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24 雪之王国(5)

砂糖得死。以前银河战争的动画流行的时候,朋友间曾流行着把白兰地加入茶里的饮料。不过,很快就变成只喝白兰地了。

【总是戴着那个毫无风趣的兜帽的吗?】

【请宽恕。这是因为这个国家里有很多不喜欢我们野兽一样的脸的贵人】

在和鼬人族的商人一去往舞会外面移动的途中,质问了一下他那戴到眼眉的兜帽,他这样回答了。

那个奇怪的口音突然变正常了,因此稍微注意了下,发现是戴着翻译戒指的原因。

和ルモォーク召唤的日本人们的翻译戒指是同一种类的吧。

和暖和的舞会会场不同,这个寒冷彻骨的石头回廊是即使是健康的人也会在半小时以内感冒的地方。

回廊的对面有可疑的人在做着什么。

在这种地方待机,暗杀者也是辛苦了。

【请看那】

在回廊的途中停下的鼬人族的商人,用手指着玻璃小窗外。

窗外的是雪景。

看到了被冰雪覆盖的齐沃克王都的湖泊。

在湖中央的有紫水晶般的岩石——不,塔一般的东西生长着,从中漏出淡淡的光。

多亏了“望远”技能,我能清楚地看见,普通人的话只能看到微弱的紫光吧。

从回廊石柱的影子里听到了微弱的声响。

快要看得见的袭击者似乎快要袭击过来了。

【想让我看的就是那个紫色的光?】

【是的,那个发光的塔正是——】

在商人说话的途中把他撞到一边,把以我们为目标的凶器用注入魔力的围巾的一闪弹飞。

【怎么可能!】

【居然七发都被弹飞了】

为了让这边看到似的,袭击者们从柱子的背后现身了。

袭击者的5人架起了带毒的小剑。

风帽戴到眼眉的身姿,看上去像是鼬人族的样子,但AR显示里面的是老鼠族的男人们。

所属是——

【潘多拉贡卿平安无事吧!小子们!贼人们一个也别放过!】

【【【噢!】】】

从回廊的对侧,红发的加鲁鲁将军率领着士兵们在好得异常的时机现身了。

明白不利的袭击者们,企图从侵入时使用过的回廊柱子背面的洞逃跑。

因为已经全都标记,所以不管逃去哪都是一样的,但是去抓的话太麻烦了,所以投出飞石使得袭击者的一人倒下了。

【把这家伙带到地牢里去审问吧】

红发将军带来的士兵把倒下的袭击者绑起来带走了。

哎呀,这样下去就糟了。

【潘多拉贡卿,没有受伤吧?】

【诶诶,我没事】

带着假惺惺的笑容,试图遮挡我投向袭击者的视线的红发将军点点头。

【等下,我有事找那个男人】

【潘多拉贡卿,接近贼人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为了叫停把袭击者带走的士兵而踏出一步,但是被红发将军打断了。

【这类的暗杀者使用着暗器之类的道具。您是我国的贵宾,有被加害的可能性】

【原来如此,说的是呢——】

我弹出手中的齐沃克半铜币,将袭击者的兜帽揭开。

【——还以为是鼬人族呢,原来是鼠人啊】

我做出爽朗的笑容这样告知。红发将军一脸想说“唔唔”的表情,挤出了【这样啊】的话。

那么,关于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袭击事件——

袭来的鼠人们是齐沃克王国专门处理脏活的亚人部队。不过,普通的鉴定的话是犯罪工会所属的样子。

之前“自由之翼”那群人也做着同样的身份伪装。

接着,用地图进行检索,发现地下牢里有濒死的鼬人数人。

从这里开始是推测的,恐怕之后是由红发将军捕获袭击者,再杀害被囚禁的鼬人,最后声明袭击我的未遂犯是鼬人族这样计划着的吧。

红发将军的目的应该是把鼬人族们从王国赶出去,获得冰石的全部权利,或是结束“冬天”使战争再开吧。

顺便帮助因麻痹毒而动作迟钝的我来卖人情也说不定。

另外,递给我麻痹毒酒的女仆,现在正处于晕倒状态被监禁在贵族街的一角。

在老好人般插手多管闲事之前,先把该做的事做完吧。

我向腰都吓软了的商人走去。

【那么,让我听听吧,那座塔有什么——】

 

【踩到加鲁鲁的龙尾的就是你吧?】

【我什么也没指示。而且,我也不认为那个子爵会中这种儿戏般的当】

【啊啦,相当看好他呢?】

【刚成人的平民,不仅得到大国的爵位,更是攀登到中央副大臣的位置。小看这样的人什么的,那是愚者才会做的事】

偷偷潜入冬将军的房间,听到了目标人物和淡雪姬的对话。

【本以为你是想让“冬天”结束的,难道是我想错了吗?】

【向女王提议利用“冬天”的可是我呀?虽然知道这是个舍弃边境村庄的愚策,但也没有别的可用的策略了】

冬将军自嘲地对淡雪姬说着。

【我国的军队太脆弱了】

淡雪姬这样嘟哝着站起来。

【“冬天”不结束的话,这个国家是谈不上战斗的。反正都要在这样的冰雪中凋落的话,试着笼络子爵让他带去正在战争中的国家看看如何?】

【雪豹和喷进狼不满意吗?】

【已经厌倦了。我想为了世界的和平与魔族战斗。就算不能成为勇者的侧近,至少也想成为与雪加八剑相当的武人】

本以为是更加享乐主义的人,淡雪姬似乎有着令人意外的目标。

冬将军沉默着,送出想要挽留般的视线,但淡雪姬耸耸肩离开了房间。


冬将军带着忧郁的表情,喝着加了甘芋烧酒的藻茶。

【……“冬天”还能继续抵御敌人数年。コゲォーク王的话,一定能够找到在雪中进军的手段的吧。在那之前准备好使用冰石的武器的话……】

【不可能么?】

【……陛下】

和淡雪姬出去时不同的门被打开,穿着黑礼服的女王进来了。

期待了一下性感透明的衣服,但却是胸前很老实的实务用礼服。

【贵族们浪费的份都回收用于开发的话,5年左右就能准备好定额的武器了吧,但现在这样下去的话——】

【不可能呢。现在否定“冬天”的贵族依然很多。停止用钱财拉拢他们的话,下一任国王的纷争激化,到那时开发费更是没法谈了】

女王将甘芋烧酒倒入杯中,以优雅的举止喝光。

【コゲォーク王停止侵略的话就简单了——】

【不可能呢。从这个国家吹过去的冷风,使得他们国家的草原枯死了。在“冬天”更加加速这件事的现在,コゲォーク王更是不可能放弃了】

——唔?

这个国家的温度年中春天以上之后,和邻国的纷争依然不会结束么?

【真的完全没办法了吗?】

面对女王的质问,冬将军沉默了。

不回答【没有】的原因,是他的自尊么?还是说——

【并非如此。但是,这样的话潘多拉贡卿的帮助是不可或缺的】

【说来听听。只要是妾身能做到的,必将竭力而为】

【湖中封印的魔族,拜托他和他的家臣们去讨伐】

——湖中封印的魔族。

这件事是刚从鼬人族的商人那儿知道的。

为了维持这个魔族的封印,这个国家的冬天变长了。

魔族漏出的瘴气使得湖里的藻类变成了魔物、紫色的封印塔的周围聚集的冷气生成了冰石。

商人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原因,用他的话来说是【为了确保利益】

已经确保了足量的冰石,又害怕这个异常高产的体制会使得价格跌落,因此想要借第三者的手来结束它。

相当自说自话,不愧是鼬人族的商人。

【湖中魔族的歼灭成功的话,这个国家保持常春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嗯,稍微有些困难,但不让冷气流向邻国程度的温暖是能做到的吧。虽然没有コゲォーク王国会停止侵攻的保证,但有考虑的价值】

在我考察的期间,话题依然在继续。

【好吧,用我的魅力笼络子爵给你看。等着好消息吧!】

女王边说着次回预告般的发言边离开了房间。

感觉会发生诸如淡雪姬在我的床上等着之类的事,放着不管就好了吧。

我则是“kon kon”地敲着门,连将军的回答也不等直接进入房间。

【晚上好,将军阁下】

【欢迎,子爵殿。能帮忙打倒吗?湖之魔族】

本想着说明应该会很麻烦吧,但冬将军似乎已经发现我之前在偷听了。

【如果能约定在“冬天”结束时将王国持有的冰石库存的一半作为报酬的话】

【了解了。用这条命来保证必将得到女王陛下的许可】

提出了相当高的价格,但立刻就答应了。

封印在湖中的魔族,作为中级来说是相当高级的50级。技能有「灰化」「下僕召喚」等。这个「灰化」是「石化」的灰版本。

在准备要用冬将军倒满的酒杯来干杯的时间点,门被粗暴地打开了。

【将军!コゲォーク王国军突破了堡垒的报告!】

【什、什么!马上过去!子爵殿,失礼了】

听了士官的话后冬将军匆忙地离开了房间。

相当、波澜万丈的国家啊。

——加油啊、冬将军。

 

 

 

【踩到加鲁鲁的龙尾的就是你吧?】。 应该是【让加鲁鲁踩到龙尾的是你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