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卷-第四章 反抗绝望的赌博

第四章【反抗绝望的赌博】

1.

在遥远的高空,虚无缥缈的叫声交错,重叠和回响。

在雾气蔓延的世界里,摇晃着巨大的身躯遨游着的鱼影合计三头。

那异样的存在用遍布全身的扭曲开口,不断发出抓挠玻璃般的刺耳声音。那是食下众多旅人,将数不尽的生命归于虚无的恶意怪物。

仅仅一头就足以给予人们绝望的怪物,此时居然增加到了三头,这一幕仿佛在嘲讽着试图抵抗的人类。

昴抬头仰望浮在空中的白鲸,却听到了有人膝盖着地的声音。那样的声音接连响起,伴随着武器掉落的清响。

转头望去,参加讨伐队的一位骑士垂着肩,低着头捂着脸蹲了下去。他肩膀颤抖,但谁都没有余力去阻止他的呜咽。

那位骑士周围的同伴们,也全都哑口无言。

筹集了足够的人数与装备,准备万全而来,抓住先机予以火力压制,在如此猛烈的攻势之后——就是这蛮不讲理的结果。

精神污染所造成的兵力减半已经伤害巨大,剩下的主力又被新出现的白鲸的击溃了。

即便聚集起剩余的人马,也还不满开始时战力的一半。不仅如此,不得不面对的魔兽数量还变成了三倍——胜算,完全不可能存在。

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的生命,以及目的,就要在这里彻底消失了。

魔兽的恐怖与强大。以及被那魔兽所夺走的羁绊的重量。

无法回报那份羁绊的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努力和心血化为乌有,支撑至今的意志遭受挫败的时候,又有谁能够去责备在这里屈膝的人呢。

在这蛮不讲理,令人无能为力的现实面前,又有谁能够斥责他们的放弃呢。

【——别给我陷入绝望啊!!】

突然,怒吼声在陷入沉默的平原回响起来。

众人听到声音不禁抬起头,只见有一个人影一踏地面奔向白鲸——看见了女仆装那飘舞着的下摆,以及手握可怖的带刺铁球的少女的身影。

摆动的铁球裹挟着旋风,直接命中了停止动作的白鲸正脸。坚固的外皮被轻易击碎,将裸露在外的骨头与肉块挖出击穿,进一步扩大了伤口。

惨叫声传来,白鲸抬起头飞向空中。

然而其尾部却被地面深处的冰刃所刺穿,扭动着的身姿遭受回旋的铁球无情地打击,娇小的少女一次攻击就让白鲸的身躯震颤,血肉横飞。

【在被吞到胃里之前,应该还能救出来的——!】

那是用手按着发痛的肩膀,额头上流着血的少年的喊声。

他走上前,对挥舞着铁球的少女做出指示,那张脸因为无法参战的无力而扭曲,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走上了前去。

在少年的身边站着地龙。少年慢慢的跨到地龙背上,一副明显不习惯骑乘的模样,却紧握着缰绳,

【还没!——一切,还没有结束!!】

在被绝望所支配的骑士们面前,仿佛在振奋着自己的心一般,抬起头,咧开嘴,瞪大眼,紧盯着白鲸,少年喊道。

【——别以为区区这点程度的绝望,就能阻止我啊!!】

2

昴清楚的感觉到,绝望的脚步声正越来越近。

头顶一只,背后一只,眼前一只——合计三只,开什么玩笑。

仅仅为了一只就让人投入了那么多战力,造成了如此的伤亡。然而刚刚陷入劣势,就又召唤出两名同伴开始真正的战斗,这还怎么打。

命运到底,是要多不讲理地玩弄自己才肯罢休啊。

被里卡多撞开摔倒在地的昴咬着牙。因为若是不那样紧咬牙关,悲叹,呜咽,会脱口而出的。

一瞬间,产生了眼前一片黑暗的错觉。

难以接受的状况超出了大脑的负荷,仿佛就要在那样的失望之下失去意识一样。

他突然明白了,熟悉的绝望正在一边嘲笑,一边自来熟似地勾肩搭背。

[[——什么嘛,这次也差不多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了吧?]]

连面容都看不清的昏暗身影,用熟悉的某人的声音浅笑着,催促着放弃。

这句话,让昴完全地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周围,能看到骑士们也与昴同样弯下膝盖,放弃了的样子。

他们,也理解了眼前的情况已经无能为力了。连继续抵抗的念头都失去了,力量正在从每个人的眼中消失,握住武器的气力也在消逝。

眼中映着士气遭受重挫的场面,身体靠在搭着肩的绝望上,然后他注意到了。

就在身边,与昴同样被甩下地龙背脊的雷姆就在那里。横躺在地的她支起半身,那端正的侧脸浮现出了悲痛的神情。

表情僵硬,嘴唇发青,眼睑颤抖。

像这样仔细端详一下,“睫毛还真是长呢”,不经意地这么想着。

——“笑起来要更合适”,也这么想着。

所以,

【你出场的时机,已经不会再有了啊】

粗暴地把亲密地,勾着肩膀的手臂甩开。

然后对那道惊讶于自己的行动而扭曲嘴角的影子,昴面带笑容全力挥出一记右直拳——黑色的影子化为粉末,同时昴的身体也停止了颤抖。

全无乐趣。毫不体面。也毫无迷惘的闲暇,与裹足不前的时间。

鲸鱼增加了两头,所以呢。

手脚还能动。还能抬头,眼睛也还能看得见。能说出声音。能传达话语。有雷姆在。雷姆还活着。不还是无论什么,都能挽救回来的情况吗。

——站起来。

心灵已经无数次,无数次,重复着再重复着,遭受过挫折了。

——站起来。

在蛮不讲理的命运玩弄下,已经被一次又一次地推落到绝望的深渊过了。

——站起来。


也已经在自觉弱小无力,想要放弃一切逃向未来,却又不被允许的时候,直面过自己的内心了。

——站起来。

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吧!!】

一拳捶向地面,为跪倒的身体借力,一口气站了起来。

对于抬起头,叫出声的昴,雷姆一脸讶异地看着。

昴低头看向望着自己的雷姆,伸出手,然后瞪着眼前的白鲸。

【还没结束。——不会让它结束的】

【……昴】

【要上了,雷姆。高潮的部分到了】

昴迫不及待地,握住怯怯伸来的手,然后拉了过来。

将少女拉起来拥入怀中,昴直视着近在眼前的那张脸。

【没有人适合放弃。不管是我,还是你——不管是谁!】

3

雷姆呐喊着,猛然扑向白鲸,右手抓住岩石般的皮肤攀上那身体。左臂挥出铁球,伴随着一声巨响削骨去肉,血沫横飞的白鲸发出了哀嚎。

雷姆所攻击的是,从背后将维鲁海鲁姆吞下的那匹白鲸。虽说有看到它的下颚咀嚼过,然而很难想象那位剑鬼会就那样被碾碎。

【只要头还没被咬碎,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拽出来——!】

拉着缰绳,昴看起来不太可靠地趴在地龙的身上。

昴基本上还是第一次不是由雷姆陪着,而是自己亲手掌控缰绳。

在来弗琉盖尔大树的路上,以及到了以后的自由时间——昴用来进行骑龙练习的时间,只有一点点。

对于在原本的世界完全没有骑马经验的昴来说,只是那么点时间的练习不足以让他自如地掌握骑术。

指示方向速度之后,为了不被甩落而抓紧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即便如此,这头高智能的地龙仍旧完美地把握住了昴的意图与实力。自愿选择昴为骑手的漆黑地龙,保护着不成熟的骑手,防止其摔落。

真是优秀的地龙。脚程快,体力好,最重要的是超聪明。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就是帕特拉修(1)了。忠义的伙伴,这么考虑的话,就想不到除此之外的名字了。

【走了,帕特拉修!绕到白鲸的面前去!】

昴高喊着,甩动缰绳让地龙跑起来。作为回应,帕特拉修迈开步子,以强大的白鲸为目标毫不畏惧地冲了上去。

白鲸试图甩开缠在身体上的雷姆而扭动身体,但是感觉到昴的接近之后,不假思索地转向了这边。就在那时,

【闻昴的气味是雷姆的特权——!】

蕾姆跳了起来,随后以炮弹般的威力踹了下去。

巨大的脑袋被狠狠踹开,又进一步被铁球追击。旋转的铁球击穿白鲸的脸颊,打断臼齿,其血液与唾液将草地染成了赤黑色。

白鲸惨叫起来,伤口处流出黄色的体液。它的身躯终于落到地上,仿佛上岸的鱼儿一般地挣扎着。

大地破碎,土块横飞。乱甩的尾巴掀开泥土,卷起飓风,以偷袭的状态接近侧面的昴——眼看就要直接击中,

【铛铛,蜜蜜三重—!!】

幼猫兽人在攻击命中的前一瞬间插了进来,挥舞手中的杖,展开了魔力防御壁。

黄色的光辉将攻击弹开,狮虎与地龙看准空隙,一口气扑了上去。

喘着气,昴回头望向在关键时候救了自己的幼猫——蜜蜜。

【帮大忙了!差点就在刚刚耍帅说完反击开始以后就突然挂了呐!】

【哼哼—,再多表扬一点也没关系哦—!但是,今天的话大哥—哥也很努力了所以彼此彼此—!】

【努力了……?】

面对挺着胸,笑着开口的蜜蜜,昴歪头问道。

然后少女用手指轻轻摆弄了一下垂下的发丝,

【明明大家都垂头丧气,然而你却第一个振作起来了不是吗—?很了不起哦—,很厉害哦—,虽说在蜜蜜之下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呐。只是这种程度的绝望,还远远不够而已】

如此回答着大声称赞的蜜蜜,昴咬紧嘴唇。

是的。并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

因为至今为止,昴品尝、体会过了无数的心酸。

与无法反抗的绝望相比,在这还有战斗能力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有沉湎于放弃的闲暇呢。

有空选择放弃的话,还不如去吐着血寻找希望呢。

比起放弃,反抗要更加更加,更加地轻松。

【————!!】

此刻,在向着正前方跑去的帕特拉修的正面,出现了一道张着血盆巨口的鱼影。

在这甚至能看见喉咙深处的咫尺之遥,昴连忙弯下身子做出回避行动。但是,它口中的【雾】散布出来的速度要比他的动作略快一些——,

【给我闭嘴——!】

从正上方挥下的无形之刃,斩向了张开的巨颚。

被那威力强行合拢嘴巴的白鲸在地面上扭动着,昴和蜜蜜从其侧面逃了出去。回避了千钧一发的危机之后,昴抬起头,看到战场另一侧的克鲁修正在赶过来。

她乘着地龙追上正在移动的昴,愤恨地盯着白鲸。

【乍看之下,事态已经完全恶化了呢。维鲁海鲁姆怎么了】

【你还记得也就是说,至少没有被雾给抹杀呐。……就看雷姆的努力了】

昴转过头,警戒着扭身开始追击的白鲸,同时说道。

听到那句话,克鲁修望向了再次奋战的雷姆。每当铁球落下就会喷起鲜血,白鲸正在由自身血液所构成的汪洋里跳动着,令大地为之震颤。

【卿怎么看,菜月·昴】


【怎么看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说胜算的话,是要我说出“我的生死就能在各方面说明问题了”这样充满自恋的话吗】

【不是那样。不觉得奇怪吗?】

对从背后迫近的白鲸的鼻梁,克鲁修追了一记无形斩击。被追击打破鼻子的白鲸扭着身躯,昴看看背后的景象,问着“奇怪?”的同时,将目光转向克鲁修。

【白鲸的数目增加到了三头。单纯这么看的话,的确是令人绝望的状况。但是,如果白鲸真的是群居魔兽的话,这个事实为什么没有流传出去?】

【还是不太懂你想要说什么】

【应该有什么机关】

克鲁修明确地断言着,然后以凛然的神情看向昴。

被那坚定的视线所注视,昴自然而然地挺直了背脊。

【就是说,要找出那个机关吗】

【争取时间就通过卿逃跑,我们进行支援的形式进行。无论哪边都撑不久。必须做点什么。——因为,撤退已经几乎不在选项里面了】

说完,克鲁修改变地龙的方向,离开了昴。

她绕了一个大圈,绕过睥睨着的白鲸,来到渐渐溃散的讨伐队各小队前方,高声道。

【站起来!把头抬起来!拿起武器!别忘了诸卿是为何站在此地的!】

【————】

沉浸于绝望与悲叹,低着头的男人们抬起了视线。

克鲁修在他们的面前威风凛凛地拔出宝剑,指向天空,

【看那个男人!那是没有武器,缺乏力量,被风一吹就倒的弱者。被打倒在地的模样,我也用这双眼睛亲眼见证过的、无力的男人!】

宝剑,指向正在跑动着的昴的背后,克鲁修再次抬高嗓门。

【在这里的所有人之中,那个男人是最弱的!】

是的。克鲁修所喊出来的是真相。昴很弱。比谁都要弱。

没有战斗力。就连求生的力量都没有。无数次无数次地遭受挫折,每次都被碾压败北的男人。

【那样最弱的男人,比谁都要早的宣言自己还要打下去】

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弱小的男人,紧咬着牙说还能战斗,忍受痛苦,忍住眼泪,吐着鲜血,即便如此,还是为了反抗抬起了头。

【那么为何,我们却低下了头】

【————】

【我们的力量很弱,即便联合起来也不知是否能够触及魔兽的要害。话虽如此,可就连最弱的男人都还没放弃,我们又凭什么允许自己弯下膝盖!】

【哦,哦哦……】

士气低落的男人们相对而视,向颤抖的膝盖注入力量,站了起来。

拾起掉落的武器,来到了正在等待主人的地龙旁。

伸出手,握住缰绳,原本屈膝跪地的骑士们跨上了地龙的背。

地龙嘶吼着,其背上的骑士们,也拔出剑来,喊哑了嗓子。

发出战吼。仿佛在激励着自己的内心一般,为了让自己的灵魂感到骄傲。

不擅战斗的少年冲在前方,自己却跪地消沉——将这份愚蠢,疯狂地吼叫着将其驱散。

——这份感情,人类称之为【羞愧】。

【羞愧】斩开恐惧,斩开放弃,斩开阻止脚步的种种感情,让骑士们抬起头,让他们取回了再次向前的力量。

【要上了!全员,突击!!】

【哦哦哦哦哦——!!】

(1)稍微查了一下,这个名字是小说《A Dog of Flanders》里面的狗的名字的样子_(:зゝ∠)_。是一头忠犬呢。但是我没找到官方译名……

本已屈服的灵魂再次奋起,骑士们再次前进。

回归的地龙军团掀起飞扬的尘土,总兵力不足五十的讨伐队,以克鲁修为首冲突击冲向能够触及的那两头白鲸。

听着讨伐队士气高涨的吼声,以及振奋了士气的克鲁修的怒斥,昴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苦笑。

【弱者啊丧家犬啊的,说的还真是肆无忌惮……】

然而连要否定的想法都无法浮现的自己,才真的是病入膏肓。

想这么叫就这么叫吧,想要利用就随你利用好了。昴的无力,昴的失败,至今为止随便气馁随便放弃都是事实。

就算擅自失败也不会结束,却又不能放任自己受挫下去,也有过擅自抛开一切的想法,却又有人不允许自己一直无力下去。

【拜托了,帕特拉修。再来一次,到那货面前以后立马撤退!】

地龙倾斜身子,一蹬地面,来了个急转弯,随后朝向白鲸再次怒吼。

在昴的眼前,面对着正努力想要甩开缠上在身上的雷姆的白鲸,克鲁修与那些分散开来的混编小队也开始了支援攻击。

白鲸发出惨叫,来回拍打地面。但就算是这因为疼痛而挣扎的行为,对于极近距离的人类来说都是难以躲避的暴力。一头地龙与骑手被这一击打飞,然后被重重摔下,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

血液飞溅,生命消逝。——这一幕深深印入了昴的眼中。

背脊传来一股寒意。那没能赶上,没能救到的生命是昴的决定所造成的结果。

这是昴“开始这场战斗”的决定所造成的结果。决不能视而不见。

因为在拒绝接受这一幕的瞬间,昴就会输给名为【耻辱】的感情。

但是在输给自己内心的时候,在面对自己最该被唾弃的那份软弱的时候,有人用深深的温柔把这份软弱抹去了。所以,不能再继续撒娇下去了。

暴动的白鲸,察觉到昴的极近而张开了全身的开口。

昴一瞬间感受到了血液逆流般的寒意,将所有的信赖都托付给地龙,破风前进。

——那无数的开口中释放出来的消灭型【雾】从身旁掠过。

哪怕只碰到一根手指,昴的存在都会被抹去而结束吧。


但是,

【艾尔·菲拉!】【怎么能让你放肆!】【在看哪里啊!】

风的魔法将雾气吹散,伴随着怒吼的刀刃,破空而来的锤头,将释放雾气的开口击溃。

骑士们的援助让弹雨般的雾气稀薄了些。即便如此雾气的浓度依旧令人绝望,即便如此,昴也将全部的精神集中在了逼近自身的消灭型雾气上。

奔跑的路线交给帕特拉修,而昴就在其背上摇摆身子采取回避。抬起手臂,撑起身体。在倒立躲开从背后接近的雾气以后,眼看就要失去平衡摔落下去——,

【哦,呜哦哦哦哦哦!!】

紧握缰绳,全力把膝盖压在鞍上,稳住了身体。在原来的世界毫无意义地挥舞木刀所锻炼出来的握力,让自己的双手在被滑落的前一刻抓稳了。

抓住前脚滑过地面的帕特拉修,突破了弹雨。

视野豁然开朗,配合刻意放缓速度的地龙,昴以旁人看来不能再糟的姿势重新坐好。原本就没多少的体力进一步消耗,这次转向另外一边——克鲁修他们正在攻击的那只白鲸。

【真是乱来……哈,可恶,别总是只顾拼命啊,脑子也给我动起来!】

呼吸杂乱的昴再次赌命充当诱饵,同时不停地思考着刚才克鲁修提起的【机关】。

对于魔兽【白鲸】的生态,昴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无知。

应该有着,只有这样的昴才能注意到的,除了这样的昴以外谁都无法察觉的某种东西。

十四年,维鲁海鲁姆不断追逐有着杀妻之仇的白鲸。

很难认为抱着此等执念,踏入了这个战场的剑鬼,会在【白鲸有好几头】这样致命的情报上出现失误。那么理所当然,这就应该是无人知晓的现象。

那么为何会无人知晓。——不对,是为何从不为人所知晓。

【为什么突然增加了。……一开始就有三匹,这个前提很奇怪】

感觉,似乎抓到了什么头绪。

但是在那之前,帕特拉修已经拼命地跑到了白鲸嗅觉可及的范围内。

白鲸那追逐用宝剑继续攻击的克鲁修的视线,猛地转向了昴这边。同时,张开的口腔中所积攒的浓雾,随着破空的咆哮一起,带着强大的破坏力吐了出来。

帕特拉修猛地转向。但要从逼近的骇人雾气下逃出生天,要从那攻击范围之中脱离还差了半步。——而昴他们所差的这半步,

【这里有我们!】【才不会让你乱来—!】

就由切入战局的蜜蜜和黑塔罗来弥补。

猫耳姐弟张开嘴巴,释放出【汪】与【哈】叠加的咆哮。

尖锐的声音共振产生波纹,随后聚合起来,转变为破坏力。然后这巨大的振动波汹涌着掠过平原,连带着逼近的雾气也一同正面吹散。

【唔哦哦哦!!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是吧—是吧—是吧—!再多夸一点—!呀—!】

【姐姐真是的……】

对昴这毫不掩饰的称赞,蜜蜜挺着胸脯一脸得意。跑在她身边的黑塔罗喘着气,然后两人把昴护在中间并行。

【我们来支援。要是没有菜月先生在的话,根本看不见这场战斗的胜机】

【啪—地一下,咚—地一下,刷啦啦啦地解决不行吗?】

【就是为了能刷啦啦啦地解决,才需要菜月先生的协助的哦,姐姐】

【嘿—!】

像这样,把昴夹在中间进行着欠缺紧张感的对话。

把看上去丝毫没有理解事态紧迫性的蜜蜜放到一边,昴把脸转向了似乎能沟通的黑塔罗那边,

【刚才的合体攻击,就是在中途把白鲸打回去的那个。还能再用吗?】

【因为魔力快用尽了,所以最多再来一次就是极限了。——在团长恢复完毕之前,就由我和姐姐来保护昴】

【里卡多那家伙,还活着吗!?】

意料外的好消息让昴抬高了声音,黑塔罗“是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个动作,昴顿时安心下来。里卡多所乘坐的狮虎被残杀之后,看到了大量的鲜血的时候,还想着说不定会连生存痕迹都会消失得一点不剩呢。

【从濒死的团长那里,有给昴的传话】

【传话……不会是“代价很高哦”,这之类的吧】

【那个想来会在事后由本人过来说……是这样的。咳哼。[[什么嘛,感觉变轻了呐。洒家还没死就是证据呐]]。以上】

连那卡拉拉奇腔都忠实地还原了,海塔罗模仿着里卡多的声音重复了传话。昴没有评论模仿的质量,而是首先思考了传话内容的含义。

这是如字面意思一样,里卡多拼上性命向昴传达的信息。

【模仿得完全不像呐】

【恩,超—不像—!超—没才能—!这个完全不行呀—!】

【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对昴这不看气氛的说法,蜜蜜孩子气地赞同了。黑塔罗对这番感想欲哭无泪地反驳,但是昴充耳不闻地抬起头,望向空中。

正与兵分两路的讨伐队纠缠在一起,激战至今的白鲸有两头。

另一方面,浮在空中的那头白鲸俯瞰着地面的战斗,在高处悠然地旁观着。

那副态度,让昴莫名感觉到了不自然。

现在是讨伐队失去主力,数量骤减的小队进一步分成两股之后在进行战斗的状态。虽说昴的存在达成了扰乱战局的目的,但只要浮在空中的那头白鲸加入任何一边的战场,就会导致战局的大幅度倾斜。只要两股部队的其中一股溃败,一切就都结束了。

然而,那头白鲸却什么也不做的理由——。


【里卡多的传话……】

“好轻”,这是里卡多带给昴的传话。

赌上性命,说“自己没有死掉就是证据”。

那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所谓的轻是在说什么很轻呢。生命吗。的确在战场上,生命的分量很轻。但感觉并不是在说这方面的意思。很轻,如果还有什么能说是“轻”的东西……

【在这种寸步难行的情况下,到底是什么很轻啊……!】

身体完全压在帕特拉修背上,再次冲到白鲸面前。

与克鲁修他们缠斗的白鲸将嘴巴转向这边,却吃了克鲁修的一记无形斩击,以及魔石的爆炸伤害。

骑士们发出怒吼。一个人,可以确定又少了一个人,但无穷无尽的士气仍旧支撑着战线。

在生死关头,决心反抗的人类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的吗。

失去了主力的讨伐队,正在与集全军之力才勉强抗衡的白鲸相持不下。排除意志力的作用的话——,

【不管再怎么说,对人定胜天论的期望值也太高了吧】

考虑到这里,昴猛地抬起头。

他转过头,再次望向被甩在身后的白鲸,盯着魔兽那逐渐远去的头部。

然后,注意到了违和感的起因。

【如果是那样的话……!】

昴咬着牙,感受着奔涌而来的可能性的洪流,全身颤抖。

以握住缰绳的手做出指示后,帕特拉修猛地转身,奔向另外一头白鲸。

奋战中的雷姆解放了鬼族的力量,跨坐在一头狮虎背上,用铁球在白鲸的身躯上挖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伤口。她身着的围裙礼装沾满了魔兽的血,但看到昴的接近以后,仍露出了坚强的微笑。

雷姆那以鲜血为妆的微笑带着一抹凄艳,让昴不禁看入了迷。

即使是在这种劣势下,雷姆仍旧相信着昴那靠不住的觉悟。

这份信赖,感情,必须要予以回应。

【————】

昴的地龙默默地与雷姆的狮虎擦身而过,昴跑向白鲸的鼻尖,雷姆则让骑兽跑向白鲸的尾部。

没有停下对话的必要。因为昴有昴的任务,雷姆也有雷姆的任务,这点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绕到白鲸的头部以后,魔兽注意到昴的接近把头转了过来。

巨大的眼睛上方出现众多喷雾口,流着唾液喷散出白色雾气。

【铛铛——!梆梆——!铛巴拉巴——!】

在帕特拉修的周围,蜜蜜所控制的狮虎自由地驰骋着。

蜜蜜每次在巨犬背上自带效果音摆出胜利POSS,手中的杖就会施放出耀眼的魔法壁障防御雾气,为昴争取到命中前的闪避时间。

【这回可是欠下巨款了哦——,大——哥哥!】

【结束之后会对你说一百次谢谢的啦!】

【那就好——!】

昴把背后交给轻易就满足了的蜜蜜,追上白鲸并将其超过,然后来到它前面。

回过头,昴与白鲸互瞪着。单眼染满鲜血的魔兽,对飞虫烦人的抵抗高声吼叫。但是,那副模样让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是这头白鲸,还是与克鲁修他们对峙的那头白鲸,都没有【左眼】。

【和想的一样!你们,不是有三匹——而是分裂成三匹了呐!】

浮在空中的,最开始的那一头,也应该是负上了失去左眼的伤势的。

——左眼的缺损,这是在战斗开端时由维鲁海鲁姆留下的伤势。

同样的伤口不仅仅出现在一匹身上,另外两匹也同样拥有的原因很明显。

除了浮在空中的那一匹分裂并产生了另外两匹以外,没有别的可能。

【那次攻击很轻是因为战斗力也被一分为三了!虽说这边人数减少了,但还是能够对抗,也就是说是这种机关吧!】

出乎意料的一击没能杀掉里卡多。

兵力大减的讨伐队,面对着数量增加的白鲸却能够与之一战。

——奇迹或者意志的力量,这种唯心主义昴已经全部抛弃了。正因为是性格扭曲的昴,才能找到这份违和感的答案。

消灭型雾气的威力是绝对的。因此,白鲸牺牲了持久力,选择了优先增加攻击次数。

数量上的暴力——若是讨伐队在这点上屈服了的话,战斗在那个时刻就已经结束了吧。

很难想象魔兽会如此理解人类的思维方式,然后采取这样的心理战术。但是,事实上白鲸确实有着【分裂】的力量。

假设在那个时候,昴放弃抵抗的话,结果会变得怎么样呢。

“如果那时候没有吼出来的话”,那之后的事情现在的昴已经无从得知。没能吼出来的那种未来,现在的昴并不想去看。

再次,和这群白鲸长时间对峙什么的,已经敬谢不敏了。

【——怎么了!?】

在得出结论的昴眼前,追着自己的白鲸突然有了异动。浮在空中的身体摩擦地面,仿佛在因为体内的异物而痛苦,这时,

【姐姐,现在!】

【痒痒的地方手却够不着很难受对吧——!蜜蜜能理解——!】

黑塔罗抓住时机跳了出去,误解了白鲸的举动的蜜蜜也跟了上去。双胞胎以呼吸般合拍的动作左右接近白鲸,同时开口——,

【汪——!】【哈——!!】

左右交错的咆哮波让白鲸狂扭身体,冲击波透过外皮贯通内脏。坚硬的皮肤绽裂,裂纹扩散,喷出鲜血——,


【——嚓啊啊啊啊啊啊!!】

摩擦着地面的下腹部向外凸出,伴随着飞溅的血肉被剖开。赤黑色的体液流出,顺着那浊流出现的是,

【维鲁海鲁姆!?】

被白鲸完全吞下,陷入存亡危机的剑鬼的归来。

讨伐队压制着狂怒的白鲸,昴趁机跑到维鲁海鲁姆身边。全身浴血的维鲁海鲁姆单膝跪地,用剑支撑身体站了起来,

【我还,不够成熟……大意,了……】

【别说话了!啊啊,可恶,虽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总之还活着比什么都好。马上去菲利斯那边吧!】

伸出手去搀扶的昴,被维鲁海鲁姆那超出想象的伤势震惊了。虽然还留有握剑的力气,但是包含这条伤痕累累的左臂在内,已经是濒死状态了。

如果不立刻让治愈术师来照看的话,生命的灯火恐怕随时都会熄灭。

话虽如此,维鲁海鲁姆却固执地拒绝了赶来的昴所伸出的手。他把身体的重心放在剑上,咬着牙试图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还,没。还远远不够,我……】

【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你会比白鲸还要早死的哦!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就算说不会死想睡觉什么的我也不会听的!关于生死,我比你更清楚!】

【你,说……什么……】

对满身疮痍的维鲁海鲁姆一番怒斥,昴强行撑起他的身体。然后就在争论的昴他们面前,猫人姐弟前来汇合了。

【大——叔出来了啊——!】

【维鲁海鲁姆先生,没事吗!?】

跑过来的双胞胎看到重伤的维鲁海鲁姆,当即各自行动了起来。蜜蜜为负伤的老剑士施与了简单的治疗魔法,在这期间黑塔罗抬头看向昴,

【就算是姐姐的治愈魔法,也治不好这样的伤。菜月先生,要把维鲁海鲁姆先生送到菲利克斯先生那吧?】

【啊啊,是啊!维鲁海鲁姆的状况如你所见。不马上着手治疗的话就太迟了!本来的话我是想直接带他回去的……】

昴回过头,瞪着再次开始行动的白鲸。

腹部的伤口很深,出血也没有停止,但是全身的开口持续吐出雾气的魔兽那边,也和维鲁海鲁姆同样看不到战意的衰减。

现状,昴的搅局毫无疑问能对稳定局势做出不小的贡献。如果昴在这里抬着维鲁海鲁姆退出战局的话,很可能战况就会朝向坏的那边发展。

【不光是这样,搞不好我和伤员就直接被白鲸解决了。维鲁海鲁姆,交给你们可以吗?】

【可以让我们的狮虎来负责……不过,是想到什么了吗?】

从昴那里接手维鲁海鲁姆,黑塔罗因为体格差距好不容易才把他扶到狮虎身上。然后他抬头望向昴,拉过天真地笑着的姐姐的手,

【如果有胜算的话就听一下。如果不行的话,我就不得不拉上姐姐的手从这里逃走了】

【诶——,为——什么啊——!都还没把那些家伙在这里干掉呢!】

【姐姐你给我安静一会儿】

蜜蜜因为弟弟突然严厉起来的口吻努起了嘴。

看着这对双胞胎的交流,昴想着“是呢”理解着点了点头。

【你们是佣兵。与我和克鲁修,还有那些怨恨白鲸的骑士们不同,不过是被雇佣来的。……没有连命都要搭上的理由】

【只是没有需要搭上命的理由而已。在这方面,不想被误解】

虽然态度和表情看起来软弱,但是黑塔罗对昴坚定地提出了意见。低头望着身高还不到自己腰间的娇小兽人,昴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抱歉,但是没时间了。胜算,我觉得有。总之,先把维鲁海鲁姆送到后方……还有必须对要雷姆和克鲁修,说的事情】

飞快地跨上身边的帕特拉修,昴的视线转向高处。

怨恨地盯着,在那需要抬头仰望的高空中悠然游动着的鱼影。

4

【白鲸分裂了,吗】

【啊啊,就是这样没错。伤口的位置,以及战斗力就是证据。说白了,正面对抗过的克鲁修你们应该更清楚吧?】

【雷姆倒是完全没注意到……不过,说不定确实如此】

汇合后的雷姆与克鲁修理解了昴的说明,赞同道。

维鲁海鲁姆的运送交给了黑塔罗的狮虎,现在昴正与共乘一头狮虎的双胞胎一起,对战场上的主要战力说明关于【机关】的事情。

在抽去了主要战力的战线上,两匹白鲸正主要由骑龙队与【铁之牙】支撑着。虽说有着高涨士气与精妙配合的弥补,但是留给作战会议的时间也仅有数分钟——。

在这期间,必须拿出能打倒白鲸的策略。

【——那些家伙比起单独一头的时候要弱,这个推测可以同意。但是,就算明白了这点又能如何。就算已经受了伤变弱了,其威胁依然超出了这边的处理范围。就算菲利斯再怎么治疗,也无法期望脱离战线的人还能再回归哦】

【虽说失去了维鲁海鲁姆和里卡多的后果很伤,但也没法强求。只能不靠他们去设法获胜了】

【把三匹白鲸都杀死。嘴上说说是很容易,但却是一堵高墙啊】

【没必要把三匹都杀死。——应该只要杀死一匹就够了】

听到昴的话,克鲁修眉头抽动了一下,抬起头来。

昴对兴趣盎然地望着自己的她点点头,然后指向空中的魔兽。

【让自己的两匹分身去拼命战斗,被我们擅自认为是在高处看热闹的那个混蛋,你们觉得它到底是在干什么?】

【也不加入战斗,是在治疗伤势……?】


对雷姆没什么自信的回答,昴摇了摇头。

就肉眼看来,虽说是叫做“魔兽”但其生态也还没超出“生物”的范畴。至少,高速再生这种不讲理的能力白鲸似乎是没有的。

那么,空中白鲸的任务——,

【它是本体,吗】

【就是这样,我就是在考虑这一点】

对于得出相同结论的克鲁修,昴点着头表示赞同。

说白了,这些全都只是猜想。

但是,三头白鲸的本体是空中的那一头这点是可以断定。然后在考虑如何打倒分裂出来的白鲸时,在空中待机的那家伙的存在无疑就是问题的关键。

【那家伙不降下来,或是不加入任何一边的战斗的理由,综合来说就是“自己是不能被打倒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道理上是通了。但是,反过来说的话……】

【说不定下面的两匹,就算杀死了也无法对本体造成打击】

就算费尽万难打倒了它们,尸体也只会化为雾气散去,再转变新的个体也说不定。

若是那样的话,就会一头撞进看不见尽头的战斗之中。结果,面对没有续命限制的白鲸,这边会先缴械投降的画面几乎清晰可见。

【那一头不降下来的理由,与打倒它的方法有关。但是,那又该怎么做?就算跳到那个高度,也没有攻击手段】

静静看着的黑塔罗,投来了相当现实的问题。

听到幼猫的问题,克鲁修琥珀色的双眸瞪向头顶上的白鲸,

【就算是我使用加护放出的斩击,拉开到那种距离的话也无法期待威力。如果只砍一刀或许还行,但是那样就会被击落的话,它也不是白鲸了】

逃往上空的白鲸的高度,几乎与云层等高。

那在比最初出现时候还要高的位置,仿佛是在宣示着白鲸那恶劣的性格。

【雷姆,在那家伙附近弄出一座冰山之类的……】

【对不起。魔力离开手掌越远,就越难控制。罗兹沃尔大人的话或许能做到,但是就凭雷姆的水平……】

面对着解决之道,自觉力量不足的雷姆一脸悔恨。

昴对她的回答摆摆手,说着“也没办法”,望向空中。

——考虑到的方案,有一个。

但那是只有在克鲁修、黑塔罗他们、以及雷姆都拿不出更好的答案的时候,才会想采用的第二方案。

【有一个赌博的成分稍微有点高的作战……要听吗?】

闭上一只眼睛,昴在披露这第二方案之前询问着她们的觉悟。

但是,这也是只能说是无意义的问题了吧。

——从来到这里参战的那一刻起,她们就不可能会对赌博有所迟疑。

——因为昴知道,他们就是这样“愚蠢”的人。

5

——在那遥远的高空,白鲸正静静俯视着下面的争斗。

战场,以冲破云霄的大树为中心,左右分隔在两侧的平原上。

无论哪边的战场,渺小的人类都在与魔兽巨大的身躯缠斗,刺出握在手中的钢铁,扔出发光的小石子,进行着微弱的抵抗。

每当火焰燃起,下方的魔兽传来悲鸣,在空中游动的白鲸就会吐出白色的雾气。

遍布平原的雾气支援着眼下的两匹分身,一步一步地将渺小的敌人确实地逼入绝境。

来回奔波的人影随着时间的流逝,数量一个接一个地减少着。被吞没【雾】中,连存在都从世界上被消除。

将全部吞尽,距离这场无益战斗的结束已经不远了。

这场拉锯战的一方开始崩溃和瓦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白鲸若是拥有人的智能的话,一定会这么考虑和坚信自己的胜利的吧。

但是,实际上白鲸并没有这样的智能。

白鲸只是在听从本能,为了不让自己被消灭,为了歼灭对手而行动着。

“那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呢”,就算问野兽的本能也没用吧。

因此白鲸只是顺从着本能,冷静地而确实地,将猎物绞杀。

【————!!】

吐着白雾,为地面染上雪白。

虽然遭到了阻止,但是白鲸是有着让【雾】完全覆盖世界的使命的。这既是白鲸的本能对它的指示,也是白鲸的生存意义。

像这样,意识已经完全没有放在下方的光景上的白鲸,突然转动起巨大的独眼,令意识再次移向地面。

因为感知到了以惊人的气势聚集起来的魔力,所以望向了那流向的源头。

【艾尔·修玛】

在那膨胀起来的魔力漩涡里,一位青发的少女站在中央。

跪在地面,花费时间凝练出魔力并进行瞄准的少女前方,浮现着缓缓构筑成型的锐利冰枪。

长达十米的冰冻凶器,其锋利的矛尖指向白鲸的身躯正中。

那威力即便远远看去也颇具威胁,但在射出去之前就被白鲸注意到的这点,是致命性的失误。

【——拜托了!】

听到少女祈祷般的叫声,冰枪从地面射向了空中。

目标么,当然是白鲸那遨游在空中的巨大躯体。

一口气加速,充满杀意的冰枪以冲破苍穹的气势逼近——但是,为了获得这种速度所花费的时间,与被看到了发射瞬间的失策导致了这支冰枪无法完成它的使命。

白鲸甩动尾巴,乘风遨游。仅仅如此,就让冰枪错失了目标。

错失了目标的可怜冰枪,就那样从白鲸的旁边通过,飞向天空的彼方——。

【————?】


在冰枪通过的瞬间,有一阵真的十分微弱的,仿佛有什么碎裂了的声音触动了白鲸的听觉。鉴于两者之间的质量差距,这甚至能说得上是奇迹了。

这是会让一切都无法挽回的声音,这是恶魔般的天之奇迹对白鲸做出的启示。

【——哟。像这样面对面地看起来,相当的让人不爽啊,你】

白鲸的鼻子,感受到了十分轻微的触感。

就在注意到降落在额头上那微不足道的存在的同时,白鲸也嗅到了本应经过却消失地无影无踪的冰枪,所散发出的魔力波动。

——紧接着,是在头顶上的,难以忍受的恶臭的源头。

【跟过来呀。先说好,我可是被公认说是烦人到不能无视的男人哦?】

白鲸听到,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的“恶臭”说出了这些话。

6

乘上雷姆的魔法冰枪飞向空中,然后打破退魔石脱离冰枪——攀上白鲸,这就是昴所构思的作战的概要。

当然,遭到了雷姆的强烈反对。昴在这里只能连呼“我相信雷姆!”,说服她这并非无谋之举,然后再从克鲁修那里接过退魔石。

预想着如果是显眼的大型魔法的话,白鲸必定会避开,这一点就是昴布置的真正陷阱。反过来说,若是白鲸不选择避开的话,抓着冰枪尾部的昴也有因冲击而粉身碎骨的可能性。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整场作战最可能威及生命的部分。

【非要说的话,现在的状况也是生死一线间……话说,超恐怖啊啊啊!】

拼命地抓住白鲸的鼻子,昴体会着掌心那粗糙肌肤的触感,在狂风与强烈的生物体臭中皱起了脸。

嗅到靠上来的昴——也就是,魔女残香的聚合物,白鲸的模样发生了剧变。

到刚才为止都保持着静观态度的魔兽明显陷入了兴奋状态,雾气、唾沫和嘲笑从全身的口中流出,盛大地欢迎着昴。

【——好】

受到白鲸这并不令人欣喜的欢迎,昴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

当然,昴现在并不是要释放让白鲸坠落的必杀技。

现实并没有简单到只靠决心就能解决,就算做好玉石俱焚的心理准备去硬碰硬,结果多半也只会出差错而手滑,最后坠落致死。

所以,昴爬到白鲸身上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那么,直接上吧——下定决心,呐】

在白鲸行动之前,昴放开手让身体从岩石般的肌肤上滑下——开始自由落体。虽然并非是不留神出了差错,但还是向着地面开始坠落了。

白鲸把脑袋转向做出了盛况空前的自杀行为的昴,试图追过来而动了动身子,却又仿佛在犹豫什么似的停止了动作。

若是能就这样目送昴的话,制空权的优势就不可动摇了。白鲸本能地理解了这点,忍受住残香的诱惑不再轻举妄动。

原来如此,可怕的本能。不过,这样就麻烦了。

因此,就亮出底牌吧。

【这个高度的话也不用担心别人听到。超级大福利,给我听好了!就是因为你丫的错蕾姆死了,还给我留下了超严重的心理阴影啊喂!!】

话音刚落,暴风卷起昴的身体,将他与世界隔离。

全身的感觉远去,前一刻还处在仿佛内脏被举起般的漂浮感之中,下一刻意识便失去了现实感,被引向了没有时间概念的场所。

之后——,

[[爱你]]

仿佛,听到了耳畔的私语。

下个瞬间,剧痛闪电般地传遍昴的全身。

从看不见的位置,从背后侵入身体的手掌抓住心脏,动作粗暴,却又像是在确认重要的物品似的不断收紧。

司掌生命的器官被粗暴玩弄的超现实感。

性命攸关的部分被他人肆意对待的异常感。

这甚至无法发出惨叫的世界,只有风声与昴的呻吟声宣告一切的终结。

然后,

【回来……啦啊啊啊啊啊!!】

【————!!】

与此同时,张开巨口的白鲸突然以昴为目标急速下降,追了过来。

禁忌的坦白让魔女的芬芳更加浓郁,魔兽的本能远比之强烈的憎恶所击溃。

发出咆哮,眼神几乎完全失常,仿佛完全注意不到眼前的战斗,白鲸一心想着要消去昴的存在,冲了过来。

裹挟着飓风,迅速拉近了那一点点距离的白鲸让昴感觉到了恐怖。

正在自由落体状态的他,面对这样的突击无能为力。就这样下去的话,他会在到达地面之前就被白鲸抓住,直奔BAD END11[[鱼饵]]了。

如果就只是,这样下去的话。

【——雷姆!!】

【是,昴!】

在昴的喊声几乎消失在风中的时候,少女的声音做出了确实的答复。

同时,只顾盯着昴的白鲸身侧,遭到了直线飞来的冰柱突刺——直刺入张开的口中,打断数颗发黄的牙齿,让它的动作迟滞了下来。

趁此空隙,乘着帕特拉修的雷姆甩出流星锤,铁链将自由下落的昴的身体卷了起来。

被缠在腰上的锁链,强硬地拉离下落轨道的感觉令人内脏翻腾。昴发出【咕咯!】的悲鸣,想起了从前尝到过的类似冲击。

像这样在空中被雷姆救下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前往王都的途中从龙车上踩空飞出去的时候。

【无论什么,只要经历过一次……】

这次,没有晕过去。

操纵着铁链,稍稍有些粗暴地将昴的身体拉向帕特拉修的背上。雷姆在那里伸展双臂等待昴,昴一头撞进了她的胸口。

昴感受着脑袋完全埋入柔软的冲击,以及那身体温暖的触感,然后松了一口气。


【帮大忙了!】

【多谢款待】

【说什么呐!?】

在脸颊微红,抱着自己的雷姆怀中,昴慌忙抬头。

就在身边,白鲸的脸庞擦身而过——,

【————!!】

没能止住冲锋,白鲸一头撞向了地面。

激扬起尘土的地面传来了爆炸声,那威力甚至令大地颤抖。

站在暴风中,昴指示着帕特拉修全力奔跑——从那背后,突破尘云的白鲸扑了过来。

惊人的威力让它的头部血肉模糊,但白鲸仍旧忘我地发出嚎叫,纠缠着昴。

气势汹汹的它,在空中游动时的悠然态度已经不复存在。游动的姿势变得横冲直撞,如同疾风的速度与帕特拉修不相上下。

但是,气势上却是压倒性地强大。

白鲸掠过地面,尾巴拍向大地,猛然从背后逼近。

压低身形,把体重全部托付上去,昴把自己的性命赌在了帕特拉修的潜力上。

如此拼尽全力,忠心耿耿的地龙。虽然只相处了短短的时间,但是昴对它已经有了足以托付性命的信赖。

【拜托了,帕特拉修!你是龙吧!?让我看看你帅气的一面!】

【——!】

帕特拉修嘶吼着,从迎面而来的风就能感觉到,速度又上了一层。

白鲸咆哮怒吼,鼓膜被粗暴地冲击着,感觉视线都模糊了。

笔直向前,专注地奔跑,奔跑,逃出去。

游动,游动,仿佛要吞食昴一般的白鲸猛然逼近。

然后——,

【接招,上啊——!!】

【————!!】

接连两声轰鸣,之后响起了有什么剥落断裂的声音。

难以无视的声音越来越频繁地响起,不断接近,最终投下巨大的影子,在巨响声中正对着白鲸——弗琉盖尔大树倒下了。

【————!!————!!】

魔石炮,无形之刃,咆哮波——被数种破坏的力量击中根部,贤者所种植、经历了数百年岁月的大树,压垮了人类仇敌白鲸的巨大身躯。

参天大树的重量,从正上方径直压向白鲸。在这份与之前的破坏力不同次元的攻击面前,白鲸那强韧的外皮也无法起到防御作用。

惨叫,强烈的冲击波掠过利法乌斯街道,形成暴风吹散了雾气。

被压在大树之下,无法动弹的白鲸痛苦地嚎叫着,甩动尾巴。但是,即便受到那种威力的攻击,还是没有丧命。

而在挣扎着,试图从超常重量中逃走的白鲸的鼻子上——。

【——为吾妻,特蕾西亚·梵·阿斯特雷亚献上】

一位剑鬼,挥舞着从主人那接受的宝剑降临了。

为了给这场赌上生死的激战,给这持续了十四年的宿怨,给这四百年间的人鲸冲突,拉下帷幕。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