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卷-终章 『骑士们的想法』

1

「那么,有什么要辩解的吗?骑士由里乌斯。」

「不,完全没有,一切就如报告的内容。」

在日照进不来的昏暗室内,两名男子正在交谈。

地点在与王城相邻的骑士团兵营,这里是团长室。两人分别是坐在办公桌后的马可仕,以及在办公桌前站得直挺挺的由里乌斯。

「就算被断定为近卫骑士不该有的作为,我也没有任何怨言,任凭团长处置。」

由里乌斯连同剑鞘从腰部取下配剑,将之放在办公桌上。

面对他交出剑的态度,马可仕深深叹气。

「在王选对谈的过程,拘留候选人的关系人并带至练兵场,还毒打到要送进治疗院吗?光就字面上来看,不是用普通处罚可以了事的内容。」

不过,被誉为「最优秀」的骑士,究竟是在想什么而引发这件事呢?马可仕的「骑士」之血可没薄弱到无法洞察。

「情况有斟酌的余地,练兵场上的其他骑士,也有不少人拥护你的行为并表达求情。话虽如此,做过头就是做过头了。」

少年在练兵场上所受的伤,远超过「模拟战」应有的等级。

「你就这么不能原谅贬低骑士骄傲的人吗?」

「不管怎么掩饰这都是个人私怨,一切都是我无德无能导致的,还请团长别再为属下开脱。」

吊诡的是,由里乌斯自始自终都坚持要受罚。面对这顽固的态度该说什么才好?马可仕垂下视线思索,就在这时——

「嗨——久等了,菲莉酱回来啰。」

态度随便地推开门,将近卫制服穿走样的菲莉丝进入房间。

他一看到面对面的马可仕和由里乌斯,就掩著嘴唇诡异地笑。

「唉呀呀,这么热情地对视,菲莉酱打扰两位了?」

「……少说些有的没的,快点报告,早熟屁孩。」

「唉哟哟,团长,露出本性啰。」

「在部下面前要有长官的样子啊……算了,总之快点报告。」

马可仕马虎地挥挥手,菲莉丝站到由里乌斯身旁。

「按照团长命令,火力全开治疗好昴啾了。伤口愈合,骨头接起来了,牙齿也已经再生,已经不要紧了喵。」

「辛苦了,没什么疏漏吧?」

「如果菲莉酱会疏漏,那这世上也没有人能找到喵。身体方面的伤势没问题,心灵方面就不知道了呢。」

摇动猫耳,菲莉丝用淘气的眼神对身旁的由里乌斯送秋波。

「不——过呢,由里乌斯真的好温柔,那份顾虑和关怀,到底俘虏了多少女孩呢?菲莉酱也跟著小鹿乱撞——呢。」

「我不懂你发言的意图,菲莉丝。」

「就算不那样摆架子,直觉敏锐的孩子也会察觉,对没察觉到的家伙,能立即见效也不错喵。还是说,菲莉酱和团长看起来像是脑袋空空的笨蛋,都没察觉到你的想法喵?」

由里乌斯保持沉默,让菲莉丝更加愉快地眯起眼睛。

「呼呼,安静下来很——可爱。不过放心吧,因为被由里乌斯狠狠摧残过,所以不用担心煞车失灵的同伴会出手喵。」

「——」

菲莉丝坏心的话,让由里乌斯微微浮现苦笑。

「对于出言侮辱骑士身分的小伙子,年轻的同伴应该个个都在摩拳擦掌,毕竟隶属近卫骑士的家伙,都附有高超剑术和高自尊心的保证嘛。」

默默听取两人对话的马可仕点头,对由里乌斯的判断表示理解。

昴在王选会场的举止——骑士们的不满,会寻求一个爆发的场所。

「要是哪个家伙抢先一步接触那小子,最糟的情况可能会以无礼不敬为名砍死他。」

「所以有必要尽快让昴啾被骑士之手蹂躏啰。」

接续马可仕的话,说出结论的菲莉丝指向由里乌斯。

「由里乌斯不动手的话,菲莉酱本来想说——要亲自动手的呢。」

「有句话叫适才适性,他不可能会跟必须治疗自己的你敌对吧,而且我还有就算出手也不会不自然的理由。再加上,该怎么说呢……我也有自信能把这件事处理得最完美。」

「二流对手交给由里乌斯就对了,你平常也多挥点剑吧。」

「才——不要咧,满身大汗还要挥剑,菲莉酱白里透红的手掌会起水泡,到时候可就没脸见库珥修大人了。」

随性躲过团长命令的菲莉丝,让马可仕露出投降的表情叹气。

接著,他重新面向现在也在等候发落的由里乌斯。

「骑士由里乌斯·尤克历乌斯,在此宣判你的处分。罚你闭门思过五天,禁止进入兵营以及前往王城,这段期间你的剑由我保管。」

「——属下领命。」

闭眼像在沉吟被告知的内容,由里乌斯将骑士剑交给马可仕。

收下象徵骑士骄傲的骑士剑,马可仕静静摇头。

「抱歉,本来你不用负这个责任。」

「团长您已经尽其所能做到最完善了,一度瓦解的近卫骑士团,今日能精良强大勇猛健壮,都是因为有团长。」


「就是说啊,除了库珥修大人,能让菲莉酱乖乖听话的就只有团长喵,所以请对自己更有自信。」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好好穿上男性制服吧。」

声肩的菲莉丝,似乎在说只有这个命令不听从。马可仕将由里乌斯的剑慎重地摆在桌上,然后重新坐回椅子。

「事情就是这样,我要处理的杂务多不胜数,命令你们离开。」

这句命令,就是马可仕从个人恢复到公务员身分的证据。

由里乌斯恭敬行礼,菲莉丝则是简略地行礼后离开房间。

两人一走出房间,留在静谧空气中的马可仕便背靠椅背瞪视天花板,他在烦恼的不是刚刚的模拟战,而是其他问题。

会议结束后,负责城堡警备的卫兵上呈了报告。

「确认侵入王城的犯人身上有鹰之家纹就带到大厅……是吗?」

这是正门卫兵被嘱咐的内容,也是菲鲁特的关系者——老人被抓后,卫兵会前来寻求马可仕指示的原因。

亦即,打从一开始,会有入侵者这件事就已经决定了。

「到底有何企图……罗兹瓦尔。」

向卫兵下达指令的人物——一想起打扮像小丑的男子,马可仕就咬牙切齿。

那个怪人在策划什么?心烦意乱让他严峻的表情绷得更紧。

2

「不管怎么说,团长也太不通情理了,既然看出了内情,无罪赦免不就好了吗喵,对吧?」

「对外不能这样处理呀,而且我也不希望无罪赦免。」

并肩走在兵营走廊上,菲莉丝望著由里乌斯沉著的侧脸。

他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菲莉丝嘟起嘴唇。

「既然如此,由里乌斯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遵照团长命令回家反省啰,还要跟安娜塔西亚大人说明事情经过……不过我很挂心,那位大人不是会老实听话的个性。」

「不过,就是这种地方叫人喜欢吧?菲莉酱也懂喵。」

自行解释由里乌斯的话后,菲莉丝陶醉地脸红。

这时由里乌斯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询问菲莉丝。

「对了菲莉丝,先前提到的那个人……」

「现在爱蜜莉雅大人跟他在一起,之后……我想会改到卡尔斯腾宅邸养生吧。」

在提问的内容全说出来以前,菲莉丝的嘴巴就先吐出失去温度的答案。听完,由里乌斯也闭上眼睛沉思片刻。

「养生……吗?看来他身体内外的伤比看得见的更严重。」

「菲莉酱什——么都没有说喵。」

菲莉丝显而易见的态度,让由里乌斯推测出昴被收留的背景。

然后,聪明的他马上就循线找到答案。

「——爱蜜莉雅大人的个性,真的很吃亏呢。」

「明明可以活得更聪明……是这样吗?」

「不,因为被那样对待,那位大人才能以自己的风格高贵美丽地活下去吧,我不希望那个风格改变。正因如此,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期望,期望每个人都能以不辱自己的端正高雅方式过活。」

抬头面向前方,由里乌斯再度前进。迟了半步跟上的菲莉丝,将手放到身后交握,前倾身体仰望由里乌斯。

「里头,也包括那男孩吗?」

「就说是每个人了,菲莉丝,我等也是为此持剑的。」

——他认输了吗?由里乌斯心想。

要是就这样认输的话,在这里认输对他来说才叫幸运。

但是,如果这种程度的事也无法叫他认输……

「再次和高揭理想的愚者交剑也不坏。」

「唉——就算由里乌斯是那样想的,昴啾应该是敬谢不敏喵,毕竟是被那样公然凌迟。喂,我问你。」

「干嘛?」

「虽然意图跟内情很多,不过果然还是有点生气吧?」

菲莉丝这番像是试探的话,让由里乌斯停下脚步转身面对他。

「真遗憾,菲莉丝。我是骑士,好歹也对自身有所要求。」

要求自己的行动没有任何愧疚可耻之处,由里乌斯笔直凝视菲莉丝。

「烦躁的时候是有一点啦。」

「菲莉酱可是有很多点喔。」

彷佛说了最大的玩笑,两人一齐笑了出来。

就这样抵达兵营入口,两人对彼此伸手交握。

「那么,会有一阵子见不到面,衷心期望你的主君健壮如昔。」

「由里乌斯也是,就算被安娜塔西亚大人碎碎念也要加油喔。由里乌斯干的好事我会帮忙收拾……嗯哼,我这边会接手的。」

挥舞握过的手后,菲莉丝背对由里乌斯迈开步伐。

目送那道背影,由里乌斯望著远去的友人——同时也是敌人。

「继任王位的会是安娜塔西亚大人。」

「不——对,库珥修大人才适合坐上王位。」

互相交换宣战布告,骑士们回到各自的主君身旁。


傍晚天空倾倒的日光,将住在王都的人们全都平等地染成红色。

——各自的王选,如今正要开始。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