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第六章 直到决战

在班会和上第一节课之间,有短暂的休息

【b班是炒面挡,昨天料理室他们还让我试吃了】

【哦,你努力工作着呢】

【他们说在实验很多口味,所以我首先说要咖喱味的!】

教室里很多人讨论着文化祭相关的话。然而其中却没有准备的人,明明不久前还有人连这样的时间都用来准备的。这样的,是侧面说明了已经没人想着要获奖了吗?就这样表演普通的剧场,普通地迎来文化祭,最后普通地结束

不过,对木崎来说,这是最后一次文化祭了。

我站起来,经过桌子间的空隙,往前走,我知道有几个人注意到了我。我来到了讲台,不大的教室里有40人,或许其中还有没认真说过话的人在,不过,我们不可能毫无关系。

【额~……那个,稍微安静……】

在我想好要说什么前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可恶,我都鼓起劲上来了

【大家注意一下】

声音是从大河内那里传来的

【横须贺好像有什么要说】

被她帮了一把,大家终于注意到了我

【借我点时间行吗?边准备上课边听就行了】

【语气为什么这么客气啊……】听到大河内小声这样说,不过我无视

【我想说下文化祭我们班展出的事】

听到这个,大家表情认真了几分,看来大家还是在意这个的

【和别人撞车的事抱歉了,毕竟提案人是我】

这件事我还没道歉,所以先道歉

【按这样下去,肯定拿不了前几名的,毕竟有内容重复的班,而且他们完成度比我们更高……】

所以我们的评价肯定不会很好

【只敷衍完成话剧是不行的,我们要努力到最后】

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话多么沉重啊,从呼吁别人的时刻起,自己已经背负上了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并不是想否定你】

说话的是无惧此刻情况的森本

【不过横须贺你为什么突然就有干劲了?虽然你原本就很努力就是了】

【木崎要转校吧】

我知道大家对木崎的事很敏感

【对木崎来说,这是她轮月高校最后的活动了哦,我想她以开心不留遗憾的心情过完文化祭】

我直直地捕抓到了在视线右方的木崎。我没跟木崎说我要在大家面前说这件事,木崎也什么都没说——不过现在

【戏剧内容和三年级的重复了……对不起】

木崎边说边站起来

【我转校的事已经定下来了,虽然时间很短,但和大家一起的时间我真的很高兴。所以最后如有一件事大家可以同心协力去做就好了】

大家都看向木崎,谁都没在看我了

【文化祭还没到就像结束一样,有点不尽兴呢……】

对于木崎的真心话,大家是怎么想的呢

【不过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不是要大家这样做。还有就是因为横须贺很啰嗦所以我才说的……】

木崎到中途就没说了,明明她说完问题可能就解决了

【也就是说木崎桑还没放弃目标依旧是获奖咯?】

大河内此时插话

【额……不,我不是要大家……】

【我是问木崎桑想怎样】

大河内直接问

【我……】

木崎一度沉默,不过下个瞬间

【……我想努力了】

【说清楚点比较好哦,不过我已经很清楚了】

大河内用演剧时的口吻说

【那好,我就用凌驾三年级女主的演技把a班带向胜利吧。安心吧,我会给你创造最美好的回忆】

感觉鸡皮都起来了。然后接下去的虽然不是班长,但实际上却是管理着a班的森本

【嘛,还是直到最后不放弃这样的比较有趣,当然前提是获奖。时间还有,虽然根本问题解决不了,不过还是能改变表面问题的】

有这两人出面,足以引起雪崩了

【我也会加油哦真昼!}

接下来出声的是和木崎关系很好的体育部的女生们

【话说没有不战而败的吧!】【也对,不想赢太无聊了!】【真昼!你认为我们在送别会上偷工减料就错了!】

这些话充满了体育系的风格

【虽然知道撞车的时候有种努力都白费了的感觉】【不过还有时间】【干吧!都努力到现在了,现在才放弃就太浪费了】【毕竟木崎桑要转校了呢】【想给她留下分别时的回忆】【死了,有点感动】

野上和莲田也说

【演山寨版留下的可是污名哦】

【本以为只要过了文化祭就没什么工作所以我才选当文化委员……没想到要被人戴上无能委员的名号留下失败的黑历史……这我绝对不要!】

【……你本来就没有什么能造成心灵创伤的历史吧?】


有的人单纯是为了文化祭,有的人是关心木崎,还有人关乎自己得失,虽然大家的理由各种各样——

【哦哦……上吧!】【我也要努力了!】【明天……不,今天就来吧!】

不过重拾干劲是不争的事实,大家都有干到最后的心了吧。不过为此,还须有另一个动力去驱动他们,

人心很容易就被改变,一下动力满满,一下毫无干劲,可能很简单又打回原形。虽然大家一度放弃,不过重新取回干劲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把人拉进来,和人加深关系,麻烦的事肯定会增多。“又麻烦又啰嗦,想自己一个干啊……”这样的想法肯定是有的。不过在大家的喧闹中听见泪目的木崎小小声的自言后,便也觉得这样不坏

【谢谢……】

啊啊,什么嘛,都传到心里了

【好,大家!】

女子文化委员君塚站起来

【衣服和道具虽然准备好了不过还是想想有什么能完善的吧!然后剧本也追加修改!虽然对台词多的人抱歉,不过拜托了!我会一个人分两个干的!】

【两个?不是三个吗~?】

起哄声后,君塚变成了三个

【【【那就干三人份咯!】】】

君塚发动镜像化发出呼声

在充满文化祭氛围之中,我走回自己的座位,然后柳沼转头对我说

【横须贺,你中途就成摆设了】

【吵死了!】

本来该我发挥才对吧!

****

当天放学后教室里的气氛与之前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不同与之前积极准备文化祭的感觉,也非萎靡无干劲的新兴氛围充满了教室

【要从哪里开始呢】【那能做大充当草原的背板吗】【现在的就已经够大了吧】【不过……还是多一点好吧!】

【服装是基础的校服,加点显眼的装饰比较好呢】【果然是这样吗?一点点是能加啦……】【教我怎么改吧】【哦哦!】

最大的变化是之前要参加社团的人,虽然没缺席但没认真做的人,都在帮忙准备着。经过早上那样燃起来,内心肯定有些感触,加上和认真做着的大家在一起,也自然而然拿出了干劲。

再加上对现状的梳理,能确实解决根本问题的方法也在进行讨论着

【昨天和三年a班的商量不是很顺利……】

【虽然他们说了会尽力的,不过已经来不及改了……】

据莲田和君塚说,和剧本重复的三年级商量得不是很顺利

【不过拜托实行委员上演时间可以改5,10min】

【真有你的莲田君】

【哦,被大河内桑夸了~!】

【就是说还有能改剧本的余地吧】森本说

现在说话的是文化委员莲田,君塚,作为榜样呼吁大家努力准备文化祭的大河内和森本,最后还有担当剧本的我和木崎

【现在的情况可能角色名都会一样所以这要改】

君塚说后,莲田说

【才记住了又要换,不会混淆吗?】

【把角色名换成真名就行了吧】

【既然主角大河内桑这样说了那我也没意见了,那就这样定了!】

然后到了正题修改剧本,首先大河内说

【要加点别的剧情吗?】

【不会影响平衡吗?】

【以临时穿插的方式我想ok,不过三年级的比我们更早准备吧?因为有大体的故事框架,所以往后也可以不按剧本走】( その基本形があって、それを崩していくスタンスにも見せられる——按直译看不懂,我只能猜着来了,感觉我这样翻没错)

【不过受个人演技的影响很大吧】

【莲田你就只会挑东挑西吗?】

【我这不是超有建设性的意见吗森本桑!?】

【嗯~】君塚呻吟后问木崎

【木崎桑你有什么想法吗?毕竟写剧本的姑且是木崎桑】

【我,我只是抄而已……不过我想有改变展示方式的方法吧】

【展示方式?】

【这戏剧……“last memory”有很多回忆杀吧……将回忆杀放前面以放电影的方式放出来这样的】

【要拍电影?】森本说

【怎么说戏剧才是主角,不过能在戏剧中插入电影吧。然后以为这只是单纯戏剧的观众可能会吃一惊吧?】

【不知道我们班有没有这样技术的人,不过这提案很有趣,很有才嘛木崎桑】大河内点头

【看职业摔角锻炼出来的吧……】

【这话可不是值得害羞说出来】

【横须贺君别先急着吐槽,有什么想法吗?】大河内问

【木崎的提议很有趣,然后如果把大家也加进去……】

作品有转校的剧情,实际a班也有木崎要转校的事实,如果能将两者结合起来,说不定很有料……不过,从我在文化祭上的目的考虑的话……


此时,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咬合上了

【横须贺我看你想到了什么】

君塚盯着我说

【……能给我一天吗,当然我也希望大家想点什么,我试着整合的】

——————

【横须贺,听说你一天就能整合好,等着你哦】

【好,好让人期待啊横须贺君!最后的剧本会是怎样的呢】

木崎和岩佐说。加上我,总共三人在放学途中。在教室留到最后的人,都按回家方向组团回去了。

【虽然前景不明,不过文化祭,好期待】

【岩佐竟然会说期待文化祭这样的话】

【……也是,不像我呢。嗯,再说我也不是当第二女主的料……台词记不住整天卡词……】

【等下横须贺,也关心下岩佐桑过山车的心情起伏啊】

离文化祭还有几天岩佐就开始紧张了,文化祭当天她真的没问题吗

【我,我还有一件在意的事】

岩佐对我说

【什么】

【横须贺君……你里文化祭打算怎样?】

这是对轮月学生来说的轮月侯群症祭典,里文化祭。多数普通的一年生持“既然都举办了,看看也无妨吧?不过要是参加了可是会被学生会警告,这点有些麻烦呢”这样的看法

【我对syndrome展示会没什么兴趣,不过有些在意寻宝】

【你要参加吗?}

【没有不参加的理由吧】

【你还做着这些事啊】

因为木崎嘀咕嘀咕说所以我呛她

【有什么意见吗】

【没,抱歉,刚才是我不好。总之文化祭的舞台剧加油吧,你也以你的方式努力着嘛】

【我哪边都没想着放弃哦】

尽力做好将在文化祭上演出的东西不留后悔是重要的目的。但对我来说,文化祭不会单单于此就结束,里文化祭,也即将到来了

****

在家我塔塔地敲着键盘进行剧本的修正。就结论来说,会采用昨天提出的文化祭舞台剧修正案,不过同时,我也受到了许多人的追加要求

【话说为毛写的是我啊……嘛,都怪是我说的啦!】

将我没自觉的那时SBC(syndrome battle club)的事也包含进来,大河内对我说【横须贺君,难道你有写作的才能?】

至于这次,剧本本来就写好了,要小改的只有最后的部分,不过或许我还真有这个天分

【哦哦哦灵感来了!能写能写!】

【……】

从背后感到了讨厌的感觉,我回头。老姐绘理奈站在走廊往我房间看。因为天气很热所以我把房门打开了

【……中二病恶化了写妄想小说?】

【没有!】

{图6}

【不然你起劲写着什么啊?】

【……呜咕咕】

我是何等迟钝啊

【要是什么都不说,我就跟妈说了哦】

【在,在写文化祭舞台剧的剧本啦!】

【额……你的职务是这个啊?】

老姐毫不掩饰惊讶

【有,有意见吗】

为毛会这么害羞啊

【要是舞台剧成功了……随便也能给学生会一个下马威……这可是伟大的计划哦】

因讨厌对话中有空白所以我如此说了,然后老姐对“学生会”这个词起了反应

【嗯,给学生会一个下马威,难道你和学生会有什么过节?】

之前老姐好像也知道瓜生哥哥的事

【没想着找架吵啦……不过对面貌似是找碴的态度】

【哦,这样啊】

因她一副“我都知道”的脸,所以感觉又要被说了

【什么啊,又要说“别做和学校权力作对这种傻事了”了吗?】

【没】

老姐摇头。然后她眼睛变得锐利起来,后用丹田发声

【不如说给我好好干!绝对不要输啊!】

【你吃什么药了啊!?】

可能她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因缘吧

****

接下来的十天转眼就过了

【要以这个剧本上吗……?】【如果这能行,绝对要上天】【就用这个啦!】【风险……这些不考虑也没关系了,反正正常来肯定要输!】

大家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后,通过了我提交的剧本。虽然我没想着把他们全部人的意见都加进去……不过基本上都加了,那还真是番苦差事。

【台词变了很多呢……】【但回想的场景以事情拍好的电影呈现了,所以要演的部分相较之前没有增加哦】【嗯,不过就算增加了也得硬着头皮上咯!】

主要角色的台词改了很多,不过他们都爽快答应了下来。


【加油哦岩佐桑!】【哦,哦!】然后准女主和女主的两人特别情投意合。

【今天想把这个大道具给完成啊……】【话说天都暗了,能在学校待到什么时候?】【好像8点吧……】【糟了,要赶快去办公室!】

还有几天要在学校呆到很晚去做完大道具的准备。社团也有演出的人,在做完社团那边的工作后也会回来参加班级的工作

【回家后我还要练习吉他啊……】不知为何莲田像死了一样

演戏那边,他们的演技提升了,他们的态度,就像演完这次就没机会了一样。顺便说,因为我的角色变了,所以演那路人甲的角色换成了别人,现在我的角色是说【我推荐巧克力香蕉味的可丽饼哦】这种台词的进货员……一点都不后悔哦

【cut5!准备,action!】【……】【好,行了!】【怎样?】【嗯……这里ps下……ok行了!辛苦了】【有懂电影制作的人太好了】【呼,我的特长派上用场了】

最幸运的是有懂行的人在,如果没有以他们为中心临时组成的电影制作组,剧中插入电影的想法就没法实现了

【银幕的使用许可是拿到了,投影仪呢?】【那不是你做的吗】【额?我只听到银幕而已……】【不用想都知道要一起申请吧!你别说你没补上~!?】

莲田和君塚因想法不同之类的经常带来点小问题,但不管怎么说,问题总算全部解决了。离文化祭,还有三天

——————

【电影也顺利完成了】

【对啊】

我边和大河内说边走向集合的体育馆

【剩下的……还有当天的胜负】

【那确实是个问题呢】

就算剧中插入电影,究竟能不能给观众一个冲击感呢,而且只有这个,观众会不会途中就感到无聊呢。为此,还要多加一个保险。所以还要准备一个王牌

【我就直说了,这太乱来了,有很多因素不确定。什么都想得到太贪心了,而且还有私自的成分】

【你之前也赞成了吧】

【不过这种方式,很有横须贺君的风格】

被大河内带着笑容这么一说,感觉心里痒痒的,涌出了战意

【……你很高兴啊】

【嗯,我很高兴哦。要是成功了当然很有趣,就算失败要立即想出补救方案也是一件趣事】

“要是你能成为让我觉得虽然以前遇过各种不幸但能和这个人相遇真的太好了的男生就好了”,以前,大河内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过这句话。为了让大河内幸福,我到底能为她做多少呢?我不知我的付出会带来什么,不过能让大河内的人生变得比以前更好就足够了。

————

{接下来有请学生会长讲话}

每周的校会上,有时学生会长会出面讲话。他的讲话能与校长的并列,就可知学生会长在这间学校里的地位了

{大家早上好}

瓜生温柔的招呼后,进入了{文化祭即将来临}的话题上

【……学生会长……瓜生亮介……!】

【你为什么像看杀父仇人念他名字啊】

柳沼透过圆形眼镜盯着台上的瓜生

【今年学生会打压了里文化祭,所以宣传受到了影响……】

【只要当天去就能参加吧】

在鞋箱里收到了以里文化祭实行委员名义的人投递的信件,这次的里文化祭,参加者不限于只觉醒了syndrome的人,而是全校学生。通知如下:{里文化祭将于文化祭第二天举办,syndrome使的各位,已经理解syndrome的人请务必参加。syndrome展示会还有寻宝的详细信息于另一张上,请仔细阅读——里文化祭实行委员}

要参加展示会,寻宝的人,现下只知道粗略的集合地点

【不过,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起点妨碍】

【他们不会破坏地方吧】(原文动词均为“潰す”,不过意思不同)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要是他们在起点布置很多人,那参加者会害怕不敢参加吧,活动自然就吹了……我可是听到了类似的消息!】

【你干得挺认真的嘛,最近都没怎么注意你了】

【都怪横须贺整天念着“文化祭文化祭”都把精力放在了那边……轮月侯群症对你来说怎样都好吗……!?】

【我是相信你收集情报的能力啦】

【呼呼,原来是这样啊!想也是啊!】

这家伙真好搞定

【虽然也拜托了大河内去调查他们的动向……不过最近她都没去学生会啊】

学生会大河内现在还是半入部状态

【不过要是他们真的不想让里文化祭举办,为何不直说“禁止”呢】

【堵不如疏啊,不如说他们是为了在临开始前阻止让我们想不出方法这样的……总之有各种理由啦!】

【你们都进行着这么高水平的暗斗啊?】

不是很懂他们。和柳沼说着时瓜生的话已过一半

{最重要的是文化祭是让外面的人进来的机会}

听到了扬声器中传来进一步强调的声音


{不管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意思,在本地,轮月的学生比其他学校的学生更引人注目}

瓜生此时暂停了下

{要说为什么,因为轮月是市里顶尖的学校,还有因为我们有轮月侯群症}

体育馆吵闹起来,虽然谁都知道轮月侯群症的存在,但没想到这个单词却在全校的集会上说出来。

{当然其他学校有想知道轮月侯群症的事的学生在,请大家尽量避开他们。要是遇到冲突,请联系学生会还有实行委员,或者是附近的老师}

确实,以前我在其他学校知道有轮月侯群症时也非常在意

{当然,为了不引起冲突,管好自己也是很重要的}

他语调虽然温柔,但表情的严肃传达了话的重要性

{觉醒了syndrome的人当然如此,没有的人也要谨慎行动。用syndrome引起骚乱是禁止的。“谁也在用所以用下也行吧”这样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他在这里把话说死了

{大家,为了文化祭的成功举办,务必合作。有劳大家了}

——————

没有明确表明不能使用syndrome的规定,校规没有限制的轮月侯群症的条目。虽然考试期间原则上是禁止使用syndrome的,不过这件事没白纸黑字下来,说到底只是大家的共识而已。

里文化祭也是,没有禁止举办的道理,老师们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从学生会还有高桥那里得到了【在外人来参观的时,不要用syndrome来玩还有和他们谈论相关的事情】的警告。大家并没将之当成死规矩而严格遵守的想法。

就好像“在走廊上不许奔跑”一样,虽然是不许做的,但如果没有监督的人还是有人会跑,而且被抓到也不会将之当成重罪处理

里文化祭实行委员的规模还有真实身份现在还是谜。里文化祭真的能开起来吗?我们的戏剧能成功吗?木崎,还有我能不留遗憾结束文化祭吗?未来为何完全未知,能做的是想好对策

【哟,好久没见】

【你好横须贺君】

我今天见的,是热情笑着打招呼的赤木飒太。在他之前,已经见了宫田。这是为了应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的事前周旋

【你说有事是什么?】

【有些事想拜托你——】

赤木“嗯嗯”地认真听着我的话

【就是说你想我成为“中国式过马路”中最先冲红灯的人咯?这风险有点大啊……】

【关于这事,我是考虑赤木你适合所以才拜托的】

【明明就不清楚我的事你倒很能说呢~】

【……这点我不否认就是了】

【不过有趣,不如说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我完全没想水到渠成……】

我不是那种说话很厉害能让别人听我说的人

【别谦虚啦,在这间学校里普通的人没可能这么直接反抗学生会的】

实际上我没有强大的能力,就能力来说我和以前没有任何差别。唯一有变的是我知道在一周目世界里后悔了然后我来到了二周目世界这件事。在一周目世界的文化祭上,我一定错过了很多,留下了很多的遗憾。然后在二周目的世界,我到底能取回什么呢——?

然后,迎来了文化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