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受难的女骑士-终章

【强大】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强弱是根据使用的方法才会诞生出意义。

通过驱使【强大】,使其首次衍生出含义。

正确的人,通过正确的用途使用——

这便是她的信条。

七天骑士第七席。【不从者】黑瓜绯蜜。

身为第七这最弱的立场的同时又是团长,极度异常的存在。

(……看来【她】所选择的,是久远院雪羽(桑)……要说意外确实很意外呢,嘛,不过也算是适才适所吧。)

自久远院雪羽与【无头魔女】相遇已经经过了三天。

黑瓜绯蜜正独自站在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学院后花园前,单手拿着洒水壶为花坛浇水。

(原以为会堕落的更深一点……看来是避免了【魔化】呢。(译:此处为双关语,误【魔化】,这里直读也可翻译为——看来是顺利蒙混过去了呢)不过,【她】的力量还残留在雪羽(桑)的体内。那么应当警戒的,就是阻止雪羽(桑)暴走的麻上悠理君……恐怕是通过他直接接触——)

脑中不断产生出数个方案,但她并没有表露在外。那拿着洒水壶浇水的姿态,看起来就仅仅是个照顾花朵,热爱自然的女性而已。

绯蜜一脸安详的,继续照料着花朵。

就在这时。

“——找到了。”

绯蜜将藏在洒水壶下的短刀抽出,切向了空无一物的空间。

紧接着,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出现了裂口,犹如一面无色透明的屏障被打开,裂口中走出了一名男性。

“……呵呵,哈哈哈。”

是名高大的青年。蓬乱长发,络腮胡,身穿漆黑的外套,无形间对四周施压的男子。

“就算是世界再广,能够看破我隐蔽术式的也就只有你哦,绯蜜。”

“好久不见了呢。朱利亚斯·浩鲁盖特。”

绯蜜笔直的注视着眼前的朱利亚斯。

过去的长官,曾携手奋战的同伴——

“还是说——该称呼你为原团长呢?”

“算了吧。那种无聊的称号,还不全是你丢给我的?而且,我的记录应该早就被消除了吧?”

“当然。”

讽刺的笑容和端庄的微笑。在这笑容之间,隐藏着敌意的火焰。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呢……”

“哼,我就是来看看我那笨蛋弟子的情况罢了。”

“弟子……”

绯蜜的表情出现了变化。

“朱利亚斯……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

黑瓜绯蜜当然知道麻上悠理的【力量】。

朱利亚斯·浩鲁盖特的弟子,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认定为需要注意的人物,并进行监视了。

其结果,仅仅是了解到他拥有异常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么……那种玩笑一般的力量。就好像热血漫画,或是搞笑漫画里会出现的角色,微妙与世界观错位的……”

就算是询问,朱利亚斯也没有回答,仅仅是露出无畏的微笑。这时,绯蜜望着他的脸说道。

“……伤口增多了呢。你最近都在干什么?”

“啊啊,当然是修行啊,修行。”

“修行?这还真是吃惊。那个比谁都要厌恶修行的你……到底是吹的什么风?”

“那还用说?”

朱利亚斯说道。

“为了杀死【麻神】悠理。”(译:类似于上条当麻的发音梗)

绯蜜无言的,略微皱起眉头。

“一切都是为了杀死那个笨蛋弟子,从早到晚的拼死修行了哦。那家伙现在毫无疑问是【世界最强】。能打败那家伙的人,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只有我来变强解决掉他了,补充道。

朱利亚斯露出了狂傲的笑容。

“……果然,那个怪物有什么内情吗?比如说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或是会妨碍世界安宁的因素——到底,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算再怎么询问,朱利亚斯始终没有正面回答。

“那才不是怪物。”

仅仅是如此说道。

“那家伙是异物。”

并非怪物的——异物。

“因异物的混入,世界出现了破绽。”

如此断言的朱利亚斯眼中,带着某种觉悟的神色。

那时浑浊、漆黑的觉悟。

“……你是,认真的呢。”

绯蜜确信了。眼前的男人,是认真想要杀死自己的弟子。

“呼呼……呼呼呼。可是,被你杀掉我会很困扰的。虽说是你的指示,现在的他,可是所属于我的学院,也就是说我的部下哦。”

说着,绯蜜露出了静静的微笑,那并非守护深爱之人的慈母微笑。

“那个少年——能拿来使用。”

而是使人联想到狡猾蝮蛇的策士笑容。


“那轮外的强大,还有绝不让步的女权主义,看起来实在方便驱使。朱利亚斯,既然你要丢掉的话,那么我就作为中古品收下吧。”

在绯蜜面前,强弱根本没有意义。

毕竟,她最擅长的就是【使役】人类。

就算盘面上的棋子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终究也无法向主人刀刃相向。

“面对即将到来的魔界镇压,实在是便于活用的棋子……我会把他艹到动不了为止哦。作为降魔骑士团,第二号的【王牌】。”

“还是算了吧,那不是你能操纵的东西。”

“我可是【人类使】黑瓜绯蜜哦。就算是你也束手无策的人类,只要是我就定能拿来善用。使役【世界最强】吗——这样也不坏。”

面对一名少年。

选择了【杀死】的男人。

选择了【驱使】的女人。

两名魔法师,怒目对势着。

“……绯蜜。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吧。”

“当然知道哦。我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那比天还高的自尊心和比跳蚤还小的器量。还有那——面对女人就绝不会认真应战的信条。”

犹如钢琴线一般,一触即发的气氛。

没有任何信号,两人同时动了起来。朱利亚斯从外套里取出两把小太刀,绯蜜则向手中的短刀注入魔力。

“犹如雷霆般驱逐暗影,似如飓风般斩裂苍穹。”

“犹如悲剧般颠覆因果,似如喜剧般小丑开颜。”(译:这里为了押韵只能牺牲原意了)

无尽的魔力化为龙卷。

两名团长级的魔导武装在这个世界显现。

“【天地双枪】”(Dioscuri)(译:希腊神话中的狄俄斯库里兄弟。宙斯和勒达的双生子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的合称,死后成天上的双子座,被视为体操运动员、战士和水手守护神)

“【剧中剧】”(Matryoshka)(译:俄罗斯套娃)

朱利亚斯的手中出现了两把枪。一把三叉一把双叉,拥有机械轮廓的漆黑机枪,其身缠绕着紫色的闪电,时不时释放出灼热的闪光。

与其相对,绯蜜的手中出现了一本书,一本上锁的书。这本书的中央部被数重的锁扣严密的锁死。(译:呃,难不成在11区人眼中只要发音很给力的单词都能这么拿来用吗-,-俄罗斯套娃居然变成一本书……你就算设定成个人偶也好啊……)

凶恶的力量和不详的力量。

出鞘之刃和尘封之刃。

就在这两股力量即将相交的瞬间——

“——!”

雷光一闪,朱利亚斯突然间消失了。

不留痕迹,从绯蜜眼前消失了。

“……逃走了?那个男人,怎么会?”

抱持着疑问,绯蜜将魔导武装切换回了基本形态。只听,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诶,黑瓜团长。”

赶来的,是麻上悠理。

“啊啦,悠理君,午安。”

“啊,午安。诶……那个,团长(桑),刚才这里还有谁在吗?”

“没有哦,就只有我一个人。”

听到绯蜜面不改色的谎言,悠理疑惑的四下张望起来。

“好奇怪,刚才明明感觉到了师傅的气息……”

太敏锐了,绯蜜想到。

(逃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而是这名少年吗?嘛,毕竟最初也没有和我打的意思吧。)

在心中叹了口气,重新向眼前的少年问道。

“悠理君,你看来很喜欢自己的师傅呢。”

“诶?不不,不不不,一点也不喜欢哦。那种天天沉迷酒色的混账大叔,我可是天天都在咒他早死早超生呢。”

悠理苦笑否定着,“嘛,不过……”又把话接下下去。

“我很感谢他……对我来说,他就像父亲一般的存在。”

“……”

面对这名少年真挚的话语,绯蜜感到了一丝心痛。

想象到终将到来的师徒相残,不自觉流露出同情。

其结果,肯定将会以悲剧收场。

“啊,糟糕!已经到时间了!抱歉,我就此告辞了!”

悠理无意间望向后花园的时钟,大叫了起来。

“有什么要事吗?”

“我得去补考了!”

雪羽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

原以为生命力近乎耗尽,没想到仅过了三天就完好如初了。不仅如此,甚至感觉状态比过去要好很多。

近乎恶心的精力充沛。

至于雪羽的罪状以及惩罚——

“请不用担心,雪羽(桑)。”

醒来时,正巧碰上黑瓜绯蜜团长前来看望。

关于几天前的事件,全部以训练事故一并处理了。

“第三训练场控制系统出现异常,自灭后,相继响起的警报和广播,也是受其影响。因此,雪羽(桑)的惩罚是反省书和数天的禁止外出。这是独自进行危险训练的惩罚哦。”


听到这不明所以的情报操作,雪羽混乱了。

“为,为什么?我……我的身体……”

试图坐起身子的雪羽,被绯蜜温柔的推了回去。

“这件事还请你保密哦,这也是为了大家都好。”

虽然绯蜜尽显慈母光辉,可是雪羽却有种被刀刃抵住喉头的错觉。就好像被说道,一切都要看自己的感觉。

“我很期待你今后的表现哦。”

留下这句激励的话语,绯蜜离开了。

(……关于那个无首魔女,团长到底清楚到什么程度?)

有种自己完全被看透的恶心感,那股不详的魔力如今已经沉寂了——但并没有消失。

它就好像粘附在自己的心底。

为了等待下一个吞噬宿主的契机,正在研磨着自己的利齿。

(……)

另一方面——今天。

是麻上悠理补考的日子。

为了与赛丽亚和解,雪羽也一同前往训练场参观。

项目和一周前同样。场所在地下训练场,对手是御岛萌萌。内容为躲过土人偶们的袭击,给予萌萌一击。

也就是说——这对麻上悠理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哥哥大人,加油~”

赛丽亚正在半玩笑半认真的加油。顺带一提,雪羽和赛丽亚已经和解。碰面的同时,互相道过歉后立刻就和好了。

“社(学姐)已经合格了,哥哥大人也要加油~”

“啊啊,那个男人到底在干什么……”

看不下去的雪羽不耐烦起来。视线前方,悠理和上次一样的陷入苦战。

不禁意想起了数天前的事情。

笔直的注视着即将被不明力量吞噬的自己,说出【自己想办法】的悠理。

(……真是的,他到底多没责任心啊。)

雪羽眯起眼睛,嘴角露出苦笑。

不管是母亲的事,还是无首魔女的事,全部都推给了自己。

要说为什么——因为自己就是这么强大。

因为是被世界最强的男人认同的强大。

“……可是,那个男人也太没用了……就算是不能伤害女性,明明还有更取巧的方法。”

“雪羽。这样说可不好,悠理不是那么努力吗?”

在叹息的雪羽身后,是刚刚结束考试,淋浴回来的社。

雪羽鼓起脸回过头,吃了一惊。

“……你那个样子是怎么回事?”

社现在的打扮算是相当的奇妙。手中拿着装有新肥皂和洗发精的洗澡桶,甚至还准备了崭新的浴巾。头上不知为何还戴着浴帽。

明明才刚刚洗过,看这样子就好像准备再洗一次。

“这是为了给悠理擦背准备的。”

听社这么一说,雪羽呆住了。

“什,什……”

“治愈疲惫的悠理,就是我今天的工作。经过补考后,悠理那脏污的身体,就由我从走到脚洗净。虽然这里的浴室很小,不过只要紧贴在一起应该就没问题了。”

“紧,紧贴在一起!?不,不行不行!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不行!”

雪羽满脸通红的向一副不明所以的社抗议道。

“啊,那么就让赛丽亚帮忙擦背吧。”(赛丽亚)

出现了意外的伏兵。

“如果是身为妹妹的赛丽亚的话,一起进去应该就没问题了吧。”(赛丽亚)

“你在说什么啊,赛丽亚!”

“嗯,但是,以前经常一起洗哦。”

“……不,小时候的话没关系。”

“最后一次记得是一年前吧。”

“那个变态啊啊!!”

三个女人,正如文字所述的骚动起来之时。(译:日文中奸しい是喧闹的意思,和啪啪啪无关)

“啊哈,那么我也一起加入吧?把悠理君的各个角落,充~分的清洗一遍。”

发出这愉快呼应的,是名拥有华贵面容的美女。

露西亚·冯·艾露迪·凡。她身穿圣春学院的制服,洒落的衣着,胸口大大的敞开着。一边吃着手中的点心,一边露出游刃有余的微笑。

“露西亚……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呀吼~雪羽酱,我过来玩了哦。啊,这件衣服我先借走了,对不起~”

“什!?那个,是我的制服吗!?你到底怎么拿到的!?”

“用了点魔法,偷偷的~拿走了哦。”

“那不是盗窃吗!?话说……你这家伙至今为止都在干些什么!?”

“嘛,嘛~我的事情就算了吧。啊!不过这件衣服,胸口稍微有点紧呢~”

咔嚓,雪羽心中的某根线被切断了。几乎无意识的取出了魔导武装进入攻击态势——可就在这时,察觉到露西亚手中的点心,思考被冻结了。


“你,你这家伙……那那,那,那个……那个巧克力蛋糕是……”

“嗯?啊啊,这个吗?看到放在那里我就拿来吃了。好好吃哦。”

露西亚将勺子含在嘴里,若无其事的说道。

雪羽的肩膀不住的颤抖,这是愤怒即将爆发的前兆。

“……那是,我为悠理做的巧克力蛋糕!”

就在怒吼的同时,回过神来。

“那个……不,不是!只不过,是做多出来,富余的……”

就算想要辩解也为时已晚。

“是,是吗……雪羽(学姐),看来是相当喜欢我家哥哥呢,居然为了他做蛋糕。”

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但赛丽亚的眼中已经燃起了嫉妒的火焰。

“原来如此,还有手制料理这一手呢。今后起,悠理的饮食就由我来负责吧。”

找到了下一个报恩方式的社。

“……哼,好吧,就由我来全部吃掉。”

露出恶作剧的笑容,露西亚将手伸向了箱子里最后的巧克力蛋糕。

“唔哇!快,快住手露西亚!全部……全部不行!”

为了守护自己制作的蛋糕,雪羽拼死抵抗。

就在众人乱作一团时,训练场中心,御岛萌萌也下达了补考结束的信号。

满身泥泞的悠理抬起头来,询问补考的结果。

不合格,听到萌萌宣告道。他失望的垂下了肩。

世界最强的存在——麻上悠理。

补考的结果,仍然是D级魔法师。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