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第九章

听到鞋底在亚麻油地材上摩擦的轻微声音,稔抬起了头,随即便看到长长黑发飘舞着的由美子走过来的身影。

虽然稔想要从长椅上站起身来,但由美子举起右手制止了他。

「……你姐姐的状况怎么样?」

听到她小声地询问,稔也同样放低音量回答道。

「刚才醒过一次,我也和她说上话了。不过现在又睡着了……」

「是吗。太好了」

由美子缓缓地点点头,整了一下裙摆后在稔的身旁左下。稔边情不自禁地挺起脊背边继续说道。

「至于外伤,好像只有轻微的擦伤而已。她也没看见Biter的样子……话说,她似乎连发生了什么都不太记得了。我就按照DD先生交待的那样,强盗闯到了家里来,在差点被袭击的时候我刚好回到家,强盗就逃走了……对她这么解释了一遍」

「是吗」

由美子用右手的指尖轻触着嘴角,面露一脸沉思的表情说道。

「那么,说不定就不用进行记忆屏蔽了。虽说作最后判断的还是科长。他马上就会上来。你没有受伤吧?」

「嗯,我没事……。——由美子小姐你才是,真的没事吗?最好快点去诊断一下伤势啊」

由美子的西装夹克,被暴走Biter扫到的右臂处和猛撞到柱子上的后背处的布料都破破烂烂地开线了。轻则是撞伤,重则骨折了也毫不奇怪——虽然稔是这么想着才开口问候的,但不知为何由美子把嘴巴撅成へ字型一言不发。

「诶,那个……怎么了……」

「不,没什么问题哦。不管你想怎么称呼我都行」

被她用不客气的口吻这么一说,稔才终于察觉到自己若无其事地把她称呼为『由美子小姐』了,但稔也不知道她的姓,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斜眼往正苦恼着该道歉好还是该将错就错好的稔悄悄一瞥,由美子轻轻地耸耸肩后重新回答道。

「我也没大碍哦,不过是撞到的地方有轻微的内出血而已。这种程度的伤可是家常便饭了」

「家常便饭……吗……」

尽管稔不由得闭上了双眼,但由美子还是平淡地继续道。

「DD那家伙虽然骨头和内脏都没有异常,不过头被打了一下所以慎重起见还是会检查哦。真是的,都是因为他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翘掉训练才会连一下受身*都做不出来啊。从明天开始得狠狠地训他一顿……」

【译注:柔道运动中,当被对方摔出时,为了防止受伤而采取的倒的方法。】

听到由美子对待应该比她年长的DD用出这种像有个不成器弟弟的姐姐般的语气,稔不由得松了松嘴角。本来以为她会生气,但由美子却只是用鼻子哼了一下而已。

清咳一下后,稔问出了另一件想了解的事情。

「请问……超级竞技场的停车场里,又是汽车烧起来、又是穿出直达最上层的洞,不会很糟糕吗,那要怎样蒙混过去呢……?」

「很简单啊。就说是陨石从天而降,贯穿建筑物后命中了地下停车场里的汽车,爆炸起火」

听到由美子一脸正经地这么回答,稔不由得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怎,怎么能这样,太胡来了吧……」

「反正Third Eye也是从宇宙来的,不同的只不过是落下来还是飞上去吧」

【鸣泣: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是,是这样吗……」

自与Biter的激战,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两人正身处琦玉市大宫区东侧的医大附属病院最上层。或许由于还是凌晨五点这种时间,昏暗的楼层里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在Ruby Eye从暴走Biter身上《脱离》之后,稔和典江被DD开来的车送到了病院。似乎事前就打好了招呼,典江在紧急运送口被送上担架,当场就进行了精密的检查。虽然万幸的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大伤,但由于被Biter灌下了强力安眠药,所以被慎重地收容到了最顶层的单间里。

就在刚才,醒了几分钟,和稔谈了一小会儿后就又睡着了。估计今天必须得向县政府请假了。

由美子说要和叫做《科长》的人物一起进行现场的处理和情报封锁,留在了超级竞技场的停车场里。稔就在典江的房间近旁的长椅上等着由美子,虽然他也比较担心她的伤势,不过就她走路的样子看来貌似并不算重伤。

想必,是如她自己所说,巧妙地作出了受身吧。对于她来说,那等非现实的战斗,也真的是《家常便饭》了。

当稔心不在焉地看着正面的窗户外的黎明前的天空时,支吾地从口中说出了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话语。

「那个时候……暴走的Biter,想要杀掉我和典江小姐的时候……」

由美子向犹豫不定的稔投以强有力的视线,催促他往下说。

「……那家伙,看着典江小姐,该怎么说呢……好像迷惑起来了。虽然我还以为绝对无法相互沟通,但唯独那个瞬间,我感觉到它心里想的事情传达过来了。我想,那家伙……并不想杀了典江小姐。而且实际上,它停止了攻击……。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

「………………」

由美子转向正面,保持了数秒的沉默,很快便用细小的声音说道。


「……Third Eye被推断为,在某种程度上,是把宿主的记忆和人格复制了下来」

「诶……记,把记忆……?」

「没错。在Biter之前暴走的两例Ruby Eye也是,在持续着出于本能的、机械性的攻击时,把大概来源于宿主记忆的话语说了出口啊。即使那个时候,宿主的脑部已经几乎完全损坏了」

「…………!」

稔猛地倒吸了一口气,用好不容易才运转起来的脑袋思考着由美子的话所蕴含的意义,声音嘶哑地喃喃道。

「……那……之所以在袭击典江小姐时感到犹豫,是因为那个男人的……Biter的记忆和意志,还残留在Ruby Eye里面……是这样吗……?」

「——这么考虑是最为合理的呢」

「但是……可是,Biter不是至今为止已经袭击和杀害过好几个人的大恶人吗?三天前他也想要把箕轮同学给吃了……那种家伙,为什么,只对典江小姐……」

稔好不容易地把话说到这里时,紧紧地闭上了双唇。

因为复制了Biter的记忆,所以那只怪物才没有杀掉典江。稔感到自己的内心,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番假说。

看到稔陷入了沉默,由美子把整个上身转向他。黑色的双瞳中,像是映照出了内心的迷惘,动摇了一瞬间。可是Jet Eye的少女仅眨了一下眼,就用沉静的口吻开始解释道。

「关于已确认Ruby Eye持有者第二十九号,代号《Biter》的人,刚才我们才得知他的真名。毕竟他没有带着身份证之类的证件,行驶证也和车一起被烧掉了。查询过车牌号后,才终于得到了回复……看到名字时,我和科长都吃了一惊。DD那家伙还大受打击呢。因为他好像是Biter的支持者啊」

「诶……支持者……?是演员之类的吗……?」

「差不多吧。是个小有名气的美食评论家,而且还在杂志上刊载了他对餐厅的报道,似乎偶尔还会在电视上露面。全名是,高江洲晃」

「高江洲……晃……」

鹦鹉学舌般轻声说了一遍的名字,稔的确也觉得曾经听过。虽然他对艺人和从事学术文艺工作的人完全不熟悉,但这么一来,在SSA屋顶上初次与原本面貌的Biter面对面时,感觉曾在哪里见过他的念头就不是错觉了吗。

为什么会拥有那等社会地位的人会……想到这里时,由美子再次叙述道。

「高江洲的母亲也曾是有名的教育评论家。不过,在六年前死于汽车事故了。究竟是事故还是非正常死亡,至今也没有定论,但就粗略地在网上调查到的来看,高江洲似乎从小时候就和母亲一起进行着演出活动」

「……他喜欢自己的母亲吗……?」

听到稔的低语,由美子既没有肯定亦没有否定。相对的,她以更为低沉的音量,像是耳语般地说道。

「不知道。所以,我只是说了事实。我们推测为Biter……高江洲的牺牲者的女性,不论年龄全都是独身的。换言之,他从不会对主妇下手。接下来,充其量是毫无根据的,我擅自的推测而已……如果高江洲是把你那围裙装扮的姐姐重合到了自己的母亲身上,因此才在掳走后也没有伤她一根毫毛的话……那么那份感情也被Third Eye给复制了下来,所以即便陷入暴走状态也没有袭击你的姐姐……」

「但是……那不就,简直……」

稔深深地低下头,从喉咙中挤出声音来。

「简直,连Biter也像是个牺牲者吗。你想说他是被Third Eye所命令,无可奈何之下才杀了人吗。事到如今怎么可能有那种事。那家伙,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去袭击他人并吃掉的大恶人吧?是罪该万死的,绝对的恶才对吧……?」

听到稔的话语,由美子沉默了一会儿后,以稔所听过的最为温和的声音回答道。

「大概,并不存在绝对的恶啊。……Third Eye把寄生的人类的记忆作为模子,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特异能力。除此以外,Ruby还会给予宿主《杀了其他人类》的冲动,而Jet……虽然作为当事人是没法自知到了,但我认为我们也一定被赋予了某种命令哦。而在那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意义或者目的,都还没有人清楚。说不定……这不是自然现象,如果是某个人把两色的Third Eye送到地球上的,那么对于那家伙来说或许Ruby所做的是善,妨碍他的我们则是恶。——不过呢」

突然,由美子用自己的手指轻触稔那紧紧地攥在膝盖上的右手。

「至少我,想必还有你的姐姐和那个田径部女生也都感谢着你所做的事情哦。是你救了她们、我和DD、还有在那之后说不定会被Biter杀掉的人们的性命。不管谁说什么,那就是善啊。……虽然对绝对的恶是否存在抱有疑问,但我坚信着它的正反面是存在的。世界上,有些事是应该做,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做的。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将被散布到地球上的Ruby Eye一个不留地赶回宇宙,尽可能地减少牺牲者了。即便,这是违抗了什么宇宙意志的行为」

「正是如此。至少,那毫无疑问是我等Jet Eye的存在意义」

那阵突如其来的声音,充满了凛然的力量。

由美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回了手,但是稔对此毫无知觉便倏地抬起了头。

有一个高大瘦身的男人,踩响咔呲咔呲的脚步声沿着走廊走了过来。虽然一身暗色西装配着绛紫色领带的朴素装束,但高高的鼻梁上,形状锐利的双眼中释放出了强烈的光芒。年龄大概是三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吧。嘴的两侧和眉间刻有些许皱纹,但被细心梳理过的头发一片漆黑,给人一种年轻的印象。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听过好几次的《科长》了。

和从称呼联想到的管理职务类的印象相去甚远,散发出彷如古代小说中出场的武士般的氛围。要是平时这种威严庄重的人物一出现在眼前,稔马上就会畏缩起来,但现在或许是由于严重的疲劳,又或者是因为认识到对方是Jet Eye这一《同类》,他并未移开视线且自然地站了起来。

身旁的由美子也同时站起身,把双手绕到背后,同时先面向稔说道。

「这一位,就是我们的科长。是个拥有能够操作他人记忆这一危险至极的能力的人哦。——然后,科长,他恐怕就是关东地区最后的Jet Eye。能力是——」

「我听过了。完全防御盾牌……我该这么说吧?实在令我兴趣盎然啊,教授应该会很开心的」

男人用流利且嘹亮的声音这么说道,淡淡地笑着向稔伸出右手。

「初次见面,我是担任着厚劳省安全卫生部特别科,通称《特科》管理一职的冰见。请多指教」

【鸣泣:完蛋了,又要有脑洞少年说这是卡莲她爸了……】

稔连忙将伸来的右手握住。

「啊,空,我是空木」

「别这么拘谨嘛,我可没有像由美子君说得那么危险的能力哦。要是对方不肯合作,我也什么都做不了的」

「不……您客气了」

名为冰见的男人的大手,具备着多半由武术磨练而出的强韧和柔软,给稔一种仿佛能将整个身体包裹起来的感觉。稔走神了一瞬间后,连忙松开手。

「那个,我这边才是,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能力。毕竟只能够保护住自己……。明明由美子小姐和DD先生都在和Biter一战中受了伤,仅有我一个毫发无损……」

视线朝下,用不清晰的声音姑且说出这些话来。然而,有气无力将要消失的句尾却与冰见那沉静而又明了的声音重合了起来。

「可是,你没有逃跑」

惊了一下绷紧全身的稔,被冰见用硕大的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

「没有逃跑,还为了救助姐姐和由美子君她们,而最大限度地活用了自身的能力和周围的状况,和巨大的敌人战斗过了。哪怕在Jet Eye中,像你这样的人也并不常见。让我直截了当地说吧,你正是我们所必须的人才。空木稔君,请务必和我们一起——」

「请你不要这样了」

稔用力地摇了摇低着的头,打断了冰见的话音。

抬头望高大男子的毅然相貌望了一瞬间后,立即又低下视线继续道。

「——知道我的名字也就意味着,你们肯定已经连八年前的事件也调查过了吧。既然如此,那你们应该知道才对。我是逃走了的人,是藏起来了的人。重要的,就只有平稳地循环着自己的日常生活。之所以会想要去救箕轮同学、典江小姐还有由美子小姐她们,都是因为不去救的话自己会留下讨厌的回忆……理由仅此而已」

「那不挺好的嘛」

从身后的由美子口中传来的话语里,带有出乎意料的柔和响声。

「对不起。我在那个公园里,对你说了各种不讲理的话对吧」

「……不……毕竟你会那么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是那样。我……大概是羡慕你的能力啊。只要有那种力量,我说不定就能救到曾经没能救得了的人……是因为想到这个才……」

「…………」

「可是,那到底还是自我主义吧。因为想让自己好受点,才会考虑到那种事情啊……。反正人会做某件事的理由,连自己都不是真的清楚,所以我觉得动机这东西是什么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为了什么而做的,仅此而已哦。我再说一次吧……是你拯救了我的性命。不管理由是什么,我对你的感谢都是不会有变的。——有何意见啊,科长」

最后的一句话,是她隔着稔的肩头向冰见说的。在低着头的稔的前方,冰见那包含了些许笑意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只不过,是吃了一惊啊。由美子君这么多话的一面,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哦」

「请您别这样。……我不说话了」

由美子“嘶咚”一声使劲地坐到长椅上。

稔紧咬着嘴唇,在心中重复着她的话语中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为了什么而做的吗。

——我这个人,也能够做得到什么——她是这么说的吗?

因为知道了防御壳的性质,所以稔认为这份被球体所给予的能力就是用来让自己和世界分离的东西。认为球体是听到了稔不断默念着“想要独身一人,想要独身一人”的声音,所以才在物理的方向上实现了他的愿望。

然而,这错了吗。

这份力量,是为了赎罪而被给予的吗。曾经独自一人藏在暗洞里对父母和姐姐见死不救的罪行,要通过拯救更多的人来抵偿,有人是这么说过的吗……?

不可能抵偿得了。哪怕拯救了几十人、几百人,被打入了心底里的名为自责的桩都是不可能会脱落的吧。

……但是——但是。

……如果,我为了拯救他人而战,终有一天在那过程中失去了性命的话。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会原谅我吗……?小若……?

稔不知道自己保持了多长时间的沉默。但是,当他缓缓地抬起视线后,表情未有丝毫改变、等待着他的回答的冰见的脸庞映入眼帘。


稔一瞬间转过身去,看到由美子那双仿佛推了他一把的眼睛后,再次面向冰见。

「……请用手术切除我的Third Eye,把相关联的记忆全部删除……就算我这么说,也是徒劳的吧」

「很遗憾,答案是Yes」

「如果我协助你的组织,终有一天把Ruby Eye的事情全部解决掉的话,能得到什么报酬吗?」

「能啊。特科解散的时候,会给成员支付慰劳金的。至于金额倒不能现在就说」

「是吗。……明明Third Eye降到地球上还不到三个月,筹备得倒是真周到啊」

听到稔的评价,冰见的脸上浮现出谜一般的笑意。

「这个嘛,有很多内情啦。需要的话,还是可以事前支付一部分慰劳金的……」

「我一块钱都不需要」

斩钉截铁地把话说绝后,继续说道。

「但是,当一切都结束后,我想要借你的能力一用」

冰见听到这里,稍稍地扬起美貌。挥了挥手催促稔继续说。稔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往下说道。

「请用你的能力……从认识我的全部人身上,把有关我的记忆删除。包括你自己」

平静的沉默持续了几秒。逐渐接近的黎明的窗外,响起了微弱的急救车鸣笛声。

「——可是,那在现实上还是挺不可能做到的吧?」

似乎连冰见也禁不住惊讶,但稔听到他的话轻轻地摇了摇头。

「正确来说,对知道我的事情到一定程度和意识到我的人这么做就可以了。就连我家附近和学校里,应该都没多少才对的」

「……你能从这之中得到什么,我是无法理解了……。——不过,如果那就是你所希望的,我就跟你约定好吧。只不过,得是到那个时候我还活着的情况下」

「非常感谢。那么……不介意的话,请让我也参加到《特科》里……」

「对你姐姐也要那么做吗?还得从那个人身上,把关于你的记忆删除吗?」

打断了稔的话语的,是由美子那口吻虽然平静、但带有初会面时那样的严肃感的声音。稔再次转过身后,点点头。

「只要我不在,典江小姐就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活下去」

「……虽然我认为你也不会知道,那个人是不是那么期望的……那么,之后呢,你要怎么做?在谁也不知道你的世界上?」

由美子的双眼释放出挑衅般的光芒,而稔则笔直地盯了回去。

「谁知道……。说不定……我只是想知道那是怎么样的而已。谁也不知道我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呢」

在离完全没打算开口的由美子稍远处,稔从冰见科长那里听来了具体的细节。在隔天的放学后,他造访了东京都内的特科总部,再一次和冰见握手后,他像是回想起来似的说道。

「对了……说起来,我们接下来要和你救出的女孩……箕轮朋美小姐面谈一次」

「诶……箕轮同学就是在这所病院入院的吗?」

「嗯。因为这里,就是所谓的特科的《特约病院》啊。在其他病院里,要是说了被强盗袭击而受伤之类的话,主管官署的刑警立马就会赶过来哦」

「说的……也对呢。不过,箕轮同学为什么要住院三天呢?难道是受伤了吗……?」

「不,所幸的是她几乎没受到外伤,但毕竟看到了发动能力时的Biter啊……。在恢复意识后,我们慎重地对她进行了心理辅导,说明了内幕,提出记忆封锁的协助邀请,这就花了些时间了」

「……要把记忆,删除吗……」

「那不仅是已被定好的手续,而且也是最佳的处理了。哪怕没有受到外伤,被Ruby Eye袭击时的恐惧,也会对被害者的心灵施加巨大的负荷的」

斩钉截铁地如此说道的冰见用沉静的声音继续道。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需要把追溯到她被Biter袭击前的数小时记忆都封锁起来。她也表示同意了,不过还说过在那之前想再见你一次。似乎是想要向你道礼哦。你要怎么办呢?」

「诶……明明那段记忆到头来也还是会消失的啊……?」

稔纳闷着喃喃道后,抱起双臂靠在墙上的由美子便用有些许严厉的声音说道。

「还真的是,不懂得他人的心情的啊,你这人。哪怕自己忘记了,你的记忆还会留着的吧?那一方要重要得多啊,对于那孩子来说」

「…………」

但是,我是——。

对于我来说,记忆这东西,总是沉重的、痛苦的、而又悲伤的东西。

在心中如此回应着,稔回想起在早上的荒川河堤上和箕轮朋美相遇后的事情。

那时候,要是没有说那种话。要是没有做那种事。这种感情,当然也存在着。

可是,连稔也感到意外的是,不仅仅是如此而已。以纯白的晨霭为背景,嫣然一笑的朋美。在学校走廊与自己并排前行的朋美。就连在秋ヶ瀬公园里流泪的朋美的样子,在稔的心中,都绝对让他没有不快,而是给他带来了某种如甘甜的痛楚般的感觉。

「……请让我,和箕轮同学见一面」

稔低声地这么说罢,冰见微笑着点了点头。


箕轮朋美的病房,位于距离同为最上层的典江所住的单间比较近的地方。

冰见敲了敲门后,从里面传出一声「在—」的回应。

被由美子推了推背,下定决心后,稔拉开了滑动门。一踏入单间,首先感觉到的,插床头柜上的鲜花的香气——并不是它,而是曾多次闻到过的朋美自身的,让稔联想到太阳的香气。

「你呆站在那干嘛啊」

被身后的由美子小声地这么说了一句,稔想着“你才是跟过来干嘛啊”往前迈出脚步。

【鸣泣:稔:糟糕后宫要起火……】

绕过白色的帘子后,大床的正中间,便是轻轻地探起了上身的箕轮朋美的身影。

黄色的睡衣上,披着一件象牙白的对襟毛衣。看起来比想象中的更精神。一看到稔,她就面露灿烂的笑容挥了挥右手。

「早上好!太好了,空木君你肯来啊。别站在那里嘛,过来我这边吧」

被抢先一步这么说了,稔只好走到床旁。该说是万幸吗,由美子和冰见在帘子背后停了下来。

「早……早上好,箕轮同学。身体,怎么样了……?」

尽管直视睡衣装束的朋美让稔感到难为情,但他姑且还是接受住她那笔直的视线,问道。

「非常精神啊—。况且本来就只有一点点擦伤嘛。这双脚想去跑步,让我好困扰哦」

在被子下一蹦一蹦地蹬蹬双脚,啊哈哈地笑了笑后,朋美突然闭上了口。

沉默了数秒后,小声问道。

「……那家伙,怎么样了呀……?」

稔立即就明白她是在指Biter。果然,朋美目击到了使脸异常地变形的Ruby Eye的样子,而且还记得一清二楚。

吸了一大口气后,稔一字一句地、直截了当地说道。

「……已经,没事了。那家伙,已经不在了」

「真的!?空木君把它干掉了吗!?」

「…………」

当然,稔并不是凭一人之力把Biter击倒……不对,杀掉的。然而,即便在这里对朋美表现出谦逊和隐瞒能力,那也不过是为了自己而已。

以轻轻的,但又确切的动作点点头,稔说道。

「嗯。我拥有能和那种家伙战斗的力量。所以,假如再有坏人来也没问题的。我会……」

换了一口气,用更加嘹亮的声音说道。

「我会保护好箕轮同学的」

紧接着,朋美的双眼睁得更大,如星空一般璀璨生辉。

繁星聚集到一起,化作闪着白光的水滴落下。

三天前,在黄昏下的秋ヶ瀬公园里,稔也见过朋美的泪水。但是现在,他感觉那些打湿了白脸颊的水滴拥有着截然不同的颜色和温度。

尽管扑簌扑簌地流着泪,但朋美还是再一次流露出灿烂的笑容,

「嗯」

用颤抖的声音这么说道。

深呼吸了几次,调整好打着颤的呼吸后,她擦了擦脸颊继续说。

「那个啊……,他们说,我得把在公园里的事情忘掉才行。虽然能忘掉那个可怕的人是很不错啦……可是,连空木君保护了我的事情都要忘记就很遗憾了呢」

「……嗯……」

稔没法再往下说后,朋美从床中探出身,伸出了右手。从被握着的手中,仅伸出了纤细的尾指。

「我说,空木君,跟我做个约定吧。即便我把公园里的事情,还有在那之前和空木君说过几次话的事情忘记了……也要再一次,在荒川的河堤上见面,再一次和我成为朋友啊」

「…………嗯」

稔点点头,伸出右手后,用自己的尾指勾住朋美的尾指。

齐声唱着“拉钩约定”,稔想道:哪怕那是终有一天会失去的关系,唯独这个约定就遵守下来吧。

自己会这么想,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要进行朋美的记忆封锁的冰见留在了病房里,稔和由美子来到了外面。

横穿过走廊,在窗前站住。在描绘出从黑夜转至晨曦的渐变色调的东方天空中,晨星正闪烁着白光。

红与黑的Third Eye,是来自比那颗星星要远得多的地方并降落到地球上的。而它们也改变了与之接触的人们的命运。

在那其中蕴含着什么意义吗。

还是说,根本什么意义都不存在吗。

在身旁,同样仰望着晨星的由美子嘟囔了一句。

「——到现在,你还是希望让那孩子……让你周围的全部人,都忘记你自己的事情吗?」

稔边把视线落到地上的街道亮光上边点点头。

「那么,我和你也就是限期的伙伴了呢。总之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向我这边转过来」

由美子向转过身的稔笔直地伸出右手,同时响起凛然的声音。

「——我的名字是安须由美子。代号是《加速者(Accelerator)》。在忘记你之前,请多指教」

——我还没跟这个人好好地互报过姓名啊。

这么想着,稔轻轻地握住了由美子的还带着擦伤的手。


「空木稔。在你还记得我的时候,请多指教」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