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终章 『未来的事』

终章 『未来的事』

  1

  ——被黑影支配的世界中,昴的意识再度被召唤。

什么都没有,只有意识飘在空中,昴朦胧察觉到己身的存在。

没有人,什么都没有,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只存在著无为的世界。

彷彿投身在夜晚的大海,不可靠的感觉让昴放任意识漂流。

突然,昏暗的世界产生变化。

正面有个人,站在只有意识的昴的眼前。

垂直伸长的影子,注意到时已经形成人形,站在昴的面前。

看不见脸,样子很模糊,只隐隐觉得是个女性的身影。

影子摇晃,缓缓地朝他伸出手。

手指温柔掠过意识的时候,昴不知为何万分想哭。

彷彿一直期盼被这样对待,很不可思议的感情波动。

被蠢动的影子抱住,衝动性地想被吞险——罾住,被制止。

昴想要跟影子重迭的意识,被来自后方的纤白指尖给包覆。

柔软又灼热的触感。

一意识到那个热度,昴面前的影子存在就迅速变得淡薄。

朝向前方,心灵震颤,激情叫喊——但是在无的世界裡没有声音。

独自被留下,影子远去,慢慢淡化,最后消失无踪。

在最后,影子平静地伸手指向快哭出来的昴。

『——你。』

连原本听不清楚的话语都变得模糊不清,而后世界消失了。

  2

  醒过来后,最初映入昴眼帘的,是没看过的豪华天花板。

跟起居寝卧的个人房不同,客房的装饰多到连不太会去看的天花板上都有一堆,虽说是贵族宅邸,为了彰显主人的权威和其他有的没的,这是有其必要的虚荣。

只不过,对于骨子裡和生养环境都是小市民的昴来说,待起来不是很舒服。

离清醒还有一段时间,把短暂时光拿来思考这个之后昴不住眨眼,然后……

「——你醒了吗?」

声音来源就在床的旁边,而且还是极近距离。

枕在异常柔软的枕头上,昴转头,眯起眼睛看著坐在旁边的人。

「醒过来后身边就是女僕,在某种意义上是男人的夙愿。」

「……这次是雷姆思虑不周,这点事根本无法赎罪。」

「啊——像这种颓废的开始也不错呢。比、起、这、个……」

在低垂眼帘的雷姆面前撑起上半身,一个字一个字发音来做区隔,同时从棉被裡举起右手,那隻手和坐著的雷姆的手紧紧牵在一起。

「这个是我干的吗?抓著不放的感觉……如果是的话,那我实在是丢脸至极,简直就像孩提时代抓著喜欢的毛巾不肯放开似的。」

「不,那个,这是……」

听到昴的发问,雷姆瞥向握著的手,脸颊微微泛红。

「是雷姆牵的。」

「为什么啊?丑话讲在前头,我睡到满身是汗,所以手掌也湿湿黏黏的喔?」

「昴……」

「嗯?」

看著交握的手,昴用沉稳的心情望向话语中断的雷姆。

在没有被催促的情况下,雷姆呼吸几次后才抬眼看昴。

「因为睡著的昴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所以我就……」

「握住我的手了?」

「雷姆很软弱,充满缺点,因此像那种时候,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因为不知道,所以就想到别人做了之后雷姆会开心不已的事。」

牵手的举动是联繫到害羞的记忆吗?说话一直断句,似乎是拙于表达。

不过,面对表白心情的雷姆,昴看著交握的手绽放笑容。

就是这个手掌,解救了像孩子一样被恶梦压迫的昴。

雷姆也曾有过在想哭的夜晚,被谁像这样子握住手。对昴做同样的事,让靡觉得难为情又开心。

没有鬆开的理由,于是手掌继续相握。感受著温暖,昴歪头说道:

「总而言之,不只是之后的事,我想听听事情的始末。」

「好的,昴的印象到哪裡呢?」

「罗兹亲用火雨来个贵气降临后,被兴奋的雷姆勒到昏过去这边吧。」

「……那么,就讲之后发生的事。」

雷姆结结巴巴,事务性地说明之后的经过。

昴失去意识后,罗兹瓦尔开始歼灭森林的魔兽。

即使失去意识但身上依旧有魔女残香的昴,毫不影响作为引诱魔兽的活饵机能,聚集起来的魔兽和森林裡的残党,最后全都被烧死。

「那我和雷姆身上的诅咒……」

「术师……在这个情况就是咬人的魔兽,因为已经死亡所以不用担心诅咒会发动,罗兹瓦尔大人、碧翠丝大人和大精灵大人都已经确认过了。」

「三人都诊断过的话就没问题了……嗯,这次可以相信他们。」

被咬的地方太多,昴轻抚胸膛,现在总算可以安心了。

成功拆除身上的定时炸弹,一想起为此而死的次数,面容就因忆起的辛劳和疼痛皱起。

「村子的混乱也由罗兹瓦尔大人直接解决了,现在已经几乎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这样啊,孩子们也没事吧?不过有那个吧?最喜欢的昴哥哥伤得那么惨,那些家伙想必也很担心吧?嘿嘿嘿!」

「——嗯,正是如此。」

昴只是想耍嘴皮子缓和气氛,但若有所思沉吟的雷姆却慢慢掀开昴盖著的棉被。怎么了?对雷姆态度产生的疑问,立刻转为惊讶。

棉被底下,昴的衣服似乎是来到罗兹瓦尔宅邸的第一天,受伤后换穿在身上的病人服,而衣服的下半身和鞋子的地方有异状,那是……


「密密麻麻的涂鸦……当这是骨折的人被打的石膏吗!」

「那是在罗兹瓦尔大人的好意下,被邀请至宅邸的孩子们写的。」

「真是的,那群臭小鬼……」

砸嘴后,昴看著他们写的留言。

从昴的角度来看字是上下颠倒,而且又写得很乱难以辨认。

不过,昴毕竟也已经会书写I文字,花点时间就全部看完了。

『谢谢你把雷姆玲带回来。』、『谢谢你——』、『逊毙的你很帅喔。』、『说好萝,还要一起做广播体操。』、『最喜欢你了。』

「实在是,那群小萝卜头……一群笨蛋,所以我最讨厌小孩子了。」

骂完,背靠著枕头的昴望向窗户,瞪著村子的方位,想像在那边的孩子们。还早咧,能去村子的时刻还远得很。

得对那些做这种开心恶作剧的小鬼头们抱怨几句才行。

话语和表情互相矛盾的昴,像是置身在温暖的视线下,露出複杂的态度。

温柔地注视这样的昴,雷姆突然正色,颤抖著嘴唇说道:

「关于经过,接下来要说昴的身体状况。」

「嗯,喔,那个啊,解除诅咒就算了,太複杂了没办法啦。」

说著说著才发现,被雷姆握住的右手,肩膀的骨头早已回到原本的位置。

即使使力右肩也不会抽痛,更感觉不到痛楚,身体各处都没有兽牙戳过的紧绷感。这个世界的治癒魔法真万能耶,昴这么想著。

「对不起,昂。」

可是,在做出乐观判断的昴面前,雷姆低头致歉。

想不到接受道歉的理由,昴朝雷姆挥了挥手。

「喂喂,抬起头啦,雷姆。我不觉得身体有哪裡不对劲呀,根本是完好如初呢。」

「才不是那样。明显的伤势确实都已治疗完毕,幸好也没留下会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的后遗症,可是……」

中断话语,雷姆的脸上落下悲痛的影子。

「会留下症痕。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灵也是,而且因为重複治疗的关系,昴体内的玛那几乎快枯竭了。」

「喔,难怪觉得身体有点懒懒的……不过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对男人来说,除了背部以外的伤疤都是勳章,心灵创伤的话我可是个顽强硬汉喔?」

昴用拇指比向自己,灿笑著想打消雷姆的罪恶感。

这也不是谎言,要是昴的心灵单纯到碎裂后就无法恢复,那就无法迎接像这样和雷姆握著手

的早晨。

讲到心灵创伤,昴有体验过就算无法直视雷姆的脸也不奇怪的经历。

想到这裡,昴直盯著雷姆看。

浅蓝色的短髮,端正的脸与其说漂亮不如说是偏可爱,连一开始以为感情变化很少的表情,现在也开始转变。不可怕,完全不怕她了。

虽然有让昴数次经历死亡回归的雷姆,但也有像这样打从心底为昴生还感到欣喜的雷姆,这些全都是运气机缘。

有为了姊姊而失控的雷姆,也有为了保护昴而著急误事的雷姆,也有下定决心不伤同伴就扔却理性进入狂战士模式的雷姆——

「事情尘埃落定后回过头看,雷姆其实既冷静又不冷静呢。」

就平常在宅邸的态度来看,雷姆是个非常优秀又具备冷静判断力的人。

一旦事态急速转变,她本人的思考也会跟著急速转变,这点在这次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来。

当下就做决定的特质昴没资格说别人,不过雷姆的情况在于还会伴随行使实力及行使实力时带来的危险,而这些状况主要是由昴担任被害人。

听到昴的针砭,雷姆瞬间停止动作,接著无力地低下头。

「雷姆明白。」

声音微弱,像是要把胸中的想法一点一点吐出。

「雷姆无能又无才,是鬼族裡扯后腿的人,所以怎样努力也到不了姊姊的境界。脚步慢的雷姆要追上姊姊,除了跑快一点之外,雷姆想不出其他方法。」

用空著的手遮住脸,雷姆用挤出来的声音持续告解。

「如果是姊姊就能做得更好,如果是姊姊就不会有这样的失败,如果是姊姊就一定不会犹豫,如果是姊姊就绝对不会有错。如果是姊姊、如果是姊姊、如果是姊姊——」

话语中断,雷姆看向昴的目光中带著微弱光芒。

浮现在双眸的不是眼泪而是空虚,以及看清现实的绝望。

「雷姆是姊姊的替代品,而且一直都很劣等,不管花多久时间都追不上真正的姊姊,生来就是瑕疵品。」

——突然,眼眶泛出薄薄一行泪。

「为什么是雷姆的角留下来了呢?为什么不是姊姊的角留下来呢?为什么姊姊生下来只有一隻角呢?为什么——姊姊和雷姆是双胞胎呢?」

彷彿在寻求自己的存在意义,雷姆的双唇颤抖著。

蓄积在眼眶的水珠滑下脸颊,在雷姆的白皙肌肤上留下悲痛的光芒。

昴陷入沉默。像是难以忍受这阵沉默,雷姆连忙拭去泪水。

「对、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请你忘了。这是雷姆第一次……跟人说这种事……才会这样……」

「我说雷姆。」

雷姆连珠抱似地说著,想要抵销刚刚的话。

打断那样的雷姆,昴呼唤她的名字。

打破沉默的昴会说什么呢?雷姆害怕答案却还是抬起头。

昴对这样的她说了。

「就我所听到的,你真的是大笨蛋呢。」

「——咦?」

「仔细想想,要颁发三个笨蛋奖给你,知道是哪三个吗?」

不明白昴的意思,雷姆的眼神蒙上阴影。看到这个反应,昴笑说「真拿你没办法」,然后在雷姆面前竖起一根左手手指。

「首先,第一个笨蛋奖。用真的救了我这种已经过去的事来唠哩唠刀。有看到在你眼前活跳跳的我吗?而且脚也好好的黏在身上喔。」


昴摇晃写满留言的双脚。雷姆察觉昴说的话跟自己的告解似乎有关,但她还是微微摇头说:

「那是以结果来定论……」

「结局好万事好,古人曾这么说过。要拿过程来看的话,老实说我的情况比你更不忍卒睹。这就是你的第二个笨蛋奖,什么事都往心裡藏,想要自己一个人解决。」

眨眼后,昴竖起第二根手指。

「虽然你为了我而暴走让我很开心啦,但那也是要看时间、场合的,最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商量一定可以找出更好的方法。」

关于狩猎魔兽,昴话中的道理可是自明之理。

雷姆似乎对自己的鲁莽感到羞耻,没有反驳只是低垂视线。

不过,这是在看到结果之后才能说出口的马后抱理论。

没有心思细想的雷姆丝毫未觉,也没发现昴偷偷伸舌头做鬼脸。

「那么第三个……你应该知道吧,雷姆?」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雷姆总是能力不足,没办法到达……」

「对,就是这个,这就是你的第三个笨蛋奖。」

昴的手指指向无法停止蔑视自己的雷姆。

接著竖起来的第三根手指开始摇晃。

「雷姆你呢,讲到姊姊就会死命地捧高拉姆眨低自己……我不觉得拉姆待在雷姆的位置上会为状况加分育?她比雷姆还没体力,料理技巧也差,会跷掉工作讲话还很难听……优点的话,就是考虑得比别人周全一点吧?」

细数拉姆的特质,昴心想她跟雷姆所讲的理想样貌实在是天差地远。

所有能力都劣于妹妹的姊姊,那应该是姊妹俩的共同认知。

听到昴的感想,雷姆像是反对似地摇了摇头。

「不对,不是的,真正的姊姊是更……有角的话,就不会那样……」

「可是拉姆就是没有角啊,而且我也不认识有角的拉姆。」

打断想用既定答案否定自己的雷姆,昴继续说下去。

「我认识的拉姆就如我刚刚所说,料理、裁缝、打扫、礼仪谈吐,全都比不上雷姆——不过,我觉得那样不错啦。」

言行举止妄自尊大过了头,偶尔起个衝突也不赖。

和拉姆来往的距离感,对昂来说非常舒服。

「有没有角什么的,大概就只有雷姆会在意那种事吧?你只是拿对方的优点和自己的缺点来比较,然后因此沮丧罢了。」

「——」

「拉姆没有的东西雷姆有,你就认同这点吧。雷姆很温柔,又是拼命三郎,非常努力,还有胸部比拉姆大。」

「——哼!」

「好痛!慢著,不淮含泪打人!」

想起在森林时跟拉姆的简短对话。

拉姆本人,对鬼族的拘泥与坚持似乎没那么多。

不仅如此,拉姆好像还很想把雷姆的拘泥与坚持处理掉。

——昴并没有自大到要试圆帮忙处理。

毕竟,他的人生经验论长度和密度都太过浅薄,是只有嘴巴不输人的毛头小鬼。

这种人的说教,哪可能去敲动他人的心房。

不逞能,也不觉得有办法打动他人。

因为必须在自己心中妥协的事,不能仰赖某人得到答案,而是要靠自己摆平才有用。

所以他告诉雷姆的,单纯只是昴强迫推销自己的心情而已。

「没有你,我现在一定是被狗咬到一命呜呼。多亏有你我才能得救,现在才能像这样活得好好的。不是只靠你姊姊,还因为托了你的福。」

「……真正的姊姊,可以做得更好。」

「或许吧,不过当时在场的是你。」

罩住微弱的抗辩后,昴将左手放在被握著的右手上。

雷姆惊讶地抬头,昴带著害臊的感谢开口。

「还好有雷姆在,谢谢你。」

「——唉。」

昴说出的话,让雷姆发出像是喉咙痉挛的呻吟。

然后她背过脸,不让昴看到自己的表情说道:

「雷姆……雷姆是姊姊的替代品,永远都是……」

「别用那么寂寞的方式定义自己啦,原本把拉姆和雷姆分门别类就错了,毕竟姊姊属性和妹妹属性——视状况,是会引发战争的。」

至死都无法相容的嗜好差异,两边都各有其优点。

先不管想说的话有没有传达出去,昴的话让雷姆紧闭双眼。

「算了,失去角的理由我也不想追问,没问就不会知道啦,因为不知道才能说些自以为是的话。」

昴用左手拍拍自己的额头上方——就是雷姆的角长出来的那一带。

「没有角的拉姆,有雷姆代替她的角就好啦,两人相亲相爱地扮好『鬼』就行了。美丽的姊妹爱,是最强的喔?」

「——啊呜。」

「还有啊,虽然你说什么替代品,可是拉姆也不是雷姆的替代品呀?假如雷姆不在了,你能想像拉姆会变成怎样吗?」

语塞的雷姆不知道,但昴知悉那样的未来。

因妹妹的死而绝望,疯狂的拉姆竭尽所能想要报仇。

「不过……」

儘管如此,雷姆还是无法轻易同意昂的劝说。

要说服人很难,雷姆的情况在于长年累月的想法难以改变,内心的疙瘩硬度也很结实。

「我明白了,不然就这样吧。雷姆是拿自己跟心中的理想拉姆相比,然后束手无策吧,既然如此,那就把比较的基淮,也就是把你理想的拉姆给消除掉。」

「哪可能这么简单就办到,雷姆一直和姊姊……」

「所以说,想要评价的时候就问我萝。比起那个理想拉姆,我更能站在现实层面给你评语。先声明,我完全没有看气氛的能力,所以会直言不讳,什么客套话还是讲情面的我一概不说,因为是你自作自受。」


昴笑出来,用左手轻抚雷姆的蓝色头髮。

雷姆觉得难为情而眯起眼睛,昴则是小声吐气。

「在我的故乡,有句话叫『讲到明年的事鬼就会笑』,所以说呢——」

昴歪头朝著什么话都没说,乖乖被摸头的雷姆继续讲道。

「笑吧,雷姆,别苦著一张脸。笑吧,边笑边聊未来的事吧,你至今说了那么多消极负面的话,今后就用同等分量积极正面的话来盖过。总而言之,从明天的事开始也行。」

「……明、明天的事?」

「对,明天的事。什么都可以育?例如明天早餐要做日式料理还是西式料理,袜子要从右脚先穿还是左脚先穿,任何芝麻小事都可以。不管多无聊的事,都要等到明天才能做到,是未来的事,怎么样?」

摊开手,昴向雷姆索求答案。

雷姆踌躇片刻,然后面有难色地皱紧双眉。

「雷姆很弱,所以肯定会一直依赖人的。」

「有什么关系?我软弱、脑袋差、眼神凶狠、还不懂看气氛,连我自己说了都觉得沮丧,可是我还不是一边期待身旁的人帮我一把,一边靠他人活过来了,就彼此依赖往前进就好啦。」

就因为什么都自己抱著,眼裡只有那个重担,所以才会越来越看不见自己所走道路的尽头。

昴也是,若能两手空空走的话就轻鬆多了。

儘管这么想,行李却在不知不觉间堆积起来——既然一个人拿会看不见前方,那就跟别人一起分著拿,一同前进就行了。用一句话来形容这种感觉,要怎么说呢?

「让我们笑著并肩而行,聊明天这种未来的话题吧。跟鬼边笑边聊明年的事,可是我的梦想育。」

「……你鬼上身了。」

「对吧?」

昴对她眨眼、扬起嘴角,雷姆看到之后也跟著轻笑。

小声笑出来,笑著笑著眼角突然涌出泪水。不知停止的泪水流呀流的,即使如此雷姆还是一直笑。

又笑又哭、又哭又笑,雷姆把脸埋在棉被上来遏止硬咽和笑声,即便这样雷姆的哭笑声却还是静静地落在房内。

昴一直温柔地抚摸雷姆的头髮。

右手也一直牢牢地握著她的手,直到最后。

始终温柔无比,和蔼慈祥地摸著头髮。

  3

  昴回想起在罗兹瓦尔宅邸重複了好几次的一个礼拜时光。

和雷姆、拉姆这对双胞胎的关系,昴在宅邸裡的地位,救出村裡的孩子们,森林裡的魔兽被歼灭,已经没有危险。合计超过二十天的冒险万万岁。

没错,应该要高呼万万岁。

「——我没在生气育,嗯,我没有生气。看护的对象清醒后跑掉,怕我找他所以先把我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然后丢下我就走。我没有在气这些事,没有喔。」

要是没有心情不好的少女,边用手指玩弄银髮边逼问昴的话。

【插图281】

像瀑布一样流下冷汗,昴默默地倾听爱蜜莉雅的恨意。

爱蜜莉雅来到房间已经过了十分钟,可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像这样披著说教的皮实则在埋怨。

刚来探病时她有担心昴的身体状况,确认没事后安心吐气,接著像是重新振作精神般开始抱怨,这样的作风完全彰显了爱蜜莉雅的性格。

「我,真的,没有,生气喔。」

「是,爱蜜莉雅酱生气是应该的,真的很对不起。」

「我都说我没生气了,讨厌。不过昴好像自认为有错,那也没办法了,我就接受你的道歉吧——真是的,不要让人担心啦。」

昴被气势压过而道歉,爱蜜莉雅在劝诫完之后露出极品微笑。

超卑鄙的,用那种表情说这种话,自己怎能不屑一顾呢。

和雷姆和解后,取代离开的女僕进来的人,就是爱蜜莉雅。

来访的爱蜜莉雅行动就如前面所述,不过说教完,蓝紫色瞳孔浮现的就只有挂念昴的光芒,而被这光芒照耀的昴反而静不下心神。

「话说回来,昴真的是很会受伤的孩子呢,会来到这个宅邸就是因为受伤……在那之后也才过了四天而已。」

「我可不是喜欢才受伤的喔?只是这个世界对我有点严苛……所以说,就算只有爱蜜莉雅酱,要是肯让我撒娇的话就好了!」

「一脸想要撒娇的样子,明明就跑掉了还敢说,我才不管你呢。」

「呜啊啊!葬送机会啦!可恶,碧翠子你就不能做得更好吗!」

昴大叫,迁怒给完全没来露脸探望的薄情奶油卷。

听到他的话,爱蜜莉雅想起了自己被扔下的事,因而闹起了彆扭。

「坐在椅子上睡著,醒过来就被五花大绑,吓得我大惊失色。」

「好久没听到『大惊失色』这种话了……」

「不要打哈哈。帕克也是,用牠的方式不让我去追你们,要是罗兹瓦尔没回来,事情会变怎样你知道吗?」

都起嘴唇微愠的爱蜜莉雅,让昴觉得过意不去。

帕克就如自己所料,努力不让爱蜜莉雅沾染危险,碧翠丝则是早早放弃说服爱蜜莉雅,直接朝强制封锁她行动的方向进行。

被两人联手堵住去路,担心昴的爱蜜莉雅会有多难受呢?

假如被丢下的人是自己,一定也会那么想。

儘管如此,同样的事若是再次发生,昴果然还是会扔下爱蜜莉雅吧。

「不过,又被救了呢。」

「咦?」

「我说,又被你救啦。明明是为了答谢你帮助我才带你来这间宅邸,结果又变成这样了。所以,非——常谢谢你。」

双手合十,爱蜜莉雅的表情瓦解转为微笑。

接受谢意后,昴觉得有东西落在胸口。

「没有啦,别这么说,我只是去做想做的事,毕竟也不是跟我没关系嘛。对啦,是我做的。」

边说边涌出真实感,刚刚落在胸口的感觉就是这个。


回顾二十几天反覆的日子,昂终于看到了终点。

内心挫败无比,即使被击倒却还是追求的东西,现在到了手中。

达成了,总算靠自己感受到这点。

「虽然昴这么说,但我们会觉得过意不去。罗兹瓦尔也好,拉姆和雷姆也是,一定都想向昴致谢。」

「这样啊……那我就接受这番好意,罗兹亲要稍微重新审视我的雇用条件,拉姆、雷姆要暂时当我的专属女僕,呜呼呼。然、后、呢!」

用手遮住嘴巴发出好色的笑声后,昴突然左右摇摆身体逼近爱蜜莉雅,然后指向略微缩起身子的她说道:

「爱蜜莉雅酱也要给我奖励吧?」

「真是现实耶你,受不了。如果是我办得到的事……是说,之前是问我的名字呢。」

「哼哼——不能小看贪心的我育,这次的我是和那种天真无缘的男人,贪欲和贪婪加上性欲,交织融合起来在挑拨我!」

即使无法从床上站起,昴还是摆出双手斜举的粗暴姿势。

看到昴器宇轩昂到如此地步,爱蜜莉雅也端正坐姿重新面向昴,似乎没想到会听到出乎意料的要求。

面对摆出「放马过来」姿态的爱蜜莉雅,昴在脑内搜寻「爱蜜莉雅奖励清单」。

从酸甜滋味到夜晚冒险的庞大选项中,深思熟虑后他选了其中一个。

那就是……

「那么,跟我约会吧,爱蜜莉雅酱。」

没错,二十天前说好的约会,昴决定再次跟爱蜜莉雅缔结约定。

「约会?」

「就是两人一同出门,看一样的东西、吃一样的食物、做同样的事,创造共同的回忆。」

「……那种事有什么好?」

「就是那样才好啊。」

最初的一步,就是从那裡开始的。

昴为了跟爱蜜莉雅来场梦寐以求的约会,不知道花了多少心力和苦力。

途中各种想法累积重迭,昴轮迴后需要的难度通常都会持续攀升,不过最后祈祷可以飞越的难度通常也就那么高。

所以说,要为这个反覆不断的日子收尾,这个约定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我可以跟村子裡的小鬼头炫耀爱蜜莉雅酱,那边还有很漂亮的花田育,就算只是发呆走路,只要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特别的。」

「在昴心中,贪婪的意思跟一般人不一样呢。」

「别提啦,再过不久,你那可爱的微笑也会因为我的厚颜无耻而冻结喔,YES!」

竖起拇指、牙齿反射光芒,昴边比讚边眨眼。

看到昴一贯的姿势,爱蜜莉雅虚脱似地笑了笑。

「好啦,知道了,就跟昴约会吧。」

「好耶!那样正是E·M·F(爱蜜莉雅酱·真的是·妖精)!」

约定好了,昴舶手欢天喜地地喧闹。

爱蜜莉雅叹了口气,斜眼看他兴奋的样子。昴怀著期望身体快快康复的心情望向窗外——那是村子的方位,是他们约好的约会目的地。

幻想璀璨夺目的未来,昴突然想到魔兽之森。

据说留在昴身上的诅咒已经全部失效。

一切都是从穿过破掉结界、闯入村子的一隻魔兽开始,最后以魔兽被歼灭作结。

这次的事件,最终以灭绝分开居住的其中一方划下句点。

莫名其妙无法释怀,昴想起了一件事。

拼命到忘我,拿剑戳进魔兽身体的触感,残留在手掌上的感觉仍然记忆犹新。

夺走性命的那个触感。

这种触感,会在不知不觉中忘却吧。

随著时间经过,像现在这样萦绕在心头的东西一定会消失吧。

只是,在忘记的日子到来之前,自己能办到什么呢——

「昴。」

「嗯?」

被呼唤而转过头。

昂望向远方的朦胧视线,爱蜜莉雅会认为有什么含意呢?

站起来的爱蜜莉雅拉开窗帘,阳光一口气充斥房间,爱蜜莉雅美丽的银髮被光之乱舞吞噬,朝昴的意识裡引进光辉。

然后,爱蜜莉雅突然对不发一语的昴微笑道:

「约会那一天,带著花束去吧。」

「——嗯。」

接受这微笑,心想真敌不过她的昴用手掌盖住脸。

在忘记的日子到来之前,在心中铭刻下来以免忘记吧。

虽然是伪善、强迫式的感伤,但不觉得自己有搞错。

因为爱蜜莉雅的微笑彷彿在说,那样做是正确的。

和爱蜜莉雅两个人,互相谈笑一同度过接下来的时光。

——总算到来的第五天朝阳,柔和地照耀在两人身上。

【插图288】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