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终章 再一次

远足在到家前还是远足,旅行在到家前还是旅行。不过,我们没一起走到最后

【那我去亲戚家了】

都差点忘了木崎还要去她亲戚家办点事

【得好好谢礼哦】

【嗯……为什么这话要横须贺你来说?】

岩佐也先和我们分开了

【之后还有家族旅行】

岩佐原本要更早回去的,但由于配合我们,她把时间押后了

【不过你意外是个暑假充啊,这么多旅行】

【那现充变形的说法是什么?】

我们到了终点站,正等待各自换乘的班车。旅行开始前,我一点都没想到我们竟能能如此珍惜仅存的时间并互相聊天。

【好可惜啊……难得文字人说要请我们吃烤肉……】

【BBQ那时就吃够了吧,你食欲太强了】

岩佐现在身材微瘦还好说,未来就很让人担心了。会长离开后,我们终于和文字人面对面了。虽然时间不长,还是问了我们想知道的,但文字人还没对我们说的事情。而且【你们难得来趟,给我说说学校的事,我也能给你们说说以前的事】邀请我们去吃饭【你们是我后辈,奢侈点去吃烤肉吧!打工钱下来了应该没问题】

不过木崎岩佐这里就和我们分开,大河内也要回去家人那,只剩下我和这个男了

【横须贺哟……终于……这个时刻终于来了!终于……终于是我们两个了!】

【……】

【哦哦,你就这么高兴吗】

柳沼,校内顶尖轮月候群症宅,我的……朋友,兼怪人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一看就超不爽吧】

【因为……我们终于能普通地两个人说话了!】

【我知道你想说女生不在了你能好好说话了但外人听来会变成奇怪意思不要再说了。不过柳沼,这次一直和女生在一起,你都没什么存在感】

【呀哈!?】

【只有轮月宅的属性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推测会长syndrome那时我超有用的吧!?】

【我倒觉得是文字人的功劳】

【唔唔唔……抽泣】

【别哭烦死了】

总之,我和这麻烦的家伙去见文字人。虽刚我口上是这么说,但他真的帮了很多

【总之先问文字人的名字咯】

他还没告诉我们名字,他在这方面太谨慎了

【喂横须贺,巴士快来了,排队咯】

柳沼吵吵闹闹跑了出去

【有点太早了吧】

我还是拿上行李跟了上去

【啊,横须贺,你忘了东西】

木崎这时跟我说

【东西……没,我的行李就这些】

【啊,不是“东西”是“事情”呢 。对吧岩佐桑】

【没错横须贺君,你要是忘了那个可饶不了你】

木崎岩佐快步逼近我

【所以说是什么啊……】

【横须贺】【你要向海】【叫出】【【喜欢人的名字】】

【谁要叫啊!……啊还真有这回事啊!?】(我也忘了……)

我完全忘了

【不过都发生了这么多事,不如说就让它过去咯?对吧?】

【我不懂你的“不如”,再说原本要当场说的,都是横须贺你撒娇才拖到旅行最后的】

【就是就是,是你自己说的!】

【……就是啊,我是说“旅行结束”,大家也同意了对吧。但我的旅行……还没结束啊!】

【哇这什么鬼啦。哈……好了,回去后说也行】

【??这就算了木崎桑?】

【我迟早会好好说的放过我吧!】

都是我的过,我低下头,而且被两女生夹击,根本没有胜算。不过我也有不能相让的东西

【那种事……我不想就这么开开玩笑地说】

因为“喜欢”,甚至能让一个人发狂。而且那是自己将死时应该认真考虑的事情

【【……】】

【什,什么啊】

【佩服你自己增加难度了】

【……觉得你把命都搭进去了】

我倒没这么想……

【那就期待着咯。那我们也差不多了】

【嗯,也是】

木崎和岩佐朝同一方向走了

【再见大河内桑!】

【拜拜~】

最后两人跟大河内道别后,混进了人群

【……让她们顾虑了吗】

【可能】

我和大河内被留在了人群中。在宛如遥远过去的数小时前,我们也独自两人在一起。那时周围没一个人,而现在我们独自相处情况也没变。


独自两人说话,不是什么珍稀的事,可有时,这却比任何东西都珍贵。我们没面对面,而是并排站着

【横须贺君】

铃音呼唤我的名字

【谢谢】

这包含万千思绪的一言,将我彻底拯救,感觉我生存的意义被肯定了

【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知该怎么表达,但真的……】

大河内转向我

【这次……到我帮横须贺君了。我会帮你的】

【哦哦,这还真可靠】

【当然,我是认真的】

【不用这么认真啦……,嘛,具体的现在想不到,但如果有事真能拜托你,那就麻烦你照顾下咯】

这趟旅行,我知道了很多事情和情报,也是时候迈出新的一步了。而我所希望的事情肯定也会出现吧

【包我身上】

大河内拍了下自己胸口

【我会保护横须贺君的】

大河内说后,露出圣母般慈祥的笑容

****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谢谢横须贺君。因横须贺君,我注意到了重要的事情。我,然后我的家人,往后一定能抓住幸福。我会挺起胸膛说,能拯救一个家庭的人绝对是超级英雄

谢谢,真的非常谢谢

——不过呢横须贺君,我注意到了

我并非是因为绝望才想重塑人生,而是想让别的同样处于绝望的人重来才重塑世界的。所以我“重塑”的syndrome,是因横须贺君想重来才发动的。

幸好在二周目世界里我也没对自己的人生绝望,就算发生了很多,我依旧没绝望。不过,看到那无比可怜的姐姐,看到姐姐那泪水,我如此祈祷了,想让姐姐的人生重来

于是,syndrome觉醒了

所以横须贺君你别担心,万一横须贺君改变不了命运迎来死亡,我也会将你的人生重来的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