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第二章

空木稔走下出租车,呆呆地仰望马路两旁郁郁葱葱的行道树。

他拉好险些滑落的围巾,向跟着他下车的同路人问道:

“……是,这儿吗?”

“是啊。”

安须由美子轻轻点头,露出略显调皮的微笑,富有光泽的黑色秀发微微摇曳。

他们从位于埼玉县埼玉市的县立吉成高中门口出发,坐车来到此地。一路上,由美子一言不发。稔还以为她心情不好,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这回事。

然而,如今的稔实在没有闲心继续往下想。

由美子说,她要带稔去厚生劳动省安全卫生部特别课,简称“特课”的“总部”。“特课”是一个为保护人类而站的秘密组织。谁知,总部的所在地居然和埼玉市樱区的秋濑公园(就在稔家附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有一片广阔的杂树林。

“……话说,这里是东京的哪里啊?”

待电动出租车的引擎声逐渐远去,稔向特课的前辈轻声问道。

出租车在学校附近接了稔,然后就从最近的入口上了首都高速埼玉新都心线,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大约三十分钟。下了高速之后,车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不熟悉地形的稔早就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了。

“别看这儿这么荒凉,好歹也是新宿区呢。”

由美子回答道。她将纤细的食指往冬日午后的天空一指,补充道:

“那边有地铁副都心线的西早稻田站,这边是东西线的早稻田站。我们所在的地方正好在两个车站中间……地址嘛,是新宿区户山三丁目。”

“新宿区……”

听到这三个字,稔首先联想到的就是东京都厅那极具特征的双子塔。他也在照片和电视里见过都厅的摸样。他本想在天空中搜寻它的身影,却被杂树林的枝桠挡住了视线。

“呃……都厅的大楼在哪个方向啊?”

稔极其认真的问道》由美子愣了一下,随即忍着笑回答:

“怎么可能看得见啊,都厅在新宿站的西边,这儿可是新宿的东北角啊。”

“这样……啊……”

无论站在荒川边的哪个地方,都能看见埼玉新都心的高楼群啊——稔虽然是这么想的,却没有说出口,而是点了点头。

“等回头你有时间了,可以拿上地图在附近随便逛逛。”

但由美子并没有明说“我会给你带路”。只见她将右手拿着的背包斜挂在了肩膀上。

“这边,跟我来。”

她仰起头,快步走上杂树林边的人行道。

今天是十二月十三日,星期五。在秋濑公园的森林中初遇由美子,正好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事情。

雨七天前一样,由美子穿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与灰色的百褶裙,搭配黑色丝袜,脚踩中筒运动鞋。至于她是不是和那时一样,在裙底藏了东西,稔就不得而知了。

由美子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十来米,突然向左拐去。稔一路追上,一扇沾满红锈的铁门出现在他眼前,门后是一条穿行于杂树林间的狭窄小路。

沥青路面上的落叶被两人踩得啪啪作响,走了十几秒,眼前的景色突然开阔起来。

茂盛的杂树林中,出现了一片四四方方的空间。稔呆若木鸡地站在空间的入口处。他为何如此惊讶?因为矗立在他前方的,是一座箱型的建筑,共有五层。那分明是破旧的集体居民楼——也就是所谓的“新村”的房子。

居民楼的水泥外壁显得异常陈旧。表面积的三成为绿色的苔藓所覆盖,还有三成则是藤蔓的乐园,剩下的四成则被雨水染成了黑色。

一层楼四户人家,五层楼加起来就是二十户人家吧。抬头望去,有些阳台上晾着棉被与衣服,有些则拉着竹帘,没有一丝“神秘”,更没有一点儿“基地”的味道。

啊……莫非他们要的就是那种出其不意的效果?

想到这儿,稔战战兢兢地向由美子问道:

“最先进的秘密基地……是不是就藏在……这栋楼的地下啊?”

“就算你掘地三尺,恐怕也只能挖到蚯蚓和西瓜虫的基地吧。”

由美子毫不留情地否定了稔的猜想,快步上前。稔连忙追上。

“不显山,不露水”——在这一点上,安须由美子也毫不逊色。

这个穿着西装校服的女孩看似普通,却会使用电击棍与大号军刀,还有“加速增幅力”护体,是“漆黑之眼”,也就是黑色第三眼的宿主……

不,不行。

别看,别想——别记忆。

稔硬生生将自己的视线从由美子的背影上转移开,锁定脚下的地面。

一旦开始积蓄与某个人有关的记忆,记忆就会主动寻求进一步的膨胀,你会愈发想要了解那个人。而这份感情,最终会演变为“希望对方更了解我”的欲望。

——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以漆黑之眼的身份与红色第三眼的宿主——“深红之眼”作战,也不是为了保护可能被他们伤害的人。

我之所以配合他们的工作,只是为了前往我苦苦追寻多年的,“没人认识我的世界”……

稔将套在校服外面的长外套领子往上拉了拉,继续往前走。

走在前头的由美子默默地踏入居民楼一层入口,使劲按下大堂里侧的破电梯旁边的按钮。好像接触不太好,电梯门很是勉强地朝左右两侧打开。

电梯特别小,晃得还特别厉害,搞得稔多少有些紧张。抬头一看,电梯门上也没有贴定期检修的贴纸。

由美子就站在他的前方。她的头发散发出的阵阵幽香,也惹得稔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话说回来,今天的第五节课是体育来着,我身上一定有股汗臭味吧?难怪她一直背对着我……想着想着,稔都有点想展开他的“防御壳”了。就在这时,电梯总算开到了顶楼。

嘎达嘎达……电梯门缓缓开启。稔跟着由美子走到外面,轻轻吸了口气,环视四周。不看不知道,一看……

“啊?!”

稔不禁喊出了声。

稔惊讶的理由其一,电梯门外并不是走廊,而是“室内”。

其二,这间屋子大得非比寻常。左右两侧的墙壁都在远处。看来是有人把居民楼的五层完全打通了,弄成了一间长方形的大房间。长约三十米,宽也有八米左右。换言之,这间屋子的总面积足有两百四十平方米。按一叠(注:一张榻榻米的大小)等于一点六平方米计算,这就是一间一百五十叠的屋子。

地上铺着灰色的木地板,前侧与左右两侧的墙壁以及天花板则是光秃秃的水泥。正面的墙壁上有一排窗户,窗外便是夕阳下的杂树林。眼前的景象,实在不像是东京市中心的新宿区应有的模样。

稔望着窗外,发了会呆,随即又环视了这个巨大的房间。

总的来说——这间屋子的用法非常“奢侈”。

大屏幕电视加音响,几乎能碰天花板的书架,能当床用的沙发,足够坐十个人的餐桌,都跟汪洋上的孤岛一样安置在地板的各处。稔的房间里也没有什么东西,物品的密度比普通高中男生低得多,但这间屋子的空旷,无异于卡拉哈里沙漠(注:位于非洲南部内陆干燥区)。

要是住在这儿,就不用每天早上去荒川的土堤上跑步了,直接在屋里跑就行了……稔边想边发呆。这时,一旁的由美子终于等得不耐烦了。

“发呆是你的自由,可你总不能一直呆下去吧?”

“啊……唔,嗯。”

“把鞋子脱那儿吧。拖鞋随你选。”

稔照办不误,换下运动鞋,跟随着由美子走进了宽敞的单间。

他们走了十五米,总算走到了西侧的尽头。只有那一小块地方,还算是符合这栋建筑物的名称——“特课总部”。

一排排铁架子上,摆满了电脑主机、大号显示器、打印机、扫描仪、驱动器之类的东西,还有各种用途不明的机器。旁边还有一张带洗手池的实验桌,颇有些初中理科实验室的感觉。上面也摆满了各种玻璃杯与金属仪器。

至于那个站在实验桌中央,盯着大型显微镜看的人……怎么看都还是个孩子——是个比稔小得多的小女孩。

她肯定还没上初中,最多是小学四五年级。两条短短的马尾辫搭在后背上,圆润的脸颊上有几点雀斑。他穿的衣服也很有小学生的感觉,上身T恤衫,下身是白白的牛仔迷你裙,还披了一件几乎拖到她脚踝的白大褂。她的胸口,有一张用别针别住的名牌。

“唔……嗯……嗯嗯!”

小学生发出可爱的低吟。由美子大声喊道:

“教授!教——授——!!”

——啊?教授?是Professor的那个“教授”吗?

就在稔纳闷的时候,一旁的由美子又把嗓门拉高了八度。

“教授,我把人带来了!新的研究材……不对,是特课成员!”

“嗯?哦,哦哦!”

“教授”这才抬起头来。怎么看都是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孩子。

红扑扑的脸颊,轮廓清晰的眉毛,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与其让她穿着一身白大褂看显微镜,不如给她换上运动服,让她在操场上跑两圈还更应景。

只见女孩跳下圆形钢管椅,沿着实验桌和架子的缝隙跑到稔跟前,抬头盯着他看。那视线,仿佛能看透稔的全部心思,吓得他险些往后缩。但由美子愣是顶住他的后背,进入了“介绍环节”。

“空木同学,这位是特课的代理科长兼作战指挥官,伊佐理理小姐。”

——代理科长?指挥官?伊佐……理理?

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定睛一看,女孩胸口的名牌上的确有几个用可爱的字体书写的文字:“四年级二班 伊佐理理”。日本的学校只有小学、高等专科学校和大学才有“四年级”,这小女孩总不会属于后两种情况吧。

“然后这位就是我之前提过的空木稔了。就是教授你特别感兴趣的……”

“别说多余的话,小由子。”

名叫“理理”的女孩咧嘴一笑,把右手从大白褂口袋里抽了出来稔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好小,好柔软。

“幸会,我是伊佐。”

“啊……嗯,呃,那个,我叫空木稔。请多指教。”

“嗯,你可以称呼我“伊佐代理”,或是“小理理”,也可以像小由子那样叫我‘教授’,随便怎么喊都行。所以你的称呼就由我来决定啦,没问题吧?”

稔完全愣住了,只能点头。

“很好!”

这回,教授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她松开手,用可爱的动作歪起了小脑袋。

“嗯,空木……小空……木木……不行是得用名字……稔稔……稔亲……”

“……哎?”

这就是她想到的候选昵称啊?稔毛骨悚然。由美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她叫我‘小由子’我都认了。教授啊,最喜欢思考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了。”

“啊……哦……“

在桌子前面来回踱步的教授突然两手一拍,喊道:

“好!从今天起就叫你‘阿稔’啦!”

这个昵称与义姐由水典江喊他时用的昵称“小稔”颇有几分相似,所以稔心想,这个昵称好像还行……谁知由美子竟喷了出来。

“多可爱的名字啊,我以后也这么叫你好了。”

“千万别!”

见稔一本正经地拒绝,由美子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开玩笑的啦。”说完便走向了远处的厨房。

介绍环节结束了。由美子泡的咖啡摆上了实验桌。还在上小学四年级的代理科长毫不客气地打量着稔。

“恩,我虽然我见过你的照片,但见到真人还是会让我大吃一惊呢。真没想到你能单枪匹马打倒那个‘咀嚼者’。”

教授用极为老成的口气说道。听到这话,稔只能缩着脖子,不住地摇头。

“不……不不,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由美子小姐和DD先生也赶到了我和‘咀嚼者’所在的埼玉超级竞技场……”

“你就别谦虚了。我们晚了一步,什么忙都没帮上……话说回来,教授,DD那家伙上哪儿去了?”

由美子问道。伊佐理理教授一边搅拌加了许多牛奶和糖的咖啡,一边回答道:

“他貌似‘闻到了’。和奥利维一起出门找人了。”

听到教授的回答,由美子的眉毛微微一扬。“也就是说,今天只有你在吗?林登贝格呢?”

“一如既往的不在。”

——你们在说的是谁啊?又是奥利维又是林登贝格的……

话说,这个组织……@厚生劳动省安全卫生部特别课”到底有多少个漆黑之眼啊?眼前的这位教授体内也有黑色球体吗?那她的“能力”又是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来到这座“居民区基地”之后接触到太多的新信息,也许是因为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问题,稔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过好“与昨天并无差别的今天”是他的一贯方针,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擅长应付环境的剧变。他只想尽快把她需要搞清的事情搞清楚,速速回到埼玉市的家中,把头脑清空。教授仿佛听到了稔的心声,讲话题拉了回来。

“嗨,先不说这些了。阿稔,你知道多少有关‘第三眼’的事情啊?”

“啊……呃……”稔端正坐姿,盯着实验桌的黑色表面回答道,“第三眼是直径两厘米的球体来自宇宙,寄生在人身上……总数还不清楚,有红色的‘深红之眼’与黑色的‘漆黑之眼’两种。两种的区别在于,被深红之眼寄生的人会产生杀人的冲动。无论被哪一种球体寄生,宿主都会被赋予不可思议的能力。好比我的‘壳’与由美子小姐的‘加速’。”

“嗯,看来你已经了解大致情况了。不过我要订正其中的一小部分。其实第三眼带来的能力,已经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了。”

“啊?”正要喝咖啡的稔停下来反问道,“能力的秘密已经被解开了吗?”

“呃……还不算上‘解开’吧。我只能大致推测出‘发生了什么现象’,却完全搞不懂‘现象是怎么发生的’。”

教授用指尖缠住辫子最下面的碎发,轻轻摇了摇头。

“可……可是,能搞清楚一部分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啊。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那个球体究竟有怎样的力量啊?”

稔探出身子追问道。教授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球体的力量,说白了就是直接操控分子或原子。那是一种未知的的力量……跟念力差不多吧。”

“操控……原子?”

“嗯,而它的有效范围是与操控对象,也就是原子或分子的复杂程度成反比的。”

教授抬起右手,将桌上的一个培养皿轻轻一推,让它滑到稔跟前。

培养皿上盖着盖子。里头装着一个似曾相似的金属片。也闪着银灰色的光,与一日元硬币一般大。

“啊……这,这是……”

“是咀嚼者的‘牙齿’。教授很是淡定,随即捧起胳膊继续说道,“真是太令人惊讶了。人类的牙齿的主要成分是羟基磷灰石,而铁与铬的分子在它内部形成了纳米级的3D蜂窝夹层结构,打造出了维氏硬度足有两千五百单位的可怕物质。”

“容我插一句,教授,普通人牙齿的‘维氏硬度’大概是多少啊?”

小学四年级的女孩微微一笑,仿佛在说“你提了个好问题”。

“我们的牙齿最多只有四百单位左右。碳化钨之类的超硬合金也只有一千七百,蓝宝石有两千三百。这下你们总能明白咀嚼者的牙齿又多坚硬了吧?顺便一提,人类现有的技术制造不出和着牙齿一样硬的材料。铬的熔点约为一千九百摄氏度,羟基磷灰石的则是一千六百七十摄氏度。要是把融化了的铬浇在牙齿上,牙齿就会被烧光。换言之,咀嚼者在打造这颗牙齿的时候同时操控了铁、铬与羟基磷灰石。不仅如此,他下颚周围的骨骼与肌肉也变形了是吧?”

“啊……对,嗯,的确是。”稔在脑海中勾勒出短短四天前和他交过手的深红之眼,“嘴巴是凸出来的。跟鲨鱼一样……”

“也就是说,他还自由操控了组成人体的蛋白质、脂肪、钙化合物等复杂无比的分子结构。像他这样的肉体变化型第三眼,能力的有效范围就仅限于自己的身体。”

“啊,啊……这就是您刚才说的钱‘有效范围与操纵对象的复杂程度成反比’是吧?”稔喃喃道。他竟然不假思索地对一个小学生用了敬语。

伊佐理理教授也跟老师似的点了点头。

“没错,你理解得很快嘛。说简单点就是,能操控有大量原子组成的高分子化合物的第三眼宿主,其能力的‘射程’比较短。反之,操纵对象的分子越是简单,射程就越长。另外,如果要个能力分门别类的话,小由子的‘加速’和咀嚼者的能力属于同一种类型。”

听到这话,由美子很是不悦地皱起眉头。

“……我的确也是在操控我的整个身体……可我完全不会变身什么的……”

“我觉得啊,如果你有这个心,应该可以做到的。”教授咧嘴笑了笑,继续解释道,“小由子是以踩踏地面时产生的加速力为‘杠杆’,将组成肉体的所有分子都往前‘抛’。所以你的能力原子上无法影响自身以外的物质。”

“把肉体……往前抛?”

稔鹦鹉学舌似的重复了一遍,同时瞥了由美子一眼。

身着黑色夹克的女高中生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品着黑咖啡。在与咀嚼者的战斗中,稔曾多次目睹代号“加速者”的她使出瞬间加速移动般的冲刺。但稔一直以为由美子的能力是操控“加速力”。而教授说,她是将做成身体的分子全都往前抛了。一时间,他还真想象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现象。

稔皱起眉头,拼命尝试着去理解。突然,伊佐理理教授说道:

“阿稔貌似有点转不过来了,要不小由子,你帮她稍微演示一下吧。”

“啊?在这儿吗?”

由美子一脸不情愿,可教授淡定地点了点头。

“嗯。让他重新看一遍‘现象’,应该就能理解了。”

“空木同学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啊……”

由美子边说边起身。在教授的摆手催促下,稔也站起来。

“阿稔,你稍微站远一点……去那边看着就是了。”

“啊,好。”

稔按教授的指示,走到了大房间中央南侧的电视机附近。他与位于西侧墙边的实验桌的距离约为五十米。若在室外,五十米不算远,但在室内就显得特别遥远了。

“那我们就开始了啊!看清楚了阿稔!”

教授喊道。

“跳的人可是我啊……”

由美子一脸无奈地脱下脚上的拖鞋。黑色的丝袜包裹的双腿轻轻点地,好像在确认木地板的强度。

为了减少空气阻力,她将双臂垂直,举到身后,然后将右脚跨出一步。

然而,并没有碰到地板。她仿佛被肉眼看不见的橡胶带子拽走了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距离地板数厘米高的上空滑行,从稔的眼前划过,伴随着空气的鸣动,“嗡!”

可稔的眼睛没能追上在大房间的另一头着地的由美子。这并不是因为眼睛的速度不及由美子的移动速度,而是因为她穿着的白色上衣因风压紧紧贴在了她的胸口。那光景深深印在了稔的视野中,瞬间阻断了他的思维。

——不对,她刚才穿的西装夹克上哪儿去了?

两秒后,谜底便解开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教授! ”

由美子一声尖叫,再次发动能力,从房间的西侧冲了过来。他的目标是一脸调皮微笑的伊佐理理教授——她的右手上,就抓着由美子的黑色西装。

她八成是在由美子冲刺下的那一刻抓住了她的西装的后背。由于由美子双臂向后伸,西装一拽就下来了,留在了教授手中。

“还给我啊!”

由美子一落地便抢回了衣服,只是穿衣服时太过慌乱,手卡在左手袖孔上,睡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把西装穿上。稔尽量不看她,走回了实验桌旁边。

教授双手插兜,笑着问道:

“怎么样啊,阿稔,看懂了没有?”

“呃……”

——我应该从刚才那一幕看懂什么呢?

稔思索片刻,终于意识到:

如果由美子跟他想的一样能“增强加速力”,那她的力量应该能影响到所有能动的物体才对。然而,被娇小教授抓住的西装脱离了她,留在了原地。也就是说……

“……由美子小姐的能力,只能影响到自己的身体,而衣服只是被身体拽着跑的……是这样吗?”

“完全正确!”

教授又右手打了个响指。她一边帮由美子穿好衣服,一边解释道:

“小由子和咀嚼者属于‘自我操控型能力者’,而与他们正相反的就是DD那样的‘远程感应型能力者’了。”

稔想起了那位青年的容貌。他的眼皮总是很重的样子。当时他与由美子一起追踪咀嚼者。他的能力就是“闻出”其他第三眼的味道。“DD”这个莫名其妙的昵称,恐怕也出自教授之口。想到这儿,稔不禁有些好奇。她们刚才提起的“奥利维”和“林登贝格”的真名究竟是什么啊?

教授的声音,将正在开小差的稔拽了回来。

“DD完全不能操控分子。但他能感应到几公里开外的‘被其他的第三眼操控的分子’。我们也可以说……他的能力舍弃了攻击与防御等功能,却扩大了有效范围。”

“哦……听着有点像‘把技能点分到哪个参数’的问题……”

由美子已经将西装的纽扣从上到下全部扣好了。听到稔随口发表的意见,她将视线缓缓转向他说道:

“你跟那家伙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啊?呃,是DD先生吗?”

“不,是另一个。”

啊?稔一头雾水。但由美子没有明说到底是谁,而是将视线一转,说道:

“别说这个了,教授,你还不说正经事啊?天都快黑了。”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东京的日落时间是十六点二十八分四十三秒。只有五分钟了,那就加紧说吧。”

这位外表只有十岁的少女居然在没有查看日历和智能机的情况下说出了如此精确的时刻。她让稔与由美子坐回圆凳,自己则坐在两人对面,一口饮尽加了许多牛奶的咖啡。

“言归正传吧……既然背景知识都介绍过了,阿稔,那我们就聊聊你的能力吧。”

“啊……好。”

稔不禁挺起后背,静候教授的下一句话。

“刚从小由子那儿听说你的能力……‘防御壳’时,我还以为你的能力是操控分子,形成透明的屏障。为了锁定你操控的分子类型,我分析了‘特课’回收的咀嚼者的‘牙齿’。因为我觉得,咀嚼者啃咬过你的防御壳好几次,他的牙齿表面一定会留下壳的主要成分。”

“啊……的确……”

稔一边回忆四天前的恐怖经历,一边点头。头部变形为食人鲨的咀嚼者长了一副能瞬间咬碎铁块的银色牙齿。他曾多次试图破坏稔的“壳”。如果“壳”是某种透明物质组成的,那咀嚼者的牙齿上肯定会留有一些组成“壳”的分子。

谁知,教授竟面露难色,瞪了一眼桌上的培养皿。

“可是啊……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咀嚼者的牙齿上,只有最后的战场——埼玉超级竞技场地下停车场的水泥粉尘。无论是用电子显微镜,还是用气体色谱法,我都没检测到其他物质。被硬度仅次于钻石的坚硬牙齿啃过,却毫发无伤的‘壳’,简直难以想象。”

“啊……”

坐在一旁的由美子喃喃道。脱西装事件发生后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她将双手的十指交叉,问道:

“那‘壳’会不会真是用钻石做成的啊?这是不是碳的结晶吗?周围的空气里不是有许多二氧化碳吗……他有没有可能让二氧化碳里的碳瞬间结晶,变成防御壳啊?”

“嗯,你的意见挺有意思,给我提供了不少遐想的空间,只是……”教授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苦笑,耸耸肩,“钻石的硬度虽然大,但它没多大韧性。说白了就是——钻石很容易碎。就算用钻石做了个防御壳,普通人拿榔头一锤就四分五裂了,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咀嚼者的咬合力呢?”

“什么嘛……”

由美子貌似是真的很失望,喝了口几乎凉透了的咖啡。稔又是愧疚,又是难以释然。这是,教授将两根手指竖在稔面前,说道:

“于是我提出了第二个假设——你的‘防御壳’不是有某种物质组成的,而是‘分子操控力’本身。”

“分子……操控力吗?”

“我该怎么跟你解释呢……啊,你来看看这个。”

说着,教授将装有咀嚼者牙齿的玻璃培养皿拿了过来。她取下盒盖,拿起放在一旁的镊子,对准银灰色牙齿的正上方,轻轻往下按。

直径两厘米的硬块,居然在正中间一分为二,朝左右两侧滚去。断面跟镜子一样闪闪发光。

“天哪……这是怎么切的啊……”

稔看着教授推到实验桌中央的培养皿喃喃道,下意识地伸出右手。就在这时,教授大声提醒道:

“别碰!断面的边缘太锋利了,稍微碰一下你的皮就破了!”

稔赶忙把手缩了回去。

“啊,好……这是,刚才教授……啊,是伊佐小姐切断的吗?”

“喊我‘教授’就行了。答案是‘NO’。牙齿早就切断了,只是因为范德华力黏一起而已。”

“范德华力……”稔毕竟是理科班的,在物理课上学过一点皮毛,“就是所谓的‘分子间作用力’吧。可是只靠范德华力让两块金属物理吸附在一起,就得把截面打磨得非常光滑吧……难道是用钻石切割刀切断之后,再特意把截面磨平了吗?这么大费周章是为了什么啊?”

听到稔的问题,教授很是满足地点了点头。

“这是个好问题。要是用普通的方法切这颗牙齿,就只能用钻石切割刀了。但这颗牙齿是用‘非同寻常’的方法切的。说具体点嘛……用的是某位特课成员的能力。”

“!”

稔倒吸一口冷气,再次凝视起培养皿中的两个小碎片。像切奶酪那样将那咀嚼者的牙齿一切为二,这可不是什么寻常的能力。

“能力……是变出跟钻石一样坚硬,又跟剃刀一样锋利的刀刃……吗?”

“这个问题就不太好了。”

教授莞尔一笑,转了转右手的食指,仿佛是想将话题转回去。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的‘壳’可能不是某种物质,而是操纵力本身……切断这颗牙齿的也是同样的力量。为方便起见,我们将它称为‘分割’……简单来说,这种能力能在任意平面让固体之所以能保持固体形态的分子间作用力消失。它的作用对象是分子之间的作用力,所以无论是铁块,还是绢豆腐,都能完美的一分为二。”

“分割,啊……”

稔呆呆地喃喃道。教授将视线从他脸上转移到桌上的培养皿,说道:

“怎么样,你现在总算理解我想说的了吧?你的‘防御壳’跟切断这颗牙齿的‘分割’一样,都不是某种物质组成的,而是……”

“啊,原来是这样啊。不是物质,而是操控力本身……也就是说,我的‘壳’就是不让其他东西,不对,是分子接近我身体周围的力量吗?”

“没错!”教授猛地击掌,“这就是我做出的第二个推论——你的能力是‘分割’的同类,是处于它的对立面。这样就能解释咀嚼者的牙齿为什么没有从你的防御壳上挖到一丁点儿分子了。可是……可是啊。”

稔都快接受这个推论了,不料教授居然话锋一转……

“看完你根据咀嚼者的那场战斗的最后阶段的报告,我就不得不推翻的第二种推论了……”

“啊?为,为什么?”

“因为你的壳竟能抵挡住汽油燃烧时产生的高温!”

小珍珠般的牙齿,紧紧咬住富有光泽的嘴唇。

教授忽然站了起来,将桌上的LED灯拉了过来,打开开关。橘色光芒照向稔的右手。照到光的地方,有一丝微弱的温暖。

“火焰释放出的辐射热并不是有型的‘物质’,而是电磁波。这台灯也会释放出电磁波。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假设你的防御壳可以阻隔包括可视光在内的电磁波吧。可这就意味着你在发动能力的时候看不到周围的一切景象,而壳外面的人也看不到你。如果你的壳会吸收光,那壳就应该是漆黑色的。如果它会反射光,那就应该有镜面的效果。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稔拼命转动脑筋,试图理解这愈发难懂的话题。他也不得不回忆起对战那个恐怖鲨鱼男的情景。

咀嚼者的大脑被炸飞之后,第三眼“失控”,将咀嚼者的身体变成了异型怪物。它的手臂上长了牙齿,撕汽车跟撕纸一样轻松。破裂的油缸喷出的汽油浇了它一身。稔用防御壳拼命压制住它,让由美子用电击棍把汽油点燃。

汽油瞬间变为熊熊烈火,将咀嚼者与稔双双吞没。那时,稔的确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恐惧,但完全不觉得“热”。

也就是说,防御壳完美的阻隔了在他的近处燃烧的火焰所产生的热量——但稔分明看见了刺眼的火光。这的确不合理。因为火焰的红光,本就是传导热量的电磁波。

教授关了台灯,抬起一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连珠炮似的说道:

“当然,我可以提出新的推论。比如,你的防御壳只会让几种特定波长的无害可视光通过。那就意味着你的能力进行的不是分子级别的操控,而是基本粒子级别的操控了……不做实验,我也无法做出进一步的论证。”

见教授亢奋地说个不停,稔战战兢兢地举起右手。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呃,教授……小姐。”

“怎么啦,阿稔?还有,既然要叫我‘教授’,后面就不用加别的称呼了。”

“啊,好……教授。那个……我用‘壳’的时候虽然能看到周围的情况,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声音是通过空气震动传播的。也就是说,我的壳能完全阻隔空气中的分子是吧?比如氧分子、氮分子什么的……”

“嗯,是这个道理。”

“可是……我前几天曾经在壳里连续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在那段时间里,我是可以正常呼吸的……仔细想想,这是不是也有些奇怪呢?”

“……”

教授顿时愣住了。眉头紧锁,喃喃道:

“……你说什么?”

在那之后的两个小时里,稔的“防御壳”被伊佐理理教授里里外外查了个遍。

窗外的杂树林已被黑暗笼罩。树林后东新宿的霓虹灯光浮现在夜空中。由美子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埋头看着长篇漫画。

稔跟义姐典江打了招呼,说“今天要在朋友家过夜”。典江在八年前收养了稔。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还是稔头一次在朋友家留宿,搞得典江莫名地激动。无奈事实并非如此,所以稔的心境略有些复杂。由美子主动提出:“如有需要,我可以帮你在电话里做个证。”自不用说,稔客气地拒绝了。

稔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摄像机和各种神秘探测器的包围下,站在试验台上,一遍遍使出防御壳。

教授一门心思收集数据,时而念念有词,时而一言不发。过了七点,她总算宣布:“今天就到这儿吧。”

稔走下试验台,穿上衬衫。这时,由美子边伸懒腰边走过来说:

“总算结束了?那就吃晚饭吧,教授。我都快饿扁了。”

她也脱下来西装外套,解开了上衣领口的缎带。

听到这话,正以雷霆之势敲打键盘的教授回答道:

“吃饭我是没意见,可DD还没回来,只能由我们中的一个做饭了哦。”

“啊……对哦……”由美子的脸颊微微一抽,仰望天花板说道,“我可不想让那惨剧重演啊……”

……惨剧?稔皱起眉头。站在他面前的由美子很是怨念地瞪着窗外喊道:

“啊啊啊,要是能叫外卖就好了!”

“不能……叫外卖吗?”

稔不禁问道。这里好的是新宿区,现在又是晚上七点。比萨、寿司、中餐……叫哪个不行啊?

由美子瞥了稔一眼,摇头回答到:

“不能。因为谁都没法走进这个小区。”

“啊?路口的那扇门不是开着的吗?”

“从那扇门开始,就有冰见科长布下的结界了。外人就算路过了门口那条路,也不会意识到路边有门,门后有个小区。去明治大道上拿外卖也不是不行,但到走到那儿了,还不如直接找家好点的店吃呢。”

“结……结界……”

稔好容易才反应出“结界”这两个字。

四天前,由美子在埼玉市的医院将冰见课长介绍给了稔。他是领导特课的指挥官,颇有些武士的气场。而他的能力,是“操纵人的记忆”。

既然第三眼的能力是操控原子或分子,那冰见的能力应该就是针对大脑突触和神经元的吧。可稔万万没有想到,他明明不在这里,却可以将这栋五层高的居民楼整个藏起来,让外人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真是一切皆有可能啊……”

稔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抬起头来,却发现由美子就在跟前盯着他看,吓得他赶忙往后仰。

“干,干吗?”

“喂,空,木,同,学。”

“……干吗?”

“你……会不会做菜?”

“简,简单的菜式还是会一点的……”

稔下意识地回答道。说完才意识到,糟了。无奈为时已晚,由美子已经狠狠揪住了他胸口的衬衫。

“我也不要求你做法式大餐、京都怀石料理、满汉全席什么的,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就行了。”

由美子奸笑着撂下这句话,推着稔的后背,朝房间另一侧的厨房走去。

教授盯着屏幕,摆摆手说道:

“阿稔,我讨厌蓬蒿跟香菇。”

……如果你不是个四年级的小女孩,我肯定做一份塞满蓬蒿跟香菇的炖锅给你。

稔边想边走过三十米长的房间,来到了半岛型的厨房。设备比他想象的还齐全。有三个灶头的嵌入式煤气灶,闪闪发光的不锈钢吧台,带固定式净水器的水龙头……吊架上摆着好几个厚重的炒锅与平底锅。

“这……我能随便用吗?”

稔回头问道。由美子不以为然地点头回答道:

“反正都是DD按自己的口味买的,用的又是特课的预算,他可没什么资格抱怨。”

“哦……”

稔打开德国美诺(Miele)牌的大冰箱一看,里头塞满了新鲜的食材。他会做的菜虽然不多,但有这么多材料可以用,总能凑出点能吃的东西了。

稔又看了由美子一眼,再次强调:“我可不保证好吃啊!”他先拿了一口圆筒形的锅,倒满水,放在火上加热。

接着,用微波炉把冷冻室里的墨鱼、扇贝和虾仁解冻。再拿一口小锅,加水烧开,倒入切成小块的芦笋与西兰花,用水焯一下。就在这时,大锅里的水烧开了。于是他往里撒了点盐,下了三人份的干意面。

之后,他将一瓣大蒜切成碎末,往平底锅里到了一些橄榄油,加入去籽的小辣椒,用文火慢慢加热。待油稍稍变色后,倒入海鲜与蔬菜,迅速翻炒。在食材还没完全炒熟时,倒一些意面的面汤进去,快速抖动平底锅。厚重的平底锅足有了公斤重,但第三眼提升了稔的肌肉力量,所以他完全不觉得沉。

橄榄油开始泛白时,他对站在旁边的由美子说道:

“不好意思,能麻烦你用那边的夹子把面捞出来吗?”

“啊……嗯。”

由美子用僵硬的手法将意面从大锅里捞出来,晾在浅筐上。稔将平底锅下的火调到最大,然后再将意面丢进锅里。唰——!水蒸气轰然而起。他颠了颠锅,让面条充分沾到乳化了的酱汁,再用盐调味。

“帮我把盘子摆一下。”

“啊,好。”

稔转动装胡椒的容器,磨出少许胡椒粉撒在意面上,再将锅里的面条平均分配在由美子摆在微波炉边上的盘子里。最后用手撕几片甜罗勒的叶子,撒在面条上作为点缀,大功告成。稔长舒一口气。

“……呃,差不多,做好了。”

话音刚落,两位观众便送上了掌声。

稔定睛一看,教授竟在他不经意间来到了厨房门口,和由美子一起鼓起了掌。

“……才十五分钟啊,教授。”

“唉,太让人吃惊了……DD掌勺的时候,至少要等一个小时呢……”

“不不,这只是……”稔赶忙摇头,“懒人料理罢了……”

稔和在埼玉县厅工作的典江一起生活,平时常会帮义姐做饭,自己动手的机会也很多。他并不讨厌“做菜”这件事,只是他好歹是个高中生,所以他不太会研究精致费心思的菜肴,净学了些“方便,量大,味道也还凑合”的菜式。

这道配料丰富的蒜香意面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能吃饱,味道是次要的。谁知——

由美子与教授在厨房附近的餐桌就坐,随后便捧着自己的盘子狼吞虎咽起来。看到别人在享用自己做的菜,稔着实高兴,但他也对产生“高兴”这种感情的自己产生了莫大的厌恶。他素来不希望让自己留在他人的记忆里,要是为别人的认可而欣喜,岂不是一点原则都没有了吗?

——回家之后就赶紧忘了这件事吧。这段时间就别做蒜香意面了。

稔一边思索着这些消极的念头,一边吃着意面。比他先吃完的由美子喝光了她杯子里的乌龙茶,很是感慨地喃喃道:

“啊……怎么说呢,我好像很久没吃到过这种味道了……”

“嗯……只有动作够麻利,才能弄出这样的味道来……”

教授边吃边附和,搞得稔又一次缩紧了脑袋。

“对,对不起,我完全不会做精致的菜式……”

“别啊,我是在夸你啊,空木同学。这意面真的很好吃。怎么说呢……有种很复古的味道。”

由美子一反常态,露出了极为清晰的笑容。听她这么一说,稔更是难为情了。

话说她们俩究竟住在哪里啊?由美子已经上高中了也就罢了,还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教授也该回家去了吧?

稔本想快点吞下嘴里的墨鱼再提问,但在那之前,有由美子就换了个话题。

“话说……教授。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关于空木同学的‘防御壳’……”

被叉子插住的西兰花悬停在空中。教授的低吟着回答道:

“嗯嗯……我就搞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光靠这里的设备,我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

“啊啊?这世上还有教授搞不清楚的问题啊……”

“当然有啦,小由子!”教授苦笑着咬下西兰花,边嚼边说,“毕竟我的‘能力’并不是给出所有疑问的答案啊。”

听到这话,稔直愣愣地打量起坐在餐桌对面的娇小少女来。

“……那……教授果然也是第三眼的宿主吗?那你的能力是什么啊?”

教授的答案简单却又出乎意料。

“思考。”

“思考?”

稔一脸不解。由美子补充道:

“教授的能力叫‘思索’,只要是能想出答案的问题,她就能立刻给出答案。就算是几百位数的质因式分解也不在话下。”

“多无聊的力量。随便找台电脑了也能做到,只是稍微慢一点而已……我总觉得有了这种能力之后,我反而愚蠢到了极点——哎呀,别说我了。”教授喝了口西柚汁,将话题扯了回来,“我测定了很多数据,得出了一个结论——阿稔的‘防御壳’并不是有实体的物质。毕竟壳表面的摩擦系数是干干净净的零啊。”

“摩擦系数……是零?”

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由美子倒替他提出了反对意见。

“可是教授,这不可能啊!空木同学可以在使用防御壳的状态下跑步啊。要是没有摩擦,他就没法吃饭踩住地面了,肯定会当场滑倒的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阿稔在使用防御壳的时候,貌似不是隔着壳着地的……”

“啊?那他是怎么站住的啊?”

“我也不知道。不检测完所有数据,我也不好说。”

教授喃喃道,吃下最后一口意面。这一口吃得极慢,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意思。吃完之后,她望着稔,微微一笑:

“真的很好吃。多谢款待,阿稔。”

“啊,不,不客气。”

“啊呀呀,你的厨艺实在了得啊。我都想把你的代号定成‘烹饪者’了。”

由美子当即喷饭。

“DD知道了会嫉妒死的,他在做菜这件事上可是拼了命的啊。”

“代号……比如由美子小姐的‘加速者’?”

稔边往左边瞄边问。特课的指挥官点头回答道:

“没错。你也知道我们组织会给已经识别出的深红之眼起代号吧?”

“嗯,比如‘咀嚼者’。”

“对。同理,每位组织成员也有代号。因为在战斗过程中称呼对方的真名实在太危险了。比如,小由子的代号写作‘加速者’,念‘Accelerator’。切断咀嚼者牙齿的家伙是‘分割者’,念‘Divider’。能闻到其他第三眼宿主的DD是‘探索者’,念‘Searcher’。我是‘思索者’,念‘Speculator’。既然阿稔要加入我们,那就得给你起个代号了……可是‘防御者 Defender’吧,好像不够味……‘硬化者 Hardener’听上去又跟美甲用品似的……嗯……”

教授陷入沉思。这时——

由美子平静地说道:

“……写作‘孤独者’,念‘Isolator’,怎么样?”

教授眨了眨眼睛,轻轻皱起眉头。

“小由子,你起的这个名字,讽刺意味是不是太强了点啊?”

“才不是讽刺呢。这位空木同学之所以加入我们,是因为冰见课长答应了他的条件。他说,等深红之眼被消灭干净,特课解散的时候,他要借用冰见课长的能力消除所有人脑海中关于他的记忆……”她带着微笑说道,“所以我们总有一天会忘记今天吃过的意面的味道。不留在任何人的记忆里……你不觉得这样很孤独吗?”

教授貌似没听说稔向冰见课长开出的条件。

她瞪大双眼,盯着稔看了一会儿,这才露出极具包容力,却与她的年龄不相符的微笑,点头说道:

“……是这样啊。阿稔,你对‘孤独者’这个代号有意见吗?”

“没有。”稔立刻摇头,“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孤独者’……‘Isolator’,我很喜欢。”

“嗯。那就用这个代号给你登记吧。不过……早知道要忘记这意面的味道,再吃慢一点就好了呢……”

稔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片刻后,由美子幽幽地说:

“他一定会再给我们做意面的。”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