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第一章 轮月候群症

第一章:轮月候群症

【如大家所知轮月高校是市里顶尖的,以高升学率闻名的公立高中。可以说是汇集着有能力的人还有有意志的人】

讲桌上,一年a班的班主任高桥俊吾如此说着。体育老师高桥,即便在还感到寒冷的日子里就已穿着让人联想到在某个春天里的日子里的半袖T恤,从袖口看得见他强壮的手臂

【为了将来着想,不要被奇怪的传言迷昏了头脑,好好努力学习和参加社团吧】

所谓的人生,有多少高中生认真思考过呢?应该有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考上大学,然后把全部的事情都放在之后考虑。

【虽然我认为现在还早,但早点认识到,肯定会对你们有好处】

在开学典礼两周后的班会里,我,横须贺浩人,坐在最后一排,姑且是安静地坐着,听着那一点也不中用的班主任的话左耳入右耳出。看着窗外的时候,不知何时下课的铃声就响起了。

【以上,今天也要好好学习】

“明明这节是体育课”,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如此憎恨的表情。这间学校可以自由地变更上课的时间,所以有时候会突然被赶回教室开班会的情况发生。但无数次地【给我学习】【给我用功】这样催促真的有效果吗?反而会激起叛逆之心吧

嘛。。。我的情况是比别人多听了两倍这样的话所以才会这样想吗?

【遭不住了~他要当自己一年的班主任啊。。。对吧横须贺】

坐左边的男生向自己搭话。他名叫莲田

【就,就是啊,会忧郁耶】

然后左斜前方的名叫野上的男生也插话进来

【横须贺还是没变啊,被人突然搭话会吓一跳呢~】

【刚,刚才是偶然吧】

【呀,不用着急嘛】

高中生活开始大约十天,现在和周围的应该叫做现充的两人顺利地交往着。

虽然班里的男生中没有特别大声的人。。。【啊!上园桑,你有那个吧——】却有类似洲际导弹的声音发射了。打扮时尚的女生三人,而其中唯一坐着的森本成美就是导弹源

【啊,恩,是啊~】

突然被叫到的上园站了起来,回应道

【我的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要是能找到就好了】

森本近乎于黄金色的明亮的头发,成波浪形从两边垂下。过浓的装扮和高压的态度宛如女王一般。因为1年a班中没有与之抗衡的人物,所以森本王制指日可待

【要是高桥上体育课也绝对不会有趣,你有在听吗横须贺?】

莲田问,自己刚才被教室里的情况吸引了注意

【哦,哦哦,抱歉。高桥的话只会一个劲进行体力强化训练吧,不像会给我们玩游戏的样子。虽然看样子他棒球打得不错。。。】

【额,为什么你知道这个?】野上问

【。。。啊,偶然听到的。。。老姐去年也才从轮月毕业!】

【是吗,你有姐姐啊。话说你也太慌张了吧】

好险。。。在心中捏了把冷汗。我可是有些微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可能”的记忆

【哦,我说昨天说过的事】

别的男生也加了进来,轮流和莲田和野上说话

卡沙——有什么东西轻轻碰到了我的后脑勺

【啊,对不起——】

——pang,有种突然被打的冲击从脑上传来。眼前发白,全白的世界扩展了开来

【我说,你好像要死耶】

全白的世界里,女生对男生如此说道

【没对高中的生活后悔吗?】——

【我说,你没事吧?像照片一样定住】

那个又来了。就像后遗症一样。没有一点前兆就突然回到过去真的很伤脑筋

【你在听吗?】

【。。。啊啊,什么?】

我眨了下眼,让变得奇怪的眼的焦点和站在面前的人合上。眼前有非常漂亮的东西。如丝般光泽的黑长头发直直垂下。以这种长度的头发就算有几处分叉或是凌乱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可眼前的这头黑发却没有。脸给人的感觉是脱离日本人更接近于北欧人。镶着修长睫毛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形状较好的耳朵加上樱色的嘴唇,这些完美的元素都精心摆在脸上,同时与雪白的肌肤维持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平衡。从制服露出的四肢修长且纤细,宛如有一种一碰就碎的精细的美感。如同从西洋童话中出来的这家伙叫做大河内葵

【横须贺君,一如既然的眼神很烂呢,有好好吃早餐吗?】

【。。。有啦,牛奶也有喝,没有钙不足】

【也就是说反应迟钝吧。。。抱歉】

【别真的做出一副抱歉的表情啊】

从她出众的美貌来说,可以确定地她毫无疑问能凭此成为班级的中心,而她本人却没有这种自觉。嘛,大河内本身就是有点“那个”的女生

【话说你找到了你能做的很厉害的事了吗?】

【。。。嘛等等啦,还没到要焦急的时候】

【但你一点进展也没有吧】

【你也是吧。额——,“能改变什么”对吧,记得你确实说过已经搞出了什么大事件对吧】

【我可没说马上就能搞定哦。现在是准备期】

【哈n】我用鼻子笑道。

那是最初在教室中自我介绍的时候。在定式的自我介绍之后,大河内如此说——我是能改变世界的女人。然后因为大河内没有进一步说明,所以是neta吗?是中二病吗?是为了将来能变成那样所以做的努力宣言吗?这些自己无法判断。

大河内在这个四月从东京搬来了这个说不上乡下却有山有海的绝对算不上大都市的轮月市。理所当然的她没有初中的同学,周围人也在迷茫着该怎样对待她。

可就在那个时候,大河内悄悄在自己身后说:

【“我也是和其他人不同。我可是创造大业的男人”】


【别一字不错说出我以前说过的话啊!】

【“你问为什么?那是因为我知道世界的秘密,我是被选上的特别的存在。虽然我不能透露细节”】

【咕。。。呜呜。。。】

【为什么你能一本正经说出那样羞耻的话呢?】

【呀,雅美蝶!】{图1}

 

那时候的我依旧以为自己是万能的上帝。而存于心中的只被自己知道就ok的中二部分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了。还是说只被大河内知道还有救。。。?说虽如此

【但我觉得很有趣,期待着哦?】

能和大河内这样的女生说话,说不定自己很幸运?

【再说你也差不多要行动了吧。也已经有了“快了”的传言了】

【大河内也期待着那个传言吗?】

问后,大河内稍作思考后回答

【恩,期待着】

说后大河内走回自己的座位

【。。。横须贺,你能和大河内普通地说话好屌啊】

【你们在说什么?】

【普通的事。。。】

【哦,那我试着攻略她吧~虽然她给人留下了奇怪的印象搞得碰不了的样子,但那份可爱还有普通的性格还是有戏的嘛】

【记得她确实被学生会邀请了。你也知道当上学生会的人有很大权利吧,所以我想他们是认真的哦】

【在我看来她完全就是一副优等生的样子。。。好萌~】

【我倒是觉得她学习和运动都太好了,没有信心和她站在一起啊】

莲田和野上开始了女生评论会。因为没有自信自己能很好接上话,所以没加入他们。。。呀,能不能和女生交往是一些琐碎的事,怎样都好

----

【吃饭吧横须贺!】

前面的男生180度转身过来。向上生长的头发貌似就维持着乱糟糟的样子,圆形的眼镜有种研究者的feel。说他是中等身材,不过看起来有点胖。可实际上那身微胖倒不像全是脂肪,反而有肌肉的感觉。

【其实我想和野上和莲田一起吃耶】

【什么。。。你要背叛我吗。。。?】

【我有没和你约好吧,那和野上他们一起。。。】

野上和莲田面向与我们相反的方向,正打开便当盒

【呼呼。。。他们不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吗?】

【大家都讨厌和你扯上关系而已啦】

【我是炸虾盖饭哦横须贺!我把天妇罗,饭,梅干分开带来了所以现场做】

【听我说话啊】

柳沼清十郎,对于这个男的印象可以用“怪人”一语概括。而我之所以想和柳沼扯上关系,是因为他在某一方面有相当丰富的知识。

我没有办法,手窸窸窣窣摸着书包里面拿出便当,我的便当是和柳沼不同的普通便当。有鸡蛋卷,香肠,昨天剩下的肉菜杂炒,然后白饭。

【话说,差不多时候了啊,从过去的事例来看】

【什么事啊。。。话说因为是柳沼所以只有那方面的事吧】

【轮月候群症!】

【别这么大声】

【怎么忍得了这份兴奋啊!我可是为此才来轮月高校的】

【。。。你认真的地方错了吧】

“呼恩“一副了不起的柳沼,是世间少数的“轮月候群症宅”

在这间学校里,存在着世界上只有这里存在,我们一年生尚未见过的,被叫做”轮月候群症“的东西。柳沼一说到轮月候群症的话题时就变得不顾周围,拜此所赐班里的人都躲着他,而认真和他说话的就只有我。但毫无疑问的是,只要接近这家伙,关于轮月候群症的事就会自然而然地流进耳朵里

【可你看,这个是超能力哦!?呼风召雷,发出如太阳般的光,连重力都可以操控,甚至还可以读心!】

【这绝逼是假的吧。。。虽然我不能否认但这都是“轮月候群症”吧】

轮月候群症能赐予我们超常的力量,而且力量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种类也会不同,只是,一个人只能拥有一种能力。并非轮月高校全部的人都能使用能力,而且虽然唤醒力量的人一个个陆续地增加,能力的种类却依旧没有见底的感觉

【这真是如梦的世界啊!}

【看起来是很像梦就是了】

这些全部都只有轮月高校的学生才能察觉,对外界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因此可以说这是只有轮月的学生才能看到如梦幻般的事物

【但对于我们来说可是“能看到,能听到,能感觉到,能闻到,能尝到”的哦!】

【知道了知道了】

【这没力没气的回答是什么?难道说横须贺你也是那种被低俗顽固的价值观给束缚住的不相信这个的人吗?】

【我信这个,说过n次了吧】

要是连这种奇迹都不相信,那我就不能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了。因为我——

【是吗太好了!从两年半前第一次出现能用“候群症”的人到至今的时间里,我有种不仔细说一下不行的感觉】(翻译成中文很别扭,下文直接保留英文syndrome)

【你只是想说而已吧】

【暴露了吗!】

哇哈哈笑着的柳沼情绪高涨

【从什么时间开始能感知到‘轮月候群症”了呢。。。我们也能变得能使用“syndrome”吗。。。!】

在现实中引起不可思议事情(虽然只有轮月的学生才能看到)的力量就是syndrome。而包含“能感知syndrome”这个的一系列事件总称为轮月候群症。而看得到轮月候群症,则是入学后经过多长时间的问题。我们一年生还没能看到有关轮月候群症的相关。所以在周围,有期待着的相信的人,半信半疑的人,不信的人。

【但现在班里竟然还没有出现把轮月候群症当成是怪谈之类说出来的人~明明这是被全部,大多数人所承认的事实,连老师都注意到了的说】


【半信半疑我还是能理解的】

大概在两年半前出现的候群症,连医生和老师都相信了它的存在。但是轮月候群症没有扩散到学校外面去。关于这件事,也只有周围的居民知道,所以也没有公然向外宣布它的存在。而且从高中后毕业不久,就完全感觉不到候群症的存在了。它完全是只属于轮月高校学生的。所以在县里,有很多人将之认为是一种流行病或是一种单纯的怪谈。既然轮月候群症没给学生们的身体带来不好的影响,那就更没可能会影响到之外的人

世界上,存在着那样的事物。

对话中止,空隙自然地被周围的声音还有广播声给充满了

【轮月候群症实际上你是怎么想的?这倒是让我纠结了下学校的志愿】

【但从升学率看,果然还是轮月吧】

【说的也是。虽然去年很悬】

【嘛就算有轮月候群症但看在升学率份上还是有很多人选这里吧】

哈——柳沼叹了口气

【被升学率这些束缚住手脚算什么啊。明明轮月候群症比这些烂爆的东西强多了】

一个人说着牢骚,柳沼大口咬着天妇罗

【。。。炸虾太多了吧】

【只吃喜欢的东西!这可是我们家的家训】

【啊。。。是吗】

----

上化学课的是初显老的老牌男教师。大概他不想从理科室走过来吧,所以就算是理论课也有很多时候是在功能教室上

【。。。今天就到此为止】(我还以为有上课的内容让我这个化学专业的本场作战。。。)

这个老师总是提前5min结束课程,剩下的就是杂谈时间

【话说也快开始了啊,那个】

全员对代词起了反应

【呼姆,你们至今都听其他老师怎么说了?那个类似病一样的事情】

老师问道附近的学生。用“病一样的事情”描述,含义大家都十分了解了。一个男生回答

【那个。。。班主任说了“不说细节”,但上次生活指导却说了之类的】

【哦哦,是吗是吗。。。高桥老师真是认真啊。。。生活指导的老师今年是男女二人吧?嘛不管是哪边只要期待着就好。同性也好异性也好只要试着商量一下的话。。。】

之后的话题就偏向心理学了,然后课结束了

【话说那老头还真说了“轮月候群症”的话了】

回教室途中,莲田边走边说

【高桥就是一副怂样】

如野上说的,高桥一说到轮月候群症的时候,脸总是绷起来的

【啊,你好】

莲田低下头

【谁?】通过后我问

【同中学的前辈】

【啊,你从前辈那里问到了轮月候群症的事了吗?】野上问

【关于这个啊,他没有详细告诉我。用“你总会懂的”混弄过去了】

【不是因为是可怕的事情所以才说不出口吗?反过来,因为是好的事情说出口会觉得可惜这种想法我也不懂啊——横须贺君对此是不安还是期待?】

【硬要说。。。是期待吧】

说出口后,才猛然担心这种回答方式是不是真的合适

【啊啊,话说你也对柳沼君的“轮月候群症”的话题很有兴趣呢】

野上没有表现出特别地想起一些事的表情

【那个只是没办法而为之,差不多的。。。】

【我说下节课数学考试吧?超惨的!?抄你们的ok?】

因为莲田很急,所以我和野上也快步走回教室

----

【好,时间到,从最后传上来】

因为数学老师的话,刚才还是一片静谧的教室瞬间被吵闹包围了

【超难】【不会啊】【最后的计算完全对不上~】

交织着大家在经历过突击小测后的感想

【横须贺怎样?】

旁边的莲田问

【。。。如果能留下学习时候的记忆的话】

明明自己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进了年级最好的班

【要是留不下记忆,那就没有意义啊】

【不是那样的意思。。。哦,抱歉】

前面的柳沼回过头来盯着我看。我赶紧把卷子传给了他。话说跟我说啊

【啊,我懂了。我想说的是要是有记忆的syndrome就好了】

野上插话进来

【竟然有这样的秘密武器吗。。。!】

【应该没有这么方便的工具哦。。。肯定的。说到底这是幻想】

【别粉碎梦想啦梦想!嘛,也不是认真期待着就是了】

【果然你知道很多横须贺君】

【嘛,听了各种各样的所以就变成这样了】

再说这些知识都是从柳沼那里得到的。。。他却完全没有参与进对话中来

----

第六节课结束时,高桥为了短班会来了。班会结束后,收拾好的人开始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离开。从入学典礼开始算,现在两周过去了。也到了大家都互相习惯的时候了。但如同与之成反比的,现在有种别样的紧张感渐渐地弥漫于班级之中。从传言看,大家都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所以就算表面上是在收拾,却也感觉到在什么地方动作有些迟缓。让人想到当事人在注意着什么。

那终于来了,或者说如果它不来的话自己是清楚知道它不会来的,而我们的高中生活,真正意义上开始了。

什么时候?还没来吗?已经快了吗?轮月高校的全部一年生净是这样的想法。一年a班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了。身体向前倾的谁进入了教室。是其他班的男生,不知是不是跑过来,气息紊乱的声音传遍了教室

【d班有人觉醒了!】

声音从教室里消失了。说话的声音自不必说,连物体运动的声音也消失了。大家,明明都理解了话的意思,却还是眨了数下眼睛。有觉醒了的人。只是接受了表面的话,大概没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但只有“那个”,大家都理解了。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谁都从那个“传言”中得知了。然后在风平浪静的世界中,有东西爆发而出了。相信的人,半信半疑的人,不信的人,全部人的世界都被改写了。大多数的人还没理解状况吧,我当然也吃了一惊。虽然如此,我还是比其他人冷静


【真的吗!】【这是真的啊!?】有夸张发出声音的人

【。。。真的啊】【终于。。。】也有早已接受的人

【假的吧?】【是是,才没有这样的事】也有不信的人

【。。。】也有什么都没说光站着听的人

【终于来啦啊啊啊啊啊!】我的前位在疯叫

开学大约两周,我们“真正”的高中生活,终于开始了

【要是想看体育馆里的实操就来】

男生留下一语便离去

【喂横须贺你听到了吗?必须去啊!噢噢噢噢来咯哦哦!】

轮月候群症宅柳沼抓住我的肩摇晃着我要我去体育馆

【等。。。放手!你丫的太兴奋了!】

【这个机会可是终于来了哦!?你知道吗横须贺!?哦哦哦!】

柳沼像是要撞飞我似的跑了出去

【只有去了啊啊啊!那地方在哪里啊啊啊啊!?体育馆里面吗?】

边叫着边跑了出去。要是被其他人当我和他是同类的请放过我吧

【。。。我也去吗】

我站起后

【去?】【呀,但是】【还有社团】【马上就结束吧】【一瞬间的话】【就一下下】

大家陆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

体育馆后门一侧有一片铺上了石板的类似停车场的空间。像是没有特别决定使用的方式,所以现在没有车停在里面。而那个平常都没有人的地方,如今聚集满了一年生。有多少人?几十人?几百。。。说过头了。

一点点也好,自己尽力往前走。因为大家都想往前走,所以人群密度变得相当大,完全把握不了正确的人数。而处于中等稍稍偏上位置的我,被人群挤来挤去

【别挤了好痛!】

这样的声音彼此起伏,我也是。左边的人强硬地想往前走,而我的左肩因为被挤压了所以咕噜地身体转了一圈后往后倒下

【说到底有什么?仔细看就能明白?】

【我可是期待着哦~!告诉那些没考上轮月的人吧】【你个性好差】

【我说我们也变得能用了吗?】【我想不是,有的人一直都用不了】【不会吧。。。那就只能光看咯?】

【那个,前辈说了,像是可以举行超能力战斗哦,那是真的吗?】【哦哦,我真没想到这个】【我们的身体不会有事吗。。。】【我的姐姐没病没痛就普通毕业升上大学了】

大家的口中都谈论着轮月候群症。期待和不安交织着,一片混乱

【后面的别挤啊!】被愤怒支配着的女生大叫

有想从这个圆中出去的人,所以我像抹布一样被挤来挤去,察觉时,自己已然位于呈现半圆形的集团的前列

【喂就那家伙行吗?】【大概】【谁】【额,为什么】【谁!?】【不知道!】

前面的人吵吵嚷嚷。而在前面数米的地方,有个男生站着。给人的印象是清爽的运动系,名字记得叫宫田健太

【啊啦】

【恩?】

我的旁边就是大河内葵

【竟然在最前面,看来你也很喜欢嘛】

大河内嫣然一笑,即便在混杂的人群中她的行为仍是如此优雅

【偶然啦。你也一样吧】

【明明不用害羞也可以的说】

【害羞你妹啊。喂,你】

没有信号,男生的右手慢慢举起。手向上伸直,手掌翻向正上方。骚动从前,慢慢传向了后方。因为被钓足了胃口后面的人安静了下来。说话的声音如浪潮般远去。

就算被老师警告也不会以这么快的速度安静下来吧,而现在,静得连旁边的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一点——站在前面的男生身上。我也自然地握紧拳头

【哦呀!】

男生大叫,瞬间,火焰从他的右手上喷涌而出。燃烧着,热风霎时袭向面部,然后眨眼间通过。直径30cm的火球笔直上升,然后瞬间消失。之后的空气中有一股什么烧焦了的气味。男生的手上什么都没有,周围也没有能喷火的装置,这不是魔术,没有余地耍花招

【哦呀!】

再次,从男生什么都没有的手上火球冒出来。发出“轰——”的声音,火球向天窜去,不久后在空中消融了。热浪通过的残温留在了肌肤上。眼,鼻,肌肤,耳,都确实捕抓到了那个。

不是谎话不是假的不是伪造的不是幻觉。有能从什么都没有地方发出火焰的人

【我说和其他人都不同的男人。。。不,横须贺君】

【什么啊改变世界的女人。。。大河内】

【不是梦吧,那个】

当然是假的吧,我也是如此想的。因为那是没法用自己的常识察知的事物,因为那个有违自己至今所学到的常识。即便轮月高校中再怎么有这种传言也好,一般来说也不是无法马上相信的。但现在,也只有强迫自己点头了

【不是梦。是现实】

肯定以在此为契机让我的人生重塑了

【开,开,开始了。。。我的人生开始了!】

听到了貌似就在旁边的柳沼的大喊

【真的吧。。。这是真的吧!对吧横须贺君!?】

【就你所见的,这是真的!】

在全世界只有这里才有的轮月候群症的影响下,有我们。但对于我,有的东西并非只有“那个”,对于我,有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独一无二的情况。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啊,那个不是超危险的吗!?】

【听说只是幻影没问题的!】

确实轮月候群症没有对现实造成影响,是只限于学生才能看见的幻影。只是“被认为是”集团的妄想,只是集团的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可即便现在是幻影,但到三年后为止都有对现实造成影响的东西出现。“经过三年的时间”,然后回到这里的我是知道“那个”的

****

我继续看着男生和女生在对话

【那么,如果能再次经历高中三年的话,你会怎么做?】女生问


【。。。用syndrome?】男的反问

【恩。但这不能改变命运所以你别误会了哦。虽然能改变途径,但终点只有一个。就是你会死】

本想着他们在进行科幻的对话,没想到其中的内容竟是如此残酷

【即便如此你还是想重来吗?】女生再问

【即便把全世界卷入其中,你也想重塑人生吗?】

【是】男生回答

在听到那个回答的时候,我想“或许考虑还不够慎重”,却抑制不了内心的喜悦。祈祷着,希望着,只要能让我的人生重来,即便把谁牵扯进来也在所不惜。虽然是完全不理想的高中生活,但如果能重来,那或许能改变些什么。正因为有失败的教训,所以才能做好不是吗?不,等下,那个时候的我,注意到了世界也是重塑了的吗?要是大家都注意到了自己回到了三年前那世界就大乱了。让他们忘记时间回到过去才合理。那么,就是说我将生活在”谁都没有注意到这是重塑世界“的世界里面吗?那么不就没有意义了吗?只是单纯重复同样的高中三年什么的——

但syndrome无视我的意志发动了。白色的世界发出奇怪的声音扭曲,光消失,世界结束

****

我崭新的人生从四月一日开始了。那天,我在至今没感受过的奇妙的感觉的包围中醒来。如同从冬眠中醒来一样。就算想让身体动,有一种违和感阻止了身体的行动。从脑中发出的电信号,和身体反应的动作不一致。记忆消失了一般,起来时,我不知道现为何时。于是我伸手拿出手机点亮屏幕,注意到了,日期,是我应该活着的三年前。

想否认,想当子为妄想给舍弃,只是我确实的,残留有三年高中生活的记忆。说这是妄想,可给我的感觉也太过真实了。只是让我迷茫的是,回忆起来的高中生活只是不堪与难看。像是没有加入社团什么的,没有参加文化祭什么的,没有和班里的人建筑起良好的关系什么的。记得的,只有每个活动的结束还有于之的印象,而其中的详情,不得而知。理应学过的知识,也消失了。

就以这种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状态,总之走在曾经被家人说“别从入学典礼开始就迟到了,赶快去学校“,因而走过上百次的通向轮月高校的道路上。可在那里,我清楚地知道了这非常奇怪。我“从一开始就认识”才刚入学的同级生和老师。可我应该是作为一名一年生,初次踏进高校才对。可是,有大约半数的人都是自己已经见过的。而且进入教室,在我开始自我介绍前,差不多所有的人的脸和名字都和我脑袋中的相同。

然后自从那个4月1日以后,我的脑中,牢牢地附着着一个清楚,至今从未见过的如梦一般的那个景象。白光,男生和女生,还有从远方听着他们对话的我。对话的内容是谁暂且将世界回归成白纸,而后重新描绘。虽然有层薄纱,但那个鲜明的记忆,肯定不是梦。那是真实发生过的。把这种事说出来,肯定会被别人当笨蛋嘲笑吧。但那个想让人相信的事,也是实际发生的。那是4月1日的早一个月稍前,二月末时发生的事,轮月市和周边一部分地区发生了磁场的紊乱,然后电气时钟错误地表示了三年前的时间数十秒,往后表示的时间恢复了正常。

世人没将之当成大事,只有地方的新闻以小篇幅报道了而已。可如果收集当时网上的评论——【这是大地震的前兆】【史上最大的台风要来了】【这是因为小型的陨石落下的缘故】那样胡乱的猜测。而其中,我在网上评论的最末端发现了如此的字句——世界将回到三年前。而我,则是认为这才是真的

****

因为人生只有一次,所以以那个精简的话来说就是:某人将人生赌上做一场赌博,还有某人只为了不失败而选择了慎重的人生道路。可是,如果在再一次的人生上,会如何呢?

(你被神选上了!)

我的眼睛停留在了用红笔写在白色传单上的怪异文字上。之后马上拉回视线。灯变绿,我大力踩下单车的踏板。

今天放学后,我见到了宫田健太放出火焰。之后大家都围了上去开始了轮番的质问,也有人向天抬手看看自己能不能放出火焰,还有人向前辈询问详情,有人向老师报告,乱成一锅粥。

前辈们作出“我就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这样的看破一切的表情,老师则是“既然事前知道会如此那你们就注意点才对吧。冷静点,对身体没害,解散”一副毫不在意嫌麻烦的表情。而我则是在时机刚好的时候踏上了回家的道路。从家到最近的车站是单车,然后乘上电车摇晃30min这就是我上学的道路。又被红灯拦下了,今天真背。ki——,别的单车在我后面停下,无自觉地低头往后看。是女生喜欢的那种圆圆的红色的单车。好像见过。

【啊】

【你好】

虽然不知她听不听的见自己姑且是礼貌性打招呼。岩佐美帆什么都没有说,点了点头{图2}

 

岩佐是个子娇小的类型,归属于那种一点都不胖苗条型的女生中,可是她的身体却给人一种圆圆的感觉,就像是幼女一样。浅淡的棕色及肩短发,清楚的鼻梁,虽说不上那种五官分明的美人,可整洁的面孔应该可以说是和风美人。岩佐的家只离我家一个街区(block),当然小学中学都是一样的。我们两人都进了孩子会,然后因为连两家人都有交往,所以高中,甚至说班级都是一样。我们的关系应该只能用青木竹马来形容了。

但岩佐现在并非和我并排,我也没向她搭话径自往前走。嘛,我们两个就是这样的关系。就算家离得多近都好,男生和女生就是这样。记不清到底是小学什么年级,我们曾经一起上过学,但被班里的人看到后,【你们两个在交往吗!】【夫妻~!】被说了这样的风言风语。【才不是!】说出了这样的话后,我们两人便渐行渐远了。到处都可以见到那样的搅屎棍。

往后,虽然是同中学,可一次都没同过班,关系也只是维持在那种偶然在放学途中见到谈谈考试内容的样子。但是高中一年级,我们同班了。


【横。。。横须贺君】

被搭话了,吃了一惊

【横须贺君,今天放学后。。。去体育馆背面,看了?】岩佐有些胆怯问道

明明她的态度再阳光热闹一点周围对她的评价也会改变,真是可惜

【。。。嘛】

【你站在,挺前的吧】

【你不是知道我去了吗?】

【嘛。。。】

空气依旧僵硬,岩佐也有话说不出的样子。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把气氛搞僵,然后对方也跟着僵硬起来,最后因为对方的态度从而让自己更难开口,而造成这种恶性循环的不好习惯,存在于岩佐的身上

【你想说什么】

【额。。。那个,你这么近距离看到了,感觉怎样?真的吗?】

【岩佐也看到了吧,你怎么想的?】

【我。。。就想这魔术真厉害】

【你不信吗?】

【没,没认为这是假的!但。。。】

交通灯变绿,但现在错失了逃走的机会。岩佐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却没有开口,这种不干脆的态度真是让人上火。忍着耐心等待后,她说出了之后的话

【。。。但是,那到底要怎样做呢?】

【大概从哪里出来的吧,火】

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话说那种东西谁都不懂吧。再次在两人间出现了空白

【火之类的。。。烧起来很危险】

【可不是真的烧起来】

【这,这我知道。。。那个是只有我们才能看到的影象之类的东西】

【嘛,不过我们实际上也感受到了热,要是被火碰到了,也有种被烧伤的感觉】

【但过一段时间后。。。也注意到了并非真正烧伤。就像幻想怀孕一样,幻想受伤也差不多之类的。。。】

【什么啊,你不是很清楚吗】

她看起来一副自豪样,其实不过是她最近都虚心向柳沼请教所以才持有信心而已

【是啊,我也调查过了。只要看到一次轮月候群症,那其他的轮月候群症也能看到对吧】

【其实正确来说只是变得能察觉syndrome而已啦。但你知道的真多,你从哪里知道的】

【。。。听朋友说的】

【那个难道不只是偷听了别人说话而已吗?】

【那种事,才没,额,没有,刚好在旁边之类的】

【别做可疑的动作,我已经懂了】

边用俯视的态度说,我边想起了那总觉得有苦味的过去。中学的时候,我也一样经常偷听班里流传的情报从而获取信息。要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也不知道的话也只好那样做了,因为向平常不说话的人说【请把事情告诉我】这样的实在是难以开口

【但就算调查了书也好网络也好都没有相关的信息,中学的老师也都“别在意,没有需要在意的东西,没问题的,不要担心”。这样也只能向谁问话了吧】

【也不见有书会详细记载这个,那些全都是流言吧】

在当初轮月候群症成为流言的时候,曾有“应该通过电视还有新闻报道给全国知道”的举动,但最后不了了之。(只来源于柳沼清十郎,可信度有待商榷)

【高中的老师也不肯把详情告诉我们。。。】

【他们应该说了“这个是会让大家沉迷进去的病态的话题”之类的话吧】

【但是他们说了“不会对他们做的事一件件出手干预,那就像你们用手机玩什么游戏是你的自由一样。不过当情况变成了必须说出来的时候当然会说出来,发生了什么的话只管来说”。。。基本上都是这种能往后拖就往后拖的态度】(意思是说老师们不会出手干预学生们使用syndrome,因为使用syndrome大多数都是作为一种游戏)

【能放出火也不是真心想让什么烧起来,这大概和游戏一样吧。但是用syndrome来吵架导致受伤的话老师就会出手。这样很好懂吧】

【这种观点吗。。。原来如此】

呼恩呼恩,岩佐像是理解般点头

【。。。那个,该时候动起来?】

【啊,恩。。。抱歉】

调整好单车准备动起来,可我果然还是站住了。有点犹豫要不要问,她会想这是奇怪的问题吗?啊,要是连对方是岩佐这样的人我都犹豫还成什么世界。一如既往,我还是不擅长向别人搭话

【为什么今天想问我关于轮月候群症的事?】

我看着岩佐的脸,心想她会不会坦率地回答呢?

【。。。横须贺君的话我想话题能变得严肃。其他的人,都是那种轻飘飘的。像是那种“配合周围万事ok”的样子。。。】

【岩佐不也是那样吗?】

【我认为还是认真思考比较好,比如那个是什么,之类的】

在某种程度上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啦。但是大家都不知怎样做才好,而观察着周围人的样子

【这种话,是其他人就不能说了吗?】

【。。。因为其他人都没有这种感觉,感觉他们不是】

“配合着他人自己怎么办啊”,虽然我想如此反驳,但想到自己也是如此,便闭上了嘴

----

桌上放着猪排还有可乐饼,heavy(不知怎么翻)的横须贺家中,今天吃晚饭时全家人都集齐了。银行的父亲,主妇兼在it系公司上班的母亲,比自己大三岁就读大一的姐姐绘理奈,最后还有我。最近因为老姐忙于打工和社团,所以四人到齐的机会很少

【我开动了】【【【我开动了】】】

在四人都在的时候,先从父亲开始,我们跟进,是从小的习惯。

【我说浩人,今天我去超市时遇到岩佐桑了】

母亲说出了大概,我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今天好像和美帆酱说了很多话】

【啊——。。。】

和岩佐在十字路口打算分开的时候,遇到了她的母亲。

【美帆酱的母亲打来电话了哦。因为你们久违关系好说了话很高兴】

【她高兴也。。。】


【浩人小时候头发也是沙拉沙拉地像小女生一样可爱呢,而且那时候的你也和女生玩。可你越大眼神就越凶,和女孩子有关的感觉也完全没有了呢。母亲我也很担心,美帆酱情况如何?】

母亲不停说

【妈,擅自说对美帆酱不好吧】

【这是什么话绘理奈。以前他们一起玩吧,美帆酱的妈妈也说了“浩人的话脸很cool而且头脑也好,将来也像是赚大钱的样子,来我家也ok”】

【。。。别现在就期待着我将来的收入】

【我说,你们最后都说了什么?恩?恩?】

母亲像女高中生一样,被这样轻浮地问谁答得上来啊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

像是处于高一叛逆期的回答,可不管怎么想面对母亲用这种类似于处在叛逆期的回答方式实在是很挫所以最后认真地回答了

【就是那个,轮月候群症。我们也终于看得到了】

瞬间,家人的筷子停下了,只有从电视中流淌出来的没品笑话充满了房间。但很快,又动起了筷子

【。。。轮月候群症啊,对我来说是陌生的话题呢】

母亲说话的气势变弱了

【但那个好厉害,有人能放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

【哦~(上调)。。。】

母亲心不在焉回答后横眼看着老姐。有种微妙的气氛飘荡在空气中。看得见的地雷,反而更想踩下去

【话说老姐直到三月还呆在轮月吧,发生了什么?】

绘理奈花了点时间把口中的饭嚼碎,吞下

【无视我吧,反正我一毕业马上就看不到了】

【所以才想问老姐发生了什么】

【总之别扯上关系就行。就算曾经能使用syndrome,之后变得不能用的话那就和“没有”一样】

【你也患上奇怪的病了吗?】

父亲威压的声音插了进来

【哈?】

【那是奇怪的病对吧,看也看不见,大家都对那不存在的东西吵吵嚷嚷的】

【我说爸爸】

【不,就和父亲说的一样】

遮过了想要阻止的母亲的声音,绘理奈的口气很冰冷

【浩人,轮月候群症在社会上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哦。因为学校之外的人看不见,如果别人看不见,充其量也就是儿戏而已】

【但我看得见,而且也觉得很有趣】

【所以说那就像不存在的东西。再说你虽然经常都表现出一种反抗的样子,但总是马上又缩回去采取一种保守的做法,因为你是那种没勇气的人所以不勉强自己也行】

【好好,了解】

我随便应付,对话结束。放着让他们随便说就行了。

从这个世界上,曾经一度存在的三年时光消失了。“一周目的世界”是存在的,而回溯到三年前的这个世界是“二周目”。我知道引起这一现象的是轮月候群症的syndrome。我是与世界重大秘密紧密关联的人。而家人,还依旧认为我是那个到中学为止的我而看低我吧。可实际上,我已经完全不同了。大概是我经过了三年的精神成长,在知道世界的真实中,不知不觉间就变得相当厉害了。为了让我自己的第二次高中生活不再难堪,我将用尽全力将之重塑。所以,你们就不用担心我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