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堕落的义妹-序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花火

校对: 花火

绝望的危机从背后迫近。

不。

比起称之为危机——不如说是阴气更为准确。(注:日语中“危机”与“阴气”发音相同。)

膨胀到难以应对的无数的阴气,现在也想要袭向一名少年。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骸游之森】

在吸血鬼的统治国(Dominion)——Vam帝国尽头的树海,作为进去的话就无法再次出来的禁足地而名声远扬。蔓延着凶暴的魔界植物的茂密的森林绝不会放过进入里面的外敌,被关在了蠢动的迷宫里的人,直到变成骸骨为止都不允许离开森林。

面对连高级魔族都避开的这个深林——少年毫不犹豫地逃进去了。

少年的名字是麻上悠理。

是一名只拥有微小的战斗能力的平庸的少年。

以他的实力进入【骸游之森】只会是自杀行为——但为了从背后逼近的军队手中逃脱,哪怕只是多一点儿,都只能朝隐身衰草更多的方向前进。(注:出自《天狗的隐身蓑衣》。这里指的是遮蔽物。)

「······可恶、。连休息都不能吗······」

悠理以一脸苦闷的表情哀叹后,在他手臂中的妹妹说话了。

「哥哥大人······。已经,够了喏。只有哥哥大人······」

「少啰嗦!闭嘴赛丽亚!」

「求你了喏······哥哥大人。不只是师父大人,连哥哥大人都被干掉了的话······赛丽亚······」

「够了,闭上嘴抓稳!」

控制住混杂着呜咽的声音,悠理牢牢地抱住妹妹继续逃跑。将全部魔力集中在腿上,以最大限度的脚力继续奔跑。

可是即便如此——也无法从吸血鬼的军队手中逃脱。

抱着【逃进死角众多的森林中的话】这样的期待,但实际上毫无意义。追兵一边以压倒性的火力烧光森林,一边以丝毫不乱的统率起来的动作缩小距离。

接近一百的吸血鬼的军队。

而且这并不是普通的吸血鬼。是被允许侍奉王的亲卫队,拥有极高的战斗能力。

经师父——朱莉亚斯·皓鲁盖特之手,数量下降到了一半以下,但他倒下了的现在,悠理没有与这个数量的吸血鬼对抗的手段。

因此,只有一股劲地逃跑。

为了保护最心爱的妹妹——赛丽亚。

「——、!」

一瞬间,从背后闪现出一道闪光。悠理快一刹那地跳跃起来勉强地回避。

但是无法躲开击中了大地的闪光引起的爆破,悠理被爆炸气浪吹起在空中飞舞,然后摔向地面。

只有赛丽亚是反射性地抱紧护住,但结果是悠理后背朝下地甩在地面上,因剧痛而脸部歪曲。

「嘎、哈、······」

「哥哥大人······!」

「没、问、题······」

后方是刚才释放魔法的留着凯撒胡的男人浮现着讥笑。(注:凯撒胡是如同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胡须一样,两端向上翘曲的胡须。)

于是乎——有着耀眼的金色的头发的吸血鬼靠近了那个男人。

「你这家伙,在干什么?」

有着比冰还要寒冷的眼睛的男人一开口,凯撒胡男的脸马上就失去了血色。不只是他,在全部吸血鬼之间弥漫着紧张感。

只需一句话就能给有着巨大战力的军团带来恐惧和战栗的存在。

证明了金发男子正是统率军团的人。

「杜、杜克烈大人······」

杜克烈·邦·阿达纳西乌斯·哈伊泽鲁邦克。

另一个名字是——【鲜血皇帝】

吸血鬼的王向一名下属宣告。

「要是伤到了我的妹妹,怎么办?」

「十、十分——抱歉?」

在谢罪的话语结束前,胡子男的头部被从上而下地劈成两半。就算是再生能力如何优秀的吸血鬼,作为精神的根本的大脑被破坏了的话也无法存活。

「能伤害我的妹妹的——只有我」

杜克烈脸色丝毫不变地用手帕拭沾着血的手。

「好了。捉迷藏结束了,小子」

吸血鬼的王用冷淡的声音宣告。

「把我的妹妹——杜赛丽亚还回来吧」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悠理的脑髓变得就像快要沸腾般。

(竟然说······妹妹?开什么玩笑,像你这样的家伙,别给我装出一副哥哥的样子······!)

虽然被想要现在就马上打飞对方的感情所驱使,但是拼命地抑制住,紧抱着赛丽亚冲向森林深处。虽然敌人的军势因为赛丽亚在所以无法展开大规模的攻击——尽管如此,被追上也只是时间问题。

「悠理哥哥大人」

赛丽亚用快要哭出来般的声音,却又好像下好决心般的声音小声说。


「请放我下来」

「······不行」

「以哥哥大人的力量是不可能从【鲜血皇帝】手中逃脱的。当然,应战也一样。即使是对方的一名部下,也有着比哥哥大人要强得多的实力」

面对正确到残酷的指摘,悠理咬紧牙关。

赛丽亚用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老成的语气继续说。

「敌人的目的是我。只要得到我的话,哥哥大人什么的应该怎么都无所谓······不,试试以这个为条件来交涉。只要我回到哥哥身边——」

「别喊那种家伙做哥哥!」

悠理大声喊。

「你明白的吧!?那个混蛋的目的是你的【力量】······。你自身什么的,只是作为容器来看待啊。去那家伙身边的话,都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

「······但是,没有除此之外的办法了。没办法了······毫无办法了。走投无路了。本来,我——杜赛丽亚·邦·阿达纳西乌斯·哈伊泽鲁邦克变成这样是命中注定——」

「赛丽亚」

打断渗着悲痛的话语,悠理说。

「你是麻上赛丽亚。然后,我是你的哥哥」

「············」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不管是怎样的悲剧、怎样命运,都一定会保护你」

没有任何力量的少年说的这些话,只是名不符实的空虚的逞强。可是,赛丽亚因这些话而大幅度地扭曲了表情。

「······哥哥大人~」

本应寄有觉悟的眼睛在晃动,泪水在涌现。

「赛丽亚也······赛丽亚也讨厌喏!不想回到那种家伙的身边!想要更多地更多地和哥哥大人与师父大人一起旅行喏!想要一直一直和哥哥大人在一起喏!」

手臂中的少女暴露出了就像是儿童般的感情,抽抽搭搭地哭着。

「要是没有这种【力量】的话······」

她紧紧地握住拳头放声大哭。

「这种【力量】,赛丽亚不需要喏!」

就在这时——悠理停下来了。

放下抱着的赛丽亚,然后与她正面相向。

「这样啊,不需要啊······」

正在吸血鬼的军队逼近过来的时候,悠理含着无感情的笑容说。

「那样的话——就交给我吧」

「······诶?」

「背负不了的话,全部托付给我吧。连妹妹的重担都无法分担的话,算什么哥哥」

理解藏有明确的决心的瞳孔后,赛丽亚的表情浮现出了困惑之色。但是,她不存在踌躇的从容。

因为停下了脚步,吸血鬼的军队正在迫近眼前。

「赛丽亚!」

将悠理的怒吼作为扳机,赛丽亚决定了把全部托付给哥哥。

自己的性命、寄宿在体内的力量、坎坷的命运、背负不了的宿命。

将自己的全部——委托给了心爱的哥哥。

就这样,一名少年得到了憧憬已久的【强大】。得到了渴望已久的,足以守护想要保护的人的【强大】。

成为了世界最强的少年的首战——连少年自己都不记得。

但是,即使少年不记得,他给世界带来的影响也不可估量。

以这一天作为分界,魔界的地理和历史大幅度地改写了。

被称为神与恶魔共同居住的【骸游之森】,连一朵树芽都不剩地彻底地消失了,化成了沾染着血的气味的普通的荒野。

作为历时数世纪的吸血鬼的王而君临的【鲜血皇帝】死绝,最大的吸血鬼统治国——Vam帝国迎来了奔溃。

结果是旷日长久的魔界的战争,以魔女方的胜利的形式迎来终焉。

于是。

产生了作为那个毁灭了暴君的存在,名为【灾难之黑魔女】的传说。

那个人被歌颂为毁灭世界的灾难与拯救世界的救世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