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受难的女骑士-第三章 动人的魔女

“唔哦哦,好厉害。真的瞬移了。这东西好方便诶。”

“这种程度别大惊小怪的,又不是小孩子。”

“身为男人,无论何时都绝不能舍弃少年心哦。”

“哼。”

“话又说过来,雪羽。这么梦幻的移动方式真的没关系吗?如果万一,目的地有普通人在的话要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和制服一样,【浮舟】也同样搭载了认识阻碍的术式。”

“原来如此。”

“悠理,我再向你说明一次哦。这次我们的目的是对这座森林进行再调查。只要感觉到任何异变就立刻回到学院向骑士团进行报告。”

“OKOK,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

就在悠理和雪羽进行着这样的互动时——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们。

两人附近的一颗大树上,有一只黑松鼠。这只在人间界绝不可能存在的野兽,正用它那深红的眼睛眺望着这对不速之客。

“一男一女,吗?”

确认着流向脑中的画面,露西亚苦恼的低语道。

“那身衣服……难道是和骑士团有关的人……?也就是说,魔法师呢。嗯,确实能从他们身上感觉到魔力……”

降魔骑士团之名在魔族中也是人尽皆知。到访人间界的魔族中,有大半就是被他们消灭的,有时,还会主动派遣精锐部队前往魔界远征。

对魔族来说,骑士团也是警戒对象之一。

“难道说,之前打败看门龙的,就是他们中的某一个吗?嗯,不过这附近的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呢。”

自言自语的露西亚没有丝毫的危机感或焦虑,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这也难怪。

被打倒的龙,对露西亚来说不过是一只使魔。

和身为主人的她手下的部下相比——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力量。

“对了,既然是骑士团的魔法师。就将那两人的住处作为我的城堡吧!”

既然是魔法师肯定住的也不错吧。这么想着的露西亚,再度确认了从监视送来的画面,订立了目标。

“……果然女孩子那边应该住在比较可爱的地方吧。嗯,活捉以后叫她带路吧。至于另一个……”

露西亚露出了一抹残酷的微笑。

“男孩子,就不需要了呢~”

机会很快便降临了。

“喂,雪羽。这里就兵分两路吧。”

“诶?为什么?”

“毕竟那样会比较快吧。工作时间缩短二分之一。”

“话是……这么说……”

“怎么, 难道和我分开会寂寞吗?”

“开,开什么玩笑!只是,那个……”

“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立刻赶到的。”

“唔,唔嗯……”

男女组合分开了。

看着从魔兽部下那里送来的影像,露西亚露出微笑。从野兽的背上站起身子走向小屋外。

“去玩耍去玩耍,犹如童女一般。去舞蹈去舞蹈,犹如游女一般。”(译:此处的游女是娼妇的意思,和中文里的意思不同)

在深邃的深林之中沐浴着阳光,魔女仿佛歌唱般编织着话语。

那是咒文。

她,仅属于她的魔法——一切,都是为了发动固有魔法。(译:还固有结界呢-、-)

“【大娼妇的堕胎罪】”(译:呃-)

滋滋。

滋滋滋滋。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犹如被拉扯绽裂的独特异音。这不禁使人想要塞住耳朵的声响出自魔女脚下。

呈肉感女性轮廓的黑影——正逐渐扭曲、倍增,化身为一只狗上浮。

它表皮破裂,从中一个又一个的孕育出堕兽。

兹鲁兹鲁的。犹如亡者般苏醒的野兽,犹如漆黑的暗黑中诞生的野兽。大概地狱绘图也就不过如此吧。

“诞生吧,诞生吧。我可爱的小魔兽们。”

狮子、凤凰、蛇、狼、犬、猫、独角兽、翼龟、天马……每一种都是人间界不曾存在过的,异貌野兽们。

数量大约有百只。

坐拥无数怪物,她犹如女帝般的笑了。

“嗯。那么,露西亚酱,出发~”

魔女,各自都拥有着只属于自己的特别魔法。

其名为——固有结界。

与火系、雷系等大多数魔族都能使用的泛用性魔法相左,异端中的异端魔法。

根据个体差和能力差也存在不同,但大多都拥有泛用魔法无法比拟的规模和破坏力。在过去的魔界,魔女之所以能和不死身的吸血鬼平起平坐,有很大的原因就出在固有魔法上。

【大娼妇的堕胎罪】

其能力为——从自己的影子中孕育出无穷无尽的魔兽。

(……找到了~)

以单手圈成望远镜状的露西亚发现了数千米外的目标少年。


在郁郁葱葱的丛林间像是在小憩的少年,双手插在口袋里,仿佛是来这里散步的。

紧接着瞬间——少年突然开始确认起周围。

(骗人!难道被发现了?)

不仅是自己,部下的魔兽们也在抑制着魔力,甚至气息和杀气都被压抑到了极限。露西亚有着不想引人注目的理由,所以才会这样屏气凝神,等待着机会的到来——可是对方却仅凭视线就把握住了这边的存在。

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何等的猛者?

在露西亚惊讶之中,少年停止了背朝她行走,开始摆弄起下腹部。

“……”

露西亚的表情,犹如吞下了苦虫。

(……突然四下张望,全都是为了这个吗……)

少年正在做的,是男性特有的排尿行为。

俗称【小便】。

呼~伴随着松了口气的呢喃,露出JJ将体内的水分归还森林。

(……居然,居然敢吓唬我。不对,我才没有被吓到哦,一点也没有……)

露西亚的内心,涌现出类似迁怒的怒火。她乘上附近的漆黑大蛇。挥了挥手,向身后的部下下达指令。

“去吧,我可爱的爱玩动物们!去把他咬个粉碎!”

瞬间,她身后随侍的野兽们一跃而出。

漆黑的兽群,转眼便冲进了森林。

各自拿出看家凶器——只为了撕裂目标。

“……嗯?唔,唔啊啊啊啊啊!你,你们是什么东西!?”

正在处理三急的少年,被这突然的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可是,手被占用途中的他根本束手无策。

“等,给我等一下!马上就要尿完,咕啊啊啊啊啊啊!”

排尿中的少年瞬间被兽群蹂躏,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承受了所有的攻击。

“唔吼。唔吼吼吼。”(译:想象海猫里面魔女的笑声)

比兽群晚了一步,坐在蛇背上的露西亚也到达了。她从蛇背上下来,愉快的望向少年。

“下半身毕露的死翘翘,身为男人没有比这更惨的死法了呢。啊哈哈,抱歉了哦。”

露西亚嘲笑着眺望野兽们的捕食。明明应该是残酷至极的情景——却有那么一丝违和感。

(诶……怎么没有出血?)

不管地面还是野兽的身上,都看不到一滴血。

一般来说,野兽的体毛上就算沾满敌人的鲜血也不奇怪才对——

咚沙。

“诶?”

咚沙、咚沙、咚沙咚沙、

露西亚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袭向少年的野兽们居然相继倒下了。

倒下的野兽们一动不动的失去了意识。

只见团团包围的兽群接连倒下,逐渐显露出少年的身影。

“——!?”

露西亚目瞪口呆。

眼前的少年——正威严的挺立在那里。(译:原文仁王立ち,仁王,哼哈二将、金刚。意指毫不动摇的挺立。游戏中常出现的技能,效果大概就像主角这样不管受到多少攻击都不会倒下)

实在是威风堂堂的姿态。其身影,正可谓是男人的象征。(译:防御力点满了)

“什,诶诶?为,为什么……”

“……你,这个混蛋。”

面对惊愕到无以复加的露西亚,少年愤怒的低语道。

总算完成了排尿行为,他小幅的颤抖着,整理好自己的下半身衣物,回头朝向露西亚的方向。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家伙,不过居然敢妨碍男人神圣的小便TIME,至少得看气氛吧,啊?”

饱含愤怒的视线,笔直射穿了露西亚。

所谓的看气氛。感觉在人类最为尴尬的瞬间——也就是在排尿途中即便遭受袭击,仍然能完成这一行为的他才是最不会看气氛的人——不过少年完全无视了这一点继续低语道。

“真是的……害我吓一跳,搞的姿势都没弄对。啊啊,好像还没尿完……可恶,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中年人的天敌,残尿感吗?还真是可怕……”(译:这里就不科普了=。=)

“你到底,干了什么……?我的魔兽,怎么会……”

“我可什么都没干哦。”

面对直言相告的少年,露西亚心中满是疑问。大概是表露到了脸上吧,少年继续说明道。

“像我们这种持续释放魔力的人种,时常都会身缠微弱的魔力吧?就是因为那个。”

体内能自然生成魔力的魔族或一部分人类,他们在无意识之间会从体内生成魔力,并进行循环。

根据训练甚至能使这股魔力活性化,相反想要抑制当然也是可能的。现在的露西亚直至今天也都一直将魔力压制在最低限度以便隐藏自己的行踪。

“简单来说——你那群魔兽们的【全力】,就连我的【微弱】都比不上。”

“……”

开什么玩笑,露西亚想到。

她的魔兽们才不可能那么软弱,而且这次孕育出的都是攻击特化型。


攻击特化型魔兽的全力,居然连区区人类无意识释放的魔力都无法突破什么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麻上悠理,姑且,也算是魔法师吧。”

魔法师。手染魔之法与魔族相抗衡之人的总称。

“这些魔兽……”

少年——悠理眺望着脚下无数的魔兽嘟囔道。

“全都是你的使魔么。感觉和之前的龙还挺类似的呢……也就是说,那头龙,也是你在操纵吗?”

“……没错哦。”

露西亚——笑了。

“就像这样……饱含着爱的生出来的哦!”

露西亚仰天张开双手,大声的宣告道。

“【大娼妇的堕胎罪】!”

瞬间,她身后的影子大幅扭曲。从漆黑的黑暗中浮现出一头野兽。

那是头奇妙的野兽。

狮子的身躯,狮子和山羊两个头,尾巴是大蛇。由复数魔兽混合起来的奇异容貌。变异多头兽,经由露西亚的力量诞生出的合成兽。

魔兽的自由交配,正是她固有魔法的特性。

“哼……那个速度、规模还有力量……看来不是单纯的召唤魔法呢。是叫固有魔法的东西吗?哎呀哎呀……看来还真被我猜对了。”

正中最坏的预想,悠理不禁苦笑道。

“没错,我就是魔女。是你们区区人类无法比拟的,高等生物哦。”

抚摸着漆黑合成兽的兽毛,露西亚傲慢的扬言道。

“我名叫——露西亚·冯·艾露迪·凡。记好了,这可是魔界最美女性的名字哦。”

露西亚注视着悠理,将自己的魔力注入这匹合成兽中。

总而言之,目前已经确认到眼前的少年拥有异常的防御力。大部分的攻击魔法恐怕都无法对其奏效。

那么,能使用的战术就只有一个。

一点突破——瞄准会心一击。

“接招!”

她释放出【攻击】信号的瞬间,合成兽被解放了。饥饿的野兽以无法停止的速度狂奔着袭向目标。

与其相对的,悠理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或回避动作,仅仅是站在那里。

紧接着——相撞。

强韧的利齿咬进肩膀——失败了。

在接触的同时。

利齿被皮肤挡住了。

合成兽那强大的咬合力别说是将人碎尸万段了,就连咬出一个牙印也无法办到。

“哈哈。挺能干呢,狗崽子。嗯?诶,狮子好像属于猫科来着?”

无视被高于自己数尺的野兽袭击,悠理仍在温吞的说着单口相声。

“居然能向我攻击还保有意识,真是了不起的家伙呢。如果换做其他人,大概光是接触到我的魔力就自灭了。”

嘛,不过,悠理顿了顿握紧拳头。

“口水实在太恶心了,所以还是给我滚开……吧!”

仅仅是普通的拳头。

而且因为姿势的原因,无法释出全力的拳头,居然将远超一吨的合成兽如破布般的揍飞了。

如同玩笑般被揍飞的合成兽,在撞倒数十根树木后,总算是掉了下来。

愕然。露西亚大张着嘴目瞪口呆。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类,他真的是人类吗……)

面对这荒唐的力量,止不住的恐惧感。

露西亚·冯·艾露迪·凡绝不是弱小的存在。

固有魔法——【大娼妇的堕胎罪】也毫无疑问是惊人的能力。

没有丝毫恐惧感和反抗心,仅仅是遵从着主人的命令,而且还能无穷无尽的生产——直说的话,就等同于拥有了一支不惧死亡的无穷军队。

指挥着数千魔兽的她,就算说是【一骑当千】的强者也不为过。甚至在魔界仅凭一人就攻陷过一个国家。

可是,这些魔兽的军团,就连给少年造成一个伤痕也办不到。已经束手无策了。露西亚被逼至了前所未有的绝境。

“……啊,那啥。你这么害怕老实说我还挺受打击的。”

看着面露绝望的露西亚,悠理困扰的摸了摸脑袋。

“放心吧,我不准备和你打,也没有加害你的意思。”

紧接着,他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

“我是不伤害女人主义(女权主义者)。”

麻上悠理绝不会伤害女性。

他的脑内选项就从未出现过【伤害女性】的选项。

对他来说,魔女当然也是女性。

就算是魔界最强的魔女,同样也是应当保护的存在,大家全都是宝物。

(哎呀~不过还真是位色色的大姐姐呢……啊,不对)

将不必要的妄想抛至脑后,重新看向露西亚。

她目瞪口呆的,呈惊讶状。大概在为悠理的【女权主义】困惑吧。

“……为什么?难道别有目的?”


“不,我是认真的。”

“我可是魔女哦?对你们骑士团的魔法师来说,应该是敌人吧?”

“啊,好像确实如此呢。不过,嘛,我是在和这种使命无缘的地方长大的。原则上不会和不想打的人为敌。”

悠理轻浮的向困惑中的魔女解释道。

大概是因为压倒性的实力差所致,两人间微妙的有种视线差存在,不过悠理并没有贬低露西亚的打算。

他,是准备真心诚意的面对对方的。

明明一切都能仅凭一拳就解决,但麻上悠理并不准备使用。

虽然他是准备在自己的原则下全力战斗的——但在外人看来可能单纯只是在放水吧。

直说就是束缚PLAY,实际上确实也只是单纯的放水PLAY。

悠理本人,过去也曾对师傅的这种做法抱持疑问。与在战斗中丝毫没有诚实可言的朱利亚斯相对,他厌恶这种做法。

不仅是对女人放水,就连面对杂鱼时还会随性敲诈的男人。【为什么不认真战斗?】悠理曾当面质问过他。

“傻瓜。”

可是朱利亚斯却露出讥讽的微笑回答他。

“束缚PLAY和放水PLAY,那才是人生的乐趣所在吧。”

结果,直至今天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如果用极度正面的说法来解释的话,大概就是【自己束缚自己才是真正的自由】。总而言之悠理还是强硬的说服了自己。

正因如此——麻上悠理至始至终也在为了贯彻这种信念战斗。

全力的被束缚。

全力的放水。

全力的——不使出全力。

“是叫露西亚吧?总而言之,能告诉我你来人间界的理由吗?根据你的回答我也能放了你。当然,如果你肯乖乖回魔界的话,我还会当你半程的护花使者哦?”

看着说笑的悠理。露西亚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唔嗯,唔嗯嗯。”

没多久,再度露出了妖艳的微笑。

“偶尔确实会有呢。虽然不知道女权主义是什么意思,明明没人拜托却擅自束缚自己的家伙。不伤害女人小孩,作茧自缚还陶醉其中的家伙。我一般和这种家伙战斗的时候都会这么想哦,”

红唇露出裂开一般的微笑。(译:就是嘴唇笑起来的时候弧度很大,一般在动画里多运用在突出反派的夸张手法)

“碰到个笨蛋,真是LUCK。”

一步,又一步的。露西亚逐渐拉近了距离。

(……啊。果然变成这样了吗……)

悠理微微的叹了口气。不管露西亚是出于何种目的来到人间界的,看来都不会轻易回头的样子。

(那么……该怎么办呢~)

就在他思考的途中,露西亚已经不知不觉的缩短了相当的距离。别说是拳头了,已经到了几乎脸碰脸的程度。

嗞,脸凑了过来,如同品评般的注视。

“唔嗯。长相……嘛,大概算及格分呢。但是力量无懈可击……”

“干,干嘛啊……”

伴随着悠理略带动摇的后退一步,只见露西亚露出满意的微笑,

“好吧。我决定了!”

啪,的拍了拍手。

“是叫悠理君吧。”

魅惑的视线,参杂着恶作剧的光辉注视着悠理。

动人的嘴唇,编制出了始料不及的话语。

“来当我的男朋友吧?”

“——哈!?”

“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久远院雪羽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

和悠理兵分两路之后——不断能听到兽鸣和地动等躁动不安的声音回响在森林之中,雪羽急忙的赶向了事发点,可看到的却是——

“哦~雪羽。没事吧?”

毫无紧张感的脱线悠理和,

“啊啦?这不是女孩子那边吗?初次见面~”

亲昵的抱着他胳膊,身穿露出度极高服装的女性。是名身缠妖媚气息的美女。

“……悠理。这是谁?这个女人……难,难道说——”

“啊~嗯。没错没错,魔女哦。”

悠理依旧一副毫无紧张感的样子,描述着惊人的事实。雪羽膛目结舌的重新看向眼前的美女。

“呀~真是的。别一下子就暴露嘛~亲爱的~明明到最后再披露才比较有意思的~”

“亲,亲爱的!?”

雪羽惊叫着瞪向悠理。

“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悠理!快说明清楚!”

“嗯……~”

悠理沙拉沙拉的搔了搔脑袋,困惑的说道。

“好像这家伙,是来人间界玩的。”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