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受难的女骑士-第六章 圣春学院最深处

身为团长的黑瓜绯蜜所就职的圣春学院,在数个育成机关中也属于特别优秀的学校。

虽然加木原一王说【这学校没救了】,但那也是因为自身异常的成长速度。

圣春学院不仅作为降魔骑士团日本支部的根据地,各个设施也全都是最高级。

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包围学院整体的极大魔法阵。

魔法阵的构造只有学院关系者中的少数人知道,其中大多数,都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享受着它的恩惠。

就好像普通的人类即便不知道电脑或手机的构造也依然享受着科学的恩惠一般,学院的学生或老师,也同样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享受着伟大先人的恩惠。

正因如此。

知道如今极大魔法阵中【真实】的人,也非常之少。

自三年前,学院最深处被安放【那个】之后——

“……”

辻社无言的仰望着眼前的墙壁。

描绘出几何学图案的,冰冷墙壁。

地下不存在太阳光,就连时间的感觉也变得模糊。潜入一般学生甚至老师也禁止的空间,到底经过了多久呢?

社伸出手,轻触那巨大的墙壁。分析结界的构筑式,,并将其——无效化。

为了到达这个地方,她的体内被灌输了各种各样的破解结界所需的知识和工具。

话虽如此,那也不是万能的。如果在极大魔法阵处于万全的状态时,即便无效化结界,魔法阵也会自动生成紧急状态使用的其他结界——可是如今,极大魔法阵【不知为何】出现了破损。

而且破损的的位置偏偏是——【象牙塔】。

即便是校内任何位置出现破损,只有处在完美异世界的那个地方,预估绝不会受到伤害。可见这预料之外的事态,理所当然,就连骑士团方面也没有发觉。

这对辻社,还有她所属的组织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

“芝麻,开门。”

这句话没有特别的意思。

纯粹只是兴致的问题。

社穿过隔离壁,踏入内部。

里面,是个由圆形的外壁包裹的空间。明明足够宽敞,却给人某种异样的压迫感。即如神殿,又如监牢。

圣春学院地下——最底层。

作为学院的最深处,学院的根基。

“找到了。”

向着房间的中央——向着真正意义上学院的【中心】,社踏入了其中。登上一段灰色的阶梯,犹如祭坛一般的场所。

镇座在球形空间中心的是——漆黑之棺。

(这个空间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不,是为了祭祀【这个】……)

社环视了片刻,重新将视线转回棺木。

(正如博士所料,这里面……)

伸出手,揭开棺木。没有上锁和施加封印的箱子,简单的被打开了。社将棺盖挪至一旁,向里面看去。

没有头的尸骸。

厚重的箱子里,是一具干枯的木乃伊。无论是手、足还是躯干,都极度纤细,仿佛只是轻触便会崩坏一般,实在是异样。

与枯萎的身躯相对照的是,它正释放出纯粹的、娇艳的魔力。

“博士。找到了——不,是发现了。”(译:原文为ありました——いえ、いらっしゃいました,先是说明东西找到了,后为了突出东西的尊贵加上了敬语,中文表示不能)

社按住耳边的通信机细声说道。

眼前——便是魔女的尸骸。

“【灾祸的黑魔女】大人的贵体。”

【哦哦……是吗?】

透过通信机,传来声音主人颤抖的欢喜声。

【看来我的推测没有错。她的身体,果然在那里。】

“收纳贵体的木棺,和这间房间……组合成了一个巨大的魔导器。这就是,极大魔法阵的核心……”

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族,即便是死后魔性也不会消失,自然,也能利用他们的尸骸制作魔导器。

其中,拥有庞大魔力的魔女尸骸是最高级别的素材。

构筑魔法掌控精神所不可欠缺的【脑】,和作为魔力源泉的【心脏】是非常稀少的部位,因此,由其制作的武器大多极为强力。

就比如说赋予七天骑士的最强魔导武装——黑式魔导武装,全都都是以魔女的脑和心脏作为核心制作的。

【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黑魔女大人的身体……果然是被骑士团保管,并利用起来了吗……三年前,极大魔法阵的性能突然大幅提升,也是因为这个……】

嘶哑的声音中,参杂着愤怒和悲伤。

【846号,速速把身体带出来。光是想到黑魔女大人在降魔骑士团的管理下就觉得恶心!】

“可是,博士。”社报告道。“这里……没有头部。”

【什么?】

“躯干以上,被切断了。”

【唔嗯……头和躯干——脑和心脏是分开保管的吗?那么,头部会在哪里……梵蒂冈本部吗……?】

博士思考了片刻。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846号,现在还能阻碍学院的结界吗?】

“是的。”

社点了点头,望向棺木和脚下展开的魔法阵。

极大魔法阵的核心——如果是在这个控制中心的话,对结界进行一些妨碍应该并不困难。只用了数秒把握术式后,社采取了行动。

“首先……毕竟把这个棺木盖上。”

手伸向一旁的棺盖。

“哦,看起来挺重的,我帮你吧。”

只见,一只手从身后自然的伸了过来。

“谢谢。”

社淡淡的答谢到,和男子一起将棺盖盖了回去。

“……接下来。”

思考着召唤的顺序——总算察觉到了异常。

“——!?”

“哟。怎么,你惊讶的脸也挺可爱的呢。”

呵呵傻笑着,说出不合时宜台词的男子。

“麻上……悠理。”

社惊的目瞪口呆。察觉到在场有着除自己以外的他人存在,即便是平时不将感情表露在外的她,也受到了相当的打击。

“为什么,在这里?”

“要说为什么……早上去了学校,因为萌萌酱老师说【今天社无端缺席】,所以就来找你了啊。嘛,当然主要是想跷课。”

“……”

不明所以。

确实,今天社没有去上学。(话又说回来,今天压根就没有去学校的准备)不过,社不明白悠理来寻找自己的理由。

“也就是说……”

社略加思考后,说道。

“你,喜欢我吗?”

“……诶?为什么变成这样?”

“因为,擅自寻找,擅自尾随了吧。”

“不不。嘛,话是这么说……”

“跟踪狂。”

“……可恶!根本无言以对……”

“对不起,我不想和跟踪狂交往。”

“明明没那意思却被甩了!?”

悠理陷入了低沉。对社来说,只是向突然出现的男人采取警戒态势而已,不过这些话却深深的伤害了他。

“……哈~又被甩了。明明前不久才刚被雪羽甩过……我该不会,实际上根本不受欢迎吧……啊,可是露西亚她……不过,那家伙大概也只是在利用我吧……”

陷入复杂苦恼中的悠理,没多久又打起精神重新问道。

“……嘛,爱意什么的先略过,我是真的很在意你哦,社。自从之前看到你发动【火玉】之后。”

社的头顶浮现出一个问号。

那个时候事情,她当然还记得。为了在屋外调查极大魔法阵,还特意找了个【在掩人耳目的地方进行魔法练习】的借口。

“我的魔法——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魔法本身倒是很普通哦。普通的,很烂。”

“真是失礼。”

面对社的顶撞,悠理道着歉并露出了苦笑。

“要说问题的话,并非魔法的内容,而是你的态度。那样子,就好像对使用魔导器本身抱持疑问一般。”

“……”

“【啊啊,为什么必须得用这种东西。为什么——必须要用这种弱化的道具呢。】……你的眼神就好像在说这个哦。”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看得出——”

“因为我也一样。”

悠理打断了社。

“那种独特的倦怠感和虚无感……真是吓了一跳,和我拥有同样的想法——和我抱持同样的烦恼的人,完全没想过居然真的存在。”

社思考到。

(也就是说,悠理……同样有什么内情吗?)

和自己相同,出于某种理由隐藏实力。

藏起利爪的雄鹰。

摆出笨拙的样子——却拥有强大的力量。

“所以说,因为你今天没去学校,所以跷课就顺便来尾行你了……不过,好像来到个不得了的地方呢。”

“……你都听到了?”

“啊啊。你是黑魔女派的人吧?”

听到这个回答,社的内心瞬时冷却了。

紧接着回想起了自己接下来不得不做的事情。

“啊,但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虽然觉得信仰【灾祸的黑魔女】有点不妥……不过信仰也是个人的自由嘛。但是做坏事可就不好了哦。”

无视毫无紧张感的台词,社将意识转向耳边通信机传来的声音。

【846号,说明情况。】

“非常抱歉,博士,被跟踪了。”

【谁?骑士团的人吗?】

“不,是刚刚转学过来的学生。”

【那就没问题了,学生中能够对你造成威胁的……恐怕也只有【贪食者】加木原一王而已吧——杀了他。】


听到这冷酷的指示,社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诶?嗯?刚才,我好像听到【杀了他】的命令……”

无视把握不了状况的男子。

社撩起手——摆出起始的架势。

没有丝毫踌躇,先手必胜的一击。

一秒后——

(……喂喂,喂喂喂喂!)

受到社起始式攻击的悠理,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她的攻击擅自就打偏了,但威力相当惊人。悠理所站位置偏离一米的空间——出现了燃烧现象。

灼热的火球,将大理石溶解了。

火系五阶魔法,【灼龙业火炮】。

“社……你干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放出五阶魔法啊!而且还是【灼龙业火炮】……那不是龙才能用的魔法吗?”

虽然知道她故意隐瞒实力……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级别。

面对困惑的悠理,社同样有些迷茫。

“诶,怎么会打偏了?难道因为很久没用吗?”

略带不满的嘟囔着,社一副灵光一闪的样子抬起头来。

重新绷紧表情,毅然的宣告道。

“刚才只是警告,下一击,会打中。”

“不不,就算你这么说……刚才,很明显只是单纯的打偏了吧?都说【诶】了。”

“没有说。”

“……你准备装傻到底吗?”

悠理一脸的无奈。

“那个……照这样来看。果然……是要解决掉我的节奏吗?”

“就是这样。”

“不会吧……话又说回来,社,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谁知道呢,我只是个路过的。”

面无表情,社再次撩起了手。

这次,是双手。

刚才同样巨大的火球,如今是双倍的袭向了悠理。

“——切。”

悠理大幅的跳跃,躲过了两发火球。果然就算是悠理,在面对五阶的攻击也无法全身而退——当然不是,单纯只是怕烫而已。

即便是五阶魔法的火力,仍然无法突破悠理无意识生成的防御壁,不过即便如此,头发和衣服还是可能烧焦。

因此,他做出了回避运动。因为动作果断,轻易的回避了攻击。

大幅跳跃的悠理,附着在了半球形房间的天花板上。

集中体内的魔力至脚底——吸附。

悠理虽然不擅长使用魔法,但魔力的操作算是擅长的领域。

毕竟在成为【世界最强】之前,一直都在研磨着基础能力。

“——上面。”

社转动肩膀,将右腕瞄准了天花板上的悠理。不过这一击也被在天花板和墙壁间游走的悠理回避了。

“喂,社!快住手!”

“不要。”

“为什么啊!?”

“因为是命令。”

“通融一下吧~”

“不要。”

爆风之中,两人不断进行着毫无紧张感的对话。

“……可恶,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悠理抱怨道。

(没想到社居然是黑魔女派的人……也就是说,她来这里是为了潜入搜查……进行间谍工作的吗?这下难办了。)

烦恼着不知如何应对这名少女,悠理踩着墙壁重新回到地面。持续进行着Z字移动躲闪着火焰攻击。

(可是……果然没有带着魔导器啊……)

不断进行着高速移动,悠理冷静的分析着社的攻击。

魔法师和魔族不同,没有魔导器是无法使用魔法的。然而眼前的少女仅仅是不断空挥着,就发动了等同于自己身形大小的上级魔法。

能够办到这种事的,只有原生的魔族,或者——

“社……你该不会是……”

攻击的空档,悠理说出的自己的推测。

“身体里被植入了魔导器吗?”

“没错。”

社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

“我是改造人。”

无表情的诉说着只有在调查表上才会出现的极端答案。改造人。这个词汇到底有多么沉重,悠理无法理解。

“……那种人体实验不是已经禁止了吗?”

将魔导器植入人体,这是在百年前开始的研究。

如果媒体不是在体外而是从体内启动的话,人就能发动更为流畅的魔法。从而,踏入魔之领域。

可是近年,降魔骑士团已经全面禁止了相关的研究。

表面上说是出于人道的问题。但有传闻,单纯只是因为成功率太低而已。

现在,悠理的眼前就是一具成功的实例。

那么,这又是多少牺牲下才得以完成的呢?


(……不,要思考的问题不是这个。)

面对第二波的追击——一边后退回避着,悠理将思考的频道切换为了【打破现状】。

(那个破坏力、速度……还有那无以比拟的连射性。真不愧是从体内启动魔导器呢,嗯嗯,也难怪她会觉得用学生证发动魔法很蠢。)

在她看来,就好像猎豹学骑自行车吧。

明明能够不使用道具,却面临不得不使用的局面,甚至成果还远不如预期。纯粹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窜来窜去的……真是烦人。”

不耐烦的嘟囔着,社那玩笑般的魔法连射停止了。随着弹幕沉静化,悠理也停下了脚步。

“怎么?魔力已经用光了吗?”

“不,当然还很充沛。作为储蓄罐的魔导器,包括备用共有三个。”

真不愧是改造人。

“只不过,想要改变作战方式。使用太多大规模魔法的话,恐怕会被其他人察觉。”

说着,社像是在集中注意力般的闭上了眼睛。

“这才是——我的擅长领域。”

瞬间,一层淡绿色的灵光包裹住了社。

“——!?”

通过分析构筑的魔法阵,悠理吃了一惊。

(不妙……)

脑中响起了警报。

仿佛预示着穷途末路的危机一般。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

生体系五阶魔法,【刚斗鬼的凯歌】(Ultimate)

使用魔力强化身体能力的魔法——只要身为魔法师或魔族无论是谁,就连麻上悠理也能使用的基本技术——使身体能力突破极限,得到爆发性强化的魔法。

(真,真的要用这个吗……社——)

麻上悠理极度的焦虑。

难看的退缩着。之前的游刃有余的表情完全消失,只剩下如临大敌的危机感。

随着划过脸颊的冷汗,从下颚滴落。

就在那个瞬间——

辻社,利用那爆发性的力量缩短了距离。

“咕!”

面对无表情挥出的拳头,悠理在千钧一发之际回避。那之后连续挥出的拳头,也都尽可能躲开。

不管是魔兽的利齿、魔导武装的利刃还是上级魔法,那个从不采取任何防御的爷们儿——如今却在难看的躲闪着。

(可恶,这也太不走运了!偏偏是空手的前卫魔法师……)

本以为那种连射火系魔法的战法是后卫型——不过这样看来确实如本人所说,她是重视速度的格斗战前卫。

而这便意味着。

辻社——是麻上悠理的天敌。

“咕,啊啊啊啊!”

被高速踢出的踢击打中,悠理无法抵御冲击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防御的手臂还在隐隐作痛。第一拳擦过的脸颊上,留下了一条血印。

受伤了。

(……哈哈。真是久违了呢,这种【痛感】。)

麻上悠理那【怪物】般的强大全都是依托于他的魔力。那无效一切攻击的轮外防御力,也是归功于无意识缠绕在全身的魔力。

可是——这股魔力有着唯一一个缺点。

女性的攻击。

而且只限于格斗战。

虽然不知是何种缘由,悠理的魔力,完全无法阻挡女性的拳头和脚。(译:为了能够做羞羞的事情呀~)

只限面对女性的时候,他那异端的魔力无法发挥作用。

原因不明。

是因为他所持有的信念吗?还是因为他的力量是为了守护妹妹才得以觉醒吗?

实际上就连悠理自己也不明白——总之他的防御力,对女性的物理攻击丝毫不起作用。

(……至少,是使用武器的类型也好啊……偏偏是赤手空拳……)

“虽然从刚才的回避能力来看,是个远超学生的强者——”

面对单膝跪地上气不接下气的悠理,社冷冷的说道。

“但从这伤害来看,是我高估了呢。还是说,你其他还隐藏着什么特殊的力量吗?”

“……谁知道,呢。”

就在撑起膝盖准备站起来时——社发动了袭击。

利用魔法强化过的左脚加速,而强化的右脚瞄准头部。

悠理条件反射的抬起手腕防御。对于只有体术见长的他的来说,勉强能够先对手一步采取防御体势。

可是——能否采取防御体势,和能否成功防御,这是两码事。

嘎哒。

犹如枯树枝折断的脆响。剧痛差点使悠理发出悲鸣。面对女性的攻击,他那特异的防御力无法发挥作用。这种时候,甚至连普通的魔法师都不如。

普通的人类,要接下强化过的踢击——得到的只有破坏。

“咕啊!”


悠理痛苦的呻吟着。如果是普通的魔法师,这时就能使用遮断痛觉的魔法了。可是他只能忍耐。

咬紧牙关忍受痛苦——这也就意味着全身都是破绽。

“哈!”

一记优美的回旋踢,命中了破绽百出的侧头部。伴随着头盖骨和颈椎的剧痛,悠理再度倒下。

“……可恶,啊啊,你这家伙……差点以为脑袋都要被踢下来了!”

脑袋飞了可是没得换啊,补充道。

头上稀里哗啦的流着血仍然一副轻佻的口气,但伤害已经相当严重了。左手骨折,加上头部的深度创伤。现在不仅有剧烈的头痛,视野和脚下也完全没有实感。

(可恶……好强啊。不可能完全躲开,又束手无策……)

悠理在内心乍了乍舌。

严格来说——并非是束手无策。

实际上,只要速速解决掉社就可以了。就算轮外的防御力失效,轮外的攻击力还依旧健在。

在受到下一击之前,只要打中对方便好了。

悠理的拳头可谓是一击必杀的最强武器。

不管是再怎么强化防御力也不可能抵挡。

或者说,没错。只要把颈脖上的宽领带解开也是一种方法。

可惜的是,这些方法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要说为什么——

“真是单方面欺负弱者的感觉呢。就连丝毫反击的架势也没有,你是想怎么样?悠理。”

“……哈,哈,哈。”

面对无表情淡淡说出感想的社,悠理只是笑了笑。

那是犹如往常的,悠闲笑容。

“你在说什么啊,社。像你这么可爱的家伙,我怎么可能下的去手。”

如此回答道。

“我就算死也不会伤害女人。”

“……话说回来,你在补考时也这么说过呢。”

社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是个笨蛋。”

“那是在夸我吗?”

就在言谈之间,社缩短了距离。

同时悠理——在内心做好了觉悟。

“……啊,那个。你们准备对那个尸体干什么?”

“这个不能告诉你。”

“说的也是呢。那么换一个问题吧,拿走那个尸体,这所学院会出现什么样的影响?应该不会崩塌吧?”

“没有问题。只是极大魔法阵会停止运作而已。”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不会立刻出现问题吗……”

悠理思考着,但社不会停下脚步。

“……说的也是,仔细想想的话,骑士团也无法肯定就是善类呢,那么黑魔女派也绝不完全是恶。既然如此……偶然撞见的我就没办法出手了吗?”

自言自语着。

像是领悟到了什么,呼的,叹了口气。

“嗯,明白了。社,我投降。”

悠理说道。

这是在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可是接到败北宣言的社并没有停止动作。

“啊啊,我输了。真是伤脑筋——”

抱怨的瞬间——胸口被全力的正拳刺中了。

可谓是匹配最后一拳的最强攻击。

悠理完整的受到了这一拳的伤害,猛的飞了出去。在地面翻滚数圈后,最终撞向墙壁。墙壁受到冲撞倒塌,悠理的身体整个被埋了进去。

就这样,这场争斗落下了帷幕。

麻上悠理。

因其坚守绝对的信念——最终,落败。

将目击者——麻上悠理打败后,社迅速转向了下一步行动。

回到之前的操作中,对笼罩整个学院结界中的一部分进行干涉。为了使主人,能够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召唤于此。

“博士,准备完成了。”

社取出一枚纸片放置在地面。上面画有为了固定转移魔法坐标的魔法阵,也就是所谓的魔法符。

紧接着,一阵淡淡的白光生成,一名男性出现了。

白发白鬓,是位老人。身披和博士这个头衔相衬的白衣。

辻社的制造者——辻十四郎。

“辛苦了。”

面对十四郎板着脸的话语,社恭敬的低着头退至后方待机。在没有指示时,这便是她的职责。

“唔嗯,这就是圣春学院的核心吗……实在是完美。不愧是仪式魔法的鬼才,劳埃德·玛丽耶鲁的设计。如果时间充裕,真是想充分研究看看呢……不过现在没有那个余裕吗……”

眯着眼环顾四周,十四郎登上祭坛,打开了棺木。

“……哦哦!”

打开棺木的瞬间,那紧绷的脸逐渐缓解,发出颤抖的欢喜。

“这不详而又美丽的魔力……就算是魔女的尸体,死后居然还能保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便是【灾祸的黑魔女】大人的贵体,没有错……”


面对无头木乃伊,十四郎眼中出现了双重的欢喜。

一是作为虔诚信徒的喜悦,二是得到新的研究素材,作为研究者的喜悦——这矛盾的欢喜交汇在一起,形成了复杂的神色。

“立刻带回研究室去,846号。”

“是。”

点了点头,社照着指示开始行动。蹲下,将手放在脚下的魔法阵上。为了不被发现遗体被抢夺,还必须继续进行术式干涉。

“呵,呵呵……啊啊,真是期待。没想到居然能亲手研究【灾祸的黑魔女】大人的贵体……真是上天保佑。至于头部,只要和身体的连接没有切断应该还能找到……呼呼,啊哈哈哈!”

仿佛无法忍受狂喜,大笑出来的十四郎,无意间看向了墙壁的一侧,皱起了眉。

“……还活着吗?”

视线前方,是崩塌的墙壁。那里,是败给社后,麻上悠理被掩埋的位置。虽然看不到人影,但十四郎察觉到了气息。

“846号,你松懈了?”

“不,我有全力应战。不如说——是对方放水了。”

“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完全不向我攻击。据说,这是他的信条。”

社回想起悠理和自己战斗时的身影。就算被逼至绝境,直至最后也没有露出一丝敌意。是个轻易就承认败北,无法理解的男人。

“哼,只是个笨蛋吗?嘛,算了。846号,快去解决掉他。”

“……是。”

面对十四郎理所当然的命令,社有一瞬间犹豫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走向悠理的身边。

不能放过目击者,她自然是明白的。

毕竟——只要是十四郎的命令,她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辻社就是被如此制造、如此养育出来——如此使用,如此被使用的。

可是,正因为如此——那一瞬的犹豫,社自身比任何人都要困惑。

“……”

停下脚步,回过头,开口道。

“博士……我想,应该没有杀死他的必要。”

(……诶?)

社不禁对自己的行动表现出疑问。

(我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嘴唇,却擅自的编织出话语。

“那个少年只是个学生。而且,还是个笨拙的D级魔法师。就算放着不管应该也没有问题。比起这个,我认为应该更快的做好离开的准备——”

这是社第一次对十四郎提出意见。

对制造自己的父亲,自诞生起初次的反抗。

“……846号。你是想顶撞我吗?”

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突然,社的后背涌出一股寒意。十四郎的眼神异常的冰冷。那是看着不需要的玩具,失去执着的眼神。

“区区道具居然敢提出意见……这是出于什么缘由?啊啊?846号?”

面无表情的说着,十四郎从白衣口袋里取出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注射器。毫无踌躇的刺向自己的颈脖,将液体注入血管。

丢掉注射器的同时,十四郎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他的右手臂发出鲜明的触动,逐渐巨大化,就这样拥有绿色鳞片和利爪的手腕瞬时便生成了。

那是——巨龙之腕。

和老人那枯瘦的身躯毫不相称的手臂,笔直的迫近了社。

“——啊啊!”

被五只利爪猛的抓起,社发出了尖叫。咯吱咯吱,犹如被钳子压榨着,体内的的骨头发出悲鸣。如果没使用强化魔法的话,恐怕当场就被碾碎了吧。

“846号也失败了吗……虽说对脑和精神操作的话会降低魔法控制能力,不过确实还是需要一定程度的调整呢。否则,一不留神就会持有感情。”

“!唔唔唔唔!”

身体在哭嚎,社痛苦的挣扎着。可是十四郎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仿佛丢掉报废的零件一般,又好像碾压喝完的空罐一般,纯粹事务性的感觉。

在他的思考回路里,社这名少女已经完全被抹去了。

社已经做好觉悟。

知道即便再怎么抵抗也是没有意义的。

十四郎远比社要强大。在得到无数人体实验的结果和安全性的确认后,他甚至对自己的身体也进行了改造,获得了远超常人的力量。

将龙的细胞植入手臂,获得了等同于真龙的强韧肉体,仅凭社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社无言的,闭上了眼睛。要说后悔的话,并非反抗十四郎导致丢掉性命——而是把无关的那名少年卷了进来。

巨龙的五爪袭向了她的头部。

“!?”

瞬间,十四郎瞪大了眼睛。

那笔直刺去的利爪,在社的面前停止了。

在即将刺入喉咙时,被一名少年挡下了。

“你这家伙……!”

十四郎惊愕地怒吼道。对他来说,本应埋在瓦砾下的少年居然能站起来,而且是站在自己面前,甚至仅凭单手就挡住了自己的一击——全都是难以置信的现象吧。


“麻上,悠理……”

社睁开眼睛,望向眼前的男子。脸上有一半已经被鲜血染红,折断的左臂无力的耷拉着,可谓满目苍夷。

可是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那真红之血的装束——犹如恶鬼。

只不过,那汹涌的斗志并没有冲向社。

那残暴的怒火和不吉的魔力全部——都是朝向试图杀死他的十四郎。

“我实在是不想和你这混蛋废话了……只不过有一点,就让我来告诉你这个宇宙谁都不能否定的真理吧……!”

“你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到底怎么把我的攻——”

一切都结束于一瞬之间。

一切都止于一击。

悠理挥动右臂,狠狠的嵌进了十四郎的面门。

仅仅是那么一拳。

带着清爽感的一记由下至上的勾拳。

至少社看到的只有这些。

然而——十四郎便犹如破布般飞了出去,插进了天花板的墙壁。

真可谓如玩笑般的结束方式。

瞬杀。

一击必杀。

“什……!”

社愕然的,绝句了。即便是比常人反应要快数倍她,也无法应对这不可理喻的状况。

在这完全无法理解的展开中唯一能够明白的是——

“她可是女人啊!”

悠理的话语,毫无疑问是肺腑之言。

突然视野歪斜。

(啊啊,已经不行了……)

被社打出的创伤,果然很大。

将十四郎揍飞以后,麻上悠理摇摇欲坠起来。虽然试图站稳脚跟,但终究还是没挺住。

就在这时,一名少女温柔的接住了他。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自然的变成了膝枕的体势。

“没事吧……?”

“社呢?也没事吗?抱歉,虽然想早点过来救你,不过刚才是真的晕过去了。”

“为什么要救我?”

带着不安的神色,社问道。

“我明明是你的敌人。你身上的伤,也全部都是我……”

“为什么……嗯,到底是为什么呢?”

悠理苦笑道。

“大概,是因为社很可爱吧?”

“……是,这样吗?”

社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又微微笑了起来。

“请等一下,我去叫人来。”

“啊,不用了。暂时就这样待着吧。”

“可是……”

“这么舒服的膝枕,伤口什么的感觉瞬间就能治好。”

“……你真的是变态呢。”

“大家都这么说。”

这时,钉在天花板上的十四郎坠落了。伴随着可笑的轰鸣,和地面碰撞。意识朦胧,看来已经无法站起,但他还是匍匐着,向着某个地方爬去。

被他和众人捧起的救世主,木棺所在的地方。

“……【灾祸的黑魔女】……大人……”

拼死的伸出手,那颤抖的手,最终如同断线般落在了地上。

社一脸沉痛的看着这一幕。而在一旁交互看着她和十四郎的悠理,深陷复杂的感情中。

(很遗憾……那家伙根本不是【灾祸的黑魔女】。)

面对从根本上就误会的两人,悠理深表同情。

如果说十四郎和社两人所采取的行动全都是为了得到【灾祸的黑魔女】的遗体,那么他们从最初开始就是在白费功夫。

(黑魔女才没有死。要说为什么的话,黑魔女——)

【灾祸的黑魔女】

三年前,将吸血鬼之王——【鲜血皇帝】杀死,结束吸血鬼和魔女间战争的最强、最恶魔女。

有人畏惧她为毁灭世界的灾厄。

也有人赞颂它为拯救世界的救世主。

一切都在谜团中,能力和名字都不明的存在。

她的真身——

(——就是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