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第二章 透明人

第二章:透明人

睡梦中,有谁的思考进入了我的脑中

——才不是没有朋友。但也不是值得夸耀的人数,而且和他们的关系也一般般,也就是说自己没有挚友

——没有参加社团,就算参加了,也不代表将来会走上那条道路

【即便把全世界卷进来,你也想让人生重来吗?】

那里附上了色彩,上面是蓝色,地面是灰色,往旁边看,蓝色蔓延开去,看得到天空,脚下是混凝土,屋顶吗?这样的景色还是第一次看到。惊讶的同时,更加确认了处境。明白了自己在屋顶,可这是何处的屋顶呢?从防摔落的栅栏看有种在学校的感觉。寻找人影后,他们果然在。男生和女生,那两人——到此,梦醒了

****

今早也梦见了那个场景,而且那还是那个男生的思考,从中看到了他相当难堪的高校生活。

当然,最初的时候我曾经在学校中寻找过那个男生还有女生。找到那两人,就能知道这个世界现在是怎样的状态,这种状态将持续到何时,能恢复原状吗?诸多的这些问题应该能得到明解。

可是,虽然我把学校转了一个遍,看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没找到那两个人。

今天校内的样子,和昨天相比有了变化

【昨天我拜托社团的前辈给我看了syndrome了】【额,真的假的!?】

【我的syndrome会不会觉醒呢】【就是啊~】

【哇为什么我昨天要请假啊。。。?】【昨天不在那就错过时机咯~~!】

——明明昨天是革命的日子!

我周围的一年生都谈论着轮月候群症的话题。以昨天为界,全部一年生都变得可以感知轮月候群症了

【机会难得要不要试用一下?】

【虽然起了个“候群症”这种病名有点怕,不过实质上是虚幻而已呢】

【额,你慌过啊?我认识的前辈是“看得见说出口的文字”,“那个像自我的弹幕电影到底是什么,一点都不懂”有这种感觉吧】

啊哈哈,女生笑后,周围的人也被带动了笑着说【我懂我懂】

对于轮月候群症这个新出现的“玩具”,大家热烈讨论着。大家像是争相表现出自己对这个新流行的事物了解多少一样不断说出自己知道的事。

【横须贺你感觉怎样!我的状态超好的!】

在我坐下同时,坐前面的柳沼清十郎耐不住喜悦说。话说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动摇过呢

【看也是呢,这可是轮月候群症狂热者的你所期待的世界呢】

【狂热者?太过肤浅了,请叫我探索者!研究者也可以!呼哈哈哈!】

他的情绪也太高张了,被周围带动了吧

【横须贺,你看过什么syndrome了?】

【没有啦,也就只看过昨天放出的火球】

【假的吧?我们可是能看到轮月侯群症了哦,要是拜托前辈他们会给我们看syndrome的吧】

【啊啊。。。是吗】

原来如此,至今都不怎样积极谈论的高年级生也会改变态度吗?像是“欢迎来到轮月高校”这样的意思吗?

【但主动展示的人很少。。。横须贺有什么人选吗?】

【不。。。我也没加入社团,没有可拜托的人】

【。。。真没用】

【喂你刚才说了什么?】

【没办法。虽然我很忙。。。要一起来吗?】

对于他自高而下的视线还有他托起眼镜的动作,我莫名火大。

----

【我啊,在轮月侯群症方面人际关系意外地广~】对着自豪样的柳沼,我沉默跟在他后面。为了情报,要忍耐。。。

柳沼首先去见的,是二年级的男前辈。柳沼把在教室里的前辈特意带到了校舍的背面。

【不要好麻烦】

【不不不,在那里好说话】

前辈展示出来的态度完全不友好,不如说嫌麻烦。刚才还是条龙的柳沼,现在就是一条卑躬屈膝的虫。

【如你所见!我们可是旧识!】

【我前天才和你第一次说话】

你还真不要脸啊喂,明明在班里除了我之外都不怎么和其他人说话

【那个务必请你展示给我们,我们只要稍微看到就会回去了】

【就这样展示给一年生看可是很容易被学生会盯上啊。。。】

【被学生会盯上?使用syndrome要经过学生会的许可?】

柳沼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

【啊——。。。也不是这样啦,该说是校规还是其他的。。。】

【但怎么说也不会闹到停学退学吧。。。要摆脱缠人的我展示出来是最快的解决方式呢】

【你不是有你很烦人的自觉吗?】

【如你所说,嘿嘿嘿】

我已经佩服这家伙很厉害了。

【为什么是我。。。】前辈边发恼骚,一边卷起了衣袖

【要,要卷袖吗?】

我问道。回答的内容却是无关紧要的(ノーカン、是ノーカウント的缩写,然后日文词典意思对不上,最后查了英语词典。。。今天才被英语四级暴击,你不要再伤害我了好吗!?)

【会弄湿。。。实际上不会啦,就心情问题】

【额。。。弄湿?】

【我认为不是工口的含义哦横须贺】

【这谁都懂吧!】

前辈往周围瞥了几眼,校舍背面没有人

【来哦】

放出那个的时候,没有光,没有风,也没有气流的变化,没有任何前兆。从前辈两手上,喷出了水。如同水从他双手拿着看不见的水管中喷出来一样,水受到重力的牵引,画出弧线落在了地上。不断落到地上的水,没有汇聚成水坑

【可以碰下吗?】

【随你喜欢】

【那不客气,横须贺也】

【哦哦】


我战战克克朝水伸出手。好冷,手掌感到了水压,弄湿了手的水不断落下,但没有水坑

【是水。。。】

这完全就是水,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感觉不像假的{图3}

 

【顺便。。。】

柳沼用手乘水,喝了下去

【一点都不犹豫啊】前辈不知是惊讶还是佩服

【。。。喝下去了!但没有留在肚子里的感觉】

【事先说,这可是喝不下去的】

【呃—,要是这水能喝,明明你就能成为连续干旱村子里的神了。或者应该说是欺诈师】

【别把人叫欺诈师】

“那先走了”,前辈留下一言,离开了

【非常感谢!】

柳沼像体育系的人一样90℃弯腰

【。。。他是讨厌给人看syndrome那种人呢】

【二年三年级的差不多都那样】

【为什么?能从手喷水不是很厉害吗】

不是会受大家瞩目奉承吗?

【啊啊,是因为会有人说“展现给我看”这样的事嫌麻烦吗】

【或许也有这个原因。。。但现在轮月高校里还有其他更主要的理由】

【别的理由?】

【嗯别的理由。那个理由。。。或许总有一天会拦在我们面前的。。。】

(哇啊啊啊啊!)

【呀啊啊!】【好吵!】

一个声音在脑中爆发开来,我和柳沼不忍大叫。发出叫声的,是在校舍里的前辈,还有相距50m的我们。然而不管这些,那个声音大得如同有人在我们耳边大叫

(这就是我的syndrome啊啊啊!明白了吗啊啊!)

【头要裂了!】我发出悲鸣

【劳,劳烦了。。。!】

柳沼向结束事情赶快回教室的前辈低下头。

那个声音,周围的人好像听不见,看来那个syndrome是可以选择目标的

【嘛,今天以我的人脉,能介绍的就到这里了】

【竟然说是人脉,只是你死缠烂打吧】

【哼,态度不友好的原因才不是只有我的锅哦】

【你也有一点点自觉知道有自己的锅啊】

【因为大家都难以相信一件可怜的事中可能有属于自己的原因啊!】

****

【你也是个十足的轮月侯群症狂热者呢】

休息时间,坐旁边的莲田说。柳沼这货不知道去哪里了

【才没到你说的这样。。。】

【午休的时候你不是和柳沼一起去了看syndrome吗?】

【那个人给你看什么了?】

野上也加了进来。两人都兴趣盎然听着我说刚才的事

【轮月侯群症就是像幻觉一样的东西吧?我觉得那些像笨蛋一样凑热闹谈这个的人好幼稚】

对莲田的话,野上点头赞同

【去了别的高中的朋友很烦啊,整天问“到底怎样了?”这样的】

【嗯嗯,我懂。不过实际见到了还是觉得碉堡了】

虽然有点迟他们开始注意到了吗?况且,轮月侯群症在不久前,就曾对现实造成了影响。唯一一个知道那个时候将会来临的我,应该会比任何人都要早能使用syndrome。因为现在谁都不信所以我无法坦言,但总有一天,我想把这些告诉大家

【果然来轮月是正确的,让我更加享受轮月侯群症吧】

【一点都没有要高兴的地方】

被泼了盘冷水,我的心一瞬间冻结了起来,转向背后。从中间垂下的空气刘海有着鲜红的色彩,头发被缓缓梳了上去。有着杏仁形状的大眼睛,如同喜欢恶作剧的猫一样,渗透出活泼,但现在,那大眼睛却因为不愉快而眯了起来。

她的身高在女生中算得上是高挑,体型也苗条挺拔,是模特的体型。关于她,我从中学就相当了解了

【突然间干什么啊】

【就想过来说“轮月侯群症,轮月侯群症”你也说太多了吧】

木崎真昼如同说【do】一样,直截了当说道。我和木崎是同间中学的,因为以前兴趣相同,因此时不时会说上几句,但因为中途我对那个兴趣腻了共同的话题消失了,再加上分到了不同的班,我们的关系也疏远了起来

【真凶啊木崎桑】

莲田作为局外人说道。确实,木崎不是那种懂得掩饰的人

【是吗?】

没有害怕的必要,我说

【对轮月侯群症感兴趣是我的事吧,和你喜欢职业摔角一样吧】(又是职业摔角,庵田你多喜欢摔角)

【哦-,木崎桑喜欢职业摔角啊,明明是女生,真意外】

野上像看着珍稀动物一样

【现在的职业摔角可是有了很大进化哦,最好有空去看看】

木崎是那种濒临灭绝的职业摔角女生fan

【这个先放一边,轮月侯群症是没有实体的幻觉吧。既然是幻觉,那无论怎么说都没用吧】

【木崎桑说的也有道理】莲田同意道

【真希望大家多点看看现实】

【那木崎你就和你最喜欢的“现实”交往去吧,我可没打算干扰你这份恋情】

【请务必这样。说了高兴之类的话都起鸡皮了,就这样,拜拜】

木崎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话说横须贺和木崎关系很好?】野上问道。

突然就碰上这个问题了。即便说是幻觉,但对于能引发奇迹现象的轮月侯群症,还是有很多人对此充满兴趣,但现在仍有因为侯群症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而不想与之关系过深的人在。但要是换我来说,那不过是固步尘封不肯相信新可能的可怜虫。

我一边想着这样的事,一边环顾周围看看班里的人到底在干什么。然后,我的视线停留在了体型娇小留有大人印象短头发,和其他几个女生在聊天的岩佐美帆身上。

。。。不,不对,岩佐是站在几个说着话的女生的圈外。因为她是那种畏手畏脚怕生的人,所以现在的她,大概在自己的位置还没能确立下来的情况中,努力创造着自己的居身之所吧。


连看不下的我,也渐渐理解到她这种心情。中学时,我和岩佐都一样,结果现在也都。。。

。。。看到岩佐,就不禁回想起了过去,该说是刺痒,还是说烦躁呢?就因为之前在回家的路上久违地聊了天,她的身影在自己眼中出现的几率增加了。

而与她相反的,是大河内葵。大河内正自己一个读着书。光是黑长直,挺直腰杆拿着书的姿势,就让人联想到大家闺秀,给人一种她处在不同世界的感觉。她那种贯彻自己的样子,在我眼中也是那么的帅。说回来,也有因为她的外表而使人有种她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散发“孤独气场”的缘故。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有谁也变得能用syndrome了吧】

【谁知道呢】

莲田和野上说着,这时,教室门被粗暴打开了,不是本班的男生。

【大新闻大新闻,这次是c班出现了能用syndrome的人!】

他的声音在班里回荡,大家的目光都往他身上看去。这种情况,貌似看到很多次了

【那家伙的syndrome是“束缚”其他人——】

【啊,对了在这之前!】

有其他人站起来说道。是完全取得班里女王位置的森本成美。既然是森本,虽然大家感到突然也只好停下来听她说。

既然想途中站起来,也唯有说出【等下,明明是我在说话耶——】这样的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啦!根本联系与前后文不大关系! 途中で席を立とうものなら「ちょっとアタシが話しているのに何なのよー」などと言い出しかねない)

【从学生会那里收到了重要的通知,放学之后要发!要是有急事,请提早跟我拿!】

被这种人盯上会很麻烦这种道理中学的时候已经学会了,放着随便让他们做,不和他们拉上关系,让事情过去,是最好选择

****

那一天回家路上,也在停自行车的地方遇上了名义上的青梅竹马岩佐美帆,连续两天,真是已有。岩佐点头默然行礼

【哦】我回道

我和岩佐并排踩起了单车。虽然之中有相当大的空白期,但也因为和她相识很久了,只要掌握住一次节奏,之后的就很自然了。

但是,这可是和女生一起踩单车回家哦!——本该是这种小鹿乱撞的情况,但对方是岩佐,实在心动不起来

【。。。今天的通知读了吗?】

【瞄了一眼】

放学后从森本那里拿到的,是学生会制作的关于轮月侯群症相关事项的通知

【不能乱用syndrome,特别是校外。不能太过痴迷侯群症而忽略学习。在考试期间是禁止使用的。不能隐瞒自己能用syndrome的事。在因为syndrome而发的争论,在找老师前请先和学生会商量。。。像这样的注意事项】

【这种事情果然有呢,真没办法】

就如同最近学校派发的“sns使用注意”这种公关制作的无聊东西一样

【不过没想到领导的是学生会而不是学校】

【听说轮月的学生会相当严格呢,在全校集会时也超级认真】

【说是说重视学生自治的方针。。。】

【但也不是说学校没注意哦。虽然从学校那里还没有明确传达,但对于和syndrome有关系的人,会影响内部推荐。还是正正常常过学校生活吧,不明的事就到学生会为止】

【话说你边读边踩单车啊】

这个有点太过了,很危险吧

【啊,嗯,那收起来】

岩佐灵巧用单手把通知折好放进包中

【话说横须贺君怎么想侯群症的事?】

【问我这个也。。。】

【。。。总觉得,你对侯群症的事很积极】

我知道侯群症的可能性。而这个,是对于那样的我的可能性。我要之后的人生,变得和第一次高中生活的完全不一样,所以——

【我期待轮月侯群症——】

学校楼顶,有某个男生和女生。再次的,那个男生的感情流进心中

——有过放学途中买东西吃的经历吗?

——有过去卡拉ok high起来的经历吗?

——有过因为手游而和现实中的朋友交换道具的经历吗?

——有过一边说着”累死了累死了“一边去补习社的经历吗?

——没有,没有,全都没有

【危机横须贺君!】

【呃。。。】

因为岩佐的话我握紧刹车停了下来。车轮的前三分之一已经出到车水马龙的马路上了。

【已。。。已经是红灯咯红灯!注意点!?】

【抱歉。。。话说刚才真是超危险的!?】

【你自说什么话啊?】

在这种时间发白日梦实在难看

【那个。。。没事吧横须贺君?】

【姑且,大概。。。】

冲入红灯的马路,之后又沉默,在岩佐看来,我是奇怪危险的人吧。因为灯变绿了,于是又踩起了单车

【那个。。。横须贺君想让syndrome觉醒吗?觉醒。。。很好?想变得能用syndrome?】

岩佐再次胆怯问道,大概在顾虑我吧。但是和岩佐交谈后发现她也是挺饶舌的。怎么说呢,从以前起她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个样子。不,在我和岩佐交情深的那段时间里,这家伙是挺健谈的人。

【要是能遇上什么,感觉很有趣~这样的】

【是吗,我的话。。。倒是不想syndrome觉醒呢。。。啊,或许之后会很有趣而且能使用syndrome也很好,不过现在还是希望不要】

【不想“现在”吗?为什么?】

【因为现在成为syndrome使很显眼啊,横须贺君想成为班上的最话题人物?】


【嘛,这可是受注目的机会。。。不过“最”就有点讨厌】

在还没明确自己的所处位置的现在,不知道将会收到大家怎样呢的注意,因此也不知道正确的应对方法。而第二名或者之后受注目的位置,失败的几率会更小吧

【我说,横须贺君也明白吧?】

岩佐露出了找到同伴那样的高兴的表情。说到底,这个是比起期待成功,更害怕失败的心理。被她当成同伴了吗?有点讨厌

【我怎样都好,觉醒也好没有也好】

【真像你的作风,横须贺君一直都是旁观者呢】

【。。。哦】

在中学的时候我确实是旁观者,对什么都没有真心对待。旁观者,对什么都没有投入其中,我到底想做什么呢

【开,开玩笑啦】

【既然说了失礼的话就别怂啊,做到最后啊,好好贯彻自己的思想,别放弃啊】

【超,超进化的中二病!】

【毛的中二病啊!大概!】

【我说,横须贺君】

因为关乎自己而在意的我朝岩佐看去,发现岩佐也看着自己

【感觉上了高中之后,你的印象变了?】

现在的我,不是真正的处于此处的我,我和那个“我”,有三年的距离

【又不是刚上高中的小鲜肉】

【哈哈,也是】

岩佐像孩子一样天真笑了

【岩佐的也变了,该说回到以前的样子了吗?】

为什么岩佐这样的笑容,基本没在学校展露过呢?她现在,和小时候不同。在她从小学生变成中学生之后,不知何时岩佐天真无防的笑容消失了。给人一种粉饰外表,从远处看着事物的感觉。但是,我也一样吧。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都学习到了不容易失败的轻松生存方式

【你,你指的是什么?】

岩佐害羞地双手往脸上扇风。哦,话说,你放开双手踩着单车耶

【前面来人了!】

【额?】

岩佐身体一晃,单车也一瞬间往旁倾斜。下个瞬间轻快把身体抬起来,然后进行的路线就完美往旁移动了一米

【你好犀利。。。】

【什么?】

说回来,这家伙只有运动神经特别厉害。而这件事,恰巧因为这件事而时隔六年回想了起来

***

第二天,一边不断眨着睡眼惺忪的眼,一边穿过校门后,莲田向我搭话

【哟,横须贺】

在还没准备好的我换了一口气后说出【哟】之前,莲田就继续说下去

【看下那个】

看向他指向的方向

【什么。。。嗯?】

前面有数个学生的背影。而那之中,漂浮着没有见过的东西。那个是。。。文字?

“怎样都好吧”这样的白色文字漂浮在前面的空间里。即便离了10m,还是清晰可辨。然后定眼看,发现文字如同附着在某个男生的背后一样移动着

“所以啊~~”

【那个难道是。。。】

【没错,就是“字幕人”,你听说过吗?】

貌似是会将说过的话以文字呈现的syndrome

【啊,已经看不见了。这个syndrome还真辛苦】

【难道说自己说过的话全都会浮现出来?】

【嘛,姑且还是可以控制那些想表现,那些不想表现的】

【那刚才的是他想表现的吗?】

【也有控制不好的时候。嘛,这些都是从前辈那里听说的,现学现卖】

“没有立足之地啊”

男前辈的身后,再次浮现出文字

【虽然不清楚,看起来他很焦急】

不过虽然文字浮现出来了,但跟在他后面的人却没什么反应。有反应的只有我们还有另外一组一年生的情侣。高年级的貌似假装没见到的样子。

【是那样的syndrome真惨,只会被人当笑柄吧?】

对于莲田辛辣的口吻,不知为何胸口一阵刺痛

【你还真认真,既然是syndrome那肯定有什么意义吧】

【但是那个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确实】

【顺便说那边的那群人,有一个人的syndrome是“让自己看起来是别的东西”,然后左边的人是“让人犯困”的syndrome】

【你还真清楚,不是知道很多吗?】

【只是轻音部朋友的前辈的话啦】

【既然有那样的能力,不知道平常他们会怎么用】

【貌似完全不会用哦,到三年级也玩腻了吧】

【有可能“完全”吗?】

【我们和轮月侯群症拉上关系也只是最近的事吧,而且还有其他很多事要做】

本以为莲田也是那种单纯凑轮月侯群症热闹的人,没想到他意外冷静地观察着大局

【每个年级对侯群症的态度都不一样呢】

【现在一年级是热火朝天,但说真的,这才是奇怪的地方,况且大家有可能很快就对侯群症失去兴趣。。。】

莲田当然不是放纵自己沉迷在侯群症中,我一边想着这个,一边有股寂寞的感情涌上心头

【但就我个人来说是期待的。变得能用厉害的能力不是很燃吗?】

【哦,也对】

【以能力界定地位的社会。。。怎么说也不会吧。如果那样的话那就变成不学习也行的世界咯。这个剧情我在动画里看过!】

莲田开心地用开玩笑的口气说

****

不过,人生非常有趣。对于谁的梦想,会在不希望是ta的别的谁的身上实现。今天同样和光谈轮月侯群症的柳沼吃完午饭时,有谁轻轻捅我的肩。转过头,岩佐紧张地站着

【有事吗?】

低声问后,岩佐非常慌张【啊,额,那个,可以陪一下我吗?】

【你有空就好。。。稍微,陪一下我。。。】


---

轮月高校的午休比其他学校的要长,换做是中学,大家肯定都会说“去车站吃个m记唱个k再回学校吧!”

在这样的午休中,在校舍的背部周围没有人气,是超级适合告白的地方。。。不不不。。。才不是因为最近和她的交谈多了起来。是她重新注意到我的魅力。。。才没有

岩佐边四周张望周围,一边抬起眼睛看我。从刘海的缝隙中被那双闪耀的眼睛看着,既刺痒痒有羞耻

【。。。我有想对横须贺君说的话】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岩佐的脸整洁而且眼睛也很澄澈很美。再多点自信在人前表现自己,肯定很受欢迎。要是问这是我的菜吗,我没法立即回答。再加上我们的双亲也认识,这点很麻烦。但是之后和她进展关系的空间也有很多,已经可以看见之后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未来了。不过,既然我们的双亲都认识,换种想法,这难道不是进一步发展关系的踮脚石吗?

【肯听我说吗?】

【说吧】

【。。。那个,我啊】

岩佐深深低下头后,下定决定般往前一步

【。。。变成透明人了!】

【嗯,我早知道了】

【假的吧!?】

【啊,抱歉,假的。说错了,失言。。。太意外了】

【嗯,嗯。说的也是】

嗯,完全没有期待,一切如意料所想,因为还没想到要暂时等她一下让她想一下。。。等一下,透明人?

【你说的透明人不是“我的肌肤通透秀亮,简直像透明人一样” 那种意思吧】

【嗯嗯,点有可能会有肌肤好似白鱼皮甘噶人】(怎么会有可能有肌肤像白鱼皮一样的人)

动摇的岩佐用关西腔吐槽到

【记得岩佐的父母是关西的。。。额,也就是说你真变成透明人了】

【额,变成能变得透明的人了】

不可能,人不可能变得透明,但对于我们来说。。。

【让岩佐变成透明人的syndrome觉醒了】

【。。。看来是】

【但为什么你知道你能用什么样的syndrome?】

【不,不知道。今早一起来就感觉“啊,能用了”】

【所以你是怎样才能感觉到“啊,能用了”这样的啊】

【一起来就已经知道了,而且知道这个是真是的不是梦。虽然你难以置信,但我真的能变透明】

【顺便说你现在能透明吗?】

【让你看下?。。。你会看不见我哦】

刚说完,不,我没看到说完话的岩佐。突然间,岩佐的身影消失了,途中开始就从什么也没有的空间中传来声音

【哇!?】

发出如同住在南美奇异的鸟一样怪声的我退下数步。刚才岩佐站着的地方,现在只有地面,那上面既没有洞穴也没有机关。周围虽然有墙壁还有屏障或者树木,但没有能藏人的地方。360看周围,周围的景色没有任何变化。除去刚才有一个人消失了的事,这个空间没有可疑之处。

【。。。横须贺君~。。。】

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传来声音,我不禁往后退

【横须贺君。。。不要逃】

绝b要逃吧,被看不见的东西叫自己名字超可怕的

啪塔

【咿呀呀呀!?】

贴在脖子上温暖感让我跳了起来

【竟然”咿呀呀“。。。啊哈哈哈。。。啊】

在眼前,出现了双手贴在我脖子上,以奇怪表情笑着的岩佐

【失,失败失败。稍微放松一下就。。。痛!?】

给她的手臂来了一下

【好痛哦!?横须贺君欺负女孩子。。。抱歉得意忘形了】

瞪她后岩佐反省般低下头

【我说,变透明了。。。对吧?】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大概变透明了】

【是吗。。。原来是真的,这是第一次请别人确认】

【能以自己的意愿变透明吗?再说了要怎样才能变透明?】

【嗯。往肚子注入“变透明吧”这样的力气。所以一放松就会现身了】

【哦,虽然还不是很清楚。还有,衣服也会消失呢】

【就是啊~没必要裸体真的太好了。。。】

岩佐安抚着胸

【嘛,怎么说,恭喜啦,变成透明人】

【这一点都不值得恭喜】

【为什么啊,不是能用syndrome了吗?还有,为什么要让我看?】

【额。。。横须贺君是最佳什么的。。。】

【是没有其他朋友吗?】

混杂了调戏的口吻问道

【我,我今天和安藤还有上园同学聊天,大概是朋友吧】

岩佐抱手,嘟起嘴做吹口哨的样子到处看风景(没吹出声音)

【我说那个。。。只是坐得近所以经常被搭话而已吧。。。】

【。。。横须贺君也差不多吧?】

【根本不同好吗!旁边的莲田还有野上,前面的柳沼还有。。。】

【自,自己说出口好空虚还是别说了吧。嗯,就这样!】

到底在争什么啊我们

【然后,你给我看了syndrome后要怎么做?】

【就是想和你商量之后要怎么做】

【鬼知道啊,话说你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吧】

【别说这种事,告诉我你知道的事啊!?】

【所以说比能用syndrome的人知道得更详细这个。。。】

。。。不知道哪边知道得更多,但说道熟知轮月侯群症的人,是有的

----

【干得好横须贺,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柳沼用血气超好的肌肤以恶心的表情露出笑容。对柳沼说了岩佐的事后,他马上就目光闪闪【逃课马上去家庭餐厅吧!】,因为他说出这番乱来的话,所以好说歹说【放学后!】才让他安静下来。

于是来到了放学后的现在,柳沼,我,岩佐围住中庭一端的某张桌子。


【不过还真没想到竟然是岩佐桑觉醒了syndrome!是我们班第一个觉醒的吧~!对吧~!】

【嘘!嘘!。。。声音太大了】

岩佐挤入我的位置拼命抗议

【然后你想问我什么?】

柳沼面对我问

【额。。。就是现在虽然能变成透明人,但之后要怎么做呢?之类的】

【哦,总之不用担心,反正毕业不久后就。。。19岁就不能用了,而且也看不见syndrome了】

柳沼顺畅解释道

【但是syndrome不能使用过度之类的,有次数还是时间限制什么的】

岩佐面对我问

【如果有什么情况,能用syndrome的人应该能感知到才对】

柳沼对我说

【话说为毛你们都对我说啊,就你们两个说啊你们两个】

都怕生吗?

【还有,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来到这一步的岩佐,视线不再是我而是移向了柳沼

【为什么我。。。会觉醒透明人的syndrome呢?】

【。。。原理我也不知很清楚,也有假设说这是没有理由的】

然而柳沼的视线还是没和岩佐的对上,他朝着没有人的方向说道

【不过,也有syndrome是自己的愿望这样的说法】

愿望会以轮月侯群症的方式实现,以非现实的虚幻形式实现。

然后终于,柳沼瞄了一眼岩佐

【额。。。那个。。。你没有想过想变成透明人吗?】

被问后,岩佐吃了一惊震了一下,尔后凝固了,宛如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了一样

****

——你没有想过想变成透明人吗?

因为,被人知道了这个肯定会笑吧。那样的愿望,有过,但是,当然不是想真的变得透明。只是想在我不希望的时候,从大家眼中消失罢了。

被人看着会紧张,会发挥失常。所以在中学排球部也尽是失败。比赛会更紧张发挥更差,无法发挥普通练习时完美的表现。在真的很少友人在的时候,能打出比厉害还强一点点的样子,老师也【岩佐的潜力很大】,但潜力,终究没有转化为胜利

就算想着必须要干,但在人们面前大胆地认真打球实在是很羞耻。连落在和伙伴之间的弱球也无法尽情发挥去接住。

看人的时候,人就会评价人

那人干的真好,那人很能干,那人打得好差,那人不行,那人好帅,那人好可爱,那人好邋遢,那人好寒酸,那人个性很强,那人好怪

自己很在意这些,不禁会经常去想,自然也就发挥不好。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况且就算自己做出成绩了,也不见得别人的评价都是好的。不管做什么,都可能会被谁判断做不好,是笨蛋。

所以自己也知道在意这些没有,不去想才是最好的。但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我还是改不了我的根性。在和人谈话的类型中,被人搭话我是很不擅长,所以去理发店很辛苦。就算学习很好也不会教人,会无比纠结自己教的有没有错。就算运动神经不差但也很难在比赛中发挥出来,无法在比赛中发挥就毫无意义。

活着好累,在这个世界中活着真的好累,人的视线好可怕,所以我如此祈愿了

——如果我能变得不被任何人看见,那我就能做真正的我,就能发挥自己原本的能力,能发挥原本能力的我可不是小路角色。我能变成在我之中最强的人。

所以我,想变成透明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