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卷-第六章 被配给的手牌

第六章【被配给的手牌】

1

屋子里沉默着,弥漫着绷紧的紧张感。

切肤感受着这份紧张感,昴舌头舔湿着干燥的嘴唇,感谢着首先能够整理好第一阶段的事情。

作为全部的大前提,现在出面在场的面子对昴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没有力量。智慧也不足。能力和人脉都欠缺的自己若说有能够做的事情的话,也就只有不把至今为止的死白费而已了。

【终于,似乎有点能够理解这推迟了晚餐时间的主旨了呢】

坐在沙发上,手组在膝盖上的克鲁修·卡鲁斯坦打破了这份沉默,那凛然的脸上浮现着理解的神色低喃着。

【是这样吗?小菲利说实话,还有所怀疑呐。那样软弱的男人,突然是要怎么样了才能有那样的眼神的喵—的】

虽说语气与表情装的很轻薄,但是望着昴的他——菲利斯的视线中毫无大意。从那副模样中,充满着从任何危险中守护主人的气概。

【————】

与这样的菲利斯对照着,维鲁海鲁姆沉默地守立在左侧。

腰佩着剑,闭目的老剑士飘荡着研磨开光了的剑气,在迎接从城区回来的昴时候的温和氛围已经一丝不剩了。

现在不是作为个人,而是埋头于了作为身为主人克鲁修所持有的一柄剑的职务。

昴面对着克鲁修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对于昴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回忆的待客室。过去曾有两次,昴在这个地方尝尽辛酸。

在场的面容有,克鲁修,菲利斯,维鲁海鲁姆三人。而且,到昴为止都和之前一样。但是,也存在着不同的点。那是,

【出门就回来了还真是有点让人心情不快呢。期待着菜月先生能够拿出,拭去这份不快的事情呢】

这么说着,有着暗淡金发与洒脱颚须的特征性的文雅男子对昴笑道。

这是在王都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商业组合的代表者,拉塞尔·费洛本人。

对着似乎是在牵制着这边的话,昴轻松的耸了耸肩。

【刚才,雷姆去叫另外一个人了,再稍微等等吧。虽说还不肯定确实会来……不过,有胜算】

【会期待着尽快到来的。顺便,能询问一下胜算的根据吗?】

即便是面对昴那煞有介事的发言,拉塞尔的回答也没有停滞。

面对比起自己头脑口舌都更能转动的真正商人作为对手,昴的嘴角歪了一下。

【很简单的事情。因为自己说过了,对铜臭味很敏感。如果那是真的的话一定会出面的。拉塞尔先生也是这一类的吧?】

【这还真是,被刺中了痛处呢】

仿佛在说着被胜了一筹,拉塞尔手抵着额头。当然,昴还没有打算天真到,会如同表面所展示地去理解这件事。

自己究竟是走着何等危险的钢丝,这种程度的自觉还是有的。然后现在,是终于到了把绳子拉紧到崖的两侧的阶段。

走的话要从现在开始,是从现在开始。

带着支持着昴,被赋予的借来的勇气。

【各位大人,实在是久等了】

数分钟后,打开接客室的门的一位少女——雷姆的身影出现了。

【o—k—了】

右手伸出拇指眨着眼,走到昴的身边轻轻地把脸靠近。

【说是虽然似乎会稍稍迟来一些,不过一定会来】

【——这样啊。好,终于来了啊,雷姆】

这样,昴为了布网的准备就完了。

在到达交涉的台面之前,把交涉向着期望的形态引导的道路已经整备完了。

这是在这对记忆来说仍旧新鲜的世界,昴以亲身经验得出的一个答案。

【最后的参加者似乎会到达的稍微迟点的样子,总之该在的都在了。再等下去也有点那个了。——开始吧】

在昴的宣言下空气一变,房间里的面孔都各自给出了反应。

克鲁修微微笑着,菲利斯紧紧抿着嘴唇。维鲁海鲁姆始终贯彻着沉默表情不变,拉塞尔则慢慢地把腰沉下了椅子上。

望着这些反应,昴深呼吸着,让自己的心情平静着。

感觉到心脏在快速地,剧烈地跳动着。

血液循环着全身,同时巨大的不安涌上了心头让人眼前发黑。

但是,

【昴】

轻轻地,在身边的雷姆为了让昴安心下来碰着昴的袖子。

不是握住手,也不是特殊强调着自己的存在。这是雷姆风格的微小关心。昴产生了就仿佛得到了千万人助威一般的安心感。

望着雷姆。样子难看的事情,那才真的是不可能去做。

【——好】

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把恐惧隐藏到那个笑容里面,昴开始挑战最初的壁垒。

为了钻过仿佛穿过针孔一般的条件,迎来HAPPY END。

为了相信说着喜欢自己的女孩子,一步也好尽可能地靠近英雄。

【第一,有想要确认的事情。菜月·昴】

对整好气势向前看的昴,克鲁修立起一根手指出声道。

【说出这场集会的主旨。——从你的口中,呢】

立起手臂搭着手肘,支起脸颊的同时对昴给出怜俐的视线。

即便大概早就已经知道答案,说着要从昴的口中说出来的克鲁修的模样至始至终没有任何让人能松懈的地方。

哪怕是开始对话的第一句话,胜负也就早已开始了。

正是这点,正是在数次失败下来的现在,所以才知道。

【那是,当然——】

所以昴做了一个大的动作,为了不让自己被克鲁修那仿佛突刺般的视线所吞没,为了不重复过去的失败强硬地笑道。

【艾米莉亚阵营与克鲁修阵营的,条件对等的同盟——想要为此进行交涉】


挡立在前的数个障碍,现在开始挑战其中最开始的关口了。

2

在大道上与雷姆的对话,真正意义上地决定了昴的重生。

这是对昴把内心全部亮出,即便如此仍旧说出相信昴的雷姆的诚意。然后也因此,清楚自觉到了自己所必须做的事。

【为了踏过这个坎,不得不跨越的壁垒也太多了吧……】

一道道墙壁挡在前方,状况距离束手无策一步之遥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变。

【就算是这样,若不做点什么的话。能,借给我力量吧?雷姆】

【是的,无论是什么只要是昴的期望的话】

对挠着头,试着统合思考的昴,雷姆干脆地点头道。

即便告白了全部的想法,雷姆的眼瞳之中仍旧浮现着不变的信赖,在昴的内心里点起了勇气与义务感两道火焰。

事到如今,昴已经不再想着在雷姆的面前隐藏自己的丑态与束手无策的焦虑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半哭着从自己的自卑开始把一切都倾倒出来过了。也有挖出过雷姆的内心的事实在,昴和雷姆已经在真正的意义上是一莲托生的关系了。

正因为如此下定了决心,昴现在的头脑才越发地保持着清醒。

【首先,剩余时间的再次确认。回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小时……就是说……】

正如以前检验的,距离梅瑟斯领发生魔女教引起的事变的时间限制是五天——实质上,是只有四天半的富余时间的现实。

这份富余也有必要考虑街道的封锁。能够用来准备的实质上也只有两天罢了。

不得不突破的关口太多,其本质也是至今为止的循环所不能比较的。

各自独立起来的话显得绝望性的壁障,有必要大举一口气压过去全部突破。

第一个问题当然,是魔女教。若是不做点什么阻止培提尔其乌斯率领的狂信者们的话,别说屋子就连村子里的居民们也是一个都救不了。

第二个就是方式改变内容改变,但仍然会到来的雷姆的死。

就算和昴同行,就算只有雷姆先走,命运的死胡同也一定会收束到她的死亡上。在目光所不及的地方死去的第一回。然后,在眼前亡去的第二回和第三回的绝望感。就算说就是那些冲击,让昴走向放弃的道路的也不为过。

然后第三次,以艾米莉亚的死为导火索,大精灵帕克的无差别暴走。

回想起来这次的循环里,昴的死因全部都是出自帕克之手的可能性很高。从第一回到第三回,考虑到每次都像那样冻死的情况基本上就是确实的了。

不管哪个壁障都很强大,但是不管哪一个若是漏掉了的话,在那之后的世界就会没有菜月·昴所期望的未来。这也是对雷姆相信着的英雄像的背叛。

【——有好几个】

嘀咕着,把问题点筛选出来了的昴低语了出来。

守望着沉思的昴的雷姆,对这低语什么也没说。昴的这个低语并没有寻求回答。雷姆只是,在等着那之后接下去的答案。雷姆是懂的。

为最爱的英雄,期待最佳的判断,予以最大的贡献。

这就是现在雷姆理想的状态,这就是现在雷姆最大化的爱情表示方法。

就这样被雷姆守望着,昴在有限的时间里,跨越过有限的时间框架重播着记忆,寻找着些微的线索加速着思考。

——脑筋转起来,心燃起来。

因为身体,能力,现在还无法追上理想。

——想起来,思考吧。

别把自己三次的死亡白费。别让死了甚至有三次的少女的意志白费。结束了三次的世界的全部,都重重地压在了昴的心头。

遇到的每一个人,进行过的对话。诀别,遭遇,愤怒,狂气,悲伤,绝望,再起。

然后——,

【可能性是有的……吗?】

突然在脑海里划过的,是不过一握的可能性。

一条一条的线是如此的纤细脆弱,被串联起来的那些线脆弱得就仿佛随时都会断开般不定。要把一切寄托上还太不可靠。

——所以,才有【寄托全部】的价值。

【雷姆,不得不说的事情,以及想要问的事情有好几个】

【是的】

为了整合好刚刚才想到的草案,昴寻求着雷姆的协助。

【因为艾米莉亚王选参加的公开化,魔女教的家伙们有所动作了。他们要是狙击着艾米莉亚去的话,公馆和村子也肯定会出现被害。我想要阻止那个】

【魔女教……】

一瞬间,耳听这个单词的雷姆眼中浮现出了危险的感情。

但是,雷姆通过自制心抑制住这份感情之后,对昴的话正了色,

【关于魔女教动作的可能性,罗兹沃尔大人也有所担心。虽然雷姆也没有听到过详情,但是若是有探讨过的话也应该是有所对策的】

【但是,只是那样还不够】

事实上,罗兹沃尔对魔女教使用了怎样的对策至今不明。

是那些还没起作用就结束了吗,还是说是没有效果吗都不知道。但是,从结果上来看那些事前准备都不会结出战果,那个地狱必定会被展开。

在知道了那个未来的前提下,昴就不得以不依靠罗兹沃尔的形式确保自卫力量。这才是,能够保护公馆与村子里人们的手段。

【魔女教应该是准备进行短期决战的。雷姆,公馆的战力有?】

【……虽然难以传达,其实罗兹沃尔大人不驻在公馆的可能性很高。预定是从王都回去之后,立即访问领地内的有力者】

言语支吾着的雷姆的回答,同前回一样。是罗兹沃尔不在的通知。

公馆现在,只有艾米莉亚和拉姆,以及贝阿特丽丝而已。

只有三个人。而且还有贝阿特丽丝。非协力性的她,在与魔女教战斗的时候究竟是否参战了都很惹人怀疑。


前一次,虽然只见到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还是回想起了那时候有过的对话。

对着拜托杀了自己的昴,贝阿特丽丝那就仿佛被背叛了期待的孩子一般放眼过来的表情——。

【现在……先把这个放一边吧】

总之先甩开少女那欲哭的眼神,昴再次面向雷姆。

【那,能战斗的有两个人。就算只有我和雷姆回去,也只是杯水车薪】

【本邸的战斗力大半,都倚靠着罗兹沃尔大人个人的能力这点无法否定。虽说若是弗雷迪卡还留着的话,说不定情况又不一样了】

道出着,以前在过公馆的同僚的名字,雷姆悔恨般地垂下了视线。安慰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昴解决了情报没有龃龉的地方的细节部分。

关于魔女教,以及公馆的保有战力已经没有能再多说的了吧。

那么,接下来的话题是正题了。

【雷姆】

坐正了姿势,昴正面盯着雷姆。

然后,看到察觉到空气发生了变化的雷姆抬起了头,

【你留在王都是做什么的,告诉我罗兹沃尔命令你的事情】

【————】

昴觉得那将会是讶异的表情,又或者可以说是被趁虚而入而震惊的表情。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雷姆的反应,与昴预想的大相径庭。

【——是。如昴所愿】

雷姆对昴的话点着头,浮现出了打从心底的微笑,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悄悄地滑落。

3

【同盟……吗】

时间转回来,场地移动到克鲁修宅邸的待客室。

对浑身接受着全员的视线,昴给出的被问到的目的的答案克鲁修低喃着。

克鲁修仿佛陷入思考般的微微低着头,然后一眼瞥向了雷姆的方向。静静地察觉到了那个眼神的意义,雷姆缓缓地摇了摇头。

【遵从罗兹沃尔大人的嘱托,雷姆什么也没有说。——全部都是昴,自己得到的答案】

【并不是在怀疑卿的忠义。只是,这样啊……】

接受了,克鲁修露出这样的表情表示着理解。

【那么,这次的交涉担当权限就从雷姆委任到卿——菜月·昴身上并接受了是这样吗?】

【啊啊,是这样。罗兹沃尔还真能做出坏心眼到底的事情呐】

夸张地叹着气,昴对脑海里浮现出的小丑脸的主人在内心里吐了吐舌。

对昴保密着,只下达给了雷姆的在王都的密令。严命了只要那个内容昴没有自己注意到,雷姆就绝对不能告知这个命令。

【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在意的啊。说到底,我们阵营人手不足是不言自明的真理呐。这种状况下,让雷姆无期限地留在王都?把这个公馆里能力最不可或缺的雷姆?这不讲道理。应该更早注意到的】

当然,对拯救了自家领地的危机的昴,有着为了负起治疗与赔偿的责任,而不得不安排跟着一人进行照顾的理由在。

【但是,实在没法认为就因为这种理想的理由那个怪人就会在这个时期放手雷姆。肯定是有什么内情,一考虑过去……】

【自然,就想到了见面机会最多的当家的存在了,吗】

换着脚搭组着,克鲁修续着昴的话说出了结论。

【而且,也听说每天晚上雷姆和克鲁修都在密会呐。不过没能考虑到是在谈什么这一步的自己,感觉真的笨过头了有点讨厌了呐】

至今为止,自己到底只看着自己到什么程度啊,只能浮现出这样的自嘲。

明明雷姆是真的不露痕迹地,为了把罗兹沃尔隐藏的意图传递给昴撒了那么多的提示,然而还是要重来见过四次的世界才终于注意到。

【关于每晚会谈内容的缔结同盟。关于这边所给出的条件的大概,已经从雷姆那边问出来了】

【艾利奥尔大森林的魔矿石,其采集权的分让是主要的交易材料呐】

仿佛说着没必要遮掩,克鲁修把昴那刻意营造出氛围的话语轻而易举地暴了个底。

这时,听到这个而双眼放光的是在场唯一的商人。

【这还真是,没法就这样听过去的话题呢】

保持沉默至今的拉塞尔两眼放光。仿佛说着终于有对自己来说有实质性的内容了,而喜悦着感情从语气中就能明白。

【魔矿石的采集权,想到近年魔石加工的技术突飞猛进今后会越发有价值。更何况,若那是至今还未出手过的地方的东西的话更是如此】

对于商人超出预想的上钩,昴没能藏住内心的惊讶。

一开始从雷姆那听到采集权的话题的时候,因为听说总是没法让克鲁修点头同意,所以还以为是并不是多么有魅力的条件。

【这是有着能让拉塞尔先生十分欣喜的价值的,条件吗?】

【当然的。有与魔石加工方面优秀的卡拉拉奇的交易,我国魔石加工的工匠技术也年益上涨。最近大街小巷里也变得能窥见其益处了。魔矿石现在是,多多益善。至今为止大致上也都是依靠着与北边的古斯提科的交易的,所以若是有大利润的矿脉的话题的话是大欢迎的】

立起手指,拉塞尔以明朗的声音回答了昴的质问。

【魔矿石含有魔力,是纯粹的魔力结晶。属性受土地影响,也极大取决于工匠的技术。相对的,技术高超的工匠的话也能根据用途对魔石进行各式各样的加工然后充分活用。若是使用方法没错的话耐用年数也是值得信赖的。作为商品的魅力,不言自明吧】

【只是,能够对魔石进行加工的工匠太少了。一旦,魔石经过手段加工之后就算再重来也不起作用了。现状下采集场大多归王国管理,魔矿石也大部分都为了公共事业那边运转着。就算说有流入市场的,也不过是极少一部分罢了】

相对于列举着魔矿石的优点的拉塞尔,克鲁修冷静地列举着价值不好的部分。但是,拉塞尔对此也好不泄气地说着【正因如此】继续道,


【不能不抓紧没开发的采集场。梅瑟斯边境伯代代,都有通过挖中未发现的矿脉而敛财的实绩在。这点也有身为王选候补者艾米莉亚大人的骑士的保证。可信性与信用度非常高】

用寄托着热情的语气说着,拉塞尔侧眼望着昴厚着脸皮说道。

明知昴在王都的丑态,还要断言这是保证的这个恶劣根性。装作肤浅地上钩扑向了采集权的话题,同时也不忘记牵制住昴。

事到如今可不能当做没听过,拉塞尔那是对昴的这样一种压力。

原本,昴这边就丝毫没有让他退出的打算。

【啊啊,这一点能予以信用没有问题。毕竟也不是会对在接下来漫长的王选里,最初联手的对手不惜虚张声势的恶党】

提出采集权的分让的是罗兹沃尔。所以安心感十足。

对昴的这个回答,拉塞尔刻意模样地抽身远离了一些,

【原来如此,看来是有作为交涉方的精神准备的样子。用了试探般的说法,对这份无礼表示歉意】

【不用,可以啦。这边也是打算在接下来的对话里,尽情利用拉塞尔先生说出口的话的力量的呐】

原本,就没有期待过拉塞尔会对昴有多高的评价。

会对昴的能力抱有疑问,当场进行确认这点已经如同预料的一样。

准备好一些容易被刺探的话题,以回避在进入正题之前被刺中麻烦的地方的想法,以如同期望的形式被咬钩了的安心感差点没能藏住。

昴这为了隐藏僵持的脸,而无意义地装出的煞有介事的态度也是可爱之处。

【话虽如此,因为像这样道歉了,还是想期待一下能够放过一次两次的失言,给点助攻的呐?】

【期待着这一点,而让拉塞尔·费洛同席的吗。卿还真是,意外狡猾的男人呢】

对这玩笑话昴微微一笑,克鲁修仿佛结束了对刚才对话的评价的样子。既然没有打断会谈,也就是说打分似乎幸免不及格的样子。

跨越了最初令人冷汗的关口,昴就那样保持着谄笑望着克鲁修,

【提一下有赚头的话题确保支援者,当然也是有冲着这点去的……不过叫来拉塞尔先生,主要是因为和这之后的正题有关系呐】

【吼,正题吗】

对昴接下去的话语,室内的空气再次紧张了起来。

至今为止都保持着仅仅是待在会谈现场状态的克鲁修,端正着姿势闭上了一次眼睛。然后缓缓地,那睁开的琥珀色视线射穿了昴。

风吹起了,在令人有如此错觉的威压下,昴却毫无畏怯。

若是暴力性的威压的话,已经体会到厌了。与那些比起来克鲁修的视线,丝毫没有让昴退怯的负面感情。

【那就认同吧,菜月·昴。卿是作为梅瑟斯卿的代理,兼艾米莉亚派来的正式使者。在这交涉的现场,卿与我之间的会谈内容,都会作为艾米莉亚直接与我会谈的内容】

正面莅临,仅仅如此,就如此让人感受到气压。

克鲁修现在,并不是特定对昴放出威压的。

她只是纯粹的,意识从至今为止的作为个人的克鲁修,切换成了作为公人的克鲁修·卡鲁斯坦。

卡鲁斯坦公爵家当主的存在感本身,就拥有着如此的力量。

——这正是,这个鲁古尼卡王国如今,最接近王座的女杰的真正姿态。

起皮疙瘩浮现,感叹号在脑海里乱窜。克鲁修对如是平静地动摇着的昴伸出了手,自己宣告开始点燃了交涉的引线。

【虽说应该已经听说了,再问一次吧。我和雷姆之间的交涉,在提出了采集权的分让之后仍旧没能达到双方满意。这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啊啊】

浮现着感叹着自己力量不足的雷姆的模样的同时,也有一半对完全没能注意到这样的雷姆的苦恼的自己的无眼光的可耻。

与两份叹息重合起来的后悔一起,就让昴充分利用先行得到了未来的后悔的这份幸运吧。

就是为此,才有到前回为止的失败的。

【这边也想确认一下,实际上,刚才的条件是还不够吗?相互阵营无过度干涉的,艾利奥尔大森林的开采权的分让。虽说开采出来的魔矿石本身分配的细节是之后再解决的】

【草案已经从雷姆那边提出来了。该说真不愧是梅瑟斯边境伯呢。在自己阵营的利益完全确保的基础上,还提出了能让当家接受的有利条件。本来的话是不可能拒绝的。是想立马准备同意书的条件但是……】

关于这块数字的内容,没有能从昴这里说出口的东西。

要是随便出口的话,很容易就会变成【那么,开采权就全部给了!】这样的话。

【这次的情况,交涉后的影响才是问题。懂吧?】

【无法信用罗兹沃尔……什么的,不是这么一回事呐】

假如是罗兹沃尔的品性被视作问题了的话,就有今后矫正他过上清廉端正的生活的想法了,但是克鲁修视作问题点的并不是那里。

这是无法避开的,长期伴随着艾米莉亚的问题。

【王选的对立候补,更别说是半精灵……会变成与遭受半魔诽谤的艾米莉亚之间的交易。考虑到之后的问题,不得不慎重处理】

低声如是阐述的克鲁修,让昴感觉到了意外的东西而失望了。

昴对克鲁修所抱有的印象是,用话来说就是与【威风堂堂】【诚实】这样正直的词汇相称。

在王选的信念表明,克鲁修正是表现出了体现那样印象的姿态。正因为听过了那个发言,才感觉到了像刚才那样在意风评的态度中的违和感——,

【难道说,是为了拒绝而给出的场面话,吗?】

【————】

【昴亲—?在重要的交涉场合,突然说出这种话小菲利可是觉得有点不太好喵?这么觉得的哦?】

对昴不谨慎的发言,一直沉默着看着交涉到现在的菲利斯一脸笑容地发怒着。


面对额头浮现青筋的他,昴慌忙堵上嘴低下了头。

【哎呀哎呀,还真是让人困扰呢】

然后,望着这个对话的克鲁修嘴角微微缓和了下来,

【那么直接地被暴露出是场面话,反而让我这边觉得含耻了呢。这又是上了一课呢。若不是像这样的机会的话,也不太会有这样的经验】

这么说着,用让昴有点难以理解的论调见逃了刚才的无礼。

话虽这么说,若是尽是被对手的宽大胸怀所救的话就会没有立足之地了。

【也就是说把场面话作为场面话……真心话的部分,克鲁修小姐对于艾米莉亚缔结同盟这件事本身是没有忌讳感的能这么考虑?】

【菜月·昴,纠正一个想法吧】

立起一根手指,克鲁修用立起的那根手指指着昴。

【一个人的价值,是由灵魂的状态与闪耀方式决定的。出身与环境并非决定那个人本质的决定性要因】

当然,那会成为间接性的要因这点克鲁修也知道吧。

艾米莉亚的环境,半精灵这个存在的压力,是将何等不讲道理的残酷强加了给她,绝不是没有能够想到的想象力。

【在王选的现场,艾米莉亚所诉说的话语并非谎言。正因为在那里面有着确实的觉悟与骄傲,我才把艾米莉亚作为对立候补的一方承认了】

【还真是琐碎呐。就是说?】

【喜欢装腔作势是我的喜好,抱歉】

似乎是对自己那夸张的说法有所自觉,克鲁修嘴唇微微绽开微笑,然后眨眼之后便收敛了表情。

【艾米莉亚是半精灵,我不是以这一点为根据拒绝同盟的。不如说对于政策上并非敌对的艾米莉亚的存在,对我来说甚至能说正是没有积极敌对必要的对手。同盟的事情,也无需吝惜】

【也就是说……】

【别急着要回答,菜月·昴。因为是否接受卿所给出的条件,就算说是由卿之后的回答所左右也不为过呢】

责备着因为感觉不错的回答而前倾着身子的昴,克鲁修再次面向这边。

也就是说,被予以了交涉权的昴能拿出什么呢,这么一回事。

【艾利奥尔大森林的开采权,对这边有着极大的好处。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没有急着在王选的棋盘上前进的必要也是事实。期限有三年。要是过急地推动状况的话,会在之后留下祸根吧】

【是说与艾米莉亚缔结同盟的利益,与这份不利不相抵?】

【有点不对。现状,利益与不利正好相消。作为当家的考虑还差一步,想要有能够推动这边行动的口实】

克鲁修自身的意向来看的话,看上去是有同意缔结同盟的念头的。

然而另一方面,事情并没有单纯到仅凭克鲁修的意思就能让全部都如同自己期望动起来的地步,还有公爵家这一过于巨大的立场的坎在。

所以,她在寻求着。

能够让状况动起来,能够让周围的声音闭嘴的【什么】,由昴所带来的那个。

【————】

试图说出话语,昴对自己喉咙那好似哽住般的感觉微微震惊了。

紧张与不安在心中膨胀,完全堵塞着试图踏出步子的昴的喉咙。

从这里开始就完全是,至今为止毫无经验的临场发挥了。

完全没有能从谁那里得到的确实性的确认。也有完全看岔了的可能性。

但是,克鲁修一定会上钩的。

——对,昴相信自己的思考。

【——情报】

听到这句话,克鲁修抚摸着自己的长发催促着后续的话语。

还没,被下判断。这里开始才是关键。

【啊啊,就是这样。我能给出的,就是某个情报】

【那就听一下吧。卿口中所说的那个,究竟是否能让这边行动的东西吗】

抚摸着头发的手向这边伸出,克鲁修等待着昴的话语。

自然地,不安与紧张给昴的全身带来着颤抖。

但是,这全部都被手肘部分感觉到的温暖打消了。

雷姆用手指靠近着昴的手臂,用借来的勇气点燃了火焰。

深吸一口气,昴一口气说出了那句话。

【——白鲸的出现地点与时间,这就是我能打出的手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