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第九章

在出租车的后座坐定后,须加绫斗缓缓呼出一口气。

东京都内的出租车早就开始全面禁烟了,可这辆车里竟有一股明显的烟味。他强忍着没有抱怨出声来,只得将左侧的窗户开到最大。

令人不快的暖气与烟味被逐渐排出,刺骨的寒冷空气鱼贯而入。他深吸口气——虽然外界的空气也充满了在明治大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所排放的尾气,但那总比车内的难耐臭气好闻一些。

“先生,我开着空调呢——”

四十来岁的司机很不客气的说道。须加冷冷地回答:

“关了吧, 太热了。”

“嘁。”司机狠狠地咋舌,须加却没有理会,而是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鼻子上,深吸外界的空气。

尾气中,有一丁点儿那种“味道”。

好似化学实验室的刺激性气味,刺激着嗅觉细胞。

是他们——黑色猎人的味道。

“深红”的须加与“漆黑”的敌人都能闻到对方的味道,但原则上,这种感觉仅限于敌人发动能力的时候。不过须加的感觉有些特别,他能感觉到正在追踪自己的敌人。也许是他的能力——操纵大范围的氧气——所致。

不过他的感觉能探测到的范围也不过两公里左右。换言之,敌人离他已经很近了。

“就这样沿着明治大道开,在春日大道右转。”

向司机下达指示后,须加将全身埋入了车座。

他虽然有被敌人追杀的危机感,可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今天,他为了在市中心画出那个记号,又将一个不理解氧气之尊贵的愚蠢之徒变成了祭品。而且,这次缩短了将近一分钟。他本想再多烧一个,但今天就点到为止吧。

控制氧的力量,还在不断进化。照这个趋势,他很快就能更上一层楼了。届时,他一定要用纯粹的燃烧所带来的光辉,将烦人的猎人们统统氧化。

——没错。我和液化者的“组织”里的家伙不一样。他们舍弃了崇高的使命,一心想着明哲保身。

他的使命,就是让完美的氧循环回归这颗湛蓝色的星球。这个循环,不容许人类那肮脏的燃烧行为介入分毫。

“……呵……呵……”

须加忍住了,没有唱那首《氧气之歌》,却发出了阵阵冷笑。司机通过后视镜盯着他看,一脸恐惧,但须加不以为然。

* * *

由美子没有食言。摩托车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行驶了二十多公里——虽然在此期间,轮胎会不时脱离地面——在东池袋出口下了高速。

由美子收集警笛与红色警灯,稔便瘫倒在了她的后背上。然而,对讲机里立刻传来了她冷静的声音。

“先别倒下啊,马上就能追上点火者了。你带着教授给的氧气瓶吧?”

“带……带着……”

“那就趁现在先准备好。”

听到这话,稔才想起来——他的确随身带着氧气瓶,但上学的时候,他并没有把它放在口袋里——

“啊……对不起,我的氧气瓶在后面的包里……”

“……好吧。我找个地方停下来,你赶紧……”

由美子还没说完,似曾相识的声音插了起来:

“……这里是‘探索者’。‘加速者’,请汇报当前的位置。”

虽然有些杂音,但稔很确定,那就是DD的声音。由美子简洁地回答道:

“东池袋,阳光城下面。”

“我们正沿着明治大道北上,但点火者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淡了。他应该在你们附近,坐着车。你们想想办法把他找出来吧!”

“想办法?你知不知道我们看得见的地方有多少车啊!”

“靠毅力嘛!我们这就过去会合,完毕!”

稔正紧贴着由美子的后背。这时,由美子用力弯下腰说道:

“真是的,说得倒轻巧。空……不对,‘孤独者’,你也听到了吧?你也看一看周围的车辆,发现异常就告诉我。”

“哦,好……”

——异常啊。

稔边想边环视四周。

他虽然在特课看过点火者的照片,但照片是用长焦镜头拍的,画面又很模糊,只能看出他是个消瘦的男人。而来来往往的车辆,基本都是由男人驾驶的。

“……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可疑啊……由……不对,加速者小姐,你亲眼看过他吧?”

稔本想打听点线索,谁知由美子竟叹着气回答道:

“不用加‘小姐’。上次我也是看到了一眼,他戴着编织帽、墨镜和口罩。”

“……这样啊。很有参考价值。”

稔喃喃道,扩大扫视的范围。

头顶是他们过来时路过的首都高速五号池袋线的高架路。道路右侧的大楼贴着砖瓦花样的瓷砖,那就是“阳光城”吧。左侧是宽阔的人行道,再往里则是时髦的小店。周围是无数的车辆——

“……我转过那个十字路口就把车停下来,你先把氧气瓶准备好。”

“好。”

刚说完,稔的视线忽然被沿着反向车道驶来的出租车吸引住了。

* * *

难以置信。

须加凝视着司机,哑口无言,瞠目结舌。

司机明明在开车,可他竟从副驾驶座那儿掏出一包烟,还用嘴叼起了其中的一根。他丢下烟盒,又抓起打火机,毫不犹豫地点了火。然后,他深吸一口烟,煞有介事地吐了出来。吐完之后,才想起来要打开驾驶席旁边的窗户。

两人在后视镜中四目相对。司机一面吞云吐雾,一面笑道:

“啊,不好意思啊,我这是是私人出租车,可以抽烟的。你要是想抽,也甭客气啊——”

早在十一年前的二零零八年,东京的私人出租车协会就推行了“全面禁烟”的规定。再者,出租车司机哪能当着乘客的面抽烟了?如果他是在报复须加擅自开窗,那未免也太幼稚了。

——我要下车。你给我停车!

须加在千钧一发之际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惊愕,在头脑深处与氧结合,转变为杀意。

我要杀了你。连带你嘴里的香烟,把你的头发变成黑炭。

就在须加正要举起右手时, 理性阻止了他——现在还不能动手。在这里使用力量, 无异于将自己拱手送给紧追不舍的“漆黑”猎人。

然而——啊,忍无可忍了。

车内的氧气,正被污浊的燃烧消耗殆尽。不断扩散的二氧化碳与有害物质随着每一次呼吸侵入他的肺部,污染他的血液。

冷静想来,忍着不烧他,而是找个地方下车,也不是上上策。在他打到下一辆车之前,“漆黑”定会追上。

……罢了。

须加从他心爱的包里取出他专为特殊情况准备的道具。那是在体育用品店买的罐装氧气。

他用透明的面罩盖住口鼻,按下按钮。唰——伴随着罐头发出的响声,甘甜而浓密的气体喷涌而出。

须加带着一丝浅笑,关上车窗。这回,轮到司机瞠目结舌了。

* * *

……嗯?

在视野中横穿而过的某样东西,引起了稔的注意。

那是一辆与他们擦肩而过的白色出租车。司机居然在车里抽烟。

但稔关注的不是司机,而是坐在后面的乘客。那人的嘴上,好像罩着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不好意思,能掉个头吗?”

稔在对讲机中轻轻说道。由美子厉声喊道:

“你发现了?”

“不,还没……但看到了一个有点可疑的人……”

“你看到什么了?”

由美子一边质问,一边打转向灯,在反向车流中断的那一瞬间,灵活地完成了转向动作。摩托车与那辆白色出租车之间隔着十来辆车。

“能追上前面那辆白色出租车吗?”

“当然能。”

由美子转移到左车道,油门全开,在停靠在路边的车辆与右侧车道的缝隙间快速穿行,不断逼近那辆出租车。

摩托车开到出租车跑别后,稔透过车窗,观察和做上的乘客。整个依然用那个东西捂着口鼻。原来那是——在登山的时候用的, O₂氧气罐。

O₂就是氧气。

稔倒吸一口冷气,凝视乘客的侧脸。

片刻后,他忽然放松了紧绷的肩膀,用对讲机轻声告诉由美子:

“对不起,我看错了。”

因为身着西装的男乘客,分明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毫无油光的皮肤布满皱纹。那充满理性的风貌,颇有些学校老师的味道,毫无连环杀人魔的感觉。他也许是有某种呼吸系统的疾病,所以需要不时吸点氧吧。

“再掉个头……”然而,话还没有说完,稔便改口说道,“……那个,我要稍微用一下‘壳’。”

“啊?为,为什么?”

“应该是我搞错了,但为保险起见……”

稔时候边说边松开环抱着由美子的双手,深吸一口气。

他屏住呼吸,用气息去“推”胸口的漆黑色球体。

“什么搞——”

由美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摩托车的引擎声, 其他车辆所发出的噪声,还有周围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视野蒙上一层淡淡的蓝色。腰部与双腿微微浮起。三厘米厚的“防御壳”,将世界与稔隔绝开来。

话虽如此,稔的外表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算老人一直盯着稔看,也无法察觉到有弹性的防御壳撑起了他的身体。

——然而。

就在稔使出“壳”的半秒后。出租车内的老人猛地直起上半身,望向窗外的稔。

犀利的双眸释放出的视线,贯穿了窗玻璃与头盔的面罩,直入稔的双目。

稔惊讶地目睹了老人脸上的惊愕迅速转变为赤裸杀意的全过程。

* * *

鼻腔的温度骤升。

化学试剂特有的刺激性臭味, 仿佛要燃尽须加的嗅觉细胞。

一时间,他还以为是司机对他使用了防狼喷雾。但片刻后,他便在战栗中察觉到——

那是“黑色猎人”的味道。那是他们发动能力时特有的信号。然而,这还是他头一回闻到如此浓郁的味道。被那个会加速的小丫头戳中腹部时,他也没有感知到如此强烈的信号。

不知为何,味道在瞬间后消失了。但他还是在味道的引导下转过头,望向左侧。

窗外,有一辆黑色摩托车,正与出租车并排行驶。

身着皮衣的车手直视前方,但后侧的乘客将头盔正对着他。头盔的面罩有一层反光膜,所以须加看不到那人的脸,但他很确定。

就是这家伙。“漆黑”,就在一米开外的不远处。他刚发动了某种能力,企图捕杀猎物。

难以压制下的杀意喷涌而出。须加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可片刻后,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摩托车上的“漆黑”之所以发动能力,定是为了试探他的反应。因为须加正在使用氧气罐,所以对方起了疑心。为了确认须加是不是“深红”,他才故意释放出味道。

换言之,因他的气味而大惊失色,还将头转过去,表现出杀意,正可谓“错误的三部曲”。

杀意与屈辱混为一体,变为排山倒海的愤怒。

我要杀了你。休想逃。

须加将氧气罐换到左手,向摩托车伸出右手。

* * *

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的面容,刺激了稔的记忆碎片。然而,他没有时间去琢磨其中的原因。

因为老人伸出了右手,五指成鹰钩状。

刻入皮肤的掌纹正中央一分为二,深红色的球体探出头来。

好似生物的眼球,散发出血色的光芒。

稔的本能,告诉他继续留在壳里。但他逼着自己解除了能力。展开了防御壳后,他就听不到由美子的声音了。由此可见,防御壳也会阻隔无线电通信。继续使用壳,他就无法与由美子沟通了。

身体刚碰到坐垫,稔便扯着嗓子喊道:

“点火者在右边的出租车里!他发动攻击了!”

“!”

对讲机里传出犀利的呼吸声。

片刻后,一阵侧风袭来。

空气从右往左流动。风明明不大,却妨碍到了呼吸。稔赶忙吸一口气,可依然觉得胸闷。

空气好稀薄。

这就是点火者的能力之一,“缺氧攻击”。恐怕,他是把稔和由美子周围的氧气移动到了远处。

双肺仿佛被人勒住了一般,隐隐作痛。视野愈发昏暗。快用氧气瓶——想到这儿,稔才想起来,伊佐理理教授给的氧气瓶, 还放在摩托车的尾箱里。

——再用一次防御壳。虽然他还不清楚壳的工作原理,但壳里的氧气是有保障的。也就是说,他的壳可以应付点火者的缺氧攻击。

稔喘着粗气思考着,决定发动能力。

然而,他竟发动不了。

因为,他吸不了气。要发动防御壳,就得先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可现在的他,仿佛有芒刺在喉。他再想吸气,肺部都不听使唤。

——这,不太妙啊……

一片混乱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就好像这事和他无关似的。忽然,寄生在胸骨中的黑色球体猛烈搏动了一下。

它是要“脱离”吗?它认定宿主要死了,所以要回归天空了吗?就好像咀嚼者的第三眼在埼玉超级竞技场的地下停车场脱离宿主的尸首一样。

就在这时——

“我要飞了!抓紧我!”

对讲机里传来的喊声拽回了稔的意识。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揪住由美子的身体。

也许是因为进气口吸入的氧气不够吧,连引擎都在苦苦喘息,发出的轰鸣好似受伤的野兽。

强大的驱动力通过链条带动后轮,并传导至路面。与此同时,反抗转矩——即反作用力催生出向上的力矩,让前轮向上浮起。

朝着斜上方的加速力,在由美子的作用下大幅提升——

砰!

伴随着碰撞声,载着两人的摩托车以迅猛的速度跃起。

暗红色天空,出现在稔的视野中。

* * *

怎么可能逃得了。

须加明明将两个“漆黑”周围的氧气全部转移到了十米开外的远处。无论是车手还是后面的乘客,都会因为吸入无氧空气立刻晕倒才对。

他的目标本是摩托车的引擎。因为内燃机内部总有汽化的汽油在燃烧。汽油碰到高浓度氧气会发生什么事,连小学生都猜得出来。

遗憾的是, 摩托车离他太近了。引擎一旦爆炸,须加乘坐的出租车也无法全身而退。摩托车的碎片甚至有可能穿透窗玻璃,飞入车内。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发动缺氧攻击——谁知。

“什……”

须加大吃一惊,同时放松了“握紧”的右手。

被缺氧空气笼罩的大型摩托车竟突然来了个华丽的抬头,接着就跟地对空导弹似的,朝斜上方的天空飞去了。

那恐怕就是将刀深深捅入他腹部的那个“漆黑”的能力。伸着黑色连体衣的车手,就是那个小丫头。

放跑了宿敌的悔恨在心底翻滚。

然而,他很快想通了。现在还不是和他们开战的时候。他早已在别处准备好了适合这场大战的舞台。

长者要有长者的气度。眼下的关键,是冷静谨慎地行动。

他用左手握住氧气罐,将面罩紧紧压在脸上,向司机发号施令。

“在那个十字路口前面停车。”

可司机叼着烟,伸长了脖子,隔着挡风玻璃盯着上空说道:

“老爷子,你看见没?摩托车飞起来了!是在拍电影吗?”

照理说司机也应该出现缺氧症状才对,好在车窗都是关着的,所以他没有受到影响。须加强忍着烦躁,再次下达指示。

“少啰嗦,给我停车!”

“好好好……”

司机点亮转向灯,将车停在路边。他一边操作计价器,一边大声说道:

“话说老爷子,你刚才是不是跟那辆摩托车打了个手势啊?难道你是演员?”

“……”

——年轻人,祸从口出啊。

须加将氧气罐放回包里,不露声色地伸出右手,从后方抓住司机那布满油脂的脖子。

咔嚓。

他的右手可是在深山老林里特训过的。人类的骨头,到了他手里无异于泡沫塑料。

他用一条右臂将开了无力的司机拽到副驾驶座,然后走下车,绕到驾驶座那一侧,若无其事地坐进去,将车头的指示灯切换成“回库”,踩下油门。

* * *

稔在胸口传来的烧灼痛中意识到,大型摩托车正在跳跃,不,是在“飞翔”。

由美子增强了斜上方的加速力,让摩托车腾空而起。这招的确够狠,可也的确是摆脱现状的唯一方法。

话虽如此。

她打算怎么着路啊?

摩托车正在距离地面三十米远的空中飞行。自不用说,车轮下面并没有马路。这就意味着她已经无法“加速”,也无法“减速”了。

稔用几乎远去的意识操着心, 而由美子的身体没有丝毫动摇,牢牢支撑着稔。

片刻后,摩托车到达抛物线的顶点,开始逐渐下落。

从这个高度掉下来,撞上马路和建筑物,摩托车会四分五裂不说,第三眼宿主的身体也会受到重创。话虽如此,他也不能躲进“壳”里自救。再者,他都快晕过去了,能不能在这种状态下使用能力都是个未知数。

在摩托车下落的方位,有好几栋屋顶被漆成绿色的矮楼。眼看着其中一栋离车越来越近了。数秒后,他们就会与那栋楼亲密接触了吗——

谁知稔的预测,被轻易推翻了。

就在长条形的屋顶近在咫尺的时候,摩托车突然开始减速,就好像它在空中变出了一个降落伞一样。

水泥地面不断接近,前轮与后轮几乎同时着地。嘎吱!伴随着响声,悬置深深下降,吸收了着陆时的冲击。

这时,真正的刹车才开始发挥作用。摩托车的大直径牙盘吐出火花,停在了屋顶正中央。

看来他们是不会摔死了。问题是,为什么摩托车会在空中突然减速呢?稔用模糊的大脑思索着。突然,他意识到——

从空中降落的摩托车,会因为空气的阻力“减速”。而减速,就是“负的加速”, 其本质无异于加速力。一定是由美子增强了减速力,在空中完成了刹车。

——加速者。多么强大的力量啊……

刚冒出这个念头,稔的意识便飘远了。他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从座位上滑落,倒在屋顶的水泥地上。

“!”

由美子呼喊着跑过来,抱起稔, 一把摘下头盔, 从皮衣的领口拿出小型油咬嘴,并将它塞进稔的嘴里。

“……吸!给我吸!”

稔本想照由美子说的,透过咬嘴吸一口气。

然而,他的嘴和肺都不听使唤了,就好像有人给他的呼吸器官灌满了热腾腾的糨糊。视野愈发昏暗。胸口的第三眼发出剧痛。

这是——感情?愤怒……不,是悲哀?

突然,由美子拔出了咬嘴。

她自己咬住咬嘴,仰起上半身,深吸一口气。

接着,她吐出咬嘴,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双唇盖住稔的嘴。确保气管畅通,捏住鼻子,用力朝里吹气。含有高浓度氧气的气体撬开气管,灌入稔了肺部。

由美子迅速松开嘴,再一次咬住咬嘴,深吸一口教授所谓的“富氧空气”——也就是含氧量高的空气,又给稔灌了一口。

稔无法思考,只得贪婪地吸入由美子送来的氧气。氧气洗去了肺部的灼痛,与此同时,蠢蠢欲动的第三眼也逐渐平静下来。

“咳!咳咳!!”

稔咳嗽起来。他的肺总算能开始自主呼吸了。由美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稔的眼睛,厉声喊道:

“你能呼吸吗?能自己呼吸了吧?”

“呼……啊……嗯……”

稔用沙哑的嗓音回答道。

这是——

啪嗒啪嗒。温热的水珠落在稔的脸颊上。稔半晌才意识到, 水珠源自由美子的双眸。

由美子也被自己的泪水惊到了, 连忙闪开。她用皮衣的袖子擦擦眼角,背对着稔蹲下身来,双肩瑟瑟发抖。

稔说不出一句话,甚至无法站起身来,只能呆呆地凝视着她那娇小的背影。

咔嗒,咔嗒……唯有逐渐冷却的摩托车引擎,呼应着纤弱的唔咽。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