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受难的女骑士-第四章 捉迷藏

魔族来到人间界的理由,当然是多种多样的。

有为了侵略人间界的,也有遵从主人命令的,有单纯想要大闹一场的,也有因魔界领土争斗败北的……总之就是各种各样。

毕竟也没有斟酌或把握状况的余裕,即便大多数是为了为恶而来,但其中仍然不能排除不得已来到这里的人。

在这之中——露西亚·冯·艾露迪·凡的目的又是……

“因为人间界看起来比较有趣。”

好像,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结果,悠理和雪羽没有将她报告给骑士团。

“唔,嘛。这样不挺好吗?露西亚也说了不会给人间界带来危害。”

“我可是完全不相信那家伙说的话哦。而且……万一真要讨伐魔女的话,骑士团就不得不分出相当的战力。露西亚的实力还是未知数,但肯定会出现牺牲者吧。如果玩尽兴了能早点回魔界的话,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雪羽真是温柔呢。”

“什……这,这么突然的说什么呢……”

“比起发现魔女的功劳,你还是优先确保同伴的安全吧?”

“话是这么说……但和温柔没有一点关系。就结果来说……也是为了我自己。比起向骑士团报告露西亚的事情,我只是判断拉拢她能够收获更大的利益而已。作为骑士团中介与魔界联系,这无疑对我是最大的好处。”

“哈……看来你想了很多呢。”

总之,经过各种探讨的结果,两人最终决定先将魔女的事情保密了。

至于最关键的当事人,趁着两人在交谈的时候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是去各处探险了,还是直接回了魔界,这点没有人知道。

说不定,已经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这么想着,时间来到了第二天的周日。

悠理悠闲的睁开眼睛——和一双魅惑的双眼四目相对。

“呀,居然醒了!”

遗憾的撅起嘴巴,是魔女妖艳的嘴唇。露西亚。还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却在第二天睁开眼就看到了。

此刻,她正压在悠理的身上。那是捕获猎物的野兽才会摆出的姿势。脸已经凑近到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要说也是自然,视线情不自禁就游移到了这个体势一定会凸显的胸部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看起来是那么的富有弹性。

“明明还想来一个早安的KISS的~”

“……这是哪儿?天国吗?”

“啊哈,说不定是地狱哦?”

“……总而言之,快让开。”

“呀啊~欺负人~”

持续着刚醒来的昏沉状态,悠理将趴在自己身上的美女推开,坐起身子。打过一个大大的哈欠后,向她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

“因为门没锁。”

“……啊,话说昨天确实忘记锁门了。”

悠理不禁为自己粗线条的性格后悔起来。

“但是,一般也不会随便进别人家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是悠理君的女朋友。”

“昨天我不是拒绝了么。”

“诶?明明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想要和你交往,怎么可能拒绝。”

“我对没节操的女人没兴趣。”

断言道。实际上和兴趣无关,单纯只是不认为露西亚说的是实话。

“那么,我换个问题好了,露西亚。你是怎么进入学院的?”

圣春学院,其整体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常时展开着退魔结界。而魔族——特别是魔女应该绝对进不来才对。

“啊啊,这是因为。”

露西亚坐在床上,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唔滋。

狠狠的抓住了双RU。

(唔哦~)

身为男性的悠理看呆了。露西亚就那么抓着RU房向两把拉开,露出谷间。(译:MIMI的正中间)

“这算什么服务?该不会要我在那里放上一叠钞票吧?”

“啊哈哈,就算夹住其他的东西也可以哦?”(译:噗)

露出嘲弄的笑容,露西亚集中意识般的闭上了眼睛。

只见,双RU之间——大概是心脏的位置上浮现出一个奇妙的纹样。

两头蛇缠绕的真红刺青。

“那个是,魔纹吗……?”

“没错。这是封魔的魔纹哦。能够完全抑制我的魔力,转化为和人类魔法师差不多等级的超绝封印魔法。”

“……哈。所以,你就是这样轻松的出入结界的吗?嘛,确实这里的结界只会对高位的魔法师才有反应呢。”

“就是这样。在魔界也有擅长这种东西的家伙哦,还挺贵的呢。”

露西亚啪的松开了手。纹章也跟着消失,双RU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我……或者说,魔女的魔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哦。如果不这样的话,来这里的瞬间肯定就被魔法师发现了。”

从魔界来访的魔女——这毫无疑问是异常事态,看来其他魔法师完全没有察觉全都多亏了这个机关。


(昨天,完全没有察觉这家伙的气息原来是这个原因吗……)

悠理理解的同时,又冒出了新的疑问。

“但是,这样的话你的战斗力应该下降了很多吧?”

“算是吧,已经相当弱化了哦。虽然固有魔法还能使用,但其他魔法可就一塌糊涂了……说不定只要稍微厉害点的魔法师都打不赢了呢。再者这个魔纹,在回魔界之前都消除不掉呢。”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我说过吧?我来人间界就是因为觉得这边比较有趣哦。”

“……”

“魔界啊,可是又暗又潮还到处都是血的味道哦。就连植物都长得那么恶心。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相比起来,这边简直就是天堂!到处闪闪发亮的,衣服和首饰也很可爱!”

露西亚的眼睛,寄宿着孩童般的天真光芒。

“我啊,可以和魔兽共有视野。曾今把它们送来这边好几次哦。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还带来了杂志和可爱的衣服呢。然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过来了。毕竟,和吸血鬼的战争也打完了呢。”

“也就是所谓的观光旅行吗?”

悠理扫兴的嘟囔道。

“露西亚。你真的只是为了这种理由过来的吗?甚至不惜舍弃大半的力量,还东躲西藏的……”

“嗯,没错哦。就只为了这个,我舍弃了自我来到这里。”

露西亚毫无迷茫的点了点头。

“魔女的自尊……当然也不是没有呢。不过比起那个,我还是更看重自己哦。只要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强大】什么的根本毫无意义。”

自我削弱后的魔女,直面着自己诉说到。

“……原来如此。嘛,确实,正是如此。”

只要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强大】根本毫无意义。

悠理对露西亚的价值观产生了共鸣。

“好了,自我披露到此为止~呐,悠理君。去玩吧!”

露西亚摆出乞求状靠了过来。那原本就已经够汹涌的大波进一步被强调。(译:这里的乞求状是双手在胸前合掌,手腕挤压侧边强调RU房的姿势)

“怎么,你在诱惑我吗?意思是随便我揉?”

“啊哈,想揉揉看吗?”

“……恕我拒绝。”

看到悠理露出厌恶的表情,露西亚更是变本加厉的露出恶作剧的微笑贴了过来。

“昨天我就在想了……悠理君,明明就喜欢开下流的玩笑,但实际上没有过H的经验吧?”

咕咚。(咽唾沫)

“难道是那个吗?喜欢看到因下流玩笑害羞的清纯女孩子,但实际骑上去却又会WEI掉的类型?还是说……”(译:这东西发布出去大丈夫?)

紧盯着悠理,露西亚说道。

“故意装成成熟的大人——实际上却是CHU男?”

咕咚、咕咚、咕咚。

悠理的内心剧烈的动摇起来。

实际上——在跟随师傅朱利亚斯时,也曾数度体验过【大人】的社交场所。因此,XING知识早已烂熟于心,对下流对话的耐性也非常高。

(但是……唯一,也是最关键的地方根本还是不知道啊。)

每当朱利亚斯在【享受】时,悠理都会带着赛丽亚出门。虽然也接到过不少成熟女性的主动【邀请】,但为了妹妹的教育,全部都拒绝掉了。(译:死妹控!)

就结果来说,麻上悠理处在了【明明习惯了女人,明明喜欢女人……却是个CHU男】的微妙立场上。

“啊哈哈。果然是这样呢,好可爱~”

被取笑了。

(可恶!如果换做雪羽的话,明明就是我握着主导权才对……!)

回想起相识不久的那名性格认真的女孩子,悠理生气的回击道。

“你,你又怎么样啊!”

“我?哼哼,该怎么说呢。能告诉你的只有一个,假想训练可是很完美哦。”

“那你不也是CHU女嘛!”

“嗯,好像是呢~既然如此,要一起练习看看吗?”

说着,露西亚越靠越近了。

而且以强调RU房的姿势。

犹如野兽一般的。

悠理惊恐的颤抖着逃向了床角。

(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到底在干吗啊……”

此刻,久远院雪羽正站在男生宿舍的入口处叹气。虽然是有事来找住在四楼的麻上悠理,但是……

“好吧,要进去了……等一下,果然还是……”

已经在这里将近徘徊了三十分钟。

她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纸箱。

里面装着栗子蛋糕。并非一般便利店卖的那种一人食用的杯装尺寸,而是适合多人食用的宴会尺寸。

而且,是非卖品。

这是雪羽今天早起特意制作的蛋糕。

(唔唔……果,果然到普通的商店去买就好了……)


实际上,知道雪羽【制作点心】兴趣的人很少。因为太过害羞,她不曾对任何人提起。

悠理想吃的栗子蛋糕,是从很久以前只要有机会就想做的点心之一,虽说是早起鼓起干劲做出来的……但是,总感觉好像做过头了。

(怎么办啊……果然突然就送手制蛋糕的话,还是会在意吧。如果因为太沉重不肯收的话……)

而且,偏偏还是高脂肪的宴会蛋糕。

双重意义上的沉重。

(再,再说,明明只是昨天的谢礼……上来就送手制蛋糕……不就好像……唔,呜呜呜……)

“……算,算了!事到如今就豁出去吧!)

抬起头,没问题,没问题的。不断向自己进行着暗示,鼓起勇气,爬上了男生宿舍的楼梯。

来到四楼悠理的房间门前。嘶—哈—,不断地深呼吸,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房间里好像有点吵闹。

“唔呼呼!有什么关系嘛~有什么关系嘛~”

“咕,住,快住手!别过来!把凶器收起来啊!”

“害羞了?好可爱~!”

“咕……别,别小看我!”

“呀!诶……什,不要,等,等一,等一下,这么突然的……雅,蠛……”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看穿你了!”

“诶?”

“我说你,也是那个吧。和我一样,到了关键时候就会害怕的类型吧?”

“……什!才,才不是!我才没有害怕呢!”

“哈哈哈哈,反正你也不打算做到最后吧!”

“~~!啊啊,我生气了!这,这样看你怎么办!”

“唔啊!你,你快住手!那是犯规吧!”

从里面,能听到像是争斗的声响。

“没,没事吧,悠理!”

脑中一片空白,雪羽急忙推开了门。

只见,眼前是两个衣着凌乱,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悠理和露西亚。

“你,你,你们两个在干嘛啊!”

伴随着怒吼,悠理和露西亚停止了动作。两人咚的分开,慌忙整理起身上的衣物。(译:NTR,赤果果的)

“居,居然在神圣的校舍里,干出这种事情!?太,太,太不知羞耻了!”

“那,个……这是……”

“啊啦,真遗憾,居然有人来碍事了。”

就在悠理准备寻找借口时,露西亚撅起了嘴巴。

“后续就留到下次吧,悠理君~”

“……亏你敢说,明明就没有干劲。你这个冒牌bitch(JI女)。”

“嗯?你有脸说吗?就凭你这张嘴,这张嘴~!?”

“唔唔唔唔唔。快,快住手……”

被露西亚拉扯着脸颊,

“你在调什么情啊!?悠理!!”

雪羽的怒火进一步燃烧。

(我又没想调情……话说,这是调情吗?)

不仅如此,要是雪羽没有及时赶到的话,真的就要跨越那危险的一线了。

“只不过是普通的身体接触哦,身体接触~真是的,雪羽酱别那么生气嘛~”

“给,给我闭嘴!话说,为什么你这家伙会在这里啊!?”

面对露西亚一副同班同学般亲昵的谈笑,雪羽始终保持着警惕。

“干嘛啊,我就不能来玩吗?”

“当然不能吧。你以为是哪里啊?这里可是降魔骑士团的育成机关哦,直说的话,就是你们魔族天敌的大本营……”

“没关系啦。我昨天也说过了,只要那边不采取措施,我也什么都不会做哦。所以请继续放置PLAY吧。”

露西亚完全一副说笑的态度望着雪羽。

“话说回来,雪羽酱是来干什么的?现在可是周末的白天哦,既然到悠理君的房间来,难道是约好了?”

“倒,倒也没有。”

“哼~那么,是来干什么的?”

雪羽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视线游移,瞄了瞄悠理,又看了看脚下,最后视线来到了手中的白色箱子上……

“嗯?雪羽,那个箱子是什么?”

随着悠理随心一问,雪羽急忙将其藏到了身后。

“这,这是……什么都没有哦,别在意!”

“哼嗯~”

“那个……我来这里是因为……”

迷茫了片刻,很快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抬起了头。

“对,对了。我,那个——来这里是想让悠理教我发电的!”(译:果然这个梗还没用完)

说出来了。

“……”

“……”

无言的沉默支配了整个房间。露西亚一副茫然若失的样子,悠理则绝望的蒙住了头。

“身为魔法师,可绝不能疏于锻炼呢。我必须变得更强才行,所以这是为了虚心请教。为了学习那个高度的印象锻炼法,叫做发电的东西,我来到了这里。嗯,就是这样。”


在这波涛汹涌的气氛中,雪羽一副得意的样子,将过去悠理传授的错误知识,坦坦荡荡说了出来。

“……呐,悠理君。”露西亚偷偷说道。“你到底想和雪羽酱做什么样的玩法?”

“我才想问啊……”

虽然理解到都是自作自受,但现在已经没办法收场了。

“……呼~唔呼呼~嘛,大致上我算明白了。”

与困惑的悠理相反,露西亚露出了游刃有余的微笑。她凑近雪羽,向她咬起了耳朵。

“呐,雪羽酱。发·电到底是什么……要我来教你吗?”

露西亚这么说着,望向悠理露出恶作剧的微笑。虽然慌忙准备介入阻止,但为时已晚。雪羽当场就咬钩了。

“露西亚你知道吗?”

“嗯,所谓的发电啊,就是指……”

魅惑的顿了顿,露西亚面露微笑的凑向雪羽耳边。

如白雪般纯洁无垢的少女,正逐渐被淫语玷污。

“就是XXXX。”

“唔嗯。”

“因为是XXXX,”

“唔嗯……诶?”

“所以像是XXX之类的,”

“哈啊!?诶诶?”

“或是XXXX也会使用哦。”

“!? !? !?”

“就连XXXX也算哦。”

“~~~~~~~~~~~~!?”

雪羽的表情由红变绿,又由绿变红。眼神渐渐的无法定焦,肩膀开始颤抖起来。

根据露西亚的性教育,总算是理解到了自己犯下的天大误会。

(……啊~嗯,逃吧。)

看着雪羽那犹如即将断掉发条的玩具般的动作,悠理立刻下定了撤退的决意。

偷偷打开窗户,从四层楼跳了下去。

随着无声的轻松着地,就在哒哒哒开始小跑起来时。

身后,从自己的房间里——感觉到某股能量爆发一般的气息。

就这样,以整个学院为中心的捉迷藏开始了。

十分钟后。

“真是的,都怪露西亚说了那些多余的话……唔哦,吓死人了!”

回过头来,悠理感到一阵彻骨寒意。

久远院雪羽缠绕着鬼神般的怒火正逐渐紧逼。

平时那高雅沉稳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正以吓人的速度和面向追赶着悠理。

“站住!快给我站住!麻上悠理!”

“怎么可能会有说停就停的家伙啊。”

“你竟敢,你竟敢如此侮辱我!”

“喂!别那么大声的乱说啊,会被误解吧!”

“闭嘴!今天绝对不会原谅你!”

这已经不能算怒吼和怒骂了,听着那近似于悲鸣的哭喊,悠理继续逃跑着。

眼看就要到达校舍的外侧,毫不停息的一个跳跃。

利用空调的室外机和窗框,速度不减的攀上了六层高的校舍屋顶。

这常人无法想像的动作,对悠理来说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这样总该知难而退了吧。)

爬上屋顶回过头来,

“休想逃!”

雪羽从大腿上的枪套中抽出短剑型的魔导武装,注入魔力。借由化为媒体的魔导武装辅助,启动了魔法。

空中展开复数魔法阵。

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圆形图案罗列着朝向屋顶。

雪羽跳上了第一个魔法阵,紧接着是第二个……就这样经由数个魔法阵,逐渐缩短了和悠理间的距离。

(居然是【宙步】)(Step)

雪羽使用的,是被称为【宙步】的魔法。

利用微量的魔力定型,创造出空中立足点的基础魔法。因不需要属性变换,算是较为容易发动的魔法。

虽说是基本中的基本——但同时也是最能看出使用者力量的手段。

雪羽的【宙步】,无论是发动速度,设置位置,全都无可挑剔。清楚的把握自己的跳跃力和速度,在最为适合的位置展开魔法阵。

这是最能展现出她实力的完美移动法。

“不是挺厉害的么。”

悠理在屋顶上奔跑了起来,跳向了隔壁的建筑物。

当然,雪羽也熟练的运用【宙步】追了上去。

两人就这样持续利用着建筑物的屋顶和墙壁,展开了无穷无尽的追迷藏。

“……哦。”

仅凭自己的身体能力在空中自由自在移动着的悠理,无意间在下方发现了眼熟的人影。

在妆点着喷水池和鲜艳玫瑰的学院中庭,其角落里设置的长椅上,有一名无所事事的少女。

辻社。在补考时曾有过只言片语的少女。悠理将逃跑剧舞台从空中转向地面。


“抱歉,让我藏一下吧。”

说着,不等少女的许可便藏进了长椅下。

只要这么屏气凝神,处在激昂状态的雪羽很快便跟丢了悠理。开始像无头苍蝇般的乱撞。

“呼~得救了,3Q,辻。”

“既然如此,希望你能快点从那里出来。”

从长椅底下探出头道谢到,但辻只是露出淡淡的回应。

被这么一说才察觉到。悠理所探出脑袋的位置,正处在微妙能看到却又看不到辻裙底的地方。

“哦,抱歉。”

悠理慌忙谢罪着从长椅下爬了出来。辻则是压着自己的裙子,虽然面无表情,但看起来还是有些害羞。

“看到了?”

“没有……真是遗憾,居然没看到……”

这么实话实说,辻疑惑的歪起脑袋。

“遗憾,也就是说很想看吗?”

“啊,啊啊……嘛,那当然,毕竟是健全的男性。”

“悠理H。”

淡淡的说到。

虽然感觉脸颊微微有些潮红,但无奈表情丝毫不见变化。

“别说什么H了,身为爷们儿H是自然的。”

“男性H,因为悠理是男性,所以——悠理H。”

“为什么这里要用三段论法?”(译:这么直白应该能看出三段论是什么意思吧)

“没有弄错。”

看着好像有些骄傲的社,悠理无可奈何的抓了抓脑袋。

“……然后呢,社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练习。现在,正在稍事休息。”

说着,举起了手中的学生证。

“啊啊,话说这个,应该也算魔导器呢。”

悠理将手伸进口袋,拿出了自己的学生证。

圣春学院配发给学生的学生证,实际上是卡片型的魔导器。因内部镶嵌有特殊的矿石,所以做成了略有厚重感的时尚造型。

话虽如此,这配发给全校学生的身份证明,最多也只是个初心者使用的练习道具罢了。虽说是人人有份,但真正拿来作为魔导器的人并不多。

如果是略有实力的话,大都已经持有自己重设过的魔导器了,或者是更为专业的人——比如像久远院雪羽这种上位级别的人,还能获得学院乃至技术局专门配给的魔导武装。

“社也参加补考了吧。结果怎么样?”

“不行。所以在这里练习。”

社开始将魔力注入学生证。

空气中产生出淡淡的光芒。紧接着收束,遵从赋予的法则组成魔法阵——可是,那个魔法阵微妙有些歪斜。

“唔嗯。”

伴随着脱力的声响,社的魔法发动了。空中出现一个小小的火球。这比蜡烛的火苗还要小的火球毫不争气的,没过几秒就熄灭了。

火系一阶魔法,【火玉】。(Fire)

可是威力太过残念了。

“……”

社微微露出了无趣的表情。

所谓魔法,是将最原始的魔力通过赋予一定法则,使其根据用途发生变化的奇迹。

法则明文化后便是魔法阵,发动时,如果不进行威力、坐标、范围等细节设定的话——最终,就会像现在这样无法描绘出漂亮的圆阵,导致发动结果不理想。

“别那么灰心嘛。至少结果比我要好哦。”

这世上总会有不擅长的事情,比如悠理就完全和魔法八字不合。

(虽然以前只是不擅长……但现在又是别的问题了呐。)

微微叹了口气。

“……找到你了哦,悠理!”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如烈火般的怒吼。

悠理大吃一惊。吱吱,的以僵硬的动作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雪羽狂奔着正向这边逼近。

“不妙……那回头见了,社!”

悠理挥了挥手,如脱兔般跑了起来。社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的背影。

“奇怪的男生。”

那之后,悠理和雪羽的捉迷藏又持续了一段时间。

身为A级魔法师,在基础魔法的使用上见长的雪羽除了【宙步】,其他又展示了【加速】(Boost)、【最大加速】(Full Boost)和【歪空】(Warp)等魔法,可谓是全力的紧追目标。

可是悠理的身体能力——更是在其之上。

仅仅是在奔跑。

仅仅是在跳跃。

然而——雪羽却怎么也追不上。

虽说是将自己的移动魔法发挥至了极限,但脚力上还是输给了对手。

再者,悠理看起来好像根本没认真应对。

就好像嘲笑着仅凭愤怒就力量全开的雪羽一般,四处逃窜着,嘴上说着【不妙不妙】的,但始终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身缠鬼气的少女,和毫无危机感的少年。


两人的追迷藏还在继续,作为鬼的雪羽不管经过多久都追不上悠理。

追不上。

追不上追不上追不上——

“唔,呜,呜哇……”

终于,还是泪腺决堤了。

蹲在校舍的角落里,如断线的珠子般,眼泪倾注而下。

(诶诶诶诶……!?为什么突然就哭了啊……)(译:人渣)

保持着相当一段优势的悠理吃了一惊。慌忙刹住车U字转了个弯赶向少女身边。

“等,等一下……雪羽桑?”(译:此处桑是表尊敬)

“呜,呜,咕,真是的,为什么你……为什么你会~~”

满脸通红抽泣着,吧嗒吧嗒捶打悠理的胸口和脑袋。

“太狡猾了,那个速度算什么啊……那不就根本追不上嘛……”

“就算你这么说……”

“不知不觉间,还把魔女带到宿舍调情……”

“那真不怪我……”

“就因为我是笨蛋……呜,教我那么下流的单词……你这个,变态……”

“……是我不好,对不起。”

“呜,呜……”

看着好像孩子般哭闹的雪羽,悠理陷入了自责。不管怎么说弄哭女生也是事实,这是相当大的罪恶感。

“雪羽,真的很对不起。全部都是我的错,我什么都愿做,所以原谅我吧。”

总而言之先低头道歉。雪羽依旧抽泣着断断续续哭诉道。

“……真的,最讨厌你了。”

看着孩子般执拗的雪羽,悠理手足无措的抱住了头。

“而且……还有栗子蛋糕。”

“嗯?栗子蛋糕?”

“因为你说想吃……人家明明都特意带来了……”

听到这个关键词的瞬间,悠理的大脑高速运转了起来。

(带来了栗子蛋糕→雪羽带来的白色箱子里有栗子蛋糕→雪羽现在没带着箱子→箱子留在了我的房间→现在是初夏,温度略高——也就是说……)

“那你不早说!”

悠理的动作突然机敏了起来。

他一手抱起了哭泣的雪羽。

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公主抱。

“呀!”

响起了雪羽可爱的悲鸣,但是已经没有注意这种细节的时间了。

“剩下的话留到回我房间再说!”

“什,等,放,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抓紧了哦,我要拿出全力了!”

“诶……唔,唔啊啊啊!”

紧接着,他以无法想像是抱着一个人的速度奔向了男生宿舍。

而且这个速度,要远远超过刚才被雪羽追赶的时候。

察觉到他已经相当放水的雪羽,变得更加失落起来,但是悠理并没有察觉到这点。

幸运的是,栗子蛋糕已经被收进了冰箱。既然雪羽也不知情,那么恐怕是露西亚的好意吧。悠理打从心里对不知消失到哪儿去的露西亚表示感谢。

“那个魔女,到底又跑到哪里去了?”

“谁知道呢。大概是出去玩了吧?毕竟就是为了玩才来的人间界。”

“……如果是就好了。只要不去策划什么不轨的事情……”

“到时候再说吧。”

说着,悠理咔嚓的,放下了空盘子和勺子。

“哈~真是美味。”

“……居然一个人就把宴会蛋糕吃掉了……”

看着一脸满足的悠理,早已停止哭泣的雪羽则是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真亏你能一个人吃完……”

“我啊,只要是甜食不管多少都是来者不拒哦。啊,难道说刚才你也想尝一口?”

“才不要。可是……就连咖啡或者红茶也不喝,一味的吃这么甜的东西……”

“诶?喂喂,雪羽。在吃甜食的时候参杂苦味干嘛啊。那样难得的甜味不就浪费了吗?”(译:小科普,吃甜食的时候喝茶能够起到一定程度的综合作用,甜食是酸性的,而茶是碱性的)

“……”

雪羽欲言又止的看着悠理,不过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现出一副【吐槽就输了。你这家伙和我是不同生物】的样子。

“嘛,你高兴就好。最初还真有点不安。”

“真是太棒了。比我至今为止吃过的任何栗子蛋糕都要好。”

“真,真有那么好吃吗?”

“当然啊。对了,雪羽。这个到底是哪家店买的,快告诉我吧。”

“那个……”

略显害羞的,

“实际上……使我自己做的。”

回答道。悠理目瞪口呆。

“那,那个,我还挺喜欢做点心的。嗯,虽然还是第一次做栗子蛋糕,不过很开心哦。”


“……”

“我,我没和其他人说过。因,因为太害羞了……”

“……雪羽。”

经过数秒的沉默,悠理收回了平时那种玩世不恭的风格,露出了一脸认真的表情。他笔直的注视着雪羽,极度真诚的说道。

“和我结婚吧。”

“哈啊!?”

“然后每天早上都给我做巧克力蛋糕。”

“你这家伙准备每天早上都吃巧克力蛋糕吗!?不对!”

感觉到吐槽的关键点出现偏差,雪羽急忙修正道。

“这,这么突然的说什么呢,就算是玩笑也太过分了吧!”

“不是玩笑,我是认真的。我的梦想,就是能娶到会做点心的新娘哦。”

看着一脸认真的悠理,雪羽面红耳赤的不知如何是好。

“怎,怎么会,就因为这个……”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再,再说,我们才认识没多久,而且,我,我没有时间谈情说爱……所以说,那个……总,总之就是不行!”

雪羽伸出双手,摆出了NO的姿势。

“哈……是吗,真遗憾。”

被甩的悠理,陷入了消沉。

“真是的……你这家伙,到底哪里是玩笑哪里是认真啊!”

“我绝对没有在开玩笑。”

“骗谁呢!突,突然就求婚怎么可能不是开玩笑。像这种事,不是应该更……按,按照顺序来吗?”

“我是真心想和雪羽结婚哦。嘛,你拒绝的话就没办法了。不过蛋糕真的很好吃。”

而且,悠理补充道。

“让你说了那么多工口的单词,也想着必须负起责任。”

“那件事给我忘掉!”

“还有,让你哭了。”

“那个也给我忘掉!”

雪羽气势汹涌的怒吼道。

“总而言之!发……那个必须禁止!禁止就是禁止!”

“哈?不许发电要禁止到什么时候啊?”

“谁也没说过禁止发电吧!只是不许再说发电这个词了!”

“呼嗯,那么,发电也必须禁止了呢。”

“什,咕……那,那个就自己判断!”

大概是大吼大叫之后累了吧,雪羽大口的喘着气。盯,狠狠的瞪向悠理。

“悠理……你,真的有在反省吗……”

“没礼貌,我当然有在反省。”

悠理回答道。嘛,因为雪羽的反应很有趣,情不自禁就想要调戏她这点,倒也不是完全没有。

雪羽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向房间一角移动,打开窗户。夕阳下凉爽的微风吹进室内,轻抚着她的秀发。

室内被静寂支配,只留下细微的风声。

“悠理。”

眺望着窗外,雪羽低语道。声音很细,刚才的焦虑和急躁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刚才你说过吧。【什么都愿做,所以原谅我】。”

“啊啊,但是,太过H的事情可不行哦。”

和往常一样,如同条件反射般的追加上了戏弄的话语。可是雪羽没有任何反应。

无言的回过头,望向悠理。

“那么我有一个请求。”

寄宿着冰冷光辉的,冷淡视线。

给人一种周围温度急降的错觉。

“和我打一场——麻上悠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