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第一章

手打:@953175745lin @月Skyangel

录入:淡然dark

何为火焰?

燃烧,又是一种怎样的现象?

中世纪欧洲化学家们试图以“燃素”来解释火焰生成的原理。

他们认为,所有可燃性物质都含有“燃素”。遇热后,燃素就变成了火焰与烟雾,被可燃物释放了出来。然而却,燃烧过后的物质竟比燃烧前略重一些——这一结果彻底推翻了“燃素论”。

众所周知,后人经研究发现,燃烧是“氧化”的一种。火焰,则是物质遇热后释放出的可燃性气体在发光发热的同时连续氧化的姿态。换言之,氧,才是“燃烧”这一美丽而激烈的现象的神秘本质。

氧气。

氧气,氧气。

“氧……气……”

名为须加绫斗的男子,用抑扬顿挫的声线喃喃道。他张开双臂,猛吸一口气。

鼻腔吸入了含有氧分子的空气。氧分子通过支气管,进入肺部,经肺泡被血管所吸收,污浊的静脉血得到了净化,恢复了原有的光芒。鲜艳的红色流转全身。

与此同时,紧闭的眼睑下,渗出一丝泪水。

那是感激的泪水。排山倒海的感激,使他的身体瑟瑟发抖,让他冒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此时此刻,在他体内的每一个线粒体中,氢与氧正发生着化学反应,以合成三磷酸腺苷(ATP)。这也是一种“燃烧”。高傲的氧慈悲为怀,它允许人与其他生命进行如此平静而无害的燃烧。

所以,人必须感恩戴德。每呼吸一次,都要献上最诚挚的感激。

可是。

——你们这群人。

须加睁开双眼,俯视夕阳下的景色。

这是一栋十五层高的大楼,而他则站在屋顶铁丝网外的平台边缘。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几乎与芝麻一般小。出租车与私家车在池袋站西口的转盘排起长队。宽阔的人行道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路上十分拥堵,车辆只得缓缓前行,汽车发动机不断吸入氧气,注入汽缸,逼迫氧气与汽化的汽油为伍,进行空虚无益的燃烧。在道路四处响起的排气声,好似氧气的怒吼。

挤满人行道的人类也在不断吸取氧气。氧进入了他们体内。却被浪费在了各种无聊的行为上。为了向毫无意义的对话与毫无意义的移动提供能量,氧不断被玷污,随即被人排除体外。

而他们心中,没有丝毫感激之情。

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氧的存在。

——你们根本不知道,氧是何等高贵,何等可怕,又是何等危险。

“所以,我要让你们知道……”

歌唱般的呢喃后——

他的右手掌中央变得滚烫,隐隐作痛。

仿佛在赞同,仿佛在催促,仿佛在鞭策。

须加笔直地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好似他正握着一个直径为十厘米的透明球体。

他从没“握”出过这么大的“球”。从没有过,但他有把握。为了这一刻,他在奥多摩的深山老林露营了一个月,与甘甜清新的氧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他稍稍移动张开的指尖,将准星锁定站在遥远地面上的一个人。

此人还很年轻,穿着灰色的西装,看着像商务人士。他貌似在等人,已在人行道路边站了足足三十分钟没挪过窝。他很是烦躁地玩着智能手机,一根接一根地吞云吐雾。他脚下的地面上有用油漆画出的禁烟标识。但那标识上,分明躺着十多个烟蒂。

就在须加看着他的时候,他又叼起一根烟,掏出金色的火机油打火机。

“氧……气……”

须加低吼着,五指用力。

想像中的透明球体仿佛突然有了实体一般,猛地顶住了他的手指。与此同时,埋在他掌中的那个物体,也加快了疼痛的脉冲。

嘎吱,嘎吱……关节不住地作响。须加集中全身的肌力与注意力,握紧右手。想象中的球体,逐渐变小。

“氧……气……”

他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手背上青筋暴起。阻力越来越大。透明球体的直径压缩到五厘米左右时,便硬的再也握不下去了。

这个“球”,果然还是太大了吗?

然而,不弄成这么大,就无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他咬紧牙关,齿间迸发出异样的响声。

将身体后仰到极限。此时,须加终于打破了球体那肉眼看不见的外壳,彻底握紧了右手。

几丝深红色的光,冲出拳头的缝隙。

突如其来的狂风席卷了走在楼下人行道上的无数路人。人们或是抓住外套,或是按住裙角,在风中摇晃。

然而,狂风不过是副产品。

须加瞄准的那位年轻的商务人士压根没有察觉到周围的狂风。之间他用大拇指擦了擦举到嘴边的打火机钢轮。

打火石迸发出的火花,接触到吸满火机油的芯。

打火机喷出了橙色的火焰,火舌窜了三十厘米高。

火焰不仅在一瞬间燃尽了年轻男子叼着的香烟,更点燃了他的脸与头发。

啊啊啊啊啊啊!!

站在十五层屋顶的须加都能听见他那高亢的惨叫声。片刻之后,周围的行人也纷纷惨叫起来。

商务人士脖子以上的部位被熊熊燃烧的火焰所包围。他倒在人行道上,来回打滚,试图将火扑灭。然而,任他的双手如何折腾,火焰都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迹象。

火,当然是扑不灭的。

那个男人周围的空气,是纯度接近百分百的超高浓度氧气。

屋顶上的须加握紧的右拳——埋在掌心的深红色球体,能将周围大气中的氧分子凝聚到一点。

在纯氧环境下,铝与铁也能剧烈燃烧。而血肉之躯,无异于浸过油的圆木。

如今,数米高的鲜红火柱已裹住男子的全身。被热风卷来的落叶和垃圾会在接触到火焰的那一瞬间爆炸燃尽,为火柱增光添彩。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须加绫斗欣喜难耐,笑出声来。

你们看见了吗?这下你们知道了吧……

氧气有多可怕,又有多美好。

不经意间,火焰中的男子不再动弹。被烧化的四肢从直立的身体剥落,化作黑炭,原型不再。

但须加迟迟不愿松开右手的拳头。

连人行道的地砖都成了火热的熔岩,中心温度也不知升到了多少度。然而,只要还存在可能被氧化的物质,氧的疯狂暴怒就绝不会平息。

快崇拜这绝美的火焰啊,崇拜这美丽的氧化现象啊。

那些没有逃之夭夭,而是站在一旁欣赏火景的愚蠢路人呢?不是瘫坐在地,便是晕厥过去,无一例外。这是因为他们四周正逐渐进入缺氧状态。但在须加眼中,这就是路人对巨大的火柱的敬畏——他们正拜倒在火焰的威力之下。

“嗯,嗯呵呵呵呵呵……”

须加抖动肩膀,扭动单薄的身子,笑了起来。

长久以来只能引发小火的“力量”,终于进化到了能将一个活人燃尽的阶段。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他要的是,能让人类意识到——使宝贵的氧与碳进行无谓的结合是多么愚蠢的索多玛之火(注:索多玛是《旧约圣经》中被上帝降下的大火毁灭的城市)。这点小火怎么够?

必须掌握在更广阔、更广阔的空间“握”氧的能力。

“……氧气,氧气……”

须加哼唱起来,终于松开了右手。

“氧气,氧气……”

手掌中央的皮肤如眼睑般裂成上下两半。一个表面黏腻的、闪着微光的血色球体探出头来。

当狂风平静下来时——经一千多度高温灼烤的地砖,就像熔化的玻璃一般,在那上面只剩下几滩形状不规则的黑色污渍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