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第一章 同行的夏旅

网译版 转自轻之国度

翻译:wheem(百度贴吧weeeh)

图源:Lucifer004

=================================

第一章:同行的夏旅

大海,泳装,西瓜,山,野营,夏季节日,泳池,作业。被这些词语装饰的季节终于来了。没错,就是全部高中生梦寐以求的暑假来了

。。。不过就算列举了这么多,和我,横须贺浩人有关系的东西,几乎没有。嘛,只有作业和我有关呢。不过这也只是我至今的情况,今天的夏天可不同,要说为什么,就是我和柳沼在当地家庭餐厅venus中商量着暑假的旅行计划(我都忘了有这餐厅了,还有去第一卷找回英文名。。。)

而那里竟然。。。

【那横须贺君,8月4号去吧】

【等下大河内,为什么是你决定啊】

【呃,当然是由女生决定的吧。。。】

【别只有方便的时候把女士优先拿出来。日程就按刚刚说的】

【哦~那我就不去了吧】

【我没所谓,不想来别勉强自己】

【等等,开玩笑的,配合下啊。。。嗯,我应该可以】

【话说,你是认真肯定确定去吗】

【嗯,认真肯定确定去】

大河内点头

【我是认真肯定确定和横须贺君柳沼君去旅行的!加住宿!】

大河内一言蔽之是美女。端正的北欧系面容,雪白的肌肤,在这家进入了暑假从中午就开始有学生来的平民家庭餐厅,她可谓鹤立鸡群。实际上,还有几个人偷看大河内。

【不,不过有女生就必须分房吧,这样费用会加倍的】

柳沼一边擦拭额头上的汗一边摆直眼镜

【柳沼君很绅士呢,不过没事的,我会自己出自己那份的】

【问题不是这个。。。】

【问题不是这个?】

【不,不是那种问题对吧横须贺!?】

【别全部抛给我啊,话说你们两个为什么都朝我说啊】

一如往常,不善对付女生在我旁边坐着的柳沼一直面朝我,光是他这体型,就感觉热了一倍。对面的大河内,因为她柔顺黑长直的头发,完全没有闷热的感觉。

【不过大河内,你也没有监护人那样的大人吧,男女高中生一起出去旅游而且还有住宿。。。有各种问题吧】

【该说你是认真呢还是怂呢。。。大概是后者吧】

【只对我这么毒口啊,你不应该说我是绅士吗】

【不用担心那个。因为我和横须贺君和柳沼君,是目的相同去同一个地方,并为达成这个目标互相帮助而已吧。而且有时候有我这个女生在场会方便点吧。】

确实,如果是互相帮助那也没什么好说的。虽说是多了一人,到费用是各自出的,在钱方面也没任何问题。唯一要注意的是大河内太过执着和我们去一起旅行这点。虽说她为达成目标又这般冲劲很好。。。

【是,难得旅行,抽一天去海边吧。就是民宿那个,我还没住过民宿,想体验一下】(日本台湾民宿不错,挺干净的,国内就还是住酒店吧)

【你满心去玩啊喂,忘了本来的目的怎么——】

【——等下】

我们做的是包厢,不知为何外面有人说了“等下”。那家伙是穿着黑白女仆服穿着格子裙的女服务员。松松梳起来的红色头发和健康的肤色给人活力的印象,在男性客人中挺有人气

【你们在说什么】

【你先把帕妃放下来】

我可没见过单手拿帕妃叫客人“等下”的店员。

【又是这人,我不想给】

【快给啊】

露出不愉快眼神瞪这边的店员是同班的木崎。因为家里有点事情,所以她在venus打工。

【不知是谁在文化祭前说要转校给大家制造了大混乱最后却没走而继续在这里上学——】

【好好,那是我。对不起,这是你点的草莓帕妃】

木崎重重把帕妃放在了桌子上

【呜。。。我到底还要被人抓把柄抓到什么时候啊。。。】

【就是啊横须贺君,一直抓人小尾巴太小气了哦。我开动了】

【你就看都不看我一眼光把注意放到帕妃上了嘛】

【不,等下,话说我是要问大河内桑】

【不去工作没关系吗木崎】

【这种时候店长会搞定的没关系】

【这才是要担心的吧】

主要是店长身心疲劳方面

不过来venus的都是熟客,所以和店员说说话也是ok的

【大河内桑,虽然在你已经把帕妃吃完2/3的时候打扰你很不好意义。。。不过你说了旅行吧?】

【嗯,就是旅游,和横须贺君柳沼君一起去,男女生高中生3人】

【旅行!和横须贺和柳沼!?高中生!?男女一起!?】

【又不是做什么奇怪的事,我们有任务的】

【但你说的大海。。。】

【我也犹豫了下呢】

【犹豫也不行,这太过了】

【木崎你到底想象什么啊。。。】

【就是你啊横须贺!】

【啊,是,抱歉】

为什么要被她凶

【又不是一男一女,是一个团体去,没什么好担心吧?】

大河内在说话的时候也没停下吃帕妃的手

【一男一女当然不行!不过一女两男也有那方面的危险吧!女生多过男生还好说。。。】

【没事的,木崎桑你回去工作吧】

面对充满余裕的大河内,木崎的眉头一跳一跳的

【不能放过。。。旅行中和平常不同的打扮。。。错过。。。要后悔】

木崎低头自言后,立即抬起头来。

【。。。我这个暑假也预定要去西边呢~!】

【。。。嗯?】

是连木崎也乱入的原因吗,看向远方的柳沼也重新摆正视线


【就是那个,那里有我家经济困难时援助过我们的亲戚,他们提出了有空就去看看的条件,暑假不是个好机会吗?嗯,所以去的地方和横须贺你们要去的H县很近】

【。。。我说,你为什么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

【额,,,你,你们在班里说了吧】

【。。。木崎桑倒是竖起耳朵听呢】

【只是偶尔听到啦】

木崎的脸有点红

【总之,为了大河内桑的安全,而且偶然有事去相同方向的我。。。就和你们走一段路吧】

对于木崎的话,我一瞬间僵住了

【不,不过木崎桑,你这么关心我很高兴,不过真的没问题的。而且我们去的地方木崎桑也不感兴趣】

连游刃有余的大河内也开始焦急了。她也没想到木崎竟然会说一起去吧。不过大河内为什么这么焦急,她自己也是擅自去的吧。。。

【就是啊。而,而且木崎也去就是2男2女男女同数了。按照你的理论这很危险吧】

虽然我也出口阻止,但木崎没有退缩的意思

【。。。既然如此,在找到好的安全方案前我也去,就算吴越共舟我也忍了。。。】(吴越共舟这成语第一次看到,而且是日文中看到的,虽然意思大概懂,但作为中国人无面见人)

对说着不吉利话的木崎,早已放弃的柳沼灵魂出窍自言

【为什么会这样。。。】

说真的,这暑假究竟会变成怎样呢

——————

那安全方案来得意外地块。第二天上午,我家的门铃响了。老姐【来了】走向门口,大概是快递什么的我走回自己的房间

【哦~好久没见了,请进请进】

听到说话声,好像是老姐的朋友

【虽然想好好跟你说下话,不过我等下就要回大学了。那之后就麻烦你咯。浩人!】

听到门关上老姐走出去的声音。。。额,我?

搞不清状况的我走出房间下楼梯,然后。。。

【早,早上好】

在我视线下方,是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娇小的女生

【这,这腌物是父亲出差时带回来的特产】

提高纸袋说明的是住的距离近到两家会有所来往的,假青梅竹马岩佐美帆。不过她已经很久没来我家了

【不用特意说明也行啦。。。】

我走下楼梯,站在岩佐的面前。从薄薄的绿色连衣裙中露出了她纤细的手脚。虽然穿着上能看出用皮带紧紧绑起来的身材纤细,不过她轻飘飘的剪影却强调出了女性的可爱。虽然包含她褐色鲍勃头在内的全部特征都给人一种儿童的感觉,不过对岩佐说这番话,也感觉不太适合,她有种说不清的色情感。

是因为夏天露出度提高的缘故吗,不过仔细看,她的头发比往常要更鲜艳又光泽

【额。。。这么盯着我看好害羞】

【啊,不,才没盯着看,只是你来得太突然了。是拿特产来?】

赶快从岩佐手中拿过纸袋。我不可能会看比我还要小屁孩的青梅竹马岩佐看入迷。可我现在的服装是t-shirt加短裤,完全就是没有打扮的家居装。

【帮忙说声谢谢咯。话说我家母亲好像还会去你们家,那岩佐你没必要过来吧】

【这,这是。。。顺便而已,顺便】岩佐说话有点莫名的慌张。

她口中的顺便大概是真的吧,毕竟她今天的穿着挺认真的,大概之后要和家人出去吃饭或者约会之类的。。。没,约会不可能

【拿过来谢谢了。看你还挺忙的,之后再见了】

【不。。。没没这回事,我还有点时间,可以稍微说下闲话】

【哈?什么闲话?】

【放假我们就不能在学校见面了吧。。。】

【才刚放假,没什么话要说的吧】

【这就请你。。。为什么我在求你?】

【别问我】

【不,就是有点那个】

岩佐清了下喉

【。。。听说横须贺君你要去旅游】

为了拜托那不安定的气氛,摇了下头

【额。。。你听谁说的。呀,是放假前在班里大嘴说了吗】

【而且还是和女生去】

【别当柳沼是死的好咩。而且虽说是旅行,其实也不是去玩,还有别的事情要干】

【和轮月侯群症相关的?】

【嗯】

【。。。那syndrome使的我去也没关系吧?】

【哦。。。嗯?】

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也很在意轮月侯群症的秘密。。。我究竟为什么会变成透明人的呢这样的】

【我们懂了什么会告诉你的,那就这样吧】

【横须贺君,柳沼君,木崎桑,大河内桑。。。2男2女可能有危险耶】

【那,那样的只有木崎一个人在说啦】

【我也要去!】

这就是木崎所说的安全案吗

【为,为什么嘛!?岩佐你没必要去吧。第一个原因是那个,不是免费的哦,住宿要花很多钱哦】

【那。。。向妈说“我要努力不被敌人抢走东西”就有军资了】

【你在和谁争什么嘛!?】

【嗯~什么什么,要去旅游吗?而且还是男女去?】

此时,又多了一个添加混乱的人

【搞什么这么现充的活动,我去也行吗?】

母亲一脸淡然用学生的语气说话,从屋子深处走了出来

【你绝对别来啊】

【假的啦,真是的,为什么这么不愿意~】

因为会多很多麻烦

【话说美帆酱,刚才我在厨房没出来,不过你要和浩人一起去旅游吗?】

【是这么打算的。。。】

【就是那个旅游吧,浩人说过要和朋友一起去的那个】

【是这样没错。。。但不包括岩佐】

【嗯,那美帆酱一起去就好了!有个熟人也不担心了~这样就放心让只有你们高中生去旅游咯。相对的,如果美帆酱不一起那我不允许你去】


看来我这个夏天,要男女5人去住宿旅行了。换做过去,肯定没这回事。最初是一个人觉得不安所以叫上柳沼,为什么最后就这么多人了呢,搞得我很有名望似的。。。难道说,这是二周目世界才会发生的事?只是比起以前更愿意和人交往了,所以产生新关系也不足为奇,虽然有时候很麻烦,不过说实话,有点开心

****

有名为syndrome的只有轮月学生才能感知得到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存在。

轰,红色的火球发出声音从我面前飞过

【好热!】

热浪向脸袭来,我不禁大叫。火球在飞过我面前几米后消失了。回过头,有棒球般大小的火球在空中漂浮着

【等,等下。。。】

操控火球的人是棒球部的,为人温厚值得信赖的田宫。。。就本来来说

【你竟然见死不救。。。!】

和他怨恨的声音一起,田宫从投球位把火球向我扔来。

轰,火球这次正面而来。死啦死啦。我拼命往右跳躲过,火球就在左边穿过了

【好,好危险啊喂!】

【是你大意还悠悠闲闲散步啦】

【这里是学校!?不是战场啊!?】

正值暑假的轮月高校,有稀稀疏疏来参加社团的学生还有自愿参加特别补习的学生。现在我身处的中庭,就有几名学生

【syndrome用太过被人看到就那个了,你看,老师也经过了】

【没事,老师看不见的。。。】

田宫慢慢逼近我站在我面前然后瞪着我

【。。。对不起】

我以奇妙的表情低头见

【我因为在文化祭上帮横须贺你而被学生会逮住了,本以为你之后会帮我。。。】

【。。。因,因为戏剧最后气氛很好,而且结束后还有各种事情。。。】

【所以你就不得已忘了给我就用syndrome的事辩护了。。。?】

【多,多少次歉我都会道的,原谅我吧】

【但一看到你的脸就来气。。。!】

田宫因为在文化祭上用syndrome,所以被学生会搞惨了。加上和外校学生发生了纠纷,所以后事弄得很麻烦。

【总之是我不对。真心认真抱歉】

【嘛,算了】

【那就别突然扔我火球,要吓死了】

【这种程度的就让我做吧。啊,我会小心不打中你的】

【。。。骗人】

【别小看棒球部的控球啊你】

那后见。田宫之后就朝操场走了。

syndrome是能让人喷火,能让人透明,分身,如魔法般梦幻的力量。在其中,存在着巨大的可能性。然而只有轮月的学生才能感知,所以只有一部分人知道轮月侯群症的存在。由于不能对外界造成影响,所以和校外学者没啥关系。连轮月的学生中也有人不看重,在教师中也肯定有人看不起它。

【哦横须贺,从早上就搞得这么热闹呢,有的前辈白你眼哦】

背后有人向我说话,于是回头。是同班的文化委员and轻音部的莲田

【从早上就被人放syndrome不可能不热闹吧】

【是田宫干的吧】

【不过田宫会那样做,是因为对方是syndrome疯狂爱好者的横须贺你咯】

【我才没这么疯】

【别谦虚了,让我开心这点是不错,但记得别把我卷进去哦】

【。。。所以你在田宫走后才过来吗】

【我之后要去轻音部啦】

莲田没回答我的问题就走了,真是随心所欲的家伙

在轮月高校对syndrome表示理解的学生中,有很多人将之看作“能给日常添加点趣味”的调味料。既然是只有我们能看到的幻觉,那某种意义上就是只属于我们间的游戏。不过我知道,syndrome并不是这么小儿科的东西。

轮月侯群症能给现实带来影响,现在就是重回三年前的二周目世界,虽然没人注意到这点。我拜托能使用重塑世界syndrome的身份不明女生,让世界重来了。

【早横须贺君,今天来得好早呢】

这次是和早晨印象相符的清爽声音。被她那优雅的步姿给装饰,中庭如同变成了王宫的庭院。那黑发随风飘扬,沐浴在阳光中,闪闪发光

【大河内早】

大河内,是一名如同女主的女生。今天我和大河内预定要见一个人

【不过还想要见一次ta,横须贺君你很热心呢。你究竟想为这次旅行准备多少东西?】

【有多少做多少】

【你又像平常一样好像在被什么东西逼了。。。最近横须贺君不是被各种人爱慕生活顺风顺水吗】

【才没这么夸张,是比一周目世界顺利没错。。。】

大河内盯着我的脸看。啊,刚才不小心说了“一周目世界”。虽然过去也有对大河内说过,不过她应该不懂意思

【没,就是比以前顺利了】

“现在是读档所以是简单模式”,要是这么顺利就好了。不过我的情况完全不同。我对读档前一周目世界的记忆,只有大致印象的程度。相对的,只有一个事实我是确实清楚的,继续这样的高中生活,到最后我就会死。既然什么都不做唯有死路一条,那肯定就会拼命去做吧。

【话说大河内你今天也要陪我啊】

【嗯】

【你该是时候说明一下为什么要跟来了吧】

【这么说来木崎桑和岩佐桑也要去呢,有点麻烦呢】

【麻烦的是我,她们都不想下我的心情】

【不过事都定了也没办法了。不过这下好像挺开心的,好想在那里做点只有在那里能做的事呢】

【只说消极话的我不知为何好像输了。。。】

【走咯】

【喂,等下呀。。。】

对先迈开脚步的大河内,我感觉有什么事情被她巧妙躲过了(就是你的问题啊,她一下就带过了。。。)

————————


三年生染谷在校舍阴凉地方等着我们

【你们两个又关系这么好一起来,果然在交往吗】(参照第二卷)

【没有】

大河内你否认得也太快了吧

【虽然横须贺君擅自认为有机会,但我们没交往】

【你别污蔑我呀。。。额,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的话被他们无视,他们开始了学生会事务话题【说回来大河内负责的那个资料在哪里】【我放在前辈桌子上了】【啊,那个啊,可能和别的资料收起来了】

虽然染谷头上有几条跳起来没整理的头发,而且一副懒洋洋样子,不过他是学生会的会计。大河内在文化祭后依旧帮学生会干事

【额,你们要问什么?】

我回答

【下周我们要去旅行,所以想先说一下】

【真规矩呢,明明就没必要特意过来】

【不过之前你帮我们介绍了,还有帮我们向“文字”人先打招呼了】

【嘛,其实我也有事联络ta啦】

我们这趟旅行的目的,主要是去会会能让文字显示在任何地方的syndrome使。起因是因为在寻宝活动中宝藏是由这syndrome留下的信息

{有从轮月毕业后维持轮月侯群症的方法}

我推测这男生,就是毕业后扔维持有轮月侯群症的人。单纯来想,这是最有可能的。于是我把这个跟运营和轮月侯群症有关祭典——里文化祭的实行委员染谷说了。虽然我顺势想问里文化祭相关的人关于如何推翻制定压制轮月侯群症相关方针那方面势力的详细,可被糊弄过去了

不过我预想文字人那方面的设想倒是全对,所以我——

“务必让我见下那个人!”

“你们能通关我们都通关不了的文字人的寻宝很厉害,而且还这么有趣,所以他也等着你们吧。那人八月末就会从秋口回这边,那时候就。。。”

“我想早点见他,直接去见他也行”

“但很远哦。。。?”

于是在我的强力要求下,染谷帮我介绍了。

【不用这么急也行吧,而且也不用无端端出旅游的钱】

【俗话说“好事不宜迟”嘛】

时机刚好时。。。可能会因某些原因错过重要的瞬间。我现在很清楚,不应该抱有现在拥有的事物在将来同样存在的想法。

【结果怎样之后要告诉我哦】

【我之后也有东西想问染谷前辈的,关于轮月侯群症派的事】

清楚举办里文化祭的人在校内,而且知道还有毕业生在帮忙,在私底下,他们好像被称作轮月侯群症派

【这个啊。。。】

对移开视线挠着头的染谷,大河内也说

【就算我们两个对轮月侯群症这么有兴趣,也不能告诉我们这么多呢】

【。。。嗯,把一年级拉进来不知道会被人怎么说】

【就是说卷进去会变成麻烦事咯。比如说轮月侯群症派=反学生会派?】

【大河内你说得还真直接呢。横须贺君也包含在内,让你们走上我们的道路什么的。。。】

【嗯,你们确实是干着什么大坏事呢!】

校舍后面传来大声音。刚想是对我们说话吗回头,就看到一个女生快步走来

【把你们在说什么赶快老老实实全部说出来!】

黑色双马尾的女生,抱起手伫立在我们面前。虽然有点矮,不过手脚都很长,大概是有好好运动的样子,身材不是单纯的纤细而是紧致,有一种协调的身体美。有点吊梢眼,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不过她脸颊柔软丰满,给人一种天真的印象。有点孩子气又有点大人的成熟,是两种感觉交杂的女生

【喂喂,为什么一下子就插进去啊】

然后从后面男生也来了

【可是,你不是说了他们可能在说奇怪的话吗?】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这边表情懦弱的男生,是熟人。(外貌描写省略~~,因为庵田很喜欢重复描写人物外表,所以以后我都会省略已经描写过的)瓜生亮介,二年级,学生会长。

【只要这些人老老实实说出来就完事了吧】

明明是初次见面,但这女生还真有点狂妄。大河内对女生和瓜生低头

【早上好,会长,副会长】

【早上好大河内桑,招呼太正式了。染谷桑横须贺君也早上好】

瓜生用笑容对我。然而我在回礼前就不禁说了

【额,副会长?副会长不是三年级的男生吗】

【才—不—是!我说,不是有我第一个学期没出面就不认识我的一年生吗!】

被叫做副会长的女生骂了,瓜生露出困扰的表情道歉

【不过横须贺君也对。因为副会长有两人,第一学期基本出面的是三年级的男生】

【因为被·会·长·说·了不要露面】

【这也没办法吧,毕竟你受伤了】

【只是去了下医院而已,明明我还是有来学校的】

【你懂什么叫谨慎吗?到处追违反校规的学生,在下楼梯时想都不想就直接跳下去搞到骨折,怎么能简单让这种人自由行动】

会长严肃说后,染谷也【啊啊,那件事沸沸扬扬啊。。。】

【唔~~】

这么短时间里也可以看出她是相当具有进攻性的人。

【比起这些,得向横须贺君你介绍呢。她是二年a班的芹泽爱梨,是副会长之一】

【嗯,请—多—关—照】

是因为会长在意我吗,芹泽的态度相当敷衍。

【那你们在说什么呢问题儿童君?】

【w,我?】

【就是你。在我不在期间举办了syndrome的battle活动,文化祭也大暴走,还有帮助这些的大河内桑,明明是学生会却对syndrome表示理解的染谷会计,你们三人聚在一起商量绝对很奇怪。。。会长是这样说的】


【。。。我只是说了他们可能又有什么新计划而已,后面都是芹泽的主观看法】

【我们只是商量暑假的旅行而已】

大河内轻描淡写说。是没说谎,还是她说话没迟疑呢,感觉很可靠

【真的吗?不是在计划什么?】

【没这回事。到底有什么根据?】

【直觉】

大河内滔滔流水说话有大河内的气势,芹泽也同样有她自己的气势

【我的直觉很准哦】

芹泽有种莫名的自信。她是靠直觉生存的类型吗

【只靠直觉就去谴责学生,作为有权力的学生会的人,这合适吗?】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前辈哦?而且还是副会长。而且关于学生会的事我不想被大河内你说。毕竟你只是个连正式入会都没有半入会的人呢】

【我是被邀请参加的】

【。。。你想说亮君需要你咯?】

亮君。。。啊,瓜生亮介,会长吗

【不,没这个意思】

尽管否认,但大河内还是悄悄往瓜生送去别有意味的视线。原本是芹泽她插进来,但大河内也相当厉害

【超级来气的。。。】

芹泽的双马尾开始动了

【你们两个,别一早就这样剑拔弩张,停一下】

至今沉默的染谷开口。虽然他平常一副吊儿郎当,但好歹是三年生

【就像染谷桑说的哦芹泽】【大河内也停一下】

【啰嗦】【给我先安静下】

【【【。。。】】】

三男生,gg

【这都是亮君太天真了。有怪家伙就应该赶快收拾掉,既然知道这些人是对轮月侯群症有兴趣的危险分子,就应该赶快想好对策才对】

在学校里拥有最大权力的学生会对轮月侯群症的方针一句话说完就是“别深入轮月侯群症”。对于我们这些对轮月侯群症有兴趣的问题儿童来言,倒是不错。

【好啦好啦,这里谁也不是syndrome使】

瓜生再次劝芹泽

【你还真不明白呢,横须贺绘理奈的弟弟可是在这里】

【额。。。为什么又是老姐。。。。】

偶然听到过老姐的名字,但就算问老姐本人,她也什么都没跟我说

【真是的,为什么在这间这么普通的学校里得注意那些有的没的,有关于syndrome的麻烦就得我们去处理,而且要是变成那样的大·麻·烦·眉目也一点都找不到】

【芹泽,差不多该。。。】

【所以赶快用我的能力不就——】

【给·我·差·不·多·芹·泽·】

瓜生用比平常低几度的声音吓道

【啊。。。】

芹泽的脸一下没了血色

【不,不是的亮君。早上火气有点大,不注意就。。。对不起】

刚才还强势的样子一下就没了,芹泽的眼睛好像快渗出眼泪了。接受芹泽的反省,瓜生露出笑容

【你明白就好】

然后瓜生面对我们

【大家真的很抱歉。芹泽只是太过热心学生会】

瓜生是皮笑肉不笑,所以我警戒着问

【。。。果然对轮月侯群症有兴趣就会被盯上对吧】

【如果有危险是这样的。毕竟作为让学生有安全舒服的学校生活的支援,学生会当然会这样做的吧】

对于看出轮月侯群症存在可能性的我,和瓜生注定是不相容的。瓜生可能在未来某个瞬间,成为阻挡我前进的墙壁。那反过来说,我就是瓜生眼中的害虫

【大河内桑和染谷桑,你们今天会去学生会室吗。我们一点左右就走了,大概还能见面吧】

【。。。我说亮君,今天早点回去吧。差不多去h县旅游了,得把日子定下来】

h县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吗。。。不过日期应该不会重复吧。比起这个,芹泽紧紧抓住瓜生的右臂走了(原文是染谷,日本的编辑,校对认真点啊。。。)

【额。。。当上会长就能让副会长服务自己了吗?】

竟然有如此杀必死。。。虽然芹泽那种野马性格,不过脸很可爱,该凸的地方也凸。。。

【你到底哪来“服务”这种想法的】

大河内的视线有点冰冷

【没,我才不是羡慕呢】

【为了不让你误会我先说了,会长和副会长在交往】

【果然当上会长后就能让副会长唯命是从了。。。!】

【。。。】

【抱歉,刚才开玩笑,对不起】

大河内真的用轻蔑的眼神看我了。虽然对于有点人这可能是奖励(抖M),不巧我没这么兴趣

【玩笑开得好是不错。。。横须贺君是负责搞笑的?】

【没有啦】

被人指出至今没被人指出过的事,发现新自我,这挺有趣的。毕竟在重来前,我心中某个地方已经放弃全部东西了。不过说真的,可能性不是一直都有吗

【话说回来染谷前辈】

我看向染谷的方向

【学生会里大家看你的目光应该都超可疑的吧】

【哈哈哈。我确实是有异想天开的想法啦,不过你说的也全对】

他既是学生会的一员,但同时也是被学生会压制的里文化祭实行委员中的一员,从这不可思议的情况想,他绝对在学生会里被当成危险分子

【虽然没对染谷前辈说,但我刚进学生会,马上就有其他前辈跟我说最好别和你扯上关系】

【真的吗大河内!?怪不得今年一年级的都不和我说话!】

【染谷前辈,在你发现悲伤的事实并痛苦着的时候打扰你不好意思,不过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副会长说了“用我能力的话”这话对吧,那个时候会长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实际上。。。副会长,芹泽爱梨有一个可疑的传闻】

【可疑的传闻?怎么回事】我问


【芹泽能用syndrome】

【可她却这么敌视syndrome?】

我很惊讶那种人觉醒了syndrome,不过仔细想想,对轮月侯群症持否认态度的木崎也觉醒了,所以也不是无法理解的。我想知道大河内是不是也知道,所以瞥了眼她。她眼神尖锐冰冷,如同瞪人那样,她那反应。。。我也不是很懂

【而且那力量好像挺强的。有人说会长用那个正企划着什么】

【而且她也很想用的样子。。。难道说是真的?】

【芹泽像是真的觉醒了syndrome。不过他没对我们说所以也不清楚,不过自从有那传闻开始,会长就慌慌张张开始了行动。。。好像背后藏着什么】

****

旅行前夜、

【嗯,底裤再备多一条。。。还有胶袋,这就是全部了吗?】

【喂,我进来咯】

门打开了,老姐绘理奈进了我的房间

【所以说别刚出声就进来啊,等我回答后再进!】

她一点常识都没有!

【有什么关系嘛。有那种情况你就零点几秒内处理一下】

【别说这种没可能的。。。】

【哦,准备明天的事?你除了修学旅行外没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过吧?】

【很可惜高中三年一次都没有!大概】

【。。。嗯?是初中三年吧,你现在才高一吧】

【啊,啊啊。。。嗯,说错了】

有时候会说漏嘴,幸好大家都当只是说错,我也不用太过担心

【你住几天?】

【住2天,可能会延长】

【哦~】

老姐好像只是来说说闲话,感觉现在刚好是好时机(诸君,这种情况现实是有的,但绝对谈不上愉快,也不用羡慕,证据就是我)

【我之前好像也听过了,老姐你和学生会有什么因缘吗?】

【因缘太夸张了】

【那是什么】

【。。。你啊,有没有因此被人欺负之类的?】

老姐的表情和声音都变严肃了

【这倒没有。只是因为我是你弟弟这件事,被学生会的人盯住了】

【这样啊。要是被欺负了要马上告诉我,我会做点什么的】

她这话有种奇妙的决心

【做点什么。那是做什么】

【谁知道。暴力之类的?】

【别干,绝对被人笑是靠姐吃饭的弟弟,肯定会被欺负惨】

【不过对面也在意我们是姐弟之类的,彼此彼此吧。话说,你旅行去干什么】

老姐露骨改变话题,看来她没有深入说明的意思。换做普通时候我肯定会退缩,但这次就让我推进吧

【和文字人见面】

和学生会对着干,被盯上的我,还有偶然被说出名字的老姐。这就联想到老姐也是和轮月侯群症有关系的人。既然如此,自然也想到老姐可能也和文字人有所关系。老姐半分惊讶后叹了口气

【啊。。。是吗】

【话说,老姐说你知道的出来听听,差不多就行了】

我几乎是事事都和老姐报告

【不行。迫不得已还能考虑一下。话说你也是时候别和侯群症有关系了】

老姐就是闭口不说。不过只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也便能往下走了

【那就这样吧,你告诉我文字人是怎样的人就好了】

【嘛。。。这倒可以】

好。就这样从易到难,迟早能行

【虽然他不是那种很跨越的人,不过做起事来怎么说,就是很执着。。。总之】

是有来电吗,老姐看手机

【要是你说的文字人不在了,势力图就会改变哦】

【能改变势力图,他到底是多大的人物。。。?那势力图是轮月侯群症派和反对派。。。就是学生会派间的势力吗?这点讲清楚点】

【朋友电话来了不说了】

【喂好卑鄙啊你】

【你这家伙对姐姐就是这种口气?】

【是,对不起】

口吻真的不好,所以马上道歉。什么嘛这老姐。明明过去她自己的言行有可能对我的高中生活带来影响,可她却一直在情况不对时绝口不谈,自顾自的。。。说真的,年上的人都这么奇怪。

【啊,差点忘了,这个给你】

老姐给了我一张钞票

【这5000円什么。。。?】

【特产钱】

【感激不~~~尽!我怀疑你真的很对不起!】

【我可没说给你!还有你怀疑我了!?】

****

刚醒来,最初清楚认知的话,是温柔的女护士说的

【手术很成功,当然捐献者也很精神】

全身麻醉的倦怠还没完全消去,脑袋还有点晕,不过刚醒来时的恶心已经慢慢褪去了。虽然之前还有各种人叫我来着,不过我都意识朦胧记不太清了。不过总之,那人也很精神。虽然这是我的移植手术,不过让我最开心希望等到的,却是刚才那句“对方也很精神”。

真的,真的太好了。不管是为了那人,还是为了姐姐。

就算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自己手术不顺利也没关系。可要是说这话,肯定会被大家骂吧

【葵】【葵】

父亲母亲都看着我,迟来的姐姐也一样,大家都一副非常安心的表情

【痛不痛,有没有不舒服的?】

【啊。。。痛痛痛。。。被妈说了后就觉得了】

我说后小声笑了。确实是有点痛,不过还好

【妈,你干什么啦】

姐姐也吐槽笑道。啊,好痛,要是笑真的会痛。不过太好了,又能这样看到大家笑了。而且——

【哟,小葵,没事吧?】

【等,等下,你怎么就已经走起来了!?】

【又没事】

【才不是没事吧!?之后会陪你说话说到饱,现在你先快回床!快点!】

和那人见了一面后,他就马上被姐姐推了回去。太好了,他很精神。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这样大家肯定就能变得更幸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