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五卷 web版试看-15-6 宫殿骑士

翻译:感谢鱼

我是佐藤。流行的淘汰不管在什么时世都是很残酷的东西。在我学生时代风靡一时的世纪末系物语现在也变成了昨日黄花。这个类型的故事现在还能看到的也就是关于核战争后的世纪末霸者传而已了吧?

(译注:这里砂糖所说的世纪末系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北斗大热后一大堆跟风的以末世为背景的ACG作品,像《沙羯罗》、《铳梦》这些都属于这类作品。当然后面那个就是北斗系列最接近现今时代的拉欧天之霸王传了……)

「|——想装作没听到吗?」

烟车之旅结束后,在蒙凯瓦市车站遇到的长耳族宫殿骑士利特蒂露特小姐,正以挑衅的眼神瞪着这边。

「那么,我就再对你说一遍——你,不是个普通人物吧?」

我边观望着她威风凛凛的侧脸,边把视线转向她的随从们。

那几个LV30的随从骑士,虽然感到困惑但为了能援护她还是摆出了临战态势,至于其他卫兵则被随从们突发的行为惊呆了。

「是、是说我吗?」

「装傻也没用哟。就算你能骗过群众,我的龙眼可绝不会看漏强者」

对着困扰的卡丽娜小姐摆出指认姿势的莉特蒂露特小姐,像是在夸耀胜利一样这么宣告道。

卡丽娜小姐之外的同伴们之间,飘荡着一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气氛。

因为小玉和波奇的嘴被亚里沙和米娅手很快的堵住了,所以现在没有人来冲散这股气氛。

「你似乎用了优秀的鉴定防止用认识阻碍魔法道具呢。但那也没有用。我的龙眼可以准确捕捉到强者的气息」

居然特意解说自己技能,相当亲切的家伙啊。

所谓龙眼,到底是以什么标准来判断是不是强者的还真让人搞不明白。

只看外观的话,丽萨只有刚脱出圣琉市迷宫时期的强度,以小玉和波奇为首的少年组们也只有大家刚相识时那样的实力。

还有,装备着「盗神装具」的波奇和亚里沙之外的其他人,也都装备着有着最高等级伪装机能的认识阻碍魔法道具。而卡丽娜小姐这方面当然也和其他孩子一样。

目前在这里的成员当中,卡丽娜小姐是唯一没有获得「魔力操作」技能的人,所以应该是她泄露到身体外的魔力量被察觉到了吧?

顺便说下,卡丽娜小姐没能获得「魔力操作」,我认为是因为兰卡过于方便了的缘故。

时间虽然只过去了不到数秒,但差不多该去帮忙了。

「如果是宫殿骑士大人的话,应该知道这位大人的真正身份吧?」

借助诈术技能的帮助,我给莉特蒂露特小姐放了个烟雾弹。

「真正身份!?」

「莉特蒂露特大人——」

虽然莉特蒂露特小姐只因为困惑而皱了皱眉眉毛,但她的随从骑士就好像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马上跑过来在开始在她耳边嘀咕什么。

「——王弟派!?」

看起来,我的含糊其辞被解释成「王弟派」了。

明明是皇帝的弟弟却叫「王弟」吗?不过想想,鼬人商人提起「王弟」时习惯用的尊称也不是殿下而是陛下。

给人种皇帝和王弟之间有着很深沟壑的气氛。

「为什么,王弟派会出现在这种乡下都市里!?难道,是『灾厄之芽』——」

喂喂喂,不要把危险的关键字随便说出口啊。

那种苗头已经多到溢出来了啦!

「给我等等」

「姆」

你看,亚里沙和米娅不都一脸厌烦的瞪着我了吗……。

虽然是戴着老鼠和兔子的脸就是了。

「好了好了,所谓王弟派是怎么回事呢。我等只是在享受烟车之旅的,很随性的旅人罢了。要是被错认为是帝国的重要人物也会感到很困扰的」

听到我这么说,莉特蒂露特小姐露出「唔唔唔」的表情瞪着我们这边。

「好吧——」

一把抓起我衣领的莉特蒂露特小姐,把我的脸拉到想要接吻一样近的距离。

因为还隔着鼠人伪装服,所以今天亚里沙和米娅的铁壁防御很是宽容。

「——在民众面前我等不可以和王弟派刀剑相交。但是,如果下次你们再敢出现在我等面前,我就会用皇帝陛下赐给我的这青蔷薇和赤百合将你们血祭」

「诶诶,会铭记于心的」

我对发出小声威胁的莉特蒂露特小姐还以无惧的微笑。

又僵持了一小会,莉特蒂露特小姐才像要把我推开一样放了手。

承受了莉特蒂露特小姐愤怒的车站石地板上留下了一个她的脚印印迹。

感觉会变成新的名观光点啊——边想着这种事,我们边混入人群中,用近距离转移离开了这个地方。

 

「佐藤先生,就这么继续观光吗?」

「诶诶,已经换别的衣服了所以不要紧哦」

从莉特蒂露特小姐口中说漏的「灾厄之芽」虽然让人十分在意,但难得的平衡形势还是不想以那种形势结束啊。

顺便说下,成为整个事件起因的卡丽娜小姐,已经预定过后要进行习得魔力操作技能的特别单人特训了。

「啊嗷~?」


「是老虎的说!」

小玉和波奇换上拿到大阪去的话似乎会很有人气的虎人伪装服,一起举起双手做出模仿猛兽的姿势。

和二人交换的珍娜小姐也去一边换衣服了。

这次连米娅也决定换上虎人伪装服看看,依旧穿着鼠人伪装服仅仅只是把灰色外观染成了全黑来混淆外观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条纹」

除了兔子外最喜欢的就是条纹花纹的米娅似乎很中意虎人伪装服。

虽然米娅说最好是蓝白色条纹,但我告诉她那种颜色的老虎即便在异世界也不存在后她就放弃了。

 

「这里就像梦之国一样!」

「真的很美妙呢」

卡丽娜小姐和露露陶醉的这么说道。

到达了蒙凯瓦市游乐园的我们,开始按顺序依次乘坐各个游乐设施。

不管哪个游乐设施都在排长队,但某个老鼠之国的游快捷系统这里也有,所以只要动用金钱的力量就能短时间内乘上设施。

(译注:指迪士尼乐园的免排队VIP票)

顺便说下,游玩所须的资金是到宝石店出售钻石换来的。

当然,是迷宫出产的天然钻石。

(译注:简单来说,就是猎杀钻石格雷姆的掉落品)

 

「再来一次~?」

「MASTER,下次坐自由落体吧的进言了」

「下次你们两个自己去坐吧」

虽然我是想拒绝被惊叫系游乐设施迷住的小玉和娜娜的请求——。

「不行~?」

「MASTER,一起坐不行吗,的提问了」

对露出像被抛弃小猫表情的这二人实在没法拒绝啊。

「那,只能再坐一次哦?」

「是!」

「快点走吧这么对MASTER催促了」

小玉和娜娜拉着我的手走向等候自由落体设施的队伍。

「波奇你们不来吗?」

「波奇已经满足了的说」

「我,我也是,可怕的东西已经够了」

还想拉上其他几个垫背的,但不只是波奇和卡丽娜小姐,其他孩子们对惊叫系设施都已经受够了的样子。

——那之后,我陪着这二人又连续坐了七次才终于被她们解放。

「佐藤先生,这里有个很有趣的东西哟!」

「主人,这是叫做镜子屋的地方」

正在长椅上休息时珍娜小姐和露露的邀请又到了。

和平时不同变得十分积极的二人抱着我的胳膊,把我带去了镜子屋。

怎么有种被黑衣人带走的小绿人的感觉啊。

「请看吧,不管哪里到处都是老虎哦」

露露开心的这么告诉我。

真要说的话,我倒想看到露出本来容颜的露露的身影被镜子屋无限反射增殖呐。

「佐藤先生,请看上面!上面也能映射出来哟」

听从珍娜小姐的话仰头一看,也不知道靠了什么结构,天花板上居然也映出了横切面视角的我们的全身映像。

因为现在穿着全身套伪装服还无妨,但我觉得这根本是个公开内裤造型的角度。

 

 

带着这样的感觉在镜子屋里转了一圈出来后,亚里沙和米娅正在等着。

「主人,一起去妖怪屋吧」

「嗯,惊悚」

因为是和满肚子都是歪念头的铁壁组逛的,所以这趟妖怪屋之行基本没怎么感觉可怕。

硬要说的话,就是感觉靠突然出现吓人些的怪物稍微多了点。

「唔~嗯,文化的差异真是残酷呢」

「微妙」

我觉得如果有到底哪里是恐怖点的说明的话应该能让人更投入些吧。

估计全是亚里沙说的文化差异闹的。

「卡丽娜,再转的更快些的说哦!」

「啊啊,我不会输的!」

也和波奇与卡丽娜小姐一起乘坐了算是咖啡杯的,作为旋转系游乐设施有点微妙的游具,最后则是和丽萨一起坐上了环绕水池周游的天鹅脚踏船。

「这个相当难呢」

「毕竟在西卡王国没有靠脚踏板操作的载具嘛」

丽萨一脸认真的来回踩着脚踏板。

相应的隐藏在天鹅翅膀阴影下的叶轮开始转动,脚踏船随之前进。整个构造就是这样。

「丽萨,先停一停看看四周吧。吹来好风了哟」

「是,非常凉爽呢」

把脚踏船交给惯性自由前进,我在座席上轻轻伸了个懒腰。

丽萨也在我的催促下,靠在座椅背上放松下来。

「虽然在孤岛宫殿经常乘船游玩,但在水池里坐脚踏船又是另一番乐趣呐」

「是的,主人。总感觉心中非常安稳」

我觉得,那多半是因为放松下来的丽萨和我在一起的缘故吧。

 

我和丽萨的治愈时间并没持续多久。

「——呀啊」

顺风耳技能捕捉到一丝蚊子叫一样的悲鸣。

「丽萨,不好意思脚踏船就先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我不等丽萨回应就向着悲鸣传来的放下发动了短距离转移移动过去。

「应该,是这一带吧」


这里似乎是位于游乐园围墙外的黑街。

明明看起来很富裕的人们,现在却东倒西歪的坐在肮脏的道路两旁,眼神浑浊的低声嘟哝着什么。

光看就给人病态的感觉。

「别过来啊啊啊啊!」

——那边吗!

我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发动缩地移动过去。

就在这附近么。

传来了小孩子的脚步声——上面吗!

赶到一栋公寓风格的建筑物前向上看,正好看见一个女孩子从上面掉下来。

如果是苏普森社的动画的话,从现在就是长达两个小时的某电影版动画的开头部分了呢。

(译注:天空之城梗,苏普森即吉卜力的恶搞)

我把「理力之手」伸过去接住了女孩子。

如果普通用手接的话,会因为冲击导致骨折嘛。

 

 

年龄大约7~8岁。最多也就相当于小学一二年级生程度的女孩。

长着兔耳朵和圆圆的尾巴。

如果这耳朵不是兔耳发箍的话,这孩子应该就是兔耳族了吧。

「十字剑!」

从公寓屋顶方向,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

如果内容不是必杀技发动句,说不定都要迷上了这声音了呢。

我从魔法栏中调出「自在盾」魔法发动,挡住了倾泻而下的赤光斩击。

比丽萨的魔刃砲弱多了。

噹噹噹、噹噹噹的声音和冲击来了两次,这似乎是连射系的技法。

攻击的余波切裂了左右两边的公寓,黑街住民的悲鸣声响了起来。

万幸的是似乎没有出现死伤者。

「斩钢闪!」

从屋顶上跃下的人影,边这么叫着边发出两条光之刃斩裂了地面。

放射状的龟裂纹在地面上游走,破碎的沥青块到处乱飞。

在土烟中,出现了两柄闪着赤光的剑。

和飞散的沥青块一起,袭击者冲了过来。

这个速度是使用了瞬动技能吧。

虽然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但袭击者身体裹在有着认知阻碍效果的焦茶色外套里。

「芒星裂斩!」

闪着赤光的两柄剑,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

我在右手生出魔法铠,将袭击者的两柄剑全部弹开。

左手因为还抱着孩子所以没法用。

每当魔法铠和剑相接触,赤色的火花就四下飞舞。

我是不是该把鼠人伪装服脱了啊。

以前还从没像这样战斗过呢。

为了破坏袭击者的剑,在伪装服的爪子上生成了魔刃。

察觉到这点的袭击者,马上和我拉开了距离。。

直觉相当不错么。

在飞身后退后期间,对手裹在身上的焦茶色外套落到了地上。

「竟能把我的三个奥义全都格开——」

站在土烟中的,是白天曾经见过一面的宫殿骑士莉特蒂露特小姐。

「虽然毛色变了,但你就是白天那个女鼠人身边的鼠人吧」

——呼吸很慌乱。

看来,她是为了争取到调整气息的时间才开口的。

「果然,王弟派的也盯上了『灾厄之芽』」

虽然对一口咬定就是如此的莉特蒂露特小姐有点抱歉,但我只是偶尔听到了女孩子悲鸣赶来救人而已,可没有在那种麻烦事中出头的打算哦。

「你想把这女孩怎样?」

「当然,就在这里根绝她的性命」

我怀中的女孩子抖了一下。

根据AR表示,她的LV只有2。然后同时拥有「危机感知」「神讬」「短距离转移」3个天生技能。没有任何称号。

综合迄今为止在鼬帝国得到的情报,感觉「神讬」技能就是让这女孩被叫做「灾厄之芽」的元凶。

「对幼小的臣民出手虽然让人痛苦,但这也是为了国家的安宁。后顾之忧必须得在这里断绝才行」

「这样的幼子能做什么」

虽然基本都能预想到了,但还是尽量从口风很松的她这里弄点准确情报吧。

「那女孩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恶。为自己被肮脏的偷窥者刻上业报的霉运叹息吧」

果然,与神的交流频道是靠「神讬」技能形成的这种观点似乎是正确的。

在神实际存在的世界里把对方说成「肮脏的偷窥者」不要紧吗,虽然是他人的事但还是有些担心哩。

总之,这女孩是因为有「神讬」技能而被盯上了性命这点已经判明了。

莉特蒂露特小姐握紧双剑重新摆好架势。

那姿态简直漂亮到让人想把这一幕画成画呢。

「——卡丽娜、踢!!!!!!!!!!!!!!!!!!」

从公寓房顶冲落下的青色流星,在莉特蒂露特小姐眼前开出一个陨石坑。

「你是,那时的——居然是虎人!?这是怎么回事」

映现在雷达上的青色光点,现在并排站在公寓房顶上。

看起来,不止是卡丽娜小姐,全员都集合到这里了。

所有人身上都缠绕着青色的光辉,「威压」技能也是完全开放。

 


 

「不、不可能……这等高手,居然在这种乡下地方……果然,王弟是在利用在狄吉马迷宫的勇者量产强者!」

——嗯嗯、

利用勇者,这话很让人在意。

比起听她详细解释,应该还是前往狄吉马岛直接和勇者见面更快些。

从上次通信时的感觉来看,对方似乎很讨厌无名来访,那么以佐藤的身份去见面就好了吧。

比起那些,差不多也该让现在的场面落幕了——。

「你就先撤退吧」

我对着因恐怖发抖的莉特蒂露特小姐,发出让她快逃的催促。

「宫、宫殿骑士团不会后退」

「那么,就没办法了」

我从收纳中取出一把缠绕着邪恶氛围的魔剑,然后把「威压」技能完全开放。

顺便,也把预先设定在伪装服上的「恐颜」技能点成ON,突然变形后,附带「恐怖」效果的,看一次就会做噩梦的异形就这么出现了。

发出一声惨叫后,莉特蒂露特小姐当场后退几步,然后像再也站不住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算是LV57看到恐怖的东西似乎也会害怕嘛。

毕竟目击到了犹如幽灵和骷髅一样的恐怖颜面攻击,说不定也是没办法的事。

>「杀气投射」技能获得

>称号「恐怖之人」获得

>称号「恐怖大王」获得

好像,奇怪的技能和称号又增加了。

那个查诺丹马斯大预言里出现过的称号让人有点在意,但反正也没人看到所以无视就好。

「呜,到此为止了吗……」

对莉特蒂露特小姐这句放弃了的喃喃自语,房顶上的亚里沙那里传来一句「『呜』之后,不应该是『杀了我!』才对吗!」的妄言。现在就当成没听见吧。

「那么就此告辞。这个女孩会负起责任把她带到帝国之外的」

我对着懊悔到眼中含泪的莉特蒂露特小姐抛下这句话,接着发动单位配置转移到了奥尤科公爵领的乡下村庄塞夫海乌斯。

当然,不止是那个女孩子,其他同伴们也和我一起。

 

「那、那个……要杀了我么?」

喝了热牛奶冷静下来后,女孩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擦伤和虐待的痕迹已经给她治好了,也洗过澡了。现在她和在蒙凯瓦的黑街见面时相比清爽了不少。

「没有那种打算。现在我给你三个选择」

「宣—泽?」

糟糕,我把小孩子听不懂太难的词汇这事给忘了。

 

「从三个里面挑一个,的意思」

「唔嗯」

我重新换了种易懂的说法,这次女孩似乎听明白了。

「第一个,是去西卡王国作为神讬巫女在神殿生活」

「唔女?」

「这样打扮的,负责把神大人的话传达给人们的人哦」

我边做出原巫女长,现见习巫女莉莉的幻影边做出说明。

「漂亮—」

女孩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看着莉莉的映像。

「第二个,是把神讬之力转让给某人,然后回去原来的镇子」

「砖壤?」

「就是把神讬之力交出去」

「唔?」

看来她似乎并不理解的样子。

「第三个,就是先在西卡王国的孤儿院生活,等你再长大些后,要么舍弃神讬之力返回故乡,要么去成为神讬巫女」

「不是很明白」

以小孩子为对象说明好难。

「真是看不下去了。这里就交给亚里沙酱吧」

仰着下巴做出很了不起样子登场的亚里沙,在我的膝盖上坐下。

因为旁边的沙发还有空余位子,所以想把她弄下去,结果遭到了预想之外的激烈抵抗。

「打架是不行的哦?」

「这不是打架。是小小的爱情表现而已啦」

对女孩的劝解,亚里沙露出自傲的笑容这么回答。

「好了,继续刚才的吧。回家去和饭吃到饱,你选哪边?」「饭!」

女孩豪不迷茫的回答了。

视线角落捕捉到兽娘们也带着微妙的表情连连点头的样子。

「饭比较少但可以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饭可以吃很多但必须得做工作,你选哪边?」

「饭多的一边!」

这次也是即答。

「嗯,就是这么回事了。送她到公都的莉莉那里当见习巫女吧,这孩子自己这么希望的呢」

总有种诓骗无职孩子的感觉,但将这女孩托付给公都的迪尼恩神殿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当然,贵重的「神讬巫女」能增加对方是举双手欢迎的。

姑且,让米尼克公爵当了她形式上的监护人。

在精灵村得到的翻译指环也让她带上了,这样西卡国语的对话就没问题了。

在修行的空隙间,她应该就能学会西卡国语了吧。

 

「差、差不多该休息了吧」

「不行哦,卡丽娜大人。魔力回复药还有5瓶呢」


对用哭腔求饶的卡丽娜小姐,我只是面无表情的向她通告了魔力回复药的残量,然后把视线留在在她额头上发光的兰卡上面。

『加油,卡丽娜殿下』

兰卡发出声音苦涩的激励。

「连、连兰卡都……」

「来吧,卡丽娜大人。再不继续的话,我可要追加魔力回复药了哦」

「……呜,太过分了~」

卡丽娜小姐带着快哭出来的表情,再次开始魔力操作的训练。

就是用循环魔力的木魔剑,斩击精金制柱子的简单修行而已。

(译注:恶搞G高达里多蒙修习明镜止水用的钝刀砍树修行)

躲在附近的树荫中,像图腾柱一样把头叠起来的小玉和波奇,向着卡丽娜小姐送出悄声的应援。

仔细一看,似乎其他孩子也都来守望特训了。

顺便说下,到最后她学会魔力操作为止,一共追加了27瓶魔法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