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29 水桃の王国(2)

※这回不是佐藤的视点。

鲁冒克王城离宫◆

「――殿下,鼬鼠人想一起做什么?」

「为了让你看到影城再度浮起,进入裡面吧,来说这个」(这2句都脑补…求指教)

鲁冒克王国第二王子对著进来房间的自己派阀的大臣回答道。

在他身后追随而来的文官,受到大臣的指示让门外的卫兵退开并关上门。

「对影城? 有这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

在第二王子的脑里不可能的理由再次浮了出来。

「是指除了大祭以外,只有身上带著被禁止携出的「宝键之首饰」的幼小王女才能打开的结界之门

外,还有连那个勇者王大和都能驱逐回去的哨兵守卫著的事吗?」

第二王子的脑里的传说太过了。

消灭了大陆中主张著霸道的古代芙鲁帝国的大魔王,打倒那个大魔王的勇者王大和是对他而言「最

强」的象徵。

那个「最强」也胜不了的程度的对手,是他想像不出来的。

「即使那样,也真是可惜呐。要不是有神之哨兵守在那个影城,沉睡在裡面的神代之宝,也能进到

殿下的手中吧」

「要我去盗墓?」

「不不~只是想让贵先祖的宝物能稍微有所继承而已」(脑补…求指教,感觉这大臣有问题)

因大臣的话,第二王子的心动摇了。

像抓到空隙似的,在大臣之后的文官窃窃私语著。

「从前几天开始鼬鼠人的手下与犯罪公会接触了,不会是与这次的事件有关吧?」

「你是说唆使犯罪者做为同伙一起攫走做为影姬役的露米娅吗?」

「虽然惶恐,但很可能是这样」(直接脑补了…)

大臣肯定了第二王子的担忧。

「难道――是先前谒见陛下的沙加帝国的B级冒险者们把做为同伙的人叫过来的吗?」

「有这可能性。也有斥候风格的冒险者闯进了一般客人不能进入的城内深部的报告」

 

◆鲁冒克第五王女露米娅◆ (要被卖的鲁冒克第五王女露米娅)

「丽米雅啊啊啊啊啊!」

抱住像飞似地跑出去的我是乳母法露莎。

妹妹丽米雅在我的眼前被覆面的恶人们攫走。

「放开我」

「公主大人,不行」

法露莎让护卫的兵士确认週边的安全,安全确认后让护卫兵前往卫兵所要求增援。

在那裡看到了骑著马团队的姿态。

大概,是这个国家的骑士们吧。

「你们去追贼子!贼子向影城之森去了没有错」

「「「是」」」

留下数名骑马的人,追著攫走丽米雅的贼子去了。

「那…那是第二王子殿下的纹章?」

因法露莎的话转回了视线,确实在那上面有著兄长大人凛然的侧脸。

「兄长大人!」

「――唉、露米娅?为什么你在这?」

「不好了!丽米雅被恶人攫走了」

「是那样的吗…」

兄长大人的脸好可怕。

一定是因攫走了丽米雅的恶人们而发怒吧。

「你回城去――喂、你们去叫城中的卫兵来支援。我带弟弟到侍医所去。

上面的兄长大人把下面的兄长大人抱起来往在城中任仕的侍医所骑都马过去了。

其他的骑兵们也为了请求支援而跑走了。

「欧呀? 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看著那些发展的我,被从后面突然出现的声音吓的身体发抖地转了回去。

在那的是有著像燃烧般红色头髮的女人和像斥候的修长男子,还有比普通大人还要大将近一倍的巨汉剑士――之前来城中谒见的沙加帝国的冒险者们。

「――嗯?这不是公主酱吗? 怎么了? 这不是快哭出来的脸吗?」

向窥视这边的女冒险者桑,我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说著话请求帮忙。

「可以的、输给了想帮住公主妹妹的心情。这个B级冒险者卡伊洁玛英大人就出这一臂之力吧」

(求カイゼマイン更好的译名QQ)

「公主大人,救助丽米雅大人的事就拜託给第二王子吧」

「怎办呢、公主酱」

「要去。请带我一起去」

「育西!就像搭上大船一样交给我吧!」(强调安心交给我的意思)

乳母到最后还是反对,我要用自己的手救出因我的任性而代替自己的丽米雅。

我想一定是要用马去追的关系,我们来到了王都近郊的农村。

从一间穀仓中出来的是三体哥雷姆。

「这些是我们的「不知火战鬼」的脚力」 (…砂糖表示:那我的哥雷姆不就可以直接叫魔王了?)

用像炫耀玩具的哥哥大人似的笑脸,女冒险者桑对著哥雷姆指过去。

「……鼬人的载人用哥雷姆」

「是啊、乳母殿还真是知识渊博呢」

青著脸发抖的法露莎,看到脸上浮出冷笑的女冒险者晕倒了。

「啊啦啦? 带著昏迷的人去是不行的呢。就让村人照顾吧」

「明明用了威压,还真敢说」

「你想说什么啊?」

「没、什么都没没有,大姐」

「这样的话,就快点做完被交待的事吧」

「是的、大姐」

因女冒险者的指示,修长的冒险者桑走向了村中。

话虽如此,「伊阿知」是在说什么东西呢? (イアツ 威压的发音。…要被卖了还一脸呆呆的王女…)

「伊洁大姐。起动完了」

「好育,我和公主酱就先去了育。那家伙(アイツ)回来的话,就一起追过来吧」(这裡的アイツ不知是不是那个斥候风的男人的名字…还是单纯就是指那家伙)

我被女冒险者抱在脇下,往比周围民家还高的哥雷姆上面带去。


虽然比城中的阳台还低,但会摇的操纵席又冷又恐怖。

「要让它跑了喔? 为了不要掉下去,好好捉紧吧」

无法回答开朗地提醒著的女冒险者,我死命地捉紧她的腰带。

等我,丽米雅。

看著,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鼬鼠人族◆

「那商会就拜託了」

「海,会长」

吩咐了灰鼠人支配人后,我乘进了马车。

带著走的是代替金库的持有「宝物库」技能的女奴隶。

把资金或高价的贵重品运出的话,就算被王国方接收了商会,被害也会减少。

「卡伊洁玛英殿那边向影城去的状况似乎也不错。虽然能入手在影城的神话的秘宝是最好的,不然探查採集器只有一个也好,把情报带回去的话,就算只是这样也能获得皇帝陛下的信任吧。贫乏国的支店什么的,一个二个失去了也不会可惜」

自言自语地都脓著,仰望夜空的他的瞳孔中黑色影子飘了过去。

马车因风压而摇动著,奴隶娘漏出了悲鸣声。

迎接从马车下来的商人是4体魔物。

那个背上的是戴著奴隶项圈的蜥蜴人族和狮子人族战士们的身姿。

奴隶们剩坐的是就算是鼬人族帝国也好,也只有豪商能持有的被调教驯服的翼龙。

「会长,来迎接你了」

「辛苦了。除了我们剩坐的一头外,其它的都往影森去」

收取了探查採集器回收用魔法道具的「飞龙骑兵」们飞了上去。

「会长,鲁冒克的士兵似乎往这边来了」

「那,我们也走吧」

「目的地是帝都,可以吗?」

兔人骑手问了乘坐在翼龙背上的我。

「不,回到帝都之前,先去斯瑞格王国吧」

「了解了」

在街道上边刻下脚印边滑行的翼龙飞了上去。

「下级的龙之牙等奢侈品就不说了,爪或指尖――最低至少也想要入手鳞啊」

为了奴隶的体温而紧密靠在其背后的我,一边低声都脓著。(…不知要怎翻比较好…)

◆影城之森中◆

「可恶,为什么门开不了」

明明必要条件已经满足了,头目抓住幼小王女的头髮往上拉。

从发出短小悲鸣的王女身上,粉红色的假髮脱落下来。在火炬的亮光中,金色的头髮暴露了出来。

「――是冒牌货?」

头目一脸凶相染成红黑色对年幼的公主怒目而视。

「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小女孩反对的语气,龙猫中小梅对爸爸、姐姐取笑她时,抗议她没说谎的语气)

「王族的髮色不是这个吧,这不就没意义了! 这个冒牌货」

对发抖著用声音反对的王女,头目回击粗暴的言语。

「没办法,就算只有钥匙也能换成钱。要逃了喔」

头目的弯刀沐浴在火炬的光中闪出妖异的光茫。

对连发出悲鸣声都办不到、往后退著的王女,弯刀随意地向下挥了出来。

不管是谁都能予想到血沫飞散,但下个瞬间传入耳中的是刀刃砍入木头之中的沙沙声。

「空蝉之术~?」

「――是谁!」

对著不知从那传来的声音,头目发出了盘问的声音。

伴随著一阵风一同出现的是载著假面的少年身姿。

在那一旁的是抱著幼小王女、披著桃色斗篷的小小黄金铠甲伫立著。

「呀啊(随便打招呼)~初次见面。虽然我想只是短暂交流,但多指教啦」

从少年缺乏紧张感的言语之中,犯罪公会每个人都像背后被刺入冰柱般地感到了恶寒而身体颤抖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