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三卷 web版试看-幕间:约翰·史密斯

※是「幕间∶珍娜队的旅途(3)」后的内容。

※关于约翰没有记忆的观众请看「幕间∶转移者的受苦难」。

※2015/8/17错别字修正。

在泽茨伯爵领地跟敏特和莉莉欧等人分别了的我,与沿着街道纷纷往王都方向前进的难民们一起走着。

想着在那里能完成目的吗,不过——。

「没有介绍信的话是不会为你向那位大人通报的。赶紧滚回平民的城下町去吧。」

被以相当冷淡的态度拒绝了呢,被房子的佣人赶出来了。

这个房子的主人是魔法道具——尤其是制作义手和义足而有名的大师,我为了请他帮忙制作代替被那混蛋螳螂(译者:原文“カマキリ野郎“对应“马鹿野郎“,カマキリ是螳螂)吃掉的手,而来到王都。

「真实的,比执事服,军服与之更相称的大猩猩吗——」

我向着在厚重的门对面确认已经消失了身姿的大猩猩之后,一边骂着一边站起来

「介绍信的话也……」

我脑海中浮起认识的身姿。

教给我西卡国语的褐色肌肤的长耳族索塔莉,那家伙是个美人呢,不过,负责潜入工作的间谍应该没办法成为与贵族接触的引线吧。

第二人是普塔街(买西红柿那里,有一个独臂侠的小镇)的旅店老爹。因为那个大叔把我的蛋黄酱菜谱买下了,我才得以继续旅行下去。

那个老爹以跟街上的守卫是钓友而自夸着,但是大概是吹嘘之类的吧就不要期待什么了。

那么说来,那个之后,是与旅店投宿的女人一起旅行的事……

嗬,那家伙是最差劲的了,被(她)灌醉酒之后,差点被当奴隶卖了……啊,就是那个时候智能手机和记事本被贵族买了。※1

想起其他在灰鼠酉长国遇到的人们。

即使对那个戴着红色头盔的首领哥哥而言应该是统治阶级,距离又远,即使能拿到介绍信,在这个亚人被区分对待的国家能有多少用也不知道。(译者:不用找了,web里红盔帅哥已经领便当了)

我继续在塞琉伯爵领与雷塞瓦伯爵领顺序回忆。

即使那个被莉莉欧称为质朴系美少女的分队长大人也是贵族※2。那个家名不太好想起来(美女的名字都记不住,难怪你准备那么充分也当不成主角了)。

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要是经由莉莉欧拜托帮我准备介绍信大概能成了。

想起了在不可思议的遗迹沉睡的敏特的事了,不过,那个家伙「(我)不是贵族」的说着,依赖原本就很可疑的人是怎样徒劳※3。

确实,莉莉欧她们说是要去迷宫都市的。

我离开了打工的带住宿的创作料理屋,乘上了开往迷宫都市的公共马车。

在创作料理屋的老板要把女儿嫁给我作媳妇的挽留我(译者:送女儿也不要,果然是立志要当主角的男人啊),要成为料理的主人对我来说太勉强了而拒绝了※4

当说出要(把女儿)嫁给我的话时,脑内闪过莉莉欧的脸则是秘密(译者:那你为啥要躲着莉莉欧呢,因为她大嘴巴么)。



「一只手的小哥也去迷宫都市吗?」

「啊,稍微想跟认识的人见个面」

乘马车时坐旁边座位的小子向我搭话道。

「搭话的光环」有着能突破在我周围的埋没的强大社交力(译者:这里的埋没是约翰的固有技能,能让自己变成阿卡林,所以这里大概就是在吐槽着“居然能突破我的埋没技能,一定有着社交力超过53万的搭话光环”) ※5

「是吗,如果是想去当探索者的话还是打住吧」※6

小鬼以如释重负般的样子露出与年龄相符的笑脸。※7

见过莉莉欧之后,想在迷宫里赚点钱,不过那样的话题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我认识的人也很多都去迷宫城市当探索者之类,不过,一年半,三年后,就只剩下一人了」

「……吗,真严酷」

「啊,是很严酷的。但是我是不同的啦? 我是请街上的门卫告诉了我作战方法的。要是哥布林基本就是早饭前热身」

自信满满的是吧与「那样,努力」回话后,小子闭上了眼。

以刚才的小子的言词为折点,到达下一个城市为止的时间里,谁也没再向我搭话了。

「不要意思只能到这里了。从这里开始请走着去迷宫都市」

「哎! 这是怎么回事! 到迷宫城市的钱都已经给足了的?!」

「(这车刚被)太守大人征用了。死心吧」

同乘的男人和小子跟车夫肛上了,不过在这个国家里要颠覆贵族优先的规定是不可能的。

征用的理由大概是今天的白天(中午)的时候天空中那些看上去陨石群的原因吧。

同乘者们都很害怕,不过从闪光和声音到达的时间推算,事发的地点是一千公里以上的远方杞人忧天也好。

要是灭绝恐龙那种规模的巨大陨石的话,到时往哪跑都是一样的。

看着同乘者们还在(跟车夫)纠缠不下都腻烦了。

我让车夫腿还车费的差额后,就试着寻找去迷宫都市方向的货运马车。

幸运的是,一个小时不到,遇到了装饰着长枪的轴和斧子和劈刀的柄的纹章和装满丰富的木工制品的货运马车可以(给我提供)方便。

据说是因为迷宫都市周边树木好像很难成长,所以要从周边邻近城市进口这样的木工制品。

说不定是季节性的东西,不过去迷宫都市的以年轻人居多。

从初中生左右的小鬼到高中生模样的各种各样的家伙。

「今年想成为探索者的志愿者真多啊」

一边眺望着车夫样的行商人,一边与在街上奔走的穿着旅行装束的年轻人们搭话。

「——那样吗?」

「啊,每年的这个时期去当探索者的小鬼都是最多的,不过今年梦想着讨伐『阶层之主』而成为贵族因而上路(译者:读作出发写作上路的节奏吗)的家伙增加了吧」

原来如此,迷宫梦而非美国梦吗?

在考虑着这样那样的事情时马车就进入了被结界柱守护的村子,把马车停放在广场上,像是村长着装的人在跟行商人进行着什么交涉。

根据到目前为止在村庄的投诉经验来推测,应该是广场的场地和水井的使用费,以及柴火等燃料的买卖所在地之类。

这个货款虽然合共就大铜币数枚左右,但也好像是村子重要的货币收入来源。

行商人也通过贩卖钉子和软膏等村子中比较紧缺的生活必须品来减少支出。

我在行商人交涉的期间,在马车的后方看守着以防止盗窃。

根据行商人一路上的经验,在这样的村子中失窃的风险比较高。

据说是因为去迷宫都市的年轻人比较多的时期,王都的骑士团会在街道之间巡逻,所以盗贼之类的会远远的躲起来(译者:是远远的躲起来了呢还是躲到偏僻的地方犯案呢)。※8

在广场上,除我们以外的旅行装扮的年轻人也在为野营准备着。

虽说是准备,但也只不过是把披风铺在地上,而且还呼呼大睡,大概开始准备吃饭了吧,用炖干野菜和黑面包配粥的人居多了。

在这附近好像挺普通的,不过第一次看到炖黑面包的时候也感到吃惊。(译者:我连黑面包都没吃过呢)

「让你久等了。(准备)吃晚饭吧。今天也可以拜托约翰吗?」

「啊,交给我吧」

我到附近的井去打水,在行商人预先准备的灶上挂上锅。

如果有足够的资金真想把最初做的手动泵在各种村庄里普及呢。

在锅里的水开始冒泡时,投入杂粮和肉干是制作意式烩饭的基本,等到热水沸腾的时候把凝固的(速溶)调味料放入,香辣好闻的味道开始溢出。

其他篝火处的家伙流着口水的向这边投来怨恨的目光,但是这边也没有分给你们的余裕啊。

煮好之后将烩饭盛装入碗则是行商人的任务。

只有一只手真的很麻烦,一个人的时候都是直接就着锅吃的。※9 (译者:很多人两手健全都是这么干的)

「嗯,果然好吃呢。不打算把这个当作商品销售吗? 一定会十分畅销的」

「不好意思,不过,做这个太费工夫了」

像这样冷淡地拒绝来自商人的报价到底已经是第几次了呢。

虽然我也想批量生产发大财,不过我的资本实在过段不足(译者:少年你需要佐藤,他有钱)

如果跟谁合作的话没准还真能发大财啦,不过要是因为发达之后合作伙伴卷了钱跑了,那我可没有再找谁合作的心情了。(译者:少年,你确实没有看人的眼光,差点把你卖掉的女人你跟她一起旅行,不坑你的越后屋你敬而远之,还从不会害你的美女间谍身边逃跑)

听说王都的越后屋有购买各种新式创意的业务,但是我没有接近的心情。

但是以越后屋之类「时代剧中不道德商人的代表」起名的商会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商会。

传闻说以贵族们为(交易)对手都能开无双,首先肯定是拿着内政外挂的转移者或转生者了。

总归来说,未来是注定要与其对立的了,不过如果有能对抗的力量的话也想与其接触看看。※10



越过迷宫城市前的山脉,可以从荒野的对面看见迷宫城市和其背后耸立的光秃秃的山头。

在那群山连绵的对面,是看不到尽头的沙漠。

总算是不用抱着必死的信念登山了。

到山脚下时,渐渐地就变成微微出汗的气温了

真是的,这个世界的气候真是任性,都快要怀疑地球是不是真的是圆的了。

越靠近迷宫都市,气温就越是升高。

没法认为山的对面会是初春的气温。

「糟了,水壶空了」

「那当然了,以那个气势喝水。对面的休息室看上去应该有井」

「真的吗」

快要输掉喉咙的干渴了。

要是街道的话真希望能预先搁置自动贩卖机之类的东西。

真怀念在日本的时候。

眺望着头上飞过的飞天空艇想要努力忘记那喉咙的干渴。

……不行呢。那样辛苦的干渴哪有那么容易忘掉。

「那样的要死的样子的话,用那一带的培里亚果实润喉好吗」(译者:培里亚果实参看10-35-2)

「——培里亚果实?」

「不知道吗? 沿着街道生长着,叶子像针刺一般的东西。中间是连着细长叶子的果实,都是可以摘的」

我对行商人的话点头,在附近采摘那像芦荟一样多肉植物的果实。

照行商人说的把上端剪掉,然后用汤匙挖着里边翠绿色的果肉来吃。

「难吃」※11

「那么难吃吗?」

不但味道青涩而且微妙地酸。(译者:10-35-2里明明说这种果实相当美味的啊,作者吃书了吗,还是之前的翻译君搞错了)

像Natadecoco(高纤维椰果,又叫椰子凝胶,其实就是平时街边卖的椰果奶茶里的那种所谓椰果)一样的口感倒也不坏,不过不是能让人喜欢吃的东西。

吃太多会拉肚子,所以喉咙不再干渴之后就扔到路边的树丛中了。



次日,通过巨大石像守护的门后,我们进入了迷宫都市中。

我在正门前跟行商人分别后,想着说不定能遇到莉莉欧她们就向着西公会的建筑物前进。

「那个? 是约翰吗?」

「莉莉欧」

看来,我运气不错呢。

马上就遇到要找的人了。

「怎么了? 不是追着那个美女的屁股去王都了吗?」

「稍微有点事要找莉莉欧——」

我跟莉莉欧说了有关介绍信的事。

莉莉欧那家伙一边说着「大概不行吧,不过」的开场白后,就帮忙我介绍了分队长的玛丽恩蒂鲁小姐。(珍娜·玛丽恩蒂鲁)

「是介绍信吗?」

「啊啊,要是没有贵族的介绍信的话,就没办法制作义手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玛丽恩蒂鲁小姐的表情蒙上了阴影。

「对不起。我虽然是贵族家系,不过也只是,连要写介绍信也会被一笑置之的亲属。(要写介绍信的话)至少要是男爵爵位以上的贵族当家……」※12

——不行吗?

「连伊欧娜小姐也没办法吗?」

「我是男爵家的一族,不过因为是旁系。但要是写介绍信之类的话,会被本家那边叱责的。」

向莉莉欧的同事艳丽的战士姐姐搭话,被一口拒绝了。

可以理解,就像在现代的日本里,被拜托成为朋友的前男友的就职保证人一样。

「算你倒霉。你要是在佐藤先生出发之前来就好了」

——佐藤?

「那是什么人?」

「啊~那是——」

听了莉莉欧的话我就确信了。

那个家伙一定是转生者或者转移者。就但从玛丽恩蒂鲁小姐那里听到的内容(推测),在塞琉市里跟上级魔族硬肛的银假面勇者的真身,一定就是那个叫佐藤的男人吧。

年龄在15岁左右,黑发,跟日本人一样扁平的脸孔,从这些来考虑,肯定是作为勇者被召唤的人了。

沙加帝国的当代勇者是正树隼人,那佐藤就应该是被别的国家召唤的吧。

沙加帝国的长耳族密探索塔莉曾说过,跟我一样由小国鲁冒克召唤过来的家伙都是没有任何能力的,这样的考虑的话,那个外挂混蛋肯定是别的谁召唤的了。

忽然间,在我脑海里,想起了最近看到的陨石群和离开塞琉市不久后听到的「流星雨」的传言。

如果,如果,那会是佐藤弄出来的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召唤佐藤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如果是国家召唤的话,老早就用那个力量侵略全世界统一所有的国家了。

据说在大陆的东边和西边都是战火连天,不过,中央附近的西卡王国附近没有侵略战争的样子。

那么就应该是国家以外的谁召唤的了。

因为与魔族敌对成风,所以也不会是魔族或魔王召唤的。

……或许,召唤他的是神吗?(译者:果然是立志要成为主人公的男人,直觉真是准,可惜这个世界有佐藤)

我就算去想这些也没用。

玛丽恩蒂鲁小姐说要拜托佐藤帮我写介绍信,不过,我还是坚决谢绝了。

佐藤绝对是个外挂主人公系的男人。

他在的地方决定会有什么骚乱。(译者:柯南定律)

我可不想靠近那样危险的地方。(译者:可是,你还是躲不掉的)

而且佐藤的女人(译者:少年,你漏了个”之一“)——玛丽恩蒂鲁小姐也在这个迷宫都市。

将传说套用于现实是很危险的,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世界跟故事的亲和性很高,只要有她在,这个地区就是和平的。

如果有什么要发生,在她陷入危机前,佐藤一定会出现并把那些危险的事排除掉。

我以这个似乎不会被任何人支持的理由,留在这迷宫都市

当然,理由不只是那个。

「约翰,要一个人潜入吗?」

「啊啊」

「与我们一起潜入不好吗?」

「不好」(译者:就不能拒绝得委婉点么,活该当不了主角,看看人家砂糖的拒绝技巧)

我拒绝蓝色披风的兔人的组队邀请,一个人潜入迷宫。

我的目标是宝箱。

最近,在迷宫的浅层出现的宝箱里发现了用培里亚果实制作魔法药的配方碎片。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肯定是佐藤做的。

在这个迷宫都市聚集的传言中,佐藤先生是个「老实巴交的日本人」的个人形象来看,他的话,大概是在委婉的进行着类似寻宝的训练活动。

那个暂且不提,这个配方的碎片相当有魅力。

前几天,迷宫都市塞利里拉的太守发表声明说,找到魔法药配方的最后碎片的探索者将被授予名誉士爵的地位作为奖赏。

街上的传言由太守的腰包杜科力准男爵所主导(译者:这里的腰包是在讽刺杜科力准男爵对侯爵倾其所有的贿赂和讨好),贵族地位什么的就不要理会了,关键是让侯爵帮忙写介绍信。

我一边确认手制地图,一边一点一点的在探索区域中挺近。

当日往返真的相当辛苦。

虽说如此,在迷宫探索里独自一人露宿也太荒谬了。※13

迷宫探索本来就已经是一种消耗了,可以断言不能好好的睡眠是不能继续前行的。

差不多该要返回去的时候,通道的石碑开始闪烁了。

糟糕了,是涌穴。

我将臭玉往地上一摔,立马从这里脱出。※14

但是,稍微有点着急导致脚下有点疏忽。

在地面上放着的大石板上绊倒了,那个石板碎裂了,然后陷阱出现了。(译者:于是掉坑里了)

立刻捉住腰间的扎住的绳子投出,但是,绳子投出的部分被通道上的突出勾住什么的英雄补正并没有发生※15。(译者:虽然你已经做了好多准备了,但毕竟不是主角,默哀)

不是垂直的洞穴,是倾斜的斜坡,也算得救了

——我太好运了。(译者:不是主角的情况下确实已经相当好运了)

会那样想是好几天之后了。

我掉落的通道前方是魔物们出现的涌穴。

在迷宫都市的传言里踏入涌穴并得救的,在这100年里就只听说过那个佐藤先生的伙(后)伴(宫)们了。

遇到魔物的情况打不赢的对手就用潜伏技能回避能打赢的就是哥布林跟狼虫这样的对手慢慢的描绘出地下通路的地图.

这个地下通道往地底深处延伸的尽头,是被满满的蜘蛛网掩埋的大房间。

当然,在大房间的对面还是有通路的,不过正因为知道鲁莽突入大房间的哥布林们的下场,所以没往那边去挑(作)战(死)的心情。※16

万幸还有作为保险而带着的罐装蛋黄酱和小袋装的冰糖,然后在路上的墙壁裂缝中发现有微微渗出的水才得以延长寿命。

但是,差不多不妙了。

蛋黄酱在前两天就吃完了,刚才吃掉的冰糖也已经是最后一块了。

比什么都悲剧的是,在水源的前边混蛋螳螂像陷阱似等着,如果没法喝水的话,我的生命也就如同风中残烛了。

秘藏的子弹,也只剩三发了。

不过,即使用枪也很难把混蛋螳螂打倒吧

「啊啊……在这里被将死了吗」(译者:将死,象棋用语延伸来的网络用语,表示所有希望都破灭了,或是四面楚歌)

至少死在子弹上还比较有尊严(译者:“铳弾は尊厳死に”是美式丧尸片的经典,被丧尸咬了不想变丧尸就吞枪自尽,不作无谓抢救,以人的身份死去保有为人的尊严,这句话都是日语独有的字句,中文很难用短句译出那种味道)

「那个半死的家伙,还好吗?」(译者:看到“そこの死に挂けの君”的第一反应就是72家房客里的经典台词:斩头鬼,但普通话就是想不到合适的词)

——幻听吗?

「如果你能给我想知道的知识的话,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译者:砂糖兼职初代神龙了)

——是恶魔吗?

已经够了,就算恶魔也好了。

首先要解决这个干渴的问题。

「给我水」(译者:算你好命,砂糖比正版神龙服务更周到)

「是,请用」

收到的水是如同甘露一般的冰冷美味的水。

就如同渗透入身体深处一般。

摆脱了极限状态的我,用着总算稍微恢复工作的脑子向刚才的男人搭话。

「想知道什么?」

要是无烟火药的做法和内燃机结构的程度还好(译者:为了穿越成主角,你连这些都记入脑子,你的脑袋本身就是个外挂吧),不过,要是跟我说要核武器的做法就糟糕了。(译者:别在意,核武什么的已经有骨头玩过了)

如果听到的是氰化物和沙林毒气的做法之类就最糟糕了。(译者:不不不,我觉得精通这些大杀器的制作方法的你才是最糟糕的,在约翰史密斯面前,萨达姆算个球,拉登算个蛋)

「告诉干葫芦条的做法」

「——唉?」

禁不住发出了愚蠢的声音。

现在在说什么啊,这家伙?

「『干葫芦条』的做法不知道吗?」

「不,葫芦花的果实——」

我教给了男人从记忆深处涌出的「干葫芦条」的做法。

「呃,是那么简单的方法吗?」

「啊啊,如果你想知道的『干葫芦条』是要用在寿司卷之类的东西,那就应该是这个制作方法了」

看来,好像是真的想知道这个。

眼睛迷迷蒙蒙的看不见,不过从男人高兴的声音听来感觉不像是演技。

「非常感谢! 难,难道说,可乐的做法也知道吗?」(译者:有很多吧友曾经吐槽过,为啥他会知道可乐的做法,确实,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配方是至今都不曾公开的商业机密,但是可乐并不只有这两种配方)

「啊,那个啊……」

我就这样回答着男人提出的问题。

为何知道不应该知道的知识,一定是错觉吧。

「小黑先生,这个少年是?」

「作为宾客款待。因为约定能实现他的愿望,如果醒了就通知我」

「知道了」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做梦似的感觉。

第二天早晨,我躺在像贵族一样的宝盖床中醒来,变成了被美女佣(妹)人(抖)伺候并用绝品早饭款待的情景。

——这是个梦。

我那无法动弹的身体是不可能逃出迷宫底层的。

——这是死之前的走马灯。

因为,一年前被混蛋螳螂吃掉的地方完好的长着一只手臂。

我尼叽尼叽的移动着手指,确认触觉。

就算是梦也可以。

如果有这样的双手,如今就算没有内政系外挂,也可以尽情的做喜欢的事了。(译者:你想做啥)

就在我高兴得打颤的时候,我注意到放在枕边的信了。

在信纸上写着的是跟大和石鉴定结果一样的参数。

约翰史密斯,是我在这边世界使用的名字。(译者:难不成在原来的世界真的叫阿虚?)

LV13。在探索中好像提高了一个水平。

其他的「技艺∶埋没,潜伏,回避」是我的技能一览,最后用看不惯的文字写着「逸失知识」。

好像,在迷宫底层得到了新的技能。

我在异世界的生活好像稍微的有所改善了。

剩下的就是为了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留下写着各种烹调的知识的信纸,我用「埋没」技能离开了房子。

今后就是我的异世界物语!(译者:约翰史密斯的忧郁??)

上一篇