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43 战乱的王国(1)

翻译:感谢鱼

「车长!前方能看到马奇瓦王国的都城了!」

「停车。通讯兵,告诉后面的车也停下」

呈铁箱状外形的鼬人族兵器停到山崖上。

外表和格雷姆马车完全不同,是好像在四方形箱子上再放上一个小箱子,然后上面的箱子上还伸出一根细长棒子的奇妙造型。

坐在车外侧的虎人和狮子人奴隶们,从车上跳下来警戒四周。

确认奴隶们在周围巡视已无危险后,上方的箱子顶上打开了一个盖子,被称作车长的鼬人族男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车长在山崖上卧倒,取出类似双筒望远镜一样的魔法道具观察都市的情况。

所有的士兵都没穿铠甲,只套着看上去好像很结实的外套。

这个地点距离都市有一里半,换算成地球单位的话大约三公里。

「喷射狸部队和钢铁蝗骑兵团已经在都城前展开完毕了吗……不愧是重视机动力的魔兽兵团」

都城前方的广大平地上并列排布有大人三部身高的喷射狸100骑和与马差不多大小的钢铁蝗3000骑。

魔物头上都装着螺钉外形的奇怪魔法道具。

恐怕,那就是能让人按自己的意志随意操纵魔物的魔法道具吧。

「队长,马奇瓦的骑士团应该快出来了吧?」

「已经来了。」

被称为队长的车长旁边,插进一个同样拿着望远镜查看的后续车辆的年轻车长。

「——如果他们不出来,喷射狸和钢铁蝗就会越过城墙到都市中区大闹的嘛」

「就是说一切都在军师大人掌握中呢」

 

大概是不喜欢提到的军师吧,队长沉下了脸。

「继续呆在这里的话会赶不及。要向在那边发现的狩猎馆遗迹移动了」

「了解」

听到队长的号令,车辆再次启动。

不仅发出嘎啦嘎啦的不输给外观的奇怪噪音,移动后还会在地上留下两道不可思议的车辙。

如果有现代日本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这么称呼这种车辆。

——坦克。

 

 

 

「车长,司令部来电。潜入都城的斥候确认了王城中现在只有『水』和『土』,『风』和『火』都不在」

「很好!」

露出笑容的车长用拳头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这场战斗——能赢了」

「您那么怕火——丹萨雷斯侯爵的红莲杖吗?」

闲暇之余插话进来的装弹手的孬蛋,遭到了车长军靴的踩踏。

(译注:坦克中车长一般坐在炮塔之类位置较高的瞭望哨位置,所以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供他做出踩人的动作)

虽然和鼬人族领域最靠近的马奇瓦王国地域就是丹萨雷斯侯爵领,但自打帝国消灭狮子人王国和虎人王国后,就再没人侵略过马奇瓦王国。

另外,过去狮子人王国多次攻击马奇瓦王国时,就像传说故事一样每次都被当代丹萨雷斯侯爵击退这件事也相当有名。

对侵入领地内的敌军毫不留情的烧死,逃出领地的败军出于同情不进行追击,侯爵们的做法堪称仁将。

「将军已经给了如果丹萨雷斯侯爵出现就停止攻击的命令」

「军师大人又怎么说?」

把军师说的好像比将军还伟大一样的装弹手的脑袋又遭到了车长的践踏。

「听好了?丹萨雷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家伙持有的红莲杖」

丹萨雷斯侯爵家家传的红莲杖作为封入了炎之精灵的宝杖非常有名,但据说也带有会吸引火之魔物的诅咒。

在马奇瓦王国里丹萨雷斯侯爵的红莲杖并非一枝独秀,还有三位领主拥有其他三大属性的宝杖。

北方的谢萨罗斯伯爵拥有司地的轰震杖。

西方的米萨拉斯伯爵拥有司水的波涛杖。

南方的穆萨里斯伯爵拥有司风的飓风杖

根据刚才的通信,已经收到了拥有轰震杖的谢萨罗斯伯爵和拥有波涛杖的米萨拉斯伯爵人在王城的报告。

这四个很容易叫混的家名,好像很受希望成为外交官或士官的年轻人们的差评、

「这特车的炮弹很怕火。上面不过是施与了耐火魔法而已,防不住红莲杖的火炎的」

不过四大家族魔法杖的属性谁也不会弄错。通信兵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因为车长的军靴也能够到他的后脑勺所以聪明的闭上了嘴。

「从观战的鼠人那里有报告来!比外城墙高三倍的巨大格雷姆似乎已经出现」

「终于出现了吗。水之龙没有出来?」

「是,只有格雷姆」

「很好,启动发动机!让车外兵们把隐蔽用的杂草拿掉!通讯兵,告诉其他车辆也开始准备」

「了解」

预感战斗即将开始的士兵们开始准备。

 

 

「信号弹还没来吗?」

「——来了!青色二,是交战许可」

听到观测手的报告,车长立刻发令。

「很好!进入射击位置。炮手,不用勉强瞄准腿,给我把格雷姆的厚胸板打穿!」

「车长,队长说的天气啥的该怎么——」

等装弹手把巨大的炮弹装填进细长的炮身,炮手就开始转动摇杆调整炮口的角度。


「巨大格雷姆是战场之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居然敢给我露出那么夸张的投影面积——」

然后检查显示镜上计算尺得出的结果。

「目标,已瞄准。很—好,就是这里!瞄准打啦!」

随着炮手的叫声,钢铁的炮弹越过一公里以上的距离向着目标飞去。

正在以喷射狸和钢铁蝗为对手开无双的灰色巨大格雷姆,随着爆炸声停止了动作。

虽然也许等一会就能恢复平衡,但因为脚腕被打碎胸口又承受了无数炮弹,最终格雷姆还是向后方倒去砸碎了外城墙。

以厉害势头扬起的土砂碎块和尘土蹂躏着都城。

「很—好,打得好!接下来骑士该出来了!准备散弹炮」

「队长,特车二来电。要进行『魔喰』的作战实验了拜托我们帮忙掩护」

「嚯,终于要将『魔喰』投入实战了吗——上面的人说不定有对西卡王国出身的意思了呐」

听到通讯兵报告的车长舔了舔嘴唇。

「队长,要怎么回信?」

「告诉他们了解了。因为『魔喰』当中能真正战斗的只有我们卡咖克特车队而已了呐——」

「不能强化身体的骑士什么的,只不过是美味的肉团子。用履带碾杀他们」

听到车长这句话,一直沉默的操车手发出干巴巴的笑声。

在微妙的气氛包围下,坦克部队开始向着都城出击。

 

「从北门出来骑士10、轻骑士500——不好!水龙从西门的格雷姆背后冒出来啦!」

「好像没打算管咱们,而是打算先弄湿魔兽部队的翅膀让它们飞不起来的样子」

「真是守规守距的家伙呐」

 

首先击溃拥有飞行能力的部队,是这个世界的战争常识。

「队长,你不觉得有点怪吗?」

「你指什么?」

听到装弹手的问题,通信兵先一步抢答。

「轰震杖的谢萨罗斯伯爵没有放出下一个格雷姆。按理说现在差不多到他用魔法药回复完毕的时候了……」

「这么一说确实有古怪——把这事传达给司令部,让对方小心点,凡事就怕万一」

「了解」

对通信兵的话略微思考了下的车长下达了这个命令。

全局的考虑是司令部的工作——似乎他是这么判断的。

「水龙的龙息来了」

水龙吐出的龙息余波,波及到了坦克。

「——损害轻微。有几名跨乘兵被卷走了」

「回去时再回收他们。现在先突击!」

坦克跨乘兵的性命在这个世界也很不值钱。

「信号弹——赤色3。『魔喰』发动了」

「振动抑制机要停了。都注意别咬到舌头」

一辆逼近都城的圆形装甲车上,释放出漆黑的波动。

接触到这波动的一瞬间,坦克的振动一下变得激烈起来。

「前方,有骑士来了」

「炮手!轰散他们!」

「噢!都不用瞄准啦!接招吧!」

随着坦克炮冒出黑烟,和刚才不同形状的炮弹飞向骑士。

「打不中的弹丸无视掉继续前进!」

「「「应!」」」

因为炮弹以打不中任何人的轨道飞来所以骑士们将其无视继续突击,但炮弹却突然在半空中分解成无数散弹。

「这种程度的碎片,在魔法铠和老夫的『金刚』技能和久经锻炼的肌肉面前——」

先头的骑士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打成了碎片。

到最后一刻,连被付与了魔法的铠甲已经变成普通金属铠,自傲的技能也被无效化这些事都没能察觉到,他就这么被上天召还了。

就算是那些好运的幸存下来的骑士们,也只剩下被坦克的履带碾杀和被战车兵的长枪刺穿心脏两个选择而已。

动作迟缓的魔兽部队已经穿过正门攻入了都城内。

「别落在那些家伙后面!开到西门前的山丘上去,从那里向王城发射烧夷弹!」

车长燃起了要创下平时因为都市核制造的防壁无法出手的王城,被自己从城市外伤到的这种能留名战史伟业的野心。

但是,这世上的事,可没有那么天真。

 

 

 

「队,队长!坏啦坏啦坏啦坏啦」

「冷静!」

车长对着好像坏掉一样炮手后脑勺就是一脚。

 ――GWLOROOOOOUNN!

听到这吼叫声的士兵们全陷入了恐惧的硬直。

车长用好像固定住了的手臂硬将头顶的车厢盖顶开,把脸望向蓝天中。

龙群在空中飞舞。

三头身长超过80米的灰色下级龙和带领它们的领头龙。

虽然飞在最前方的白龙身长不到30米,但这不能带来任何安慰。

「瑞路卡王国的龙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那个国家的人听到车长的这句念叨大概也只会摇摇头吧。


我们国家的龙大人可没这么大啊。

「——队长」

白龙开始飞速向着坦克下降。

「原地倒车。别让那些家伙注意到快点逃走」

(译注:原文震地旋回,是指油压履带类不易掉头车辆以和前进相反的方向快速倒车的技法)

「队长,不行啊」

「突击笨蛋给我闭嘴。现在最优先的事把坦克带回故乡去吧」

「——不对」

「哪里不对了!」

「那个,那个不仅仅是龙——是龙骑士」

「怎么会……」

那是比勇者还夸张的的非现实存在。

在这千年来的历史中,能被称为龙骑士的存在只有西卡王国的王祖大和和瑞路卡王国的流浪王利威两个人而已。

「那四个,全都是龙骑士!?」

作为友方登场的话没有比这更值得信赖的存在了,如果作为敌人出现的话就只是个噩梦。

要说唯一的胜机的话——。

「队长,动手吧!现在正是使用『魔喰』的时候」

「对啊!使用试做的对空榴弹的话,即便对手是无敌的龙也能成!」

「好吧,找准时机你们就开炮!要为僚机逃脱争取时间!」

虽然也有自暴自弃的成分,但他们还是把一切赌到了这微弱的可能性上面。

「来见识下那些家伙察觉到自傲的鳞和守护魔力壁不见了的瞬间会露出什么表情吧。」

骑在白色下级龙背上,摇着尾巴的蜥蜴人小孩子突然发动了突击。

「那蜥蜴人怎么那么小?」

「开火!」

「——给我吃下去吧!」

飞到相对距离只有50米的极近的炮弹,在空中被燃烧的炸药分解成了金属弹片。

就算对手是龙这也是必杀的范围。

「——吓一跳,的说」

跳到龙前面的蜥蜴人小孩用剑把所有金属弹片都弹开。

如果是普通的剑,弹开第一片金属弹片时就断了。

「和小玉的手里剑比这个轻松多了的说」

咕噜噜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后着地的蜥蜴人小孩,摆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

「投降的话可以原谅你们的说哟?」

尘土在履带后方扬起,靠反作用力加速的坦克冲向蜥蜴人小孩。

「波奇直—拳,的说!」

「没察觉到『魔喰』就是你的败因!被碾杀掉然后后悔去吧!」

在没有魔力的状况下,小小的拳头和有几十吨重量的体块发生了激突。

会有什么结果自不必说。

——本来,该是这样的。

 

 

 

确信自己会胜利的车长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和其他坦克兵一起倒在了正在燃烧的坦克附近的地上。

明明坦克前半部分已经深深瘪了下去,可操车士却还四肢健全的躺在旁边。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只穿了一条内裤,似乎是因为被强制从残骸里挖出来的缘故。

「醒了吗?波奇劝你们还是投降的说」

「知道了,我们投降。我的叔父人在元老院。你可以向那里去信要求赎金」

接受了像犬人一样摇着尾巴的蜥蜴人小孩的投降劝告。

都已经烧成那样了,不知道科学的国家的人们也没法解析坦克的原理了吧,车长做出这样的判断。

「……问你个问题」

「战争已经结束了的说。一个的也可以回答你的说哟?」

「你们怎么把我们乘坐的东西破坏的?」

「那当然,是靠勤加锻炼犹如钢铁一般的肉体的说!」

就算你说犹如钢铁可看上也软乎乎的啊——兽人的手?

车长还想再看第二遍时,蜥蜴人吧手缩了回去。

「忘记不能把手套摘掉的说。差点露出真身了的说。正义朋友的身份还是保持真相不明更好的说。对知道了秘密的人可是有着连血连泪都会冻结的凄惨地狱等着的说哟?」

看到对方眼里闪出寒光,车长使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你没看到就好的说」

车长为了把这个话题岔过去,强行把话题转回到刚才的提问上。

「魔力?」

「对啊,在那个魔力被封住的地方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啊」

「那种事很简单的说!在魔法—无——空间战斗是基本的基本的说。这种事都办不到的话可是会被迷宫下层的阶—层—之—主同学——当成玩具的说哟」

听带着蜥蜴头套的犬人小孩边连连点头边这么说,车长发出干巴巴的自嘲。

看起来,这世上还有远在他常识之外的东西存在的样子。

就这样。初次投入科学兵器的鼬帝国VS马奇瓦王国的战争,很不讲理的以幻想势力胜利而告终。

在这天帮助马奇瓦王国的迷之龙骑士的真正身份一直是个迷,到最后也没人知道真相。

顺便,唯一抓到了这个真相一点线索的车长,则一直把这个秘密带到了坟墓里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