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集2-为E.M.T献上情歌

网译版 转自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吧

翻译:出禁豚、SOX60

=====================================

目录

『为E.M.T献上情歌』

 

『Ram is Order』

 

『Operation KOKKURI』

 

『图书管理员贝亚托丽丝之不情愿的约定』

 

『喜欢冰冷的东西』

 

『Alcohol Panic』

=====================================

『为E.M.T献上情歌』

※ ※ ※ ※

1

──事情的开始,是在宅邸的杂务告一段落的午后时光。

「──昴,可以拜托你一下吗?」

「啊?」

突然间听到了银铃般的声音,昴咬着烤饼干回过头来。在食堂入口呼叫昴的,是一位穿着白色服装的美丽少女。

如月光般闪耀的银色长发,仿佛宝石的深紫色眼瞳,拥有超凡脱俗之美貌的半精灵──艾米莉娅,这就是她的名字。

「啊,难不成还在工作中吗?我打扰到你了吗?」

「不是,休息中。『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工作是正式的规矩』,我想应该没有这种国家才对」

将没吃完的点心一口气吞下,昴用微笑回应着露出担心的表情的少女。而对这个回答感到放心的艾米莉娅,怀中抱着挺少见的东西,令昴不禁抬起眉头。

那是还记忆犹新,在这异世界的一种乐器──,

「是琉利雷(※注1)呢。我还以为放在宅邸的仓库里积灰尘了」

对昴的反应作出补充的,是在同一个房间里休息的佣人服少女。

蓄着蓝色短发,身穿经过改造、露出多处肌肤的女仆装──这人既是昴的同事,也是担任宅邸里佣人总管的超级女仆,蕾姆。

蕾姆精通家务,负责了宅邸里各式各样的业务。就连昴刚刚吃下的饼干也是蕾姆亲手制作,现在她正和昴两个人一起喝着茶,享受工作告一段落的休息时间。

「如果不是莉莉安娜忘在这的话,那么就是那把积满灰的琉利雷了?」

「就算是莉莉安娜,也不会忘记那么重要的道具的。……大概吧」

「从这充满关怀的回答里,就能窥见对莉莉安娜的信任啊」

「真是的,不要取笑了啦。──似乎正是因为莉莉安娜的那件事,罗兹瓦尔便心血来潮的弄来了这么一把琴。然后就建议我来拜托昴弹奏一曲,当做在学习之余转换下心情」

「所以才指名要找我。以罗兹亲来说还真是上道啊」

接过艾米莉娅怯生生递过来的琉利雷,昴轻轻的拨动乐器的琴弦。轻快的声音在室内响起,看来这把琴的维护状况十分良好。

琉利雷是木制的弦乐器,与原来世界的吉他相似。虽然体积稍微小了点,但只要抓住了诀窍,弹奏出来的音阶没有太大差异。

「昴君,你会弹琉利雷吗?」

看着散发出熟练的氛围确认着音准的昴,蕾姆对此睁圆了眼。

「是呀,会弹喔。基本上和在家里的民吉没什么不同。而且我也受过了莉莉安娜的简单训练,如果是弹奏我家乡的民谣歌曲,大概都没问题」

「民吉……?」

「民谣吉他的简称啊。唔、就当作是仅在我家乡流传的民族乐器吧」

回答了歪着头表示不解的蕾姆,昴回想起了施行严厉特训的那位褐色少女。

莉莉安娜──那是一直到前些天为止,都还在这罗兹瓦尔宅邸里被当做客人招待的吟游诗人少女。不愧是以歌艺维生,她的歌声和演奏技术都非常的精彩。不仅是宅邸的女性阵营,就连昴都在私底下成为了她的粉丝。

不过,相对于那天才般的音乐才能,其本性完全就是诠释了『天才和笨蛋是一线之隔』的少女。

不管怎么说,关于那位莉莉安娜的事情也已经告一段落,宅邸回复到了以前的日常。

从那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天,似乎一直到现在,艾米莉娅的心中都还没失去对音乐的憧憬和好奇。从休息时间特意要求昴弹一曲的这情况看来,其实非常投入啊。

「那么,昴君也会弹奏莉莉安娜大人演唱过的歌曲吗?」

「如果弹奏同样的歌曲就会被拿来全面比较,我是想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啊。还有,就算我会弹奏,但边弹边唱的难易度可是很高的。主要是我的歌声的问题」

「不过昴君还是很厉害呀。只要是关于对宅邸的工作帮不上忙的技术,真的是超乎蕾姆的想象呢!」

「嘿嘿嘿,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啦……唉呀?刚才的话挺微妙的啊?这不是在夸我吧?」

「──?」

蕾姆合起掌摆出称赞的姿势,对于毫无自觉的毒舌表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虽然很可爱,但也正因此令人觉得那就像是真心话,刺进了昴的心房。

 

 

只是,现在被两位少女抱以期待了。得让她们看看帅气的地方才行。

「那么,『剑鬼恋歌』……的话太严苛了,就来个七零年代的民谣组曲」


「诶──」

「不要发出诶──的声音,这些也是名曲啊」

对于不满的声音露出苦笑,昴用手指敲打着琉利雷奏响节拍。艾米莉娅和蕾姆一起坐在沙发上,开始配合着演奏轻轻地用手打拍子。

「虽然这音色比起民吉要活跃的多了,关于这部份差异就拜托以想象力补足啦」

一边说着开场白,昴翻开记忆里的乐谱,拨动琉利雷的琴弦。

在充分的逃学时间,无所事事渡过的日子里,菜月·昴讨厌着停滞的自己,日日夜夜花费在学习各种技术上。──吉他的练习也是其中一环。

过去那段无益的时光,辗转到现在也为了取悦两名美少女而派上用场,所以说世事难料啊。

「───」

七零年代的民谣歌曲反映了当时的世情和流行,多数为稍带伤感的情歌。即使没有歌词,那人生无常的氛围也表现在曲调上。倾听演奏的两名少女的眼神、表情,显而易见的浮现出忧愁寂寞的神色。

这是让演奏中的昴心情焦躁的反应,看着那样的面容胸口便会十分苦闷──,

「秘技!牙弹吉他……啊疼疼疼疼疼!」

「昴、昴!?糟糕!你这都做了什么蠢事啊!」

「昴君!?啊啊,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

「你们也不用两人凑一起都说我蠢……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为了用吸引眼球的演出将沉稳的曲子表现得气氛高涨,结果嘴唇和牙龈完美的败给了才刚刚重新装好的琴弦的强韧。

若是提到用牙齿弹奏声音的魔技『牙弹吉他』,那是仅有一流的吉他手才能习得的超级技巧。理所当然,身为三流吉他手的昴不可能办到。结果造成流血大事件。

「好了,请冷静下来,昴君。疼痛呀疼痛呀飞走吧──」

「疼疼疼……不疼了!治好了!啊啊,刚刚真是超痛的,谢谢喔」

将手靠近昴痛得厉害的脸上,蕾姆发动了散发淡淡光芒的治愈魔法。

伴随着疼痛的感觉远去,被琴弦割裂的伤口愈合,昴表示了感谢。对着昴这副模样,艾米莉娅双手插腰做出生气的表情。

「我还在想你突然之间要做些什么,我被吓了一~大跳啊。真是的,不要因为些奇怪的事让人担心啦」

「抱歉抱歉。唉呀,虽然自己纠正自己也很奇怪,但总觉得选曲不太好啊。并不是七零年代民谣的错,而是选了气氛不合适的曲子,我的过失」

既然都是要演奏的话,还是让俩位观众能愉快享受的曲子会比较合适。民谣歌曲应该是想和心上人更加缩短距离时唱的。

「所以说,刚才那些曲子全都保留到别的机会。等着我吧、艾米莉娅碳」

「──?虽然不知道你要我等待什么,我明白了。……然后呢,演奏已经要结束了吗?昴能够弹奏的曲子,那些就是全部了吗?」

言外之意,是被要求继续演奏下去,这令昴感到放心。

不谈选曲的部份,昴的演奏似乎是满足了艾米莉娅所期待的水准。看蕾姆也没有插话,应该是和艾米莉娅持相同意见的。

越是被期待就越是来劲,就算没被期待也会擅自一个人热烈起来的昴,对他来说这两人的期待是希望能尽力做出回应的。

「明明是这样,但我练习过的就只有七零年代民谣曲啊,这是怎样!为什么当初的我不多练习些hip的pop的曲子啊……」

「你很困扰吗,昴君。那么,果然还是从莉莉安娜大人的歌曲中挑一些吧」

对着正在诅咒自己过去行为的昴,蕾姆仿佛想到什么好办法似地举起了手。在这宝贵的提案里,隐约可见蕾姆的可爱企图,令人不禁欣慰微笑。

意外的是,对于莉莉安娜的歌曲抱有最大热忱的人就是蕾姆。在有关各地流传的诗歌和传承歌曲这块领域上造诣高深的蕾姆,假装是要提案其实就是希望让昴唱这些歌曲吧。

虽然对于昴来说,莉莉安娜的每首歌都能令人听得入迷──,

「我既没有能够用耳朵复制别人歌曲的技术,也没有能比拟莉莉安娜的实力。要说除了民谣以外的简单曲子……『踩到猫了(※注2)』应该没问题吧?」

「昴,这不好好道歉是不行的喔……」

「不要那么悲伤的表情啊,我会沮丧的!搞错了!不是故意踩的啦应该说就是这样的曲名!之后我会找那个踩到的人抗议啦!」

传统性的钢琴演奏曲,在标题不被接受的时间点便惨遭封印了。

用责备的眼光看向低头道歉的昴,艾米莉娅叹了口气。之后她轻轻拍了拍手,突然展现出恶作剧般的眼神弯起嘴角。

「那么,要是你肯演奏莉莉安娜的曲子这件事就扯平了吧。就算弹的不好也不会取笑你的,就不要紧张了,拜托你啦。好吗?」

「就和艾米莉娅大人说的一样,昴君。不管再怎样不行,不管有多么差劲,不管有多么失败,蕾姆是绝对不会取笑昴君的。你就放心的失败吧。没问题的。蕾姆会好好安慰嚎啕大哭的昴君的」

「你可以不用担心到这种程度,我是不会哭的喔!?」

甚至被人担心仅仅演奏出糗就会嚎啕大哭,昴感到已经没有退路而垂下了双肩。

看来这下是没法避免要重现以前听过的曲子了。莉莉安娜演奏过的那些曲子,其中有一部份经过了莉莉安娜本人教导。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即使如此,昴的演奏技术终究是摸索自学的。为了不输给从拉门的另一边偷偷笑着旁观的父亲的眼神,和父亲拥有的吉他乐谱互相大眼瞪小眼,自行挑战的成果。

「就算我是真心弹的很烂,也不要取笑喔。我也不会哭的啦」

拉起好几道预防线,昴为了弹奏琉利雷重新摆好架势。然后轻轻歪着头,稍微装腔作势的向艾米莉娅眨眼。

「顺便一提,要求是……请问您有什么希望的歌曲吗,大小姐」

「啊,这样的话我想要听那首歌!知道吗,就是──」

因为昴答应要演奏而心情甚好,艾米莉娅开心的合起了手掌。然后她闭上眼睛,像回想起了什么,微微清清嗓子,

「啦、啦、啦啦啦───」

很快的,音调伴着呼吸,银铃般的声音变成了歌曲从艾米莉娅的唇里流露出来。

听到由那悦耳声音所编织而成的蛊惑人心的曲调,昴和蕾姆不禁屏住了呼吸。

原本,艾米莉娅的声音便能紧紧抓住听众的心,带有动摇灵魂般的魔性。虽然说每次被搭话时心灵都震颤不已是因为昴的个人理由,但是昴以外的人应该也感受到了她声音中的魔力。

通过耳膜传遍了全身的血液,灵魂难以承受喷涌而出的感情因此跃动不已。面对着这样的歌声,仅仅是呆在原地,几乎都要让人觉得是不懂风情。

「───」

原本应该只是为了传达是什么歌曲而哼唱的,但来了兴致的艾米莉娅的歌声再也停不下来。

昴和蕾姆也并没有能够阻止的手段。仅仅是无言的持续听着,由她的美妙声音所奏响的名为歌曲的魔法。

到最后歌曲迎来结尾,唱完的艾米莉娅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啊」

到这时,艾米莉娅才终于发现自己过于忘我的投入于歌唱之中。白皙的脸颊因害羞而染红,艾米莉娅慌慌张张的看向昴他们。

「对、对不起喔。总觉得唱起歌的途中,心情变得非常~的畅快……」

「……没事的,这点我们用看的就明白了。你很喜欢唱歌呢」

「我也不知道。平常不太有机会接触歌曲……不过,嗯。应该是,喜欢的」

用手轻触嘴角,艾米莉娅以看来挺害羞的表情点点头。

像是叹息般脱口而出的「应该是,喜欢的」这一句话。若是平常的昴,想必会为了再听一次而想尽各种办法才是,但这时候的昴不这么想。

这和在昴的身边一直偷偷扯着他袖子的蕾姆也并非毫无关系。

「昴君……」

「我明白的」

看清了蕾姆那像是欲言又止的浅蓝双眸中寄宿的感情,昴也点头表示回应。

被叫到名字后,很快的点头肯定。仅仅是如此,两人的意志便互相传达到了。──不对,只要是听过刚刚的歌声的人,对于他们来说那便是共通的感情吧。

必须采取行动了。这是昴在这间宅邸里学到的最大的武器。

在多次被命运捉弄之后,昴理解了这一点。选择和行动,这就是改变不讲理的世界的唯一方法──所以,昴将再次对抗它。

面向到现在都还红着脸颊的艾米莉娅,昴在闭起一次眼睛过后说道,

「我说啊,艾米莉娅碳……我也没法弄明白到底该怎么传达才好」

「──?嗯」

用手抚摸着自己的银发,艾米莉娅看着斟酌字句的昴,微微歪着头。

凝视着昴的深紫色眼瞳中,虽然和蕾姆的有所不同,但一样包含着信赖。因为这份感情,昴感到了胸口被收紧。但是他压下了心中的感伤,决定踏出一步。

「艾米莉娅碳,你……」

「──刚才那听起来像是在杀鸡的叫声是什么?你到底是在休息时间中做些什么游戏啊,巴鲁斯」

话才说到一半,门便被推开,昴的觉悟完全被这高傲的语气给粉碎了。

将脚步踏进房间的人是桃色头发、浅红眼瞳的少女──除了发色、瞳色和胸部大小以外,拥有和蕾姆一模一样外表的双胞胎姐姐,拉姆。

拉姆以好像很不开心的眼神环视室内,按照顺序凝视着呆站着的三人。然后闭上眼睛思考,正好过了五秒后──,

「『刚才的发言,能不能当做没发生过?』拉姆很少见的在想着这种事情」

「虽然你一瞬间就把握了状况实在是很厉害,但搞砸一切了啊,姐姐大人!」

对于突然闯进这场面,华丽的指出了问题核心的拉姆,昴忍不住爆发出惨叫。

※ ※ ※ ※

※注1:リュリーレ。短篇集1中出现过,异世界的弦乐器,文中提到的莉莉安娜同样于短篇集1登场。

※注2:一首经典的钢琴练习曲。日文名:《猫ふんじゃった》。德文名:《Der Flohwalzer》。英文名:《The Flea Waltz》。

 

2

──拥有像天使般悦耳声音的艾米莉娅,是个脱离常轨的音痴。

虽然说用言语表达也就是很简单的这么一句话,但昴所受到的冲击可不仅如此。近几年,世间可曾发生过如此的悲剧吗。


拥有悦耳声音的音痴,因为这事实而受到打击的不仅仅是昴。蕾姆也对眼前的事实,有着难以掩藏的沮丧和悲叹。

即使是对蕾姆而言,艾米莉娅那灾难般的歌唱能力同样具有强烈冲击性。

艾米莉娅的银铃般的美妙声音,难以置信的是居然会变成那样的不和谐音,这种事有谁能够预料呢。

「神啊,这孩子做错了什么吗。祢究竟是有多么的残酷啊……!」

「拜托你了不要像那样子说话!真是的,讨厌!好丢人、好丢人啊!」

就连那稍微比常人要长的耳朵都变得红通通的艾米莉娅,将头埋进了沙发里。

听到了艾米莉娅那找不准音感的歌声,拉姆特地跑来抱怨。虽然说在一开始,艾米莉娅对拉姆的发言充满了疑问,不过在那之后,经过了昴充满牵强借口和不断圆场的说明,现在她也正确的掌握了事实。

而正确掌握事实的结果,就是艾米莉娅以闹别扭的表情蹲在沙发上。

「说、说起来,我还是觉得昴你们太过夸张了。那个,的确,我以前从来没有唱歌的机会,也没有人教过我该怎么唱歌……可是,被你们说的那么奇怪我有点不能接受。大家都想捉弄我,想要取笑我对吧。我可不会这么容易上当的」

艾米莉娅抱住双膝喋喋不休地说着。那就像是否定不想面对的事实,一味拒绝现实的小孩子的态度。

和这副模样的艾米莉娅对上视线,昴像是在进行劝导般真挚的诉说着。

「无法相信的心情,想要怀疑的心情,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至今为止,我有对你说过谎……唔,老实说还真有那么几次啊,因为太想看到被捉弄后红着脸的艾米莉娅碳而做出的恶作剧也有许许多多」

「是这样的吗!?我都不知道!我在什么时候被捉弄了?呐,什么时候?」

「现在才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不要逃避问题啊!」

「诶诶……总觉得好难接受……」

虽然昴不小心说漏嘴,但被强势敷衍过去的艾米莉娅则是一脸不满。可是,昴就像要排除那份不满般张开了双手。

「这次,是真的。我能发誓没有半点谎言」

「昴……」

用真挚的声音,认真的眼神,真实的话语,传达必须传达的事情。

「──你是神明的恶作剧的牺牲者啊」

「要说到这种地步吗!?」

「因为实在难以置信会有这么过分的事啊!为什么艾米莉娅碳会是音痴!?明明是这么可爱又美妙的声音,结果却是那样的唱歌方式,这下谁都没办法得到幸福啊!如果非要说是谁的错那就是神明的错!又或者,是直到问题变成这样都放置不理的亲人的错!」

「诶诶诶诶……」

对于握紧拳头极力强调的昴,艾米莉娅露出了十分疲惫的表情。

明明昴是因为自己的事才这么激动的,但对于艾米莉娅来说却像是事不关己一般,或许也是因为她对自己的音痴毫无自觉吧。

没有理解到自己是音痴的音痴──这正是被认为矫正音痴时难度最高的『感受性音痴』的特征。与喉咙有问题的『运动性音痴』不同,正因为本人没有自觉,矫正也变得极为困难。

也就是说,要打倒这强敌除了本人之外,家人的帮助也是不可或缺的。

「帕克,Come here!」

打了个响指,昴指名呼叫了既是艾米莉娅的家人,同时也是这个问题的负责人。

身为精灵的帕克,虽然昴并没有他的召唤权,但他的契约人艾米莉娅被昴的气势给压倒,于是对着自己的胸口──在那里闪着光辉的绿色晶石进行呼唤。然后,

「被人召唤就会出现喵喵喵喵~」

淡淡的光粒子从晶石里溢出,光芒形成了一只小猫的精灵。

 

说着卖萌的登场台词的精灵──帕克降落在艾米莉娅的左肩后,一边抱着长长的尾巴,一边梳理着自己的毛。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今天本来是预订要空出一天行程的呀」

「你这是在说什么像业界人士一样的发言啊。而且,你难道不是在晶石里面听着外面的谈话吗?」

「我刚刚不是才说了吗,预订排休的。我一直都睡得很沉呢」

「你这家伙,还真的是过着像上班族老爸一般的假日啊……」

而且实际的执勤状况还是朝九晚五,可爱小猫的上班族化已经停不下来了。暂且不提小猫度过假日的方式,昴参杂了些比手画脚后对至今为止的事态发展做出说明。

不久,听完昴的话后帕克点了点头,凝视着艾米莉娅的侧脸。

「原来如此。──虽然昴是这么说的,莉娅你真是音痴吗?」

「我自己、并不这么想……我觉得昴有点小题大做了。我可是有好好在唱的。可没有故意闹着玩的」

「若是在闹着玩的反而更能够……更能够接受……!」

对于露出闹别扭的表情的艾米莉娅,膝盖触地的昴紧咬着嘴唇,不断地捶打着地板。

交互看着两人的脸,帕克摸了摸自己那粉红色的鼻子。


「总而言之,我想先来听一次呢。莉娅,拜托了」

「……真是的,要是取笑了我会讨厌你的喔」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呢。即使是全世界的人都取笑你,只有我绝对不会」

「虽然没什么意义但超级帅气的」

接受了帕克那特别热情的回答,艾米莉娅叹了口气后闭上眼睛。然后,她用鼻子哼歌找准节奏,等待开口唱歌的时机。

只是,哼出来的节奏早就已经不在拍子上。但她仍不在意,开始唱起歌来。

超越了前面那一首的水准,这次的歌声气息悠长,状态很好。似乎艾米莉娅对此也有自觉,唱完歌曲的她是一脸愉快的表情。

「怎么样?」

顶着一副刚刚舒服唱完一首歌的脸孔,艾米莉娅充满自信的询问帕克。

对这问题,帕克说着「嗯,我想想啊」一边洗着脸。

「至今为止,关于对莉娅的养育方式我都很有自信。不但将莉娅培养为世界第一可爱,而且也成了一个聪明的好孩子,我是打从心里这么想的」

「唔……是吗?你这么说,我会害羞的……」

突然被这么全面赞扬,艾米莉娅感到难为情的害羞笑着。可是,在那样称赞的句子的最后,帕克加上了「但是」。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后悔,后悔自己没能够照料你周全啊……」

「──诶?」

「对不起啊,莉娅。──世界第一可爱的你,我却没能够成为你世界第一的爸爸。仅有这件事,实在太过遗憾」

就在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帕克从艾米莉娅的肩膀上无力的坠落了。从纤瘦的肩膀上跌落的精灵,昴赶紧伸出手接住了他的身体。

在昴的掌心里,帕克用虚弱的动作抬起头看向昴。

「对不起啊,昴……这一切,都是我的能力不足……」

「已经够了啊!已经够了啊,帕克。这并不是,这并不是谁的错。因为、因为你现在是如此的后悔着啊!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对吧?」

「呵呵……只要有你这句话,我便得到救赎了。──突然觉得,现在,很想睡了」

光芒从圆滚滚的黑眼珠里消失,帕克的身体失去了力气。轮廓渐渐变得朦胧,精灵的身体化为了光粒子开始四散。想要阻止消灭的进程,昴拼命地挤出声音来。

「不要啊,不要啊!帕克!帕克──」

「至今为止,谢、谢你、了……」

恸哭的昴,在他掌中消失的精灵──侧眼看向这一人和一只的悲剧,

「我不理你们了!昴和帕克是笨蛋!笨蛋!呃……笨蛋!」

因为被捉弄而开始闹起脾气的艾米莉娅,像是要逃跑般的奔出了食堂。

「──玩笑开过头了」

互相对看后,昴和帕克对刚刚的小剧场做出深刻的反省,慌慌张张的追在艾米莉娅身后跑出去了。

 

※ ※ ※ ※

3

「音痴的原因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类别。就是『唱不准音程』、『发不出声音』、『抓不准节拍』。只要将这些问题一个个的解决了,理论上不管是怎样的音痴都能根治。也就是说,艾米莉娅碳的音痴是可以治疗的缺陷啊!」

「你、你说什喵──!」

对于挥舞拳头大声主张的昴,帕克做出了约定俗成的反应。

就在刚才昴所提出的理论,都是照搬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内容。虽然不清楚这说法是否可靠,但比起毫无头绪的尝试治疗音痴要好的多了。

音程、喉咙、节拍──如果音痴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些的话,自然的解决方法也能限制到较小范围。

「首先,将艾米莉娅碳的问题简单易懂的拆开分析。根据我听了艾米莉娅碳的歌声的感想,艾米莉娅碳的音痴,原因是音程和节拍这两个。先不管音程如何至少声音是有好好唱出来的,还有脸也很可爱」

「昴,昴,跑题了」

「糟糕,搞错了。啊不是,脸很可爱这点没搞错,总之声音是唱出来了。所以说不得不克服的问题就是这两个,音程和节拍。来,跟我重复一次!」

「音程和节拍!」

帕克附和着昴的声音,对于解决音痴问题,这两人是充满热情的。

只是,在这两人的身边──

「哼~」

在地板上抱着膝盖闹别扭的艾米莉娅,对于两人的对话毫无积极性。

虽然之前追上了逃跑的艾米莉娅,但她那耍性子的态度可真不是在开玩笑。但即使如此,她仍然竖起了耳朵听着对话,这部份表现实在是老实的可爱。

「既然能够欣赏莉莉安娜的歌,代表艾米莉娅碳的耳朵是能够分辨歌曲的优劣的。判断别人的歌OK、判断自己的歌却NG,这个状况,大概是无意识间在脑里将自己的歌给补足了缺陷也说不定。来改正这一点吧」

「说起来倒是简单,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一般来说,像是将正确的歌曲听上好几百次,还有不断哼歌直到让她掌握音程,有这些方法在……不过,要有音痴的自觉意外的是很简单的喔。首先呢」


回应着帕克的疑问,昴打算进入艾米莉娅音痴矫正计划的第一阶段。

可是,正当昴要拿出秘密武器的瞬间。

「──从刚才起便没出声,为什么你会在这个地方那么任性妄为吧」

一个非常不愉快的声音打断了对话,昴摆出一副真是受不了的态度将头转向旁边。然后,他面向那名泼冷水的人,对着对方那副冷静的脸叹了口气。

「真是的……大家都变得积极乐观了,你就不要干这种泼冷水的事啦。别老是看书也看看气氛吧,看气氛」

「比起被其他人说,这句指责从你嘴里说出来就特别令人火大喔。话说,难道你真的不懂我的意思吧。为什么你要在贝蒂的禁书库做这些事喔」

发出响亮的声音合起书本,在房间深处──坐在梯凳上的少女咂了咂嘴。

那是身穿轻飘飘的洋服,梳着华丽的竖卷发,拥如有人偶般端正容貌的少女。既是这间书库的管理员,同样也是宅邸住户的贝亚托丽丝。

正如所见,她和昴是势如水火的关系──虽然昴是想和她好好相处的,但因为她是个捉弄起来特别有趣的少女,无论如何都会以挑衅的态度来和她接触,这点令人烦恼。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这宅邸里又没有防音设备齐全的音乐室,在其他的房间里做这些事,艾米莉娅碳的歌声传到外面你打算怎么办。要是艾米莉娅碳是音痴的传言散播开来的话,根本别提什么王选了」

「我的歌声,有那么糟糕吗!?」

甚至被说成是会对王选造成不利,再怎么样艾米莉娅也无法继续不做反应了。

面对这指责,贝亚托丽丝以冷淡的眼神看向艾米莉娅。

「不管那女孩将来会如何,和贝蒂又有什么关系喔。而且,这并没有对在禁书库吵吵闹闹的理由做出说明吧」

「贝亚子,既然是你就应该明白的对吧?如果是一般的房间声音会传到外面。但是,在这间禁书库就不用担心这个。毕竟,这间房间在空间上是和其他地方隔绝开来的。不管做再多的练习,都不会给人添麻烦呀!」

「贝蒂说的就是,贝蒂感到了天大的麻烦喔!」

从梯凳上跳下来,贝亚托丽丝揪住裙摆红着脸大喊。

贝亚托丽丝的愤怒十分合理,她的意见也是正确的。可是,为了练习而需要用到禁书库也是事实。就在这时,昴摊出了对贝亚托丽丝用的王牌。

「贝蒂……我们有那么碍事吗?你希望我们出去……?」

抱着尾巴的帕克,湿润着圆滚滚的眼珠,视线朝上看着,向贝亚托丽丝搭话。

虽然完全没经过事先商量,但卖萌小猫的诉求却形成了完美的联合攻击。贝亚托丽丝一下子就失去了刚才的气势,变成了畏畏缩缩的表情。

「哥、哥哥在这件事上,不好的地方连一个都没有吧!可是,禁书库是……」

「嗯。贝蒂很重视这间房间,这件事我也知道的。但是,这件事需要贝蒂的帮助也是事实。所以说拜托了,帮帮我吧」

「哥哥……」

贝亚托丽丝的心情,因为当做哥哥仰慕的帕克所提出的请求而大幅动摇。不管怎么说,她原本就是一个难以拒绝别人拜托的少女。胜算是显而易见的。

「这下赢了啊」

「真、真是没办法吧。就答应了喔。既然是哥哥的请求就没法拒绝了吧」

没有注意到以恶人的表情轻声低语的昴,贝亚托丽丝以十分符合套路的反应半推半就的接受了。甚至令人担心起,她将来是不是会被坏男人给欺骗了。

不过,这么一来条件就齐全了。昴和帕克对彼此点头,帕克以全身飞向昴举起的手掌,来了一个华丽的击掌。

就这样,顺利的取得主人的许可,艾米莉娅的练习即将开始──。

「说不定这将会是一条辛苦的道路。但是,我们不要气馁加油前进吧!」

「诶、诶、喔!」

「我一次都没说过想要治疗音痴……不对,可能我唱歌是有那么一点不擅长,但我一次都没拜托过想要治疗的啊……」

每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情,以将当事人抛在后头的方式,燃起了干劲。

 

※ ※ ※ ※

4

「那么,我想从现在起正式的开始练习……艾米莉娅碳,你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因为,只不过是有那么一点拙于歌唱而已你们太小题大做了。昴和帕克真讨厌」

「拙于(※注3)这说法现在都没人用了吧。还有,你这是有多顽固呀」

「我才不管」

这也是因为在先前的对话中被两人捉弄了,身为当事人的艾米莉娅缺少了认真的态度。

不仅仅是音痴,关于这一类的问题,当事人想治好的意愿是最不可或缺的。因此,首先非得要让艾米莉娅认真地面对自己的问题不可。

「不过说起来,明明平时都很老实的,为什么只有对唱歌的事这么顽固呢」

「因为,很丢脸嘛。昴和莉莉安娜都唱得很好的,就只有我什么都不懂是个音痴……这种事,我才不想相信」

「唉呀真是的,好可爱的抵抗。不过,这么一来就头疼了啊……」


红着脸偏过头去,艾米莉娅抵抗的气势也慢慢在减弱。只是,看起来仍然欠缺了决定性的因素,于是昴弄响了颈关节,

「──让人认识到自己是音痴。要达成这点最好的方法就是客观的聆听自己的歌声。老实说,要是能够录音的话只要一下就能解决了呀,但遗憾的是这里没有那样便利的道具存在」

因此,放弃依赖文明的利器,来尝试下原始的方法。

「那个是……水桶?」

看到昴手上拿的道具,艾米莉娅睁圆了眼睛。在她惊讶的眼里倒映出的,毫无疑问就是金属制水桶。

「这就是本次的嘉宾,水桶先生。要请这位特别讲师让艾米莉娅碳认识到自己的音痴。已经有好好洗过了,没有卫生上的问题。放心吧」

「那个水桶先生要怎么用呢?我可以钻进去吗?」

「看到狭窄的地方就想钻进去,这种猫咪习性的主张现在就免了吧。使用方法很简单。──将这个戴在艾米莉娅碳的头上。让她唱首歌就好」

「──诶?」

「噗噗~」

对昴的断言,艾米莉娅表示惊讶,贝亚托丽丝则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个……不好意思喔,我耳朵刚刚好像出了点问题。你说要把那个水桶,怎么样?」

「戴在头上啊。戴着唱歌。你要成为水桶系女主角」

「昴你这个笨蛋!我明明是打算认真听你说话的!」

面对满脸笑容递出水桶的昴,生气的艾米莉娅又打算逃走了。但是,昴慌慌张张的抓住了艾米莉娅的手臂。

「等、等一下啊!不是的,这不是要恶整你喔!?戴着这个唱歌,声音会在里面回响,这样自己就能听到了呀!我没有在说谎呀!」

「这就是你平时老是说谎的报应吧。就像是『荒地的霍星』故事里出现的养法罗的小子(※注4)一样喔」

「这听起来就像是狼来了的故事啊,碍事萝莉!现在先安静点!」

让插话的贝亚托丽丝闭上嘴巴,昴向露出怀疑眼神的艾米莉娅辩解着。

上一次被艾米莉娅以这么严厉的眼神盯着,说不定得追溯到召唤第一天,用作为假名的魔女名字称呼艾米莉娅的时候了吧。

对这件由一个水桶引发的惨案,昴总之是拼命的传达着自己的诚意。

「只要听了自己的歌声,就能知道自己歌声的水准!我没有说谎,你就当做被骗试着唱唱看就会明白了!」

「说什么当做被骗,你这就是想骗人吧!我已经不会再上当了」

「居然变得这么疑神疑鬼的,到底是因为谁才会变成这样……」

「昨天也是,你说着『就当做被骗尝尝看吧』就让我吃了失败作的蛋黄酱不是吗!我记得那时候很生气的,现在也很生气喔」

「混蛋,原来是我吗!昨天的我真是个笨蛋!但是今天的我可不一样了,我是为了你好啊!」

虽然有种事情将要往险恶方向发展的感觉,不过昴凭着气势坚持到底,结果老好人的艾米莉娅还是被说服了。

艾米莉娅看着接过来的水桶,怯生生的抬到头部上方──,

「……你不会笑我吧?」

「不会笑不会笑,不会取笑你的」

「绝对的绝对?」

「不管有谁会取笑你,我也绝对不会」

「那是可以用在这种场面下的台词吗?」

肩膀上的帕克如此询问着,而表情认真的昴完全将其无视。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艾米莉娅戴上水桶。不管是什么样的决胜台词现在都不用在意了。

或许是从那句有力的话中得到了勇气,艾米莉娅以做好觉悟的表情戴上水桶。一个滑落,造型粗犷的水桶完全的覆盖住艾米莉娅的脸。──水桶系女主角的华丽诞生。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我早就明白的,但看到现在的艾米莉娅碳还是会胸口作痛」

「放心吧,莉娅。莉娅就算戴着水桶也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喔」

败给了罪恶感的昴,以及不管是面对什么模样的艾米莉娅都不减半分亲爱之情的帕克。

虽然昴有种在爱的深浅上输了的感觉,但隐隐约约能察觉到,戴着水桶而看不到脸的艾米莉娅并没有对刚才那句称赞的话感到开心。

「噗噗~」

用抬高的书本隐藏着脸的贝亚托丽丝,也十分明显的是在压低声音笑着。

尽管被晒于众目之下,艾米莉娅仍坚强的将水桶脸面向昴。

「就这样唱歌就可以了吗?我觉得非常~的受到拘束……哇,声音好大」

「一般也没什么机会能客观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呐。就照这样子来唱一首,当做欣赏自己的歌声试着唱唱看吧。要不然我也可以伴奏的」

虽然昴提议用琉利雷来打掩护,艾米莉娅顶着水桶脸摇了摇头。虽然看上去是很超现实的画面,但水桶中的艾米莉娅大概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没问题的。一开始我先一个人试试」

「是吗?要是感到不安的话就说出口喔。我也会、呃、尽我微薄之力」

面对艾米莉娅的音痴,到底三流吉他手的实力能帮上多少忙呢。对于昴的话,水桶脸的艾米莉娅微微点头。

然后──,


「啦、啦、啦啦啦───」

没有昴的援手,艾米莉娅先用鼻子哼歌感受着节拍,然后开始唱起歌来。

因为隔着水桶听起来有点闷,不过歌曲并没有出现戏剧性的变化。也就是说虽然还是个音痴,但按照计划来的话,艾米莉娅也能原原本本的听到自己的歌声才是。

「真糟糕啊」

「啊啊,是很糟糕」

「真是太糟糕了喔」

帕克叹息着,昴也再次深切地肯定。再加上对莉莉安娜的音乐发挥了宽容精神的贝亚托丽丝,同样以一副不愉快的样子皱起眉头。

虽然说音乐性是不可抗力,以此责备艾米莉娅未免不合理──,

「──啊」

「喔?」

就在聆听着令人同情的歌曲的昴他们面前,歌声突然结束了。

歌声中断于最后嘶哑般的声音,在露出讶异表情的三人环视下,艾米莉娅将戴着的水桶拿了起来。

被包裹的银发倾泻而下,从水桶脸毕业的艾米莉娅。

然后──,

「……麻烦,让我一个人静静」

 

 

这么说着,认识到了自己的音痴的一名少女,寂寞地从禁书库离开了。

「──不对,就这么离开了可不行吧!怎么今天净是在逃跑啊!」

刚刚回过神来,昴慌慌张张的追了上去。

※ ※ ※ ※

※注3:原文是「へたっぴ」,「下手」的另一种说法,笨拙、差劲的意思。

※注4:原文是「ファロー飼いの小僧」,「ファロー」这词曾出现在WEB版第四章114节,应该是异世界某种名为「幽牛」的生物的别称。依照罗兹瓦尔所述,可作为坐骑。

 

※ ※ ※ ※

5

「艾米莉娅碳在重新审视过自己的缺点之后,再次为了成为一个出色的女孩子进行练习!一开始先克服抓不到音程的问题!OK!?」

「喔、喔~K~」

虽然艾米莉娅一度逃避过,但自从哭丧着脸被带回来之后,对昴的指导变得十分顺从。看来是难以接受认识到自己是音痴这件事。

虽然说不上有多精神,但还是对练习的课程燃起了干劲。

「要克服音程音痴的方法,可以反复听着同一首歌直到记住了正确的音程,又或者像刚刚那样戴着水桶自己进行矫正是最好的。二十四小时里不停哼着歌也行」

「可是,虽然你说要我听着正确的音程,但莉莉安娜又已经不在了……」

「这世界上也不是只有莉莉安娜才能唱出正确的音程对吧?我想,大概贝亚子也行吧。喂~你稍微唱一下啊」

「哈!?为什么贝蒂非要做那种事不可吧?」

贝亚托丽丝对突如其来的要求表示反对,昴则说着「喂喂」耸了耸肩。

「反正这里都成了练习场地,你也帮忙的话就能早点结束啰。要是没法结束的话,结果也不过就是我们会不断地拜访这里罢了」

「噫噫……就算是这样,被你命令这种事贝蒂可敬谢不敏喔」

「好好我懂啦,也就是这么回事对吧?尽管你摆出一副评论家的态度抱怨东抱怨西的,实际上自己是个什么都办不到只有嘴上说得好听的大小姐。OK,我懂了。就请你继续窝在房间角落里读书吧~」

「你说谁是只有嘴上说得好听吧!别开玩笑了喔!明白了,贝蒂就做给你看吧!」

因为昴的挑衅而做出如教科书般反应的贝亚托丽丝。虽然也觉得她这么容易受摆布,对她的将来感到不安,但现在只因为她如此好糊弄而感到放心。

然后,很好糊弄的少女大踏步的前进,手指强而有力的指向艾米莉娅。

「就来教教没用的你喔。──音乐的精髓!」

「这话也说的太过了吧」

「是、是的,老师。我知道了。还请多多指教。……我会加油的」

「真老实!」

对于自我评价特别高的贝亚托丽丝的宣言,有着危机感的艾米莉娅似乎反倒认为她值得信赖。依照这个步调团结一心,可以来挑战音痴矫正练习课程了。

「要培养节奏感,我推荐的是练习一边唱着歌一边摆动身体,自己做出固定的节拍来。只要拍手或是脚踏地板就可以了,和音程的部份一起试试看吧」

 

「那么莉娅,我们一起拍手吧。看这边,喵,two、喵,two」(※注5)

「喵、喵,two、喵,two……」

昴一边打着拍子进行说明后,帕克便模仿着他对艾米莉娅进行指导。看着肉球的无声拍手,艾米莉娅也赶紧依样画葫芦。

「喵,two……唉呀!」

「快点,接下来是戴着这个唱出声吧。直到你能做好为止贝蒂都会好好鞭策喔」

在打着拍子的艾米莉娅头上戴上水桶,贝亚托丽丝冷酷的说道。

 

这么一来在禁书库里就有着,水桶脸的少女、以锐利的视线看向那少女的萝莉、在周围活泼飞舞的小猫──从旁人眼中看来,呈现出这么一副异常的景象。


「还真是有如噩梦般、毫无现实感的景象……要是做了这种梦,我就得去医院了」

不管怎么说,在理论上靠着这个练习,应该能让艾米莉娅的音痴向着改善的方向前进。两人和一只似乎也十分专注,在这里就先来解决一下别的问题吧。

「抱歉。我稍微去猎只雉鸡(※注6)」

「猎只雉鸡什么的,你想说什么完全不明白吧」

「上厕所啦。别让我说出口嘛,真不好意思」

在让贝亚托丽丝露出了实在是受不了的神情之后,昴留下了艾米莉娅她们离开房间。离去之际,有种艾米莉娅的侧脸充满不安的感觉,但因为是水桶脸所以不得而知。

出了禁书库,『机遇门』便发动了。这是能与宅邸内任意的门连接的空间转移,现在出口被设定在罗兹瓦尔的办公室旁边。

「那个萝莉,做得挺巧妙的嘛」

这是因为她很明白昴以厕所为借口,其实真正想做的事是什么,才会有着这样的用心。昴嘴里说着会惹贝亚托丽丝生气的话,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扉。

「罗兹亲,是我呀,现在能打扰你吗?」

「──当然可以。也正好是时候,想听听你~要说的话~呢」

得到房间主人的许可,昴坦然踏进了办公室。宽广的办公室里,坐在黑檀木桌之后的便是宅邸之主,小丑打扮的怪人──罗兹瓦尔·L·梅扎斯。

同样也是昴的雇主的罗兹瓦尔,用左右异色的瞳孔注视着昴。

「你似乎又~开始了,某件将艾米莉娅大人也卷进去的有趣~事情呢」

「与其说是将她卷进去,不如说这次事情的开端便是艾米莉娅的感觉。我想你应该也有很多想抱怨的,不过只有今天就好,希望你能多多包容吧」

「王选迫在眉睫的这个时期,你要我对她忙于些许小事的状况置之不理?」

虽然罗兹瓦尔戳到了痛处,但他的表情甚至是愉悦的,一副张开双臂等待着昴将会用怎样的言辞来反驳的态度。

还真是个恶趣味的主人呀,昴如此叹息。

「乍看之下是无意义的时间,不过稍事休息比什么都要重要喔?特别是这一阵子,那孩子过度集中精神了,大家都感觉到了吧」

昴被召唤的第一天,在王都发生的偷取徽章骚动。在那之后的宅邸魔兽骚动,接着是前些天发生的莉莉安娜的事情。不管哪件事艾米莉娅都是当事人,可她却都没有面对问题的根本,没能直接参与到解决的部份。

虽然说就立场而言,是不允许她自行去接近那些危险的,即使如此,这些事似乎仍让她痛感自己的无力。

而造成的结果,应该就是艾米莉娅最近过于密集的行程安排了。

只要是为了别人,便能毫不犹豫的勉强自己。这样的艾米莉娅,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能来拜托昴,是因为信赖的证明吗。若真是如此,实在令人开心。

「要想作为说服我的理由,真希望你能再~努力一把呀~」

「要是因为唱歌的练习而学会了腹式呼吸,声音就能传得很远有利于演讲!只要治好了音痴就会有自信,表情也会转眼间就变得明朗!然后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歌声的美妙,艾米莉娅就会有既是王又是歌姬的连带保障──!」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稍微休息一会儿,我就许可了吧」

对于昴接二连三的推销口号,罗兹瓦尔举起了白旗。虽是如此,但他并非被昴的说服打动了,而是对于艾米莉娅最近的态度,他也在以他的方式表示关心吧。

「说到底,一开始让艾米莉娅拿着琉利雷的人不就是罗兹亲吗。虽然我不知道有哪些部份是在你掌握之中,但这不就如你所愿了吗?」

「身处我的立场会有许多麻烦的部份呢,同时也要考虑到艾米莉娅大人的性格。要是我直接拜托她休息,她能接受便再好不过了~吧。你觉得她会听劝吗?」

「并不觉得。我都能想象到她当面点头,然后在看不见的地方更加努力的身影了」

那身影太过耀眼,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想要支持她吧。

不管罗兹瓦尔有什么打算,他也是处于支援艾米莉娅的立场。既然如此,在今天这件事情上,真正的意图或许有所差异,但想法应该是相通的。

「不~过说起来,艾米莉娅大人的歌……有那么糟糕吗?」

「很糟糕。明明声音很悦耳,却在相反的意义上发生了奇迹」

「你又来了,这也是小题大~做吧?」

「不管谁都艳羡的高级食材,全部都在铁板上烤的焦黑端出盘来的感觉」

「这还真是太糟蹋了」

「没错啊,太糟蹋了」

只有这部份,是再怎么乐观也无法隐藏的残酷真实。

向彼此深深点头后,昴说着「那么先走啦」对罗兹瓦尔举起了手。

「我差不多得回禁书库了。因为我是说要上厕所跑出来的,要是拖太久时间会被怀疑是开大」

「关于这怀疑,已经经过足够的时间了,现在才担心是不是太~迟了呀。不管怎样,艾米莉娅大人就拜托你啰」

「那当然。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把艾米莉娅当做艾米莉娅碳对待吧」

「这还真是……哈哈哈,这话还真是说~得漂亮啊」

对于这充满昴风格的表达方式,罗兹瓦尔笑出声来。


更新了彼此的共识,昴在取得许可之后离开了房间。

「那么,虽说是要回去……连接贝亚子房间的地方有改变吗?」

总之,先尝试打开了到刚才为止应该都和禁书库连接的隔壁房间门。要是平常的情况,禁书库的位置会被更新,门后展开的将是放满纸堆的资料室──,

「喔,真幸运,就这么没变」

幸运的,『机遇门』并没有被更新,昴再次顺利到达禁书库。

「我回来啦~。唉呀,厕所前大排长龙啊……」

说着敷衍的借口进入禁书库,昴看到了站在里面的三人的样子。在那里的是和当初离去时相同的,艾米莉娅、贝亚托丽丝和帕克三人──,

「不要!你就饶了我吧!拜托你了,只有这种事千万不行啊──!」

「已经忍不住了吧!你是在小看音乐喔!现在马上,让你保持这副水桶脸的样子到外头去唱歌吧!你所欠缺的东西,那就是危机感喔!」

「贝蒂、我说贝蒂呀。要是做太多莉娅不愿意的事她就太可怜了。你就放过她吧,音痴不也是很可爱的嘛」

「哥哥太过宠她了吧!就是因为这样这女孩才会得意忘形喔!」

卷起了袖子气势十足的贝亚托丽丝,用力的拽着仍然戴着水桶的艾米莉娅的腰。水桶脸的艾米莉娅紧紧抓住书架不放,帕克则在两人的周围一边打拍子一边转圈。

「───」

才不过离开约十分钟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修罗场啊。

虽说多多少少能够想象得到,但若真的是和想象的一样,那真是让人只能叹气的状况了。

不管怎么说──,

「这明明是为了让艾米莉娅碳能松口气才开始的游戏,到底能不能让艾米莉娅碳好好地休息啊。就只有是否会本末倒置的这点,实在令人担心」

和罗兹瓦尔做好的约定是不是马上便要作废了呀?昴微妙的这么担心着,参加进吵吵闹闹进行练习的三人里了。

※ ※ ※ ※

※注5:原文是「にゃん·つー、にゃん·つー」。因音近「ワン·ツー、ワン·ツー」(「One two, one two」)故翻译成「喵,two、喵,two」

※注6:男生的「キジ撃ち(猎只雉鸡)」和女生的「花摘み(摘花)」同样都是上厕所的隐语。似乎是起源于登山活动时,要一个人单独去方便,但因为登山是集体行动,必须要向团队报告去向,可又不想将话挑明了讲,于是便有了这样的隐语。

 

※ ※ ※ ※

6

「那么,艾米莉娅碳觉得特训有效果吗?稍微能唱了?」

「交给我吧。接受了帕克和贝亚托丽丝的严厉特训,我已经重获新生了。……说重获新生可能说过头了,总之是变好了」

「喔喔,自信膨胀的气馁了……!」

跨越了严苛的训练,表情焕然一新的艾米莉娅挺起胸膛回答了昴的询问。

在脚边放着和她一起共同战斗的水桶,看它经过打磨的表面,甚至像是在守望着接下来将要展示成果的学生。

「不过,真的只是像那样子练习就能够治好音痴吗?」

「要是那种程度的特训就能治好那噩梦般的音痴,一开始便不用这么费事了吧」

「喂,外场的两人!不要说些多余的话削弱人家的干劲!结果马上就知道了!」

两人背着正在做发声练习的艾米莉娅,偷偷摸摸地说悄悄话,昴赶紧让他们闭嘴。在禁书库中央集中精神的艾米莉娅没有注意到这些,对昴使了个眼色。

「……嗯、嗯、嗯!可以!好了,昴,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艾米莉娅碳。还有,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哭喔」

「会说出这话,最不相信她的就是你喔!」

接收到艾米莉娅发出的信号,昴拿着琉利雷静静地摆好架势。简单的算了下节拍后拨动琴弦,缓缓地弹奏出的旋律,是被称为『剑鬼恋歌』的曲子的其中一段。

老实说比起莉莉安娜,昴的水准要弹奏这曲都是战战兢兢的,不过──,

「在艾米莉娅碳努力的时候,只有我躲在安全圈内也实在太不像话了啊」

而且若是在艾米莉娅出丑的时候,昴也弹得很差劲的话就能平分羞耻了。虽然在开始前就一个劲的想着怎么圆场其实不太好,但她的音痴便是如此的强烈。

所以说,在要发表这次特训的成果的这个瞬间,也是不抱期望──,

「──啦、啦、啦啦啦」

「───」

曲子进入了歌唱部份,从艾米莉娅的唇里流露出银铃般的歌声。──在这瞬间,对惨剧做好觉悟的昴屏住了呼吸,帕克和贝亚托丽丝也睁大了眼睛。

这是因为开始唱的时机,对歌曲的掌握、音程以及节奏的律动,一切都很完美。

「───」

闭上眼睛,自然地换气,艾米莉娅将自己的心情都投入到歌曲里。

依照练习的抓住节奏,依照吩咐的掌握音程,依照指导的唱出歌曲。

──那是由银铃般声音所发出,具有虏获人的魔性,天使般的歌声。

「───」


没有学习唱歌的经验,艾米莉娅是这么说的。事实上,原本就连唱歌的基础方法都不懂的她的歌声,那真的是称其为令人痛苦也不为过。

但是,本性率直又纯粹的艾米莉娅,为了克服自己的音痴而认真进行练习。她的吸收力,就仿佛海绵吸水般──。

「──!」

几乎要听得入迷了,昴赶紧专注在演奏上。

艾米莉娅的歌声具有魔性,而比起来昴的演奏完全就落后了。即使如此,为了不要被抛在身后,昴拼命的弹奏着琴弦要跟上歌声。

「──。谢谢大家的聆听」

最后,忘我的专注在演奏的时间也结束了,昴因为艾米莉娅的致礼而回过神来。

唱完歌的艾米莉娅抬起脸来,用不安的眼神等待着昴的评价。原本丝毫没有音痴的自觉的艾米莉娅,或许同样对刚才的歌声毫无自觉吧。

「果、果然很糟糕吗?也对啊,要是能这么简单就治好也就不用费工夫了……」

她甚至对于昴三人因为太过惊讶而没有反应,朝着不好的方向理解了。

所以昴摇了摇头,平息了冲击之后,跑到艾米莉娅身前,

「不是的不是的!艾米莉娅碳,好厉害啊!之前那些杀鸡叫声都跑哪去啦!?」

「杀鸡叫声是在说什么!?」

虽然艾米莉娅惊讶于这毫无印象的评价,但还是对昴的神情表示疑问。

「难不成……稍微治好了?」

「这可不只是稍微的程度啊。完美,Perfect!有种『这就是我想听的』的感觉!」

「没错没错,唱得非常好喔,莉娅。这才是我世界第一可爱的莉娅呀」

昴称赞着语带保留的艾米莉娅,飘飞过来的帕克也附和着他。艾米莉娅对于落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猫,还有昴所说的话,吃惊地瞪圆了双眼。

虽然她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就和哥哥说的一样吧。大致还行,并不坏喔」

「贝亚托丽丝……」

「不过,可别就此得意忘形了吧。你还需要继续练习喔。要是比起那个除了唱歌以外便一无是处的吟游诗人小姑娘,可完全还不够吧」

在抬举了莉莉安娜的同时还参杂着批评,贝亚托丽丝也称赞了艾米莉娅的歌声。因为她的话,艾米莉娅露出了终于实际感受到的表情,用手捂着嘴。

「──好高兴。这么一来我就不再是音痴了。成功克服音痴了」

「是呀!该怎么说呢,有种很大的成就感啊!明明说的只是音痴的事!」

「喂喂,已经不是音痴了,该说是原音痴喔。对任何事物都要正确的称呼」

气氛开始变得感动,对着眼中含泪的艾米莉娅,昴和帕克都点了点头。艾米莉娅吐出了温热的一口气,贝亚托丽丝则对三人的样子深深叹息。

「总之,这下子应该就没事了喔。你们也该离开禁书库了吧」

「喔,抱歉啦。不过也真是多亏了你啊。帮大忙了」

「只是因为哥哥的拜托才不得已,的喔。而且,歌曲也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吧。就像是歌曲开头的『哼哼哼~哼哼』的部份喔」

贝亚托丽丝摆出要从禁书库赶人的姿态,仿佛在说这是最后的饯别,指出了艾米莉娅歌曲里该修正的部份。在这瞬间,因为她哼出的歌声,禁书库的空气冻结了。

昴、艾米莉娅、帕克,三人都僵硬着表情转头看向贝亚托丽丝。

「……怎、怎么了吗。做出那种奇怪的表情」

「贝亚子,刚刚那是什么?该不会是『剑鬼恋歌』的歌曲开头吧?」

「要不然你觉得听起来像什么喔。除了那首歌以外不会有别的了吧」

贝亚托丽丝心中毫无疑问的坦然宣言着。看了她那挺起平坦胸脯的态度,昴明白了。然后,转头望向身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