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web番外 第三章番外篇『王様』

转自 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吧

翻译:black哈米

======================

屋敷

----某一天,都是由于昴的原因开始的奇迹。

“艾米莉亚碳,在为了成为国王而在努力学习是吧?”

屋敷的主要人员都呆在食堂中,然后正在吃完饭之后夫人闲聊中,从昴口中说出的这个问题,打破了安静。

没有遗漏,进入了全员的耳中-----首先,这是第一个命运的恶作剧。

听了昴的话语,坐在旁边歪着头的艾米莉亚,边用自己的手理着头发,另一只手抚摸着坐在桌子上的帕克说到,

“是这样没错,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才不是突发奇想。这个问题一直留在我的脑中。说道到个,在我旁变用一脸讨厌的吃着青椒的女孩,搞不好会成为国王什么的。”

“绿之恶魔,不要给我提它。”

对着回复我的话,一边用手戳着我的额头。

昴的额头感到小小的刺痛感,但由于指甲的坚硬,却能感到她的温柔而内心感到很温馨。看着这样的昴的拉姆,一边向手中的茶杯里倒入热水,

“真是一脸傻眼样!”

说着讽刺的话。

撅着脸庞,昴像小孩子一样,

“不要总是在奇怪的时候,乱看别人不想被看到的一面。还有有,饭后的茶只罗兹亲有不会觉得太过差别对待了。”

“差别对待?对拉姆来说着只是优先度的问题。罗兹瓦尔大人是第一优先之后是艾米莉亚大人和大精灵大人,在跨越不了的墙壁之后再深深的挖掘然后穿越洞穴之后........恩,就到昴的位置差不多?。”

“捧到如此的地位,就算是我也没遇到过啊!?”

傲然的拉姆无视了昴的话语,来到了罗兹瓦尔的身边。在上座的看着书的罗兹瓦尔注意到了拉姆,接过的红茶喝了一口。品味着红茶的香味。

“恩,果然饭后没有拉姆的茶就是静不下来?。可以说是为了这一杯而活着?”

“这是我的光荣。”

非常的平静,说到底这都是拉姆对罗兹瓦尔的顺从的态度。

看到这样清楚的待遇差别,不可思议的一点都不觉得不爽。虽说没感到不爽,但是也不能说这样就消除的昴的憋屈。

“请不要太生气。让姐姐这样的都是因为雷姆,昴君。”

一边说着,一边安慰着不服气的昴重厨房里走出来的女仆少女-----双手拿着很大的托盘,拿着人数份的茶具的雷姆。

她对回过头来的昴微笑着端上茶具,

“想让昴君,来和雷姆泡的茶。而让姐姐不要准备的。”

“哦,哦,原来如此难得的侍奉精神啊,雷姆。你的觉悟,让我来品味一下?!”

“恩,请务必。在姐姐的监督和全力的吐血般的觉悟下,就算不能再一次泡茶也没关系。在这一杯上堵上了我的所有的觉悟。来,请喝?!”

“为了这样的一杯没什么的茶有必有如此!?”

对惊愕的昴点着头,雷姆把那茶送到了桌上。看着浮起来的热气,虽然看不出和平时的茶有什么区别,但是这是雷姆含血泡的茶。一定和铁的味道很不一样。

“嘛,也不在意细节了。先喝一口---恩,好喝!也不能确切的肯定和平时的味道感到不一样的感觉的样子。”

“这是指好喝?到底怎么样?”

歪着头的艾米莉亚碳回着昴的莫名点评。老实说很好喝。但是虽说好喝,但也和平时的差别好像也不大。原本,像红茶,咖啡这样的饮料,昴基本都不怎么喝。身为只有小孩子舌头的自己,果然还是只有原来世界的碳酸饮料和可可这些比较好。

“回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和可乐了?。像碳酸饮料,用二氧化碳做成的,在这里没有什么办法做出来?。”

“昴君,昴君,茶怎么样?”

“哦?好喝!果然含有感情的就是喝起来不一?!”

“真的?!......还有,没有感觉身体有点热起来?,昴君”

“热起来.....? 没,没有感到任何变化?”

昴歪着头对雷姆的话感到奇怪。

的确是有点浓的茶,但是昴的身体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给饭后的胃来点热饮真是不错啊。

听了昴的回答,雷姆盯着昴看露出有点不高兴的眼神用托盘遮着嘴,

“只要昴君能感到高兴就好。”

“不觉得脸和台词和眼神和刚才的回答一点都不和么?”

“没有那样的事。比起那些,能对茶的味道感到满足的话,给这样努力的雷姆一点表扬什么的也可以哦?”

“真是爱撒娇的人?! 这也没什么。过来下”

对着想要奖励的雷姆招着手,对靠过来的她用手抚摸着她的蓝色秀发。对摆着看不见的尾巴一脸幸福,发出小小的呻吟靠过来的雷姆,感到心跳不已。

对着忘了一开始始目的的昴,后面传来尖刺的眼神。

“盯----”

“这样无言的盯着看,美少女的美也会浪费了?。----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对话说了一半就断了,很在意后续啊!”

“对话?”


恩?昴用手贴着嘴用感刀不可思议的口气回答到。对于这样就算是艾米莉亚也有点生气了,昴慌慌张张举起双手,

“对不起,sorry,不好意思,原谅我!”

“会原谅你的,那就继续刚才的话题。恩,说吧。”

被艾米莉亚催促着的昴,苦笑着挠着头。然后从头说道,

“艾米莉亚碳,是目标成为国王的是吧?”

“对于这个,感觉和一开始一模一样......”

“这之后就不一样了。那,说道国王,能力就不用多说了,和能力一样,内心的准备也是一样重要的是吧?”

“内心的准备......”

对于昴的话眼前一亮,艾米莉亚意外的小声道。

恐怕,以为会从毫无关系的地方来回答的吧。虽然也不是不想回应她的期待,但是这次能看到她惊讶的表情也值了。

看着这结果,昴说着“是吧”轻轻打响了手指,

“背负立于人之上的觉悟,想法这重压的精神。再是比起这这些更重要的是,能贯彻自己意识的强大信念----! 想要称王,我认为这些要素都是必不可少的!”

紧握着拳,站起来的昴大声说道。

自然,食堂中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昴的身上,愉悦,吃惊,惊讶,慈爱各种复杂的感情洗礼而来。

慢慢的,艾米莉亚举起了手,

“昴刚才的已经虽然明白.......但是主张这些是为了什么?”

“很简单。目标国王的艾米莉亚碳刚才的要素都不可缺。那样的话,不想来锻炼下国王应该有的气概么?”

“恩?......”

在艾米莉亚的眼前打响手指,她有点更不上话题了。对着她的这个样子,昴一脸坏笑。

一边浮着邪恶的笑脸,慢慢的站在椅子上,然后手指向天空的,叫到。

“第一届------{罗兹瓦尔邸国王游戏}开催!”

 

“规则很简单! 先准备好人数份的签,然后把国王的印记和数字写上。再是,全员都去抽签,成为国王的人指定数字然后给出命令。命令是绝对的,要服从国王的命令-----这就是规则!”

在食堂中央昴说明这国王游戏的规则。

听了简略的概要,罗兹瓦尔手撑着下巴像是了解了一样点着头。他对昴简短的说明满足的笑到。

“原-----来如此。简单易懂-----的规则呢!”

“简单且有适度的紧张感.......这才是这游戏的关键呢!”

回应着罗兹瓦尔,昴看着在一边做着人数份签的雷姆。虽然没有怀疑,但是这个游戏比起其他什么公平性是有重要的部分。

只是靠运气来取胜的游戏-------用来讽刺依靠血统来觉得国王的传统来说,这个游戏再好不过了。

“签,做好了。”

“恩,我来看看.......恩,没有问题。就这样吧!”

确认了雷姆做好的签。

在木质的像筷子一样的签上写上数字,国王的印记用的是我自制的帕克的Q版图。特别确认了签在细节上是看不出差别的之后,可以没有问题的开始了。

“抽到帕克的人就是国王没问题吧?”

“然后,国王要报数字指名。这个时候,主要不要把自己的号码给别人看到。大家都不知道对方的号码才有意思。”

“阿拉,那不就不能狙击昴来出命令了么”

“就是为了防止你这样的才规定的规则! 点名也是禁止的!”

对着拉姆强硬的说道。 昴吐了口气看了看周围。饭后的闲聊,当然大家都应该在。

艾米莉亚,雷姆,拉姆,罗兹瓦尔,然后是帕克,昴和--------。

“阿勒,贝儿在哪里? 刚才还在角落里,从蛋包饭风的菜里,拼命的把绿色的条状的蔬菜给挑出来来着?”

“贝尔托利斯大人的话,刚才昴君站上椅子的时候就从食堂出去了吧?”

“那个钻头萝莉......破坏这个气氛。好,稍微等等。”

说完,昴就跑出了食堂。

然后过了两分钟后,

“恩,回来了。”

“真是的你的这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 不要把贝蒂也给卷进来啊!”

“好,好, 越是任性的人才会这样说哦。这样,全员就都到齐了。”

把肩上的贝尔托利斯放到了椅子上,然后从上面压住她的双肩不让她逃走,她也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是为了让心平静下来吧,向帕克的身边移动了过去,还朝昴送去厌恶的视线。

把那视线给无视掉,现在就都准备完全了。

“来”

“给”

昴把手伸了出去,然后雷姆就把签给了昴。贝尔托利斯的份也在里面,拿着这些签,昴嘴角微微翘起,眼神里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把签放在桌上,在数字和印记的部分不暴露出来的情况下开始洗牌,之后大家开始抽签。

然后,

“恩,全员都抽好了? 那么,先从既定的台词开始------国王是谁啊?”

昴满脸笑容的说道,然后全员一起就抽出了签。

抽出来一看,昴手中的签非常可惜写着2这个数字。


这个时候自己成为国王已经没有可能了,之后就是看自己以外的谁成为了国王-------然后,慢慢举起手的是,

“啊,抽到帕克图的是我。”

哦,在这里发挥了最强运的是艾米莉亚。

抽到帕克图的签的艾米莉亚,有点惊讶和困惑的看着昴,

“这个,之后要干什么?”

“因为艾米莉亚碳是国王,所以怎么独裁都可以哦。像是让2号来抚摸国王的头之类的,让2号和国王握手之类的,让2号在国王的膝枕上睡觉之类的,让国王来喂2号之类的,让2号和国王来个约会之类的.......”

“那么,就让2号把国王晚饭里的青椒都给吃掉。”

“唔噢噢噢噢!诱导失败!2号是我啊!”

在抱头惨叫的昴面前,艾米莉亚这是才注意到原来昴是2号啊。

虽然这么说,但命令就是命令。遵守命令,才是捍卫了国王游戏的尊严。

“话说回来,如果晚饭没有青椒的话我就没有任何事可做啊!”、

“雷姆。我想要晚餐的时候吃大量使用青椒的料理。希望是餐桌上能充满绿色那样的晚餐。”

“罗兹瓦尔你这家伙.....很快就理解了国王游戏的真理啊!”

盯着把退路都给封了的罗兹瓦尔,然后昴看向雷姆。她被夹在主人和昴之间,难以做出决断,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然后,

“是想优先昴君的希望。是想,但是,罗兹瓦尔是雷姆的主人。所以不能无视他说的话.....对不起。”

“真心是什么?”

“吃青椒的时候,艾米莉亚大人很醒目所以一般很难察觉,其实昴君也是一脸讨厌的吃着,所以想趁这个机会来克服一下。”

“看的真仔细啊。我的事”

青椒对于昴这样有着小孩子味觉的人来说是个苦手的蔬菜。虽然在艾米莉亚面前是没什么的在吃着,但是内心还是属于想要避开的食材之一。其他还有番茄,茄子,萝卜什么意外讨厌的蔬菜很多。------这些好像也被雷姆知道了吧。

“总之,开始2回战。来吧,国王是谁啊!”

“啊,是我呢。”

没什么力气的叫到的昴,又没有抽到。

续艾米莉亚的强运之后的是灰色的小猫---帕克。他拿着和自己几乎同大小的签歪着头,

“指名是规则违反是吧。那样的话.....5号去弹1号的额头这样的如何”

“唔哦哦,突然就用指名2个号码的手法.....你这家伙,真的不是第一次玩?”

“这游戏还有达人和菜鸟之分?......然后,5号和1号是?”

帕克环视四周,举起的签有2个。写着5的签由拉姆拿着,拿着1号签的是艾米莉亚。这情况,

“拉姆对艾米莉亚达人弹额头,就是这么回事吧。啊啊,这真是多么不敬的啊。 对艾米莉亚达人弹额头什么的......国王游戏真是可怕.....!”

“这么说着的拉姆,气势满满的轻弹.....轻弹? 轻弹就好了吧,这个.....不会痛吧?”

“没有不会痛的弹额头。呀”

“呀啊------!好痛!超级痛的!”

在可爱的艾米莉亚的额头上留下了红色的印记后,拉姆满足的把肩膀的力道放送了下来。有点半哭的艾米莉亚虽然不服,但是这种感觉就是国王游戏的真髓,从游戏的角度来说,拉姆没有什么错。

“这下可以为了复仇去狙击拉姆,也可以换其他目标。-------那么, 第三回战! 国王是谁啊!”

没有每个人都轮一遍的话,就有当不上国王的人出现。

国王游戏从性质上来说开始个概率游戏,想要避开这种情况-----只是作为主办者的小小的期望。

“------Destiny Draw”

对抽到国王的昴来说,刚才那些都是无所谓的了。

握紧拳做着胜利的pose,昴对着自己的抽卡运感谢到。

“有,有必要那么高兴?只是一次,成为国王而已”

“除了国王,国王游戏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啊,艾米莉亚碳!好,要来了....话说,突然一下气势全开这样也不好,恩,一点都不好。”

抽到国王很兴奋,但是也该冷静下。

在这里不能急,淡定点,首先应该为了之后游戏的展开而布局。趁大家的还没有认真起来,有空可趁的时候来------。

“-------3号,脱下内裤”

“-------诶?”

昴的发言让现场的空气冻结了,全员都傻了眼的看着昴。但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命令说出了了也没法撤回。

周围像是是不是听错了一样,昴再次开口,

“3号,只要内裤,脱下就好。 Hurry---!”

“诶,等等,什么啊,这样的命令都可以!?”

“当然了!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吧!?国王说去死的话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才是臣下应有的态度吧!?现在,大家虽然只是一时但也是身为国王我的臣下吧!?这样的话,说了脱的话就是要脱!给我脱!”

拍着桌子,激动的说着的昴。

艾米莉亚嘴巴一张一合的样子,在一旁的罗兹瓦尔看着大爆笑起来。拉姆用从心底里鄙视的眼神看着昴,看着下面的雷姆谁也没有察觉到。看着艾米莉亚弹着胡子的帕克。然后,偷偷想要逃出房间的贝尔托利斯------。


“贝蒂。是几号啊?”

“希望请就这样放过我,哥哥!?”

想要出去的贝尔托利斯被帕克给阻止了,她慌张的回过头。刚才放在她座位上的签帕克拿起来看了下。

“啊,是3号。要脱内裤的是贝蒂啊。但是,这个要是选中的是我的话怎么办。我基本就是全裸啊。”

“那个时候我会给你专用的内裤,你用穿上在脱的。虽然没什么意义。 ......那么,是贝儿啊。”

回过头,昴看向在食堂入口附近的贝尔托利斯。她那端正的脸满脸通红,小小的紧握的拳在震动着,

“哈啊.......看下场合啊。”

“只有被你说了一点都不能接受!为什么要给什么这种命令!服从这样命令的理由........”

“哦,恩,这样啊。对于国王游戏来说最重要的事就这样轻易的违反了啊。原来如此”

“什,什么啊。这种讨厌的说法.......”

别开脸,从心底感到失望的昴的话让贝尔托利斯动摇了。昴侧眼看着她叹了口气说也没什么。

“这个啊,我觉得参加的时候开始就相互之间都已经取得了信赖。就算在多么残酷的命令,都要努力的去完成。这个该说是人内心的准备呢......还是说作为人的尊严。”

“尊严啊”

罗兹瓦尔愉快的说着。昴对着他也是对,就是尊严这样回到,然后指向贝尔托利斯。

趁这个势头,竖卷毛的少女稍稍软化了。

“不是要结果。重要的是,把命令......不,守护好约定!参加国王游戏,被国王下达命令。那个命令说起来是国王对你的信赖。为了回应那份信赖应尽最大的努力.......这就是,我和你之间通过国王游戏而产生的羁绊。”

“------------------”

“虽然可能会认为是单方面的。说到底这也只是我的意见,你也没有一定要准从的理由。但是......我是这样认为的。像这样通过国王游戏来确认我们之间看不见的羁绊-------但是,这也是确实链接着的啊。”

手放在胸口,昴对着她说到。

重叠的话语,感情的流露,贝尔托利斯看着下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她的昴伸出了手,

“所以说........脱吧。”

“-----------”

“感觉好麻烦啊,快点速度脱下内裤然后回到位置上去。反正也没有其他有什么福利,懂了么?”

“--------给我去死”

之后,看不见的冲击波以巨大的威力把昴给吹飞了。

 

“在隔壁房间确认了贝尔托利斯大脱下内裤,然后再次穿上了。在规则上没有问题。这样可以了吧。昴”

“..........恩,没有问题。”

对带着红着脸有点生气的贝尔托利斯,从隔壁房间回来的一脸鄙视的拉姆,昴一脸蒙蔽的对应着。

对承受贝尔托利斯为了遮羞放出一击(这一下威力也是相当的高),上下左右有点分不清的昴,赶过来的雷姆在处理着。

“没事吧,昴君。毕竟才刚刚才养好伤.......要继续躺在雷姆的腿上么?”

“在国王游戏里,遇到比国王还国王的待遇真是不错呢。虽然这个提议很不错,但是现在还是优先国王游戏。这个好意我就收下了。”

一边回应着献身的雷姆,一边爬了起来,然后包括回来的两人,大家都回到了座位上。说实话是挺危险的状况,但是还好谁都没有离开。

这样就好,

“说起来这是作死还是........怎么感觉大家都不怎么尽心啊。”

“那就在开始吧-----,感觉有点无聊呢。我还一次都没有当过国王和被害者,呢?”

“国王和被害者这说法,恩,还真是贴切啊。 ........贝儿是个傲娇所以没事,艾米莉亚碳还继续么?”

对着昴的话贝尔托利斯射去尖锐的视线,但是昴轻易的无视了。 看着慌慌张张的艾米莉亚,

“那个,我的话......那个”

“什么什么,怎么样。有什么想说的话,我都会听的。”

“不,不会笑......话我?”

“我笑话艾米莉亚碳?怎么可能。只要是为了艾米莉亚的笑容化身为小丑什么的都可以,但是笑话艾米莉亚碳什么的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被讽刺的贝尔托利斯送了严厉的视线,但是在次无视了。与其说艾米莉亚对昴的话半信半疑,不如说是自己在内心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微微的点着头,

“我,不怎么像这样,和周围的人一起参加完游戏.......那个,觉得有点高兴.......不玩了,感觉有点可惜。”

“什么,这孩子居然这么可爱。”

对低着头,红着脸的艾米莉亚,昴速答到。

对得到意外回答的艾米莉亚有点慌张,然后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样鼓着脸,

“又来,这么乱说话。 超级,害羞的说”

“没乱说啊......可恶,这孩子是怎么回事。这胸闷感和不能传达到的感情是要蒙杀我么......太可怕了.......!”


对于过于高的战斗力的艾米莉亚昴感到了战秫。周围的人也都有同样的感觉,然后向艾米莉亚送去了温柔的眼神,也有重新没办法也要继续游戏下去的人,也有只是仇视这昴的人,各种各样。

不管怎么说艾米莉亚都这样想的话,那就重新开始。

“国王是谁啊!”

大家一起抽了签,然后看向了手中的签。

昴的手中是4的签。对不是国王一瞬间想要砟一下舌,虽然很想要连续当上国王。但是对于刚才艾米莉亚的话,还是没有勇气能这么做。

先不管昴的想法,周围的人里有一个人举起了手-------觉着有帕克图的签的人是,坐在昴旁边的雷姆。

“是雷姆。当上国王了。做到了呢,昴君。是国王哦”

“额,虽然能理解但是不是太过激动了!如果导致不能给出命令就不好了......那么,国王,命令是?”

“恩,是呢。对雷姆来说有点失态了。”

看不见的尾巴突然从激烈的晃动变为垂了下来,然后马上取回生气抬起了头。她直盯着昴看着,

“那么,昴......1号,紧紧的抱着国王这样如何?”

“虽然说这是在狙击谁超级明显,但是我不是1号哦!”

昴展示了手中的签后,雷姆像是这个世界完结了一样。能在国王游戏里这样剧烈变化也是很少见的,但是那个对象是自己,就感觉有点对不住。

不管如何,雷姆指定的对1号的命令还是要执行,

“雷姆,过来”

“姐姐.......!”

雷姆看着拉姆举起来的写着1的签,投入了张开双手的拉姆的怀中。

美丽的姐妹爱-------真是不错的光景,但是抱着妹妹的姐姐在耳边说道,

“没事的,雷姆。说到底,也就昴那张程度。连雷姆的一个愿望都实现不了气概小的男人。.......怎么说,没想到这个决定谁是国王的游戏还能把这点都呈现出来。”

“不要对少数的我的同伴洗脑!还有不是决定谁是国王的游戏,是国王来决定的游戏。不要改变游戏的初衷!”

“姐姐......姐姐.......雷姆,不会失意的。”

被安慰了的雷姆紧靠着姐姐。对美少女姐妹的这姿态,差不多就要开始妄想爆出的时候,昴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像是要忘了一样,咳了一下。然后继续回到游戏上。

“恩,那么重新准备好.......国王是谁啊”

“阿拉,终于到我了啊。突然当上国王.....怎么说,意外的对该命令什么而犹豫呢。”

拿着国王的签,一边随意挥动一边微笑着的罗兹瓦尔。

对于他的宣告,昴的额头感到流着冷汗。------因为在这些人当中,最不清楚会命令些什么的就是这个家伙。

自古以来,玩国王游戏的人能分成几种类型。

像是昴这样的,只是把欲望说出来的【杂食型】

像雷姆这样集中狙击一个人的【肉食型】

像帕克这样发出无害命令的【草食型】

像艾米莉亚这样的只是想要开心的玩的【会食型】

然后就是像罗兹瓦尔这样,无论怎么想都是想愉快的看着被害者受苦的【饱食型】

色欲和恋心,在这游戏里一点都感觉不到,对自己会成为被害者一点都不考虑,只是,只是为了自己高兴就乱发命令的存在------就是现在,拿着国王的签的占定的国王。

咽了口气,昴对手中3的签不要被叫到而祈祷着。然后,罗兹瓦尔看着紧张的昴说道,

“那么,就让3号一口气喝了混有辣油的牛奶吧。”

“这更本就是狙击的我吧,罗兹瓦尔!”

“恩,就是想看下,昴帅气的地方。”

对于罗兹瓦尔那恶魔的宣告,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速度对应着的拉姆,把混合好的牛奶拿了过来。

在杯子中,混入了大量的辣油。这个混沌般的颜色还发出异臭,

“.......真的要喝?”

“国王游戏,不就是要人们相互确认彼此羁绊的不是么.......”

“被这么一说.......可恶!莱月昴开喝------啊,额,喉咙.......烧......起来了!”

忍着烧起来的喉咙,昴半哭着喝完后把杯子重重的放回了桌子上。

“怎么样,噢啦!我做到了,噢啦!有问题么,噢啦!”

“恩,恩,真是做得不错。为了禁止漱口,那么,开始下局游戏吧。”

“这你家伙,下次看我......国王是谁啊-------Destiny Draw!!”

对于罗兹瓦尔的怒气开始转向下次游戏的希望,用当上国王来抵消这股怒气。

看到手中有着帕克图的签,昴眼睛亮了起来,

“好样的!2号!2号把国王的头抱在胸口!至少也要维持到下次游戏开始!怎么样啊!”

艾米莉亚凝视这大叫的昴。

游戏参加者有七人,出去当上国王的昴,六人中有四人是女性。最好了艾米莉亚,如果是雷姆也是不错的。拉姆的话也还说的过去,最后举起昴指名的2号的是,

“你,和我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那完全是贝蒂的台词好么!?你,到底在想写什么啊!?”

对于再次抽到贝尔托利斯而绝叫的昴,用绝叫回了过去。


但是,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对于已经经历了脱去内裤的试炼的贝尔托利斯来说,这种程度的命令应该没有什么难度。

“嚯拉,快点过来。快点来下一句,贝蒂下次一定要命令哥哥。”

“真是的,我来了........哇,真是小啊!什么啊这个萝莉,这完全不就是犯罪现场么......为什么,你会有【贫乳】这个状态异常啊!啊,啊,好痛,好痛!!”

“下次在这样乱说,就只把你头皮的时间给加速了,变成秃头去。好了,国王是谁啊!”

不管怎么说,最不想玩的贝尔托利斯能这样尽心,先不管之后国王游戏变成怎么的惨烈,还是不错的。

之后,暴走越来越严重,

 

“这次一定.......!昴君........不,5号轻吻国王的额头.......!”

“这次还不是我,话说每次都是要求接触系的!?”

“啊,是我。那么雷姆,稍微轻吻下额头哦........”

“轻吻额头什么的真是的!”

“6号在院子......有点小呢。那就到后山的结界那里。简单点,来回10次”

“要命啊!对刚大病初愈的人.......你这家伙,确定没有狙击我!?”

“那么,4号去打扫拉姆大人的房间。要做到一点灰尘都没有。”

“拉姆大人还真是一副清爽的女王气质啊,你这家伙!话说,你也好罗兹瓦尔也好这个命中率.......你这家伙,不会是用了千里眼吧!?”

“.......呵呵,就算是又怎么样,昴”

“不要说的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早就觉得奇怪了!!”

“Destiny Again!那么,4号给国王亲手作充满爱情的料理.......又是你啊!!”

“你觉得是被烧,被煮还是被干晒比较好啊!!”

“你们两个人还真是关系好呢。我也想和利亚能像这样。”

“恩,是我呢。那么,把最近对我造成冲击的蛋黄碳,2号来喂我吃。”

“哦呀哦呀,大精灵大人还真------是爱撒娇的孩子呢。能来完成这个任务还真是光荣啊!”

“这个画面到底有谁会觉得好啊!给我到角落里去做!!”

“太好了,终于轮到贝蒂了。哥哥......那个,4号来让贝蒂抚摸肚子,当我觉得可以了为止!”

“不要看我这样,我还是有腹肌的!”

“你这家话,到底和贝蒂有什么仇啊!”

“我才想这么说啊!你是怎么回事,就怎么想和我搞好关系!?”

虽然慢慢暴走了起来,但是结果也是有喜有悲。

然后游戏也已经突入二十回了,疲劳和成就感也差不多要到头了,

“国王,是我。那个,那个........怎么办才好呢”

抽到国王的签的艾米莉亚很有兴致的烦恼着。

脸庞微微有点泛红,可以说明她现在还很兴奋。昴看点有点点小鹿乱撞。

在这样的昴面她恩的点头说到,

“那么,6号......比喻下异性都像什么动物?”

“6号是我额......那个,到底什么意思?”

“恩,随便拉。快点,昴!快,快!”

在歪着头的昴面前,艾米莉亚轻轻的拍着桌子说到。对一点都不像她的举动,昴用手抵着头烦恼到,

“恩,拉姆是猫,雷姆是狗。贝儿的话是熊.......艾米莉亚碳的话是兔子”

“那个,到底是怎么样的印象?”

“只是想了下什么样的兽耳合适而已的结果。变化不定的拉姆就是猫耳,顺从的拉姆就是狗耳。怕寂寞又可爱的艾米莉亚碳就是兔子耳朵........贝儿的话只是单纯觉得配熊耳的话不错。”

“刚才,贝蒂感觉完全就是随便被决定的啊!”

“不要怎么认真啦.....恩,艾米莉亚碳怎么了。”

就这样把愤慨的贝尔托利斯无视了。微微笑着的艾米莉亚抬起了双手。抬起手的她微笑道,

“虽然对细微的造型不是很擅长,但是这个如何?”

“这个.......哦哦哦!”

光芒慢慢在艾米莉亚的手中聚集。然后进入昴的视线的是,突然出现在艾米莉亚银发上的------透明质感的兔子耳朵的头饰。

盯着第一次见到的用冰做的的头饰,和昴的想象一样,真是非常合适,

“有点冷呢”

“这个,和昴的想象一样么.......?”

“说实话,有点没能接受......”

和带着兔子耳洞的艾米莉亚一样,和昴说的一样的冰做的兽耳,都出现在女性阵营的头上。

尖尖猫耳拉姆的奔放感,垂下来的狗耳雷姆的健康感,圆圆的熊耳的贝尔托利斯的温馨感都反映了出来。

对这眼前的光景想要跪下来膜拜的昴,

“手机的电池已经没带了,不能拍下来真是可惜。至少也要用我心中的快门来拍下这一瞬间.......话说,先不管这些。”


一边把女性阵营的美丽姿态映入眼中,然后昴惊讶的发现了艾米莉亚的变化。

作为命令这个是不错,这个情况也算是达成了一开始举行国王游戏的目的但是--------这一点都不想艾米莉亚会做的事。

平时的她的话,应该是会极力阻止这些事发生的才对。

“昴君,昴君”

“怎么了,雷姆”

慢慢靠近了,向这边挥手的雷姆。于是他把带着狗耳朵的头微微一斜,

“可爱么?如果可以的话,能摸摸我的头的话就好了........”

“很可爱,虽然平时的会做,但是现在我更喜欢能解除我疑惑的雷姆!”

“这样啊,真是可惜。那么我想得到作为解除疑惑的奖励。艾米莉亚大人的样子会奇怪,一定是因为珐奈露果实的效果。”

“珐奈露果实?”

对于昴的疑问雷姆予以点,然后从自己围裙的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的树的果实,

“就是这个,把这个果实磨碎后,吃了这个粉末状的的话.......就是让自己变的诚实起来。真是厉害呢”

“原来如此,真是惊人。........那么,为什么艾米莉亚碳会去吃那个呢?”

“大概是,雷姆想要让昴君喝含有这个的茶,不小心拿错给艾米莉亚大人喝了.......啊,昴君,好痛,好痛!”

“这是给坏孩子的惩罚!话说,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那么问我的原因啊!”

这个就是国王游戏开始前雷姆问喝了茶后的昴有没有变热的真意。

应该给昴喝的茶不小心弄错让艾米莉亚喝了,结果就是现在她的这个样子。这样的话,

“变的诚实了也就是说,艾米莉亚碳其实意外很孩子气.......?”

“什么,想这样两个人怎么要好.......好 狡 猾!”

看着昴对雷姆的惩罚,艾米莉亚撅着嘴回到。她一脸闹别扭的别过脸,

“说什么要好好对我,也就这种程度。明明很期待的说......真过分,真过分。真---过----分!”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就是很生气,到底怎么办才好啊!?”

像小孩子一样闹起了脾气,趴在了桌子了。对没见的少女的样子昴开始寻求帮助,

“是恩,昴.......首先,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昴的错,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觉得这样不错。哥哥,来这边和贝蒂一起喝茶吧!”

“利亚像这样也很可爱,但是现在也情况也只有离开下了,那么之后就拜托了,昴!”

“那---么,我也还有工作就先离开了。”

“对你们这么没人性我也是无语了!一点用都没有!”

大家都分分逃了出去,在食堂里只剩下艾米莉亚,雷姆和昴。

合计三人,这样也没法继续国王游戏了。

“没办法,这次就到这里吧。.....问题是,艾米莉亚碳要怎么办”

“不要。不--要--!还要玩!继续玩!”

“说是变的诚实,感觉只是变回幼儿状态,这样的话。......变回诚实的结果,就是变得非常爱撒娇啊!”

摇着头不想结束游戏的艾米莉亚。虽然很想帮助她,但是现在这个状态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吧。

无视了困惑的昴,艾米莉亚抽起了桌上的签,

“恩,我,是国王!那个,1号!1号听命令!”

“艾米莉亚碳,国王游戏只有国王是不成立的.......”

“雷姆抽的是2号,所以昴就一定是1号。”

“雷姆小姐?”

对于意外的背叛昴回头过去,雷姆拿着2号的签挥动着。然后她用签抵着嘴小声说到,只有现在哦。

“艾米莉亚大人,请下令。听取国王的命令,是臣下的义务”

“那么,1号啊,是昴呢......”

“......请收下留情。因为跑步导致脚已经不行了,到现在也还没漱过口,所以喉咙也还很难受,然后料理也很吓人。”

慢慢变得弱势的昴。

艾米莉亚现在这个状态也很少见,希望是什么样的命令都去完成。但是尽可能还是对身体负担小点的比较好,

“头,想要被抚摸头”

“诶?”

听见没了以外的话语,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然后艾米莉亚看着这样的昴,

“抚摸头。像一直对雷姆那样,温柔的。”

“恩,那个,这样就可以么?”

“这样就好。快点。快---点---!”

开始摆着脚的艾米莉亚。昴走到艾米莉亚的旁边,然后伸向她那长长的银发,

“这样,可以么?”

“更加温柔点......恩,就是这感觉”

一边感觉这手中丝滑的银发,昴按艾米莉亚的希望抚摸着头。命令,因为这个原因,对于触碰的紧张也得到了缓解。

想这样,被允许触碰头发-----这样的事态,没想到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出现。

------对国王游戏的发起人来说,还真是个软弱的男人。


然后就这样,

“......阿拉,艾米莉亚碳?”

“-------------”

看向了无言的她,她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安详的睡脸,透出了非常的满足感。

“就这样睡着了呢。珐奈露果实其实还会引起强烈睡意么”

“先不管变得诚实后睡着了的我想要做什么........那么为什么要继续配合艾米莉亚碳玩国王游戏呢”

“艾米莉亚大人,偶尔也是需要一些休息的时间的。毕竟艾米莉亚大人的肩上的负担也是很重的。”

到刚才为止的装傻没了,取回了平时万能奴仆状态的雷姆。她轻轻的抚摸着艾米莉亚的头发,昴都看再眼里,

“想要送回房间........昴能抱起来么?”

“这是合法的触碰艾米莉亚碳的机会,外加让雷姆去抱艾米莉亚这画面不能想象啊。”

一边苦笑着,抱起了艾米莉亚。

手上传来比看上去还要轻的体重,昴一边惊讶与这重量,一边走向楼上-----她的房间。

“偶尔像这样,来点休息的时间,也是不错的呢。”

“恩,下次在来一次吧。虽然最好还要打扫。”

打开食堂的门,雷姆走在昴的前面。

听了她的话,回头看向留下一片惨状的食堂,同意到。

这之后,在和雷姆一起把这里打扫干净吧。反正,拉姆也不会来帮忙吧。

“那个冰做的狗耳不会化么。要戴到什么时候?”

“这不是那种会融化的东西。.......昴君希望的话,可以一直戴着的哦”

“虽然很可爱,但也很麻烦吧。那就,到下次的国王游戏在戴上吧。”

“------恩。那么,就这样。是约定哦”

雷姆幸福的笑着,昴也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

手中的艾米莉亚的表情也很安详,就好像看到两人的笑容一样微微笑了起来,感觉非常温馨。

 

 

--------这是,在王都昴和艾米莉亚吵架分别之前,只是5天之前的事。

昴,艾米莉亚,然后雷姆谁都没有预想到之后等待着的波乱的命运。

但是,只有一点,是能过确定的。

 

 

---------------约定没有实现。

再次像这样在罗兹萨尔的宅中七人在一起,举行国王游戏的事再也没有发生。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