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集2-Ram is Order

翻译:出禁豚、SOX60

※ ※ ※ ※

『Ram is Order』

※ ※ ※ ※

1

──这是在深邃的、深邃的森林当中。

昏暗的视野里,从脚下传来的是一股令人喘不过气的青草和泥土的气味。

连数米开外都看不见的漆黑,是头顶上那些生长茂盛的枝叶,将阳光给遮蔽住所造成的结果。一片深绿当中,昴慎重地试探着踩踏泥土地。

要是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就连时间经过都让人有种暧昧的感觉。

明明是清晨做好准备、早上进入森林里的,难不成外面的世界已经是太阳西下,夜幕降临了吗。

「哎,这就不用担心了。看吧,因为我都还保持着实体化呢」

当人越是疲劳时,也越容易不安。但是,每当胆怯侵入内心时,那个不慌不忙的声音便会喝斥着昴的心灵。

对那悠闲的声音和所说的话抱以苦笑,昴抬头看向漂浮于头上的对方。

「毕竟是对准时下班毫不犹豫的嘛,这位老爸。拜托你用尽力气直接回家前,别忘了朝天空发射一发照明弹好传达我的所在地啊」

「喂喂,我看起来像是会忘掉这么重要的职责的糊涂虫吗?我可是被莉娅好好拜托过了,会好好完成工作的啦~」

意味深长地笑着回应昴的,是在他头上漂浮的小猫精灵──帕克。

精灵以老老实实的态度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开口,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一直都找不到人呢」

「啊,是呀。差不多要逼近真正的开始烦恼的时候了」

「呵呵~真是逞强呢。毕竟是男孩子嘛」

被看穿是虚张声势,昴尴尬的吐了吐舌。虽说有帕克在身边,在昏暗的森林中前进,果然还是难以抹去不安。

会变成这种状况的原因,这都是因为──,

「拉姆那家伙……我要是因为这样死了,可是会变成幽灵回来找她的」

对着一成不变的风景啧啧咂嘴,昴说出了走散同伴的名字。这是进入森林的三人,在这少见的组合里最后一人的名字。

和傲慢不逊的桃发少女──拉姆会合,这对现在的昴来说是当务之急。

「虽然说死去的灵魂会变成霍洛(※注7)只是迷信,大部份的场合,霍洛多数都会停留在死去的地方呢」

「就类似地缚灵吧。怎么了吗?」

「因为在森林里迷路才变成了霍洛,要是在那之后也一直停留在森林的话那可就好笑了」

「太令人遗憾了吧!」

通过一来一往的玩笑话,不安的心情稍微得以释放。一边感谢着漂浮在身边的精灵的用心,昴擦拭着额前浮现的汗水向前迈进。

在充满阴暗与寂静的森林中,并非孤独的事实会让人感到安心。

正因为如此,昴才会这么想着。

──非得快点找到她不可,现在正孤独一人呆在森林里的少女。

※ ※ ※ ※

※注7:原文是「ホロゥ」,是异世界对类似幽灵的存在的称呼。后面的其他故事也会再次提到。为了区别于现实世界的「幽灵」,故采用音译。

 

※ ※ ※ ※

2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一天多之前,昴他们进入森林的前一天午后。

「哈啊,真和平啊……」

不像样的将上半身瘫在食堂的餐桌上,昴感觉到十分放松。

他的服装是以黑色为基调的佣人制服,即使是奉承也称不上合适。即使如此,当初那种『被衣服穿着』的感觉也变淡,稍微成了能入眼的模样。

至少以每天早上照着镜子确认的自我评价来看,昴是这么认为的。

「今天的昴,好像心情非常~好呢。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吗?」

在昴的旁边座位上,微微歪着头发问的是将银发编成麻花辫的艾米莉娅。每天那美丽的银发都是不同发型,她的可爱天天都以不同的形式让昴乐在其中。

「如果要问我有什么好事的话,大概就是今天艾米莉娅碳也这么可爱吧。艾米莉娅碳时常都给予我新鲜的喜悦,就像是天降甘霖般的存在。」

「我感觉起来有那么的潮湿吗?」

「刚才那话居然被当做梅雨来理解了吗!?」

以天然的艾米莉娅作为对象的话,不管怎样的甜言蜜语都起不了作用。话虽如此,也正是因为明白了对她没有效果,昴才能做到毫不害臊的开着这类玩笑。

「这种不被对方当回事的感觉都快要上瘾了……不对,当然我也有着希望她能认真听进去的心情啦,这就是复杂难解的男儿心……!」

「又开始一个人在烦恼了,男孩子真难懂……啊,这茶真好喝」

不再理会因为难以释怀的感情而烦闷不已的昴,艾米莉娅端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因为茶的味道静静地绽放微笑。

罗兹瓦尔宅邸的下午茶会──在午后聚集到食堂,像这样放松心灵和身体,已经成为了小小的习惯。

佣人们的工作告一个段落,艾米莉娅也碰上了暂时放下学习的休息时间。手边没事的人自然地就会来到食堂,一起度过这短暂的休闲时光。这是自从昴来到宅邸以后,不知不觉便养成的习惯。


当然,因为是有闲的人才会参加的形式,宅邸里全员到齐的机会是不存在的。能得全勤奖的,大概也就是因为想见艾米莉娅而赶紧结束工作的昴,还有每天都在这段时间安排休息的艾米莉娅了吧。

全员都参加茶会难以达成。今天也不例外。

「蕾姆和罗兹亲都很忙碌倒也是没办法,贝亚子还真是不够意思呀」

对于那名也没有什么工作却不肯出席的少女,昴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看到昴赌气的模样,艾米莉娅用手捂着嘴轻轻的笑了。

「昴真的是和贝亚托丽丝感情很好呢。一直都很在意她嘛」

「你说我和她感情好,总觉得微妙的有些语病呀。虽然她很令我在意这点是事实没错,但还有别的说辞吧……应该说,就像是臼齿牙缝里卡着条鱿鱼丝的感觉?(※注9)」

这评价要是让贝亚托丽丝本人听到,说不得又将成为争吵的原因,艾米莉娅听到后更是越发笑得愉快,昴也是一副无力的样子苦笑着。

正在他们享受着单独两人的茶会的时候。

「──好像还挺开心的嘛」

突然在食堂响起的声音,听起来给人带来冰冷死板的印象。那是在食堂的入口,打开了大门后伫立门边的一名少女所发出的声音。

少女以彻底摒弃感情的视线,斜视着表情散漫的昴,

「明明拉姆在忙碌地准备着茶点,巴鲁斯却将拉姆丢在一边顾着自己荒淫无度……还真是变得十分了不起了啊」

「只不过稍微和艾米莉娅碳开开心心的说着话就被当做是荒淫!?一开始接下了准备茶点的工作,就是姐姐大人自己呀,我没做错什么吧?」

「就是看不惯拉姆在工作的时候,巴鲁斯自己在那边开心」

「你这就只是个暴君──!」

对着因为不讲理的态度而睁圆双眼的昴,少女──拉姆以不带半点讨好的眼神用鼻子哼了一声。

「拉姆只是以客观的态度加上偏见,替巴鲁斯的工作成果做出评价」

「难得你都用了客观的态度就别再加上多余的视点啦。你应该更加以直接看到的样子来评价我」

「要是刚才的评价里连偏见都去掉的话,巴鲁斯的茶点将会是端出来放在地上了」

「为什么去掉了偏见的评价会更低啊!?」

看到拉姆说不准真会干出这种事的眼神,昴难掩颤栗的表示愤怒。

不理会昴的不满,拉姆将她端过来的盛着茶点的盘子摆放在餐桌上。同一时间,昴将茶倒入了空茶杯,在对面席位上准备了拉姆的份。

看着准备茶会的两人的模样,艾米莉娅轻轻地笑了出来。

「怎么啦,艾米莉娅碳。摆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因为,明明嘴上说着彼此的坏话,你们两人的配合却很默契嘛。在旁边看着,就觉得有点想笑了」

「真令人不愉快」

「我会受伤的别那么痛快地说出来啊!」

看到做出打从心底厌恶的表情的拉姆,昴捂着胸口提高嗓音。

「不过,艾米莉娅碳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啊。不管怎么说,我在宅邸里最常一起工作的就是姐姐大人了。每天都互相分配工作一起完成杂务,多少有些默契也是当然的事情。对吧?」

「真下流」

「能请您理清了前后文的关系再来对话好吗!?」

拉姆还是老样子难以接近。昴都想夸奖下毫不气馁的自己了。

不管怎么说,昴在罗兹瓦尔宅邸里的立场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被艾米莉娅错开话题,被贝亚托丽丝顶撞,被拉姆冷落,只有蕾姆会过度亲近他。这应该是十分受到优待的环境了吧。

「话说,拉姆会做烤饼干什么的还真是新鲜啊。蕾姆做这个倒是不稀奇,我想都没想过,姐姐大人居然还会有蒸白薯以外的能力啊」

「说梦话也适可而止吧,巴鲁斯。以前应该也告诉过你了。──拉姆的得意料理是蒸白薯,烤饼干什么的拉姆就连做法都不知道啊」

「你这家伙,让忙得连茶会都不能出席的妹妹做了些什么啊?」

言外之意就是说她拜托妹妹帮忙,昴不禁沉默了。回想起非常遗憾的来告诉他不能参加茶会的蕾姆的身影,嘴里的烤饼干有股引人同情的甘甜味。

「不过,果然这宅邸里的伙食情况真的全都是依靠蕾姆啊。虽然不是要像姐姐大人一样将错就错,但我在关于料理的方面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毕竟在原本的世界昴就是毫无争议的饭桶。逃学、不帮忙家事,仅有裁缝和整理床铺异常拿手的饭桶界超级新星。

因为有那样的隐情在,昴为了改变话题而看向艾米莉娅。然后,正咀嚼着烤饼干的艾米莉娅捂住了嘴,

「我吗?哼哼,虽然昴可能认为我是个不会做料理的女孩子,其实我是能好好地完成的。因为我过去一个人住……不过帕克也在一起,那段时间可是很长的。普通的料理可是小事一桩的喔」

「小事一桩这说法现在都没什么人在用了吧……(※注10)。而且,这是为什么呢。明明说明是十分合理的,一旦了解了艾米莉娅碳,就会感觉可信度非常低啊」

这都要归功于从艾米莉娅身上散发出的,看似女强人实则呆女孩的光环。

一起在宅邸生活的这数周时间里,昴对艾米莉娅的印象相比第一次见面有着剧烈变化。当初还能强烈感觉到的才女氛围,也被日常间依稀可见的孩子气和天然呆给驱散了。即使如此,老实又温柔,坦率的性格仍然没改变。这样就很好了,昴能如此断言。


不过,散发着『残念系美少女』的感觉也的确是事实。加上前些天那件发现了音痴的事,不禁令人觉得她身上似乎还隐藏着许多未爆弹。

看到昴如此不安的眼神,艾米莉娅不服气的鼓起脸颊。

「唔─,这不信任的表情。哼!我知道了。既然你这么怀疑,下次就让昴尝尝我的料理。你会大~吃一惊的,做好觉悟吧」

「咦?明明没有刻意攻略却立起了亲手做的料理Flag?我这是要死了吗?」

每当出现对自己有利的发展,就会开始怀疑起反作用的可悲的昴。

实际上,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好坏事件会互相抵消的印象始终难以拭去。因为大致上都是坏事件先发生,一旦好事件先发生了昴就会变得很不安。

这次,若是好事件要被抵消掉的话会发生些什么呢。果然是艾米莉娅的料理水准有如灾难,吃下去的瞬间就会徘徊于生死之间吗。

「昴,你盯着远方看是怎么了吗?肚子痛了?」

「没、没问题的。即使胃被烧穿了,我也会把艾米莉娅碳的料理全部吃完的。希望你相信我」

「昴才是,能不能稍微相信我说的话!?」

昴那不正经的想象令艾米莉娅生气,彻底闹起了别扭。如果是平时的话,拉姆会紧接着在这时痛打落水狗──但是,一直等都等不到她的追击。

「唉呀,拉姆小姐?怎么了?」

「───」

怀着期待落空的感觉回头看去,拉姆正无言的凝视着茶水。然后,像是确认般抿了一口茶,看向昴的方向。

她的视线,令昴的背后打了个冷颤。一直都很锐利的视线,变得更加强烈。

「我说,拉姆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吗……?」

「巴鲁斯,这茶是从茶柜的哪里拿出来的」

「茶?啊,你是说茶叶呀!就是那个啦,藏在茶柜深处的。我想说这根本就是高级货嘛就偷偷地……好烫烫烫烫烫烫烫烫!?」

「呀啊!昴!?」

昴报告着探寻宝物的成果,宝物便淋了他一身。

被热茶从头淋到的昴倒在地上打滚,艾米莉娅慌慌张张的将水壶里的水泼在他身上。看到被茶和水给淋湿的昴就这么倒在地板上的惨状,艾米莉娅突然严厉地瞪向了做出粗暴行为的拉姆。

「你都做了什么呀,拉姆!昴和衣服和地板都弄脏了啊!」

「不要只担心脏污也担心下烫伤啊!」

艾米莉娅偏离目标的指责和昴的喊叫。可是,拉姆对这两者都毫无反应,昴和艾米莉娅则因为她这副样子而面面相觑。

「那个,心神错乱的拉姆小姐?怎么了……」

「居然敢……」

「拉姆?」

「居然敢闯下这种祸啊,巴鲁斯」

在拉姆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愤怒,以及掩盖不住的动摇。

也因此,昴没能够顶嘴「闯下祸的是你吧!」,只能再次和艾米莉娅面面相觑。

※ ※ ※ ※

※注9:原文是「奥歯に挟まった裂きイカ」。应该是双关。既如字面所示,形容贝亚托丽丝的存在就像卡在齿缝里的食物,会令人十分在意;而且这句话还是日本谚语「奥歯に物が挟まる」的变形。「臼齿牙缝里卡着东西」,比喻说话遮遮掩掩不直接。

※注10:原文是「お茶の子さいさい」,这说法几乎没年轻人在用了。

 

3

看来仅仅是对于擅自用了珍藏的茶叶而做出惩罚的话这件事情还不能算完。

珍藏的茶叶──虽然这认知是正确的,但问题出在那茶叶会受到珍藏的理由上。味道、品质、价钱,上列因素均不能算作理由,而似乎是在于效能。

「那种茶有着帮助体内玛那循环的效果。而这对缓和旧伤很有效」

「你说的旧伤是……」

「就是角喔」

「啊、啊……是这样啊。角的伤……」

相对于拉姆坦然的对答,反而是昴动摇了。

拉姆和蕾姆姐妹,是身为亚人的鬼族出身。虽然她们的外表和人族无异,但仅有一处不同,就是具有当情绪激动的时候会从额头长出白角的特性。只不过,拉姆似乎是失去了那种角的存在,自称为无角者。

虽然没有详细询问过失去角的原委,但昴也能明白这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正因为如此,听到了擅自用掉的茶叶是对旧伤有药效的东西时,昴也不得不受罪恶感的打击。

「那种茶叶,能在哪里弄到手?这次完全是我的错。我预支我的薪水来付全额……」

「真不凑巧啊。对角伤有药效的茶可不是随处可见的。那是将有药效的材料混合后,拉姆以喜欢的味道调配而成的特制品喔」

「呃,真的啊?……顺便问一下,没有那茶叶您会有多么难受呢?」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仅仅是在接下来的每一天里,难以入眠的夜晚都将一直持续罢了」

「真的是十分抱歉!」

事情实在是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昴也只能拜倒在地谢罪。因为轻率的态度而引发了严重的问题,正可说是犯下了如同人类历史缩图一样的错误。


这次的失败,想要挽回可是非同一般的困难。

「这种原创混合茶的材料,要到哪里取得呢?」

无法装做没有责任的样子,昴就这么正坐在地板上提出了疑问。拉姆俯视着昴,环抱双臂淡淡一笑。她的微笑,不知为何地令人感到寒冷。

「是吗,也就是说你有要帮忙收集材料的打算了?」

「毕竟,这是我的过失嘛……不过,我说,姐姐大人,你的眼神很可怕耶?」

「放心好了。不会费太多工夫的。全部都是在宅邸附近就可以取得的」

微笑的拉姆嘴里所说的『取得』,不知为何在昴听来不是『采取』而是『猎取』(※注11),他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 ※ ※ ※

结果,特制茶叶的材料收集行动,决定隔天就出发。

虽然是很临时的决定,但拉姆的身体负担每天都会越来越重。事情越快解决越好。幸亏茶叶的材料在宅邸周遭的山林便能取得,也就等同于是耗时一天的郊游了。

「其实要是蕾姆能够一起去的话是最好的……」

「没办法呀。我和拉姆也就算了,蕾姆的工作要是空了一天,宅邸的机能就全都停止了。所谓适材适所嘛。不过,至于我是不是适材,山上是不是适所,这就是个问题了」

在夜色尚未完全褪去的清晨,宅邸的玄关大厅聚集着四个人影。分别是接下来要出发前往山里的昴和拉姆,以及目送他们的艾米莉娅和蕾姆一共四人。

如同前述,艾米莉娅和蕾姆因为宅邸的安排不能同行。因此,从昨晚开始蕾姆便担心不已,现在也一再交代着拉姆要注意的事项。

「姐姐,姐姐。在山里面请多注意一下昴君。还有,别让昴君粗心的去触碰可疑的叶子,皮肤会红肿的。踩在岩石地带的青苔上会滑倒的请多多注意。还有,即使摔倒了也能止住哭泣的小咒语是……」

「我会忍住的啦!就算摔倒了也不会哭的啦!我才没有要让人担心到那种地步吧!」

「好啦好啦,明白了,蕾姆。要是巴鲁斯哭了,只要在膝盖上吐口口水就行了吧?」

「不要用那么讨厌的说法来描述在伤口上涂口水的行为!」

对于担尽了心保护过度的蕾姆,就连拉姆的回答在后半部份都变得敷衍了。在对答的两人一旁,看来还很想睡的艾米莉娅一边用手捂着哈欠,一边说,

「我想有拉姆跟着的话就会没事的,不过还是不能勉强不能乱来喔。因为有结界在所以应该不会遇上魔兽,但要注意天气和虫子。被蛰到了可能会发肿」

「到那个时候我就让艾米莉娅碳温柔的(地)帮我抚摸肿包,所以说没问题的。还有,虽然这帮上了我的忙,但就连帕克都借走真的没问题吗?」

说着这话的昴的脖子上,有着艾米莉娅平时都戴在身上的项链。绿色的闪烁着光辉的结晶石项链,那是和她定下契约的精灵帕克的寄宿之物。

这是艾米莉娅由于挂念着要进入山里的两人,让昴带着的保险。

「昨天晚上我已经拜托过他了,没有问题。而且,就算留在宅邸里帕克也只会妨碍我学习嘛。让他跟在昴的身边会更加安心」

「好吧、好吧,既然这样就恭敬不如从命,稍微借用一下你养的猫了」

一边苦笑一边用手指弹着项链。在里面沉睡的精灵,似乎事先说好到了起床时间就会自行出现的。在山里就期待下他的力量吧。

「虽说我觉得不会发生什么,但要是在山里出了什么事帕克会来通知我的。地方也马上就能找到,我想蕾姆一定会赶过去的所以不用担心」

「在登山时遇难呼叫救援队,这种事会让良心受到谴责,我会多加注意的」

感谢了艾米莉娅的用心,昴用穿惯了的运动鞋的鞋尖敲了敲地板。他身上的服装是考虑到要走山路的运动服,再背上一个要装入已采集的材料的背袋,背包族昴的准备便完成了。

「巴鲁斯,好了吗?差不多该走了」

「呜咿,一切如姐姐大人的心意」

昴以平常的态度回应着出声的拉姆,最后回头看向艾米莉娅她们。

「那么,我就出门了。给蕾姆添了麻烦,不过今天就拜托你了」

「好的。背袋里面有装着午饭,请在路上和姐姐大人一起吃吧」

「不瞒你说,也有我亲手做的份喔。到底哪个是正确答案,试着猜猜看吧」

带着些许微妙的野餐心情的艾米莉娅,以及直到最后都一脸担心的蕾姆,被这样的两人目送着,昴和拉姆在晨雾之中,向着山上进发了。

※ ※ ※ ※

※注11:原文是『採れる』和『獲れる』,发音都是『とれる』。

※ ※ ※ ※

4

「那么关于茶叶的材料……都需要些什么呀?」

从宅邸出发后,就彻底的偏离了已经走惯了的通往阿拉姆村的道路。两人不走大道而踏进小路,昴对着走在前方的拉姆的小小背影如此发问。

对于这个疑问,拉姆头也不回的竖起了四只手指,

「需要的材料总共有四项。首先,米利吉亚花。虽然是稀少的蓝色花朵,但在巴鲁斯对艾米莉娅大人说甜言蜜语的那个花田里就有」

「为、为为、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件事!?」

「既然清楚所在位置了,花就留到后面处理。第二项是长在森林里面,只会依附于特定的树根生长的巴罗耶蘑菇。要在干燥后磨成粉末。顺便一提这是毒物」


「是毒物吗!?没问题吗!?」

「不要紧的,反而可以增强免疫力呢。之后这第三项可就不容易了。有一种仅在波克阳树的顶端生长的红色树果,需要它的种子」

「喔喔,好像终于出现了一个真正困难的材料了啊」

「波克阳树是异常高大的树木,而且树果除了种子以外的其它部份,都有可以使所接触到的皮肤融化消失这种程度的剧毒。这点也要注意一下」

「怎么又是毒啊!你这家伙是不摄取毒物就会死掉的那种类型吗!?」

「本来毒物和药物就只有一线之隔,简单地说药效过头了不也是会成为毒物吗。还有刚刚忘记提了,米利吉亚花是没有毒的。虽然那是食虫花」

「我和艾米莉娅碳的美丽回忆都被食虫花给玷污了!」

真正该提的是,一想到她很美味般地享受着有四分之三都是由那样的素材所构成的茶水,就令人不寒而栗。虽说对角伤有良好的药效,但对普通人的身体不会造成负面影响吗。

「关于这一点,你要怎么说呢?」

「那就是从接下来开始,巴鲁斯将要花上一整天来证明的事情吧」

「噫~!完全没想到会成了实验品!」

「开玩笑的。因为药效是喝下之后马上就会发作的。要是真的有害的话半夜就会死了」

「这可不是玩笑啊!真的没问题吧!?」

虽然昴张开嘴做出了呕吐的姿态,但前一天喝下的茶早就被尽数吸收了。他一边祈祷着不会有事,一边将注意力转回到材料的话题上。

「那么,最后的一个咧?虽然我已经完全没有好的预感了」

「最后一项……这样吧。在见到实物之前就先保密吧。这是拉姆给你的惩罚喔」

「还有比喝下毒药更严重的惩罚吗?」

「擅自喝下去的是巴鲁斯,而且也可以说成是你给艾米莉娅大人下了毒」

对于这回敬挖苦的讽刺,昴一句话都没法反驳便闭上了嘴巴。

至今为止列举的净是毒物的拉姆,隐瞒了第四项材料。这最后的一项可能是毫无意外之处的普通素材,又可能是就连说出口都有所顾忌的可怕之物,答案应该是在这里二选一吧。

但如果是这两种选项那就不想知道结果了。希望是前者,只能强烈地如此祈愿了。

「不过,一和你一起进入森林就会想起之前前往寻找蕾姆那时候的事情啊」

「就是巴鲁斯难看地被狗咬,罗兹瓦尔大人华丽地前来相救那时候的事情吧」

「我说的就是那难看又华丽的回忆没有错,不过今天应该不会碰上魔兽了吧?话先说在前头,我的装备只有道具袋和流星而已啊」

流星只不过是把被取了个名字的爱用菜刀。虽然说至今为止已经有许多的蔬菜成为了流星的牺牲品,但作为武器派上用场的状况还一次都没有。

与其要拿着这个和魔兽战斗,还是难看地逃跑比较好吧。

「你不用担心,谁也没有指望着巴鲁斯能成为战力喔。更何况拉姆也不想在之后被蕾姆责备啊。……为什么,拉姆非得要受人训斥呢」

「呃,那个,对不起。啊~对了!以前在森林里的沃尔加姆是罗兹瓦尔全部歼灭的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警戒魔兽的必要啊?」

「生活在森林里的魔兽不仅仅只有沃尔加姆。不如说,因为那一带的地盘被空了出来,现在正是其他的魔兽频繁引发地盘争端的时期吧?虽然像沃尔加姆那么危险的魔兽应该是不会存在的,但要是巴鲁斯遇上了的话就会被变成骨头吧」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想和魔兽扯上关系了。不过,只要它们正经老实地生活着,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遇见的才是」

「谁知道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巴鲁斯的这个愿望不会实现的感觉」

「为什么啊」

「女人的直觉」

为什么『女人的直觉』这句话,明明只是灵光一闪的说法却有着如此强的说服力呢。

感受着无法认同的部份,接着昴因为另外出现的问题而歪头纳闷。

「我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魔兽和一般的动物到底在哪些部份有什么不一样呢?」

「──关于这点啊,从存在的根本开始就完全不同喔」

回答这疑问的并不是拉姆。耳熟的声音,从昴胸口发着光的项链──晶石中散发出的光粒子形成了小猫的外形,精灵在此显现。

手掌大小的小猫──帕克在昴的眼前漂浮着,用力地伸着懒腰,

「魔兽和动物,在外观的区别上就是有角与否了吧。然而有角的动物也是存在的,所以差别并不只是这点而已,不过魔兽必定有角。最好记住这件事喔」

「多谢你的说明。然后,你这不是起得比平常要早嘛」

「因为被莉娅拜托要好好振作了呀。而且如果你能接受节能状态的话,我应该能比平常陪你更久的喔。让人不会害怕的活跃气氛的责任就交给我吧」

「艾米莉娅碳拜托给你的工作绝对不是这个吧」

帕克挺起胸膛说着敷衍的话。那小猫就这么落在昴的肩上,一边摇着尾巴一边用肉球戳着昴的脸颊。

「大精灵大人,让您特意屈尊相陪十分过意不去」

「嗯~不要紧的。而且莉娅偶尔也想在父亲看不见的地方放松一下是吧」


「你这是展现关怀的绅士吗。还有,拉姆也会对帕克用敬语啊。真是意外」

「场面话啊」

「你这种坦率又诚实的地方,我,并不讨厌呐~」

直截了当的拉姆和宽大的帕克,以及一脸苦笑的昴。冷静想想,这还真是非常稀奇的三人组合。即使是在宅邸里这也是一次都没有实现过的搭配吧。

「希望不会变成相声三人组就好了……。你应该从艾米莉娅碳那里听说过今天的目的了吧?那就拜托你啦」

「嗯,放心吧。就算下雨了也不用顾忌,把我举起来遮风挡雨吧」

「不但是这么受局限的用途,而且就凭你那大小我会被淋成落汤鸡的」

脑中浮现出将湿透的小猫顶在头上的画面,昴叹了一口气。

「我说拉姆啊,道路差不多要真正变成像是有野兽出没的小径了,目标素材到底在哪里你心里有底了吗?」

「愚蠢的问题。你以为拉姆为了收集材料已经进山多少次了?」

「从你平时的执勤态度来看这份工作也有可能是让蕾姆做的,所以我才不安啊。顺便一提,你的推断能不能以我也能看懂的方式画成地图之类的……」

「在脑里画着只给自己看的地图。先从这步开始做起吧」

「也就是经验法则是吧,我明白了前辈」

材料的其中一项情报被隐瞒,在哪里出现也只得依靠拉姆的记忆,昴不用说战斗了,就连知识都派不上用场。──这么说来,昴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被带来的呢。

「扛行李兼活跃气氛的……?」

「啊,要论活跃气氛的话我是不会输的喔。哼哼,来比试下谁更优秀吧」

与责任归属无关,对于烦恼着自己的任务的昴,帕克则是不慌不忙地对他这么说。因为他的声音实在太过悠闲,昴便歪过头将肩膀上的精灵给压扁。

「喵~!」

「喔,好舒服。看招看招」

「喵喵喵~!」

碰到脸颊的绒毛的触感十分舒服,昴暂时就这么一边听着帕克的悲鸣,一边吃力地走在不习惯的山路上。

「──唉」

完全没注意到,拉姆正对着毫无紧张感的一人和一只,吃惊地叹了口气。

※ ※ ※ ※

 

※ ※ ※ ※

5

在那之后,相声三人组的冒险好几次遇上了麻烦。

昴不小心碰到了一旦触碰便会皮肤红肿的植物;昴不小心踩在了岩石地带的青苔上而滑倒;昴采集作为目标的蘑菇时不小心被流星给割到手;昴在爬上波克阳树的途中手滑掉了下来;上演了尽展本领的壮观动作戏后所迎来的结果,就是昴陷入了想哭的状态。

要是没有蕾姆的小咒语的话,这时候说不定就会因为疼痛和自己没出息的样子而哭出声了。

「不愧是蕾姆啊。没想到居然能将之后的事情看透到这种程度进而提出建议……」

「对于巴鲁斯完全贯彻了蕾姆的不安的事实,拉姆实在忍不住要失望。为什么明明被人吩咐了要注意的事,还能够这么准确的无视掉呢?」

「等等,你这话说的太难听了!我不是无视了她的建议。是我虽然努力过了但力不能及!不要只看着结果,也评价下过程好吗!」

「结果就是全部」

「是的,真是非常抱歉」

昴已经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身上的擦伤正在接受帕克的急救措施。没想到帕克也能够使用治愈魔法,还真是令人惊讶的展开。

「教授莉娅精灵术的可是我喔?不过我在治愈魔法上没有什么适应性,没办法像贝蒂那样治疗重伤呢。不过对于这种程度的心理安慰倒是足够了」

「抱歉啊。明明已经有时间限制了,还让你消耗MP」

「不要紧。我早点消失的话会头疼的人是昴,这也是自作自受呀」

「我算是理解你完全没有勉强留下来的意思了」

治好了膝盖和手肘的擦伤,昴对着在空中飘舞的毛球击掌感谢。

拉姆坐在要称为溪流又过于细小的小河旁边,在一旁看着这副光景。虽然不能饮用生水,但用于休憩的话这里是再好不过的地方。

「虽然这段路途是挺困难的,但也顺利的成功确保素材啦。蘑菇和种子都已经设法得到,花的所在地也明白了。意外的轻松嘛」

「拉姆应该早就说过没有危险了。这一路上,都是巴鲁斯自己把行程变得困难的吧」

「呜呜,没法找借口……!」

连续失误到这种程度,对于拉姆的毒舌便毫无反驳的余地。将发肿的右手浸在清澈的河流里清洗,再拭去运动服上的脏污,就可说是终于回到初期状态了。

将采集蘑菇时用上的流星也在河里洗净后,在终于能喘口气的这一刻──,

「难得来到这里。这条河也得好好的记下来才行啊」

一边朝着小河流动的方向看去,昴一边从行李袋里面拿出了厚纸和像是蜡笔的道具。然后,便在厚纸上沙沙地描绘着画。虽然用的蜡笔只是单色的,但昴画得也还算不错。在许多地方,也不忘记用日语加上注释。

「从进入山里你就一直在做那个,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这不是在玩啦!这是更有价值的东西啦!」


拉姆一边翻找着午餐的包裹,一边探头看向昴的手边,昴则对她做出反驳。他将刚刚画好的画摆在她的面前,

「你看,这是在画地图。在开辟未开拓的土地时,人们就会绘制地图啊。只要先将哪些地方都有什么东西(这些问题)给弄得简单易懂,之后就能省去不少麻烦是吧?」

「手真巧啊。不过,那份地图有出场的机会吗?若是茶叶的材料没有了只要拉姆去采取就好。就算是蕾姆,只要提示她素材她就会明白位置才对」

拉姆对地图的存在意义提出疑问,昴则是苦笑着将地图卷了起来。的确就像她所说的,这对惯于收集素材的拉姆来说可能是不需要的。

「虽然这只是假设」

「假设?」

「如果茶叶又没有了,拉姆痛苦的必须躺在床上。然后,偏偏是这种时候蕾姆有事不在宅邸里。罗兹瓦尔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没有任何能拜托的人~!如果真有这种时候,只要有这地图就算是我也能收集材料了」

真的是万一中的万一,只是在真正无计可施的状况下的手段。

「如果为了这样的安心与保险,这份地图能派上用场那就够了」

即使没有任何用途那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这地图真的派上用场了,到时候只要感谢事先做好地图的判断就够了。

这种救命用的道具,都是一边盼望着没有出场的机会一边制作的。像这样的目的意识和理念的矛盾,也能在许多地方见到吧。

「───」

对于昴的回答,拉姆露出了有点复杂的表情沉默了。看起来像是有点惊讶的样子,昴因为她这种少见的反应而挠着头。

根据领会的方式不同,刚才的发言还真是有种让人听了都害臊的感觉啊。

「总、总而言之只要有了这个,即使我一不小心遇难了似乎也能有办法生还,大概就是这样啦!人命最优先,多少有些辛劳也是应该承担的」

昴说的很快想把羞耻给敷衍过去,将卷好的地图收进屁股口袋。包括用日语书写的部份,等回到宅邸后还有必要再誊清这份地图吧。虽然在现实中绘制地图还是第一次,但成果应该可以说还是有一定水准的。

考虑周到且心灵手巧,这也正是菜月•昴没有自觉的长处。

「来吃饭吧。再不快开饭,我都要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说得也是。没错,就这么办吧」

昴拍了下手掌回复气氛,拉姆也对他的提案表示首肯。然后她将午餐的包裹打开,片刻间沉思不语之后,

「因为巴鲁斯的用心良苦很难得的打动了拉姆,就给你奖赏吧」

「哎?你这铺垫是什么意思。与其说是安心不下来呢,不如说完全只有讨厌的预感我是很想拒绝的啊」

「唉呀,怎么觉得角的旧伤突然间复发了啊。好像也有点发烧了」

「别用良心来威胁我啊!我知道了啦!放马过来吧!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拿出来吧!」

「不用那么大呼小叫的。因为是难得的机会,所以拉姆才会想要给你比较大的包裹而已」

在战战兢兢的昴面前,拉姆给他看了下左手拿着的饭团包裹。包裹的体积约有小孩的拳头大小,昴看过之后摸着胸松了一口气。

「吓我一跳。还以为有什么事,这不是让我虚惊一场了嘛。这种程度的话还属于能接受的大小,不如说这就是普通的大小吧」

「是啊。那你就好好地接着吧」

在放下心的昴面前,拉姆将原本用右手藏着的真正目标拿了出来。

一看见那包裹差不多有着小孩的人头大小,昴不禁因为那体积而说不出话来。

 

 

「顺便一提这形状有那么点不美观,毫无疑问是艾米莉娅大人亲手制的呢」

「我多多少少也察觉到了啦!可恶,还说什么『不瞒你说,也有我亲手做的份喔』!这不是完全没打算隐瞒嘛!这不是,完全没打算隐瞒嘛!」

明明想象的是艾米莉娅站在蕾姆身旁一起握饭团的场面,难道说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吗。假如站在一起做出来的还是这种结果的话,总有一天会到来的她展现亲手制料理的机会就实在太可怕了。

怀抱着一缕希望,昴看向了帕克。可是,精灵对于他的视线却摇了摇头。

「莉娅很可爱。只要有这一点,其他的就都能接受了不是吗」

「可恶啊,这心情我也能明白!」

看到帕克达到了达观的境界似的看向远方,昴也做好了面对现实的觉悟。

不管怎么说,仅仅是个饭团,味道不应该会因为握的人不同而有所改变。慎重起见还是先吃一个蕾姆的饭团,在品味了蕾姆的用心制作之后,再来挑战艾米莉娅的饭团。

「──好重」

膝盖上的质量是压倒性的。这几乎要否定掉了昴心中对于饭团的概念。

深吸一口气,开始剥开包裹。然后,正打算瞻仰一下它的姿态──,

「在包装纸底下,还有一层包装纸?」

一旦鼓起干劲尝试着剥开包裹,才发现在包裹底下仍然有着包装纸的防御。很可能是因为饭团做的太大了,只用一层包装纸是没办法保持住形状的。作为对策,重叠了好几层包装纸,才总算是压制住这巨大的质量了吧。

就像是拥有强大力量的魔物,需要重叠好几层结界来封印的那种情况。

「不对,这都什么样的情况啊」


昴一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无语,一边剥着包装纸想要确认内容物。因为本体一直不现身而感到焦躁,剥去一层又一层──,

「──啊」

包括因紧张而屏息注视着的拉姆和帕克,三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当昴正打算剥开紧紧缠着的包装纸的那一刻,失去平衡的饭团从他的膝盖上滚落了。偏执地被握成了圆球形的饭团在地面上弹起,就这么咕噜咕噜地滚了下去。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昴向着滚动的饭团追去。这完全和有名的童话『老鼠与饭团(※注12)』是一样的状况。还原度太高了。

就在饭团要滚向斜坡加快速度的前一刻,扑身而上的昴的指尖钩住了包裹。呼的松了一口气。──就在下个瞬间。

「喔?」

突然一脚踩空,昴的身体在半空中摆动。仔细一看,前方的地面是突然角度骤增的斜坡的持续延伸,『滑落』这两字在他的脑中闪过。

童话的再现,对于这么巧妙的展开,昴的喉咙不禁发出了低吟。当然,是在坏的意义上。

「巴鲁斯──!」

「哒吧吧吧吧吧吧──!」

听着拉姆焦急的声音,昴一边将饭团抱在胸前,一边从陡坡上倒栽葱的滚落下来。

同时脑中想着,仅有草木茂盛、地面柔软这点是不幸中的大幸──。

※ ※ ※ ※

※注12:『おむすびころりん』。日本童话。老爷爷上山砍柴,正要吃午餐时饭团却不慎滚落洞中,之后在洞里遇上了一群老鼠与财宝的故事。

 

※ ※ ※ ※

6

──于是故事终于回到了一开始的昴和帕克的双人旅途。

「滚落下山坡的瞬间,我还以为要死了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喔。不过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呢。和桃发的那孩子也能互相沟通了」

「多亏你能够飞真是帮上大忙了。……话说你也可以把我拉起来飞呀?」

「我觉得顶多是昴的头发会被拔下来而已喔」

「为什么非要拽着头发飞呀!还有其他飞行方式的吧!」

一边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昴和帕克一边向着和拉姆会合的约定地点前进着。

在滚落地面后不久,昴抓住了为了确认他的死活而飞下来的帕克,经由让精灵在两边来往传话的形式,他和拉姆商量好了会合地点。虽然拉姆主张她要下来斜坡,但刚刚才滚过一遍的昴认为太过危险而予以反驳了。

「沿着斜坡前进的话应该就能会合了。不能让她特意去做危险的事」

「我模仿你说话的样子向她传达过大概的意思了喔。想听听回复吗?」

「哼!」

「哇,真像啊」

昴模仿了拉姆嘲笑他的模样,帕克以一副佩服的样子拍着手。之后小猫对疲惫不堪的昴说着「话说」提出了疑问。

「莉娅握的饭团你吃过了吗?」

「毕竟包裹的里面没事嘛。而且和充满冲击性的外表不同,味道没有任何问题还十分好吃。还有那咸味,考虑到是艾米莉娅碳亲手握的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下次我也来参加握饭团吧。你有自信猜中哪个是我的吗?」

「难道不是『混着一堆毛的饭团就是你的』这种结局吗?」

虽然两人一直持续着毫无助益的对话,但这也是帕克为了不让昴感到不安的良苦用心。

自从约定了会合的方位,和拉姆分头行动开始,已经过了约两小时──虽然是沿着斜坡在走,但森林却是越来越昏暗。

也许采取了错误的方案。这种糟糕的想象,不断加速着恶性循环。

「──昴,停下」

在昴因为疲惫而长叹一口气之后,他肩膀上的帕克突然拉住了他的耳朵。

感觉到这动作而屏住呼吸后,昴马上就绷紧了手脚的肌肉。突然间,令人不快的声音震动着昴的耳膜。有种生理上的厌恶感,这是为了威吓生物而发出的声音。

而声音的源头,正慢慢的从草丛中出现在昴的面前。

绿色身躯上布满光滑而黏湿的鳞片,而发出像是在吸血般的威吓声响的嘴里,并排着尖利的牙齿。但是,比起这些更应该特别描述的是在黑暗中发着光的,两对红色的眼眸。

双头的蛇──一个躯干上长着两个头的蛇,就这么瞪视着昴。在那条蛇的头部,竖立着白色的短角。

「……外表像是魔兽其实是故弄玄虚的蛇之类的」

「虽然是挺有意思的解释,但那就是魔兽喔。是双头蛇呢。属于比较凶猛的类型,而且是有毒的」

「双头蛇……可是,这和我想象中的双头有点不一样啊?」

眼前的魔兽,和躯干分叉后延伸出两个头的类型并不同。而是更加单纯的,在头的另一侧的尾部前端也有头。的确是双头,在命名上并没有错误。

「这种样子,与其说是双头蛇不如说是前后头蛇吧。要从哪里拉屎啊?」

「基本上,魔兽会将吃下的东西转化成玛那来吸收,所以不会大便喔」

「还真是一群偶像般的家伙啊。是想对食物链挑衅吗」


表面上昴看起来是很轻松的态度,实际上面对着双头蛇,他的本能正在敲响最高等级的警报。

魔兽的体长约有两公尺左右,敌我的距离大概是十公尺左右吧。这种程度的距离,魔兽恐怕在一个呼吸间就能逼近。

「我之前没问过你,今天的帕克是能战斗的帕克吗?」

「哼哼,对付那种水准的魔兽是举手之劳啊。只是若要举出有什么困难之处的话,那就是缺少了莉娅的补给,干掉那东西之后我就不能继续当昴的聊天对象了吧」

「聊天这种事犯不着用命去换,拜托你了,帕克老师」

「真是没办法呢。既然如此我就回应你的期待……唉呀」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双头蛇的体色和瞳色都改变了。魔兽转换成攻击性的颜色,瞬间就扭动着巨躯,要向昴的位置扑过来──,

「芙拉──!」

在下一个瞬间,吹过的风刃将双头蛇的躯干切成两段。

就在惊讶的昴面前,双头蛇连临死悲鸣都没有发出就这么殒命了。看到喷出蓝绿色鲜血的魔兽的下场,昴望向了帕克。小猫左右摇了摇头。这时,

「拉姆的女人的直觉,果然料中了呢」

穿过了魔兽扑出来的草丛,开口第一句话说的就是讽刺,是拉姆来了。时隔数小时的会合,似乎是以被手持法杖的她从绝境中救出的形式达成的。

「哈啊,真是得救了,拉姆」

「在走山路的时候地图有派上用场吗?」

「再会的喜悦也仅是转瞬之间,不忘撒下名为毒舌的香辛料的姐姐大人真是太棒了」

对因为放心而瘫倒在地的昴哼了一声,收起了法杖的拉姆靠近了双头蛇的尸体。然后,拉姆仔细的观察着那具魔兽的尸体,

「喂、喂,你在做什么?」

「这还用说吗。这当然是为了完成今天像这样踏进森林的目的呀。虽说本来就和拉姆计划的一样,但还是要称赞一声干得不错呀,巴鲁斯」

拉姆一边说着,一边从被切成段的双头蛇的躯体──正好位于前后的头的中间部位,用小刀切开,从那里剥取出某种白色的结晶体。

「这是在魔兽的体内形成的,纯粹的玛那结晶喔。比期待的还要更大呢」

「你是说这就是第四项材料?居然是毒蛇身体里的东西,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啊」

拉姆看上去十分满足的回收素材,昴则因为来此途中的不详想象成真了而感到沮丧。也难怪拉姆会闭口不谈了。就算是昴,如果知道了这事情和魔兽有关也会更加警戒──,

「啊!我现在知道我会被带来这里的真正理由了!这么看来,是你想要利用我这容易吸引魔兽的体质,准备用来引诱毒蛇对吧」

「真难得你脑筋转得这么快呢。多亏了巴鲁斯,往常都要花上好几天时间的魔兽搜索,只过了不到半天便解决了。对于你派上用场的这件事,拉姆就称赞一下吧」

「你这个人啊……」

对于拉姆不以为意的态度,就算是昴也忍不住怒火上涌。

昴和拉姆是为了救出蕾姆而一起进入魔兽森林的关系。当然,拉姆也熟知昴的体质和其危险性。明明是这样,她却还利用了这点,为了用昴引诱魔兽而让他跨过结界,这等于是在算计陷害──。

「不对,等等喔?话说起来,我们是什么时候跨越结界的啊?」

注意到前提条件有问题,昴看向了帕克。即使是再怎么温吞的性格,精灵就是精灵。这只小猫会没有注意到结界,这种事真的有可能发生吗。

「嗯~你发现了吗?昴,我告诉你啊」

「大精灵大人」

帕克对昴的疑问做出了反应,但却被拉姆叫住了。虽然昴从两人的对话中察觉到违和,但拉姆并不理会他就准备要离开。

可是,突然间她的脚步一个踉跄。

「喂!拉姆」

昴立刻抓住了脚步不稳的拉姆的手腕,支撑住她倒下的身体,这才惊讶于她身体异样的高热。仔细一看,她的额头和后颈也都出了许多汗。

「和沃尔加姆那时候玛那的过度消耗是一样的症状啊!喂、拉姆!」

「这不要紧、的。……快把手放开」

这态度与其说是坚毅不如说是在逞强了。昴不由分说,就像之前那次一样将拉姆抱起。还是老样子身体很轻。而且,现在也仍然持续在发热。

「真下流」

「你就闭上嘴当个包袱吧!喂,帕克!把那素材也放进背袋里!然后带路到波克阳树去。地图会派上用场的……我想,你是知道路的吧!」

「看来坏主意被拆穿了呢。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就这么抱着不情不愿的拉姆,昴追着在前头飞行的帕克跑了起来。如果毫不在意周遭环境就跑起来的话,脚和肩膀是会被枝木给划伤的。

昴也是在奔跑中皮肤上便多了几处伤口。只要是一心一意的跑着不管是谁都会如此。

所以,怀中拉姆的洁白肌肤上,会有着些许的红色伤痕也是理所当然的。

※ ※ ※ ※

 

※ ※ ※ ※

7

「也就是说,那孩子从最开始就根本没有打算要把昴当做诱饵啦。原本只是要带你走到结界的附近,随意引诱出魔兽来就可以了。明明是这样的,却因为昴一个人追着饭团穿越了结界才会变成这样的大骚动的。」


昴他们回到宅邸的时候,是如同早上宣言过的晚餐时间。

只不过看见三人回来时的狼狈姿态,众人没办法就这么和气的开始享用晚餐自是不必多提。

「直到会合之前,她会不会是一直在使用『千里眼』拼命地寻找着昴的行踪呢。我想这就是玛那消耗的理由了。虽然她绝对不会承认的吧」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帮助拉姆啊?」

「因为被拜托了嘛。而且虽然说起来是帮助,其实她也就是让我在昴遇上危机的时候帮忙守护而已。这也是莉娅的请求的延伸呢。唔,因为是莉娅的饭团造成你遇上危机的,这点要说声抱歉啦」

一直到超过下班时间都努力做导航的精灵,说出事情的真相后便消去了姿态。

窗户外面早就已经到了晚上,辛勤加班的精灵明天确定要睡懒觉了吧。其实昴真正的想法也是现在就想要彻底倒在床上,可惜的是离他最近的床铺已经有人正在睡着,这愿望看来难以实现了。

「若不至少说句抱怨的话,我这情绪实在难以平复啊」

昴这么说着,在睡在床上的拉姆身旁挠了挠自己的头。

昴将昏倒的拉姆带回来后,宅邸里是一阵哗然。特别是蕾姆慌慌张张手忙脚乱的样子特别严重,变成了艾米莉娅反而要更加可靠的罕见事态。

艾米莉娅治疗了拉姆身上的擦伤,也替她擦拭了身体换好衣服后放到床铺上。昴则一边接受质询,一边将艾米莉娅的饭团事件蒙混过去说明经过,然后把回收的素材交给了蕾姆。现在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在制作那种茶叶了。

虽然昴也被吩咐了快去休息,但他没回到自己房间并且仍然呆在这里。至少在拉姆醒来的时候,非得要将这股复杂的情绪宣泄出来不可。

然后──,

「──真下流」

「……我可先说好,我会呆在这是因为有征求了蕾姆的同意啊」

拉姆微微睁开眼帘,对伫立于床边的昴开口第一句话说的就是这个。对很有拉姆风格的这姿态抱以苦笑,然后昴敲了下自己的胸膛。

「如你所见,我们平安的回到了宅邸。收集到的素材也都交给蕾姆了。顺便一提,能回到宅邸都是因为我的地图大大活跃了一番。正所谓有备无患,是吧?」

实际上,昴绘制的地图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让帕克带路到最显眼的波克阳树,从那里开始一直到宅邸都是遵从着地图的路线几乎不绕弯地返回。要是没有地图的话,也许这个时候就要在森林里过夜了。

「唔,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样,蕾姆应该就会收到帕克的通知飞奔赶过来吧……这次学到了教训的话,你就好好承认地图的作用吧。还有,要相信同伴。别擅自把人当诱饵」

「……那是最有效率的做法吧。有什么想抱怨的就说吧」

「不开口说抱怨这就是我的抱怨。似乎这种方式对现在的姐姐大人来说更有效啊」

拉姆将头靠在枕头上,斜视着昴的脸颊上表情微微僵住了。昴看到她在预料之中的反应暗自窃笑,感觉心情舒畅出了一口气。

「事情大致上都听帕克说了。虽然很生气,但我也不打算说些什么」

「虽然一般都公认精灵是很讲道义守口如瓶的,但要是认识了那位大精灵大人,实在是无法这么认为啊。再也不会期待他了」

「靠着那家伙老练的旅行者模样帮了很多忙的,也别太责备他啦。……喔,差不多该去叫蕾姆过来啦。我得告诉她你已经醒来了才行」

昴对说着帕克坏话的拉姆耸了耸肩,然后站起身来。

「等一下,巴鲁斯。有个请求……不对,有个命令」

「别改口用那种会让积极性下降的措辞啦。你要拜托些什么?」

「那张桌子的抽屉,在里面有个白色纸包。你用那个去泡两杯茶来。拉姆和巴鲁斯的,一共两人份」

昴依照拉姆的指示打开了抽屉,发现了被收藏在深处的白色纸包。是装茶叶的小包。而其内容物是──,

「喂,这不就是你的特制茶叶……」

「为了慎重起见,保管好备用的药是理所当然的吧。快点去」

看到拉姆身上那种不容分说的魄力,昴不禁一边想着今天的辛劳到底算什么,一边无力的走向食堂。在那里烧开热水,做好泡茶的准备。仔细一想宅邸里的工作大半都是蕾姆的管辖领域,只有泡茶是由拉姆教导的。别看拉姆那个样子,只有对泡茶一项非常讲究。

「哟,我回来啦,大小姐。这是您点的蛇肝茶」

「不是蛇的肝。做这一份的时候用的是狗的肠子喔」

「没什么差别啦」

与温和的香味相反的是材料的残酷性。昴在两人的茶杯里注入了茶水之后,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在床上坐直上半身的拉姆。昴也拿着茶杯,坐到了椅子上。

好芬芳的气味。实在令人想象不到,这是由蘑菇粉末搭配有毒树果的种子,再加上食虫花与魔兽体内的结石所产生的香味──,

「虽然我就这么泡好了茶,可一旦知道了材料就突然没有想喝的欲望了啊……说到底,明明就没有加入叶片,怎么会叫做茶叶咧?」

「这是将收集好的材料煎过之后,和拉姆喜欢的茶叶搭配在一起调味的喔。在分类上的确是茶的你就放心吧」


这么说着,拉姆毫不犹豫的喝了口茶。实在没办法,昴也只好跟着照办。

热气与香味穿过了舌头上方,从鼻子里满溢而出。浓厚的茶叶风味,容易入口的程度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其中混杂了狗肠和各种毒物。

「与其说这是茶叶的品质好,不如说是我泡茶的功夫提升了?」

「别说这种蠢话。你泡茶的方法太过笨拙,风味绝对是下降了好吗。烧开水时的温度管理也很马虎,说到底连倒茶的方式都不对」

辛辣的评价将昴的骄傲自满打击的体无完肤,昴苦着一张脸继续喝茶。虽然容易入口,但还是没办法喜欢上茶。儿童味觉也还是老样子啊。

「啊~好想要喝可乐。有没有办法做出碳酸饮料来啊……」

「从没听说过的饮料呢。只要知道制作方法的话去拜托蕾姆就可以了吧」

「这和蛋黄酱一样,有关材料的知识实在靠不住啊。不对,比蛋黄酱还更不靠谱」

遥远故乡的回忆中的味道──蛋黄酱的重现也花费了许多辛劳。新鲜的蛋和优质的油,还有醋和调味用的胡椒盐。再来就是毅力了。

在和蕾姆与拉姆一起反复摸索后,完美重现的蛋黄酱现在正储藏于罗兹瓦尔宅邸的厨房里。对于身为蛋黄酱爱好者的昴来说,能把蛋黄酱带到异世界这样的行为即使称之为霸业也不为过。

「只不过,我也仅仅是一名蛋黄酱爱好者啊。用异世界知识开无双果然还是十分渺茫」

「虽然应该又是在说胡话了。不过巴鲁斯对于巴鲁斯的愿望而言派不上用场这件事,拉姆算是理解了」

「我对我而言派不上用场这话还真是神神叨叨的。不过挺中肯呐」

昴因为拉姆的指责而苦笑了。的确就和她说的一样,也许这份情绪该称之为焦躁吧。

拉姆看着昴的态度眯起了眼睛。然后她再次举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湿润了唇舌之后,

「虽然并不知道巴鲁斯的故乡的味道是什么,但不懂茶叶的味道可是人生的严重损失」

「我不是不懂啦,只是尝起来像叶子的味道」

「不懂得享受茶,这可是人生的彻底损失」

「茶占了人生的十成!?」

拉姆对于昴惊讶的声音叹了口气,然后用她那浅红的眼眸瞥了眼昴,以「没错喔」继续说下去,

「这样的巴鲁斯实在可悲的令人看不下去……就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