打倒敌人应该再拘泥一点。虽然我觉得将拯救人命摆在最优先的精神很高尚,但为此让能打倒的魔族逃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我才不管。我只是按自己想做的那样做而已」

面对听不进去话的石榴石,阿道尔夫无奈地叹了口气。

「话说,阿道尔夫。莱恩今后怎么安排?」

「在意吗?」

「别管这么多,回答我。先说好了,这邻近的孤儿院都已经满人了啊?」

「真清楚呀」

「吵死了」

「打算带去日本」

阿道尔夫坦然地告诉她,石榴石歪着头。

「日本?为什么又变成这种事?」

「黑瓜团长下达了招集七天骑士全员的命令」

招集七天骑士。

拥有这个权限的,在降魔骑士团里只有位居顶点的团长。

「招集场所是降魔骑士团团日本支部——圣春学园。如果是那里的学园的话,会有愿意照顾莱恩的人吧」

「莱恩是顺便的呀。啊~,嘛~算了。反正日本是个不错的国家呢。话说回来,招集七天骑士啊~······」

石榴石的嘴角浮现出了讽刺的笑容。

「哈、哈~、。终于打算要发起战争了吗。那个女狐狸小姐呀~」

七天骑士。

可以说是以一个人抵一个师团分量的战斗力为豪的七名人间兵器们,在历代最弱的团长的指示之下,正在向东方的岛国集结。

这意味着的事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