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受难的女骑士-第八章 世界最强

“啊啦,哥哥大人。今天起的真早呢。”

第二天早晨,无人的上学路上。平时总是睡得稀里糊涂的悠理难得的早起,并偶遇上学的妹妹。

“啊啊……情不自禁,这个时间就醒了。”

“真的很难得呢。”

两人并肩走向校舍。

在铺满炼瓦的道路途中,悠理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赛丽亚,关于昨天雪羽的事情……”

“赛丽亚才没有错!”

与试图劝解的兄长相对,妹妹表露出明确的拒绝态度。

“那个人……明明对哥哥大人的事情什么都不明白……”

“说的也是呢,赛丽亚并没有错。但是,雪羽也同样没错哦。”

“……”

“你居然会为了哥哥发那么大火,哥哥真的很高兴呢。但是雪羽也有雪羽的难处,你可能认为我会受伤……但是相反,受伤的是雪羽哦。所以……之后去和好吧。”

“……我知道了。”

看到赛丽亚微微点了点头,悠理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那么等一下我们一起去找雪羽吧。我的话也只说到一半……嗯?”

穿过中庭,悠理察觉到前方一个眼熟的人影。

“那家伙是……”

将长刀担在肩上,娇小的少年。

史上最年少七天骑士——加木原一王。

“啊,是一王君。”

“一王君?”悠理对赛丽亚的话有了反应。“喂,赛丽亚。你和那个豆丁认识吗?”

“与其说认识……毕竟我们是同班同学。不过他很少来学校,几乎连话也没说过。”

完全不知道。

“你们,是不是太亲近了?”(译:哦哦,妹控之魂爆发!一王快跑,否则死定了!)

“只不过加上【君】而已,就算说亲近也很困扰……嘛,不过一王君意外的很受欢迎呢,如果可以当然也想好好相处。”

“什,什么!?那个上吊眼的小鬼居然很受欢迎!?”

“虽然眼神很坏,不过长的还挺帅的嘛。实力不差,家里又是名门,算是相当的有钱人。经常的上前线,个人资产大概也不少吧。”

“又强、又帅、又有钱吗……可恶,居然还是三件套!也就是说,那家伙只缺身高了吗……”

“赛丽亚干脆也以他为目标吧~如果顺利,就能钓到金龟婿哦。”

“什么!?赛丽亚!这对你来说还太早了!哥哥绝对不会答应的!!”

“呼呼,当然是开玩笑。”

只见,一王停下了脚步,转向这边。

“……大早上就碰到烦人的猴子呐。”

看来是被听到了,一王用那锐利的视线仰望了过来。因为年纪太轻,所以早上有低血压吗?他表情很是平淡。

“要说坏话等到我不在的时候再说。比如说,没错,那个世界。”

“啊啊?你是在说叫我去死吗?小豆丁?”

“吼,你这不是已经理解了么,看来比我想的要聪明一点呢。就算做人再怎么失败终究还是人吗?”

“你说谁做人失败啊……!”

“早上好,一王君。”

就在一触即发之时赛丽亚插了进来,一王不满的皱起了眉。

“你谁啊?”

“同班的麻上赛丽亚。”

“喂,小豆丁。你连我家妹妹都不记得了吗?看到可爱的萌妹要预先记录,这是男人的常识吧?”

“很不凑巧,我对学校没有兴趣。”

说着,一王在悠理和赛丽亚之间做起了比较。

“唔嗯,完全不像的兄妹呢。产业废弃物脸(译:这句话很容易误会所以加上注解。他是在骂悠理长着一张产业废弃物的脸)的妹妹,没想到会这么漂亮。”

“什么叫产业废弃物脸啊……!是说我长着一张产业废弃物一样的脸吗?啊啊!?”

“漂亮什么的……真让人害羞~”

“赛丽亚也别害羞啊!”

看着将失去敌意的赛丽亚藏在身后的悠理,一王无趣的叹了口气。连招呼也不打就直接背向了兄妹俩。

就在这时——

咚!

毫无前兆,突然的异样冲击袭向了在场的三人。

“!?”

全身如同被蛇舔舐一般,厌恶的感觉

三人一起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这不详的魔力……魔族吗?”

“好厉害,如此强大的力量,不是普通的魔族。龙,不,是魔女级……”

“话说……这也太近了吧?喂喂,这里可是学院诶?不是张着结界吗?”

一王、赛丽亚、悠理各自对现状进行分析的瞬间,警报开始轰鸣。

“紧急状况发生,学院内有被魔族入侵的可能。请教员和B级以上的学生迅速向讲堂集合。C级以下的学生前往地下避难所。”


随着广播响起,四周骚动了起来。学院内出现了魔族,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态就连身为转学生的悠理也能理解。

(难道是露西亚吗……)

回想起一个肯定在这附近的魔女,悠理将五感集中至极限。

(……不,这不是露西亚的魔力。这,这是——)

“赛丽亚!”

悠理转向在魔力探知上远胜于自己的妹妹。

“……恐怕,正如哥哥大人所想。虽然已经相当变异……不,是污染了……但还是能微微感受到雪羽(学姐)的气息。没有错!这个不详魔力的发生源——是久远院雪羽(学姐)!”

悠理咬紧了牙关。

(难怪结界没有启动……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雪羽会——)

“经你这么说,确实能感觉到久远院雪羽的气息呢。”

与动摇的兄妹相反,一王平静的说道。

不仅如此,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困顿的眼睛如今寄宿着漆黑的光芒,那是盯上猎物的猎人才拥有的眼神。

【听好了,悠理。我们魔法师正如其名,是使用魔法的存在。】(译:原文魔法使い,更直观的意思就是使用魔法。)

无意间,回想起与朱利亚斯的对话。

那是在最初向他学习战斗方法的时候。

【我们仅仅是在使用魔法,并不是真正的魔。这一点可得给我牢牢记住。否则——会被魔控制的哦。】

被魔控制。

那个表现,现在的悠理能够充分明白。因为三年前的那一天——

“【魔化变异】。”

一王静静的说道。

“很久以前,还在魔导器开发的阶段。不依靠任何辅助试图强行发动魔法的人类中,有极少数被暴走的魔力吞噬后,失去理性化为怪物的人。那便是【魔化变异】。”

魔导器是将人导向魔的道具——同时,也是避免人类脱离人道的道具。踏足魔之领域的同时,为了不会产生偏差,那便是魔导器。

“这是魔导器普及的现代极为难得的现象呢。该不会是涉及到禁咒了吧?”

在面不改色分析状况的一王身边,悠理握紧了拳头。

“……被魔诱惑了吗,雪羽!?”

就算向不在此处的少女发问,当然,根本不会得到回答。

这时,一王迈开了脚步。

并非广播指示的讲堂——而是能够感觉到魔力的方向。

“喂,你要去哪里?”

悠理急忙抓住了一王的肩膀。

“那还用说?当然是去讨伐魔族。”

那若无其事的嘴角——露出了修罗的笑容。

“宴会开始了。”

“……你说什么?”

“这个等级的敌人,最后肯定会向我下达出击命令,黑瓜绯蜜应该也明白吧。毕竟只有单独派我出击才是最能减小被害的战术。”

这确实是事实。就算有B级以上人员必须前往讲堂的指示,最后的决策终究还是要派遣七天骑士去处理。

可是——悠理感到愤怒的,并非指示的问题。

“你说……敌人?你这家伙到底明不明白?她可是雪羽!”

“可能性很高呢,那又怎么样?”

“那家伙不是同伴吗……!?”

“这真是痛失一名挚友呢。当然,我事先会试着用语言说服,如果无法沟通就只能切断手脚了。即便如此依然无法阻止的话,就刺穿心脏,切下头颅。”

“……她可是女人!”

“我知道。”

那如刀刃般锐利的视线没有一丝迷茫,漆黑的杀意在闪耀着。对加木原一王来说,性别差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这也算是个机会,迟早我都是要和那个女人交手的。虽然不知道她怎样得到力量的……如果是这个级别的话,正好够资格作为这把剑的对手。”

挥开悠理的手,一王重新迈开脚步。

可是,再度被阻止了。

“退下。”

“我拒绝。”

面对如仁王般挡在面前的悠理,一王眯起了眼睛。

“我以七天骑士的身份,命令你这家伙退下”

“那又怎么样?”

悠理丝毫不畏那杀意的视线,瞪了回去。

一王微微叹了口气——笑了。

“真是令人钦佩的骑士道精神呢,你该不会是想做正义的伙伴吧?”

“哈?才不是。”

悠理也笑着瞪了回去。

“我叫麻上悠理。既不是正也不是恶,单纯,只是个男人罢了。”

“原来如此,正巧是我最讨厌的类型——去死。”

如刀刃般闪耀的双眸,冷酷的话语。从那娇小的体内,释放出不同寻常的魔力和杀气。

得到违反命令大义的一王,毫不吝啬的解放了自己的力量。


“我乃七天骑士第三席。【贪食者】加木原一王——一决胜负!”

一王将担在肩上的长刀以收刀状态垂直摆在身前。

“犹如暗夜吼叫的孤狼,似如啃食腐肉的饿狼。”

得到始发键的黑式魔导武装启动了。

只限七天骑士才被允许持有的最强武具,此刻,正是发挥其精髓之时。

“【狂狼】!”(Fenrisulfr  芬里尔,北欧神话大家都懂吧?)

霎那间,漆黑之光充满了四周。

不详的长刀。那漆黑的刀柄和刀鞘上,浮现出红色的花纹。

刀鞘呈现奇异的形状,无法想象内部的刀身为何种样子。再怎么看这都是无法拔刀的状态——可是这把长刀,毫无疑问寄宿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压迫感。

仿佛一匹渴望鲜血的野兽化为了一把利刃般——

一王左手抓住刀鞘,用身体侧面抵住刀身。右手握住刀柄放低身势,做出居合斩的体势。

“只要能撑过两秒,我就认同你作为对手。”

露出狰狞的笑容瞬间,以疾风的速度拉近了和悠理的距离。

紧接着——消失了。

【歪空】

超越速度的概念,超速的移动术。

发动的瞬间甚至连直觉也无法感知的术式,正可谓是加木原一王的必杀奥义。即便人数再多也无法追赶他的速度吧。

一王出现在了悠理的身后。如同从水面浮起般,年幼的王者出现了。

为了切开破绽百出的后背,他向右手腕使力。

极速的拔刀,正可谓是充分发挥了【狂狼】特性的手法——

胜负仅在一瞬之间。

别说两秒,就连一秒也没有经过。

麻上悠理回头的同时,由上至下揍向了一王。

仅止于此。

仅仅只是这样,炼瓦的地面便呈放射状碎裂,史上最年少七天骑士,犹如搞笑漫画般陷入了地面。因主人丧失了意识,【狂狼】也恢复了基本的形态。(译:最后还是作死了)

“睡一觉吧,小豆丁。”

呼啦呼啦挥了挥手,悠理背向了一王。

“赛丽亚,这家伙就拜托你了。因为还挺强的,就没怎么手下留情。”

“知道了。”

赛丽亚毫无迷茫的点了点头。

就像在说自己已经理解了一切般的。

“我去去就回。”

“请走好。”

目送着悠理疾驰的身影,赛丽亚抓住了埋在地面下一王的脚。【嘿咻】,如同拔萝卜般,拔了出来。

“啊啦,嘛~好像稍微长长了点呢……不过也没受什么伤。以哥哥大人为对手能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哦。不愧是七天骑士桑。”

看着失去意识的少年,赛丽亚嘟囔道。

“嗯……虽然一王君也不坏,果然还是哥哥大人更强更帅气呢。”

虽然没什么钱就是了,最后还补充道。

拥有宽广面积的圣春学院。从校舍的中庭到雪羽魔力所在的位置稍微有段距离。

悠理正以远超常人的速度疾走着。如果路途中有建筑物就纵身一跃,踩着屋顶不断跳跃。如果是丛林,就如同猿猴般在林木间穿梭。

这已经是远胜于魔法师的速度了。

担忧着少女的安危,悠理正全力以赴。

仅花了数分钟——便到达了魔力发生源所在的第三训练场。

“……这还真是夸张。”

回望四周,悠理皱起了眉。

第三训练场已经崩塌了。就连特别制作的坚固外壁和召唤模拟魔兽用的魔导器,全部都不留痕迹的被破坏了。

穿过形同虚设的门,悠理踏入了训练场内部。在这废墟的空间——唯有漆黑的冰片。

这犹如黑雪的碎片。

毫无疑问是久远院雪羽的魔导武装——【月华冰尘】。

从【象牙塔】的战斗经验中,悠理很快便察觉了黑雪的正体。

可是这充满视野内的【月华冰尘】明显与当时不同。

那如同水晶般精细,如同初雪般美丽的冰片,如今全部被染成了暗色。

吞噬一切光明的黑暗,松散的在空中起舞——

碎裂的黑暗之中——站着一名少女。

“哟,雪羽。”

悠理注视着少女,轻松的向其搭话道。

雪羽的脸和双手上,沾满了不详的魔纹。那黑色的纹样如同侵食般正在逐渐扩大,试图占据雪羽全身。

“……悠理吗?”

雪羽无力的回答道,她显得很是沮丧。

眼神失去了以往的活力,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然而——她释放的魔力极为异常。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最先赶到。”

“那真是我的光荣。”


悠理若无其事的试图拉近距离。

“……咕唔唔!”

覆盖雪羽身体的魔纹释放出浑浊的光芒,她苦闷的呻吟起来。

“喂,没事——”

“快躲开!”

悲鸣的同时,空中的漆黑冰片一齐袭向了悠理。

吱嘎嘎嘎嘎嘎嘎嘎!恐怖的碎裂声,无数细小利刃正将所见之物化为粉尘。

外壁被切开,地面被掀起。

以麻上悠理为中心的景色,正在连根被拔起。

尘土飞扬,在其中心——

“嗯……威力确实提升了很多。就连我也觉得有点刺刺的了。和在【象牙塔】时候真是大不相同呢。”

无伤的悠理冷静的分析到。

(作为威力提升的代价……精度下降了。)

过去雪羽的攻击犹如精密机械般的准确。所有的攻击都经过计算,每一击都直逼要害。

然而现在的攻击,单纯只是仰仗着力量在肆意破坏而已。甚至攻击的余波还切开了她自己的制服。

(完全失去控制了。)

紧接着,回望四周。

(不是单纯的爆发或暴走……是战斗的原因吗?)

雪羽看起来很痛苦,这是一目了然的。这到底是何种原因还无法判明,不过她确实正逐渐被那股力量侵蚀着。

可是雪羽还没有完全被力量吞噬。

她正在抵抗那股无法操纵的力量,努力抑制着。

“……哼哼,【快躲开】吗?我还真是说了无意义的话呢。”

雪羽的嘴角露出了无力的自嘲。

“即便是这种程度的力量也无法伤及你吗……你到底是什么人,悠理?”

“这是我的台词哦,雪羽……”

悠理皱起了眉。

因为眼前的少女,看着实在太过揪心了。

“……你到底干了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昨晚……突然就变成【这样】了……虽然努力在抵抗……但是,这已经是极限……意识,大概随时都会被吞噬吧……”

听到这里,悠理咬紧了牙关。

(可恶。雪羽……到底独自一人战斗了多少个小时……为什么我会没有察觉……!)

看着陷入自责的悠理,雪羽微微露出了苦笑。

“在你眼里……现在的我应该相当滑稽吧。”

“……”

“追求力量,向往变强,难看挣扎的最后……却是这种结果。被魔物迷惑,不惜沾染邪法,甚至连自我也不保的最后,仍然不及你分毫……啊啊,好不甘心……好想……变得更强……”

悲痛之声,正是这名少女的真心流露。

毫无虚假的嫉妒感情——被悠理默默的接下了。

紧接着。

“呐,雪羽。”

悠理仿佛聊天般的开口道。

“【强大】到底是什么?”

踏出一步。

瞬间,雪羽的魔力产生反应,魔纹增添了几分光辉。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犹如被看不见的丝线操纵,雪羽架起了细剑。看来那不知名的力量,将若无其事接近的悠理认定为了敌人。为了守护主人,已经开始迎击了。

冰系六阶魔法,【霜天冰牙颚】。

久远院雪羽最强的攻击。

一瞬之间,冰柱和霜柱将周围的一切掩埋。漆黑色,吞噬天地的大颚瞬时形成。

同为【霜天冰牙颚】,但与【象牙塔】内所使用的那个简直是天差地别。无论速度、规模还是威力……全都远超那之上。

可是。

“哈~根本就是空空如也吧。果然还是原来比较强。”

眺望着这壮阔的冰之世界,悠理说道。

“这种东西才不是【强大】。”

暗色巨颚袭击而来,他没有采取任何回避和防御行动。

“——喝!”

仅仅,是一声吼。

仅仅是气势汹涌的一声怒吼。

便将那笼罩天地的巨颚震碎了。

没有任何接触,仅凭气势便将六阶魔法抵消了。

太不讲理了。

完全超出常轨。

D级魔法师——麻上悠理。

在下落的碎片之中,悠理再度问道。

“【强大】到底是什么?”

“……”

“打败敌人就是强大吗?能将火大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就是强大吗?强大,真的是那么单纯的都东西吗?”

说着,悠理回想起了三年前的景色。

无意识的——犹如被魔操控一般,染血的杀戮。妹妹朝向自己那畏惧的视线,还有虚无的胜利。


成为【灾祸的黑魔女】,化身【世界最强】那天的记忆在悠理心中复苏。

“我一直认为你很【强大】。”

“我……强大?”

“啊啊,不甘于现状,为了目标努力前进,我一直很尊敬拥有那份勇于变强心情的你。”

“……”

“为了变强努力挣扎怎么会难看呢?那个努力变强的你,真的又美丽,又帅气哦。”

“什……你就算是这种时候,也在愚弄我吗……”

看着满脸通红的雪羽,悠理呵呵傻笑了起来,接着——

“能稍微听听我的想法吗?”

接上了昨天没能说完的话。

“我啊,想要悠闲自在的活下去。”

“……哈?”

雪羽吃了一惊。

“该怎么说呢,就是……尽可能不去插手这种麻烦事,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然后,就是和漂亮的大姐姐和可爱的女孩子做羞羞的事情,轻松快乐的生活下去。”

看着充满怠慢和欲望的悠理,雪羽那惊讶的表情渐渐变得和昨天一样,充满了鄙视。

“嘛,总之听我说完吧。”

悠理说道。

“我想笑呵呵的活下去。但是,为了我能笑起来,首先得让我周围的人先笑起来才行。”

“……”

“为了让周围的人笑起来,我啊,就算是再怎么麻烦的事情,再怎么残酷的战斗,都会毫不犹豫的插手。”

说着,悠理将视线转向自己的拳头。

“……某一天,我突然变强了。那之后虽然也想过很多事情……比如要怎么做才是为了世界着想……可惜,我脑袋不怎么灵光,到最后还是没弄明白。”

如果成为了世界最强,那么到底该如何是好?

对于这个问题,悠理无法给出答案。

“所以说——我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为了守护身边的事物,我将会尽情使用这份力量。”

问题不是该怎么做,而是想要怎么做。像这样换位思考后,悠理察觉到了自己内心沉睡着的感情。

“我啊,想要成为像师傅那样的人。”

“师傅……?”

“虽然是个令人火大的大叔,但是很帅气哦。不隶属于任何组织,不听命于任何人,放荡不羁,只为了自己的准则和价值观而战。”

望着他的背影长大的悠理,打从心里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如果光看身手的话,毫无疑问是【觉醒】后的悠理远胜于朱利亚斯。

可是悠理——仍不觉得自己超越了师傅。

“我和你一样哦,雪羽。我也还想变得更加【强大】。并非腕力或战斗力,而是作为一个人类的强大,作为一个男人的强大——”

这便是【世界最强】男人的告白。

“我也有自己想度过的人生。”

【世界最强】那发自肺腑的真心,打动了雪羽的内心。

“原来如此……我对昨天污蔑你的事情道歉。对不起。看来你并不仅仅是个笨蛋。”

雪羽扭曲着脸上的魔纹笑道。

“你是大笨蛋!”

“喂,结果还不是在骂我吗?”

“开玩笑的。”

说着,雪羽叹了口气。

接着——又是侵袭全身的剧痛。身体仿佛被蛇缠绕,紧咬不放的感觉。只要稍微放松精神,意识就会被连根拔起。

“……咕,唔唔唔。哈,哈。”

拼死抵抗着覆盖全身的魔纹,用那忧郁的视线看向悠理。

“悠理……我有一个请求。”

“我拒绝。”

悠理当机立断的回绝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吧!”

“哈~反正你是想说【杀了我】吧?”

大概是说中了,雪羽【唔……】的闭上了嘴。

“才不要,绝对——不要!”

“……那,那你想要怎么办?要抑制【这个】……差不多也快到极限了……”

从昨晚起,雪羽就一直在抵抗着试图操纵自己的【什么东西】。如今体力和精神都已经见底。只要稍微的放松——只要稍微委身于这甘美的诱惑,根本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当然也不想死。但是……我只要有一丝松懈……【这个】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仅凭感觉就能理解。【这个】就是如此凶悍的力量……”

看着附着在手腕上的魔纹和漂浮于空中漆黑冰片,雪羽咬紧了牙关。害怕失去自我的恐惧,和身为魔法师的骄傲正在她内心翻腾。

“与其丧失自我变成怪物……还不如去死。”

这是雪羽决死的信念。

“我拒绝。”

悠理的主张也毫无动摇。

“我死也不会伤害女人。”

“……那你要我怎么办!?”


面对悲痛哭喊的雪羽,悠理仅仅是注视着她。

“自己想办法。”

下达了随便的指示。

“什,什么叫自己想办法……”

“没关系,你一定能办到的,相信自己。”

“……”

“鼓起勇气,打起精神。只要有精神和勇气,肯定会有办法的。”

“那不全是精神论吗!?”

雪羽受不了的吐槽道。而悠理只是【哈哈哈】的笑着。

“嘛,都说了肯定能行的,只要是你一定能办到。久远院雪羽,你可不是会输给这种不明所以力量的女人。”

雪羽呆呆的看着毫无根据口出狂言的悠理。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这份毫无根据的信赖竟会如此的令人舒畅。

眼前的男子,毫无迷茫的信赖着自己。

“这里不是我该插手的地方,让我看看你的力量吧,雪羽!”

麻上悠理——不为所动。

拥有【世界最强】的力量,却选择了旁观。

坚信雪羽一定能够做的,将一切都托付给了她。

“……啊啊啊!”

犹如嘲笑这份信赖一般,莫大的力量袭向了雪羽。脑、心脏、精神、心,一切的一切都逐渐被染成黑色。沾满剧毒的触手正在体内肆虐。(译:为啥这里会出现触手呢?)

仿佛将内测,存在本身吞噬一般。  

在淡薄的自我中——

“加油啊,雪羽!压制住它!不是说要去找妈妈吗!?”

只有那毫无责任的声援分外鲜明。

“别认输啊!我中意的女人,才不会这么软弱!”

“咕,咕咕咕咕!”

抵抗。

在破碎的意识中,拼死的战斗。全力抵抗着试图改写自身存在的黑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双手传来一股温暖的感觉。

悠理握住了雪羽的双手。

那双又大又温暖的手。

就好像从绝望的深渊将自己拉起的救赎之手一般。

“打气精神!久远院雪羽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

被一阵淡淡的光芒笼罩。

空中漂浮的黑色碎片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月华冰尘】转化为基本形态,从手中松脱落在地面。随着侵蚀身体的魔纹消失,侵蚀精神的不详魔力也熄灭了。

雪羽跟着晃晃悠悠的倒下了。气力、体力和魔力已经完全消耗殆尽,就连站立的力量也没有了。

这时,一个人温柔的抱住了她。

“辛苦了。”

在悠理怀中的雪羽,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啊啊,好厉害,就和我想的一样。”

只见,雪羽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握住了拳头。

用那微弱的拳头,朝着悠理的脸揍了过去。女性肉体的攻击能够穿透悠理的魔力,雪羽的拳头自然也能通过。啪唧,一声轻响。

“嗯?刚才那是什么?”

“总感觉,很火大,总之,就先打你一拳……”

看着歪着脑袋不明所以的悠理,雪羽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啊啊,原来是这样。)

保持着出拳的姿势,雪羽想到。

(我的拳头,最初开始,就已经传达到了。)

麻上悠理,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正因如此,才会坚信自己到最后。

“呐,雪羽。”

悠理向怀中的雪羽宣告道。

“果然我还是没办法放弃,和我结婚吧。”

第二次的求婚。

失去害羞和吐槽气力的雪羽,

“……才不要,笨蛋~”

全力隐藏着羞怯的说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