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四卷 web版试看-14-15 波路亚哈鲁特(2)

4.14 波路亚哈鲁特(2)

我是佐藤。missing link这个说法曾经流行过。(然后我果断被干了一波……就像开场就被人BG修脸一样,完全翻不出来)当時はリンクを指輪(リング)と勘違いしており、友人と話したときに恥をかいた事がありました。(我猜一下吧:和朋友聊天时把link和戒指给弄混了,当时觉得十分丢脸)

据说这个词指的是事件缺乏连续性的现象呢,不过在日常生活中一般不会见到吧。

“右,再向右~?“

在波路亚哈鲁特市政厅的旁边的广场,小球打折旗语指挥着我们

明明刚才还在旁边呢,真是快啊。

遵从这个指示,穿着飞行服的布朗尼把飞空艇停在了广场上

在市政厅,穿着工作服的矮人们就像看到了什么稀罕物一样探出头来

因为身材略宽的人占多数,所以看起来很像麻雀站在电线上呢(这么翻译好吗?)

”好久不见了,红龙卿!“

”彼此彼此,久疏问候“

我和亲自出来迎接的市长多利亚路先生握着手

多里路亚先生的秘书,也是他的女儿羞羞丽小姐也跟他在一起

”什么!卡洛哈鲁!你怎么会!“

”呀,羞羞丽,你惊讶的脸也很漂亮呢,很想和你在空中约会一次啊“

”既然,是卡洛哈鲁的话“

面对自然而然的说出美男子(牛郎—……小白脸……这是我自己加的,其实直接翻译成少女杀手是不是更好呢?)般台词的加洛哈鲁先生,(下面含一句有50%脑补)羞羞丽小姐的反应既没脸红也没害羞

之前在魔法商店见面的时候,像姐姐那样对待加拉哈鲁先生的羞羞丽小姐,在半年中心境也没什么变化啊。

用艾丽莎的话来讲,羞羞丽好像被分入”会被没用的男人吸引,可靠的职业妇女“这一类

”主人,土特产运到哪里比较好“

”master,请下指示“

听到了推着装着土特产酒桶的丽萨和娜娜说的话,多里路亚先生去确认卸货的地方了。

艾丽莎在酒桶前面用其妙的可爱的声音说了“ta~ru”(别吐槽,这个梗实在查不出来),虽然很有趣但是因为平常她就喜欢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所以这次就忽视了吧。

 

 

“我赢过的韩国选手,基本都退役了,你像nada,曾经被哥干死,然后就一蹶不振。这次如果我赢了flash,flash会不会就此退役啊。” ——F91

仅以此段文字祭奠已经远去的教主李永浩桑苏

接下来就是我们炳粉的时代了……火舌图腾总司令!自带一负总司令!14连败总司令!

今天黑狗哥

狗哥面如死灰!狗哥阵型很差!狗哥且战且退!狗哥进退维谷!狗哥无路可逃!狗哥被追猎跳脸!狗哥虚空爆敌!哎呦!狗哥居然打赢了!

————————————————————

 

————————————————————————

“啊!波奇,那个箱子不一样”

“不一样?”

正打算把装了酒瓶的木箱运走的波奇停了下来

“卡洛哈鲁先生,这里面装的是送给卡洛哈鲁先生土产,方便送到您的店里去吗”

“这可真令人感激,(下面翻不出来了)前に戴いた酒のお礼もまだなのに悪いね”

“等等,卡洛哈鲁!卷轴工坊的事你没有感谢吗?”

咦?这是哪一出?

“对了,之前想写一封信的(又是猜的),你从西蒙子爵那里听过吗?托你的福能定期的购入越来越受欢迎的‘焰火’卷轴,之前门可罗雀的卡洛哈鲁魔法店现在是需要雇员才能运转的盛大场面啊。”

并没有特别的插嘴,不过似乎卡洛哈鲁先生很想跟我聊公都的卷轴工坊。(请求校对君火力支持)

大概,跟工坊的姜克先生认识了吧

“真的是多亏佐藤先生保佑,不用担心有一天卡洛哈鲁魔法店倒闭了”

“太无情了,羞羞丽,在作为幸运女神的你的注视下我的店不可能倒闭的”

用温暖的眼神守护着像夫妻一样对话的两人,这是多利亚鲁先生过来打了个招呼

想要面见多哈鲁先生的请求好像被接受了

——————————

“神金!”(看过这里的原文就知道为什么我会把之前的翻译成奥里哈鲁根,因为这里的是汉字而之前那一章用的是假名,所以我果断选择了曾经老天堂2玩家都知道的一种翻译法……我靠这玩意挣了第一桶金)


在多哈鲁老人的屋门外,在我拿出奥里哈鲁根铸块的一刻,门外窥视的矮人工匠们发出了被震惊的声音。

“干什么呢!一群偷窥蠢货!”

“对不起,老大(应该是指的比自己长一辈的,但我不清楚怎么翻好)”

对着正坐成一排的矮人的脑袋,多哈鲁先生依次敲过去

“不好意思,太吵闹了”

“没关系”

让矮人们正坐之后,多哈鲁老先生回到桌子边,拿起了铸块。

“这个神金……也不是一般的神金啊”

多哈鲁老先生从各个角度打量着铸块

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难道这还存在等级?

“肯定是用相当高等的源泉之力才能铸造出来的,仅仅是拿在手里便能感觉到精灵的祝福。”

这个只用了红币——贤者之石和炼成素材简单的就冶炼了出来,不过因为多哈鲁老先生和矮人工匠们激动得流下了泪水,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神金的话,平常冶炼秘银的设备肯定排不上用场啊”

多哈鲁老先生凝视铸块的眼神不知不觉间凝重了起来

好,现在就是用“还有这东西”的气势拿出奥里哈鲁根的铁砧和锤子的时候了

“多哈鲁先生?”

“好,佐藤,跟我来”

那个——

多哈鲁老爷子和ズシャッ突然站了起来,叫上我

“羞羞丽,叫多利亚鲁过来,准备进行献祭锻造(这句也是猜的)”

“是”

献祭锻造?

多哈鲁老爷子嘴里冒出了陌生的词呢

“老爷子,献祭锻造是……”

“对了,还有多利亚鲁快退休了,羞羞丽的丈夫也该定下了”

多哈鲁老爷子此话一出,以撒路西先生为首的矮人锻造师们先是短暂的停了一下,肌肉开始抖了起来

果然,羞羞丽小姐在矮人男性中很受欢迎啊

“佐藤,之前我也问过你,真的不打算和羞羞丽结婚吗”

“对不起,因为我们种族不一样”

对高等精灵亚洁的求婚被束之高阁了,也是因为种族问题呢。

虽然有些懦弱,不过身为大人还是要有些权宜之计。

“……对了你的确不是矮人”

老爷子就像吃了竹枪的鸽子一样两眼圆睁,嘴里嘟囔着。

好像忘了我的种族啊……

 

————————————————————————

“无法避免了吗,如果没什么继承人的话技术就失传了啊。(总感觉不太通顺,原话是‘跡継が生まれなければ技も伝えられん’)”

多哈鲁老先生短短的手臂交叉抱在胸前,脸上尽是为难的神色。

多里路亚先生和羞羞丽小姐吵闹着跑了进来。

“多里路亚!谁是羞羞丽的丈夫!现在决定!”

"丈、丈夫吗,父亲?"

“祖、祖父大人!”

听了多哈鲁老先生的话,多里路亚先生和羞羞丽小姐一起惊恐的提高了声音

对着踌躇中的羞羞丽小姐,先恢复了冷静的多里路亚先生用和善的声音问道

“羞羞丽,你有意中人吗”

“这——我……”

正打算回答的羞羞丽小姐,却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想她现在打算说出卡洛哈鲁先生的名字吧。

“多哈鲁先生,请问羞羞丽小姐的丈夫一定要是锻造师吗,还是说要有市长的器量呢?”

“那个都不需要,只要能强壮到打到ワシ(好像是鹰,但是我没太大的把握)并能带走羞羞丽就行。”

好像的确符合矮人的价值观啊。

从这点来看的话,卡洛哈鲁先生这种绣花枕头走远了啊

这么说起来的话,似乎耿直的撒西路先生更般配些呢

一时间,沉默支配了这里

“已经不能再等了,过一会就找几个合适的年轻人过来相亲”

因为羞羞丽迟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所以心急的多哈鲁先生就这样把话题推进了下去。

“献祭锻造的话,ワシ与佐藤、多里路亚、羞羞丽这四个人——然后是锻造师一人,还有魔法师一人。锻造师的话撒西路,你过来。”

“是!老大!”

被多哈鲁老爷子叫到名字的撒西路先生双手高举发出喜悦的喊声。

周围的矮人们纷纷用拳头捶起了撒西路先生,作为对他的祝福也是对发泄他们的嫉妒。

变得浑身鲜血的同时,一边笑着一边反击回去的撒西路先生真的有点可怕啊。矮人的祝福是个相当暴力的东西


“然后是魔法师,不过……应该从唐和哈恩兄弟俩间选一个吗”

“父亲,这两个人都是比较冲动的人呢”

多里路亚先生在多哈鲁老爷子作出决定前制止了他。

“这里用别的魔法师比较好。在献祭锻造中魔法师因为作用比较特殊,不仅仅要擅长魔法,算术也要好”

“如、如果这样的话,就请卡洛哈鲁先生吧,正好他也来市政厅了。”

羞羞丽小姐没有浪费多里路亚先生的助攻。

“这样吗,那就好”

多哈鲁老先生似乎发现了两个人言语之间所流露出的不自然的地方,不过他本人似乎不在意这件事,便轻易的同意了。

老对手的登场使得撒西路先生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但是他是不会对多哈鲁老先生的决定提出异议的。

“喔,热气呼呼的喷了出来啊”

“这、这是去最里面的房间的路吗”

从吊桥上俯瞰着桥下方散发着红光与热量的岩浆,撒西路先生和卡洛哈鲁先生嘟囔着。

这里是波路亚哈鲁特市的地下深处,是与地图上区划不同的城市核的所在地。

在那之后,用冷水做了禊礼之后,所有人换成了白色的锻造服。

通过吊桥,走下长长的石头台阶之后,我们向着岩浆河正中的沙洲继续前进。

到了那里的日式神社,不过那个院子里有结界张开着。

“领主多哈鲁,请将进入的许可授予代理人多里路亚以外的同行者”

“啊!将许可授予佐藤、羞羞丽、撒西路和卡罗哈鲁四人”

“明白了”

多哈鲁先生回应着从城市核发出的声音。

保护神社的结界被解除了。我没在多哈鲁老爷子的带领下进入了神社。

是已经看惯了的城市核之间的样子。不过这个与别的还是有着些许不同。

可以看见多少有些日式风味的神社中有很大的窗口(总觉得应该是天井),岩浆中的气泡从那里浮起。(这句话没什么把握)。

“我们马上开始进行献祭锻造,做一下准备”

“明白。请提名下一任领主”

“是多里路亚”

“登记预约完成。请提名下一任领主代理人”

“嗯,多里亚路(我刚刚发现我前面的都翻错了……凑合看吧),提名”

“sh、是。指定羞羞丽为下一任领主代理”

“预约登记完成,将显现献祭锻造的工具”

蓝色的水晶做成的铁砧和几个蓝色的锤子还有钳子出现在了都市核之前。

这好像是魔力物质化形成的东西。

这次可以在我支配的帕里翁沈国的城市进行这个实验啊。

“好!多利亚路和卡洛哈鲁去那边负责操作板,操作板的操作决定了能否加工比秘银更硬的神金(含有一定的脑补,意思应该对)。多利亚路,交给卡洛哈鲁怎么用。”

“是!卡洛哈鲁君,你我责任重大,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做的到。我要向父亲展示没有什么是算术做不到的!”

“是,老师!”

也许多利亚路先生和卡洛哈鲁先生很合得来呢。

“佐藤,在妖精剑之后还打造过别的剑吗?”

“是的,锻造过”

“把它拿出来”

因为不能拿出圣剑或者是魔剑,所以从背包中拿出了大马士革钢所打造的刀(是不是可以翻译成乌兹钢刀啊)展示给他。

虽然不能把迷宫下层的邦先生所传授的刀匠的极艺传达给他们,不过这依然是能让我相当满意的杰作。

“相当的,令人……”

“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凝视着这把刀,多哈鲁老爷子暂时陷入了沉默。”

“撒西路,你来打辅锤。”

“是,老大”

撒西路先生满面笑容,啪啪的拍着自己的胸。

“佐藤,来读这边的卷轴。能读懂矮人语吗。”

(下面这话我实在是看不懂,也许需要懂发音的人才能看明白)

除了parari卷起以外与精灵语还有妖精语没有什么区别。

悄悄地使用了术理魔法《翻译》,补正了一部分语言上的差异。

“不要紧”

“是么,交给你了”

读着读着我被震惊了

——这不是矮人不外传的秘法吗!

让外人看到这个是什么意思

“多哈鲁先生,这个不是应该是我等不能阅读的卷轴啊。”

“没关系,这被来就是给最强的——不,是拥有最强想象力的锻造师准备的。无论是ワシ(大概是伊格?)还是撒西路都没办法想象出超越圣剑的剑。但你所打造的剑,ワシ可以感受到这些”

确实,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有我合适。

无论如何,我是知道超越圣剑的剑,所以——

“准备好了吗”、

““是!”

‘大家一同回应多哈鲁老爷子。


“开始融化操作”

“确认半流体花,工作倒计时5,4,3,2,1”

多利亚路先生和卡洛哈鲁先生用操作盘工作

铁砧上面的铸块开始变得红热,变形

“献祭锻造,开始!”

羞羞丽小姐发出信号后,多哈鲁老爷子和撒西路先生开始锻造剑身。

我带着环装的道具,负责在神座这个地方想象最强的武器这个任务

但是,并不是像游戏或者动画一样,随意地去瞎想。

就像刚才看到的书中那样,按照理论构成魔剑的回路。

这么想的话,我的工作就是在脑海中为这把剑构筑相应的魔法回路吧。

而且,似乎是由多利亚路先生这样的魔法师来完成这个

那么,开始想象——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把连神都能杀死的神剑

那个黑色的刀刃

“嘿!”

“哈!”

多哈鲁老爷子和撒西路先生灼热的吼声和锤打奥里哈鲁根的声音四处回荡。

我完成了魔法回路的具现化

但是好像追求太高,快要成为一把剑无法容纳下的愚蠢的规模了

同时疑问浮现了出来。

世世代代的矮人都在重复着这样毫无道理的工作吗

——没?

从没见过的魔法回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这是都市核或者更早的龙脉所积蓄下来的知(程)(代)识(序)(码)库(前面连续两个括号的,前一个是作者写的,后一个是我有感而发)吗?

我从积蓄的知识中,挑选出符合我想象的回路。

这简直不是由人类之手所编织出来的精细回路。

仿佛一个比特都没有浪费的Z80时代的艺术品级的程序。

“非常、非常的厉害啊,羞羞丽!”

“是啊,多美丽的算式啊”

“你们两个,集中干好自己的事,有一点点的计算错误,整个剑的品质就会下降!”

“是”

稍微的听见了演算辅助组的三人的声音。

如果这样的话,可以做出一把媲美神剑的剑呢

————不对

否定我想法的言辞浮现在了脑海里。

说是有什么不对吧

——不对

这是从今往后所完成的最强的剑

——不对不对不对!

头脑中的声音像警报一样想起

浮现在眼前的蓝色的光辉,在多哈鲁先生身边形成剑的外形的金色的奥里哈鲁根,包围着房间的红热的岩浆

——是这样吗?

内心深处生成了一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答案

--

献祭锻造工作结束,请进行命名

都市核的声音打破了静谧的气氛。

“这、这个——”

“多么美丽啊!”

“好、好厉害,比以前看到的勇者的圣剑都要充满力量”

撒西路先生、羞羞丽小姐和卡洛哈鲁先生一边凝视着完成的剑,一边赞叹道

“父亲,恭喜恭喜”

“是啊,多亏了你们和佐藤的保佑”

多利亚路先生支撑着用尽了全力的多哈鲁老爷子。

“佐藤,试着往剑里注入魔力吧”

“是”

我接过拥有奢华的细长剑身的剑

外表上来看是和神剑外形一模一样的金色的剑

慢慢地注入魔力。

健身啪的亮了起来

“蓝光?圣剑?”

“不,也发出了红光”

“魔剑吗?还是圣剑?”

周围有些动摇的言辞传达到了我的耳朵

增加注入的魔力的量。

虽然相当有气势,但是魔刃和圣刃都没有出现。

红蓝两色的光互相缠绕,交织成一个颜色。

“是紫色的光!”

多利亚路先生的喊声在神社中回荡。

那个时候,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矮人们像火一样旺盛的热气”和“像永冻之地一样让人联想到死亡和毁灭的神剑”的不协调感。

因此我并没有想象神剑,而是试着想象“打破神剑那样的剑”

于是就完成了这一把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神秘的剑。

“命名,圣魔剑(只有双属性才够biger吗)——”

圣魔剑吗。相当微妙的名字啊。

感觉应该用本地地名或者是多哈鲁老爷子的名字啊。

“——红龙”

咦?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我手上取走剑的多哈鲁老爷子,把剑插入了城市核。

城市核上准确的开了一个孔

“圣魔剑红龙,献祭完成”

都市核的声音在神社中回荡

如果这把剑不留给自己用的话,为什么不起一个别的名字呢?

仪式结束后,我以外的人都休息到能走着回到地面。

在途中,多哈鲁好叶子告诉了我命名的理由。

“你的家名既是指的龙也是击败了龙的勇者的名字吧,不觉得那这个命名最强的剑非常合适吗?”


确实,记忆中在酒席间曾经提到过这样的内容呢。

此后,多利亚路先生作为新的领主就任,多哈鲁老爷子隐退。羞羞丽小姐的未婚夫候选人也在同时公布,波路亚哈鲁特进入了全市庆典。

公布的羞羞丽小姐的候选人有两名,就是参加了献祭锻造的卡洛哈鲁先生和撒西路先生。

在迷宫都市广受欢迎的小型飞空艇游览飞行在这里也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因为排队太久,一些人因为排队顺序问题打了起来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当然,因为小型飞空艇内的门是紧闭的所以没有出现问题。

就会持续了七天七夜,在此期间,我坐在多哈鲁老爷子旁边。一起陪伴我们的是人们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酒。

能直接麻痹舌头的酒有很多,不过因为身体的原因轻微的酩酊感外没什么不适,所以可以充分的品味,享受这种乐趣。

然后,要说一下在此期间我的伙伴们了

作为家庭中的一员,矮人女性通常只会在庆典的时候制作血肠,她们告诉了我如何使用动物的血来制作香肠,同时也告诉了我怎么用血肠来做菜。

艾丽莎的魔改香肠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孩子中广受欢迎。

肉食组的成员以把周边魔物收割殆尽的气势供应着肉类,这让参加庆典的人把她们当做神灵一样崇拜。

从波路亚哈鲁特出发的时候波奇作词米娅作曲,以“肉、肉、肉~”开头的《肉之歌》好像流行了起来。

据说还有小球大画家所作的《木漏れ日のハンバーグ》(原文翻译出来太长,所以不翻译了)也在波路亚哈鲁特的美术馆里展示着。

庆典结束之日便是我们像穆诺伯爵领(不知道为什么更喜欢这个翻译啊……你们以为我会承认我是偷懒直接摁空格出来的吗)出发之日。我注意到了一个问题,于是便请教了多哈鲁老爷子。

“多哈鲁先生,我们献祭的那把剑到哪里去了啊”

“传说是作为礼品送到了天界那里了”

确实,在传说中这个也叫做神的贡品。

这是多哈鲁老爷子的说法,都市和没有告诉我答案。

我注视着交流栏中出现的字符串、

在那里——

明确的写着“圣魔剑红龙”这样的文字。

——————————————————————————————

给神上的贡出现在你这里了啊,砂糖,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