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42 飞龙的王国(9)

翻译:感谢鱼

 

我是佐藤。恐怖袭击是由悲惨和暴力构成的东西。不以军队,而是以军队背后的民众为目标的恐怖袭击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一大问题。而且,在异世界的恐怖袭击也——

 

「包含特殊技能在内禁止你使用技能」

对用怨恨的视线仰望我的伪使徒,发动「强制」技能将麻烦的情况遏制在发芽之前。

用贵族装饰用披风遮掩起过小的身体的伪使徒,从刚才开始就是扭扭捏捏的冷静不下来。

连我对她使用的「强制」技能的事好像也没注意到。

『……H』

(译注:『』内的发言似乎并非异世界语而是日语的样子)

我从格纳包里拿出一件大衬衫盖到抗议的伪使徒头上。

「你暂时老实一会」

『别看啊,色鬼』

怎么感觉回想起反抗期的妹妹了。

把视线从费力的以不露出肌肤的形式穿起衬衫的伪使徒那边移开,把她交给露出古怪微笑显得有点恐怖的塞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使用日本语的伪使徒的话听起来很幼稚。

而且还特硬用男性口吻,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王子和肌肉战士走了过来。

似乎是敏感的察觉到事态已经控制了。

「红龙卿,虽然我们知道人族可以全年处于发情状态,但还是希望您注意一下时间和场所」

「就是说啊。要把俘虏剥光●辱的话,至少去那边的草丛后面做吧」

看起来,从关卡的那边看上去,就好像是我把伪使徒的衣服剥了个精光的样子。

士兵们都特意把脸背了过去,流民中的女孩子也用胆怯的眼神看着我。

只有流民中那些像是专职做大保健工作的女性,解开衣物特意把胸口朝这边秀了一下。眼光挺准的嘛。

「两位误解了。是她的道具失控把她自己的衣服也变成了盐。那个道具我已经破坏点了,不会再产生危害」

我从怀里取出坏掉的道具给他们看。

当然,这是和伪使徒没有任何关系的「外表像那么回事」废品。

记得应该是在越后屋商会委托杰哈德博士制作「让魔力和电力相互转换的魔法装置」时产生的失败作来着?

身为回转狂的博士对这个题材好像很感兴趣,似乎打算把这个当做新型空力机关之后的下一个课题沉浸其中。

上次去越后屋商会时,身为博士助手的日本人少年葵还向我抱怨都没有做他自己研究的时间了来着。

这个话题先搁置——。

王子看了废品一眼就失去了兴趣,把视线转向工作员们那边。

「我们懂战场上抓到俘虏的人有优先处置俘虏的权利,但是希望您能把那些男人交给我国」

「如果能把那边那个女孩的处置权交给我们的话就可以」

工作员的处理很是麻烦,能交给当事者的国家我也乐得轻松。

王子轻易就答应了我的交换条件,把伪使徒萤交给我们处置了。

(译注:伪使徒的名字【ケイ】可以翻成汉字【萤】)

危险的特殊技能已经封住了,找个安全又易于居住的城市,把她交给那里的扎克翁神殿的修道院就可以了吧。

拥有人物鉴定技能的士兵和持有「断罪之瞳」技能的乌利翁神官走到王子跟前在他耳边说了先什么。

是在报告工作员们并不仅仅是暴徒吧。

「竟是扇动和洗脑?」

「这又是相当外道的技能呐……不过也有会对同伴使用精神魔法的家伙吧」

「说什么蠢话呢。使用那种外道魔法的家伙怎么能让他乘上飞龙,拿去当龙饲料最好」

看来他们比我想象的还要讨厌精神魔法。

我们这边也是精神魔法使用者的事得向他们保密了。

「拥有扇动和洗脑技能的人要就在这里处决吗?」

「不管哪种技能在他们醒来前塞住他们的嘴就没事了吧。因为实际上这还是第一次碰到拥有这种技能的敌人,就交给关卡的责任人,以后等有时间了弄个怎么对付这种人的研修好了」

——哦?

我也想参加那个研修看看。

回去王城后,向瑞路卡国王问问能不能给我许可吧。

「我想应该不用我说了吧,要注意自杀和封口」

「是。既然拥有洗脑技能,那他们说不定能影响关卡的士兵。我会通知关卡配属的所有小队小心」

这个国家的士官好像相当优秀。

士兵们用「魔封之锁」把除了内裤外所有装备都被收走的工作员拘束起来,然后带着他们前往关卡。

从流民中又冲出几个喊着「救出老师!」口号的男人,他们也没几下就被士兵们捕获,和工作员们一起被带去了关卡。

接下来就是对流民们的处置了呢。

刚把意识切换到那边,突然传来一阵爆炸声和震动。

「出了什么事!」

「关卡的大门倒塌了!」

对王子的吼叫士兵们也吼叫着回答。

「我就是在问为什么会那样的理由!我过去看看。你留在这里和红龙卿呆在一起。」

王子朝着肌肉战士嚷了这么一句,就向着关卡飞奔而去。

他没说要我跟上,我也没那个打算。

要问为什么——。


 

 

「居然是自爆?」

「啊啊,关卡的大门被炸塌了,周围的墙壁和城楼上到处都是自爆者的肉片」

这么详细的描写会让人做噩梦的真希望他们停下。

就算没听到王子和肌肉战士的对话,工作员全部死亡这事也能从地图上的光点突然消失上看出来。

和工作员一起被带走的流民男子和押送士兵们好像也全都当场死亡了。

明明都那么仔细的进行身体检查了,到底他们把炸弹藏在哪里了啊……。

真是的,到了异世界还要搞自爆恐怖袭击这种事真心希望他们别再干了。

保险起见以「炸弹」为关键词检索了一下地图,结果发现一名孕妇符合检索条件。

用3D显示看了下结果发现炸弹的位置在孕妇的胃里。

我再次走入草丛,用上级空间魔法「牵引」将炸弹从孕妇那里弄了过来。

似乎接触到外界空气就是自爆开关的启动条件,到了我手上的炸弹一下膨胀起来。

——别想得逞啊。

我将手上膨胀到即将破裂的炸弹扔进存储器里收纳好。

工作员所属的「共食之蛇」从此和「自由之翼」、「自由之光」一样设定成需要特别注意的团体。

把孕妇当做爆炸恐怖袭击工具的家伙,没有必要对他们留情呢。

「…… ■■■■■■■■■ 广域全治愈」

随着塞拉极为漫长的神圣魔法终于咏唱完毕,能够将超过1000人的流民们全部笼罩的光柱从天而降。

闪闪发光的青白色萤火治愈了流民们的伤口,并让他们继续的疲劳付诸东流。

「——啊啊,神啊」

「哥哥,妈妈醒了哟!」

「总觉得好温暖呢」

「腿,腿能动啦」

「爽啊……这是何等幸福的感觉。都要升天了呢」

被塞拉神圣魔法治愈的流民们都回复了明朗的笑容。

虽然也有些有点危险的发言混在里面,就当做是一时迷了头无视掉吧。

我向士兵们示意了一下,食品和装着水的木桶就被陆续抬到了流民当中。

和王子交涉后,关卡同意将储存的食物和水分给流民们。

当然,这不是免费的要由我支付费用。

「那是迪尼翁大人的圣印——那位大人一定是有名的圣女大人吧」

「我们来向圣女大人和迪尼翁大人祈祷吧」

光柱中看到圣印的宗教关系者,也不放过这个向周围人宣传的机会开始布教。

治好了伤又填饱了肚子的人们,带着满足的表情纷纷奉上感谢的祈祷。

这种事形成了连锁反应,范围一下扩散到全体流民。

大概是受一心祈祷人们的信仰心的影响,塞拉增加了「圣女」的称号。

『圣女?我明明那么努力也不曾从谁哪里得到过感谢的话……』

在我身后,抱膝坐着的伪使徒带着阴暗的表情这么抱怨道。

听不懂日语的士兵用感觉很不舒服的眼神看着她。

伪使徒是为了得到谁的感谢,才在适当的场合站出来充当断罪人的吗?

虽然想问问她这方面的事。但从流民当中有个衣着相对比较好的老人走过来了,所以只好把注意力先投向那边。

「——真不知道怎么感谢各位才好」

报上自己曾经是马奇瓦王国凯鲁镇守护代理身份的老人,跪在我和塞拉面前。

好像他就是在工作员和亲工作员派掌握实权之前流民集团的指导者。

所以现在由他来为我们向衰弱的流民们提供食物和水这件事道谢。

「道谢的话,不要向我们去向允许关卡分给你们粮食与水的殿下说吧」

因为原本互为邻国所以也有争执吧,原守护代理的老人似乎对那么做有点踌躇,但最后还是伏身向王子和肌肉战士道了谢。

『虽然也有人因为得到我的盐很高兴,但很快就因为「这是私卖!」的罪名被投进了监牢,结果还是选择靠转卖赚一笔做法的人更多』

伪使徒像是得了什么病一样,还在恨恨的碎碎念。

盐这东西的牵扯到的权利向来大多归国家和领主所有,随便拿盐换钱好像会被抓起来的样子。

「那么,马奇瓦王国输给了那些黄鼠狼吗?」

「我们也不清楚。最东边的丹萨雷斯侯爵领传来帝国军入侵快报的第二天,我们生活的北西方镇子就遭到了帝国军魔物使部队的袭击」

听了老人和王子的对话,打开地图确认。

属于马奇瓦王国主权的区域除了王都和两个镇子外,已经只剩下了南方穆塞里斯侯爵领的领都而已了。

临近瑞路卡王国的几个都市全部被鼬帝国占领,合计三千人的难民正在朝着瑞路卡王国移动。

似乎是在狩猎奴隶的鼬帝国所属佣兵部队正精力十足的活动。

……不想参加什么战争啊。

 

 

我不喜欢看见人死亡的场面,尸体什么的现在也讨厌看到。

我可没有黑镜头耐性,也没有用压倒的武力蹂躏他人的兴趣。

但是,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我更讨厌。

所以我思考了一会后下了决断。


『蒂法莉莎。那些飞空艇的整备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二号舰三天后,三号舰十天后』

用「远话」联系了身在西卡王国王都越后屋商会的蒂法莉莎。

虽然对话来的突然,可她的回答却惊人的顺畅。

『如果您着急的话,可以去拜托艾露迪娜总经理。她的话让二号舰在明天、三号舰在明后天就从王都出发也是可能的』

而且,还先一步领会了我的意思做出这种提案。

『知道了,你去向经理传达吧』

『——请容我僭越,我觉得由库洛大人直接向那个人下达命令的话可以得到更好的结果。用类似耳语的方式对她说出「我只能依靠你了」这类话的话,她一定能确实得出我刚才说的那种成果的吧』

蒂法莉莎会开玩笑还真少见

我切换通话对象,去拜托经理把飞空艇出港日期提前。

『拜托了,艾露迪娜。我只能依靠你了——』

而且在最后,也用上了蒂法莉莎的玩笑做法,只是台词还没说完就被发出吃人气息的经理的台词打断了。

『请交给我吧!我明天就会让两艘飞空艇出航给您看的。舰装整备在飞行中完成就行了』

——噢噢,效果拔群诶。

很好,这样难民的运输方面的不在场证明就完美了。

 

『我住的村子非常非常贫穷——』

返回瑞路卡王城后,我趁着完成谒见的空隙,稍微和伪使徒萤聊了聊。

有点犹豫但还是没叫亚里沙和小光来。

虽然物理上没危险,但萤的阴暗语气让我有点在意,所以就瞒着她们两个先开始了。

『——是个能把我糟糕到会羡慕失业朋友的生活也当做天国看待的地方。老实说,我挺恨让我转生的神大人』

 

萤盯着地面讲述她的过去故事。

内容看起来可能比我想象还要阴暗。

『不过,我这次的双亲都是好人。不会像前世的父母那样打一顿后把我扔到寒冷的屋外,不会让我产生自己是家中外来物的感觉,我就算没什么用也把我养大了』

看起来她挺喜欢今生的双亲。

只有提到父母的时候,萤脸上才浮现出一点笑容。

『我只是个在都市长大的中学生,在这边什么也做不了。就算知道有什么方便的道具,也不知道制作方法,而且就算做出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拿去换钱。就算如此,我还尽可能的和双亲一起努力了——』

——之后似乎萤的村子遭到了盗贼的袭击。

『等我捡完木果回来,大家都死了。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只有染成雪白一片的村子和分不清是盗贼还是村民的盐柱留了下来』

是特殊技能暴走了吧。

真亏她没有魔王化。

『那时,如果没有身为巡礼神官的老爷子路过的话,我说不定也会死吧……还是说那样比较好?我也想和双亲一起去天国呢』

不知道这种事在边境是不是经常发生,但对于当事人来说现在不管是同意还是安慰都只会让她觉得烦吧。

所以我们只能静静的听她说下去。

『老爷子是扎克翁神殿的神官大人。』

——联系起来了。

『虽然神变弱了无法使用神圣魔法,但老爷子说可以学习药师的技能来取代魔法。』

原来如此,因为扎克翁神已死无法使用魔法,所以得学习替代的手段吗。

『扎克翁神殿的神官如果好好做事的话,感谢我们的人们对神的祈祷说不定能让变弱的神大人恢复些元气,所以我们要加油。他总这么说』

老神官和萤一起巡游诸国,同时向各地的扎克翁神殿神官们传授自己的想法和技术。

『可是,结果还是徒劳……具体是哪个镇子我忘了,反感老爷子配药的神官和恶人们杀了他』

接下来,萤把那些恶人和神官们都变成盐后,她开始一个人代替老神官作为巡礼神官活动。

她的技能正是一般转生者们惯有的套路,包括「饥饿耐性」「腐败耐性」「毒耐性」「病气耐性」「麻痹耐性」这些耐性系和「健脚」「调和」这两个技能,最后还有「神圣魔法:扎克翁教」

当时她没有治愈难民,是因为虽有相关技能但无法发动魔法吧。

『这世界是个粪GAME。所以,我要让神大人复活,将这个世界导向正确……一个好人不会遭到厄运的世界,一个恶人必受惩罚的世界……所以,我才——』

——给自己加上扎克翁使徒的名号,惩罚邪恶就是她的正义吧。

用精神魔法让开始激动的萤睡着,为了防止她被噩梦所苦又从隔壁叫来了塞拉给她用了神圣魔法好让她放心安眠。

这种类型的效果好像正是神圣魔法最擅长的。

虽然最后得出的想法没什么危险的,但萤缺乏实现她自己目的的知识和经验。

对我来说扎克翁神复活不复活都无所谓,所以就让我成为萤的教师帮她做微调吧。

另外,中了她「无限盐制」的也未必全都是恶人,所以对她的教育完成一定程度后,我就陪着她一起去扫个墓陪个罪吧。


 

 

 

「——决定接受流民们了吗?」

「这个嘛……因为规模比我想象的还大,我也没法一口气全接受下来」

我面对国王开始讨论流民们的处置问题。

那之后,我又和那位原守护代理的老人聊了聊,马奇瓦王国的人种歧视好像是以自丹萨雷斯侯爵领的侯爵一家与马奇瓦国王被白虎人残杀事件为发端开始的。

那个事件之后,对白虎人的排斥以极为不自然的速度变得越发剧烈,最终发展成所有亚人都成了排斥对象。

那些工作员一样的家伙们在亚人排斥运动背后搞鬼的可能性很高。

从这些过往来看,人种歧视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根深蒂固。

「这方面,直到祖国接受他们为止,我打算在回国境的马奇瓦王国侧的山谷张开魔物回避结界为他们设置一个暂时居留地」

最终等遭受奴隶狩猎的难民们也来汇合后,再让他们一口气返回故乡。

不然这么大的集团聚集到国境关卡前的话,瑞路卡王国的贵族阶级可要发牢骚了呢。

「你没听我儿子说过吗?那里可是岩豹的狩猎场。魔物回避结界在岩豹面前时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方面我已经派手下人去排除了请放心吧」

兽娘们我早派过去了,她们大概已经在山谷周边哪里开始岩豹们的解体作业了吧。

顺便,还让米娅用上级水魔法做了泉眼。

「红龙卿知道『共食之蛇』是什么样的组织吗?」

「记得应该是破坏关卡的贼人们所属的组织吧。很抱歉,在这之上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对瑞路卡国王的质问摇了摇头。

「那么,『暴食狸』和『恶食狐』呢?」

「不,很不巧我都不知道。请问它们和之前的『共食之蛇』有什么关系吗?」

「这点我也不知道。刚才提到的那两个是很久以前使用持有洗脑扇动技能工作员的布鲁帝国组织的名字。我记得,在狂王加尔达夫特时代,继承了这两个组织名字的一群人把西卡王国整的很惨。所以我还以为身为西卡王国贵族的子爵你知道」

哦,很久之前帝国的组织吗……。

至少在我已知的范围内,没有拥有「暴食狸」或「恶食狐」名字的组织存在。

持有扇动技能的人的话又太多了,根本没法管范围检索。

洗脑技能的话似乎是一个国家里有数人的程度。

比想象的多诶。

精密检查了一下地图情报,这些人当中没有从属类似名字组织的人。

为了制作居留地,我又向瑞路卡国王提出了几个条件,因为都是用金钱就能解决的内容,所以国王很坦率的就承诺了。

现在时间宝贵。

 

我们乘着飞空艇向着西卡王国出发。

因为没工夫管伪使徒萤,所以给她施加了连续型精神魔法催眠后就一起带上了飞空艇。虽然三天后就能醒来,但到那时我们的事早办完了。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当了个然啊!装备都反复检查10回左右啦」

听到我的提问,以亚里沙为首所有人都点点头。

因为这个动作,到处都是兔耳和五颜六色羽毛摇晃的景象。

「很好,出发!」

我等红龙队开始向战乱中的马奇瓦王国进发。

来吧,要去从奴隶狩猎集团手中保护难民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