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47 事后处理

翻译:感谢鱼

我是佐藤。事件的完结总是要比开始困难好几倍。真希望有人来负责一下最后部分的纠错工作,这种想法都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不需要纠错这种理想乡一样的东西是哪里都不存在的吗……。

 

「诶呀呀,这不是红龙卿嘛?」

「白发脸颊有伤——您是越后屋商会的库洛殿下呢」

这么一出闹剧正在瑞路卡王国相邻的小国托纳奥古的王城中展开。

带着观光省成员的佐藤(人偶),偶然遇到了前来为允许越后屋商会在托纳奥古开设分店一事道谢的库洛,两者于是就这么展开了杂谈。——大致就是这么个情节。

因为这里是连接通往谒见之间走廊的大厅,所以聚集了相当数量的托纳奥古王国的耳目。

「告诉您个小道消息——」

「什么!鼬帝国居然攻入了马奇瓦王国吗!」

库洛透过扩音技能的大家,传遍了王城的每个角落。

「——库洛殿下,您的声音太大了哦」

「啊非常抱歉!可是,就算中间还隔着瑞路卡王国,这件事对于托娜奥古王国来说也并非事不关己呢。您已经把这件事告知给了托纳奥古王吗?」

「不,那是接下来我要做的。这里我只是先通知您一声」

在远处观望的人们脸上都露出好像很不安的表情。

正好像是王之使者的人从大厅深处打开的房门出现了,闹剧差不多该转入正题了

「所以,还请放心——」

「哦?『龙之谷』的龙骑士们赶过去了吗!这真是太好了!对了,区区难民运输这种事如果我不帮把手的话过后肯定会被吾主叱责的吧」

「您的这句话真是让人安心呢。那么就请向勇者无名大人传达这件事就请多多关照了」

「包在我身上,虽然我是来向托纳奥古王就允许我们在此地开设分店一事答谢的,但这件事还是交给分店长吧,我要回去完成作为勇者从者的任务了」

闹剧的最后,用魔法生成的白烟的库洛像忍着一样从这个场所消失了。

趁机偷偷换上佐藤的装束并把人偶收下去简直轻而易举。

用内部线路向观光省的成员们传达了我已经替代佐藤人偶一事。

结果只有久违的担当了淑女K角色的卡丽娜小姐没有发觉。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问题,那么就这么去谒见吧。

「消失了?」

「那就是传闻中神出鬼没的越后屋商会的库洛殿下吗」

「不愧是勇者的从者呐」

虽然有种超出了「勇者的从者」可以解释范围的感觉,但反正也不过是传闻的蛇足部分而已所以无所谓吧。

创造完目击场面的我很快完成谒见流程,接下来依靠带来的特产「陆海胆」的解体表演秀打消了众人充满火药味的紧迫感,最后尽情享用了被端上晚餐餐桌的托纳奥古王国名产。

托纳奥古王国虽是被西嘉王国和飞龙之国——瑞路卡王国,还有黑龙山脉围在中间的小国,但这里有很多超出我想象的古怪料理。

从代用食品中发展出来的树果和山菜料理是主流,不过这其中也有把长苔藓的松树皮拿去腌渍的迷之料理,这东西和托纳奥古王国产的豆酒非常搭配。其他的料理也有着微妙而有趣的味道。

随便无视了木讷的托纳奥古王国贵族们提出的要和我结亲的话题,向他们请教了这个国家内有名的观光场所。

真正的观光得等我从这里出发后,和同伴们一起扮成平民返回这里时才能做了吧。

果然,如果难民输送不能告一段落,就没法心无杂念的悠闲享乐呢。

 

 

「库洛殿下,让我们所有人下船是怎么回事!」

「放心吧会好好带上你们的——」

我将希嘉王国的两艘大型飞空艇的船员全部催眠,然后把他们送进了越后屋商会的地下收容所。

预定等我到了马奇瓦王国和瑞路卡王的边境地带,再用单位配置把他们一口气转移过去,但如果让他们和我一起上路就在各种意义上不妙了。

「——诸位,期待你们的全力以赴表现」

「「「是—」」」

我把飞空艇内部装潢的工作交给越后屋秘密部队,自己去进行尚未完美的空力机关最终调整作业。

不到半日工作就全部完成,我用单位配置以此把两艘飞空艇运往目的地。

为了保险起见,先用精灵魔法的「浓雾」给着陆地点上了雾墙,这么一来就算大型飞空艇突然出现也没有问题了。

「鼬人的飞行部队来啦!」

「快,快逃!躲到山里去啊!」

——哎呀,得先通告他们一下呢。

「这里是希嘉王国的越后屋商会。我们受丹萨雷斯侯爵代理谢尔米娜阁下的委托来护送各位返回故乡。请各位冷静下来做好出发的准备。重复——」

听到我透过外部扬声器发出的通知,难民们像是回复了冷静一样解除了骚动。

「丹,丹萨雷斯大人?」

「太好了,公主大人平安无事」

「丹萨雷斯是东部的大领主吧?」

「啊啊,如果是那位大人的私人财力的话的确能让希嘉王国活动起来呢」

唔~嗯,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纵火魔贵族,原来是那么出色的贵族?


在我印象里就只是个因为仇恨发疯的惹麻烦贵族罢了,看来视角不同的话得出的结论就会有很大差别。

就算是那段仇恨,根据他和白虎骑士加尔加奥隆的对话来看,似乎也都是鼬帝国背后搞的鬼。

按照先前被俘的鼬人车长的说法,鼬帝国军师似乎对丹萨雷斯侯爵很是警戒,说不定对方因此希望将他从马奇瓦王国东部地带排除出去吧。

看来访问鼬帝国时对这个军师保持警戒比较好。

难民们并非全都来自一个城市,所以决定分几次运送他们回家。

因为要把大量人塞进一个空间,所以选择了先用魔法将他们催眠再批量搬上飞空艇的做法。

顺便用单位配置技能在马奇瓦王国内轻松做了好几个移动座标。

虽然未必派得上用场,但我还是把这些事当做从希嘉王国王都向穆诺伯爵领输送移民的练习来看待。

 

 

「阁下就是希嘉王国的库洛吗。你的传闻朕也有所耳闻」

难民运输完毕的翌日,我以库洛的姿态拜访了瑞路卡王国。

名义上是来向国王报告希嘉王国的大型运输舰会飞到这个国家国境附近。

至于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从关在瑞路卡王国地牢的鼬人商人那里问出他插手桃发公主梅涅娅公主的祖国路莫古王国的影城这档子闲事的真意。

「听说你专门负责在背地里解决勇者无名无法处理的那些阴暗见不得光的工作」

才没有那么阴暗见不得光啊。

基本都是在行善哟?

「要求引渡犯下大罪的鼬人商人,也是为了完成那些地下工作吗?」

——大罪?

对于人命价值很轻的这个世界来说,杀人还不足以被称为「大罪」吧。

鼬人商人到底是干了什么才被捕的?

不可思议的是,鼬人商人的犯罪记录居然是完全清白的。

难不成,他是含冤入狱的么?

突然乱入的肌肉战士带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王!您真的要释放侵入龙大人圣域的白痴黄鼠狼吗!」

「现在还在交涉中。你要还想成为下任王的话就先给我安静」

「唔,唔唔唔」

被老练的瑞路卡王教训的肌肉战士懊悔的直嘟哝。

「代价是飞空艇一艘。要大型飞空艇也太过分了。红龙子爵乘坐的那种小型船就可以」

「不行。鼬人族商人的命不值那么多」

虽然小型艇专用的空力机关马上就能做出来且库存丰富,但之前被拜托了不要把希嘉王国的飞空艇卖给外国所以只能拒绝。

瑞路卡王似乎也并不是真的想要飞空艇,会那么说过大概只是交涉的前的轻微牵制吧。

「那么他的命值什么呢?」

因为自己的本职并不是商人,所以我也不打算做什么麻烦的交涉。

就给他们个不会对他国产生太大影响,瑞路卡王国可以立刻答应的东西好了。

「——湿地专用船只如何?」

「别让朕失望,越后屋商会的库洛。希嘉王国的大型舰都是你们建造的,这件事朕这乡下王国的间谍可是都知道了哦」

大概是对我的回答很不满,瑞路卡王用狰狞的表情瞪着我。

你不要在我对船只进行具体说明前就要说不要嘛。

「船只让您觉得不满吗?那可是有着连飞龙都赶不上的速度,搭载了风之魔法装置的高速船哦?」

我说的是以在现代地球湿地地带活跃的气垫船为原型的,名为风船的魔法之船。

和飞空艇相比发动必须的魔力少得多,欧尤克公爵领也配备了类似的水上高速船当做紧急联络工具使用。

经过一番交涉,最后得出了先见识一下风船实物再决定要不要以此为代价交出鼬人商人为结论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可以实际体验风船效果的地方——。

「噢噢,这个真厉害!简直就像是在湿地的芦苇上滑行一样不是吗!」

「没错!风船这个名字真是名副其实呐!」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结果从始至终都是这种感觉,国王和王子超满意的。

直到最后都只会笑着大叫的肌肉战士实在很吵,但这么一来要引渡鼬人商人应该不是问题了吧。

「对了库洛殿下。踏入圣域不仅仅是那个鼬人商人,还有一名兔人族的男奴隶和一名人族的女奴隶。如果你想连他们也带走的话,就再拿一艘风船——」

「这桩交涉就算不成立我也无所谓哦。那么我可以把风船收走了吗」

「等,等等!朕为王子的随意加价道歉。作为赔礼那两个奴隶的所有权就让给阁下了」

虽然王子要求追加报酬,但看到我反而借助「交涉」技能的帮助占据了主动,国王立刻用很厉害的势头阻止了王子。

——你们这么喜欢魔法驱动版的气垫船啊。

「唔,既然您愿意出让那我也没理由拒绝。那么交涉就算成立了,瑞路卡王」

从我手里接过风船启动钥匙的瑞路卡王,带着王妃和孩子们意气风发的乘船出港而去。

 

 

「你就是潜入龙之圣域,意欲毁灭瑞路卡王国的大罪人吗?」


听到我的搭话,本来一副憔悴样子的鼬人商人飞快扑倒牢房格栅上。

「人族?那种说话方式是希嘉王国的人?我想和你交易」

「希望我解放你吗?为此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先说好金钱和女人我可不要」

「我的家族在元老院有一定地位,你想要什么尽管当做赎金提要求就行。基本上没有我们弄不到的东西」

还以为只不过是个商人,看来他的老家似乎是相当的名门。

「这样啊,那么我的要求有三个。首先第一个,说出你在路莫古王国企图做什么」

「调查影城。因为有知道神之卫兵是非真的存在的必要。至于为什么要调查这个。我只是从元老院的伯父那里接受了委托而已。所以不知道详情。虽然若能顺手弄到神代的魔法道具我会很高兴,但似乎沙加王国的冒险者失败了」

完全没有保密的意思,商人就把情报告诉了我。

明明连「正直者」「大嘴巴」「思考劣化空间」的精神魔法我都还没用呢——。

「——你还真是很简单就招了嘛」

「就算我在这里保密也没有意义吧。虽然不知道皇帝陛下有多么深谋远虑,但作为一个生物我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即便会牵扯到帝国的存亡,这两者也不能放在一起衡量」

我是事前就知道鼬人是个把利己主义合理化的种族啦,但你们也太极端了吧。

「那么第二个要求,回答我为什么你要亲自潜入龙之圣域」

「这边分店的人招惹了瑞路卡王国的犯罪工会,但这个国家所有人都『害怕惹龙发怒』,所以我们只能躲进龙栖息的地方」

唔,的确瑞路卡王国都把龙当做神大人一样对待,也难怪会发生这种事。

「别敷衍我。不仅是『为什么会去』,把你去龙之圣域『有什么目的』也说出来」

「这个啊,看来是他们一直用责难的语气说我让你误会了。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增加商会的收入去寻找龙鳞,另外还想顺便看看能不能捡到伯父委托我搜集的龙爪龙牙」

我知道就算是下级龙的鳞,也是制作劣化版圣道具必不可少的材料。

但是,来自「鼬帝国元老院」的伯父的「委托」吗……。

「龙爪和龙牙有什么用?」

「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除了制成武器外也没别的用途了吧。难不成你以为龙牙会被拿去制成旋刻螺丝的工具么?」

鼬人商人像是嘲笑一样做了个鬼脸。

但是,意外的说不定那是个很好的主意。可以削磨超硬度金属的「穿透一切」的龙牙的确是非常方便的材料。

正好手里有下级龙胜龙的牙,要不要拿来做成车床工具看看呢?

「那么,最后一个要求。我希望和你们的皇帝见面。你来帮我安排」

「和皇、皇帝陛下吗——」

听到我的话鼬人商人的表情凝固了。

让帝国的最高权力者和他国的古怪男子见面这种事的难易度应该相当高吧。

「——王弟阁下不行吗?因为那位大人在狄吉马岛担当外交职务,让伯父做介绍人的话很容易就能见到」

那边看起来走普通程序就能见到,所以没有让他帮我牵线搭桥的必要。

话说,既然是王弟那尊称不应该是殿下么?

「不是皇帝就没有意义」

「你的目的是暗杀?那种事就算能见面也没用的。皇宫里可是有一大堆宫殿骑士团这种希嘉八剑之流也不是对手的超常骑士们在哦」

宫殿骑士团吗,光听名字就感觉很强哩。

「简单来说要成为宫殿骑士团的正规骑士最低也需要LV50。而且,那样的家伙可是有超过100个人。就算勇者的从者是何等的规格外存在也会被这种数量的暴力压倒啊」

——那还真是厉害。

这么多经验值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

鼬人族的寿命是比人族短,就因为这个只靠一个迷宫提供的经验值就能把那么多人锻炼到那种程度吗?

那些事先不提,像人气下降的漫画那样战力膨胀这种事希望他们能收敛些啊。

虽然我家的孩子们应该更强,但对方可能拥有第一击无敌的魔法道具所以让人很不安啊。

(译注,原文初见杀,指漫画中就算角色级别再高也可能因为低级别敌人第一次披露的招式吃苦头。理解成炼处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也可能被第一次见到暗器伤了就好)

要不要开发些完全不自重的新装备出来呢……。

 

 

「我再说一遍,要暗杀的话你还是住手吧」

「别说蠢话。我并没有暗杀皇帝的企图。说烟车你应该就明白了吧?我是为了那些事去和他谈谈」

「——烟车?那是什么?你难道是要去推销什么商品吗?」

怪了……事到如今他没必要在火车上的事和我装傻吧。而且以他的地位应该也不可能没见过火车才对……。

这么说起来我虽然和鼬人族接触的不多,但就算是传闻也从没听说有人提起过「烟车」这个字眼。

有可能是用和「强制」不同系统的封口用技能或魔法,为了防止情报泄露给外部而消去了有关人物的记忆或者束缚了他们的思想。

我在对鼬人用交流笔记里记上了这条需要留意的事项。

「你没必要知道我和皇帝的谈话内容。如果对方不愿听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虽然就算帝国因惹上神之怒火毁灭也无妨,但如果因此牵连到这样那样的地方会让我很困扰,所以才要去找皇帝谈谈」


基本等于什么都没告诉他,但事关禁忌的话题大概只会被他一笑置之,所以说到这个程度就够了吧。

「我现在虽然改变了不少,但对祖国终究还有点感情。而且如果皇帝被暗杀了,王弟阁下就能成为下任皇帝……好吧,比起讨厌人的皇帝陛下,在商业和外交上比较开明的王弟阁下上台对我也有好处」

所以我不是都说了不是去暗杀的吗……。

「我发誓尽全力帮你和皇帝会面」

「我不知道可以信赖你的誓言到什么地步,来签个契约书吧」

「可以——」

我从道具库里取出一张羊皮纸,和鼬人商人签了契约。

「契约的有效期,不履行契约时的惩罚规则我可不会写上去哦」

「唔,明明是个人族却有一套啊……」

契约书的书面文字签订完毕后还发生了这么一个小纠纷。

上班族时代跟随程序小组组长三高先生参加与客户签约时获得的经验派上用场了。

 

「这就是自由吗——」

来到城外,穿着囚服的鼬人商人伸了个懒腰。

一个强壮的兔人族男子出现了。

以前曾是鼬人商人奴隶的那个家伙。

「哟,大将。给我100枚金币就把你送到狄吉马岛去如何」

「乌萨比,你也没遭到处分吗?」

「啊啊,好像是被这位人族救啦」

鼬人商人向我投来疑问的视线。

「你需要移动手段吧」

买回被没收的调教完毕飞龙的花费有点高,但这是类似必要经费的东西。

「要完成约定必须得让在帝都的伯父也行动起来。三个月、不希望你能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到我准备完毕为止你可以在狄吉马岛的诺罗维诺商会的商馆等着」

「知道了。我在狄吉马岛等你的好消息」

察觉到我和鼬人商人的话已经说完了,兔人吹了声口哨呼唤自己的飞龙。

不一会飞龙就伴着振翅声落了地,等二人乘上去后就沿着城门前的大道开始助跑。

在发出悲鸣四下逃散的人们的注视下飞龙飞上天空,在上空盘旋了两圈后向着东南方向飞走了

下次见面就是在鼬帝国了吧。

「你不用和他们一起走吗?」

「不用」

向在角落里窥视这边的女性打招呼。

她和兔人男子一样,也曾是鼬人商人的奴隶。

明明LV已经20过半,可拥有的技能却只有「宝物库」这么一个。

当然,以前放在里面的东西全都被瑞路卡王国没收了。

「如果无处可去的话,要不要来我们这里?」

「越后屋商会吗?」

「对」

「那么,我去。雇我」

她大概不是希嘉王国出身,说话非常精简。

「你叫什么名字」

『JINKU』

喂,鼬人商人……那不就是鼬人族语里「金库」的意思么。

「成为奴隶之前也没有名字吗?」

「谬」

「■■ 命名 谬」

我为她改了名字。

就这样,谬当上了越后屋商会的新任金库看管。

因为都是无口角色,她看来可以和蒂法莉莎处的很好。

不知为什么,主管很爱找谬的麻烦,但过段时间后我再去时,两人已经能普通的相处了。

——「友好相处既是美德」呢。

 

 

「夏露,这个女孩就交给你了哦?」

「是,库洛大人。呜哇,给我们这么多路费好吗?」

「无妨。途中你还可以到越后屋商会的分店补充,要捐赠给贫穷的村子或者交给也随你们」

我把装有50枚金币的小袋子,交到前怪盗义贼现越后屋商会员工的夏尔露露恩手上。

因为在王都没有什么怪盗的工作,就拜托她当伪使徒萤的教师了。

对于萤这种类型的孩子,如果让铠那样的热血型或者亚里沙小光这样的直肠子型的人教导,说不定会勾起她的反抗心。所以我就选了不惜走在非法之路上弄脏自己的手也要行善的夏尔露露恩当她的教师。

「走了哟,萤」

「唔,唔嗯」

戴着茶色假发的萤用被抛弃的小猫一样的眼神看着佐藤人偶。

这表情很让人有罪恶感但对她实施再教育是必须的。所以现在就狠下心来变成鬼把她送走吧。

「萤,路上要小心魔物还有注意别受伤。夏露小姐,萤就拜托你照顾了」

「交给我吧,红龙卿」

听到佐藤人偶的台词夏尔露露恩挺起胸回答。

萤和夏尔露露恩手拉着手出发了。

曾经以伪使徒身份走过的道路,这次她将作为普通的旅人重游。

其实关于收集人们的祈祷之力复活扎克翁神这件事我想出了好几个方案,但我总觉得在这里硬把答案推给萤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所以就自重了

「——库洛大人,那么我也出发了」

「我已经和夏尔露露恩说过了,记得要注意别让萤察觉到你在跟着她」


「知道了」

两个女人一起旅行很容易被恶人盯上,作为以防万一的保险就派了越后屋商会的奴隶前怪盗皮平过去支援她们。

目送他们踏上旅途后我用单位配置返回了王都,接着以勇者无名的姿态向希嘉国王和宰相传达了鼬帝国和禁忌的事项。

鼬帝国的触犯禁忌问题虽然还没表面化,但我已经预定两个月后访问帝都,到时还是问问皇帝这方面的事吧。

这两个月里,各种各样的魔法装置制作和实验还得接着做下去。

也必须得去别的大陆和古龙间隔面,引人注意的浮游大陆计划也得推进,为了让我能办到更多的事,不得不做的工作呈指数性的增加。

——对了!

做出鼬人的伪装,潜入鼬帝国进行科学风观光可能也不错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