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 耻辱的魔女-第四章 有点儿开朗的魔女的极度受辱(Deflation) ...

「······哈~啊、够了。我明白了。原谅你吧」

学园通向市区的路上。在本来应该坐公共汽车的路上没完没了地走着的露西亚背后持续道歉了三十分钟,终于得到了原谅。

「真、真的吗?」

「嗯。毕竟赌博本来就是自己的责任啊」

「对,就是这样啊。正常来想的话错的不是我哦」

「别得意。哈~······我的钱啊······」

露西亚非常消沉。

她开始打工应该还不到一个月。怎么想的话,不是什么大的金额也说不定——但是,这个钱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赚到的。

不论金额的大小——重要的是分量。

(······呀、嘛~,说回来,虽然是把这样的钱用在赌博上了)

虽然觉得是他不对,但因为悠理是直到初次预赛结束后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现在责备他也没用。

「呐~悠理君。走累了。背我」

「哈?」

「可以吧,这种程度。你就稍微依一下我啊」

「我倒是没所谓······」

听从露西亚的悠理蹲下来后,露西亚从后面跳了上来。

(呃、呃噢噢噢噢······)

在背后预想的感觉——不,预想以上的感觉猛扑上来,悠理动摇得很严重。就算是隔着西装夹克这样硬质的布,这个弹力······。

「呃呼,这么了~?」

「有、有着个好东西啊」

「对吧?」

在耳边响起的娇滴滴的声音剧烈地动摇着悠理。

「啊哈哈。悠理君,你脸好红啊~。在想什么啊?」

「嘎······。你、你才是······上次我的脸撞到你胸部时,明明举止一个劲地可疑,今天挺从容的嘛」

「什、。不是······。那、那个时候是因为很突然,吓了一跳而已······」

「这个可恶伪婊子(Bitch)」

「闭嘴,没经验的处男」

「不是没经验的处男哦!是正常的处男!」

「我也不是伪婊子啊!只是稍微漂亮而且性感而已啊!」

相互瞪了一会儿,不久后就同时叹气。

「······住手吧。只会彼此伤害而已」

「······是啊」

悠理背着露西亚重新开始迈步。沿着行人和交通量都很少的被群山包围道路向前走。

(虽然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嘛~,背到她气消吧。反正也不讨厌······)

「呐~」露西亚在耳边低声细语。「悠理君,你为什么要参加等级赛啊?」

「啊~?就算你问我为什么······」

「因为不管怎么想都不合适吧?那种和蔼可亲的华丽的舞台可不适合悠理君啊」

「······说得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呢」

「我知道哦。那样粗心大意地出现愚蠢的错误就是证据。完全瞧不起没有赌上性命的战斗吧?嘛~,明白你的心情啦。要是站在那种地方,我也不知道的该做什么」

「虽然并不打算瞧不起啦······。该说是不知为何缺乏紧张感,还是······啊~,不,换言之就是瞧不起吗······」

悠理浮现出暧昧的笑容。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致上是为了赛丽亚吧」

「赛丽亚?那个,金发的妹妹?」

【哦嗯】地点头,然后悠理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

「虽然觉得你已经知道了,我在这个学园是吊车尾哦」

「似乎是这样呢。不过······真是讽刺啊。因为拥有远离了人类的力量,而在人类之中不被受到评价什么的」

「既不是讽刺也什么都不是啦。只是我觉得麻烦而已」

不打算把自己怠慢的责任推卸给他人。因为一直都怠慢了为了得到理解的努力,所以不被理解是理所当然。

「所以不管是被看作吊车尾还是被当成傻瓜都没所谓——但是,赛丽亚不一样哦。那家伙有好好地努力」

隐藏实力、适当地放水、好好地察言观色,迎合周围。

「和我不同赛丽亚很精明,似乎做得不错哦。所以我也想试着以妹妹为榜样努力一下——」

「结果就是那个难看的惨败吗」

「······是的」

回想起刚才的丑态后,垂头丧气地低着头。

「呼嗯。嘛,不是挺好的吗。为了妹妹这挺有哥哥样的······」

虽然露西亚的语气非常的温柔,但是总觉得混杂着寂寞的颜色。笑容从嘴角消失,变成带着脆弱的、悲伤的表情。

「呐~露西亚。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悠理说。

「诶······怎么了?有什么奇怪吗,我?」


「不,也不是啦······只是有这种感觉」

虽然尽是在问到发生什么事的话,就不会回答的等级上的细小的违和感,但总觉得今天的露西亚一直空转着她的朝气蓬勃。

「话说,全部财产赌在像我这样靠不住的家伙上什么的,按很会计算的你来说不是很奇怪吗」  

「······啊哈哈。是也说不定呢。因为有点心烦,不知不觉就大冒险了一下」

露西亚装作开玩笑般笑了笑后,微微地叹了口气。

「其实最近,见到了以前的同伴啦——」

「······三大魔女的【大淫妇(Babylon)】是······露西亚吗」(注:Babylon即巴比伦,巴比伦是一座令人神往的古城,又叫“冒犯上帝的城市”。这个说法来自《圣经·旧约》。另外大淫妇(Babylon)全称为Whore of Babylon即巴比伦大淫妇,是《新约圣经·启示录》中提到的寓言式的邪恶人物, 她与敌基督与七头十角的兽有关。“大淫妇”一词,见于《启示录》第17章第1节、第5章、第18章以及第19章第2节。《启示录》第17章第1节载:“天使对约翰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PS:之前没有给出名号的意义和来源,让各读者有了各种YY,真是十分抱歉。现在补上了。)

听了这段时间露西亚的事后,悠理最初惊讶的是这个。

「啊~,你知道啊。我的事」

「当然啊。这不是超有名吗。说出【活神女(Maria)】【战乙女(Valkyrie、Valkyrja)【大淫妇】的话,在魔界没有不知道的家伙吧。真的假的啊~······。虽然见过其他两人,但唯独没见过【大淫妇】呢······」(注:Maria即圣母玛利亚)(注:Valkyrie、Valkyrja即瓦尔基里——引导英灵的死神——直译应该为挑选亡者的女性。挪威和日耳曼神话中奥丁的侍女们,又称“寻找英灵者”。瓦尔基里从神系上讲是属于北欧神话中一般意义上的生育和命运女神。她们是日耳曼神话中的神灵,同样也是身披闪亮盔甲,骑着骏马在天空中飞行的少女战士。)

「因为我们是三大派阀中最不显眼的啊~。从我建立以来历时不长,而且年轻人也很多。话说回来悠理君,果然你有在魔界住过」

「虽然说住过,但也并非如此啦。只是被师父带着来回于魔界和人间界而已」

「呼嗯。原来如此啊~,所以才会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吗」

虽然露西亚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悠理很坦率地,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

(······虽然觉得是个有一定地位的家伙,想不到竟然是三大魔女······)

并不是说是强者。而是露西亚处在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魔界的支配者的立场。

被叫做玛露塔的部下过来带她回去,可以说是必然的吧。

「果然悠理君也觉得错的是我?觉得背叛了同伴的期待和信赖抛下一切的我,是个没责任感、任性的女人?」

露西亚从背上探出身子看着悠理的眼睛问道。眼中闪烁着催促的光芒,同时摇晃着不安和矛盾。

「······不知道。我不太懂啊」

悠理说。

「也不是分好坏的事吧。只是——我不觉得露西亚·冯·艾露迪·凡是个什么理由都没就背叛同伴的女人」

「······啊哈哈。说得好像很了解我样子呢。刚才的回击?」

露西亚很开心地笑着,然后沉默了一会儿。迷惑、踌躇,一时的寂静。不久后,用沙哑的声音轻轻地说。

「我的妹妹死了哦」

瞬间,悠理的表情僵住了。

「呀~呐。别这么阴沉啊。很正常的事啦」

「啊~,嗯······」

「因为天生体弱······。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寿命。和我不同,成为不了魔女呢······」

「······」

虽然不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本来【魔女】就不是指特定的种族,而是由于某些原因而获得强大的力量的女魔族的总称。

并不是先天的种族,而是后天的特性。

在魔族的女性中有极少数的人会觉醒出庞大的魔力和【固有魔法】。换言之就是突变体——这才是魔女的真面目。

突变的原因和由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明确地弄清楚。

魔女是——某一天突然变成魔女。

「和其他魔女一样,我也是某一天突然变成了魔女。因为本来是哪里都有的普通的魔族,所以那时候还是住在小小的村里」

变成魔女的人的未来因个体不同而完全不同。

既有人被尊崇为神,也有人和以往一样什么都没变地生活着。其他的——

「——我所在的村子是被魔女迫害的村子」

「······」

「真是、够搞笑的。到昨天为止还是表面上很友好的家伙们,今天就翻过手扔石头过来。连父母都开始冷淡对待」

虽然语气很轻松,但当时的露西亚所受到的屈辱和绝望到底有大,悠理完全无法想像。

「因此按照习俗我被一族驱逐了······尽管如此,但梅丽莎跟我一起走了哦。硬是坚持说【要和姐姐一起走】不听我话」


从那以后,露西亚和妹妹的流浪生活开始了。

对于被从一族——到现在所生活过的世界的全部所驱逐了的露西亚来说,妹妹梅丽莎是如同太阳般的存在。

「【必须保护她】我曾经这么想。曾经觉得跟着我走了的妹妹——拯救了我的妹妹,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保护她」

为了保护妹妹而需要力量。

露西亚这么想着——而致力于战斗。

「于是我就想要建立【派阀】」

魔女由于诞生的由来,而没有任何血族同胞。

因此魔女聚集同伴结成党徒。就像是吸血鬼建立统治国(Dominion)那样,魔女建立派阀。魔界存在着数个由魔女们聚集而诞生的派阀,无论哪个都拥有极大的战力和权力。

「据说吸血鬼和魔女远在我出生之前就一直互相仇视······认真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从血统主义的吸血鬼来看,我们只是杂种的集团罢了」

幸运的是露西亚拥有力量。

即使是在以庞大的魔力量为傲的魔女之中,她的力量也出类拔萃。打倒袭来的敌人、歼灭敌对的军势、招集同伴率领部下——不久,露西亚就作为大型派阀的女王君临于魔界。

三大派阀之一、【大淫妇派】。

不知不觉她爬到了这个位置。

「可是——」

派阀变得越大梅丽莎就越显得悲伤。但露西亚无法停止战斗。

得到权力的话,限制当然也会变大。就算是君临于首位也并不是任何事都能随心所欲。

而且——最主要的是露西亚自身沉醉在权力当中。

对势力与日俱增的自己的派阀感到害怕,但另一面也有感到快感的自己。

「就是那个时候吧。梅丽莎变得比起我的派阀,更喜欢聊人间界的事。说是【人间界更加愉快】呢」

每当使用【固有魔法】观看人间界的城镇和风景,或拿人间界的书和衣服给她时,梅丽莎的眼睛都会闪闪发光。

【姐姐,我、希望有一天能去人间界!】

可是迎来那个【有一天】对梅丽莎的身体来说非常困难。

「······三年前,托【灾难之黑魔女】的福,消灭了吸血鬼。结束了持续已久的战争,我也以为能够稍微悠闲点······但并没有这样」

从那以后开始的是,三大派阀之间的小规模相互竞争和新势力的兴起。围绕着吸血鬼所持有领土和奴隶的分配,发生过很多次冲突。

斗争从未停止。

同伴的背叛、叛离、谋反,发生了好几次,露西亚没有休息的时间。都到了觉得只要把眼前的敌人歼灭就可以的战争时代更轻松的地步。

「于是······在大概一年前吧。我们的派阀的叫做莉佛丝媞的家伙,背叛了我想要我的性命」

对谋反者加以制裁。

作为统领大派阀的人,露西亚有肃清谋反者的责任和义务。

「因为并不是有多强的家伙,所以我能轻松取胜了啦。但逃跑速度非常快呢。要是逃走了就不能【以儆效尤】,所以我也拼命地追赶呀。结果,似乎逃到了人间界,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上去。而且驱逐出魔界的话,就能保住最低限度的威信······」

然后,完成了任务,不久后就回到了妹妹身边——

梅丽莎——已经去世了。

因为事情来得太过突然,露西亚接受不了事实。虽然觉得梅丽莎的神色很平和,但马上就发现了这是梅丽莎的演技、顾虑。

制裁? 派阀? 威信? 以儆效尤? 自尊心? 责任?

这种无聊的东西,完成了有什么意义?

梅丽莎——是在绝望和孤独中逝世的吧。

要是有呆在她身旁就好了。那样的话,就算避免不了死的命运,也能够看护到最后。能够握住变得冰冷的手。能够传达至今为止的感谢之情。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

明明是为了守护妹妹,而创立的派阀——

在变得冰冷的妹妹的遗骸面前,魔女放声哭泣。

听完后的悠理摆出一脸沉痛的表情。

「······啊~啊,好像背着,气氛都没了啊」

有点苦笑地说着,露西亚从背上下来了。

「抱歉,说了这么让你困扰的话」

悠理摇头。

「······你来人间界是为了你妹妹吧」

「啊哈哈。不是那样帅气的事哦。只是,很多事都变得很麻烦,所以就抛下全部来到人间界而已」

露西亚放声大笑。但总感觉这笑声好空虚。

「不知不觉间······对自己的立场感到厌烦了啊。派阀越是变大变强,束缚就越大越没有自由······。很奇怪吧。为什么城堡越大就越觉得拘束呢?」

「······」

「连想要做什么事都不能自由的话,【强大】就没有意义」

露西亚重复着曾经的台词。

「梅丽莎死后,就深感这样。我所积累起来的【权力】,只是束缚我的东西。所以——舍弃了」


「舍弃了、吗」

那个声音感觉有点暗淡的回响。

露西亚无法原谅自己的力量——无法守护妹妹的自己的【魔力】和【权力】。所以全部舍弃了。

舍弃全部来到妹妹所憧憬的人间界。

选择了这样的生存方式。

「虽然一点迷恋都没有······但是,有点后悔。因为归根到底都是我背叛了同伴啊。因为自己的情况,而抛弃了信赖我的同伴······」

(啊啊——)

面对带有迷惘和苦恼的露西亚的话语,悠理低着头。

(一样。露西亚——和我一样)

得到过分的【力量】——拥有难以驾驭的【力量】的同时,自己封印着这股【力量】。以自己的意志加以限制。

(露西亚选择了舍弃。我选择了继续拥有)

选择的道路不同,并不会改变自由地使用【力量】这件事。放弃强大的力量所理应伴随的责任和义务,走自己的路。

自己决定的道路明明不会迷惑——但是,无论如此也会有不知道现在所走的路是否正确,而陷入不安的时候。

「不让自己活在后悔之中,只是个理想的生存方式啊」

悠理说。

一边浮现出有点自虐的笑容。

「无论选了怎样的道路,后悔总是纠缠上来。我觉得,到头来我们也只有和后悔好好地相处着向前走啊」

「悠理君也什么后悔的事吗?」

「到底怎样呢?」

悠理用暧昧的话蒙混过去,然后笔直地看向她。

「露西亚。我不知道你选择的生存方式是否正确。但是,我肯定你的生存方式。就算全世界都否定你,我都不会否定你」

「悠理君······」

「是为了妹妹而考虑过后的决断吧?这样的话就绝对不会错哦」

只是安慰自己,露西亚也是知道的吧。

就算这样,悠理还是说了。

因为是自己决定的事所以不后悔——因为只能一边这样跟自己说,一边向前走生存下去。

「这是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像自己想的那样发展的人情世故。所以,自己的力量就按自己喜欢的那样用吧。不管是使用,还是舍弃」

「这也是啊」

露西亚漏出了温和的笑容。放松下来的柔和的笑容。

「悠理君。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哦。接下来我一个人走回去」

「可以吗?」

「嗯。回去会场吧。虽然悠理君输了,但接下来就是赛丽亚酱的二次预赛吧?作为哥哥要好好地替妹妹加油哦」

【为了妹妹】地说着,露西亚啪地打了个响指。一瞬间,从她的影子里浮起了一只很像狼的魔兽。

「那么,拜~」

她一坐到那只野兽的背上就离开人行道进入了山路。

和露西亚分开后悠理沿着来的路往回走。

(就算说加油啊······)

一边思考一边在沿着山的道路上走着。因为离二次预赛还有时间,没必要着急。

(赛丽亚似乎也没什么干劲,感觉就算加油也没用)

回想起开幕式时妹妹的态度,悠理轻轻地叹气。

(不过——露西亚也有妹妹啊······)

她的行动原理大部分都是依靠妹妹的存在。

妹妹的存在——妹妹的逝世给予露西亚的影响不可估量。

(······和我很像呢)

悠理也是以妹妹的存在为某种【起点】。或者说【赛丽亚的存在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也不为过。

既是起点、基点——同时也是转折点。

麻上悠理拥有的【力量】是赛丽亚的——

「悠理!」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突然抬起头来。刚好看到雪羽跑着过来。

「啊叻,雪羽酱。怎么了?」

「才不是【怎么了】。我是来向露西亚要回制服的。因为各种事,完全忘了制服被偷了这件事······」

「啊~,这么说来,那件衣服是雪羽的啊。怪不得胸部这么紧······不,什么事都没有」

被雪羽冰一般冷淡的眼睛盯着,慌慌张张地避开视线。

「怎么办呢?就算追上去,那家伙可是使用魔兽在山路走的」

「这样啊,变弱了呢······」

「借给她不也挺好的吗?那家伙还会来学园玩也说不定。给一件她也可以吧」

「······不过我认为露西亚理所当然地潜入学园的现状已经是个问题」

悠理和雪羽重新开始讨论不了了之的制服的问题。

但是。

围绕雪羽的制服的问题很遗憾地,再次不了了之。

要说为什么——

如同在丛林中穿行般在山路疾走的一匹黑色的野兽。那个速度的话,数分钟不到就会到达市区。


「······这个月的薪水没有压进去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前段时间的大减价时也买了很多意大利面,总之不愁吃······哈~,COACH(蔻驰)的手提包又要下个月了啊······」(注:COACH(蔻驰)于1941年始于纽约,以其代表的纽约时尚及精湛的手工艺传承而著称,如今已成为全球领先的美国精致奢华手袋、配饰和礼物的品牌。)

坐在野兽背上的露西亚拼命地在脑海中制订这个月的计划。

差一点就离开山路进入市区的时候。

前方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女性。

露西亚慌张地紧急停下魔兽。看到从风帽中溢出来的绚丽多彩的头发后,露西亚叹了一口气。

「玛露塔······你真够烦人啊。我啊——!?」

从野兽身上下来的瞬间,露西亚的表情满是惊愕。

玛露塔的长袍破烂不堪。因为是黑色的长袍所以发现晚了,长袍到处都被血染得变色了。

「露西亚······前辈······」

摇摇晃晃地倒下时,露西亚慌慌张张地抱住了玛露塔。

「等等,玛露塔!?没事吧!?」

「······对······不、起」

「是谁干的!?护卫的两人在干什么啊!?」

前段时间见面的时候,从玛露塔身上没有感觉到魔女的气息。她和露西亚一样是在自己身上施加了封魔的魔纹后,才来人间界的。

魔女由于她们的魔力,直接进入人间界的话,被他人感知到的可能性很高。隐藏自己的魔力是顾虑到在人间界平稳地生活着的露西亚吧。

因为是极为凶狠的封印,所以在回到魔界之前都无法解开。现在的状态,无论是谁干的都不奇怪,明明是因此才带上护卫的——

「不、不是的······」

渗着悲痛的声音传达着悲惨的事实。

「是、护卫······梅妮丝和扎伊鲁、干的······」

哑口无言。

露西亚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被摆了一道。他们是······莉佛丝媞的部下······」

莉佛丝媞——是在一年前被露西亚驱逐出魔界,然后在人间界被降魔骑士团讨伐了的一个魔女。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全部、都是我的错······。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盯上前辈才加入的······。我什么都没发现······」

用快要被后悔和不甘心压毁的表情小声地说完后,玛露塔抬起头看向露西亚。

「请您逃跑吧······!他们目的是露西亚前辈的脑袋!他们为了替莉佛丝媞报仇——」

——气息。

微弱的魔力的气息掠过露西亚的脑髓。反射性地对创造出来的狼下达指示,作为盾牌挡在了身前。

紧接着——爆炎从视野的一面蔓延开来。

不知道从哪里释放出来的火球直接命中了魔兽,引起了爆炸。在魔兽背后的露西亚和玛露塔虽然总算避免了直接命中,但还是被爆炸气浪吹飞了。

「哇哈哈哈哈!」

在空中响起的是尖锐的女人的笑声。

总算重整好姿态的露西亚抬起头,有个短发的女人浮在空中俯视着自己。

「······你。是梅妮丝来着?」

「Ye~s。是哦,露西亚大人?」

「你想干嘛?做这种事——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噢~,好怕。不愧是被列为三大魔女的大人物啊~。要是使出全力,我这种等级的完全不是对手呢~。使出全力、的话。哇哈哈哈!」

完全瞧不起露西亚的语气。嘎哩地咬紧牙关。

「话说啊,你和玛露塔都是。自己封印自己的力量,到底在想什么啊?难得这么强,却特意弱化自己什么的,不是脑子有问题吗?一想到莉佛丝媞大人输给了你这样的笨蛋——就非常气啊!」

又一次施放火焰系魔法。就算是无吟唱地发动,以魔族的大量的魔力放出的话威力会暴涨。

虽然这么说,要是露西亚和玛露塔是万全的状态的话,就算是被这种东西直接集中也不会多大伤害。可是现在,两个魔女由于封魔的刻印,力量被压制到和人类的魔法师差不多的程度。

结果——就算是一发魔法都可能受到致命伤。

「库、」

露西亚抱着玛露塔拼命地躲开攻击。但是,梅妮丝的攻击并不是单发。在袭来的火炎的弹幕中,露西亚一刻也不停地回避着。找到一瞬间的空隙,发动了【固有魔法】——《大淫妇的堕胎罪》,

从自己的影子中创造出犬型魔兽,把玛露塔放到犬型魔兽的背上,然后自己也跳上去。无吟唱地发动,创造出一匹这种程度的魔兽已经是极限了。

载着两个魔女,魔兽飞快地跑着。

「哇哈哈哈!在逃跑!那个露西亚在逃跑哟!三大魔女中的一人背对着我逃跑哟!狗屎妓女的兽奸混蛋和字面上的一样卷着尾巴逃跑哟,哇哈哈哈哈!」

不管是侮蔑的话语还是下流的嘲笑露西亚都听不到。她一边逃走一边拼命地想着脱离困境的方法。


(······怎么办?怎么办,露西亚?)

名为梅妮丝的魔族,拥有在露西亚见过的魔族当中相当之强的力量。要是全盛期的话是能够瞬杀,但以现在的状态和她战斗却是非常严峻。

(但是——如果是完全小瞧我的现在的话,还有办法)

就算这样继续逃跑,情况也只会越来越坏。普通的魔法虽然行不通,但即便是现在的状态也能使用【固有魔法】。

(要是只是草率地乱射的魔法,也并不是躲不开。一旦拉开距离调整好姿势的话······就有胜算)

一边用机敏的动作回避着从背后射来的火球,一边让魔兽在山路里跑。虽然梅妮丝也追赶着,但因为山中树木的阻碍,而跟不上魔兽的速度。

(很好。就这样保持下去——)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失策了。

露西亚咒骂自己的错误判断。

因被背后的攻击吸引了注意力,然后全神贯注地逃跑,而疏忽了对前方的注意。

魔兽所踏入的地方,在大地上画着巨大的魔法阵。在那中间的是自称是莉佛丝媞的部下的另一个男人——扎伊鲁浮现着目中无人的笑容。

全部都是陷阱。

梅妮丝并不是乘兴地随意乱射魔法。是为了把露西亚诱导到这里,而射得刚好能够勉强回避。

「······可恶!」

露西亚立刻脱下了西装夹克。不管是衬衫还是裙子,全部的衣服都撕破般脱掉了。在暴露裸体之前,用魔力形成了深紫红色的礼服。变成了自己最能发挥力量的姿态。

「哈哈、。事到如今,就算使出魔斗衣也已经迟了。我的术式已经完成了!」

脚下的魔法阵变得更加耀眼。

「——锁状的牢狱,禁锢的束缚。空洞的匣子啊,封锁一切森罗万象吧」

唱完咒语末尾的瞬间,魔法发动了。

一瞬间——在那里的全部的人都被黑暗吞噬了。

那里变成无人空间,只剩下空虚的寂静在周围蔓延。

「哇哈哈,似乎挺顺利呢。作战大成功。」

从远方眺望的梅妮丝,看到了无人的空间后暗自嬉笑。

(变成那样的话,已经完蛋了哦。就算是那两个人是完美状态,也不可能从扎伊鲁的【那个】中逃出来)

接着,梅妮丝跳起来,在空中展开魔法阵后站在上面。

(接下来交给扎伊鲁就OK。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呢——接下来就随意地胡闹吧)

视线前方,看到了拥有广阔用地的学园。既是降魔骑士团的下层组织,同时也是魔法师的育成机关。

莉佛丝媞的仇人——除了露西亚之外还有另一个。

(不知道在人间界杀死莉佛丝媞大人的家伙,在不在那里?嘛、不在也没所谓)

悄悄地浮现出丑恶的笑容。

「不论怎样······只要全部宰了就可以了!」

梅妮丝一边在体力提炼出魔力,一边开始咏唱咒语。在向前伸出的双手前方构筑魔法阵。咒语的咏唱一结束,就解除脚下的阵,着陆到地面,然后用拳头敲击大地。

瞬间——乌黑的力量渗透了大地。大树像是要布满根那样,深深地往地层扎根。

BOKOU、地一声。

一部分的地面凸起来了。以这个为开端开始接连不断地变化。从大地生长出来的那个物体是——有着人的形状。就像是被埋葬了的死者死而复生般,像是人的东西如同撬开地面般爬出来。

被茂盛的树木覆盖着的山,眨眼之间被土色的亡者覆盖了。

「这、这是什么?」

伴随着惊愕悠理大喊。

响起了数次爆炸声后,这次是整个大地开始震动。

不同于地震。比起震动更接近颤栗。脚下有一种正体不明的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那样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既不像悲鸣也不像呐喊的呻吟声。呻吟声互相重叠,变成刺耳的不协和音冲击着悠理的鼓膜。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塞满了土人偶。以污泥集合成的像是人的外形那样的扭曲的形状,发出刺耳的呻吟声。

那个恶心的样子就像是行尸走肉。

脚下的人行道也突破沥青诞生出新的亡者。

「这、这是······」

一边用向后移步和亡者拉开距离,雪羽一边说。

「大地系第五级魔法【尸腐土控兵(Living Dead)】······!」(注:Living Dead即活死人)

「大地系?也就是说······和在我的追加考试时萌萌酱老师使用的土人偶一样吗?」

「虽然同样是用土构成人的魔法······但是,这个性质恶劣得多。这个魔法是把长眠于大地的死者的怨念赋予到用土做出来的人偶上」

「死者的怨念······?喂喂,这不就是把死人复活吗······。能做到这种事······?」


「和死者苏生有根本性不同。为了给予土块的身体最低限度的感觉,而过于利用死者的悔恨和欲望。这个魔法所诞生的是,只给予了饥饿和干渴的感觉,没有任何自我的土的军队······」

悠理一边和雪羽并排着走,一边扫视四周。

亡者加速度般地增加数量。数量已经上千了吧。虽然脸上存在像是凹陷的眼窝那样的东西,但不知道有没有视力。尽管如此,亡者们还是对悠理和雪羽的动作起反应,攻击过来。

「似乎盯上我们了呢」

「应该是设置成对附近的活人攻击吧。可是······这个规模太过异常了啊」

「不是人类的本领呀。那样的话······魔族搞的鬼吗」

悠理小声嘟囔的瞬间,亡者群如同雪崩般袭向他们二人。

「退后,雪羽!」

大喊的同时,悠理向前踏出了一步。雪羽点点头,听从指示后退。

「呃、······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雄壮的咆哮,向前方使出正刺拳。

那只是蕴含魔力的一拳。

但麻上悠理使出来的话——仅仅这样,就成为拥有一击必杀的力量的最强的一拳。

前方的亡者群四处爆散。塞满土人偶的空间突然裂开了个口子。

但是那个口子马上就被涌上来的亡者填上了。

「可恶。没完没了的······」

单个的力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数量太多了。

而且,因为没有自我的亡者不存在痛觉和恐怖,所以就算在悠理压倒性的力量面前也不会抱有恐惧心理,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虽然悠理把眼前的亡者接二连三地打倒,但亡者以这以上的速度涌上来。

不管打倒了再多都还是没完没了的。

况且不彻底的攻击,土块的身体马上就会再生。

对以赤手空拳为主的悠理来说,是相性很差的对手。

不知何时,三百六十度全部覆盖满了亡者。

已经无处可逃,视线的全部都被凄惨的亡者的身影践踏着。

被逼到穷途末路的状况——可是悠理的脸上却有着浅浅的笑容。

「引了这么久已经足够了吧?」

后方。

在亡者的手所够不到的上空展开的魔法阵之上,久远院雪羽屹立着。

——退后,雪羽!

那个时候悠理说了。并不是「逃吧」而是「退后」。这句话所包含的意图,雪羽立即理解了,然后开始行动。

发动最高级魔法的准备已经完成了。因为悠理华丽的大闹,亡者以他为中心全部集中在一起了。

(拥有那样的力量,还毫不犹豫地借助我的力量吗······)

【非常合理的判断】雪羽在想。

完全没有沉溺在自己的力量当中,有必有的话会毫不犹豫地借助他人的力量。骄傲和自我表现欲都没有的悠理的气质,正是在这样的战场才能发挥真正的价值。

(和等级赛的时候判若两人呢)

表情倒是和平时一样——但眼中的神色明显不同。

这是既没有观众,也没有显示实力的必有的,只是杀或被杀的赌上性命的战场。

这里才是悠理生存的世界,也是悠理生活的世界。

「不用管我——上吧」

听到目中无人的信号的瞬间,雪羽注入魔力发动魔法。

就算是同伴都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

因为知道对方是麻上悠理的话,这种东西完全没必要。

「大海的王哟,冰魔的牙兽哟,用无情的獠牙把那里的人吞噬殆尽吧!」

向前伸出细剑,咏唱咒语。发动第六级的魔法,本来的话需要咏唱大量的咒语,但由于媒介《月华冰尘》的高速演算处理机构,咏唱被简略到最低限度。

咏唱结束的同时——形成了覆盖整个天空那样的巨大的冰的下颚。

「全力地上了哦。悠理」

冰雪系第六级魔法【霜天冰牙大鄂(Leviathan)】。(注:“Leviathan(利维坦)”字意为裂缝,在《圣经》中是象征邪恶的一种海怪,通常被描述为鲸鱼、海豚或鳄鱼的形状。利维坦常与另一种怪物贝希摩斯(见Behemoth)联系在一起。)

拥有非常强力的杀伤力的大规模歼灭魔法。

为了回应悠理的信赖,还有相信悠理的力量的缘故,雪羽选择了尽自己全力的最强的攻击。

从上下两方袭来的无数的冰柱,一瞬间把整个世界都结冰了。

那里一片黑暗。

更加准确地表达的话,可以说是无限接近黑暗的空间。因为点着火的蜡烛同等间隔地摆放着,才能勉强地感觉到光线。如果这个光消失掉的话,无限的黑暗会在一瞬间之内支配整个世界吧。

「······被算计了啊」

在沉重的黑暗之中,露西亚可恨地说。

一起被关进空间的玛露塔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从坐上魔兽背上时好像已经没有了意识。到达露西亚那里的时候,似乎已经是极限了。


在只存在微弱的灯光的世界中,露西亚摆出渗着苦恼的表情小声说。

「空间系第七级魔法【永绝锁凶禁狱界】。记得是【活神女】擅长的魔法吧······」

视线前面屹立着一个单色的男人——这个空间的支配者扎伊鲁。

「回答正确,不愧是【大淫妇】。好像很熟悉同为三大魔女的事呀」

扎伊鲁的脸挂着确信会胜利的笑容。

「知道这个魔法的话——也知道不管做什么都已经是没用的吧?」

「······」

【永绝锁凶禁狱界】是把对象关在与外界隔绝的异界中的魔法。

空间系魔法的,至高的终点。

产生的异空间是与外面的世界完全断绝的空间,外界无法干涉,而且无法向外界传达信息。

一旦被关进去了,除了发动者同意之外的逃脱是不可能。

而且最可怕的是——在这个空间里无法使用如何魔力。

魔力是一切事物根源的力量。魔法当然不用说,身体能力的强化和感觉的敏锐化都需要魔力。

魔力被封锁了也就是说,所有攻击手段和防御手段都被封锁了。逃跑用而创造出来的魔兽,也由于露西亚的魔力供给中断,而断气了。

在这个空间里的人会被封锁全部的魔力。

只有一个人除外,就是发动的人。

「······真是的,对自己的大意感到作呕啊。彻底地被引到了你们的陷阱中了呢」

就算是拥有庞大魔力的魔女,能够自由使用第七级的魔法的也只有少数。

然而扎伊鲁——明明不是魔女却发动了第七级的魔法。

这里有诀窍。

扎伊鲁估计是花很多天,一边灌输自己的魔力一边在那里画出魔法阵的。就算是需要复杂的术式的第七级魔法,只要事前花时间做好准备的话,也不是不能发动。

虽然有不能在设置场所以外的地方发动的缺点——正因如此,扎伊鲁才会以梅妮丝为诱饵诱导露西亚她们。

「心情糟糕极了啊」

「我这边心情好极了哦······。不管怎么说,这可是能够打倒两个魔女啊」

尽是【战斗已经结束了】的从容的语气。明明和敌对者对峙着,扎伊鲁确实从容的态度。

「你们已经没有胜算了。明白吧?不管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一旦进入这个空间就完了」

露西亚尝试着提炼魔力——但是,没有意义。完全感觉不到本应在体内循环的魔力。

本来就因为魔纹而弱化了的魔力变成零了。

锐减了的战斗能力,因此全无了——

「哈。身为男人却是个没出息的家伙呢。难道连和我真面干架的勇气都没有?」

「我可不受这种挑衅哦。寻找计策也是优秀的战略。特意从正面挑战什么的,是愚蠢的家伙才会做的啊」

行不通也没什么的挑衅以失败告终。露西亚轻轻地咂舌。

「·····你们的目的是我吧?不是没有伤害玛露塔的必要吗?」

「是啊。当初的预定是,打算让那家伙赶紧回魔界的哦。不过啊,你们两个人的相好——太过恶心了啊」

扎伊鲁用嫌恶的视线交替着凝视露西亚和玛露塔。

「一方是自己封印力量逃到人间界的笨蛋,另一方是依然尊敬着那样的笨蛋的大笨蛋。令人作呕啊······。一想到你们这两个笨蛋女人曾经率领过【大淫妇派】,就让我心灰意冷啊」

「······尊敬?」

露西亚捉住了一个单词。

「【依然尊敬】是怎么回事啊······。玛露塔不是对现在的我失望了吗?」

露西亚把责任全部推给了玛露塔,来到了人间界。而且明明就在前几天,还冷漠地对待特意来向自己低头的她。

「不是哦。那家伙现在都依然崇拜你。确实,这次来访的第一目的是,把露西亚·冯·艾露迪·凡拉回派阀。但是,那家伙······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不会回来的哦」

——哎呀~、被爽快地拒绝了啊~。扎伊鲁、梅妮丝。明明特意让你们当我的护卫,实在抱歉。

——不过,这样就好了哟。

——因为这次是来挨露西亚前辈骂的。

——露西亚前辈因为有前辈的情况而离开了派阀。所以,玛露塔被托付了做后继者。

——因为最近,很多事情都不顺利而变天真了呢。和另两个大派阀的平衡啦,【龙王】的问题啦······。所以不知不觉就想见伟大的露西亚前辈了。

——拒绝了我实在是太好了。因为直率地答应我的请求的露西亚前辈,不是露西亚前辈啊。

「······我吐出来了哦。因为跳过了太过恶心的东西,无意中就和梅妮丝两人下狠手了」

面对浮现出侮蔑的笑容的扎伊鲁,露西亚一脸沉痛地低着头。

(玛露塔······。真是个拿她没辙的家伙)

与惊讶的心情同时,差点儿溢出深深感谢的话。

(太过拿她没辙了,是个我配不上的部下啊······)


「——真是无聊,这算什么啊,你们?」

咚。

一边发自内心地浮现出受不了的表情,扎伊鲁一边用脚尖敲地面。

瞬间,从他的脚下以爆发性地速度开始生出植物的藤蔓。在这个空间,只有作为创造主扎伊鲁能够发动魔法。

「——咕、」

露西亚用横向跳动拼命地避开了鞭子般袭击过来的藤蔓。不能使用魔力的这个状况,然后防御都做不到。就算是低级的魔法也能造成致命伤。

「你们可是魔女啊?是因为罕见的幸运而脱胎换骨变成强者的奇迹的雌性。能够与不死身的吸血鬼并肩的,唯一的种族特性」

「尽管如此」扎伊鲁用嫌恶的语气继续说。

「你们的那个生存方式算什么啊?对自己的压倒性的力量没有任何自豪。没有虐待他人的傲慢。支配欲和名誉欲都没有。特别是你啊,露西亚」

一边变得眼球充血,扎伊鲁一边从脚下生出更多的藤蔓。

「拥有能够算得上三大派阀的派阀,却竟然自己舍弃了?难以理解啊······。莉佛丝媞大人竟然败给了像你这样野心和雄心都没有的窝囊废什么的,突然无法相信」

虽然露西亚继续拼命地回避着藤蔓,但很快就被其中一条缠住了脚。失去平衡,倒在地面了。

一边俯视着那样的她,扎伊鲁继续说着自言自语般的话。

「那位大人非常美丽······。挥舞着暴虐般的力量,毫不留情地蹂躏弱者,既傲慢又不讲理,比什么都更有支配性——正因如此才美丽。莉佛丝媞大人才是魔女应有的姿态」

男人的瞳孔中映射出的是黑暗扭曲的憧憬。把对拥有自己没有的力量的人的劣等感,倒过来思考那样的羡慕的感情。

「······哈,我才不管呢,那种东西」

拼命地甩开缠住脚的藤蔓,露西亚重整了姿势。

「那家伙比我弱所以输了。只是这样哦」

毅然地断言后,扎伊鲁似乎很不愉快地邹起眉头。

「好有威势啊。你明白状况吗?你们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哦?露西亚。不只是你,你抛弃了的部下的性命也是啊」

一边用像是劝说般舒畅的语气说着,扎伊鲁一边把手向前伸出。

在那前面的是失去了知觉的玛露塔。

「·····切、」

露西亚轻轻地咂舌,然后松掉身体的力量换成呆立不动的姿势。

「对,就是这样。别做多余的抵抗」

扎伊鲁一边摆出嘲讽的笑容,一边走向露西亚。

「库库库库。啊、哈哈哈哈!真是受不了啊。那个【大淫妇】沦为了我的奴隶!没有比这更愉快的事了!」

扎伊鲁哄然大笑。露西亚依然呆立不动,不知道放那里好的拳头紧紧地握住,忍受屈辱。

缺乏风度的大笑一结束,扎伊鲁就用指着露西亚的胸部说。

「脱掉」

「诶?」

「我是在说【脱掉】。幸好是魔斗衣的姿态。脱掉很简单吧?」

把魔力放出体外,固定住后创造出来的礼服,只要露西亚的一个念头就会马上失去形态自然瓦解。可是一旦脱掉的话,在这个空间里再也不能再生。因为内衣都没穿,也就是说——

「······!」

「全裸地把头贴在地面上请求宽恕吧。那样的话,我就放过玛露塔」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