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23 雪之王国4

砂糖得死。推理剧中使用的毒药并不流行的样子,根据被使用的毒药的种类可以特定出原作执笔的年代,朋友是这么说的。本来最近使用毒药的推理剧就很少见呢。

【那么,走了!】

【是,我们去迷宫都市了,有事叫我们】

在キウォーク王城的上空盘旋着的飞空艇的舰桥上,我和亚里沙这样交谈着。

眼下的临时飞行场的广场上,很多的贵族和佣人们聚集在一起。

出迎的人数很多。

大概是因为公主在一起吧。

挥着手为亚里沙她们潘多拉贡队送行,与之相对的迎接在孤岛宫殿的观光省小队。

公主是金色为主体,塞拉是银色为主体的礼服。

洁娜桑和卡莉娜小姐把头发编织起来,装备着太阳镜等SP风的服装。

两个人都装备着装饰用的细剑,相当帅气。

那是我和亚里沙得意忘形的成果。

【让你久等了,副大臣阁下】

向有些恶作剧语调的塞拉回赠一个微笑,飞空艇开始降落。

【欢迎的人数好多啊】

【很受欢迎的说呢!】

对很感兴趣似的的卡莉娜小姐的话,洁娜桑回以天真无邪的感想。

【因为飞空艇很贵重呢,警备严密一些比较好吧】

【啊啦,对飞空艇做了什么的话,不是和向雪加王国挑衅一样吗?】

【粗心是大忌啊,蒂娜大人,像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的愚者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有】

作为对塞拉和公主的对话的回应,我出孤岛宫殿调出了警备用的格雷姆。

展望甲板上放置有翼的石像鬼3体,全身展开“防御壁栅栏”的守备专用卫士1体,舷梯是警备用的骑士型的活动装甲8体。

每个格雷姆的等级都只在30左右,但只是防止恶作剧和偷渡者的话已经很充分了吧。

稍稍环顾周围迎接的人,知道了在那中央的是女王陛下。

キウォーク女王是让人难以想到是四十岁上下的爆乳美女,穿着强烈主张的胸部的立领黑礼服。

礼仪上似乎是应由晚辈接近长辈,太快的话会被轻视,因此需要数拍左右的时间。

真是麻烦啊——。

【那就是潘多拉贡子爵,相当年轻嘛……】

【阁下,声音太大了。】

在跪拜的人之中,听到了这样的私语。

大概,也只有拥有“侧耳”技能的我能听到了吧。

【真是的,就算是大国的贵族,为什么公爵长子的我要跪拜区区一个子爵啊】

【潘多拉贡子爵是穆诺领主的直臣,也被许可使用贵重的飞空艇,娶了雪加王国的公主的话必然对中央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其权势,与女王陛下同等,甚至超过。】

诶,副大臣和太守那么有权势的吗……

【就凭那个小伙子、吗?】

【是的。万一他为了责罚而派军来的话,我国迟早会被毁灭,脖子被挂在城门上曝晒吧】

喂喂,这是哪里的战国时代的话呀。

【但是,我国有“冬之守护”,无论多少军队进攻也——】

【不能小看大国,那边可是有着镇守王国西面的“红莲鬼”殿和雪加八剑等超常者们在】

【我国不也有将军们和淡雪姬们吗?】

【可惜,完全不是对手。他们都是一骑当千,和魔族势均力敌的】

【唔,魔族啊……】

【红莲鬼是说谁并不知道,和魔族势均力敌稍微有点过高评价了】

我家的孩子们,现在的话洁娜桑和卡莉娜小姐也是,以下级魔族为对手的话,应该是能够轻松获胜的吧。

——那么,差不多好了吧。

因为对杂谈的内容太感兴趣,超过了预定的时间。感觉女王的笑容开始抽搐了。

有意识地用优雅的举止迈出一步,看到女王慢慢地呼了一口气。

看来,给了她多余的压力了。

前进到适当的位置,向女王打招呼。

【本人是雪加王国观光省副大臣,佐藤·潘多拉贡子爵】

【齐沃克女王ヘイタナ,允许潘多拉贡子爵你用名字ヘイタナ来称呼我】

【非常荣幸,ヘイタナ陛下】

对女王那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像触碰一样轻轻地吻了一下。

周围的人偷看到这个场景,安心了一般紧张感解开了。

观光省的资料上显示,这是东方诸国对上位者贵人的礼,他们对我在形式上认可女王为上位者感到安心了吧。

另外,这个礼仪在雪加王国似乎已经废弃了。

向女王介绍随员的公主和塞拉,场所转移到城内了。

【真是厉害】

侍女看了给女王的贡品后吞了一口气。

这里不是谒见之间,而是女王的私室。

军人两人,贵族一人,蓬松头发的千金一人,共四人与女王在一起。(译:在一起的原文是脇を固めている,交给大神了)

出自翠鸟身上的翠绢、雪加紬的绸缎、玻璃工艺品、在王都大量收到的美术品、绘画,其他还有海鱼、鲍鱼干物之类在群山之间的国家中十分罕见的食材。没有武器之类的。

其中还有雕刻着刻印魔法的疑似魔法道具的玻璃工艺品的装饰品。

是可以防御小伤、阻止病原体和杂菌程度的物品。

伙伴们的装备是连九头龙的剧毒也能防御的一级品,和那比起来这就像是玩具一样的东西,但只是首饰的附加价值而已,所以没问题。

另外,这类礼物的选择是拜托了塞拉和公主的。

【只是礼节性访问而已,居然带来这种程度的礼品……不愧是穆诺领主的直臣。潘多拉贡子爵除了副大臣之外似乎还就任了太守呢?】

女王似乎很喜欢这些贡品,用这样的感觉提出了话题。


明明是刚不久前才就任的只有形式的太守,情报真是快啊。

忘记了废矿都市的名字,于是用地图确认。

【是的,前几天被穆诺伯爵任命为了布莱顿市的太守】

女王身边的人对“太守”的事表现出惊讶。

【这么年轻就就任中央的副大臣、太守,而且还是打败セリビーラ迷宫中“阶层之主”等强大魔物的武人,莫非,潘多拉贡子爵是雪加王国的关系者么?】

【不,我只是平民出身的暴发户而已】

在女王的旁边,留着凯撒胡的中年贵族——似乎是这个国家的宰相——这样问我,马上否定了他。

坦率地告知事实并苦笑着说【您真会开玩笑】。謎だ。

这时推着载有茶器的推车的女仆们进来了。

【啊,美妙的香气】

【这是ルモォーク产的青红茶。和雪茄王国的ゼッツ伯爵领地产相比也不逊色的一级品哦】

回应希斯蒂娜公主褒奖的,是蓬松头发的千金。

她是齐沃克王国第二公主,名为库琉,身为王族,已经21岁却还是单身,是童颜巨乳的美女。穿着白色的礼服,胸部与娜娜相当。

另外,与娴静的氛围相反,是37级的魔法剑士,持有单手剑、盾、冰魔法等技能。

被外表欺骗的话,会被她抓住空隙的吧。

【淡雪殿下真是眷顾ルモォーク啊。招待他国的客人的话,应该拿出本国的藻茶不是吗?】

【ガヌヌ将军——】

宰相开口告诫肌肉结实的红发将军。

看来,库琉公主就是淡雪姬。

是雪加王国的谍报员说的需要注意的人物。

另一个军人一直观察着这边,完全不开口说话。

大概,他就是那位“冬将军”了吧。

黑发、似乎没有干劲似的军师类型的军人、似乎很适合贝雷帽的29岁的男性。

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样子,一边喝了口茶。

茶很好喝,茶食的点心洒满了砂糖,看上去很甜的样子。

这个国家甜食党比较多吗,宰相也好,红发将军也是,很美味地吃着。

【潘多拉贡子爵讨厌甜食吗?】

【不,非常的好吃】

【但是似乎并没有怎么吃呢】

【不,正在感叹这个国家的点心真是像新雪般美丽】

【呵呵,子爵真会说话】

对女王的追究用适当的借口躲避。

在无表情技能的帮助下挂着营业性笑容,把甜过头的砂糖点心送入口中。

啊啊,咋哩咋哩的。虽然不讨厌甜的东西,但这很痛苦。

【对我们旅行的人来说,除了美丽就没有别的了,但是对在这儿生活的人来说,雪很糟糕吧?】

【持续下雪的话在山村里生活的民众们别说狩猎了,连照看家畜都很辛苦】

塞拉以我的话为引子,故意改变了谈话的方向,然后我继续下去。

【我、我国的国民们已经习惯冬天了,请您放心吧】

【传闻说历年未曾有过的冬天在持续着——】

对于宰相的借口,塞拉咬住不放。

【呼呼,塞拉殿下真是温柔呢。冬天在持续的事妾身也是知道的,所以宰相也命令税金和赋役全部免除了】

【是、是,陛下。申请援助的村里,粮食援助也去了】

在女王的援护下,宰相如释重负。

唔,税金和赋役的话没有听闻,至少粮食援助什么的没见过。

【陛下和宰相殿都太天真了!自身努力不足啊!税金和赋役免除了的话不管多久战争准备都无法完善。聚集好兵力的话就算不依赖这冬天……也能把可恨的コゲォーク王国的人赶走给你看】

【——ガヌヌ将軍!】

宰相告诫着红发将军的失言。

果然,这个国家的“冬天”是人为的,这样认为比较好。

黑发的冬将军氏浮现出了为难的神情,但发现了我的视线把脸转过去了。

和红发将军的理由不同,但他也认为用“冬”来防御邻国侵略的现状是不可取的样子。

【佐藤大人,请多告诉我一些雪加王国的事吧】

【王都都流行着怎样的礼服呢?】

【看到了赠给女王陛下的翠绢,非常的美妙让人感动啊】

【佐藤大人去海边游览了吗?】

【书上写着沙漠有沙之海,是真的吗?】

和女王们的会谈结束后,被邀请参加舞会,我被贵族千金和公主的质问围攻了。

不管是哪个女孩身上都穿着高价的礼服,带着漂亮的装饰品。

和民众忍受饥饿的痛苦相比,贵族们的情况相当不错。

因为塞拉和公主去了当女孩们的对手,所以我终于可以好好享受聚会了。

话虽如此,这是让人不认为是乡下小国举办的豪华宴会。

采用立食形式,料理摆在桌上,在下町没见过的款待排列着。

稍微试吃了一下,像是当地料理的酸奶牛蒡胡萝卜鸡肉卷,与薄饼类似,搭上酸甜酱一样的东西非常好吃。

其他的都像是雪加王国的料理下位互换一样马马虎虎的感觉。

不仅仅是因为素材的新鲜度,厨师自身也给人不习惯这些食材的感觉。

【我国的料理怎么样啊,子爵殿,】

单手拿着葡萄酒来搭话的,是之前迎接时说着我的闲话的公爵长子。

【很豪华啊。特别是这道料理非常出色】

【キウォーク鸟的牛蒡卷啊,相当土气的口味啊】

出乎意外的友好,所以赞扬了这个国家的料理,但被认为是“土气的料理”了。

他似乎不喜欢自己国家的料理。

【诶诶,虽然朴素但实在是美味。到了过会想要向厨师致谢的程度了哟】


【是、是吗】

可以的话,能告诉我食谱和烹调的诀窍之类的话就最棒了。

听了我的回答,公子脸上的恶意消去,点了点头。

或许,把我的话当成挑衅了呢?

【在这种地方啊,子爵殿】

用粗犷的声音呼喊着的是拿着单刃曲刀的红发将军。

脸有些红,呼吸带着酒气。似乎喝醉了。

【我听说了子爵殿有着数个自豪的军功,希望能作为我剑舞的对手展示出您的武勇】

红发将军把入鞘的曲刀投给我。

像配合着时机一样,他周围跳舞的人们后退,让出空余的地方作为剑舞的舞台。

ご丁寧な事に、オレと赤毛将軍が剣舞を行うと吹聴して回っている。

事到如今拒绝剑舞是不可能的。

环顾会场收集情报。

女王就像带着能面面具一样无表情,所以看不出她的心情、宰相冬将军二人和几个似乎有能的贵族露出苦涩的表情、淡雪姬和大多数贵族看上去非常高兴的样子。

只听声援就可以知道,红发将军在军人和富豪贵族间很有人气。

在会场柱子的阴影里,看到了在偷看的洁娜桑和卡莉娜小姐二人欢欣雀跃的表情。

塞拉和公主也一副【干掉他!】一样的表情。

——这不是决斗,而是剑舞哟?

“锵”的一声,乐团开始演奏雄壮的曲子。

是因为听惯了米娅演奏的曲子吧,总觉得这个乐团很拙劣的样子。

【来吧,子爵】

【请手下留情】

红毛将军拔出曲刀,另一只手拿着空着的鞘。

红发将军似乎是二刀流,用鞘来代替盾使用。

——锵锵

一起挥出二刀,我配合着曲子,用曲刀接下。

刀刃很薄的缘故吧,接下时的声音很独特。

锵的一声,在地毯上滑倒,接下了二刀,然而和红发将军横转而来的二刀猛烈撞在一起。

配合着他调整姿势的时机,曲刀,锵地和他的刀有节奏地打在一起。

因为是剑舞,所以尝试了下脱离实际的夸张动作,但红发将军不以为然。

【你、你这家伙!】

像动画“归来的国王”里的拔刀跳舞一样跳了,回去之后让亚里沙评分吧。

至少,在会场的千金和女仆们给予了好评,所以这样就好了吧。

途中不仅淡雪姬,连女王陛下也兴奋地看着,杂耍了也有意义吧。

曲子结束时红发将军连呼吸都快要停下一样。

用对兽娘们的基准来对应他,似乎对他来说压力有点太大了。

是你自己说要剑舞的,所以快停下那个看着仇敌一样的眼神。

【极好的余兴,ガヌヌ将军和潘多拉贡子爵都是代表国家的刚强者。给予你们奖励】

女王赞赏我们二人,赏赐我们嵌入冰石的手镯。

虽然不是魔法道具,但有着相当的价值。

ガヌヌ将军是女王的信奉者吗?一副已经完全忘掉了我的事的表情,接受了手镯,感激着。

无声无息地走近了的女仆递出放着装有蜂蜜酒的酒杯的盘子。

把拿到的蜂蜜酒喝干后,把空着的酒杯还给她。

蜂蜜酒里放入了迟效性的麻痹毒,所以标记了酒杯和女仆。

另外,在麻痹状态下依然可以使用魔法栏里的魔法,所以即使异常状态系药物抵抗失败了也没有威胁。

【子爵大人,稍微打扰一下可以吗?】

【当然,没关系】

我对向我打招呼的把兜帽拉到眼眉的鼬人族商人还以微笑。

雪之王国4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