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web番外 リゼロEX『鬼も幸福も』

转自 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吧

翻译:清欢2006

=========================

“怎,怎么会.......这样,骗人的吧!?”

昴抱着头发出惊讶的声音。

眼中浮现出动摇,惊慌失措。昴的视线投在商店--市场左右展开的露天商铺中的一家上,

褐色皮肤的店员被昴夸张的反应吓得瞪大眼睛。(吓得眼睛瞪得想丸子一样大)

但是,被惊讶支配的昴没有注意到店员的态度。

嘴唇在颤抖,额头湿润浮现出汗珠也忘记去擦,非常痛苦的咽下一口唾沫。这样,停下脚步的昴。

“喂,怎么了突然停下来。不早点回去的话不会被咋整吗?”

走在前面带路的人,嘟着嘴走了回来。

手放在头后,尖锐的眼神中透漏着不满。但是,昴知道像是想要杀死对方的锐利的目光,并不是

因为对对方的讨厌或恶意,这是与生俱来的。

要问为什么,昴自身就是体会过由这种眼神引来的无谓的中伤前辈。

“坚强的活下去......”

“怎么突然自怜起来了!啊,算了!不想听!知道就算听了也只会郁闷!别说!不要说啊!”

“被这么元气得激励着,我的心情也会向前看啊。真是的,你是拉动我的好家伙啊。天赋的才能。原来持有着加护啊!”

“真的不需要!老天爷是有分发这种加护的闲暇的话,就给我些更有意义的啊!”

冲昴说话的唾沫横飞的,三白眼的人——蓝色短发的少年仰天叹息道。昴对少年的过度反应多次点头,然后

重新转向了一脸懵逼的露天商人。

然后,

“这个,多少钱?”

“啊?”

对回复的愣住了的声音,昴满脸喜悦地笑着。看到那露出牙齿的凶恶的笑容,露天商人的喉咙一瞬间"嗬咿"得抽搐了一下

看出内心是受了伤,在今天的相遇之前的都是些不值一提的事情。

昴咳嗽了一下,用手指着露天商铺摆放的“那个”,

“想要这个。给我。姑且,每袋三个”

“哎,啊~!谢谢惠顾!”

“等!等一下!突然间干什么......买些多余的东西回去的话,就不只是被怒视,是会被行使武力的吧!”

当理解了昴的要求,露天商人大气的答复的时候,少年抱紧身体脸色都变了。对拉着昴的衣摆,叫他重新考虑的少年。

昴拿开了他的手,弯下膝盖迎合他的视线说

“放心吧,买东西用的钱不在财政预算中。用的是我的私房钱,慢慢存起来的零花钱。我对零花钱的使用方法你也是知道的吧”

“啊啊,嗯......不喝酒、不抽烟也不赌博,除此之外的使用方法......都是花到女人身上呢”

“你,故意用招来误解的说法吗?想知道,性格恶劣乖张是和谁一样啊”

“大体上没错,是遗传基因啊。令人悲伤。”

冲像叹息一样摇着头的昴,少年竖起左手中指堂堂的宣言。昴抓住那竖起的中指,"

啊"少年叫道,他的指关节发出了悲鸣。

这样进行互动的两个人在面前,孜孜不倦的进行着商品装袋作业的店员露出营业用亲切的笑容。

“关系真好啊,老爷。和那边的小子是亲子吗?”

“喂喂,在这种条件下才看出来......商人的眼光也真是不行啊!你怎么看,利格鲁(参宿七)”

“看到我的脸做出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判断才是非常困难的吧!”

被关节技放倒的少年——利格鲁不服输的叫道。听到的昴也“嘛,也是呢”这样呆呆的答道。

在这期间,商品装好了袋子。昴对拿着三个小袋子出来的店员掏出了装着零花钱的名为钱包的东西,

“那么,多少万元”

“虽然不知道万元是什么,但每袋是铜币六十枚”

“那,银币三枚足够了——老哥,找零就不用了,收好。”

“唉~!这也太大度了!老爷,我就感激的收下了”

店员做出演戏般夸张的动作收下了给出的银币。对这场生意的氛围亲切的露出情不自禁的笑容的

利格鲁、马上转动手腕露出怨恨的视线。

知道他关节技和找零都不需要的发言中抱有不满、

“好了。今天看到了足够令人怀念的东西。想象成和那感动相称的东西就好了。贅沢するとバチが当たるぜ(没查到是什么意思

,直译的话"太奢侈的话,蜜蜂会教训你")”

“感动啊,怀念啊,在说些什么?”


站起来后,利格鲁继续不服的追问。

昴粗暴的摸着利格鲁的短短的头发,传来“哇”的叫声,

“稍微和老婆有关系,想起了故乡的风俗了”

昴露出邪恶的笑容说着。

 

 

“所以,就买了预订外的东西吗?”

出来迎接的蓝色头发的女性,听了昴的说明后吐出来小小的叹息。

昴和利格鲁一起回到家进入屋子马上就来迎接的人物。可能由于干了洗刷的工作,白色的围裙上

有擦拭过手的痕迹。

围裙上有昴因为无聊而缝上的贴花刺绣,就算是擦手也要避开那个地方,这让昴很是害羞。

“真是的,在笑什么。蕾姆无法理解”

看到昴不禁松开了嘴角的女性——长着蓝色长发的蕾姆生气了。她向昴旁边的利格鲁投去要降下惩罚的视线、

“利格鲁也是。爸爸不是经常就做出出奇怪的事情吗,你不好好去做是闹哪样啊”

 

“是。在反省了......不对,这很奇怪吧。冷静下来思考一下想来很奇怪吧!?为什么老爹的奔放,作为儿子的我会被迁怒啊?立场反了不是吗?”

“等下,利格鲁。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对,慢慢的。这样试着做五次,闭上眼睛。一、二、三......对,怎么样。

冷静下来了吗?冷静下来了啊。那么,再一次向妈妈道歉......”

“慢慢的深呼吸冷静下来再回来反省我也没有半点错啊!!”

与冷静正相反,满脸通红的利格鲁怒吼着走进了家。用敏捷的动作从蕾姆的侧面通过,

“利格鲁!”被蕾姆用愤怒的样子喊到名字也没停下脚步。这样出乎意料的,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什么啊”

说着,停下了脚步,最后还是听了母亲的话估计内心还是好说话的。蕾姆叫住那样做的

利格鲁的原因似乎明白了,用温和的表情松开嘴角,

“房间里有准备好的零食,洗过手再吃吧。还有,别忘了跟丝碧卡说‘我回来了’哟”

“知道了。我开动了”

昴和蕾姆教育的结果,吃东西之前的“我开动了”是菜月家铁的规矩。怄气也好,反抗也好,

尽管那样却遵守着的利格鲁的善良,夫妇二人用温暖的目光目送着。

作为最低限对的反抗,粗暴的关上门,利格鲁的身影在走廊下消失了,蕾姆重新转向昴的方向,

 

“刚才开始,就有点太过分了吧”

“嗯喵,作为母子间的交流,很好很好。利格鲁也是,那个绝对不是真心讨厌。那家伙,真的令人吃惊的程度

和我小时候一摸一样。所以这种是明白的哟”

昴一边安慰着沮丧的垂头的蕾姆,一边把鞋脱在玄关走进家中。

先不管利格鲁(虽说这样,注意着不反过来悄悄地搭在墙壁上)回收行李,和理所当然的在旁边的蕾姆一起去往起居室。

购物袋放在桌子上,顺便一提露天商人卖得三个袋子像是能看到一样放着,蕾姆从袋口向里看,

“真是......什么奇特的东西东没有,只是普通的豆子呢”

“恩恩,是这样。什么啊,以为是什么羞羞的隐喻吗?我的老婆老实的在那种的方积极地呢”

“爱情用行动来表示,展示出来是不会踌躇的。而且,是害羞的事的话,就算是昴,也不想输”

“啊,我做过不知羞耻的模仿害羞又纯真naive的深闺男孩(ナイスガイ)之类的事吗”

用手抵住下巴,露出牙齿的昴,蕾姆一瞬间露出了看得入迷一般呆住的表情。之后她就这样

脸颊发红,飞快地从昴那移开了视线,

“结,说是结婚纪念日买来大量的鲜花,又或是在蕾姆生日的时候和利格鲁两个人装饰了家

,又或是丝碧卡降生的时候向镇里的人拜托(ダイミョーギョーレツ求大神解释)......昴

太在自己以外的地方花钱了。”

“我为了让我的老婆、我的家人高兴而花钱。这是为了我以外的什么的意思吗?为了我幸福的生活

而使用零花钱不是当然的吗?”

“————!”

歪着头昴的回复使蕾姆白色的脸颊因为羞涩而染得通红。过多的感情使眼中涌出泪水,抬起头的蕾姆

突然抓住昴的袖子。

突然间的行为使昴发出"哇"的悲鸣体势崩坏。在昴的正面,就像等在那一样蕾姆踮起脚尖,

“————”

“......突然,怎么了?”

一瞬间,彼此的嘴唇相互重合,甜蜜的舌尖缠绕在一起而后分开。


对于蕾姆突然地爱的表现,昴心跳不止,表面上装作平静的样子。用舌头舔着说话的昴的嘴唇,

总觉得露出妖艳的表情的蕾姆说“不是”,

“昴......好坏。那种事,突然说出来”

“那种事是,我说了什么”

“昴要更加好好打认识到,自己说的话和一举一动都给予蕾姆莫大的影响的事实、平常来说

应该注意到的。——在家里再怎么(说话)去掉主要内容都没关系,如果在外面被这样说了不会很困扰吗?”

看着满脸通红说着可怜人的话的蕾姆,表面上保持平静的昴的那边理性像是被切断了那样。

扭扭捏捏地用手指顶着手指,侧开目光。吐息在慢慢的变热,应该不是因为昴的偏心吧。

但是,那两个人之间的羞羞的氛围——

“————哇,哇,哇~”

“呀!!丝碧卡哭了!谁!谁来!帮帮我!!”

从家的深处传来的,爱子与爱女两人的声音立刻破坏了氛围。

昴和蕾姆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脸,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然后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互相牵着手

,走向骚动着的孩子们那边,

“这么说来,最后,为什么买了哪些豆子?昴的故乡的风俗是......”

“啊,没有说来着”

因挽着胳膊,靠在身上的蕾姆的体重感到高兴,昴一副没什么的样子,对妻子笑着说,

“——在我的故乡啊,有用豆子丢向恶鬼来驱鬼的风俗”

——说完之后,昴看到蕾姆的笑容像冻结了一样。

 

“不就是这样的!真的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真过分呢~,丝碧卡。爸爸真是,一定是讨厌妈妈了。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买来驱鬼习俗用的豆子......一定,在拐弯抹角的说。蕾姆的事,蕾姆的事”

“并不是那样的啊!我!在被问到蕾姆和利格鲁那边最重要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蕾姆"的!”

“你这个,狗*爸爸!!”

家族四人的喧嚣吵闹地围着这个房间咕噜咕噜地转着圈。

在最前面作者圆周运动,怒气冲冲的蕾姆还在冲着还是婴儿的丝碧卡发着牢骚,昴追着她一边道歉,

大体离开那个场所但是不薄情的利格鲁,现在正对着昴竖着眉毛发怒跟在最后面。

“我知道了,稍等一下!确实刚刚是我的说话方式不对。被问到蕾姆和利格鲁那边最重要的话,

会好好地烦恼一会再选蕾姆的!”

“不是因为做出决断所用的时间而发怒!我被卷入夫妇吵架了啊!”

“利格鲁,爸爸什么的是用嘴说就好使得人吗。而且满脸怒气的生气的话,丝碧卡会哭的。

请安静”

“不想被现在,这个屋里比谁都怒气冲冲的妈妈说!”

还在怒喊,被昴和蕾姆两个人同时做出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嘘”地告诫的利格鲁脱离了圆周运动。

剩下的两人,昴和蕾姆仿佛在相互追逐着背影一样,在中间体育坐(屁股放在地上,两手抱膝的一种坐姿)

的利格鲁周围转来转去,

“驱鬼是比喻的表现手法。我老家就是这样......或者是所有的坏东西,疾病啊,贫困啊

等不受欢迎的东西的总和叫做‘鬼’。播撒豆子是驱逐哪些的仪式,并不是真的敌视鬼”

“好过分,真过分啊。昴,明明以前说过鬼什么的,非常喜欢鬼什么的说服了蕾姆......

已经忘了那个时候的心情了吧”

“没有那回事!”

说完,昴停了下来回头看。没有想到圆周运动停了下来快步走着的蕾姆,一脸惊讶的撞进了昴的怀里。

昴用双手,像不想让她逃跑一样,抱住脸贴在胸膛上,呼吸急促的蕾姆。

“我忘记你的心情什么的,这种事情不可能有的吧。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了。你才是

把这点忘了吧?”

“m,昴”

在热情的目光的注视下,昴看到面前蕾姆的眼睛湿润了。

距第一次相遇已经过去九年了,这期间成为母亲的蕾姆的身姿,也由娇弱孩子气升华

成了一名女性的强大。

尽管如此,只有在昴的怀抱中的时候,会变回可爱,拼命的寻求昴的蕾姆。

蕾姆为那样的自己感到害羞而垂下了目光,因为甜蜜的感情而嘴唇颤抖,

“昴......啊,利格鲁。先照看一下丝碧卡”

“哎,啊,哦”

“——昴”


吧在自己与昴之间狭窄空隙中的丝碧卡交给利格鲁看管,蕾姆把空下来的双手

和脸颊依偎在昴的胸前,

“在昴的(怀)中,现在蕾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吗?”

“当然。我的一半是由蕾姆的爱,另一半是由蕾姆的思恋组成的,这样说也不过分哦”

“真是的,又把我当笨蛋......”

昴和蕾姆相互拥抱,彼此交换着爱慕。

看到那样的双亲和好的光景,利格鲁机智的捂上了腕中丝碧卡的耳朵,

“哪门子的喜剧啊~!!”

这样,用尽全力吐槽道。

 

“说起来,节分吗......没听说过的风俗呢”

“嗯,这里是这样呢。原来的地方,用这边的日期来说不好表述,通常是二月三月左右......”

真确的日期是二月三日。

然而,这边的世界只有像是四季,一年大致三百六十天前后这几点是共通的,而叫法不同,

生活了超过九年也没推敲出来。

模糊地认为,季节寒冷的现在是一月到三月的哪天当成是这样。

“因为只个原因,就想着过一下节分吧!不是为了驱鬼,而是想驱散被称作鬼的坏东西的总和,延续家族的幸福!”

“所以,就在四人中三人是鬼的家庭中说了......”

蕾姆苦笑着,突然伸出额头白色的角,开始鬼化。

就如蕾姆所说,鬼和人混血的利格鲁和丝碧卡同样继承了鬼的血,这两个人也好好地

长着角。利格鲁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显现,丝碧卡哭的时候短短的角会伸长。

房间中,围坐在一起开会的四人。果然,鬼们一副不起劲的样子,昴则是不満顔(注:不满颜是什么样的表情不是很清楚)。

打破这暂时的沉闷的是,

“话说”

“啊”

昴向正坐着的蕾姆伸出手,用指尖触碰白色的角。

角有着硬质的触感,其表面隐约感到温暖,触感光滑。而且,角本身也有感觉的样子,

昴的手指移动的时候,

“啊,不......要,不可以,昴......孩子们,在看着......”

“舒服的样子没什么说服力啊......”

比起色色的样子,蕾姆展现出像是可爱的小动物的样子,身体靠了过来。抚摸着要确实

软下来,坐在膝盖上的蕾姆的角,昴看向利格鲁,

“利格鲁怎么看?”

“现充夫妇爆炸吧以外的?不,虽然不清楚......老爸那个,为什么这么厉害。不知怎么就

变成这么好的脸色了”

一边抱着丝碧卡,利格鲁一脸不悦的睥睨着昴。从儿子那得到答复的昴"嗯"地大幅度点头、

“单纯来说,鬼作为主角的风俗出来这个就想不到其他的了。而且刚刚说明不足,这个风俗

还有后续哦。驱逐坏东西的象征、鬼的时候,也有作为代替把幸福招入家中的一面哦。总之,

就是从家里驱散坏东西,祈祷家庭平安的仪式”

拍着蜷在膝盖上的蕾姆的背,昴竖起空着的手指,

“对我来说没有比家人更重要的。并不会因为和鬼有关就无视缘分......再说了,就算是鬼

也不全是坏家伙”

“……ってーと?(?)”

“正确的做法是,‘鬼啊~,外面去~!福啊~,来我家~!’一边这样说,一边不停地洒豆子,

最近,鬼啊福啊都到我家来的做法流行起来了”

“本末倒置了吧!区分好东西和坏东西的机会去哪了!”

“思考问题的方式变了吧。嗯,我不认为这是坏东西”

听了利格鲁的话昴苦笑着,用手指温柔的梳理着蕾姆的长发。背后微微传来震动的蕾姆,

令人恋爱的样子,是笑容升华了,

“因为是鬼就赶走,这太粗暴了。说不定,即使是鬼也能友好相处。和鬼工口的事情,

结婚,组成家庭也能做到”

“......”

“总觉得,世界也能像这样改变就好了,这样想。我,越来越喜欢鬼了,现在老婆是鬼

是最大的幸福。或许,人生是伴随着好事和坏事的这个教训的意义改变了。”

善与恶随着社会的变迁而改变,节分、对鬼的态度也改变了。

鬼是萌角色的出版物等,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的国情,昴却也充分继承了那个民族性。而且,

完全不想抵抗,因为——老婆好可爱。

“鬼啊~,来我家~!福也~,来我家~!”

“什么啊?”


“鬼在,福也在。哪个都想要的呼唤方式。我不管哪个,幸福也好鬼也好,都是幸福的象征。贪婪的两个都想要......,怎么样”

缩起肩膀看向昴,利格鲁想说什么似得嘴巴一张一合,结果什么也没说松开肩膀放弃了。

看到儿子的反应,昴笑了。一直在膝盖上任昴摆布的蕾姆也"呋呋呋"地微笑着,

“昴的那种思考方式,蕾姆最喜欢了。——来做吧,节分”

“噢,很有干劲嘛。那么,再没返回前我们开始吧。节分也,作为游戏知识推广吧。”

抱起抬起头的蕾姆,站起来的昴,只跟蕾姆交换了下视线。昴点点头,

“喂,冰鬼(注:一种游戏,见断章)推广的时候也是这样,总觉得阿拉拉奇好像令人熟悉,

有这样的感觉。时常和我家乡的印象重合”

“时常说起呢。有那种感觉吗?”

“虽然以前开玩笑一样说过,尊重民意投票决定总理大臣......是最近的事。愚人节

和圣诞节也有类似的活动”

“举办的各种祭典也是,因为商业繁盛的关系得以举办......之类的”

“也有这些的关系,但感觉不只是这样......嘛,现在就算了”

确实是不错的居住国。跟蕾姆两人移居过来已经九年了。

卡拉拉奇没有,广阔的胸襟和人情味浓郁的国风的话,这些也很难流行起来吧。至今

仍为习惯关西弁和卡拉拉奇弁。

“喂,豆子拿来了。要开始就赶快吧”

“哦,很有眼色嘛,我的儿子。虽然因为立场原因想否定,但我内心也难以掩饰的

砰砰跳起来了。利格鲁小盆友~!”

“妻子比起儿子更担心以下老爸的品行不是强多了吗?”

从起居室拿来豆子的利格鲁,粗暴地分给昴和蕾姆一人一袋,自己也留下了一袋。

昴向面面相觑,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办才好的两人点了下头,把手插进袋子并抓起一把豆子。

“简单。就像刚才喊得那样,‘鬼啊~,外面去!福啊~,来我家~’这样就行。不,用鬼和福

都留下的版本。去那边”

“嗯,豆子......鬼碰上了没事吗?”

“以儿子的立场我看到那边妈妈的眼神有点恐怖!”

“嘛,虽然这样,不能来真的啊。摆出恶魔(鬼)的姿势,轻轻地”

确认完所有流程,现在起节分——开始了。

相互面对面,手里拿着豆子,

“喂!鬼啊~,来我家~!福也~,来我家~!”

“嗯......gu,鬼啊~,来我家~!福也~,来我家~!”

“鬼啊~,啊,丝碧卡哭起来了!在哭了!啊,等下,豆子等一下(再扔)!”

咕噜咕噜地,同刚才一样围着屋子转着圈,开始播撒豆子。

昴元气地,刚开始害羞的蕾姆渐渐忘记了羞涩一边笑着,而利格鲁则不知为什么抱着丝碧卡

这个不利条件自己拼着命。

“喂!鬼啊~,来我家~!福也~,来我家~!”

鬼是亲人,幸福在家中,这就是菜月家的节分情形。

得到身为鬼的老婆,彼此间得到有鬼的血的孩子,就这样享受着节分的新形式。——

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豆子在屋里,走廊里,家的各处飞散。

只有考虑到之后的扫除破坏了气氛——一边想着扫除的事,现在这个瞬间不享受快乐

才是奇怪的呢。

笑着,笑着,一边笑着,一边抛洒豆子。

和可爱的鬼们一起,幸福感填满了胸膛,播撒豆子吧。

鬼和幸福,全部收入,盛大的欢笑着,相爱着。

“昴”

忽然,蕾姆的笑容出现在昴的旁边。

视线落在昴的身上靠在一起,蕾姆露出羞红脸发烫的笑容看向昴,

“今天,今后也能幸福的抱着蕾姆,一直在一起吗?”

这样说着,一边把飞入怀中的蕾姆被昴抱住,

“——说过了吧。和鬼一起创在未来,是我一直一直长久以来的梦想。”

现在这个瞬间的幸福,从现在开始一直不断的幸福,确实在这胸中感受到了,

昴将无限的爱拥入怀里,轻声细语。

 

“......真是的,随便使唤人”

“啊——”

“想吃吗?但是,不行哟。说是豆子要到一岁以后才能吃。丝碧卡才零岁,也没有牙


没法吃的。我就代替你吃掉吧”

“呜——”

“相当不满的表情啊......你那个表情跟妈妈向爸爸撒娇的表情一样呢。

这个,当丝碧卡能来回走的时候考虑一下家里的金字塔,简直不堪设想”

“啊呜,吧——?”

“里边?说什么傻话,现在还没有回来哟。吧节分、撒豆什么的作为借口,一定还在

里面嘿嘿嘿呢。鬼去外面,啥的。真的啊,那不就是把我赶出来,和妈妈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啊呜! 啊——,啊嗯——!”

“怎么了,你也想给老爸撑腰吗!无论是妈妈还是丝碧卡,老爸又发出让鬼喜欢的费洛蒙吗?

真是难以置信”

“啊~?啊嗯,啊呜。呜——”

“哈?为什么像是安慰我一样摸我的脸?不是的,我才不喜欢老爸呢。我是鬼里例外中的例外。

就算全世界的鬼都被老爸迷住,我也能继续断言,我是反老爸派!”

“啊——吧——”

“啊——,可恶!在做什么啊!好了,走了,丝碧卡。稍微到附近溜达溜达,就算是那两个人

也该亲热完了吧。先说好了,才不是因为想得周到让那两个人......才不是在辩解呢!”

“阿哦!阿哦!”

“啊——,可恶”

 

 

 

“——今天也是,好天气呐”

=======================================

下面是作者的话

2月3日是节分。

祝大家,一年一度的重要的日子,过得愉快。

偶尔和鬼一起度过一天,也不错呢。

本节至此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