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第七章 文化祭中的战场

轮月高校的文化祭是星期六日。一年a班上演时间是第二天下午,而和我们内容重复的三年a班演出时间的第一天下午。因班主任有注意事项要说,所以大家先在教室集中了。现在,木崎站在一年a班的讲台上

【大家,谢谢你们帮忙准备到最后……嘛,我当然知道大家不是为我而做的】

在忙社团那边已经忙得分不开手的,演主要角色的人,还有幕后人员都相当努力了。在文化祭渐渐迫近中要修改的剧本,也不是不上不下的半完成品。经过大家推迟回家的共同努力,在最后时刻总算是赶上了

【不过因为大家,我才有了这些充实的日子……】

【别说了,气氛都变成要分别的时候了!】【我要哭了哦要哭了哦!】【这些话文化祭结束后再说啊!】

【……也是呢。突然被叫到前面来讲话不注意就……】

“快换个气氛吧”,不知谁说后木崎带领说道

【那尽情享受文化祭,为明天的戏剧加油吧!】

【【【哦——!!!】】】全班共鸣。

由于今天不是上演的日子,所以自由活动

【这日子终于来了……内容重复的戏剧……然后被委员长骂“为什么会有这种事!”……迎来表演的时刻……不被“不是一样吗?”观众嘘声一片已经是万幸了……】

莲田抱头呻吟

【我们不是为了不变成这种情况努力了吗?横须贺他们修改的版本也很有趣啊】

野上加进来

【啊啊说的也是啊!要是修改版受欢迎万一获了奖我的名气一下就传出去了啊!】

【你真是一上一下啊】我吐槽到

【话说横须贺你才是,就没点不安吗?你是决胜当天的重要角色啊。失败的话……】

【不行换其他计划就好了吧】野上说

【要是那样虽然我出场的机会多了不过台词还是……好慌啊我~!轻音部的表演我也好慌啊~!?成功率只有25%啊~】

【不安我懂,不过都来到正戏了没能做的事了。走了去委员值勤】

君塚出现把莲田带走了

【好,好慌啊~!】莲田叫着消失了

【莲田还是老样子呢。啊,我也有点不安了,只能这样上了】

野上握紧拳头。虽然莲田是那个样子,不过野上还有班上的人,都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

【不过横须贺你行事热心的角色定位和第一印象不同呢】

在一周目和二周目世界里,我的行动确实是改变了。本来我就不是热衷于参加学校活动的人,所以在一周目世界里我就这样随大势,和普通人一样经历了文化祭,然后,发现自己留下了遗憾。

【野上君,说好的今天文化祭一起逛~】

被女生们叫到后野上【那后见】从座位上站起来。不过这家伙出手真快啊……

【我说,我果然还是在意最后的展开,把这个当成题材真的没问题吗?】

向我搭话的是森本

【……森本你也妥协了吧?你也说了尽可能挑起气氛比较好】

确实,为最后带动气氛而将此作为题材使用还是有点争议的

【我知道已经改不了了,不过我姑且还是想说清楚自己的观点】

森本清楚说道。被她以这样直接的方式说,只感觉一阵清爽

【万一出事就说是我的独断好了,请别担心】

【……竟然你都说这样说了我也没意见了】

“越来越期待正戏了”,森本留下一语也便回到自己座位。像刚才那样换做是普通时候自己绝对和她拉不上关系的森本正常说这话这件事,我重新想想后,不免意外。

在周围都没人后,柳沼转过身

【横须贺,文化祭绝对要赢哦】

肚子凸出来的这个男说道

【……你有帮忙准备过班级的戏剧吗?】

【我说的当然是里文化祭啊!】

【哦……】

这货不可能改性

【对呢,包含寻宝在内我一定要赢呢】

【虽然我觉得有一定要达成目的的心很好】

有人插入我和柳沼对话。认真进入这个圈子里的人很有限

【不过这种话不用从今天开始就说吧,明天才是关键哦?】

插进来的是我们班的自豪女主角大河内

【我们的事随我们喜欢吧大河内】

【嗯,是这样没错,我也是以“不是说不行”这样的基础上说的】

大河内和我的目光正正对上了,那是仿佛会将人吸进去的美丽瞳孔

【好好享受文化祭吧横须贺君】

【……你突然说什么啊】

“咳哼”大河内清了下吼说

【能陪我一起逛文化祭吗?今天没事要做吧?】

被这样问道的我四顾教室,大家都各自组成了自己的团体说着今天的预定。木崎的身影也进入了视野,她和关系很好的体育部的女生们聊着天,她今天应该和她们一起逛吧


【柳沼君一起来怎样?】

不是和我两人啊,不觉得可惜就是了

【……我,我还要帮那些帮我找syndrome的人】

【虽然你是直直看着横须贺君说的,不过还是回答我了。柳沼君谢谢,这就没办法了】

嘛,其实我没必要答应?

【大河内抱歉,其实我也有事……】

【那20min后正门集合,敢放我鸽子你就等着吧横须贺君】

【……额?强制?】

****

大河内真的在正门等

【……真在啊】

虽然想着不可能,但我还是姑且去确认一下,没想到她真的在。从颜色鲜艳巨大的入口,已经可以看到校外的参观者了

【太好了横须贺君,你来了呢】

【话说你和女生一起去逛啊,和君塚岩佐她们】

【嗯嗯,之后想着大家一起的逛的,因为其他人最开始都要和别人逛】

【什么嘛,你想说我没人陪吗?这点你也一样吗】

【我是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来这里的】

不知是真是假,不过听她这么一说,也难以拒绝了。

【总之横须贺君,今天一起享受文化祭吧。啊,要是途中遇到其他男生你和他们一起逛不用陪我也没关系哦】

【啊,嗯……嘛,我中午前和人有约所以中途也要分开】

【随便问下是和谁】

【……大,大河内你不认识的人】

【横须贺君……你的朋友很少呢……】

她露出同情的眼神。好奇怪,为什么我熟人多了却没有朋友?

【那今天我尽可能陪你咯】

大河内微笑着对我说

【我,我又没说想和你一起逛!】

——————

一周目的世界发生过这样的事吗?绝对没有。那我和女生两人一起逛文化祭这件事难道是假的?nono,是真的。我和大河内一起走在举办着文化祭的校内。这样我的遗憾感觉就少一个了……虽说真正的遗憾基本上没因为这个消失就对了

【接着要去哪呢?】

大河内问我

【你没想好吗?】

【你做决定也行哦横须贺君?】

【啊,不,就算你把决定权交给我……先随便走下再想吧】

【……偶尔横须贺君你的缺点很好懂】

以看似约会经验丰富的大河内为对象当然会紧张吧。

【那就惯例的鬼屋?】

大河内指着摆着“鬼屋要来哦”看板的教室。感觉“要来哦”这个词和鬼屋的画风不配啊,嘛,不过看外面和风的装饰他们是来真的。

【摆着有几扇古拉门呢】

【没错~就是这样哦~周围都没人住所以出示使用许可~】

【咕哦!】【呀】

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和服头上戴着三角白布,典型的古代幽灵风

【妖怪……有点Q呢】

她脸上没化妆,除去头巾,就只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女生

【因为我只是招客人的啦~文化祭才刚开始都没什么人,来来,有请~】

她半推着我和大河内进了鬼屋。是从刚才女生说的家搬过来的吗?里面摆着真的拉门和纸门这些装饰,微暗的房间很好制造了气氛

【很久没玩鬼屋了……不过好像要钱呢】

【大河内你就没怎么去游乐园约会之类的吗?】

【游乐园有段时间没去了。不,原本约会就——】

啪哧

【噢哦!】【哇】

突然有只手捅破纸门伸了出来。太突然吓了一跳……!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也是拼了啊……】

从背后的后台听到了稍显慌乱的【好,把纸门换了!】【没有胶水了!又有人来了!?】,等他们习惯就好了吧

噶钦

【哦啊啊!?】【呀】

这次是头上的油灯倾倒了。要是在这里吐槽说“油灯不配房间啦”就太不识趣了

【不过大河内……你好像不怎么害怕啊】

尽是我大动静,有点羞耻

【你是想我更像女生一点?】

【不,不是这样啦……虽,虽然可能也有这样想拉】

【你太慌了吧】

大河内边做出”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一边笑着。连这种表情也很可爱的大河内果然是美少女。

【既然是人做的,事前就大概知道会来什么吧,所以也不是很可怕】

【我不是很懂啦……难道就不可怕吗?】

【人才是最可怕的哦】

【你这话才是最可怕的好吗!?】


————

文化祭上的小摊也很多。炒面,咖喱,关东煮,法兰克福香肠,拉面……而且比起外面的祭典,这里的价格意外比较低

【说道祭典的味道,就是这些店的味道呢】

大河内兴奋看着小摊

【太早了吧,才刚过十点】

大河内用幽怨的眼神回头看向我

【我,我不是吃货哦】

【这我知道】

【只是想到今天能吃所以没吃早餐而已……】

【你这么期待啊】

本以为她是贵家小姐,没想到对平民食品有如此的执着

【这样的机会很少吧?所以,嗯,机会难得】

【我明白了随你喜欢吧】

她所说的原因是没怎么吃过垃圾食品还是没去过祭典?不管哪个,都感到了她有了些亲近感

【法拉克福不错呢~炒面也很好……】

【决定后跟我说吧】

【额?嗯,我选好后横须贺君你也选吧】

【不,要怎么说……我,我请你吧】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和女生两个人时男生要请客吧

【横须贺君……】

大河内盯着我的脸

【不请也没事,毕竟是我邀请你陪我的】

大河内明确表示了不用

【还是说……要男生请才是正常的?】

“究竟怎样才是正常的呢?”。不过冷静想了下大河内和我的关系后,明明没有特别的关系我请她才是有点怪。

【那就分开给吧】

【嗯】

点头后大河内向小摊走去。那样子果然像在祭典上欢闹的小孩模样,感觉看到了点意外的东西

【横须贺君横须贺君!我让他们给我切了法兰克福香肠然后和炒面一起炒,这是香肠炒面哦!】

【明明就是个菜鸟却干着老行家的事啊你!?】{图7}

我也吃了咖喱填满肚子后往操场走去

【感觉变了很多】

【毕竟轮月高校的文化祭大动旗鼓呢】

操场里举行着运动系的娱乐节目。有用球投靶的,有考反射神经的,有接住球的,有垂直跳的……参加完后有参与奖,成绩优异者还能记录上榜

【没有人挑战吗~!现在不用排队哦~!】

【横须贺君我们去玩玩吧?】

【……再等我咖喱消化一点】

【确实现在有点撑】

所以我们看着上榜人的名单

【……哦,有岩佐桑的名字哦……女子垂直跳第一名!?】

【现在才不是第一天中午吗?不过记得以前那家伙的脚力就很厉害……】

【额,还有女生综合前三……木崎桑!?】

可恶,那个只有肌肉发达的运动系女生……!

【横须贺君你不用那么悔恨看着也……嫉妒?】

【才,才没嫉妒!】

【不过大家文化祭都乐在其中呢】

之后我们转了几个项目,又吃了点东西(这流水账的小学生作文既视感)

————

从正面到校舍的路是最多人也是最热闹的。

【刚烤好的要来一份吗!】有这样招揽客人的声音。也有【吹奏部的演奏即将开始】招客参加在体育馆里公演的吆喝。

到了下午,来的人更多了。然后我们就在这个文化祭的中心地带,我和大河内看好了下一个要去的地方

【后半场要去哪里呢?虽然我想看下三年级的剧场】

【那个……差不多了吧?】

我对干劲满满的大河内说

【差不多是时候不只有我们两个了呢,我想另外的人也差不多要来了……】

【我说的是差不多要放我走了吧……哦哦哦哦!?】

我一下转向右边

【好,总之往那边走吧】

【怎么了横须贺君,好像在原本前进的方向上看到不想碰见的人然后生硬掩饰过去】

【我就这么好懂吗!?】

【那到底是谁?岩佐桑……好像和两个像家长的女性在一起】

大河内朝我背对的方向看过去

【啊,浩人~~!】

【来来来,快走吧大河内!】

【她在叫你哦横须贺君】

【喂,浩人~!】

【浩人君~!】

有两个欧巴桑在叫我,然后旁边的人也好奇地在意是谁。再让她们这样叫下去可是要变咸鱼晒在大庭广众之下,我只好放弃走近她们

和岩佐一起的两个欧巴桑我可是清楚地不得了

【好好在干吗浩人?在最大的树下认真表白了没?可是有在那颗树下表白成功的人在高中三年都会甜甜蜜蜜的传说耶……啊,这以前是我的学校啦,哎呀讨厌,一不小心以为自己刚毕业一样】


【……拜托被再说这么羞耻的话了】

这是家母京香

【浩人君,之前美帆的事真是谢谢你了,作为谢礼,让美帆穿上泳装参加换装比赛也可以哦,倒不如说在没人的地方把美帆脱了也行】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妈妈!?还是白天哦!?这里是学校啊!?】

这是美帆的母亲

然后此时,是各自儿子和女儿阻止母亲说蠢话的的星期六下午

【我知道戏剧是明天,不过明天有事不知能不能来所以我今天就先来了,然后也叫上岩佐桑】

【嗯嗯,机会难得所以我想两天都来,刚叫住美帆没想到马上就遇到浩人君了!】

【妈我懂了小声点】

岩佐竖起手指放在嘴前【嘘嘘——!】劝,但完全没有效果

【比起这个浩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和这么可爱的女生在一起!皮肤这么好真的像公主一样。朋友?难道说是……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话说请冷静一点】

这边一点插嘴的余地都没有

【美帆,这可不是悠哉悠哉来的时候哦,这女生这么可爱横须贺君马上就会神魂颠倒啦,然而你还这么……难道说这是正宫的余裕?】

【什么啊这个!才不是正宫啦!?】

为什么在外面碰见母亲她们会羞耻地变得比家里精神百倍啊

【你们好】

确认之后,大河内以优雅的动作打招呼

【初次见面横须贺君的母亲还有岩佐桑的母亲,我叫大河内葵,非常高兴贵子肯与我做朋友】

从大河内习惯做出这个动作看来,我们和她的成长背景有着一段差距

【好,好厉害!这气场好犀利!啊,初次见面,我是横须贺浩人的母亲。话说浩人你什么时候变现充了!?难以置信……!】

【我们家的美帆能赢吗……?你好,我是岩佐美帆的母亲】

【别把心里话……】【……说出口啦】

之后被母亲吵闹了30min后,终于被解放了

————

VS完母亲后,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哈……我说大河内,差不多要和其他朋友逛了吧】

我和大河内漫无目的走着

【一直和我逛对其他人不好吧】

【啊拉,在担心我的立场吗?】

【女仆咖啡~!现在不用排队哦!】【要来份烤鸡吗~!】【那边的两人有空吗?要不要来迷宫?】

走廊上站满了招客的人,我们低头委婉拒绝了来邀请的人

【马上就到和他们聚合的时候了,横须贺君也一起来吧】

【为什么你这么在意我啊,还是说】

我想不到其他的大河内和我两个人一起逛的理由

【是对我报恩吗?】

我恰好救了在被实姐责骂陷入绝望深渊的大河内

【恩情吗,原来你是这样理解的】

她变得如冰美人的人偶般。难得至今柔和的气氛,现在全没了

【顺便说,我之所以这样子和横须贺君一起逛——】

她虽然满脸笑容,但唯独她的眼中没有一丝笑意

【是木崎桑拜托我的】

我为这预料不到的名字疑惑了

【……木崎?】

【木崎桑说了“横须贺也努力了,明天他也要忙着准备,所以想今天给他点快乐的时间”,她好像和社团的人一起逛了】

我理解不了木崎到底在想什么

【再说大河内你无视她不就好了吗】

【不过就算木崎桑没拜托我,我也是想着邀请横须贺君的】

大河内爽快留下一语,便向前迈开脚步。她的头发随之摆动

我真的,完全理解不了她们到底在想什么

****

来到了命运的日子,文化祭的第二天。

一年a班一早就集合,并进行了最后彩排。大道具衣服也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等正式上演了。

【横须贺……最终作战,就拜托你咯!今天我还是有文化委员的工作!】

文化委员莲田对我敬礼

【期待着上演哦,虽然轻音部那边很忙不过我能来一定会来的】

野上也如此说

【我们会为你祈祷成功的】

然后站我面前的,还有一组重要成员,负责映像的两人

【我尽力收集了素材】【之后就交给我们映像班做出最完美的杰作吧,呼呼呼】

【我已经不懂你们的定位了】

班里有电影狂真的帮大忙了。

哭也好笑也好,今天下午,我们的戏剧终于要上演了。然后唯一一次的一年级文化祭,也要拉上帷幕了。

【其实我也想参加那边的……】(本当は私もそちらに参加したかったのだけれど……原句。结合下一句这话应该是横须贺说的,但 “私”通常是女生自称,不排除原文错误,直接翻了。)


我边说边看出现的人,然后吞了气

【怎么了横须贺君?】

她身上穿着那未见过的制服是准备的服装,因为大河内设定是插班生,所以她身上穿的和别人不同。华丽的格子花纹百褶裙,强调了下面露出的纤足。带有弧度的衣襟塑造出了大小姐的优雅,然后胸部的红色缎带绑成了蝴蝶形。是由于那没见过的制服,还是说她的气场符合主角呢,亦或是为了登台而化的淡妆呢?我被眼前这拥有一头黑色长发的,如同宝石闪闪发光的美少女夺去了目光

【我说横须贺君】

【……啊啊,不,大河内】

【奇怪的横须贺君,好像看我看入迷了】

【不是……!】

我太容易被懂了所以不免焦急

【额……难道是真的……】大河内边说边在原地转了个圈

【稍微拿点自信出来哟】

大河内恶作剧般吐了吐舌头,然后说着说着她也不好意思了

【那我就那看板去招客了】

大河内作为女主,今天要去各个地方宣传

【……嘛,就是那个,如果大河内你去宣传效果肯定很好】

【谢谢,我会努力的】

大河内露出花开的笑容

【大河内桑】

【啊,有人叫我了,待会见】

大河内轻轻走开了。紧接着森本向我靠来,她要对我说些什么?有点紧张

【……你要在教室呆到什么时候,其他人都出去了哦】

【为什么大家都不叫我啊!】

我今天身负重职。然后那判断是否圆满成功的大决战,就在面前

————

目的地是旧校舍的东面。在第一天举办舞蹈表演之类的地方,看到了搭建在外的舞台。扬声器也设置好了,接下来在这里要举行演唱会。而且这里就是已宣布的里文化祭寻宝活动的起点。在官方文化祭的时间表上接下来一段时间这里没有活动,然而此时已有40,50个人聚在了这里。其中一年生居多

【这边这边!】

我找先来的人后,岩佐挥手迎接我

【真是的,横须贺君你是最后一个】

【是你们擅自先走了吧】

【横须贺哟……你以为放任自流能找到宝藏吗?你的装备太菜了啊!】

这样叫的是看到他就觉得热的柳沼

【你这身东西是怎样啦?】

背着一走路就会发出声音的大型背包的柳沼,就像接下来要进入丛林一样

【双眼镜,指南针,电筒,笔记,手套,还有录像机】

【我不是问你带了些什么,话说这些全都用不上啊,放教室吧】

【住,住手!?别把我的装备都搞到一起,我的完美配置啊……】

好,寻宝究竟是个怎样的活动呢。事前了解到的是举办当天要顺着出现的提示找下去,换言之就是定向越野的形式。根据柳沼从二三年级得来的消息,每年的提示都会有些许不同。也就是说高年级并没有任何优势,没法事前做准备,全靠当天定胜负

【哦,找到了找到了】

一名清爽运动系男生向我说话。是田宫,一年级中最早觉醒syndrome的人

【SBC的大家都来齐了,有种万事俱备的感觉呢】

田宫看到我们后说

【田宫你最后也要参加寻宝吗?}

我问后田宫耸耸肩

【……只是看看情况。虽然很有兴趣去找没被人找出来过的东西,但我还要值班】

聚在这里的集团和组队,多数都是要参加寻宝的吧。不过根据柳沼先前的情报,在其中会站着很多学生会的人,而在学生会中也有人用纸夹夹着笔记用纸的准备万全的人。

【这幅架势就像说要是参加了寻宝就会被记录呢……】

柳沼说后岩佐说

【……就像是抓超速的警察】

确实,一看学生会的人他们就像说“要是敢违反就要记录”这样限制我们

【有很多人也和田宫有同样的感受吧】

我望了周围一圈后,虽然其中有人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参加”,但就比列来说,很少

【这样说来岩佐桑,展示会你打算怎么办?】田宫问

【嗯……要是大家都去,我也有点想去。不过展示透明人也……时间也可能不够】

【也是,火焰使的我也是一样的想法】

无论任何时候,都是热闹就参加,不热闹就旁观的人比较多。

【横须贺……我们的行动渐渐变得意义重大了啊!我们不能输给周围人的目光而要全力展示把周围的人都拖进来吧……!】

【……这种情况下能用那手吗】

作战必须的那个男生到场了吗?我边想边找他

【好,双眼镜准备!】

【我不是说了叫你赶快把没用的东西收起来吗!只要录像机就好了!】


【不,不用这么生气也……不是开玩笑吗横须贺……我知道了,我会切实完成摄像师的任务的】

【你这回家部的在准备文化祭的时候表现一般所以在这里可要好好表现】

【为什么……为什么横须贺这么在意我呢!?哦哦横须贺哟……!】

【因为你颓就是我背锅啊】

【……嗯?横须贺是我的家长?额?】

这时田宫插进来

【连录像机都准备了,到底要用来干什么?】

【我来说明吧,这是一年a班的——】

【别说柳沼,这个……总之我们剧场的小惊喜】

【听你这么一说真的很好奇。哦,是前辈,我去打个招呼】

田宫走开了

【……在剧场中加入电影果然能成为噱头呢,一定要完成任务!】

岩佐的话中带着力量。这次寻宝关系许多的事情,所以要全力以赴。而其中最关键的,除了这个女生就没有别的了

【拜托哦木崎】

【……ok】

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却一声不吭的木崎,终于挤出了一句话(打“一直”的时候输入法首选是“伊织”,唉,我的伊织哟~~)

——————

岩佐美帆,柳沼清十郎,木崎真昼,然后我横须贺浩人,是除了参加寻宝的人员外,还肩负着实施一年a班文化祭秘密计划而选报出来的人员。我们在全力寻宝的同时,要拍下实时过程,以供戏剧使用。当然这是理想情况,而且大家也没想能不能找到宝藏,班里人想只要拍到了就没问题。不过我可是认真目指最高峰的

【……已经开始了吗?】

木崎挽着手小声问。我们四人依次站着,等待着开始的时刻

【开始时间是和文化祭开始9:30一样的……】

木崎是紧张还是心情不好,她字字如金。大概还有被拉进和侯群症相关活动中的不服吧。一开始和她说想利用寻宝丰富一下剧场,她就冷眼说【你还真会打算呢……】她认为被我利用了吗?这点我是没法否认啦。不过为了班级,她还是给了我必要的帮助。现在是9:29,还有一分钟。

人一点点多了起来,不过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然后大家都注视着谁都没在上面的舞台。在这个暂时没有演出安排换做是表文化祭绝对不会有人聚集的这个地方,现在多数人却等待着开始的信号。

宣布文化祭开始的铃声响起,下一刻便有了变化。在露天的舞台的布幕上,几个文字正漂浮在上面。真是奇妙的场景。既没有银幕也没有投影仪,然而三次元的黑色文字就跃然展现。字大得十几米开外都能清楚看得见,文字就好像写在面对舞台正面的幕布上一样。不过这个,只有我们轮月的学生才能看见吧。

因为像刚才那样突然出现了之前不存在的字,连怎么写出来都完全不清楚的文字就是不可能的存在。不过那个“不可能”,就是轮月侯群症。文字慢慢成句

{寻宝开始。在喷水池周围的花坛里寻找伙伴吧}

指示非常简单

【原来如此……越野定向就是这回事吗】

在这条信息之前恐怕还有其他信息类的问题吧

【快记下!】

柳沼边叫边拿出铅笔和笔记本开始写起来

【照相……额?……额?】

岩佐拿出手机想拍照,却歪了歪头

【明明照了为什么没有字了?】

【syndrome是不会出现在数码媒介里的吧!所以笔记是最强的 !】

柳沼边盯着笔记边说

【我说你们看下周围】

木崎叫我们,我往周围看去

吵闹的只有我们,在大家还没任何行动中,我们非常显眼。带着学生会腕章的二人组盯着这边不知在说些什么。按这个样子要是我们往下个地方进发的话肯定就被认定为参加里文化祭的人了。如果参加的人是少数的话,那学生会肯定会出手阻止,真是不妙。能把尽量多的人都拉进来让情况混来起来是最理想的。

【学生会的人往这边走过来了啊】

如木崎说,那两人往这边走来了。是做得太过了吗

【可恶……那些家伙……!】【怎,怎么办……】

最大的危机是开始的时候。不过既然大家都来了,肯定有要参加的想法吧。按这个模式,就是要借用那个男生力量的时候了,这是事前已经想好的应对方案中的其中一个。我看向他后,他点了点头。我相信他能完成任务,所以我走向舞台

【喂,等下】

虽然听到了背后木崎阻止的声音,但我没有停下脚步。那就拜托咯,磁铁人赤木飒太!我确认了赤木的位置后跑了出去,然后大叫

【想参加里文化祭的人集合!】

这个就是信号。然后一股力量就拉住了身体,我的脚步也加快了,要是不赶快加快脚步可是会摔倒的。如同被巨大的吸尘器吸住,这就是磁铁人的磁力。然后被磁力吸过去的不止我一个,右后的一个,左后还有一个,往后还有……10,20……在场的人都跑了起来……话说这就像在追我一样超可怕!不过最吃惊的,还得算数十个人往自己冲来的学生会的那两个吧


【呀!】【呀啊啊!】

为了空出路两人分别往左右分开了

【为,为什么身体突然……话说全部人都一起跑起来也太想干了吧!】【可恶怎么能输!快冲!】【跑慢了啊!】

是心情被身体带起来了吗?学生们都各自说着不同的话。然后磁铁人能力范围外的人也动了起来

【哈?怎么回事,起步晚了!?】【寻宝是这么high的?那就要call人来了!】【喂,听得到吗,寻宝要上天了!】

瞥了眼木崎,她满脸笑容举起握紧的拳头

【干就干吧!燃起来了!】

各人都爆发了自身的小宇宙,不管秩序动了起来,现在一片混乱。已经开始了的祭典,学生会已经停不下来了{图8}

****

【喷水池……只有内庭有!】

我边跑边说。我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这么着急,不过我们也和周围的人一样跑着。

【好像game!?】【附加节目!】【终于接电话了】

是欢迎参加者增加……不过被人先找宝藏的可能也增加了

【绝对在内庭吧!快点横须贺!别比其他人慢了!】

柳沼【哦哦哦!】地做着冲刺

【等下柳沼君!还有摄影啊!】

岩佐则这样叫到。柳沼恍然大悟般看向自己右手的摄像机

【……要是拍时间就没有了……不过我就是以这个名义提出队员名字……啊啊,真是痛苦的抉择!】

柳沼放慢了速度,来到了我的身后

【……准备好了!】

【好,我来了。那木崎桑拜托了】

【……好好】

然后木崎来到了我的旁边

【话说岩佐你很努力呢】

【因为我……决定了要在这个文化祭上加油】

我想起她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那木崎桑拜托了】

岩佐也后退了,和架着摄像机的柳沼并排。我不再回头重新目向前方。柳沼拍着和木崎并排跑的我。这是后面要用到的素材

【……说点话比较好哦,反正现在也没什么话题,就随便说说吧】

我对木崎说

【只要搞好摄影,剧场就ok了对吧】

【不过如果真的能找到宝藏,更有冲击力哦】

【嘛,确实。不过有点不按套路就是了】

【你的霸气哪里去了?这可是你之前说的“不想留下遗憾”的文化祭耶】

不小心就抱怨了一下

【……嗯。毕竟大家都为我打气了。抱歉】

感觉被她顾虑了

【……你有什么在意的事吗?】

【没,就是在想在轮月高校最后的活动里扔下朋友和横须贺一起真的好吗?】

【确实是件烦事】

马上就接受了

【不,不过我可是身负重职!最后还有大吃特吃场景】(おいしいシーン,我不知这里是指美食节目还是绝妙的意思。看插图后面是吃东西)

【那还真横须贺的风格……当然,被大家拜托了重要事当然要全力做好!】

————

内庭位于校内较为偏远的地方,文化祭则是充当休息区。而这里,是开咖啡吧间(名字是很潮,不过只是卖卖饮料而已)的地方

【为,为什么这么多客人……?欢迎光临!】【……可谁都没看这边……?】

毕竟有50名学生蜂拥而来,惊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喷池,是这个吧】岩佐小声说

虽说是喷池,不过是高度刚好及腰,直径1.5m的小池子而已。形状是圆形,从中间的小假山中有水喷出来。然后周围是一圈包围着池子的花坛。为了中间让人有路走所以花坛形成的圆形断断续续,形成了三重环。

其他参加寻宝的人也盯着喷池看。而喷池所在的位置是最里面一圈花坛的正中心,有的人现在踏进花坛想窥视一下喷池里面

【喂那边的人!不可以进入花坛!】

就算学生会没阻止寻宝活动,但他们仍然尽职警告阻挠

【有“照着做”这样的文字吗?】(流れからすりゃ 不知什么鬼,转换一下应该是”流れからすれば”,但什么叫“流れから”啊。)

我边想边说后,木崎回道

【没有像刚才那样size的文字呢,不然早就看到了】

【那是过一段时间后出现?】

【总,总之先调查一下花坛吧?】

虽然岩佐这样说,但柳沼早就去调查了。我也走在花坛之间,试着摸下包围花坛的砖块。没有特别的发现。转完一圈后,和逆着走的木崎会和了

【怎样?】

【没怎样】

这样乱找也找不到什么,还是思考一下那条信息里隐藏了什么提示比较好。

【喷池……调查花坛就先到这里吧。关键的是“寻找伙伴”这个吗?】


【就是把信息阅读顺序调换,或者隔一个字读之后就会出现信息的解密方法吗?】

【真像解密游戏】

【啊!】

听到有人叫,我向旁边转头。在我们位置稍远处,以角度表示的话就是我们90度方向上的一个一年级男生,正蹲着盯着自己的手。然后他注意到了周围的视线,一副吓了一跳的样子赶快站起来后走开了。太奇怪了。

然后换成了别的男生往那边走去,盯着花坛后,然后碰了下瓦片,后看了自己的手,他的表情变了,后离开了那里。然后又有数人做出同样的行为后,我也和木崎去了那里。外观别无二致。用手碰了花坛,然后看了下手掌。然后黑色的文字在我手上……正确来说是在我手上浮现出来。吓了一跳。用另一只手擦,发现擦不掉。本来文字就是漂浮在上面数mm处,既没有痛也没有痒,就像全息投影就投影在我的手上。

我和木崎暂且离开花坛

【这就是之后的地点吧!】

【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然后就看得到了】

我们互相拼命压抑兴奋的声音说道。我把手掌摊开,看到了这样的文字

{东楼梯}

随便一说,只要握拳,文字就会像吸收一样消失不见,然后摊掌又会出现。关于原理先放一边,从信息考虑,就是叫我们去那里。

【比起刚才指定了的更难啊。都不知道是东校舍的楼梯还是其他校舍东边的楼梯】

【要是不特指校舍,操场也有楼梯哦,泳池也有】

【欢迎光~临】

拉长声音的招客声从旁边传来。

【……啊,浜桑】

【不是浜!叫我凛子!啊,欢迎“触物”酱,那你和你的熟人两个来罐这个】

绑着两束卷卷头的女生往我和木崎递来易拉罐

【一罐100,因为凛子我用自己的手给它加温了】

【既然要强卖至少也别搞成不温不热的啊】

【你好】

木崎用体育系的方式低头打招呼

【……虽然是强卖给你们,但这样对可爱的后辈凛子我的心也很痛啊~好好,还给我吧。你们口渴吗?】

浜凛子,二年生,因为syndrome是占卜,所以通称“占卜阿婆”

从我手上拿回罐子时,凛子注意到了什么

【嗯?那个是】

【这——】

我藏起浮现文字的手

【没事没事,又不是抢你的】

【……凛子桑知道这个吗?】

【嗯。syndrome吧,在寻宝吗?虽然凛子我没兴趣就是了】

凛子好像知道这个syndrome的样子

【随便问一下,凛子桑知道这个浮现文字的syndrome是什么吗?】

【无聊的问题很多哦~】(よこちん这个查不到。上文也出现了,但就顺势翻了)

【那我买一罐,100是吧】

我从凛子手上拿回罐子,然后递过去100

【啊呀多谢惠顾~那我就告诉你咯,凛子我是称之为“印章”的。这个能力只能将黑色的文字印在某个地方上,真的超土的】

【确实是挺土的……】木崎小声说

【不过听说有挺厉害的扩展应用。比如只会在特定时间显示,或者在哪里设置好后要是谁碰到了就会跟那个人走这样的】

【那么要怎么把文字消去】

【在担心这个多余的问题吗~?只要给点冲击或者一段时间后就会消失了,安啦安啦。虽然这能力不怎么样,不过你们关于应用场景还想得挺多的呢。啊,欢迎欢迎~】

【那个,这能力究竟是谁的……】

虽然还有点问题要问,不过凛子回去顾店了

【syndrome就先放一边吧,现在也知道寻宝的方向了。岩佐桑还有柳沼!】

木崎把两人叫来,然后给他们说明“印章”的事

【……噢噢噢噢!原理如此,横须贺我们赶快去下个地方吧!】

【分,分头行动?还是全部人分开走?】

在他们三个就快跑出去时,我叫住了

【等等】

【什么?不赶快就晚了】木崎说

【我还是很在意最初那条“找伙伴”的提示】

计划如此经过计算寻宝活动的人会给出这种没有意义的信息吗?

【你要说的我懂但大家都往下个地点了哦】岩佐反驳

【我就是很在意全员的方向不一致这点啊】

【话是如此,但……横须贺说的我懂了!还有没调查的点吧?比如说这边的瓦片我们还没碰……】

【怎么了柳沼——】

在我说完前,我看到了柳沼右手里突然出现的文字

{能从北口看到}

【能从东口看到的东楼梯……】

岩佐小声说后木崎接了下去


【东校舍,貌似东边是有朝北的入口的吧……】

脑子转得挺快,运气也不错。我们手中,握有胜算。

*****

预想正确。从五楼东校舍东边的楼梯往楼顶爬的途中,发现了扶手处的文字。那些只在喷池看到文字就匆忙行动的人,现在还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北口或者东楼梯周围到处乱撞吧。虽然有人好运同样发现了第二个提示,不过很多人已经淘汰了。

第三个检查点是迷宫。

【迷宫……是班级文化祭展出的那个吗?】木崎说

我们直接往展出迷宫的班级走去。

在入口见到了“轮月高校文化祭名物巨大迷宫”的看板,然后往里看,看到有普通教室两倍大的室内堆满了纸箱

【好……】

【厉害呢】

木崎和岩佐都吃了一惊。

纸箱迷宫有点高,连我都有点退缩

【欢迎~迷宫哦。在规定时间内出来还有奖品】

【哦,木崎,你来了吗】

其中一个招客的前辈和木崎是熟人

【啊,是的。不过这个迷宫……动真格的呢】

【本来零件就是学校拜托外面做的,毕竟每年都有班级做迷宫嘛】

这样把提示设置在迷宫内的原因也懂了。

【嗯,你们四人吗?那就用4号秒表计时咯】

【好,走吧!】柳沼跑了出去

【等,等下柳沼君!摄影机!我们还要拍他们两个啊】岩佐叫停了他

【……好烦,快点啊,快点来!】

柳沼架着摄影机用另一只手招呼

【被柳沼说莫名火大……我们四个要把全部地方找一遍哦!】

【【【哦!】】】

【好,恭喜,终点咯。时间……好慢呢。这是参加奖通关证书。】

虽然我们的成绩很惨,不过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个。虽然曾经一次发现出口,但我还是折回去尝试了其他路径。在迷宫中有八处提示。虽然途中才注意到,不过如果中途自己身上已经有了一个文字,而接触下一个,那之前的文字便会消失。

找到的提示中既有几行打竖,也有几行打横的,就像把原本的文章挖了个空,单看一个完全不懂意思,不过把全部写到柳沼的笔记本上后,便看出大意了……

【……这是用八个元素组合起来的cross word puzzle?(直译交叉文字拼图)】

【是吧】

【感,感觉进正戏了?】

【不过经过这么多关,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至今没人找到了,看来宝藏挺大的啊!】

岩佐退缩,相反的柳沼却燃起来了。

之后经过我们四人各种讨论,一番苦战后,终于……

【旧校舍吗?】

走到旧校舍入口附近时,被三年级学生会的人搭话了。

【哦,横须贺君】

是一脸倦怠表情的染谷隆文。他是学生会里大河内的前辈,虽然他是学生会的会计,但他却告诉我们里文化祭的事情,是一个搞他不是很懂的人。

【你们一起去哪里啊?旧校舍……那里有什么做的?】

【不,没什么……】

【……说去看下旧校舍旁的舞台不就好了吗?】

木崎小声在我耳边说

【我,我们是去旧校舍旁的舞台……】

【啊啊,里文化祭?】

【呜……】

完全向学生会的人暴露我们参加里文化祭了。要是在这里被牵制住,时间可就没有了

【别这么戒备嘛,我又不是承担那边的任务,别在意我】

染谷满不在意地说

【就是说不是你的任务你就当没看见?】

【喂,别特意问这个啊,点头的话我不就像坏人一样放你们走了吗?我只是在这边找人而已,不过因为有任务也不知做什么好,总之就是这回事】

【……顺便问一下,你也是寻宝中吗?】

我以防万一问

【我不能说“对”吧】

不过他也没有否认。看来学生会也并非全部人团结一心,也有像这样自顾自的人在

【你都到这里来了啊……话说回来这次寻宝,感觉跳过顺序直接找中途的线索也能通关呢】

因为想到这是不是一个漏洞所以我说

【不,好像如果不按顺序来是到不了终点的】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这人是那种到最后会把全部事情说出来的类型】

岩佐小声说

【啊……不过啊,学生会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你们看下那边】

染谷指向旧校舍的入口。旧校舍本身没有任何的展示项目,只有作为置物处,贵重物品管理,还有来宾休息室。开放的入口只有一个,而那里——

【被两个人紧紧盯着啊……】


如同木崎所说,入口处有两名如同门卫的学生会的人站着。

【而且你们看清楚】

在染谷指着的地方,有一名学生会的人面对着入口

【无关者禁止进入】

看守的学生会的人说

【进去时请说明理由】

【里面不是有放东西的房间吗?之前我把东西忘记放那里了】

【我明白了,那我陪你去】

【额,不……那我之后再来】

想进旧校舍的学生一鼻子灰走了

【对吧,所以说行不通的】

染谷一副无奈的样子

【难道就只能站在这了吗?】

我说后染谷闭眼

【……无可奉告】

【嘛,所以说没有能让身影消失的人就不行啊】

我边说边看那家伙。然后木崎接下去

【要是没有能让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能力的话……】

【难道还有比这更合适的timing吗!】

最后加上柳沼,我们三个看着她

【……额?什么?有那样的人吗?】

【我把文字拿回来了】

变成透明人的岩佐侵了进去,并完成目标归来

【好厉害……你们好像真的行耶,我会支持你们的】

染谷发自内心称赞了我们。不过他身为学生会的一人这样做真的好吗?

【前辈……不想着继续参加寻宝活动吗?要是告诉我们之后情报,也不是不能把刚刚的提示说给你听】

【帮我的同时提出条件吗,还真会谈判呢……不过算了,我到这里就行了。毕竟是你们自己入手的东西,就好好把它当成是你们自己的东西吧。老兵是时候退场咯】

【感觉说法好有型】

【不是“说法”有型而是我本身就有型。不过……】

隔了段时间后,染谷说

【我要拜托你们一定要到最后找到宝藏】

——————

随着时间流逝,来场的人也增多了

【说实话现在到底进行到哪里啊!?】我叫到

旧校舍旁边的舞台上正用大音量进行着乐队演奏,得大点声说话

【不懂!】木崎也叫回来

一年a班的舞台剧是14:30在体育馆举行,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已经中午了啊!?柳沼君得赶快把录像带交过去!】

岩佐很焦急,确实时间也剩不多了

【把录像带悄悄放在录像班的电脑室里就行了吧】

【你至少交的时候出下声啊!?……没法,那我和柳沼君两个人去交,横须贺君和木崎桑先走吧!】

【哦,哦哦,明白了】

被大声话说的岩佐吓了一下

【有你在,柳沼面对人时也不会那么怂了吧】

除我之外,能让柳沼壮胆的人又多了一个

【……毕竟我不好好干你们就让人担心啊】

【那我去去就回哦横须贺!……嗯,难道说这个时间点,是能稍微去观摩下里文化祭另一个活动syndrome展示会的机会吗……?】

柳沼这么说后,岩佐马上反应

【啊,不错呢柳沼君。也去看看展示会吧】

【……】

【岩佐,柳沼那沉默大概是ok哦】

【那待会见】

岩佐和柳沼走了,变成了我和木崎两人

【那走吧】

我说后木崎走了起来,同时开口

【……里文化祭的寻宝,好像是让我们享受各班的展示项目呢。因为今天就是一直寻宝,然后舞台剧就是最后了】

【……是呢,意外地开心】

【这么开心,真的好吗?】

木崎的喃语,不知为何在我耳边久久不散

****

正和横须贺浩人两人吃着炒面。因为接下来找到的提示是“在小摊吃个爽”。因为小摊用的都是学校有的白色帐篷,所以下个提示应该会在帐篷上吧。

只不过“吃个爽”这个提示里暗藏着其他指令的可能性也不是为零,所以我们就变成去吃咖喱,章鱼烧,巧克力香蕉之类的……

【额……好多啊……呜】

【吃!吃完这个就没了加油木崎!】

最近我在想,这个男的对各种事也太追求极限了吧。刚才岩佐桑已经【我还要准备戏剧,已经吃不下了……!】逃跑了。不过她是第二女主,所以还是去准备一下比较好。顺便一说,岩佐桑临走前留下【里文化祭syndrome 的展示会虽然只看了一点,不过很有趣……啊,这话题下次再讲~!】

岩佐桑中学时有这么活泼吗?我有点不可思议。柳沼向映像班交录像时,被骂“素材不够”,所以他现在在稍远的位置一边吃咖喱一边拍我们。所以我现在是和横须贺单独两人吃着炒面。男女两人同席面对面吃饭的样子,在旁人看来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是情侣,还是休息中吃饭的男生女生呢……嘛,这个时间点男女一起吃饭也是常有的。当然,也有真正的情侣反过来利用这个时间点掩人耳目一起吃饭。心徒不正,但也很青春。

但对于我来说,这种事没有第二次了。在名为学校的世界里,我难道没有忘记的东西吗?在我仅存的高中生活里,在这最后的活动里和我在一起的,是这个眼神不良阴暗的男生真的好吗?

【喂,你筷子停下了哦,快吃】

【……你就不说说我连你的份都吃了吗……】

【嗯?什么?】

【没有】

我也动筷。咸咸的酱油完全没有又酸又甜的味道,完全不是青春的滋味。{图9}

从小摊找到的提示是“找青色的长凳“。这是我碰到帐篷骨架的铁架时拿到的(结果,吃小摊的东西完全就没有给找到提示提供任何的参考)

轮月高中面积很大。是为了将来增建吗?校舍和校舍间都留有大把的空地。而为了填满那些空地,放置了很多的长凳。

【青色的长凳你有印象吗?】

横须贺问

【嗯~,白,木制,在操场虽然看到过蓝的……话说回来楼顶也有长凳吧】”你怎么想“,横须贺也问了后面的柳沼,但他好像没有任何印象

【可能小摊那里还有另一个提示……】

【不过我们吃了这么多都不明白,还是直接去找凳子比较快吧】

【……木崎说得对。走吧!】

我和横须贺并排走,柳沼跟在后面。我们三个小跑逛遍校内。从西边的旧校舍,西校舍内,楼顶,中庭,北校舍,内庭……一次都走了一遍,但都没有找到蓝色的凳子。不过在途中,看到了很多展示的项目。鬼屋,卡拉ok房,照片展,合唱,强拉客人的饮食店等等……不管哪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柳沼因为刚刚被人叫去拍在画的画,所以柳沼混在人群中远远地举着摄影机。所以横须贺也觉得话变少了吧

【……你干嘛一脸寂寞】横须贺说

【才没有】

不过实际上我的脸就是那样的吧

【你真的不后悔退学吗?】

横须贺再次搬出了这个话题。我真的希望他别再说这个了,我已经决定要封杀自己的内心了。

【你这样做的原因……虽然像我这样受你恩惠的人不懂】

不好的预感,感觉接下来会有什么决定性的话会被说出来

【你将来到底想怎么办】

他这句话一下刺进我的心中。虽然身体就快停下来,但唯独脚步还在走着

【你说想怎么办,就依照周围的情况,自然就能定下来吧】

我回答。不过这句话,充满了空虚。

【你就没有想做的事吗?】

——当然有

差点就说出来了,不过最后忍住了

【现实还摆在那里呢】

我面对的是现实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迟早都要面对现实,大部分人最后都会普通地去就职。我只不过比他们走得早一点而已】

没错,我已经是大人了。我不能再天真了

【有时为了保护什么,必须要舍弃梦想呀】

所以放弃各种东西,是不得已而为之。

【虽然现在做的像追梦就对了】

【那是……】

攻略三年谁都没找到的宝藏,并且在剧情撞车的情况下让戏剧获得大奖,啊啊,怎么想都办不到吧,真的像做梦一样。

【话说还真的找不到啊喂】横须贺焦急地说

【之后……操场的一角有吧?】

【接下来是那里吗?快跑过去咯】

从小跑加速,我们向下一个地方跑去。

——————

来到操场的最角落,这里既没有展出项目也没有人

【……绿】

横须贺失望哀叹。

在校内记得有凳子的地方已经全部找过了

【真的有蓝色的凳子吗!?柳沼你记得什么吗?】

【……还有的话就是没用收在置物柜里的吧】

时间是13:45

【……到这里行了吧】

这话只能由我来说了

【别放弃啊,还有一点点时间吧】

横须贺从刚才开始情绪就意外地高

【戏剧用的素材已经够了吧,再不把录像交上去可就来不及了】

【但之后肯定会在意的……而且找到的话还能给大家打打士气】

【从一脸游刃有余的样子去体育馆准备这点来想,算是一个机会吧】

【不过】

【如果】

说这句话时连我自己都认为自己很不讲道理

【如果……如果想让我开开心心过完这最后的活动,让我不留遗憾,那就到此为止吧】


我说后横须贺有一瞬间一脸茫然,然后点了点头

【是嘛,这样啊……】

这家伙,已经忘了当初说为了我而炒热班上气氛的事了吧。横须贺他是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的,横须贺为了自己努力之类的,就是一场梦。

【啊啊,可恶我自己一个去找。横须贺,要是找到了要联系我!……啊在这之前还要交录像带!要快点不然要被骂了!?】

柳沼吵吵闹闹走开了。

【我也再找一下。在戏剧开始时我会赶过去的,木崎你就先回去吧】

这就结束了吗?我迈出脚步

【那个……真的最后,我再说一件事吧】

脚停下了

【木崎,普通情况,青春只有一次】

【“普通情况”是什么嘛】

我不禁嗤笑

【在这只有一次的人生中,不去追求梦想和希望真的好吗?明明你就有一个普通的未来】

【满口“普通普通”我也不知你想说什么啊……】

我的梦想是——

一股热量涌了上来,但我拼命忍住了。我就这样声音颤抖地问

【我才是要问你就这样把你重要的青春献给轮月侯群症了吗?那才是真的想做梦一样的东西吧……摸也摸不到,学校外面的人也看不到】

明明没有说这话的必要,但就忍不住全部说出来

【……所以我才讨厌轮月侯群症,一点意义也没有,什么都成不了】

啊啊,可能在他眼中我就是一副蛮不讲理,乱发脾气的样子吧

【让我看到梦想,不过毕业后就让我看不见,那到底算什么嘛】

梦想又不可以吃,我们生存的是现实

【不过在梦想中有希望哦】

梦想中的希望

【……就算对将来一点用处也没有?】

【对将来来说这是必要的】

我不懂横须贺的理由为何,不过横须贺的话,并非只诉说着理想,而是有着相当的内涵。心有共鸣了。我这是怎么了?各种感情一下子冲了上来,都快哭了。看涌上来的眼泪止不住,我低头掩饰。不过不行,站在这里肯定会暴露的。为了藏在凳子后面我坐了下来。藏起来?我紧紧抓住凳脚——

『黄昏的学校,地点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某处。不断抱怨着的男生,手拿刷子,浸入油漆,然后直接就往凳子摊上去。蓝色变成了绿色——』

我吞口水时,才发现我呼吸停止了。因太过震惊眼泪都止住了,我用手臂擦去仅剩的泪珠。然后再度呼吸

【我说横须贺】

【……什么】

是顾及我而假装没看见我哭,他没看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