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卷-第二章 决战前夜

第二章【决战前夜】

1

——讨伐白鲸。

交涉结束,一旦讨伐两字带上了具体性,那之后关系者们的动作就很快了。

阿纳斯塔西娅与拉塞尔两人如宣言的一样,为了尽可能搜集所有武器与道具奔走于王都,克鲁修也召集着早已准备好的讨伐队。而且再加上还有作为人与物资的搬运手段的龙车的确保,工作多得连枚举的空暇都没有。

【因为这个原因买断了龙车,所以回公馆时候的代步工具的确保才会寸步难行的吗】

昴望着大量出入屋子内外的人与物品,把握着在循环之中发生的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的内情。

就算是在昴擅自行动的周目,克鲁修与维鲁海鲁姆也在进行着与白鲸战斗的准备。如今才注意到这点,感觉不能再呆站着不动下去了。

一共给人添了有三次的麻烦。就没什么能帮的上忙的事情能做吗。

【就算是我也应该有什么能做的事情……】

【诶~,昴亲能到的事情喵的喵是什么也喵有吗?】

【应该有吧,喂!】

被慌慌忙忙的氛围所感染,而提出的要帮忙的念头被挫了。首先折断昴的想法的是,用手捂着嘴隐藏着呵欠的菲利斯。

对这明明是当事者却欠缺认真感的菲利斯,昴吊起了眼角。

【别自己没干劲就把别人也卷进去啊。就算是我也应该有什么……】

【物资的手续也好讨伐队的编制也好,那边都不是昴亲的专业不是吗?要是让无关者来操心的话只会变得更加麻烦而已,所以老实待着吧】

【哪里有这种道理。就因为我的错说出要去做,大家才会这样加班加点地赶着行动的吧。但是提出来的我却】

【好,这里错了!】

指尖刺着犟起来的昴的鼻尖,菲利斯以锐利地口吻把话盖了过去。被强制性沉默的昴呻吟一声之后,菲利斯那刺过来的手指弹了这边的鼻头一下。

【这种认为是自己的错的思考方式,小菲利超不喜欢。不如说很讨厌】

【……实际上,大家都开始熬夜的契机就是我吧】

那样的自己却置身事外地,只是静静地等待结果也太奇怪了。

【——现在确实变成要王选的情况,不过以前的克鲁修大人对改变国家方针什么的基本也喵怎么考虑,只是普通的可爱的公主大人哦】

【哈?】

【啊,说是公主大人还是有点不一样吧或许?可怜的美貌倒是以前开始就是的,不过克鲁修大人的话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凛然强大到不是泛泛的男人可比的程度】

唐突地拿出了不同的话题,把懵逼的昴放着不管的菲利斯双颊绯红。

菲利斯就那样对脑海里所描绘出的幼小的克鲁修软着腰,漏出些许炽热的吐息,

【诚实勇敢,比谁都要正直温柔优秀很而无敌的克鲁修大人……但是,那样的克鲁修大人成为了现在的克鲁修大人,然后强到了能够以王座为目标的程度,也是因为某位大人的陪伴】

【在说什么啊。而且,某位大人是……】

【——菲利艾·鲁古尼卡殿下。已经不在了的,这个国家的第四王子】

被话题给扔下了的昴,听到菲利斯的这句话咽了一口气。

对不认识的故人的名字的惊讶,这也是话语顿住了的理由,但是不仅仅是如此。

【————】

还因为是被口中说出这个名字的菲利斯的侧脸那梦幻、寂寞的微笑给夺去了目光。

微笑里有着乡愁与寂寥感,而且不知为何同时存在着些微的骄傲,即便是知晓了他的性别,这看上去也是令人神驰般的美丽。

【说不定是看到昴亲,稍微有点想起了菲利艾殿下】

【……是眼神凶恶的人吗?】

【不—恩,脸很帅。帅到昴亲根本就没法比。但是,性格很是自我中心,单纯,好不掩饰地吊儿郎当又自以为是……再说下去就会变成在说殿下的坏话了】

【刚才的已经是不能再过的坏话了吧,而且反推过来连我也伤到了!?】

除了脸以外的部分是伤感的原因的话,也就是说被罗列出来的部分是共同的了。虽说无法否定这点很让人伤心,不过菲利斯对昴的话摇了摇头。

【菲利艾殿下的确是很让人困扰的大人,但是也是拼尽全力的人哦。一直烦恼着如何像个王族,各种灵光一闪给大家添着麻烦。明明不中用却只有干劲满满,所以绝对不会听人请求老老实实待着】

【……这个,大概是很难相处的人吧】

【就是啊!说是[[明明大家都在拼命,怎么能够只有余是呆等在这里的啊—?]]呐。就是这点,和现在昴亲一样。但是,殿下绝对不会说是【自己的错】。就算是考虑方式喵样的人,都不是会想这种事的人呐】

回想着回忆,苦笑着的菲利斯的话语的角角落落都有着对那位人物的亲爱。

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呢,这么考虑着的昴终于过迟地理解了。

身为鲁古尼卡王国的第四王子也就是说,话里的菲利艾这个人物应该是因为成为王选契机的传染病而去世了。

然后那位人物,若就是克鲁修目标王座的理由的话——,

【那位菲利艾殿下,和克鲁修很亲近吗?】

【因为年龄相近,殿下来拜访克鲁修大人的公馆呢。每次都借口说是偶尔路过,但是因为不擅长隐瞒事情真心话都显而易见了】

看着回顾着欣慰的回忆的菲利斯,昴明白了菲利艾那淡淡的思慕。

菲利斯与克鲁修的关系,是与单纯的主从或是男女关系都不同的。但是,在这里加上了菲利艾这位人物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对他来说也是特别的东西。

三人的关系想必是很,特别的、重要的东西吧。


【能有现在的小菲利,九成五是多亏了克鲁修大人。但是,剩下的最重要的五份是多亏了菲利艾殿下。……这是,绝对的】

手握至胸前,稍稍伏下目光的菲利斯的话语让昴产生了奇妙的感慨。

一直以来昴擅自地,认为菲利斯肯定除了克鲁修以外不会再向谁打开心扉了。是因为有作为治愈术师这与性命挂钩的经验吗,菲利斯时常,会有令人浑身打颤般的冷酷视线。

但是,在诉说着菲利艾的回忆的菲利斯,丝毫没有那副模样。

看上去就像是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可怜的少女——一样的,少年。

【但是,这么说来也就是说对我也感觉到了和那位叫菲利艾的人一样的亲近?】

【哈?为什么昴亲会变得和菲利艾殿下一样?杀了你哦?】

【令人浑身打颤般地冷酷!】

吓人的声音与危险地眼神,让昴颤颤着后退了。看到这个模样菲利斯假咳嗽了一下,说着【不是那样……】继续着话语,

【刚才,特意对昴亲说殿下的事情并不是因为那么一回事……啊啊真是的!为什么这里不喵白啊,笨蛋!】

【再怎么说也太不讲道理了吧!话题四处乱飞听不懂啊!结果,你想要我怎么做啊!】

被跺着脚的菲利斯反过来生气,昴也不服输地大声回嘴道。

【昴与菲利克斯大人,发出那么大的声音请问是怎么了吗?】

听到这个骚动,应该是在客室包装的雷姆来到了楼下。昴对一脸担心的雷姆,挠着头想着该怎么说明。

【不,我也想着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事情,菲利斯却要妨碍我呐。顺带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了】

【是昴亲洞察力太差了啦—。真是的,虽然是想说些什么的……都是因为昴亲要妨碍大家的工作所以才……】

【别说是妨碍!是想要帮忙啊。因为,都是因为我让这个开始了的错……】

【就是这个!】

对昴这难以启齿的话,抬起头的菲利斯一口气盖了过去。他头上的猫耳就那样微微颤抖着,手指着昴的胸口。

【昴亲的,那个说是【错】的说法很让人讨厌。不是【错】,而是【功劳】。大家能够像这样彻夜爆肝,维鲁爷能和白鲸战斗,都是】

 

【我的功劳……?】

这无法涌上实感的话让昴歪起了头。但是,在身边的雷姆,也像是在说着与一脸满足的菲利斯同样意见般地对昴微笑着。

【挑战王选也是,与白鲸战斗也是,其实大家都不是为了克鲁修大人一个人。大家都是,为了某人的】

代替着陷入沉默的昴,菲利斯的唇中仍旧继续编织着话语。

【白鲸的讨伐是维鲁爷的夙愿喵哦。先代的剑圣,维鲁爷的妻子被白鲸干掉的时候,维鲁爷似乎没能在她身边的样子】

【先代的的剑圣……】

【为了报仇,维鲁爷疯狂至死地追着白鲸。这才,在像是抓【雾】一样在无法预知的未来中,寻找到留下记录的白鲸出现地点,时期,天候……甚至为此出奔,验证各样的假说与条件,终于抓到了像是法则性一样的东西】

这份执念,是何等的程度。

作为雾之魔兽被畏惧,谁也不了解的那个存在,生态的全貌也完全不明了的强大敌人——仅仅孤身一人,追寻着那个存在不断挣扎着。

【但是,好不容易了解到了的那个情况,却没有任何人听进去】

老剑士对书本文献猩红着眼,胸怀着复仇心跨越了无数的夜晚。

就连执念结成果实,终于发现的线索,要作为能说动谁的力量也还是不足——。

【大征伐的爪痕深深地扎根在王国。就连王座空下的时期都没能站到维鲁爷这边。没有任何人有与白鲸战斗的气概,以及把注意转向白鲸的闲暇……就连招募支援者也做不到,维鲁爷的心境想必是很绝望性的】

愿望着讨伐仇敌,然而却连憎恨对象的脚底都没能够到。

这份无力感所产生出来的绝望昴知道。

因为弱小这份罪恶,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被一切所舍弃,似乎就连一个人去挑战白鲸的事情都考虑过了呐。因为觉得比起赢不了,还是没战斗过更让人耻辱。——男人,真的都是笨蛋。维鲁爷的妻子,想必也一定不希望着这样的事情的吧】

【是这样呢】

对,同意菲利斯的是沉默到现在的雷姆。

雷姆用手抚在自己的胸前,悄悄地用那浅蓝色的眼瞳侧目望着昴。

【对爱着的人,雷姆希望他能够一直好好活下去。即便是雷姆不在了,也希望能够回想起的是雷姆的笑容】

【……要说变成回忆这种话,这也太早了吧】

对雷姆那伤感的话语,无法堪忍的昴不由得回了一句。伸出去的手轻轻地摩擦着雷姆的头,就那样用抵着的手掌温柔地抚摸着。

雷姆对昴这样粗糙的感情表现,怜爱地眯着眼微笑着。

【那么,对那样的维鲁海鲁姆大人伸出援手了的,就是克鲁修大人了呢】

【因为克鲁修大人真的是很温柔的大人。对绝望着,悲叹着,变得不再理睬任何人的对象,也能伸出援手。若是对方是为了最重要的某人,而试图做些什么的人的话就更是如此了。——殿下,也是这样】

同意着雷姆的话,菲利斯露出远眺着远方的表情背过脸去。然后,闭上一次眼睛,抬起头之后的菲利斯又以平时的表情吐了吐舌。

【好,奇怪的话题结束了。虽然说了很长时间,但结论就是昴亲完全喵有钻牛角尖的必要!不如说,不管是谁都喵有是因为昴亲才四处行动的!不管是谁都喵有对昴亲感兴趣到,昴亲自己想的程度!】


【虽然不知道是在掩饰害羞还是在干什么不过很让人受伤啊!】

【没关系的哦。雷姆对昴充满兴趣。昴可能觉得大概只有这个程度,不过有那个的十倍以上】

【如果是这样这也多的恐怖了啊喂!】

菲利斯那过分的发言,以及助攻错了地方的雷姆。被两人这么折腾着,但是昴也仍旧明白了她们想要说的什么的本质。

【真是委婉地要死的说法……】

【那种好像再说我都明白一样的感觉喵名火大。哼,不过是个昴亲】

【话说回来……菲利斯,稍微,口吻太轻佻了呐】

【喵!?】

态度粗暴的菲利斯,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惊地微微一跳。他畏畏缩缩地转过身去,站在那里的是双手握在身后的老绅士。

维鲁海鲁姆眯着眼,紧紧盯着开始心虚的菲利斯,

【太把人的耻辱说出口,不觉得这可说不上是什么好兴趣吗?】

【绝非什喵耻辱。从小菲利来看,像是维鲁爷的解体新书一样?】

双手手指互刺着,菲利斯嘟起嘴谄媚着。感觉似乎会被看上去像是猫耳美少女的那份可爱所误导,但很可疑他是男的。

当然,对维鲁海鲁姆这种美人计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不管怎么说,也不带未经本人许可就说个不停传出去的吧】

【是—】

不留情面地被甩了,菲利斯垂下肩膀沮丧着退去了。不过离开的时候还稍稍抬起了手,留下了一道秋波的这个地方仍是有着菲利斯本色。

但是,被留在那个地方的昴的心境直白地说了就是糟透了。

不经意地听到了维鲁海鲁姆的过去,昴这边感觉尴尬得不能自已。

甚至想过作为补偿也倒出自己的黑历史相互抵消一下,但是那究竟会诞生出怎样的燎原火焰呢想象了一下便断了念想。

结果,只能继续沉默着,昴的额头上划过了一道汗水。

【让听到了不中听的事情,表示十分抱歉。这不过是老骨头的无聊固执,与无为着度过的时间。请忘却了吧】

打破沉默,维鲁海鲁姆试图让刚才的事情当做没发生过。

他这浮现着苦笑的模样,让昴决定沉默着尊重他的这份意志。

什么也不问,这就是维鲁海鲁姆的期望。什么也别问。

【是爱着妻子呢】

——雷姆小姐!?

像这样,昴的内心动摇到了都在后面加上了敬语的程度。

就是以这种程度的势头,雷姆一脚踩进了正所谓地雷区。

无视昴的这份焦躁,挑起了眉毛的维鲁海鲁姆蹲了一拍回答道,

【诶恩,是爱着妻子。比任何事情,比任何人都要,无论经过多少的时间】

维鲁海鲁姆的告白的重量,就是有着为此而倾注的年月的程度。

过去昴有好几次,从维鲁海鲁姆的口中听到了对爱妻的思念。

虽说那每次,都有传递过来维鲁海鲁姆何等重视内人的思念,不过一旦知道那是对故人的思念,就又产生了别的感慨。

【还有明天的准备,就此结束。你们两人也,今晚请好好地休息】

背过沉默的两人,维鲁海鲁姆缓缓地远去了。

【明天是——】

对那离去的背影,昴不意间出了声。

脚步停止了。不过,那背影并没有回头,昴对着那背影,

【明天我也,雷姆也会一起战斗的】

【那是……】

【同盟的对象要和强敌战斗,会有就静静地看着的家伙在吗。不用担心雷姆也能战斗……就算是我,也有能做到的事】

连珠炮地加着话语,昴将协力的拒绝防范于了未然。

然后,

【合力,把那个混蛋鲸鱼打的满地找牙!我也会全力帮忙的!】

【————】

伸出的右手立起大拇指,昴起誓着与维鲁海鲁姆共斗。

对于这个宣言,维鲁海鲁姆无言了一段时间,

【——妻子,是位喜欢欣赏花的女性】

低喃着,说出了那与对昴的誓言的回答要点不同的话。

【不喜欢舞剑,但又比谁都为剑所爱。不允许作为剑以外的存在活下去,妻子也同样接受了那个命运】

身为当代的剑圣,莱茵哈鲁特的实力昴是实际亲眼见过的。

【剑圣】的加护,会给予人身过于无边的力量。

无边到束缚住那个人的未来,无限地收缩着其可能性。

【从那样的妻子那里夺走剑,让她舍弃掉剑圣之名的就是我】

无才能的自身,过去维鲁海鲁姆曾对昴这么说过自己。

也因此他,为了到达如今的领域而将半身奉献给了剑。

直到达成这份夙愿为止,这位老人品尝过了无数次挫折,无数次地被挫折过心灵了吧。

然后——,

【舍弃了剑,作为一位女性的她成为了我的妻子。觉得这样一切就都会饶过她,就能够不是作为剑圣而是特蕾西亚这么一个人活下去了。——但是,剑从来没有饶过她】

本应舍弃了剑的女性,为什么会参加白鲸的讨伐队伍呢。

不过,维鲁海鲁姆的追述没能触及这一点,

【昴阁下,感谢】

一口气,

【明日的战斗,我与我的剑就能找到答案了。妻子的墓前,也终于能够起步走去了吧。终于,能够去与妻子见面了】

留下话,维鲁海鲁姆这次真的退室了。

被留在房间里的昴,只能承受着满溢着的感情颤抖着全身。

只是维鲁海鲁姆的觉悟,让同身为男人的人不禁抱起了一种尊敬之心。

【昴的话……】

在落入安静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了雷姆的声音。

昴无言地转向那边,与望着这边的雷姆视线稍稍地重合了。


【若是雷姆不在了的话,也会像这样长时间地铭记着的吗?】

【……这种不吉利的话不想回答】

用不高兴的声音说着,昴轻轻地用手指顶了一下雷姆的额头。

雷姆用手捂着被手指碰到的地方,就仿佛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般一脸幸福地笑了。

 

2

翌日,距离白鲸讨伐的时间限制——十七小时半。

【那么,因为是克鲁修大人的指示,从这里面选择中意的孩子就可以了哦】

【就算说中意的孩子……】

克鲁修宅邸早晨风吹微寒,昴在成排并列的地龙面前穷途末路了。

正向昴炫耀着地龙的是,从平时的女装转型,身着近卫骑士团白色制服的菲利斯。纯白的披风飞舞,脸上仿佛在说着气势十足的菲利斯,对昴的回答鼓起了脸颊感到不满的样子。

【什喵嘛!克鲁修大人难得的温情,居然敢说不中意吗?】

【不是啦。虽然能让我来选乘龙车是很高兴啦,但是龙车的好差说白了完全不懂啊。我看上去像是一心地龙十几年得老练吗?】

【恩~恩,完全不像。是呐,试着用直觉选选看?毕竟是要托付性命的孩子,若是考虑到会死的话,小菲利因为不想被怨恨所以也喵想说什么多余的话呢】

【别说了!别立奇怪的FLAG啊!谁会去死啊!】

即便距离决战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个小时,菲利斯的态度还是完全没有一点收敛。虽说比起被带起奇怪地紧张感要好,但是也得想想这也太放松了吧。

现在,在克鲁修邸的前院,有大量的地龙为了迎接白鲸攻略战而并立着。

搬运货物用的地龙也有很多,但是格外重要的是参加实战的骑龙的选择。毕竟是卡鲁斯坦家甄别出来的,听说尽是些血统优良的有名地龙。

【关于不管怎么看都给不出好酷炫以外的感想的这件事。雷姆怎么看?】

参战的战士大多都带着自己的爱龙,所以优先给了昴从候补中选择自己地龙的权利。但是,难得的权力就要这样暴殄天物了。

对于昴的询问,在身边的雷姆用手抚摸着手边的地龙的头说道,

【是的呢。雷姆的话,大致上的地龙都只要教导一下哪边才是上级就会听话了,所以不太拘泥于地龙的不同……】

被雷姆所抚摸着的地龙,就仿佛表示着服从般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恐怕这就是实感到生物级别上差距的表现形式。不太能成为参考,也没法参考。

【要是花太多时间的话之后就忙了,快点选呐~】

【别说事不关己地说着随便的话啊】

【虽说事不关己是真的,但也不是说因此就随便说说的喵。实际上,不管哪个孩子都有着就算选了也不会让自己后悔的资质。所以说靠直觉的啦】

【这个讲道理或许是这样……恩?】

被菲利斯催促着,环视着并列着的地龙的昴停下了脚步。一起走着的雷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望着停下脚步的昴,

【昴,怎么了?】

【不……稍微对这家伙有点在意】

在停下来的昴面前的是,肌肤漆黑的美丽地龙。

锐气焕发的面容与黄色的眼瞳。背后安置着鞍,头部覆着地龙用的皮帽。装备一个个都与其他的地龙并无二样,但是与人以印象的是那双眼瞳。

【————】

静静地盯着昴的那双眼瞳,将其与其他的地龙之间画上了一线。

并非是如同其他地龙一样夸耀着自己,也并非表示着忠诚般地静候在旁。漆黑的地龙只是悠然地,等候着自己被选上的那一刻。

【你,该不会是在那之前,在屋子那边和我见过面的地龙吧?】

突然,昴对这份个性感到着眼熟,向地龙伸出了手去。

在身旁的雷姆微微一惊,连忙试图去阻止昴的手。但是,比起雷姆的制止,昴的手更快地擦到了地龙的鼻尖。

【……看来,这家伙就是最好的了呐】

【真令人吃惊。这只地龙,一直觉得是以心高气傲而成名的种类……还在想着昴的手不会被吃掉吧】

【确实就刚才是我太不小心了!】

但是,这种担心想来已经不需要了。该说是波长对上了吗。

昴摩擦着它的鼻尖,决定把命托付给这条黑色的地龙了。

【菲利斯,就这家伙了。一见钟情了】

【是是—。哦,选了一个不错的孩子呢。昴亲也还真是厚脸皮……还有,小雷姆闹别扭了所以别说什么一见钟情】

【才没有闹别扭。会和它好好相处的。能做到的】

对这仿佛自我确认着一般地重复着的话语稍稍有点不安,但是雷姆也给了许可了那么昴的地龙就决定是这个了。因为还有一些准备所以菲利斯留在了这里,而昴则在雷姆的陪伴下就那样回到了屋子里。

距离出发预定的时刻,还有几个小时。

克鲁修邸内目标白鲸攻略战,陆续组成讨伐队的人员开始聚集了。在那其中,特别引回到大厅的昴注目的是,

【什,什么啊,那一个团……?】

一脸呆然地,昴不禁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边看了。然后,注意到这个视线的那个团的一个人,发出沉重的脚步声靠了过来,

【怎么了,小哥也是讨伐队的一员吧!请多关照了啊,小哥!】

以一口气吹飞早晨清爽空气的势头,巨大的音量向着昴释放而来。

仿佛能传到这宽广屋子的角角落落的声音。

这不是昴,能够沐浴在极近距离之下还能承受得住的东西。

手捂着耳朵脸极大地扭曲着,带着抗议回瞪着对方但是,

【从小姐那里听过了呐!小哥是今天的鲸鱼狩猎的功臣吧!?今天也让洒家们掺一脚鲸鱼狩猎呐!那么好的天气不是很好吗!】


【声音太大了啊!我的反应那双大眼睛里就没映进去吗!?】

被仿佛狂刮着豪风般的声音说话,昴回答的声音也自然地变成了怒吼。

对这怒吼笑得越来越起劲的是,狗头的兽人。

全身都覆盖这一层铜色的体毛,古铜色毛发在竖长的头上就仿佛莫西干式地饰着。锐利的目光与满口尖牙的口十分显眼,构成了一副不可思议而又和蔼的脸。

只是,其有着近两米的身高,筋骨隆起撑住皮质衣服的那模样,充满着是野蛮与文明相互竞争之后和解的结果的感觉。那保护着裸露的上半身的钢铁垫肩上,描绘着的霍星商会的商名留住了视线。

【这个商名加上卡拉拉奇腔的兽人……也就是说,是阿纳斯塔西娅的【铁之牙】吗!】

【什么嘛!声音真小呐,小哥!都听不到在说什么哦!】

【吵死了啊!是吃了什么才长得这么大个的啊!你,是什么种族啊!】

【看就知道了吧,不明显是狗头人吗!犬人族除了狗头人以外还有什么吗!?】

【诶—,狗头人……绝对骗人的吧!?】

虽然这个兽人自称狗头人,但是昴所想象的狗头人应该是狗头的小人。虽说狗头与两足直立行走是符合了,但是体格上和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洒家叫做里卡多,那边的小姐也多关照了呐!】

【是,里卡多大人。十分感谢关心。本人名叫雷姆】

对里卡多那爽朗的招呼,做好心理准备的雷姆恭敬地报上了名字回应道。

把这个对话放到一边,里卡多所在的那个团——兽人们聚集着的那一角,看到了满面笑容着的阿纳斯塔西娅走了过来。

昴对那讨人厌的笑容绷起了脸之后,她坏心眼地歪了头,

【这可不行啊—,菜月。里卡多是听不到自己坏话的人呀。好好相处的秘诀是,不要不小心靠近他】

【希望能在遭遇之前说啊。真的,你也很坏啊】

【抱歉呐?只是菜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想要试试看就一个没忍住】

【不止是人,连性格也很坏啊。啊,痛!】

对露出富有含义的笑容的阿纳斯塔西娅做出了恶劣的态度之后,他的头就被兽人——里卡多巨大的手掌拍了一下。他把口露齿张开说道,

【喂,小哥!对小姐油腔滑舌个啥呀!洒家的雇主可能就不干了温柔点啊!基本上,不管和谁说话没法不判断得失也因此没有朋友!现在温柔点的话说不定还能一笔勾销,大概!】

【里卡多。你,因为不擅长隐藏事情所以还是别说坏话比较好哦?】

【不是坏话啊!只是在担心小姐啊,洒家!小姐,从以前开始就不是很会与人交往,从卡拉拉奇来到这里,连个熟人都没有感到不安吧!?所以在这里,看!叮铃铃铃—,朋友一号哦!】

【别把人夹在中间罗里吧嗦的!还有别总把人的头扣着动个不停!头要掉下来了啊,这个傻劲!】

被字面意思上的非常人臂力被挥来挥去,总算是在头掉下来之前挣脱了。慌忙逃离里卡多之后,昴当场转动着头开始舒松筋骨,

【啊,危险危险。要是在决战之前因为杂谈负伤脱队了可笑不出来。就算是我也没法接受都这样燃起来了却造成这种失误呐……】

【什么啊,也太夸张了吧!只是说好好相处吧而已呐!】

【就是这个好好相处出现了国民级的不同啊。卡拉拉奇人都这样吗?】

【怎么可能。里卡多比较特殊。看我的话就能看出典雅贤淑的国风不是吗?恩?】

与里卡多并列着,阿纳斯塔西娅厚颜无耻地这么说道。昴深深地叹息了一气,把身边的雷姆推上前,

【懂吗?真正的贤淑是在说像雷姆这样的。看吧,这份文雅】

【哪有……说人可爱什么的,会害羞的】

【恩—,有点奇怪但是感觉不错是将来有望的孩子呢。菜月也还真是抓到了一个好孩子呐】

这种好像是捕捉到对方一样的说法让人有点在意,不过雷姆的反应也与昴所期望的反应有点不同,不管哪个都很难解释。

【看这样子,已经会合结束了呢】

然后,在这样成了一个奇妙地集团的昴他们面前,克鲁修的身影出现了。

克鲁修的模样并非平时男装般的礼服,而是将装饰删减到了极致的轻铠。重视活动灵活性,机动性地比重靠的比较多的铠甲或许是很有她风格的选择,但是在昴眼中看来防御力上令人不安。

【战斗服要方便活动比较好。别担心,铠甲上刻上了土之冶炼师的坚固加护。只要我的魔力不耗尽,就能发挥出外观以上的坚硬度】

明白了昴那视线的意图,克鲁修抚摸着胸部金属板部分回答道。

【还有那种东西吗。还是一样,魔法和加护在开挂呐……我是不是也有什么还没觉醒,但是超便利的加护沉睡着呢】

【不管睡多久,呼吸的方法是不会忘记的吧?对于有加护的人来说加护就是那种东西。要是没有自觉的话还是放弃比较好】

以前似乎也有被同样地否定过的经验,昴努起了嘴把愿望扔了。

 

满是孩子气地别扭着的昴被雷姆抚摸安慰着的时候,克鲁修抬头望向俯视着自己的里卡多的巨大躯体,

【原来如此。虽然有听说过,但是是比传闻还要夸张的士兵呢。卿就是被称作阿纳斯塔西娅·霍星心腹的,【铁之牙】的团长吗】

【只是被雇佣,的呢。克鲁修·卡鲁斯坦小姐吧?虽说有在外面从传闻和小姐那听说过,但是实物的话又是……】

面对手臂组在向前仰望着自己的克鲁修,里卡多那拥有犬的嗅觉的鼻头嗅了一下。然后皱纹浮现鼻尖,放喉笑了。

【是豪杰呐!这么一来王选,不是会变得相当吃力了吗,小姐!】

【所—以—说,才像这样卖恩情的不是吗。到底能产生多少价值,就看里卡多的工作程度了,好好干呀】


【嘎哈哈哈!不只是用人,连用狗都那么乱来的小姐哈!】

对于里卡多给克鲁修的评价,阿纳斯塔西娅毫不否定地同意了。

是因为与傻笑着的里卡多相处了很长时间吗,与他对话着的阿纳斯塔西娅的那属于适龄少女的氛围隐约可见。看来,是相当地敞开着心扉。

昴也是,除了声音大以外也不对里卡多感到难相处。这就是他的人格,或者说犬格吧。虽说感觉,稍微有点过于豪放。

【昨晚休息的好吗?】

视线从里卡多身上移开,克鲁修把话题转向了昴。昴转动着,就在刚才还被里卡多所扭着的头回答道,

【多亏了照顾,呐。虽说感觉像是在克鲁修你们都在忙的时候,自己却悠闲地睡下了一样而弄得睡得不是很舒服呐】

【所谓适才适用。卿的工作在昨晚,把我和拉塞尔·费洛、阿纳斯塔西娅·霍星集合起来得出讨伐白鲸的结论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原本,作为我来说就是因为那边甚至提出了协力讨伐战的请求而感到很意外的呢】

微微一笑之后,克鲁修收敛了嘴角正面盯着昴。

看到那琥珀色的眼瞳里描绘出的复杂感情,昴以为有什么事缩了缩身子。

【虽说协力与白鲸战斗很令人感激……但是卿能战斗吗?】

【不会战斗哦?先说好要是把我作为战力数进去的话,那就算说是已经连猫的手都想借助了也太走投无路了。去借狗的手吧,虽然说有点大】

【刚才,没有提到我吗!?】

【虽然提到了不过别过来也可以!还真是见风使舵的耳朵啊,喂!】

虽说昴因为被打断说话而对里卡多怒吼着,不过此时克鲁修还在对干脆地做出了的非战斗人员宣言而目瞪口呆。昴苦思着如何对她进行说明,

【虽然作为战力有点那个……但是对手是白鲸的话像我这样的人会意外的起到作用,说不定】

【说说看。那份根据】

【虽然,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感到高兴……但是看来我身体上的味道,似乎有着能够吸引魔兽的性质】

对昴这微妙的发言,克鲁修再次陷入了沉默。

然而,在昴身边的雷姆说了【没有错】这样奇怪的肯定之后,露出了稍稍烦恼的态度催促着后续。

【姑且,先说已经明白了。请更详细点】

【说是体味有点语病,但是就是这种体质。实际上,在昨天说过的公馆的魔兽骚动的时候,也有干过用这个体质来引诱过魔兽的事情】

【这样,吗。这个体质在某处,与卿所持有的告知魔兽危险性的【流星】有着联系呢】

【啊,意外的伏线……不,是这边的事情】

被讶异的目光望着,昴闭上了差点说出多余的话的嘴。

【总之,就是有着这样的体质,大概对白鲸也会有效果。有我在的话也多少,能够做到诱导白鲸进行狙击。只是,因为危险性与那个时候的魔兽相差悬殊,要是被期待能战斗的话这份期待还是有点太重了】

乌鲁咖鲁姆也不过就大型犬的危险程度,但是即便是这样都是与死亡擦肩了。

虽说危险度并非由体长来预测的,但是白鲸毕竟有着乌鲁咖鲁姆数千倍的巨大。昴单独一个人的话,别说迎击就连回避都不成样子了吧。

【所以用借来的地龙,在白鲸的前头放风筝吸引注意。瞄准那个机会进行总攻击……像这样的,是我推荐的战术】

说实话,这是说出来就连自己都觉得有点怎么样的计划。

作为战力没法期待,所以提出作为诱饵,在战场上活跃。这是连有自杀倾向的人都会觉得脸色发青的任务分配。

【——令人惊讶的是,并没有说谎的气息呢】

手抚着下颚,视线将信将疑地克鲁修放弃了一般地叹了一口气。是使用【风视的加护】探测了昴的发言,考虑了真伪度与作战的有效性了吧。

【没想到从昨天到今天半天里面,居然会有那么多次怀疑自己加护的机会。虽说并没有错认为这是万能的……】

【有点丧失自信了?】

【不是呢。只是觉得世界上有许多超越我想象的事情,不能松懈呢】

这么说着,克鲁修露出了并非逞强的笑容。这想起了美丽地狮子的表情,立即被她隐藏到了凛然的表情之下。

【从菲利斯那里听说,选了即便是在当家也屈指可数的地龙。既然是卿主动承担这个任务那也毋言是非。只是,基本要服从我的指示哦】

【啊,虽说这个模样的话也是当然的,不过果然克鲁修也要战斗啊】

【只待在屋子里坐在椅子上,坐等吉报这种事我能做到吗?】

用手指弹了一下铠甲的金属,克鲁修当然般地挺了胸。对这男子汉的身姿,昴自觉问了显而易见的事情而老实地低头服了。

【——看来,已经集合起来了呢】

接受了昴的歉意的克鲁修,闭着单眼低语道。

仿佛以这句话为契机,屋子里的大厅里人员接连不断地踏入。全员都是身着战斗装束,面容坚毅的人们。一个个狠下功夫的装备,都有着让人认为久经沙场的武人风貌。但是昴更在意他们的年龄偏向。

【怎么感觉,看上去都是些不够年轻的人呐】

昴就那样把浮现出来的感想说出了口。

眼前,横穿过昴视野的是加入讨伐队的人们吧。成列有十人的成员,平均年龄相当的高。似乎能归到没有五十岁以下的。

虽说昴的低语似乎并没有传到,但是突然那些男人中有一个人把视线朝向了这边。那个男人向着不禁僵住了身子的昴,走近了过来。

【克鲁修大人,前来参见。——这边的这位是?】

【啊啊,就是他】

以低沉的声音向克鲁修发问的是,连头发与胡须都染上了灰色的五十左右的男性。

男性对克鲁修点了点头之后,转向昴,双手搭到了昴的肩上。然后,


【谢谢了,少年】

【诶?】

【多亏了你,我们的夙愿要实现了。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了】

从被抓住的肩膀上传来了男人强烈的情感,昴不由得狼狈不堪。男性对动摇着的昴,说着【谢谢了】再一次敲了肩膀之后走开了。

【全员,都是与白鲸有着缘分的各位大人吧】

目送着远去的背影,雷姆在昴的耳边私语道。

【与白鲸有缘也就是说……过去的讨伐队的关系者,这样的感觉吗】

【也有很多退居一线的人们吧。被维鲁海鲁姆的叫来,作为参加讨伐队的战士聚集起来。士气与精炼度就算与现役的王国骑士团相比也毫不见绌】

【燃烧着复仇的老兵们的这种情况吗……燃起来了呐】

感觉到内心的澎湃,昴偷偷瞟了一眼在看老兵们的克鲁修。

为了成就维鲁海鲁姆的复仇,克鲁修甚至立志讨伐白鲸。让老兵们参战,达成他们的夙愿一定也是怀着同样的感情吧。

这就是昨夜,菲利斯口中所说的克鲁修的【温柔】,也恐怕是予以了她生存方式强烈影响的【殿下】的意志也说不定。

【这次的战力,总该不会是只有在这里的吧?】

【来这里的都是主力的各位呢。剩下为了去利法乌斯街道的队伍的布阵,应该已经先出发去弗琉盖尔大树了】

也就是说在预定时刻迫近的这个时候,聚集在这里的是讨伐队的主要战力。老兵们参列其中之后,终于奋起前夕的一刻将要到来。当然的,不能输的感情变得强烈,昴的内心也涌上了紧张感。

【差不多该是时间了呢。诸卿也希望能待在大厅】

抬头望了入口处的魔刻结晶,简言了的克鲁修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在这出发前的当口,大概就是要有所谓的振奋士气的演说般的东西吧。

克鲁修走上前之后,正好菲利斯与维鲁海鲁姆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堂。菲利斯身穿与之前在庭院见面时候同样的衣服,但是维鲁海鲁姆不同。

脱下了平时的黑色礼服,穿上了只保护着要害的最低限度的防具的轻装。腰上携带了合计六柄剑身细长的剑,散发着不同寻常的剑气。

【哦,拉塞尔先生也来了呀。正好有话要说呢】

紧接着维鲁海鲁姆之后,拥有一头暗淡金发的拉塞尔露出了脸。通宵过后的表情上有着疲劳,但是那执着于眼前大战的双眸铳充满着力量。

【从这个表情来看,是万事俱备的感觉的表情呐。阿纳斯塔西娅小姐那边呢?】

【觉得咱会出有所疏漏的事情吗?】

【虽然大概不会,只是问问看】

关于周到细致,阿纳斯塔西娅即便是在王选候补者中也给着人出众的印象。

随着诸事的准备完成,预计时刻的接近大堂里的战意随之涨起。

再不久,就全部都将向着决战出动。

【那么,在那之前】

有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

无视身边歪着头疑问的雷姆,昴对那远去的背影搭了话。

【阿纳斯塔西娅小姐。稍微,把拉塞尔先生也叫上谈一点事情可以吗?】

【——诶—】

停下来,转过身来的阿纳斯塔西娅的表情上带着商贩的气色。

这是敏感地察觉到了,昴会拿出什么东西的感觉的表情。眼中至今为止的少女气息消失,只留下了打着算盘的商人目光。

这份变身在现在让人安心。

带着一脸恶相的阿纳斯塔西娅,昴踏步走到拉塞尔的面前。注意到两人的接近,一脸疲惫的拉塞尔脸上也回光返照了。

真是的,这群人真靠得住。

【因为觉得两人是商人,而且还是有着优秀的先见之明的大商人所以才说的。虽然可能只是拿空头支票谈筹码,不过这是关于击败鲸之后的事情】

说着这样的前言,在白鲸讨伐前,布下了一个【布局】。

 

3

【——四百年了】

到时间了,在聚集的战士面前这句话宣告了开始。

庄重的声音,与紧张的空气。

在这让挺直的背脊仿佛划过疼痛一般的感觉中,沐浴在聚集在场的全员注视下的克鲁修,堂堂地挺着胸正面站着。

刻有卡鲁斯坦家家纹【獠牙狮子】的刻印的宝剑立于地板之上,克鲁修将手置于柄尾之上缓缓地环视过全员的脸。

【自留于世界史的最恶劣的灾厄,【嫉妒的魔女】威胁世界的时代以来四百年。由那魔女亲手创造出来的白鲸以世界为狩猎场,以天下为我之物的姿态蹂躏着弱者飞扬跋扈,已经过去了如此的年月了】

过去曾毁灭了世界的一半,到现在仍旧作为恐怖的代名词传说下来的【嫉妒的魔女】。

作为那位魔女的仆从,失去主人的雾之魔兽如今正在讴歌着自由。

这怪物以十四年前的大征伐为首,在各国都造成了众多的牺牲,吞下了数不尽的战意。

【由白鲸,所夺取的生命数不胜数。与那雾的狠辣性质相应,牺牲者的正确数目该说无论是谁都不知道吧。经过了四百年的时间,被铭刻的墓碑,与连碑名都没能留下的墓碑尽在不停增加】

有老兵听闻克鲁修的话低下了头,咬着牙忍耐着呜咽。

有战士握着的拳头中指甲嵌肉,滴落着血。

有老剑士在内心里堆积着无尽的激情,一心静静等待着能爆发出这份愤怒的时刻。

他们的决心,仿佛堆积起来的尸体数量般多的怨念,化为了淤泥般的黑暗开始卷动着大厅内的空气。

但是——,

【但是,像这样无为的每一天将在今日结束】

【————】

【将由我等来结束。讨伐白鲸,予以无数的悲伤以终结。给那些那就甚至没能化为悲伤的悲伤,予以应有的泪水】

【——!】

【为已经失去了主人,却仍旧只能继续着无止的命令的可怜魔兽送去终结吧】


内心变得炽热。

无言着的所有人,都传达过来了共有着与昴同样的炽热。

低头的老兵,紧握着拳头的战士,闭目着的老剑士,现在睁大了他们的眼睛,盯着站在正面的克鲁修。

接受他们那份视线的炽热,克鲁修把手向前挥出,大声喊道。

【出阵!——地点是利法乌斯街道,弗琉盖尔的大树!】

【——哦哦!!】

回应着的声音相重合,让人产生了踏响着地面的声音动摇着大地的错觉。

被喷涌而上的战意的热情所感染,昴回过神的时候也跟着喊了。

在这之中格外强大地,高大地,克鲁修把拔出来的宝剑举指天空,

【今晚,我等将亲手——将白鲸,讨伐!!】

白鲸攻略站——被召唤至异世界以来,最大的作战现在,开始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