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集1-艾米莉娅梦游仙境

1

“在最后这里就要,‘是你的心’,这样说呢!”

“哇,好棒啊。”

昴弹了个响指、露出牙齿笑,艾米莉娅拍着手附和道。

罗兹瓦尔宅邸的中庭,在树荫下吹着风有说有笑的两人,现在正在为在昴的故乡十分有名的故事而感到激动。

昴附带身体活动的高超的讲述技巧,将艾米莉娅引入未知的故事世界内。变换音色分饰男女角色的昴,他精湛的本领,让艾米莉娅充满了佩服。

“但是,昴真的知道很多故事啊。而且都是我不知道的故事。我很佩服呢。”

“我此时此刻也很感谢自己的记忆力和出生在地球。像这样为艾米莉娅炭带来些许的感动,就是安徒生赋予我的使命。”

“地球?安徒生?”

“这是我居住的宇宙飞船,和那里著名的童话作家的名字。”

昴向歪着头的艾米莉娅眨了眨眼,一时搞不清楚的艾米莉娅露出了暧昧的微笑,做出了理解的样子。大概,是不了解也没关系的内容。

自从昴来到罗兹瓦尔宅邸、解决魔兽骚动之后,已经过了两周。事件中留下的伤已经痊愈,恢复佣人职务的昴,偶尔会像这样抽空给休息中的艾米莉娅讲各种各样的故事。

因不习惯的学习而感到疲惫的艾米莉娅,很感谢昴的这份关心。而且故事本身也很有趣,不由地就央求他继续讲下去了。

“那么……故事就告一段落了,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我得回去工作了。艾米莉娅炭呢?”

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昴向艾米莉娅询问道。艾米莉娅的银发被微风吹拂着,她靠着树木烦恼了一会,

“再稍微,待在这里一会。”

“是吗。那么,等会见。被拉姆发现了的话肯定会砍掉我的头的。”

目送开着玩笑、回到宅邸的昴,艾米莉娅“嗯——”地打了个哈欠。

昨晩一直没找到可以停顿的地方,就读书读到很晚。像这样处在和煦的微风中,一但一个人独处,睡意很快便袭来。

“可能和昴一起回去比较好吧……”

昏昏欲睡,艾米莉娅用细小的声音如此低语道。

一边想着不行不行,一边闭上了眼睛,令人舒适的睡意缓缓地到来。

接着,艾米莉娅的意识就那样——。

2

“不好了,不好了!再不快点要赶不上了!”

打了个盹的艾米莉娅,像是被突然听到的那个声音弹起来一样,抬起了头。

“诶,什么?”

“不好啦!很重要的!虽然不太清楚但是要赶紧了!”

四处张望的艾米莉娅,在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之后,瞪大了眼睛。

靠在庭院树木上的艾米莉娅面前,是一只双脚站立的灰色小猫——对艾米莉娅而言,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宛如家人一般的存在,小猫精灵帕克正在全力奔跑。

“帕克?为什么实体化了……诶,等一下!”

通常应该只有手掌大小的帕克,不知为何现在变成了和人类的儿童差不多的体型。虽然帕克基本上能够自由地变换大小,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

听到它悠闲又焦急的声音,艾米莉娅想着或许发生了什么,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但是帕克却看都不看艾米莉娅一眼,

“机会难得,我要选择这个看不到底的洞穴!”

发出啪嗒啪嗒的可爱的脚步声,奔跑的帕克绕开艾米莉娅,绕到了树木的背面。然后,发出“嘿呀”的吆喝声,帕克的气息渐行渐远。

“等等!?帕克,为什么无视我啊,真是的。”

因家人反常的态度受到打击,艾米莉娅也慌张地走向树的后面。那里已经没有帕克的身影了,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突然出现的洞穴。

难道,刚才的吆喝声是从这里传来的吗。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洞穴呢……说不定,是昴埋藏宝物的地方……”

先入为主地断定了犯人,艾米莉娅胆怯地窥视着洞穴。黑暗的洞穴深不见底,似乎会被吸进去一样的氛围让艾米莉娅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气。

“帕、帕克——?能听到吗?听到的话就回答我——!”

试着向洞穴中呼喊,声音只是空荡地回响着。无计可施的艾米莉娅,想着总之先回宅邸叫人过来,向后转头。接着,

“——影响谈话的进行了,总之~请。”

“诶?”

又是熟悉的声音,艾米莉娅如此想到。同一瞬间,艾米莉娅的身体被身后的什么东西拖拽着。被洞穴拉扯着肩膀的感觉让艾米莉娅十分惊讶,那份惊讶被自己的身体正在下落所带来的惊愕替代了。

“呀,骗人!我,要被压扁了!”

想象着自己即将头朝下地从洞穴中掉下来,脸撞在地上的样子,艾米莉娅瑟瑟发抖。将马上就要踢到墙壁的垂直感调整好之后,一边按着翻飞的裙摆,一边思考到了快速脱离困境的方法——在那之前,就被柔软的触感停了下来。

“呀——哇呼。”

像是被纸张拥抱一样的感觉,让艾米莉娅手忙脚乱地从那里爬了出来。掸落让衣服和头发纠缠在一起的什么东西,艾米莉娅注意到那是像落叶一样的东西。


看来洞穴底部铺满了落叶,对下落起到了缓冲作用。

“呼……真是大吃一惊。”

安心地抚了一下胸口,艾米莉娅探头探脑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就像将树干内部掏空而形成的环境一样,那就是说自己正位于生长了几百年的大树中吧。倒不如说,落下来的地方明明是地面的洞穴。

“啊!帕克!”

疑惑地皱起了眉,艾米莉娅捕捉到了在这个空间深处的道路处,窥视着这边的小猫的身影。帕克听到艾米莉娅的声音,当场飞了起来,说着“哎呀不抓紧的话要迟到了。真头疼啊——。”,晃动着空无一物的手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不是什么都没拿着嘛。做一些奇怪的恶作剧,我要生气了。等一下。”

艾米莉娅踢开落叶奔跑了起来,帕克突然跑着逃走了。过快的速度让艾米莉娅十分吃惊,不合时宜地佩服着“帕克真厉害啊”。

在看不到头的道路中,突然冲刺的帕克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即使如此艾米莉娅依然拼命地奔跑着,总算跑完了这条路,向着有灯光的小屋飞奔而去。

“那个……这里是?还有帕克去哪了?”

再次变换了模样的场景让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艾米莉娅目瞪口呆。

仔细一看,那里有一间色彩明亮的可爱的房子。餐桌和暖炉,插着没见过的花的花瓶摆放在窗边。

“这是谁的房子呢……随便进来不会让他生气吧。”

在不可思议的状况面前,担心着充满现实气息的事情,艾米莉娅到处寻找着帕克和房间主人的身影。但是,房间并没有大到能够到处巡视的程度,艾米莉娅很快就因为找不到帕克而垂头丧气。但是,让她垂头丧气的理由不光是这个。

“明明有能够出去的门,但是我的身体太大了,过不去呢。”

这件事,就算是艾米莉娅也没法隐藏自己受到的打击。她没有自己的身体比人更巨大的感觉。虽然宅邸的女孩子们,无论是蕾姆、拉姆,还是贝亚特丽丝,都的确比米莉娅要娇小可爱。

“不。那种大小,就算是贝亚特丽丝也没法通过。所以,肯定是制作这扇门的人太大意了呢。”

低落的情绪一闪而过,艾米莉娅调查着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接着,她发现的只有桌子上放着的小钥匙和装着奇怪药水的容器。

这把钥匙,恐怕是那扇粗制滥造的门的钥匙吧。问题是装着药水的瓶子。贴在瓶子上的标签写着“向艾米莉娅倾注爱意”。

“……安妮?”

对这种称呼自己的方式有头绪的,就只有身为罗兹瓦尔的亲戚、和自己短暂交往过一段时间的幼小的友人了。虽然不知道她的礼物为什么会在这个房子里,安妮罗洁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坏事。只有这一点,是艾米莉娅马上就相信了的。

(注:标签上写的是“エミリーへ愛を込めて”,这里的称呼直接就是艾米莉娅的名字,没有加大人、炭、小姐之类的称呼。)

“我开动了。”

所以,艾米莉娅不带一丝怀疑地将那瓶药水一饮而尽。喝过之后,艾米莉娅漫不经心地想着“如果是涂抹在身体上药该怎么办啊”,但是之后出现的变化让她立即否定了那种担心。

“哇、哇,哇。”

冷不防地,房间看起来突然变大了。高度及腰的餐桌在一瞬间内就高得需要仰视了。窗户和花瓶也仿佛在天空的另一边。

“不对……这是,我的身体变小了。”

迅速察觉到了变化的原因,艾米莉娅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巨大化了的世界。然后,啪嗒啪嗒地碰了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衣服也一起缩小了真是太好了,对此感到安心。

“赤身裸体地走出去的话会被当成怪人的。但是,这下就能通过那扇门了呢。”

安妮罗洁果然很厉害,艾米莉娅将自己变小了的怪事忘得一干二净,摆出了胜利姿势。接着得意洋洋地将手伸向门扉,这才注意到门被上了锁,“啊”地一声变得垂头丧气。钥匙还在餐桌上。手怎么也够不到。

“失望也无济于事。好,只能努力地爬上去了。”

即使如此也不气馁,这是艾米莉娅的美好品质。但是,挽起袖子向桌脚发起挑战的身姿既勇敢又无谋。艾米莉娅奔跑起来,想要抱住桌脚。突然,紫绀色的眼睛发现了放在桌脚附近的东西。

那是白色的碟子,上面放着烤制的点心。碟子上还附了一封信,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如果大小姐的礼物让你感到困扰的话请用这个。保险起见。”

这充满个性的文字,让艾米莉娅想起了一个人。

“哎呀哎呀?傻瓜小姐难道忘拿钥匙了吗?”

艾米莉娅拿起点心犹豫不决,听到从上方传来的声音,她抬起了头。那是在餐桌上向下俯视着艾米莉娅、一只手拿着钥匙、摇晃着长长的尾巴的帕克。

帕克的眼睛滴溜溜地俯视着艾米莉娅,微妙地浮现出了宛如人类的笑容。

“完全不行啊。在选项出现之前先存档可是基本的哦?人生可不是那么甜美的东西。就像那个点心一样呢!”

“抱歉。我有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我觉得不太顺利。”

对一脸得意的帕克,艾米莉娅用一如往常的语调回答。但是,有种在和昴对话的感觉,艾米莉娅歪起了脑袋。今天的帕克就像昴一样。

“比起那种事情,别开玩笑了请把钥匙给我。然后快点回到宅邸,不然的话大家要担心了。”


“比起担心周围的人,不担心你自己可不行哦。因为在探头偷窥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窥视着这边呢……”

“——嘿。”

“喵——”

因为讨厌帕克那种自我陶醉的态度,艾米莉娅命令微精灵用强风吹走帕克。被风卷起的帕克撞上了窗户,钥匙从它手中掉落,艾米莉娅一溜小跑接住了钥匙。然后打开了门,

“来,帕克。别闹了,该回去了。快点回到结晶石里……帕克?”

艾米莉娅用训斥孩子的口吻回过头,发现窗边的帕克不见了,面带愁容。看来它又销声匿迹了。

“真是的。今天真是让人困扰呢。”

艾米莉娅气呼呼地走向了门外。迎接艾米莉娅的是草原,以及对面的大森林。为未曾见过的景色感到惊讶,总之先以森林为目的地,艾米莉娅出发了。

“无论怎么走,也完全没接近森林……”

虽然森林就在眼前,但是就算拼命地走,这段距离也一点也没缩短。因为身体变小了的原因,能够移动的距离也大幅减小了。

“肚子也饿了……啊,对了。”

感到困扰的艾米莉娅,想起自己将点心包起来带走了。将点心拿出来,那份香甜的气息让艾米莉娅饥肠辘辘,立即俘虏了饥饿的她。

“克林德先生,我开动了。”

向书信的主人、身为安妮罗洁的管家的青年表示感谢。点心就像刚出炉一样蓬松柔软,萦绕在舌尖的味道让艾米莉娅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

接着,带着不舍将点心一口气塞入口中,

“咦?咦咦?”

对甜味感到满足之后,看了看周围,艾米莉娅注意到景色变化了——自己的身体变大了,回到缩小之前的大小。这才总算明白了信上写的“如果大小姐的礼物让你感到困扰的话”的含义。紧接着,艾米莉娅恍然大悟。

“果然克林德先生很厉害……而且,多亏了他,森林也近在眼前了!”

刚一变大,眼前的森林就唾手可得了。虽然身体变大了,森林也还是很广袤,但是和刚才比起来就有信心多了。

艾米莉娅握紧双拳,摆出胜利姿势,注视着森林,

“来吧,我的冒险从此开始。”

说出这样好像快要结束了一样的台词之后,跑进了森林。

3

——当然,冒险没有结束。

虽然没有结束,但是艾米莉娅的脚步停了下来。那是在进入昏暗的森林之后,依靠着微精灵的亮光前行的途中。

“到此为止了哟。从这里就不允许你这样的家伙前行了。”

又一次从上方传来的声音,让艾米莉娅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主人。接着,发现了躺在树枝上的人影,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

横卧在树枝上的,是睡眼惺忪地瞪着艾米莉娅的贝亚特丽丝。摇曳着华丽的礼服和竖卷发的少女,叼着的烟斗呼出了一口烟,轻哼一声。

“居然穿着鞋就进来了,没教养的小姑娘。真想见见你的父母。”

“贝亚特丽丝,你……”

“哼。不管对方是谁,事到如今才注意到自己有多失礼也太迟了哟。嘛,如果你有所悔改的话,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马……”

“明明还那么小,烟什么的不可以吸的吧!那是成为大人以后才可以做的事情!昴说过这样会驼背的!”

看到了幼女在吸烟,艾米莉娅提出了理性的意见。贝亚特丽丝一脸惊讶,她口中的烟“啪”地一下掉了下来。接着,她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何等的侮辱!不要把贝蒂当成孩子对待!贝蒂是出色的淑女!烟斗是身为淑女的大人的嗜好!”

“像这样证明自己是大人,总觉得像小孩子一样……”

“真是!令人火大!”

满脸通红,在树枝上用力跺脚的贝亚特丽丝怒火中烧。但是,对于艾米莉娅而言,身为有良知的大人,是绝对不能对贝亚特丽丝的不良行为视而不见的。况且艾米莉娅身处将来要登上王国宝座的立场。她绝对不会退让。

“——喂,两位小姐。到此为止吧。森林的花儿们都被吓到了。”

打算继续争论的两人,被突然出现的谜之人物打断了对话。在艾米莉娅面前伸出手,仰视着树枝上的贝亚特丽丝的,是一位黑发的男人。接着,艾米莉娅理所当然地认出了那个背影。

“昴?”

“不是哦,小姐。我不是昴,而是柴郡昴!”

(注:柴郡猫,《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只咧着嘴笑的猫,能够凭空出现或消失。巧合地是中文翻译里的 “柴郡昴”和柴郡猫同音了。)

转过头,柴郡昴竖起大拇指、牙齿闪闪发光。无论怎么看都是昴。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他的头上长出了猫耳。因为正常的位置也有耳朵,所以是一共四只耳朵的样子。稍微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呜哇……讨厌的家伙出现了。”

“你这么想的话就不对了哦,贝亚子。话说在前头,我柴郡昴神出鬼没。连从早上好开始到晚上好为止一直观察你的生活这种事情也能做得到哦?”


“一天到晚什么的太烦人了!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吗!”

省去了句尾的语气词和离开前的狠话,灵活地在树枝上飞来飞去的贝亚特丽丝消失了。确认了这一点,柴郡昴回头看着艾米莉娅,

(注:原文为『かしらーかしらー』と捨て台詞にエコーがかかりながら,这里的“かしらー”是女性常用的句尾语气词。捨て台詞,反派角色在离别前放出的狠话,比如“我一定会回来的”之类的。)

“又在欺负无聊的幼女了。真想尝尝失败的滋味呢。”

“明明我还没结束对贝亚特丽丝的警告呢。话说这个耳朵,也是大家串通好来捉弄我的吧?我要生气了哦。”

“生气的表情也很可爱呢……好疼好疼,使劲拉扯的话会断掉的!”

将怒气的矛头转向柴郡昴,艾米莉娅拉扯着他的猫耳。但是,本以为是假的耳朵,不仅带着体温,而且紧紧地连着脑袋。

在惊讶的艾米莉娅面前,柴郡昴噙着眼泪蹲在地上。

“虽然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但是你那么怒气冲冲的会让大家都害怕的哦。女孩子的最强武器,使用笑容来享受龙娇天的快感吧。”

(注:原文为“私TUEEE”,对应的是“俺TUEEE”,相当于中文的龙傲天属性,这里可以理解为女版龙傲天。)

“虽然有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嗯。但是,说的也是呢。”

一个劲地发怒的话会让对方害怕的。被这么一说,艾米莉娅沮丧地低下了头。看着艾米莉娅低沉的样子,柴郡昴抬起头,双眉紧蹙,

“好。低沉的时候就要痛快一下。让你参加茶会吧!”

“茶会?”

“没错。在森林深处召开的、既热闹又吵得让人抓狂的茶会!”

被柴郡昴用令人不安的微妙话语邀请,艾米莉娅被他带领着走出森林。走了一会之后,便能看到森林中开阔的空间和小小的房子。

融入森林的小房子,在庭院里摆放着巨大的餐桌,像是为了让许多人聚在一起一样。接着,在那个桌子旁边坐着茶会的参加者——

“……啊啊,是柴郡昴啊。你来了啊。”

“这下就不会变得像两个男人碰面后去通宵一样了……”

表情相当阴沉的两个人——不如说,有两个表情消沉的昴,坐在座位上。这番超现实的景象,让艾米莉娅忘记了消沉,瞪目结舌。

“有、有三个昴?柴郡昴,怎么回事?”

“听不懂你说什么啊,艾米莉娅炭。在那边的是疯帽匠昴和三月兔昴。一个带着帽子、一个长着兔耳,所以很容易就看出来了吧?”

听到柴郡昴的说明,进行确认之后,垂头丧气的两个昴的确有着帽子和兔耳的特征。再加上这里的猫耳昴,让人摸不着头脑。

(注:疯帽匠和三月兔,都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角色。)

丢下头脑混乱、视线游离的艾米莉娅,仿佛滑动一样,柴郡昴也坐了下来,向着露出死鱼眼的两个昴耸了耸肩。

“喂喂,别那么沮丧。送了邀请函结果谁也没来,这不是常有的事嘛。”

“尽管如此,今天一天也在期待,这不是人之常情吗?说不定只是信号不好电话不通,所以没接到迟到的联系而已。”

“嘛,从昨天开始已经过了一夜了呢。但是,这个时候如果有谁来了,反而说自己没等很久,我三月兔昴就是这种好男人。”

“等一下啊,要爱上了。”“爱上了爱上了。”“我的时代到来了吗。我的潮流啊。”

抬起头的三个昴,开始各自争先恐后地说着不明所以的玩笑话。之前通宵的气氛一扫而光,洋溢着非常少见的喧闹氛围,真是不可思议。

热闹又吵得让人抓狂的茶会,可以说这个评价非常客观。

“对了!为了可怜寂寞到极致的你们,我今天好好地叫来了嘉宾。为我的大展身手拍手喝彩也可以哦。”

“嘉宾是谁啊。反正肯定是让我们充满期待,然后把森林里闲的发慌的贝亚子之类的人捡回来了吧?你派不上用场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嘛,贝亚子也比没人来好得多。好嘞,只给贝亚子的茶里加超多的糖,让我们赌赌看她能忍耐多久!我赌五分钟!”

“这真让人感兴趣,但是不对吧。今天是贝亚子以外的女孩子。而且超可爱。治愈我们干涸的心灵,在森林中发现的移动绿洲——她的名字就是艾米莉娅炭!”

激昂的情绪达到最高潮,柴郡昴指着森林的方向。眼中露出期待的光芒的疯帽匠和三月兔昴向这边看了一眼。

“——这不是谁都不在吗!!”

害怕被卷入其中的艾米莉娅,早就从那里逃走了。

4

“感觉好累啊……”

本来已经习惯了和一给昴对话了,但是三个昴的话负担就太大了。虽然觉得对不起他,但是很快就对茶会失去兴趣的艾米莉娅独自一人跑向了森林。

万幸的是,菜月・昴们的狂演(Mad Tea Party)会场离森林出口很近,艾米莉娅沐浴着时隔几个小时未见的阳光,调整着身心。


“话说,有比刚才更让人踏实的记号了。”

走出森林的艾米莉娅毫不犹豫地作为目标的,是正面可以看到的高大建筑——据艾米莉娅所知,那是与在王都卢格尼卡看到的王城一模一样的建筑。

是城堡。那里肯定有能够依靠的人。自己掉入洞穴的经过、看到了不该在此处的城堡,这些疑惑在艾米莉娅心中已经不复存在了。心中只有某种原因不明的使命感,和必须要打帕克屁股的母性。

“到了。那么,必须要向谁打听一下……”

到达城堡脚下的艾米莉娅,对百花齐绽的庭院包围着城堡这样的奇妙景色置之不理,探头探脑地四下寻找着人影。然后,

“官司——!官司开始咯——!”

横卧在花坛中的小猫大声呼喊着。自从撞上玻璃之后就行踪不明的帕克登场了。他没有注意到艾米莉娅,跑进了城堡中央。

“又是帕克!话说官司是什么……真是的,明明现在不是玩耍的场合。”

帕克对自己的无视让艾米莉娅鼓起脸颊,她也再次进入了城堡内部。接着,进入城堡之后,立即在眼前蔓延开来的白光让艾米莉娅捂住了脸。

小心翼翼地,将手从面前拿开。接着,展现在艾米莉娅面前的场景是,

“这里是……法庭?”

广阔的空间。高得看不见顶的天花板,四周被成排的观众席包围着。座位上坐满了观众,震耳欲聋的喧哗声支配了整个空间。

“——砍掉她的头。”

接着,那个空间的最深处,有一位宣告残酷判决的桃色头发的少女。

一位穿着一如往日的女仆装,只有头上的发饰变成了王冠一样的东西的人——拉姆。,

拉姆用冷漠的表情俯视着证言台。她的视线所指的前方,不知为何被绑起来的贝亚特丽丝倒在地上,满面通红地大叫着。

“要、要求重审!这是国家的残暴!贝蒂是被陷害的!”

“砍掉她的头。”

“你只会说这句话吗!?这可不是玩笑!”

根本不理睬诉说着冤情的贝亚特丽丝,拉姆坚决地打算处刑。在拉姆的旁边,静静地靠着一位蓝发的少女。妹妹蕾姆碰了碰姐姐的肩膀,

“那个,姐姐大人。再听听贝亚特丽丝大人的话吧……而且,点心的话,蕾姆可以重新再做。”

“明明那么期待蕾姆做的点心,却被人抢走了的拉姆的心情该怎么办呢。这份屈辱,只有把犯人斩首示众,再用他的头盖骨做成杯子才能雪洗。”

“一个点心就这么残暴!鬼!恶魔!六天魔王!”

(注:六天魔王,佛教欲界天魔之首,喜欢阻挠佛教中人修道,是断除人之生命与善根的恶魔。)

贝亚特丽丝越是不停谩骂,就越增加其他罪名。加到不敬之罪便难逃死罪,在法庭的这种气氛之下,大惊失色的艾米莉娅大喊暂停。

“等一下!不管怎么说,那样也太可怜了!”

“哦呀。你在包庇贝蒂吗?居然敢反抗拉姆女王大人,真是不识好歹的孩子呢。呵呵呵。”

听到艾米莉娅的呼声,帕克做出仆人风格的回答。拿着木槌的帕克处于支配官司的地位,它站起来向艾米莉娅和证言台宣示着这一点。

“虽然不太清楚状况,但是贝亚特丽丝不是那种坏孩子。砍头什么的太过分了。拉姆也是,怎么了啊。”

“熟不拘礼地对拉姆说话的小姑娘。敢说出那种话,也就是说是贝亚特丽丝大人以外的人吃了拉姆的点心吗?”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这个小姑娘身上是不是有股点心的香味。似乎有这种感觉呢。”

“贝亚特丽丝!?”

被捆成卷倒在地上的贝亚特丽丝,出卖了站在证言台上维护她的艾米莉娅。而且实际上,艾米莉娅知道自己吃了点心。虽然想辩解那是克林德准备的点心,但是法庭的气氛一同倒向了对艾米莉娅不利的一方。

“等一等等一等!怎么感觉好像变成非常讨厌的气氛了!”

“……嘛,如果这个小姑娘真的是犯人的话,只要看着贝亚特丽丝大人被砍头就好了。但是她却自报姓名站了出来……是良心不安吗?”

“居然不用我不是犯人的观点来看待!?”

这样下去就会被推定有罪,艾米莉娅脸色惨白。但是,再次向可怜的被告伸出援手的,是靠着冷酷姐姐的温柔妹妹。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再怎么说认为那个人是犯人也太……”

“对。既然蕾姆这么说了,也有这种可能呢。”

通过蕾姆的斡旋,拉姆似乎也承认了这是不讲道理的言论。好像摆脱窘境了,艾米莉娅总算放下心来。然后,

“没错,不管怎么说认为艾米莉娅炭是犯人什么的也太过分了!”

“可爱就是正义!美少女就是宝物!艾米莉娅炭是我老婆!”

“顺便再多威胁一下贝亚子让她哭出来啊!不用掌握分寸!”

观众席传来不停吵闹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向了那边。在那里喧闹着的,果然是猫耳、兔耳和带着帽子的昴三胞胎。看来茶会已经结束了。


“昴你们,认识那边的小姐吗?”

接着,蕾姆向并排的三个昴提问道。三个人一起露出牙齿笑着,

“啊啊,认识!”“是茶会的伙伴!”“虽然没成为伙伴但是毫无影响!”

“这样啊。”

听到了三个昴的回答,蕾姆满足地点点头。之后,她注视着艾米莉娅,露出了令人一见倾心的可爱笑容。

“砍掉头吧。”

“诶诶诶诶诶诶!?”

“知道了。砍头吧。”

“等等!等一下!呐,这不奇怪吗!?突然怎么了!?”

慌慌张张的艾米莉娅申诉着自己无罪,拉姆女王和蕾姆大臣都不予理会。

发出巨大的声响,法庭的大门打开了,从那里哗啦哗啦地出现了大量的打扮成士兵模样的帕克,一起押送着艾米莉娅。无论左看右看,全都是帕克。

“诶诶,好可爱!?”

被穿着铠甲的、打扮成园丁的、变成奇怪卡片的的帕克们包围,艾米莉娅同时体会到了幸福和恐怖的感觉。

“昴、昴!”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请谁来公布一下真相。这是我们唯一的愿望。”

“真是的,昴这个笨蛋——!”

“诶嘿。”

看着三个一同吐舌的昴,艾米莉娅束手无策地被冲过来的帕克群吞噬了。

5

“——艾米莉娅炭,喂,艾米莉娅炭。”

“嗯、嗯……”

肩膀被摇晃着、感觉自己的名字被人呼唤,艾米莉娅恢复了意识。

抖动着长长的睫毛、睁开眼睛,艾米莉娅眨了好几下眼。然后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了眼前有张熟悉的面孔。

“……昴?”

“没错,是我。吓了我一跳。在房间叫你你不在。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午睡,艾米莉娅炭也累了呢。”

轻轻地笑着的昴,让艾米莉娅总算清醒过来。慌慌张张地环顾周围,确认这里的确是罗兹瓦尔宅邸的中庭,艾米莉娅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嗯嗯?怎么了。难道做噩梦了?我知道了。既然这样就扑进我的怀里吧。无论哪里都会紧紧地抱住你。”

“抱歉。我有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到张开双臂额昴垂下了肩膀,艾米莉娅歪起了脑袋。

虽然想到了自己在做梦,但是却回想不起梦的内容。不过,感觉是个非常吵闹的梦。能回到这里,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不管怎么说,找到你了就好。差不多快到晚饭的时间了,回去吧。下午偷懒没有学习的事情,是仅属于我和艾米莉娅炭两个人的秘密。”

“那个……嗯,谢谢。我下次会注意的。”

握住昴过来的手站了起来,艾米莉娅掸去身上的草,伸了个懒腰。这样做的期间,突然就有种必须要向昴说点什么的感觉。

“昴……那个呢。”

“嗯,什么什么?”

看着转过头来的昴,艾米莉娅考虑了一阵。然后,

“昴召开茶会的时候,如果谁都不去的话,我会去参加的。”

“为什么假设的前提那么悲惨!?”

看到大喊的昴之后,艾米莉娅忍俊不禁。

要说为什么的话,肯定只有这一个回答。

——似乎在不可思议的国度,看到了昴那么寂寞的身影。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