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终章 『月亮都看在眼里』

远望淡淡的蓝色光芒——掌管治愈的水之波动,莱因哈鲁特的叹气轻到周围的人都无法察觉。

端正的侧面浮现忧虑,战斗的痕迹还微微残留在衣着上。若将他伫立在废墟前的姿态撷取下来,光是这样就足以成为一幅名画。

但是,他本人却是用尽言语也不够表达内心的遗憾。

「——好,这样就没事了。」

闭上眼睛责备自己的莱因哈鲁特,耳膜被宛如银铃的声音敲击。

做出像是擦拭额头的动作,轻轻拨开靠着墙壁的昴的浏海,确认昴的脸庞已有血色。起身的爱蜜莉雅点头,转过身来。

「嗯,治疗完毕。看样子是越过危险期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除此之外,爱蜜莉雅大人……」

快步走近心满意足的爱蜜莉雅,莱因哈鲁特跪在她脚边垂下头。一举一动都毫无停滞,每个动作都完美地遵照礼仪。

「此次由于在下的不成熟,令爱蜜莉雅大人耗费极大辛劳,在下甘于承受对此失态的任何惩罚。」

腰上的配剑置于立起的膝盖前方,莱因哈鲁特为自己的失态谢罪。

这是骑士表示最大歉意的方式。而且莱因哈鲁特还做好不论被处以多大惩罚都乐意承受的觉悟。

但是,银发少女挥动食指,不开心地嘟起嘴巴。

「你们这种地方,我实在是搞不懂呢。」

「是?」

「你在危险的时候出手相救,所以大家才能像这样平安无事地跨越生死鸿沟。可是你却打算将这期间劳苦和疼痛的责任全都揽在身上。」

爱蜜莉雅竖起的手指,指向露出安稳睡容的昴。

「那个人也一样不够老实。说什么因为救了我一命所以跟我要谢礼,结果却是要求跟欲望无关的回礼。」

请问芳名。莱因哈鲁特也看到昴做作这么说的样子。回想起来爱蜜莉雅忍俊不住,莱因哈鲁特的嘴唇也扬起微笑。

「所以,谢谢你救了我。我要对你说的只有这句。因为我找不到你犯了什么罪,所以也无从惩罚。如果不能接受,那下次救人的时候多加留意吧。」

「——明白,感激您此番话语。」

头垂得更低,表达完敬意后莱因哈鲁特站起身。

彼此正面相对后,个头高出许多的莱因哈鲁特就必须俯视才看得到爱蜜莉雅。尽管如此,方才所感受到的差距是什么呢?

是气度的差距吧。莱因哈鲁特领悟到自己的器量有多狭窄。

果然爱蜜莉雅才是「被钦选之人」,他再次确认到这点。

「对了。因为你来搭救我才想到……你为什么会来这?」

「今天放假,我漫无目的在王都闲逛。要是擅自巡逻监视会被团长骂,所以我真的只是在散步……后来见到了他。」

边回答爱蜜莉雅的疑问,莱因哈鲁特边用视线示意睡着的昴。

莱因哈鲁特会赶上千钧一发的场面,可以回溯到和昴的邂逅。

在巷子里交谈的过程,得知昴在寻找的人的特征以及「赃物库」这个地名。已知和未知的情报重叠,追踪的过程中莱因哈鲁特也踏入贫民窟。

「中途就遇到她,接下来的发展就如您所知。」

「是吗,遇到她啊。」

名字出现在话题中,爱蜜莉雅的视线转向广场角落——投射在还在那里照顾意识尚未恢复的老人——菲鲁特身上。

金发少女感受到视线,回过头,尴尬地垂下眼帘。

「爱蜜莉雅大人,您和她……」

「莱因哈鲁特,这次你出了很多力,我很感激,谢谢你救了我。不过除此之外要拜托你,接下来的事都不要插嘴。」

被强硬的口气要求,莱因哈鲁特放弃提问。

爱蜜莉雅闭上眼睛,像是犹豫该怎么对菲鲁特开口。凝视爱蜜莉雅美丽的侧脸,莱因哈鲁特小声吐气。

「在下不会探问详情,但请您务必保重,多留意身边周围。回程我会差遣骑士前来,请让他们同行。」

「就算你说要保重,但到这地步我觉得都一样了。就麻烦你了。」

「明白。」莱因哈鲁特回答。顺着爱蜜莉雅含笑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脸安适熟睡的昴。

「请问——您和昴是什么关系呢?」

「偶然遇到。」

如此迅速的回答,莱因哈鲁特不禁觉得败兴。

可能是他倒退的样子很好笑吧,爱蜜莉雅嘴角上扬。

「可是,我真的只能说是偶遇,我不记得之前曾在哪里遇过昴。方才,这里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可是他在找您,说是有东西想交给您。事实上,他就如您所言置身在现场,而且……」

舍身保护了爱蜜莉雅。但莱因哈鲁特却噤口,没把话说完。

因为他觉得要是如此高声主张,等于贬低了他崇高的行为。

「所以才不可思议呀。我刚刚还怀疑他是不是跟那个变态有关系呢。」

「请不要说罗兹瓦尔边境伯的坏话。那位大人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虽说确实有点怪里怪气……」

「当我一说变态你就联想到他的时候,就代表你是怎么看待他了。」「……是在下失态,还请对罗兹瓦尔伯保密。」


「好好好。」莱因哈鲁特眨眼表明歉意,爱蜜莉雅含糊地回答。接着他再度将话题带回昴身上。

「他的身分要如何处理?不嫌弃的话,我可以邀请他到寒舍作客。」

「……不了,由我带他走。他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算他和那个变态无关,救了我依旧是不变的事实。」

爱蜜莉雅用「谢谢你的关心」做结尾,莱因哈鲁特以眼神致意。

于是,两人的对话算是告一段落。之后就是派骑士护送爱蜜莉雅平安返回宅邸,还有必须进行现场的善后处理。

望向崩毁的赃物库,看见那极大的损害,莱因哈鲁特闭上眼睛。

还是一样缺乏自制力,真痛恨这样的自己。只要稍微估算错误,力道就会造成这种状况,要是一个不好就会消灭这一带。拥有这样的力量,就必须戒慎自律。

「这里要怎么处理?」

「周遭暂时禁止他人进出,还有颁布她——『掏肠者』的通缉令。原本她就是个心怀鬼胎、传闻不断的人物,所以即使这么做很有可能还是徒劳无功。」

「那个女孩和老爷爷呢?」

「……虽然不清楚事情始末,但以我的职务来说,她和那位老先生做的事情是不容宽贷的。不过——」

中间停下来换口气,莱因哈鲁特轻轻耸肩。

「我今天排休。附带一提,若没有被害者的指控,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案子很难成立。哈哈,没有啦,毕竟我真的不清楚来龙去脉。」

「呵呵,坏坏骑士大人。」

「不敢当,这是被称为骑士中的骑士应该有的男儿本色。」

莱因哈鲁特用和蔼的态度这么说,爱蜜莉雅手捣着嘴角笑了。就这样笑了一阵子,当笑容停歇时,爱蜜莉雅的思绪似乎也集中起来。

她迈步走向照顾老人的金发少女。察觉她接近的少女也抬起头,怀着觉悟重新面对她。

「那位老爷爷,是你的家人?」

爱蜜莉雅弯腰询问,让视线和蹲着的菲鲁特平行。

听到问话菲鲁特一脸错愕,应该是因为爱蜜莉雅说的话跟她料想的不一样吧。即使是不了解两人的莱因哈鲁特,也可以窥知她们之间并没有友好深交的积累。

一开始就碰钉子的菲鲁特抓抓脸,重新打起精神,然后为了掩饰害臊而拍打睡在旁边的老人的头。

「是、是像家人一样啦。罗姆爷对我来说,是唯一……嗯,像爷爷一样的人。」

「是吗?我也只有一个家人。他在关键时刻睡着,不过当他醒着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

「我也是,罗姆爷醒着的话我也不会说。」

或许是心理作用,打老人的力道越来越大。是下意识的吧。速度变快,白色秃头开始变红。接着菲鲁特仰望爱蜜莉雅,红色双眸点亮微弱的光芒。

「我本来以为你会凶我。」

「是啊。照先前那样的话,我可能会那么做。或许是被吓到了吧,所以虽然只有一点,但就看在那个人的面子上算了吧。」

没办法。苦笑后爱蜜莉雅耸肩。

她那样的态度,和指向睡着的昴的动作,令金发少女低头半晌,然后小声道歉。

「对不起。你救了我一命,我不会做出知恩不图报的事。偷来的东西我会还给你。」

「嗯,那样的话帮了我大忙。我也是,唆使那位大哥逮捕你的话会很过意不去。」

对她眨眼的爱蜜莉雅,用手比向身后的莱因哈鲁特。对照她这番话和红发青年,菲鲁特的脸皱成一团。

「骑士中的骑士。和那样的人玩躲猫猫会疯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脚程比我快,吓死我了。」

听到那番话,莱因哈鲁特沉默地微笑。菲鲁特小声咂嘴,站起来走到爱蜜莉雅面前。手探进怀里摆弄,同时朝同样站起来的爱蜜莉雅说:

「来,还你。既然很重要,下次就要藏好免得被偷。」

「被你告诫感觉还真奇怪……可以的话,不只这次,希望你以后别再做这种事。」

「那是不可能的。先说好,这次是因为你是救命恩人我才还你,但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做坏事,也不打算收手。」

不讲情面地拒绝爱蜜莉雅的希望,菲鲁特的表情浮现顽强的笑容。

以少女的年龄来说,那侧面让人感到悲痛。听着菲鲁特宣告自己的见解,莱因哈鲁特还是无言并接受。

他知道在职务上,这是绝不能宽容的状况,但谁有资格去评断少女该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说不出对策只是坚持论点是过于自私的行为。

能够思考到这种程度,是因为莱因哈鲁特见过王都的状况。

这点爱蜜莉雅也察觉到了吧。她有点难过地垂下眼神,没有追究地对她伸出手说:

「我知道了……你可真固执。」

「什么都不做食物就会自己跑出来的话,那我可能就不干了。好啦,拿去。」

菲鲁特将取出的东西放在手掌上,准备归还给爱蜜莉雅。

一瞬间,红色闪光掠过莱因哈鲁特的瞳孔。对那道眩光有印象的他,刹那间眯起眼睛在记忆之海中搜寻。

然后找到了符合的记忆。

「——咦?」


「莱因哈鲁特……?」

少女握着徽章的手,被他从旁边一把抓住。

两名当事人眼露惊讶。她们一齐仰望莱因哈鲁特,然后在他认真的神情面前却又说不出话来。

「很、很痛耶……放开我……」

菲鲁特吵闹摇头,用微弱的动作抵抗。但是,莱因哈鲁特握着的力道却不见松缓。认真起来足以捏烂钢铁的力气,即使斟酌减小,瘦弱的少女依旧挣脱不开。

「竟然有这种事……」

颤抖的低喃,发自莱因哈鲁特的口中。

对这话有反应的人是爱蜜莉雅。蓝紫色的瞳孔浮现动摇。

「等一下,莱因哈鲁特。我知道要不究责就了结这事确实有困难,可是这女孩不知道徽章的价值。而且东西被偷的我不觉得有问题,毕竟被偷的我也有过失,所以放了她吧。」

「不是的,爱蜜莉雅大人。我觉得有问题的地方不是那件事。」

强硬的口吻从上方洒落,爱蜜莉雅一脸困惑陷入沉默。

激动到甚至忘了自己的态度对爱蜜莉雅很失礼,莱因哈鲁特紧盯着手腕被抓的少女。红色双眸仰望发色跟自己瞳色相同的青年,菲鲁特的眼神充满不安。

「……你叫什么名字?」

「菲、菲鲁特……」

「姓氏呢?年纪多大?」

「我、我是孤儿耶,怎么可能会有姓氏那种东西。年纪……大概十五岁左右吧,我又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好了,放开我!」

说话期间稍微恢复气势,菲鲁特语气粗鲁开始乱动。但是莱因哈鲁特巧妙地控制力道压制少女,然后凝视爱蜜莉雅。

「爱蜜莉雅大人,在下无法遵守方才的约定。她就先交给在下。」

「……我可以问理由吗?是要惩罚她偷徽章吗?」

「那当然也不是轻罪……不过跟现在像这样对眼前光景视而不见的罪孽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困惑且无法理解,爱蜜莉雅皱起眉头。

莱因哈鲁特视她的困惑为无可奈何并接受,毕竟她只能去习惯这样的状况。察觉到背后真相的话才难受吧。

「请你跟我来。不过不好意思,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开哈玩笑……别以为救了人就可以得意忘……形?」

试图口出秽言回应莱因哈鲁特的话,但菲鲁特突然失去平衡。

语尾变得奇怪,肩膀失去力量,菲鲁特最后含恨地瞪向莱因哈鲁特。

「下地狱去吧……王八蛋。」

诅咒完,菲鲁特脑袋无力下垂。莱因哈鲁特撑住失去意识的身体,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又是骑士不该有的作为……下手太重的话,『门』会留下后遗症的。」

「很幸运的,因为是与生俱来,所以我很擅长斟酌力道。爱蜜莉雅大人,您近期应该还会被传唤,请见谅。」

从无意识的菲鲁特手中温柔地夺回徽章,递向爱蜜莉雅。

仿效龙的徽章正是「亲龙王国露格尼卡」的象征物。在莱因哈鲁特手中发出微弱黯淡光芒的红色宝珠——在交到爱蜜莉雅手中的同时绽放出眩目光彩,简直就像欣喜回到主人手里。

「昴就麻烦您照顾了。」

莱因哈鲁特朝收下徽章、沉默看着自己的爱蜜莉雅行礼。

感受怀中少女的轻盈重量,他突然伸手拨开遮住她额头的金发。天真粉白的脸蛋在不需要逞强的无意识状态下,可爱得就像时下的少女。

换上华服洗去贫穷尘埃的话,想必很耀眼迷人。

强风吹拂,舞动莱因哈鲁特的红色浏海。

从发间仰望天空,已经浸淫在薄暮的王都上空——明月高照。

散发朦胧银白光辉的满月,它的美蕴含着说不出来的诡异魅力。

「今天恐怕是最后一次,能够平静赏月了吧——」

莱因哈鲁特的呢喃,只传到照耀他们的月亮那。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