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终章 再度的开始

终章:再度的开始

【我出门了】

早上在出门通过饭厅的时候,被声音叫住了

【。。。你最近都很高兴去学校啊】

一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一边咬着面包的绘里奈说

【哈?没有吧,很普通吧】

我想都没想站住回答。听到话,煮着汤的母亲特意露出脸来

【什么什么?浩人有喜欢的人了?真青春呢,真是的!】

【完全不是】

父亲什么都没有说看着报纸喝着咖啡

那个星期五后,经过周末两天的星期一,学校和平常没有一点变化。在平稳的生气中, 我配合着脚步稍微匆匆走向自己教室的学生脚步走着。途中在意向体育馆方向投去视线。在那个体育馆的背后,完全看不出曾经举行了一场大活动。

走进教室,坐前面的柳沼还没来。莲田和野上也背对我坐着,我什么都没说,坐下。平淡地开始上课。唯一不同的是,时隔两周后岩佐来教室上课了。

没有特别的欢迎气氛,也没有露骨的无视。有几个人平常轻松问了她【没事?】

今天中午还是和柳沼两个人吃饭。柳沼今天的话题光是【如果变成大人后也能用syndrome的话】,没有谈论其他话题。岩佐和大河内,君塚一起吃。长长的休息时间里,我不是和柳沼说话,就是看书打发时间。基本没和大河内,木崎说话,也只有一次木崎向我说【辛苦了】。

下午的课也是一注意过来就结束了,然后来到了小班会时间。班主任高桥早上也来了教室,但他一句没提上周末的事。他唯一说了【实际盗窃事件当天,玻璃被打破了。所以也有外人犯罪的可能,当然现在也采取了更为严格的保全措施】。假如除去这句话,高桥的态度宛如上周末什么事也没发生般平淡,让人难以接近

也没有叫我出去进行个人辅导,这一切的一切宛如上周末的那事如同幻影般。小班会结束,高桥从教室里出去了。

空气变得有些涣散了,大家都依照个人的预定,开始收拾准备回家。开学已经两个月了,新鲜感也渐渐退去,到了万事已经习惯什么也不去想的时期了。教室里的人际关系也固定了下来。这是因为人讨厌变化而偏向稳定。

不过,人之中也一定存在和偏向稳定相反的向量。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呢?要不要破坏理所当然呢?要不要将世界掀个底朝天呢?一定,在人心的某处,是这样希望着,梦想着的——

【呀,吉他好难啊。我想说简单的人能弹得很顺吗?}

【那个太小看了啦】

莲田和野上说着轻音部的事

【好烦啊。。。我没有绝对音感啦】

是普通的,学校哪里都有的闲话。但我们是轮月高校的学生

【。。。我说syndrome】

莲田在说出这个词语的时候,大家如同进入了恍惚状态,谈话减少了,所以那句话,很多人都听到了吧。野上也回应

【就算有绝对音感也不可能马上就会弹吉他吧。所以在想弹那个音的时候手指动起来。。。用syndrome比较现实呢】

【那不是像机器人一样吗?】

他们没过多在意,平常说着话。我那如梦的景象,实现了。然后从他们嘴中说出来的时候开始,将梦想变成现实的故事开始了。如雪崩般,其他人也开始说了起来

【好想用一次啊,我好期待落雷的syndrome啊】【你这个中二】【吵死了,雷差不多是最强的属性好吗】

【没危险的话我好像参加一次那个异能乱斗啊~】【没错,一点都不可怕】【不想做一回魔法少女吗?】【。。。有点道理】

【既然有透明人的syndrome,那就算有能让物体变透明的syndrome也不足为奇吧。没错,就像看透衣服的能力。。。】【这里有个变态!】【死吧你!】

大家都毫不忌讳说出了这样的话。世界重写了,潮流逆转了,大家理所当然般热烈讨论着轮月侯群症

【横。。横须贺。。。!】

前面的柳沼回头叫我,圆形眼镜里的眼睛圆溜溜得转着

【本以为大家谁都没说周五的事。。。我以为作战失败了。。。但是,不是吧!他们认识到了syndrome的魅力,引发革命啦啦啦啦!】

柳沼高兴跳起,我也站起来

【话说,你之前不是批判syndrome吗?说没用,说能用的人得意忘形】也有说这样话的人

【因,因为那时候大家都说是syndrome使偷东西嘛。但现在知道那是假的】

【就算是这样你转态也太快了吧】

【你也是吧。只是被流言迷惑了而已,被流言】

我和岩佐被全班做了很过分的事,他们说了极不负责的话,而且完全没考虑过当事者,不过他们那样做的理由也能明白。幸好现在已经明确了犯人大概不在这个班里。

【横须贺君】

被叫了名后回头。是只能用美丽来形容的美少女。笑着的大河内,有至今都没有的颜色。在那如同意识到有人在拍照的笑容里,表现出了由心而发的喜悦

【我说,为什么周围都在谈论着轮月侯群症,却没有人向横须贺君搭话呢?】

【你好烦,不知道】

确实,有人围在君塚旁【到底能创造多少个镜像啊?】【额】【我也好想知道这个】。木崎也【木崎桑的解说好详细好厉害】【没有啦~】【真的真的,老司机一样】【可能我听惯解说了吧~】

【嘛,本来横须贺君就没有声望吧】

确实,在运动会中表现活跃的人能在那天获得很多人的关注,不过几天后也就恢复原样了,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是因为经过周末,我的魔法解除了吗。。。

【你也别真的失落,开玩笑啦,突然角色转变大家也难以接受吧,所以难接近你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难以接近这点没有改变啊】

才,才没想过被大家捧变得受欢迎呢,一点也没有想过哦。不过!

【说回来横须贺君】

【什么啊,又要改口吗】

大河内用其他人听不见的语气压低声音说

【。。。这个世界是二周目的世界,而横须贺君三年后。。。关于这个话题】


【那。。。那个是,就那样】

【嗯】

【那个搞错了】

【??搞错?】

【嗯,其实不是那样的,只是我的妄想而已啦】

那个果然是我心中的秘密,我反而如此回答自己。大河内没有在意那个的必要,她认为那个只是我的妄想就行

【这样啊,这样就好】

大河内做出松口气的表情叹了口气。接下来在互相注意到别的东西【啊】【啊】的时候,停住了嘴。岩佐美帆和森本成美面对面。森本没带上平时的那两个小跟班

【syndrome,我还是觉得危险,没人知道它的详情,自然也没有应对法,而且有可能和大事故拉上关系。话说,要是骚动太大,学生会和老师不会视而不见的】

森本严肃说

【不过。。。】森本别扭起嘴支支吾吾

其他人也注意到那两人面对面,因此不知她是生气还是羞耻,脸红了起来,而且也难以往后说话的样子

【。。。不过,盗窃事件,无端端怀疑你,抱歉了】

森本的头弯过真的只有一点点,低下了

【明明连证据都没有,就一口咬定了,要是那个给岩佐桑添了麻烦。。。我道歉】

【啊。。。额。。。那个。。。】

岩佐听到完全出乎她预料的话,口齿都不伶俐了

【如果森本桑在意的是我没来学校这事。。。那个不是森本桑的错,别在意】

【是,是吗。和我没关系】

森本当然般不断点头

【我先跟你说,syndrome还是不用为好这个观点我可没变】

是她固执,还是说她意外有矜持?总之,她和那些见风使舵的人不同。这可能因为她是女王。说完要说的话后,森本【那再见】就离开了教室。

不得不承认像森本这样的想法,总有一天,她可能会再度挡在我们面前。岩佐以复杂的表情目送她离开,然后她注意到我,我们对上眼。

我和岩佐,从根本上我们是一样的,如果就普普通通生活,就是处于班级角落的人,但从今以后,或许我们的前进方向,有了不同。概率不是0。岩佐向我走过来

【那。。。那个岩佐桑】

这时候,从旁边有其他女生叫住了岩佐。是有几个人的基团

【额。。。明明你没来学校,却没去探望你,抱歉】【难,难道是午餐没一起吃是原因。。。】【抱歉,连我都排挤你,让你害怕】【但听了岩佐桑昨天的话后,就觉得自己错了】

【啊,是,嗯,谢谢】

被几个人同时说话,岩佐边惊讶边回答。

那个在意别人目光而不来学校的女生已经不在了。既然大河内和君塚都交上了朋友,那岩佐也没问题。我转过视线走了出去

【横须贺君】

点点——大河内捅我的肩

【什么啊】

【你看一下】

看向她手指的方向,看到岩佐一边应付着女生,一边看向我。然后她的嘴动了

——谢谢

用透明的声音,岩佐说道{图10}

****

人生究竟是什么呢?是指人活着吗?那么活着是什么?

吃饭,睡觉,这样交替轮流,也算是活着。但作为人活着,就必须以自己的意志去做些什么。还没到懂得人生究竟为何物的地步,但只有这个,我学到了。

这次,我用自己的方法,让全年级的风潮逆转,让大家稍微认同了轮月侯群症。并非说经过这次事件,反而让评价更高了。只是让大家觉得就这样无视有点太浪费了而已,而要注意学生会还有老师这点还是没有变。但经过这次,我明白到:连我这种在文化祭上决定做什么都无法左右分毫的人,只要拼死去做,还是能改变什么的;还有一点是:要改变什么,首先要改变自己。

不知道从今之后轮月侯群症会变成怎么样,也不知道其中埋藏着多少可能性。但我要试着赌上这难以相信的可能性。没有大的赌注,也没有大的受益(取回我的生命)。然后,比起坐以待毙,还不如去战斗然后死去。

我要在二周目的世界里做些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要重写这个世界,然后让我自己也活下去。现在不过是开始,对于谁来说,都一样。

岩佐美帆虽然曾经受挫,但现在她能好好来学校了,对人视线的耐性,也有了一点点。不过在大场面,她反正还是会支支吾吾说不出自己的观点来吧。但像岩佐这样的人能发挥自己本来的能力进入班级的中心位置,还是有点趣的。

大河内葵问题的自身没有任何解决。她已经尝遍了处于地狱的味道,之后的,就只是往上前进而已。相信她能在此刻做出点什么有趣的事情。就她本身而言,她持有世界通用的潜能,因此可以期待她能创造出让人吃惊的结果

柳沼清十郎貌似今后会更加热情研究轮月侯群症,而且借助年级中再度盛行的轮月侯群症之风,现在他每天都很high。当他知道了最近又有人觉醒了syndrome后,【为什么觉醒的不是我!?】这样吵闹了一会

君塚樱和以前班里关系好的人和好了,同时和大河内和岩佐一起的机会也增加了。【这可是一个增加人脉的好机会!】说出了这样交流能力MAX的人的发言。因为她的名字被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于是她的熟人也增加了,过得比以前更快乐了

田宫健太成了棒球部中一年级生的队长,一度流传他放火的流言也消失了,并且以他即便被人怀疑也没有责备他人的态度,获得了众人的赞许。不过说回来,他本身就是集外表·性格·才能三大要素于一身的帅哥,根本不用担心他,不如说“你TM给我更坎坷些啊”

大友裕也在那次比赛中输给岩佐后变得多少有点成熟了。他无视剧本,但因就结果来说一切安好,也没太过追究他的责任。不过结合以前他所做的事,他的评价在年级中一落千丈。他以他自己证明了什么叫恶有恶报。现在他也不以能用syndrome而骄傲自大了。。。

然后横须贺浩人在学校里的位置没有大变化。虽然恢复了和野上,莲田还有其他同学的谈话,却没有新朋友的。【那时候他和高桥争锋相对好厉害啊】虽然有这样的传言,但【那个太危险了好难接近啊,而且像会被高桥盯上】被人躲开了。为什么啊。不管怎么说我的名字都应该传了出去才对。在二,三年级中多少都掀起了点话题才对。要说唯一在横须贺浩人身上改变了什么,那就是——


【哟,横须贺君】【横须贺君】【哦哦横须贺!】【早横须贺】【哦横须贺】【。。。哟】被大家用亲切,信任的声音打招呼这种程度的事。

还不够,还不够,我的人生才要从这些不够开始。

就算被死亡的恐惧包围,也不代表全部的希望消失。轮月侯群症中还隐藏着可能性,寻找那个梦里“改变世界”的女生的征途也不会放弃。虽然有只剩下三年了这种说法,但换而言之,我还有将近三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会找到那个女生吗,亦或是能从别的方向改变命运——

【横须贺】

木崎真昼叫住了在走廊走着的我。杏仁般的眼睛低伏,被梳起来的亮红色头发现在也失去了精神

【我想你可能不是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几次开口闭口后,她问我

【——即便把全世界卷入其中,你也想重塑人生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